【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2年7月3日Cobra與亞歷山卓拉訪談

 

*代碼訊息(02:40)*COBRA壓縮突破(06:55)*星門,洛克菲勒(12:00)*銀河戰士(14:50)*負面ET的移除(24:50)*黑暗勢力植入晶片(36:50)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XQOvr6pj68c/?resourceId=0_06_02_99

 

 

 

 

Cobra和Alexandra Meadors訪談文字稿 2012年7月3日,出處:galacticconnection.com

 

 

送給所有光之工作者的禮物…

 

Alexandra: 今天是2012年7月3日,我邀請了一位特別的客人,Cobra,他使用這個(名字)來隱藏自己的真實身份,以保護自己和親人免於威脅和傷害。Cobra,我想跟你打個招呼,同時感謝你參加今天的訪問。

COBRA: 大家好。

 

Alexandra: 對於那些不知道Cobra的人來說,Cobra是最近活躍在網路前線上的力量。他出現於2012年的三月或四月,是昴宿星人的轉世存有,或者我應該說他現在是人類。他在過去三十年左右一直跟抵抗運動合作,是這樣嗎?

 

COBRA: 曾經有段時間我跟他們的聯繫會比其他人更頻繁一些。但是,是這樣的,我跟他們中的一些人在某些時間段會有直接或間接的聯絡。我們一起合作致力於這顆星球的解放。

 

Alexandra: 好的,這太棒了。現有的所有情報和轉錄訊息都指明你在幕後工作,但是這聽起來也非常像你跟他們一起在最前線工作。你同意這個說法嗎?

 

COBRA: 在某種程度上是這樣,我不會去深入討論細節,但是我會說是這樣的。

 

Alexandra: 是的,聽起來確實如此。

 

Alexandra: 他們在轉錄的訊息中也提到,你從一位名為麥可的人那裡收到特別多情報訊息。但這聽起來你們有不少人。你說過大約有兩千萬抵抗運動特工跟你一起工作。

 

COBRA: 實際上他們不是跟著我一起工作。這更像是我跟著他們一起工作。你明白嗎?

 

Alexandra: (咯咯笑)是的!剛好說反了,不是嗎?

 

COBRA: 是這樣的。實際的數目大約是兩千萬。曾經有段時間人數更多。幾年前,大概五到十年之前,大概有七千萬的抵抗運動特工,但是我們隨即意識到我們不需要這麼多人,因此很多人離開了。

 

Alexandra: 哇!這太棒了!這是非常驚人的訊息。

 

COBRA: 的確,在過去幾年中這地球上的形勢已經有很大改善,因此我們不需要那麼強大的團隊。

 

Alexandra: 這非常了不起。在我們開始進入你準備的其他問題之前,我想談談去年你在部落格的幾次更新,其中一個跟代碼有關。這是嚴僅限於抵抗運動解讀的嗎?

 

COBRA: 這些代碼訊息事實上是針對那些在地表工作的抵抗運動特工。僅僅是用這種方式給他們傳達最敏感的內部消息。這實際上是同時通知所有人的一種實用的方式。對於知情人士而言,他們可以很簡單地閱讀和理解這些代碼。而這是嚴格地針對他們的訊息。因此並不適用於其他對這些代碼含義進行猜測的人。

實際上,我已經對一些代碼進行了解密,這意味著它們對正在進行的行動而言已經可以解密了。但就是這樣了,這就是全部。我也不會對不能即刻解密的事情發表任何評論。

 

Alexandra: 好的,我非常能理解。最近有很多爭議,比如源自大衛·艾克發表的一些評論,還有根據德雷克以及像他這樣的人預測的日期來看,大逮捕並沒有繼續進行。我知道你跟他之間沒有直接的聯絡。你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但是我想知道,大衛·艾克所說的,關於任何形式的大逮捕發生的推測都是胡說八道,你是否對這些進行過反駁?

 

COBRA: 好的,有趣的事情是,那些類型的評論經常來自沒有內部訊息的人們。人們擁有的訊息越多,他們就越不可能攻擊像我、德雷克,富爾福德或者威爾科克這樣的人。這很簡單,如果人們了解局勢,他們就不會有攻擊任何人的傾向。就是這麼簡單。

 

Alexandra: 我同意。事實上我今天從昴宿星人和仙女星人那裡得到了一則消息,我打算稍後跟你分享。這與你說的相似,但是是以另外一種方式。所以無論如何回到那個話題。你剛剛提到本傑明·富爾福德,我確信你知道有傳言說他在握手的時候被人刺了一針?

 

COBRA: 是的。

 

Alexandra: 你怎麼看待這件事?

 

COBRA: 實際上這就是發生的事情。簡單來說,在過去幾天,當德雷克宣布了綠燈指示之後,陰謀集團內部的一些派系變得非常緊張。正如我所說,他們犯了一些非常愚蠢的錯誤。他們正在…他們試圖去詆毀、阻止或者襲擊一些公布訊息的人。但是當然,他們不會得逞。在前線的每一位都清楚正在發生的事情。在過去的幾天採取了一些保護性措施,因此沒有人會受傷,也沒有人受到傷害。

 

Alexandra: 這非常好,太棒了。你知道這跟他們今天告訴我的是相似的,我們已經習慣於用懷疑的眼光去看待生活,不會全盤接受我們看到的訊息。我們總是在尋找謊言在哪兒。我告訴過你,當我聽說你的訪談的時候,那時我就知道,我知道某天我會以某種方式在某方面與你間接地共事。我剛剛得知,這就是我必須要跟你談話。

 

COBRA: 好的。

 

Alexandra: 我同時感覺到這是一次讓靈性和UFO團體團結起來的真正的召喚,也不允許我們被這些類型的事情分散注意力。

 

COBRA: 當然。我也想說的是,人們需要得到訊息,如果他們得到訊息,他們就會更加地了解狀況。他們也不會再需要批判或者懷疑的那些特質。因為當人們開始去了解地球狀況的時候,他們對所有的一切都會有一個更加平衡的看法。

 

Alexandra: 我同意。現在提到COBRA這個單詞,它來自“壓縮突破(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對這一點你能給我們更多提示嗎?

 

COBRA: 好的。COBRA是“壓縮突破(compression breakthrough)”的代碼。地球的地表就像三文治的內層,上方會有來自正面外星種族的聖光的壓力,下方會有來自抵抗運動的聖光的壓力。地球的地表處於來自光明勢力的上下兩道光的夾擠之下。當這種壓力足夠強大的時候,地表的突破就會發生。這就是事件。事件會包含但是不限於大逮捕。這實際上是人類整個社會的突破。從此我們最終可以在這地球上創造我們自己的命運,沒有壓迫,也沒有那些不應該出現在這顆星球上的存有的控制。

 

Alexandra: 你知道,我發現這很有趣,因為它非常像神聖幾何的圓環體。

 

COBRA: 這就是正在發生的事情。關於圓環體,我會這麼解釋。這是基於圓環體的一項先進技術的分支。“壓縮突破”會透過不同的能量旋渦來發生,這些能量旋渦實際上是地球表面多維度的星門。它們對光明勢力起到推動作用。

 

Alexandra: 哇哦,這太棒了。能從像你一樣的人口中聽到這些消息真是太好了,因為我真的感覺到光之工作者的團體在今年早些時候到達完全枯竭的狀態。我猜想你可能有所感觸,我不確定。

 

COBRA: 是啊,確實如此。我完全理解你說的這些。

 

Alexandra: 因此我們需要像你這樣的聲音到臺前來給我們一些鼓勵。我知道你不能完全地對那些參與的人進行直接地鼓勵。其原因是顯而易見的。但是我感謝你的到來。我感謝像德雷克等等的這些人。不論有多少人在批評他們,我只想說感謝。

 

COBRA: 實際上我開始寫部落格的事情是一個很好的徵兆,因為在我完全確信光明勢力將會獲勝之前,我不想那麼做。在某一時刻,抵抗運動讓我開始這個部落格,其明確的原因是“現在是光明勢力獲得勝利的時候了,因此開始這個部落格,同時告訴大眾讓所有的人都做好準備。”這就是我被告知的內容。這是個很好的徵兆。

 

Alexandra: 你知道的,這很有趣,因為我知道你有可能已經知道了,也可能沒有。我有過相同的經歷。我在12月份被告知我要建立一個網站,這個網站要在4月11日之前建成並運行。

 

COBRA: :是這樣。

 

Alexandra: 這也是出於相同的原因。這是因為在有很多訊息的存在情況下,要去宣傳那些被需要的訊息…就是這類原因。後來當我知道你以及你的資訊後,你也提到了四月份是你十年前被告知的那個時間範圍。

 

COBRA: 正是如此。正是如此 

 

Alexandra: 這種同步性讓我非常吃驚。

 

COBRA: 幾年前我就參與了一些項目來為這個時間範圍做準備。多年前就已經開始準備了。最後,我會說是十年前,所有的事情都指向這個時間點。不是簡單地讓這些事情公開,而是這些事情一直在持續地進行。就我個人來講,我會說至少過去的十年裡我都在為這個做準備。

 

Alexandra: 你同意這個說法嗎,在2000-2001年的某個時間點,我們對於地球上即將要發生的事情還不明朗? 

 

COBRA: 實際上1996年和2003年之間是危險的階段。這七年的時間非常危險,實際上那時我也不知道這顆星球上會發生什麼。那時真的非常危險。

 

Alexandra: 是的,我從不同的角度也了解過這些事情。我好奇你的想法。你在之前的一個訪談中提到過動物,以及它們是如何在揚升過程中幫助到我們。

 

COBRA: 我認為對於這點我已經說了我想說的全部。

 

Alexandra: 嗯,我僅僅是好奇動物它們在我們揚升時會如何幫助到我們。你會說它們的振動頻率更高嗎,還是其他?

 

COBRA: 我會說這是因為它們沒有像人類一樣被編程。

 

Alexandra: 哈哈,原來如此!

 

COBRA: 這是主要的原因。

 

Alexandra: 是的,這樣就可以解釋通了。我有一個關於阿富汗的問題要問你。這跟我們今天的主題相關度不高,但是我非常好奇你的看法,有謠言說那裡有個星門,這就是為什麼在阿富汗周邊總是有很多戰爭的原因。

 

COBRA: 實際上星門不在阿富汗而在伊朗。是的,那裡是有星門。我特別想說的是,陰謀集團的洛克菲勒派系想控制世界的這個位置,尤其是出於那裡的星門特質的關係。事實上,有很多正面的門戶在上次戰爭中被摧毀。

 

Alexandra: 噢,好吧。現在,你會說抵抗運動和昴宿星人是守護者聯盟的一個派系嗎?你熟悉守護者聯盟嗎?

 

COBRA: 是的,事實上我會這麼說。在我們銀河系內部有一個由正面派系組成的較為自由的聯盟組織,它有很多不同的名字。重要的不是名字,而是這個事實,即成千上萬的正面外星種族在他們的進化中已經達到一定水平,這讓他們在進化時不需要負面體驗。他們成立了一個較為自由的聯盟。現在,針對地球而言,他們的首要任務就是解放人類,從而人類也會達到像他們一樣的進化水平。這個星球就像是健康身體中的癌症細胞。我們不得不療癒這個星系的最後一個癌細胞。這就是他們來到這裡的原因。抵抗運動跟這個聯盟有關聯。他們使用跟你我一樣的物理身體,就像地球地表上其他人一樣。但是他們來自其他地方。

 

Alexandra: 你提到這個癌症病毒比喻非常有意思。 實際上我有一個問題問你,你對Urantia這本書熟悉嗎?

 

COBRA: 是的。

 

Alexandra: 好,這本書提到,有一種病毒出現在宇宙外側的第七顆星球上。它把這種病毒等同於恐懼、戰爭和失憶症。你同意這種說法嗎?

 

COBRA: 是的,事實上我同意這種描述,它正如病毒一樣在地球上肆虐。它是一個突變、一種異常、一個錯誤,在過去兩千年甚至更早期的時候,古老的諾斯替教文獻也描述了這種現象。因此這種異常、錯誤需要被糾正。這是我們正在做的事情。這個校正機制現在已經到達了它的(時機?)。

 

Alexandra: 你認為對所有受病毒影響的行星來說,這是最後一波修正浪潮嗎?

 

COBRA: 是的,因為宇宙的其他地方都被解放了。我們現在就在地球上,這不是巧合。最後一顆星球還沒有被解放,因為地球是黑暗勢力的最後的據點。那些最訓練有素的銀河戰士們在過去幾百年幾千年來轉世到這顆星球,事實上,眾所周知的是,地球是條件最艱苦、最難解放的一顆星球。我想說的是那些進化程度最高的、擁有高超技能的靈魂為了解放地球,已經轉世來到這裡。這就是我們在這裡的原因。

 

Alexandra: 有意思,這讓我想問另外一個問題,我曾經讀到這樣的訊息,說我們最少要揚升三次才能在地球上進行轉世?

COBRA: 我不同意這個說法,但是我會說,在轉世之前確實要完成一些測試來證明我們是否適合轉世到地球。

 

Alexandra: 特別是出於解放這顆星球的困難程度?

 

COBRA: 正是如此。以及地球的振動頻率所帶來的困難。因為在銀河系,沒有太多行星像地球這樣嚴格受控於黑暗勢力之下。地球是最困難的一個。

 

Alexandra: 有意思。現在你可以看到人們在傳導大量的通靈訊息。我只是好奇,你認為很多時候我們是在跟未來的我們進行訊息傳遞嗎?

 

COBRA: 不,我不這麼認為。很多通靈訊息來自星光層。星光層有很多幻相。星光層有很多我們未表達的心願、希望、祝福和願望。很多人正在為這些訊息通靈。他們實際上是個人自我意識的傳導。極少人可以真正地連接到正面的外星種族。來自他們的是全新並且有價值的訊息。但是這樣的不多。

 

Alexandra: 有趣,好的。另外一個問題是,一些人說現在地球上80%的人口來自其他星系,這剩下20%的人口。這是否意味著大約20%的人口是真正的亞當族人嗎?

 

COBRA: 我不這麼認為。我會說大部分的人類是地球種族。只有很少一部分不是來自地球。大多數在地球上輪迴的人類是在地球上被創造出來的,他們一直都在地球上進化。

 

Alexandra: 那你對亞當一族怎麼看?如果他們是來自另一個星系,他們的DNA被篡改了嗎?

 

COBRA: 每個從神聖本源創造出的人都有他內在的光編碼。這不可能會丟失。需要的僅僅是激活。這個原始的光編碼透過光體激活的過程而激活,或是梅爾卡巴啟動過程。我會說這是一種特殊的靈性覺醒,它超越了思想和情感,同時也轉換了物質身體。

 

Alexandra: 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COBRA: 它很快會到來!

 

Alexandra: 我知道。你剛剛說地球是黑暗勢力最大的據點之一。你同意其他的行星和星系的存有在某種程度上正關注著即將到來的一切嗎? 

 

COBRA: 是的,很多存有正在關注著我們,但是不是每個人,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對這樣戲劇化的事情產生興趣。但是我會說有很多來自不同星系不同種族的存有正在關注著我們,並且盡最大可能幫助我們。

 

Alexandra: 好的。

 

COBRA: 但關鍵是人類的自由意志。大多數人類被編程得非常嚴重,以至於他們沒有解放的興趣、也沒有希望以及願望。這就是解放耗時這麼久的原因。

 

Alexandra: 這引出了我們地球現有的治療模式的話題。你看到它們中的大多數都過時了嗎?我不是在討論西醫框架下的那些東西,我是討論真正的能量療癒。一旦光明勢力成功到達地表,那時能知道很多療癒都是過時的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是否都需要進入療癒艙進行療癒?

 

COBRA: 是這樣的,因為光明勢力的星際存有擁有更加先進的科技以及先進的療癒技術。因此我會說這方面會極大地被擴展。我也會說大家不要對療癒艙和揚升艙感到擔心。這種技術是有機的並且是正面的。它會幫助我們更深地連接到我們真正的自我,這會療癒一切。它僅僅是加強我們與我們內在真正自我和我們內在高我的連接,這才讓療癒成為可能。

 

Alexandra: 天呐,這聽起來太棒了!接下來是另一個問題。我們現在是什麼狀況,你認為有哪些事情可以最有效地逆轉我們松果體鈣化,這樣我們可以加強與我們更高的指引的連接?

 

COBRA: 這裡最重要的因素我認為是堅持。如果你想要擅長某事,你需要練習。這裡有一些技巧可以幫助你打開更高的脈輪,但是關鍵的因素是你要經常練習,如果你用心練習,你就會有收獲。這不會在一週或者一個月內產生效果,但是如果你持續一段時間經常練習,你一定會有收獲。

 

Alexandra: 我非常同意這一點,我自己也經歷過,這確實需要一些練習和持續。不是想跳躍話題,但是我看來在南加州這邊,天空非常乾淨晴朗,就像我們沐浴在祝福中一樣。我在美國各地都聽到過類似的事情。那些化學凝結尾被正式禁止了嗎?它們都關閉了嗎?

 

COBRA: 它們還沒有完全被關閉,但是現在少多了。這是光明勢力進展的一個例子。

 

Alexandra: 我告訴你,我有感受到不同。沒有了那些籠罩在你身上的陰影,我不能解釋現在感覺有多麼自由。

 

COBRA: 是的!當然。

 

Alexandra: 這裡有些事情已經在網路上流傳了很久了。當飛船真正降落的時候,當銀河勢力真正在地球著陸的時候,有些人可能不會看到他們,因為他們的振動頻率不夠高,這是真的嗎?

 

COBRA: 這不是真的。事實上,當銀河艦隊著陸的時候,他們會在現實層面著陸,因此每個人都可以見到他們。在那之前,會有大量準備工作,比如提前提供給人類很多他們存在的證據,所以當這個過程真正發生的時候,不會嚇到大多數人。

 

Alexandra: 好的,這訊息真棒。所以你是否同意這個地球上的每一個人不僅僅可以去嘗試揚升,而且有機會得到揚升?我聽說有三分之一的人會與地球一起揚升,三分之一會去其他的維度,還有三分之一的人會滯留,因為他們還沒有準備好。

 

COBRA: 好的,我現在不能透露整個揚升計劃,因為陰謀集團也會知道,那些非實體的執政官也會聽到這些訊息。所以現在真正的揚升計劃是高度保密的。這個星球上沒有任何一個通靈管道可以接收到關於它的時間線以及它具體是如何發生的,因為它是高度保密的訊息。我只能說,只有一些存有可以揚升。但是每個人都會從陰謀集團的編程中走出,每個人都可以獲得自由,並做出自己的決定。

 

Alexandra: 好的。你跟Drunvalo熟悉嗎?

 

COBRA: 是的。

 

Alexandra: 他提到…他圍繞三天黑暗的時期講了很多,從字面意義上來說,一旦我們從那個結束中走出來,我們就會像嬰兒一樣重新開始。你能告訴我關於這一點你的看法嗎? 

 

COBRA: 這是一個非常古老的預言,它至少在六十年代就開始流傳,這個預言非常古老。它實際上意味著事件開始上演。我會繼續解釋。地球正處於你們所說的黑洞中。這是現實。當你在這個現實中的時候,你很難看到它真實的面目。當我們從這個黑洞離開的時候,會有大量的光湧入地球,每個人會重新開始生活。不再會有業力,也不再會有編程。他們將完全存在於自己的意識中,處於與神聖本源的連結中。這就是在某個特定的點要發生的事情。

 

Alexandra: 喔噢,這太棒了。這是完全不同的角度,但是它又是在講述相同的事情。

 

你跟Kassivilas熟悉嗎?

 

COBRA: 是的,有點。

 

Alexandra: 他提到一個事實。他稍微有些過度謹慎。你尚不確定那些外星人是誰。他們將要去捕捉那些無辜的靈魂,同時阻止你經歷完整的揚升過程。對此你怎麼看?

 

COBRA: 我曾經說過很多次,所有的負面的外星種族都被清除了。他們不再存在。他們不是乘坐UFO飛行的小灰人,地球上也沒有爬蟲人了,也沒有他們的母船,更沒有爬蟲人的基地。這些都全部成為過去。唯一殘留的就是陰謀集團。他們實際上是外星人,他們在很久之前就入侵了地球,他們不斷地轉世到相同的權力位置。除此之外還有非物質實體的執政官,他們也是從其他星球入侵到地球,他們就像是存在於不同維度的鬼魂,維持著地球的隔離狀態。現在已經沒有飛行母船或者UFO中的負面外星勢力。 

 

編註:2012的局勢發展並未發現奇美拉的存在,因此與發現奇美拉之後的狀況有所出入。

 

Alexandra: 知道這些太棒了。你是否同意正在流傳的一些說法,在地球上每個洲都有不同的外星人派系?

 

COBRA: 就陰謀集團而言,是的。有羅斯柴爾德集團,來自獵戶座,我會說他們是獵戶座的勢力。有洛克菲勒集團,大多數是獵戶帝國的龍人,還有耶穌會,他們是仙女星系和爬蟲人的混血。

 

Alexandra: 他們幾乎統治了世界的各個部分,這是你要說的嗎?

 

COBRA: 噢,正是!羅斯柴爾德家族主要控制了歐洲,洛克菲勒家族主要控制了美國,耶穌會控制了世界其他地方。

 

Alexandra: 恩。在你看來,你估計有多少艘飛船圍繞著地球?

 

COBRA: 哦,有數百萬艘飛船,但是它們都是隱形的。肉眼看不到。它們有一層特殊的保護性薄膜,這讓陰謀集團偵測不到它們的存在。

 

Alexandra:  我明白了。

 

COBRA: 但是它們圍繞著地球無處不在。很多大型母艦。

 

Alexandra: 在你的部落格中,我注意到你說讓我們不要擔心極端的天氣變化,尤其是在東海岸持續發生的那些。你以前告訴我們說我們不需要擔心,我猜測是銀河勢力平息了它們對地球的影響。

 

COBRA: 正是如此。因為這些本可以變得更糟。與原本可能發生在地球上的事情相比,光明勢力讓一切變得輕鬆很多。

 

Alexandra: 好的,就地球極移而言,我們知道這都會發生,你同意這也體現了我們大腦迴路中磁極的轉換嗎?

 

COBRA: 實際上它有兩方面。一方面是磁極的移動,這是正在發生的事情。磁極轉化正在發生。另一方面,也是人們最關心的,就是他們身體的磁極的移動。有關後者,我現在還不能給出任何相關訊息。但是今年不會發生劇烈的變化。

 

Alexandra: 謝謝你的訊息。我希望每個人都知道這些。

 

COBRA: 好的。

 

Alexandra: 對那些決心留在地球上的、並且有意識的做出揚升決定的人,對他們來說冥想也是必要和有益的 — 你已經發起對世界冥想日的呼籲這類的事情 — 但是如果每個人都有一個喻令,每天早上我們起床的時候都宣告這一喻令,這樣會不會更簡單?對於那些對冥想猶豫不決的人,他們可能沒有時間或者他們認為自己沒有連接。你認為這個主意如何?

 

COBRA: 在我們還尚未解放的時刻,我會說現在主要的重點是每週一次的集體冥想,至少每週一次。有一些人想做更多,他們就可以多做。但是我會說至少每個週日的冥想要達到臨界質量。因為正在發生的事情是,我們在五月和六月有三次強大的冥想。這讓我們成功地開啟了三個門戶。很多非物質形態的實體被移除。但是在那之後,整項活動就沒有像以前那麼成功,沒有足夠的人做每週的冥想,因此把能量層面的執政官從星光層清除的進展不多。我會鼓勵每個人都加入每週的冥想中,因為我們需要一直這麼做,直到它們被清理乾淨。也還有很多人不明白這些冥想會有很大幫助。冥想支持在現實層面中光明勢力進行大逮捕行動,也支持整個光明勢力的行動,因為意識總是高於物質。如果觀想和顯化這種改變的人數達到臨界質量,它的改變就會發生得更快。如果每個人開始等待,結果是什麼都不會發生。我想鼓勵每個人都加入到每週冥想中,然後改變就會加速。它會以更容易的方式發生,同時有更少的分心、暴力以及衝突。

 

Alexandra: 這是根本原因,因為我們都知道為了新地球的到來它必須要改變。你不能把腐敗構建到核心系統中。

 

COBRA: 正是如此,首先它必須被除去。在這項工作完成之前,我們不能幻想著揚升和飛船大規模著陸。我們先要解決這個問題,之後我們才可以開始創建一個新的。我們在舊的世界體系中、在矩陣中不能這麼做。這是不可能的,我們必須先解放。

 

Alexandra: 哇哦!我知道我們都在盡最大的努力。你可能已經聽說過比爾·伍茲,我也很好奇你對12月21日的時間線有什麼看法,那是所有時間線都崩潰並且變為一條的時間點嗎?你同意這個說法嗎?

 

COBRA: 實際上這是所有事情的象徵性的轉折點。這是一個匯合點。我不會說所有的時間線都匯合了,因為你一直擁有自由意志,你可以去改變。所以這個自由意志會被保留,它不會被清除。

 

簡單來講,就是意識更加統一,這樣所有的時間線就與我們的最終目的和諧地存在。目的沒有變過,但是人類總是以不同的方式表達他們的自由意志。這就是有很多時間線的原因。我現在實際上正在參與一個特殊的項目,它用某種先進的技術治癒過去的時間線,因為如果我們想要進入新的未來,我們必須去療癒過去。

 

Alexandra: 好的,所以這又是一種類似業力的事情嗎?

 

COBRA: 我不會說是業力。我說這是因果法則。地球歷史上發生的事情是有後果的。比如,五千年前有一次執政官入侵,但不是每個人都記得這件事。但是在每個人的能量場、潛意識和行為模式中,都會受這件事情的影響。甚至沒有人明白為什麼他們要那樣去做。但是當我們清理這些事件的時間線的時候,人們會很容易被療癒,人們會做更好的決定,人們突然發現自己為了地球解放會更有勇氣和力量。

 

Alexandra: 這樣講有道理。因此基本上我們是在集體意識水平上治癒細胞的記憶。這真是太酷了!下面是我腦海中一直存在的問題。你知道像聖哲曼這樣的揚升大師。你是如何描述他們與將要到來的正面外星種族和銀河存有之間的區別的?

 

COBRA: 是這樣的。揚升大師經歷了你們稱之為揚升的過程。揚升意味著完全的解放。它意味著完全的開悟。揚升大師是已經完全超越物質層面和心靈情感層面的存有。他們超越了這些。因此我會說他們的意識不再受制於熵定律。他們超越了所有的衝突。

正面的外星種族還沒有到達那個狀態,他們接近但是尚未達到。他們的意志完全與神聖本源統一,我會說他們是純粹的光與愛。但是他們仍然有物質形式的身體,他們也有自己的情感,他們也有自己的想法,他們仍然會在現實層面轉世,他們不會把這看做是幻相。在某種程度上他們仍然受重力定律的影響。

 

Alexandra: 謝謝你解釋這些。這對我來說明確多了。

 

Alexandra: 最近我也注意到很多關於第四維度的談話內容,不是第五維度的。我想知道你對於這點的看法。我們現在是在第四維度中較低的層級嗎?你同意嗎?

 

COBRA: 第四維度就是你們所謂的星光層。它是一種意識,它超越了物質世界的限制。它是一種意識,它知道在物質層面之外,還有更多。它對幻相有覺知,但是它仍然受制於幻相。因為我以前說過,星光層是幻相層,我們的希望、渴望和恐懼都在這裡。它們都是情緒狀態。第四維度是一種意識維度,我們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受制於這些意識水平。

 

Alexandra: 好的,我來問你,在星際小組中,你認為我們有51%的人處於覺醒狀態嗎?

 

COBRA: 當然沒有。臨界質量遠遠小於51%。當臨界質量達成,地球會有突破發生。

 

Alexandra: 因為這些就是最近在網路上流傳的東西。

 

COBRA: 是的,網路上有很多訊息。但是它們中的的大多數與事實不符。

 

Alexandra: 好的。現在每天都有謠言流傳,我們每個人都在一生當中受它傷害過。你對這件事的看法如何?你同意這個事實嗎?

 

COBRA: 你能再解釋一下嗎?

 

Alexandra: 你知道我們被黑暗勢力植入了晶片。 

 

COBRA: 是的。

 

Alexandra: 你同意我們現在還攜帶著這些晶片嗎?

 

COBRA: 好。從二戰之後,晶片項目曾處於活躍狀態。它是透過世界衛生組織的疫苗項目來執行的,這些晶片在幾年前就被移除了,所以它們現在不存在了。

 

Alexandra: 太棒了!哇哦…我的天。

 

COBRA: 這就是人們現在開始覺醒的原因之一,因為這些晶片在過去十五年來真的很強大。在它們被移除之後,我們在過去幾年有了覺醒人數的激增。這是其中一個主要的原因。

 

Alexandra: 這太棒了!我也讀到過讓我們最初陷入這個困境的其它原因,幾個月前,許多行星上低頻率的落後存有被送到地球上。

 

COBRA: 這是很久很久之前發生的事情了,不是幾個月之前。我會說是在10到15年之前。那些最落後的靈魂、以及那些變異程度最高的存有,他們中的很多人來到地球,我會說發生在1996到2003的執政官入侵的時間。

 

Alexandra: 哇哦,這麼近?

 

COBRA: 是的,這是發生的最後的一次入侵。

 

Alexandra: 那種正面的銀河勢力出現的部分原因是業力嗎?

 

COBRA: 我會說光明勢力樂意幫助並且治癒最後一個癌細胞,我會這麼描述。他們僅僅是想讓整個星系變得健康。這是一種自然的療癒過程,這在其他的星系也發生過。

 

Alexandra: 知道入侵是最近發生的,我真的感到震驚。曾經有新聞報導說地球正在偏向天王星的運行軌道,對此你的感受如何?

 

COBRA: 不,當然不是。我之前說過,你可以在網路上讀各種沒有意義的訊息。人們如果有一點點理性的頭腦和一絲絲直覺,就可以很好地感受到哪些是真實的,哪些不是。

 

Alexandra: 你跟Nassim Haramein熟悉嗎?

 

COBRA: 是的。

 

Alexandra: 他的話聽起來非常吸引人。他實際上提到了地球會取代金星的位置,你同意嗎?火星會取代地球的位置。

 

COBRA: 我不同意這點。你會看到那些行星仍會在自己的運行軌道上。它們不會改變軌道,或者改變任何類似的特性。太陽系以外的星系看起來也差不多。我會說將來會有一些變化,但是這些變化會發生在亞原子層面。亞原子粒子會有結構上的變化。但是這些行星的運行軌道大致會保持不變。

 

Alexandra: 好的。因為你知道我正在說什麼。他實際上說的是平面上的運行軌道。我們常常從平面運行軌道去觀察它,就像在學校被教導的那樣。

 

COBRA: 是的。

 

Alexandra: 我認為這很有意思。

 

COBRA: 我會說它們的軌道會保持不變。

 

Alexandra: 你對選中的144,000人有什麼看法?

 

COBRA: 這是臨界質量。存在一個等式,確定人口中的臨界數值。我會說是119,000,但是因為人類在他們的意識上沒有達到100%有效,因此實際的臨界值是144,000,不僅僅是象徵意義上的。在過去2500年,這個象徵性的數字在神秘學校是眾所周知的。

 

Alexandra: 你感覺當那144,000人最終提升到揚升大師的水平的時候,那些揚升大師將會開始不同的使命嗎?

 

COBRA: 嗯,我現在還不能對此發表評論,因為這是揚升計劃的一部分。

 

Alexandra: 對於複製人呢?你在其他訪談中有沒有提到過複製人?我還沒能跟蹤所有的事情。

 

COBRA: 是的,談過一點。我可以解釋。實際上曾經有很多複製人。陰謀集團擁有這項技術,但是它已經被抵抗運動清除了。在過去五年中陰謀集團沒能複製人任何人。因此現在也不再存在複製人。

 

編註:2012的局勢發展並未發現奇美拉的存在,因此與發現奇美拉之後的狀況有所出入。

 

Alexandra: 所以所有的複製人都被移除了嗎?

 

COBRA: 是的。

 

Alexandra: 我知道那會引發問題。我個人曾經遇到過白色騎士,他們說在九十年代末和二十世紀初引發了巨大的災難。

 

COBRA: 是的,在某個時刻那是個問題,但是現在它已經被完全解決了。

 

Alexandra: 好的。在你之前的一個訪談中,你提到X行星的很多人居住在地下,他們在過去的12-13年中為抵抗運動注入了新的活力?

 

COBRA: 是的,事實上在1996到1999年期間,抵抗運動在陰謀集團的不斷攻擊下變得相當脆弱。然後來自X行星的力量將抵抗運動強化,現在他們變得非常非常強大。

 

Alexandra: 你現在可以談一下1996年到1999年期間具體發生了什麼嗎?你有幾次都提到了它。

 

COBRA: 好的。地下發生了激烈的軍事衝突,在地下隧道中。那時陰謀集團比現在強大很多,他們有很多來自其他星系的存有。在陰謀集團的地下基地中有大約一千萬到兩千萬的代表,在地下戰役中他們都已經被清除乾淨了。

 

Alexandra: 好的。所以你認為現在地下基地的已經完全完成清理了嗎?我們不用再去擔心這些?

 

COBRA: 我會說是的,但是也有一些罕見的情況。比如,陰謀集團仍然對一些軍事基地有最高的控制權,在那裡沒有人手,沒有爬蟲人或者這類性質的事物。只是有正常的軍事基地,沒有什麼奇怪或者先進的武器,沒有這類東西。

 

Alexandra: 這很有趣。在九十年代初期我和軍方一起工作。我特別地記得,他們關閉了很多基地,但是當你開車路過的時候,還可以看到它們仍在運營。

 

COBRA: 他們沒有關閉這些基地,它們只是秘密地運作。這些基地仍然存在,它們實際上還擴大了。在九十年代初期,那些比較邪惡的外星勢力接管了這些基地。

 

Alexandra: 這正是我想的。謝謝你的確認。你曾經說過猶太複國派系隸屬於耶穌會。你能闡述一下嗎?

 

COBRA: 這非常複雜,我會解釋。羅斯柴爾德集團和耶穌會就像共生關係。他們互相需求和控制著彼此。在其他方面,耶穌會更有優勢。耶穌會在很多方面比羅斯柴爾德集團更有優勢,但是耶穌會仍然需要羅斯柴爾德家族,因此他們之間有一個動態平衡。耶穌會非常擅長心理分析和操控大眾。羅斯柴爾德集團非常擅長賺取金錢和金錢操控。因此如果他們要統治地球,他們就會需要彼此。但是他們同時也憎恨對方,因此他們必須要找到一種方式…他們現在的合作方式非常具有破壞性。  

 

Alexandra: 看起來梵蒂岡受到了全面的炮火轟炸。關於梵蒂岡發生的事情,有什麼新的補充嗎?

 

COBRA: 好,我會說發生在民眾中的事情不到梵蒂岡真正所發生的1%。當人們知道發生的事情的全部的時候,人們會大吃一驚。

 

Alexandra: 太棒了!你同意教皇把梵蒂岡的財產轉移了嗎?

 

COBRA: 我不會這麼認為。

 

Alexandra: 這訊息在不同的新聞頻道傳播著。很顯然有人被逮捕了,這是一件很大的事情。讓我們把話題回到正軌。現在還有哪些新聞?在我們做好了準備去思考大逮捕或者是大規模的陰謀集團成員的清理會發生的時候,隨著時間的推移,有哪些事情還會發生?

 

COBRA: 我會看到這些將會發生。這不是說因為我還沒收到綠燈指示的確認訊息而不會發生。因此我不能向你保證明天會發生些什麼。這取決於德雷克和他的聯絡人。我跟正面軍事團體沒有很多接觸。在其他地方的交流會多一些。比如經濟組織和新政組織。我跟正面軍事團體內部的人沒有直接的聯繫,我知道的那些聯絡訊息並沒有確認綠燈指示。

 

Alexandra: 對,很明顯這引起很多災難。

 

COBRA: 我會說當綠燈指示真正發布之時,在24小時之後沒有人會懷疑這一點,因為那時它將無處不在。

 

Alexandra: 這不是那些僅僅會被像你這樣的人所知道的事情…那是真的嗎,你是在等待從神聖本源最終發出的訊號嗎?

 

COBRA: 事實上理想的計劃是來自神聖本源的信號透過昴宿星人,再透過抵抗運動。然後由抵抗運動傳遞到地表正面軍事團體的聯絡人,接下來綠燈指示就會公布。但是目前在行星地表人們表達自由意志情況並不完美。剛剛說的是理想的狀況,但是實際會如何發生我不清楚。因為最近我們剛剛得知處理人類的問題沒有那麼簡單。即便是正面軍事團體也有他們自己的問題和衝突,因此指導人類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抵抗運動的其中一個計劃就是在正面軍事團體內部找到一些可以聯繫德雷克的內部聯絡人。這是我唯一知道的事情。同時我也得知正面軍事團體不是一個統一的團體,他們有一些派系,有人希望那樣做,它並沒有完全統一。

 

Alexandra: 很不幸地有很多這些人的小我混雜其中。

 

COBRA: 正是如此,是的,它無處不在。這就是為什麼地球上有這麼多延遲的原因之一。事實上抵抗運動與白龍會在今年年初遇到了一些問題。他們之間有談判,但是很快的抵抗運動發現白龍會內部的一些人僅僅是想為他們自己得到金錢而已。我不是說整個團體都是如此,但是這個團體內部的一些個別人士會有這樣的動機。

 

Alexandra: 我們是不是處於這樣一個節點上,盡管我們取得了很大的進步,我們消除了星球上那麼多黑暗。光明的存有知道陰謀集團的陰謀詭計,而他們不可能逃脫。

 

COBRA: 是這樣的。這就是為什麼提供這些訊息會如此重要的原因。為什麼我要洩漏機密訊息?因為人們需要知道這些。現在是我們做出選擇的時候了。對於哪些可以說,哪些不可以說,我都被給予了明確的指示。與幾年前相比,我現在允許提供的訊息比以往還多。

 

Alexandra: 是的,對,我注意到這些了。當我聽到你的訪談的時候,我非常震驚。事實上我非常興奮因為首先它感覺更接近了。其次,使用你的直覺,你知道有些事情正在發生,而這些事情在幾年前也不是風平浪靜。一些可怕的驚人的事情。你以前不會像現在這樣看到媒體上報導的一些事情。

 

COBRA: 這主要歸功於占領華爾街運動。這項行動在推動銀行從業人員的覺醒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因此這是我們現在正在做的一個很好的基礎。這一切都在逐步積累直到突破發生。

 

Alexandra: 知道我們都為一個共同的目標而統一起來,這樣很好,我們是地球上的力量。

 

COBRA: 是的。

 

Alexandra: 你也提到在大規模登陸的時候,有一些選定的人會與昴宿星人接觸?

 

COBRA: 他們在事件之後、大規模登陸之前會被聯絡。昴宿星人會開始與特定團體中的一些個人接觸,然後這些團體會與媒體聯繫,並提供證據給新聞媒體。這會為人類與外星生命存在的事實做準備,因為人類那時會有實在的證明。接下來當人類為大規模登陸做好準備的時候,越來越多的人會看到外星人的存在。在大規模登陸之前,會有昴宿星人和人類的代表建立正式外交關係。這會在大規模登陸之前發生。然後人類會投票表決他們是否想讓這件事情發生。這是自由意志的決定。

 

Alexandra: 這就是我剛剛想問的問題。因為你也提到過人類是否要接受外星人大規模登陸。想到那些完全不知情的人,會讓我有些焦慮。

 

COBRA: 那時他們就會明白,因為媒體會談論這些。當大眾傳媒擺脫羅斯柴爾德集團的控制之後,他們就會報導真實發生的事情。他們會報導外星種族,他們會報導證據、他們會報導自由能源,這些設備會在電視上看到,你也可以去買一個。

 

Alexandra: 那些被選中的個人,那些人很早就在做準備嗎,他們能完成這項工作,並且讓它持續運作下去嗎?

 

COBRA: 那些人是符合要求的,我不會說很多細節。這還是機密。但是事件過後我會就此給予更多訊息和建議。

 

Alexandra: 這是一個關於揚升過程的問題,你曾經提到這顯然是一個過程,而每個人的進程是不一樣的。我們處理情緒體/心智體的剝離是不同的。是否有一個截止日期來完成所有的揚升進程?

 

COBRA: 我不會對此發表評論。

 

Alexandra: 抱歉。

 

COBRA: 沒關係。但是你知道,我會解釋。在地球星光層的執政官聽到這些訊息會很高興,然後他們會開始更加努力地去阻撓每個人。因此我不會把這個訊息告訴他們。

 

Alexandra: 好,這樣就明白了。你也說過這花費了陰謀集團數億美金來維持整個系統的運作。

 

COBRA: 比那些數目更多。

 

Alexandra: 啊哈,更多。好的。我們知道所有的這些訴訟對他們的財務狀況有什麼影響嗎?前幾天我聽說那些錢以電子化的形式地從他們的金庫中消失了。你能就此發表評論嗎?

 

COBRA: 當然!上週有一次非常成功的行動,上週剛開始的時候進行了一項測試,抵抗運動入侵到他們的財務系統並在上面動了些手腳。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行動。沒有人可以跟蹤到網絡攻擊是從哪裡來的。他們不知所措。他們非常困惑。陰謀集團很困惑。他們也不知道錢到哪裡去了。事實上這些錢來自陰謀集團和銀行的富人賬戶。

 

Alexandra: 哇哦,這太棒了,Cobra,這真的很棒。

 

COBRA: 是的,這僅僅是一項練習。當金融重置真正發生的時候,它將會更加更加更加地廣泛,實際上會取代現有的系統。因為當大逮捕發生的時候,陰謀集團要跟他們的錢隔離開來。

 

Alexandra: 你也提到過現在最大的憂慮之一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有沒有辦法治療?我們現在差不多是被困在這樣的環境下,直到大規模登陸,才有可能接觸到療癒艙嗎?

 

COBRA: 是的,有辦法去治療它。關鍵的時刻是大逮捕發生之前,而不是在大規模登陸之時。因為那時大眾媒體和人類將會開始合作。他們會被解除編程。洗腦的部分將會被快速和有效地移除。因為當每一個人都直接面對真相時,他們很快就會明白發生了什麼,他們會拿到證據,不僅僅是文字,而是真正的證據。當他們看到陰謀集團的最高領導人被逮捕,並且看到他們罪行證據的時候,當他們看到自由能源裝置的時候,當他們看到亞特蘭蒂斯的文物的時候,當他們看到這類東西的時候,人類就會開始相信。

 

Alexandra: 是的,他們不會去質疑。

 

COBRA: 當然。

 

Alexandra: 我確實看到過不幸,因為我看到過黑暗勢力在靈性團體中從中作梗,製造了很多分裂和破壞。我僅僅是希望我們可以後退一步,保持中立,從觀察者的角度來看待事物。

 

COBRA: 是的,不卷入陰謀集團人為加強的戲劇衝突中去,這一點是很重要的。

 

Alexandra: 對的。一旦我們這麼做我們就可以深入他們陣營。

 

Alexandra: 我想以最近的更新來結束本次的訪談,或者是有沒有未來我們可以看到或者期待的,你想談論這些嗎?在這方面有哪些事情?

 

COBRA: 我想說的是,不要對將要發生的事情過度沉迷。因為當你積極地參與其中,你就沒有時間去考慮這些。你在行動中,這對你來說每天都在發生。你是它的一部分。我認為這是今天我想傳達給各位的主要訊息。

 

Alexandra: 我僅僅是想跟你分享在我跟你接通這則電話之前我經歷的事情,這是他們告訴我的:

雖然你已經習慣了被黑暗勢力編程的這個世界,但是你要使用洞察力;我們鼓勵你做的就是去懷疑。它正在完成什麼?它是支持光明勢力的成功的正面行動嗎?僅僅使用中立的思想去辨別。

 

COBRA: 懷疑是一種情緒反應,它不是頭腦真正的洞察力。當頭腦收集訊息的時候、當頭腦處理訊息的時候,它會超越情緒上的懷疑反應,或是超越對特定訊息的吸引力。你僅僅是得到了事實,在釐清這些事實的時候你就開始了解真相。你不需要懷疑或者質疑,因為它們僅僅是一些反應。你僅僅需要看到事實是如此就可以了。

 

Alexandra: 確實如此,確實如此。

 

COBRA: 非常感謝你成為光和正面力量的燈塔。我期待著將來再次與你對話。我希望這些澄清了我的靈魂同胞、光之工作者朋友們討論很久的一些問題。我希望你們都喜歡今天的訪談。祝願每個人都有一個美好充足快樂和平和的一天。

 

COBRA: 非常感謝。

 

Alexandra: 謝謝你。 

 

 

內容來源:

http://galacticconnection.com/cobra-interview-transcript-from-july-3-2012

 

翻譯:Yaxi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

 

本文出處網址:https://www.golden-ages.org/2012/07/07/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