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3年9月17日訊息【柯博拉9月17日亞力珊卓拉新訪談】

 
 
摘要 : *矩陣,執政官和實驗地球(8:50) *我們轉世不是為了償還業力(10:10)*實體世界與星光層連接已在1987年合諧匯聚期間完成(12:50分)*新金融系統和金磚四國(3:48)(43:30) 
 
 
 
 
 

Cobra and Alexandra Meadors Transcription and Listener’s Q & A for September 17, 2013

 

如果你感覺到這些採訪正提供給你一次更廣闊的視角,更鼓舞人心的感覺,以及對我們行星和銀河系更多日常狀況的洞察,那麼你也可考慮為GalacticConnection.com進行募捐。謝謝你的支持!並且感謝你們來到此網站,去閱讀和銀河系相關的線上資訊資料,並獲得相關的教育。

 

 

Alexandra: 大家下午好。今天是2013年9月17日。我是來自www.Galacticconnection.com的Alexandra Meadors。今天的電話很特別,我們將會回顧所有發給柯博拉的問題,談談他關於這些事情的獨特觀點。

 

柯博拉:你好。

 

Alexandra: 我想讓大家瞭解柯博拉和我為了這些採訪而做的大量工作。我想說,請抽出時間發封郵件給他,哪怕只是說聲謝謝。或者發給我也行,我會轉交。我知道這代表著多大意義。我本人非常感謝你所做的一切。

 

柯博拉:非常謝謝。

 

Alexandra: 那我們開始吧,今天回顧的內容非常多。大部分人讓我不要說出名字,那我就不提任何人的名字了,不想讓你們感到難受!第一個問題是:抵抗運動是否在另一邊與馬丁.路德.金,約翰.甘迺迪,羅伯特.甘迺迪,約翰.列儂等人合作。他們是不是光的抵抗運動的一部分?

 

柯博拉:那些去世多年的人,在加入了光的勢力後,已經被帶到其它星球。

 

Alexandra: 那他們不能算做抵抗運動的一部分?

 

柯博拉:他們中有些選擇前行,有些則留下了,大多數不再從事星光層的工作。

 

Alexandra: 好的,希望這澄清了這個問題。來看看墨西哥,有很多來自墨西哥的朋友來信問,哪類轉變是以積極的方式,説明我們過渡到黃金時代。

 

柯博拉:在中美洲有某個秘密的組織,有點類似亞洲的白龍會,只是更加隱秘。他們負責發動墨西哥和周邊國家的改變。墨西哥的形勢有點複雜,因為陰謀集團通過毒品交易有著巨大的利益在那裡。墨西哥將會恢復,只是不會像其它國家那麼迅速。

 

Alexandra: 我已經注意到新聞頭條,一些毒品集團中的大毒梟已經被捕或被審判。

 

柯博拉:是的,在墨西哥和其他國家,幕後有個正面組織在工作著,他們為光服務,並已經取得了些成功。

 

Alexandra: 你認為那些派系是為光工作的嗎?光的抵抗力量是所有這些不同群體的融合嗎?或者並非如此?

 

柯博拉:你指哪些群體?

 

Alexandra: 在美洲的那些。

 

柯博拉:是的,當然光的勢力也在現實層面工作。

 

Alexandra: 光的抵抗運動是所有這些幕後為光服務的團體和派系的融合,共同為了一個終極目標?

 

柯博拉:我說明一下,抵抗運動在地球表面以下工作,它在地球表面有一些代理人。還有其它一些團體也在地表人類中建立起來,也在為光而工作。

 

Alexandra: 好的。這個是來自巴西的。他們注意到巴西貨幣從過去的“巴西中央銀行”變成了現在的“巴西聯邦共和國”。

 

柯博拉:銀行系統發生著很多改變,巴西是金磚成員國之一。他們正致力於建立一個獨立的中央銀行,不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或美聯儲的控制。

 

Alexandra: 這的確顯示了金融系統正發生的改變,尤其是金磚四國。(柯博拉:完全正確)另一個問題是人們在談論亞特蘭提斯,在提到它的墜落時,這讓他們內心是如此深深地感到悲痛。你覺得當時的亞特蘭提斯到底發生了什麼,能否給個澄清?

 

柯博拉:亞特蘭提斯文明是一個偉大的人類文明,在西元前9564年被陰謀集團的一次行動給毀滅了。這是一次亞特蘭提斯從未經歷過的大洪水的悲劇。我們還沒有到達那個階段,但是我們在緩慢地接近新的亞特蘭提斯時代。這次將會是舊的亞特蘭提斯文明的重生,但會有更多的光,會有更多旋轉的螺旋能量。

 

Alexandra: 是的,但你沒有同樣感覺到我們所經歷的與亞特蘭提斯墜落前的情況很相似嗎?(是的)

 

柯博拉:但我們不會失落。

 

Alexandra: 很好。這裡有另外一個好問題。你覺得人類什麼時候可以自由旅行到世界的任何地方?

 

柯博拉:不只自由地在世界旅行,在事件後還可以自由地在宇宙旅行。

 

Alexandra: 那太棒了!有人問到化學凝尾的問題,我不知道你是否注意到,反正在我住的地方,過去兩周所噴灑的化學凝尾明顯地減少或停止了。有人來信說,他們經歷了一些相似的症狀。比如腹脹,疼痛,發熱,劇烈的頭痛,腸胃失調。感覺類似于莫吉隆斯症。你能否評論一下?你覺得化學凝尾是否使用奈米技術來接觸我們。

 

柯博拉:我來解釋一下。化學凝尾的數量在過去幾週大為減少。但這不代表已經停止。問題還沒徹底解決,也許在未來兩週又會增加,但呈現一個下降趨勢。人們經歷的那些症狀不是物理性質的,這是乙太層植入物理清理的加強反應 – 頭部植入物會引起頭痛,腹部植入物也會誘發身體問題。那些地方現在正在集中清理。

 

Alexandra: 我可以作證。我剛剛從背後脊柱下部和腹部地區移除植入物。這非常折磨人,很疼,我一直在清理。我丈夫也從頭部移除了一個比較大的植入物。我們無法相信身體發生的變化。(是的,我完全同意)太奇妙了!這個提到莫吉隆斯症的聽眾,我強烈建議你研究一下:神奇礦物溶液, 膠態微粒銀和茶樹油,我建議你首先留意一下這些。他們也問到化學凝尾會不會在事件後立刻停止。

 

柯博拉:是的,事件後這個情況會在1-2週內得到解決。因為我們要分解大氣內所有污染。

 

Alexandra: 是在銀河聯盟的幫助下嗎?

 

柯博拉:是的,昴宿星人負責這件事,不會公開,他們會使用他們的技術。在陰謀集團離開後1-2週內,他們能完全清理大氣。

 

Alexandra: 酷!我得念一下這個人所提出的整個問題,因為真的很有趣。他這樣寫道:這個星球是否已經錯誤地被執政官挾持到一定程度,以至於當我們今生轉世至此,以至於在靈魂層面都無法指望什麼?我們是無知的嗎?天真的靈魂正被某種更高級的存有所操縱?這個現實世界是不是徹底紊亂了還是怎麼了?很難理解為什麼慈愛的造物主允許這種極端程度的破壞?這是問題的第一部分。

 

柯博拉:我們一步步來回答。這次“實驗”做的太過了。之前沒想到達到這個程度。是的,我們是無知的。我們不曾期待(實驗)會到這個程度。執政官是一種需要終止的異物。神聖源頭從未想到這種事情發生,執政官是一種混沌宇宙異常的創造物,反常的太多了。(嗯,有意思)這是第一部分,你可以繼續。

 

Alexandra: 有趣,那我們轉世來此是否已充分知曉我們將經受這一切?但我們仍然同意這麼做,為了償還業力?

 

柯博拉:我們轉世不是為了償還業力,而是轉化黑暗並且把星球帶入光明。我們沒有完全能瞭解這次轉世經歷會是怎樣的,因為之前從來沒有嘗試過。確切地說,我們不知道將會陷入什麼的情形裡。

 

Alexandra: 因此基本上來說,我們已經同意轉世,以提升地球意識,打破這個矩陣和控制系統。

 

柯博拉:是的,我們在進入星球範圍之後就已經同意這麼做了。而且,當我們進入星球範圍,我們也同意了這裡的狀況。

 

Alexandra: 明白,這將適用於我們在地球上的多次轉世嗎?(是的)你是否同意星際種子比起那些更新更年輕的轉世靈魂有更少的轉世次數?

 

柯博拉: 我要說的是,大多數人已經有過成百上千次的轉世。一些光之工作者或光之戰士則經歷少於100次的轉世。

 

Alexandra: 瞭解,當你說混沌宇宙異常的時候,我記得見過一個人,發誓說宇宙好像一個電腦程式。你是怎麼看的?

 

柯博拉:宇宙不是一個電腦程式,而是一種技術。但是執政官在地球的物質層,非物質層上所創造的,確實是一種電腦程式,很明顯是人為所致。這是一種有機的電腦裝置,使用邏輯外推的方式來預測人類自由意志的決定。在大多數時間裡,在大多數情況下,這個裝置是奏效的。我們中某些人不屬於這個方程式的一部分,我們將會瓦解這個矩陣。

 

Alexandra: 這個真有意思!這個人提到Sanat Kumara通靈資訊。資訊指出,“事件”將會在9月22日秋分左右發生。大天使說有很多事件而非一個重大事件,不是所有人都會以同樣的方式經歷,有些人會完全注意不到,你有什麼看法?

 

柯博拉:我不同意這個說法。這個“事件”是一次現實和能量層面的客觀事件。任何有眼睛有耳朵的人都會經歷到。當然,除了經歷外,每個人對事件都會有獨特覺知。但事件都是一樣的……

 

Alexandra: 有人說向4維的轉變將發生在2014年2月到2015年2月之間。你同意這種說法嗎?

 

柯博拉:我理解的四維是乙太層/星光層。實體層和星光層之間的連接已經在1987年的和諧彙聚期間就完成了。我們將要轉換和超越現實的乙太層面,把我們的意識提升到超越1987年所達到的。這將在“事件”後的第一次接觸時發生。

 

Alexandra: 你同意我們正在轉變到第5維而不是第4維?

 

柯博拉:我們正向第5維及更高維轉變。

 

Alexandra: 是的,我同意。我很高興有人提出這個問題,是關於星塵計劃的,你有沒有聽說過?(有的)奈米粒子已經被散發到陰謀集團成員身上,當啟動的時候就,就會被固定住。現在情況如何?能不能在“事件”期間用來減輕一些損失?

 

柯博拉:是的,那些粒子已經被輸送到陰謀集團成員的身體裡。有些是在去年完成的,有些則更早。這些粒子會在“事件”發生時被啟動。

 

Alexandra: 完全正確!

 

柯博拉:不是在事件之前啟動。我要解釋一下,陰謀集團已經採取一些反制措施。比如,如果辛基格現在發生什麼意外,很多不好的事情就會在實體層面發生。他有一個生化武器觸發機制,一些人會變得瘋狂起來,這些受腦控而變得瘋狂的人們將會向其他人開槍等等。這就是辛基格目前仍然健在的唯一原因。他通過這種方式來保護自己。如果星塵在他身上被啟動,生化武器就會被觸發。但在“事件”期間,我們將會採取實體行動。光的勢力將聯合起來阻止陰謀集團,當然到那時。星塵也將會被啟動。

 

Alexandra:上帝,謝謝你提供的資訊。星塵行動已經實施了很長時間了嗎?

 

柯博拉:第一次星塵啟動行動是在幾年前實施的,它阻止了一次核戰(我想是在2002年左右),我不太記得具體日期了,然後去年進行了升級。有討論說,需要將此行動計劃進行擴展,以減少“事件”期間潛在的傷亡(是的)。如果“事件”被迫太快發生的話,那麼就不會進行得順暢有力(明白)。簡單的說,地球上光的勢力還配合得不夠;如果“事件”在非物質層執政官被移除之前就發生的話,可能會在光的勢力之間產生衝突,並引發不協調的行動,錯誤或者人員傷亡。

 

Alexandra:明白,說得有道理。這個人問,對已經去世但目前沒有轉世到地球上的靈魂來說,在“事件”之後,會受到什麼影響,會有什麼樣的經歷呢?

 

柯博拉:“事件”之後將會是純粹的天堂, 星光層/乙太層將會成為天堂。那些在星光層的靈魂,自90年代以來,就已經被帶離了太陽系。很多留下來的靈魂,在非物質執政官被移除之前,還沒有適合的位置給它們。

 

Alexandra:好的。這個人來自歐洲,他想知道目前北韓有什麼行動?問題能不能解決?北韓是不是進行了什麼實驗?

 

柯博拉: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北韓是這個星球上最隔絕的國家,他們有自己的陰謀集團形式,對自己的人民不那麼好。甚至有消息說,北韓願意在“事件”之後接受並收留陰謀集團成員。但那些談判失敗了,因為我們計劃是在“事件”期間解放北韓。尤其是對生活在非常惡劣條件下的人民,我們將給予他們所需要的食物、自由、富足及醫療。

 

Alexandra:噢,這太不幸了。這是否與北韓與外界隔離有關?

 

柯博拉:這是部分原因。它非常隔絕、非常不發達,以致陰謀集團可以控制它。這在歐洲或世界其它地方是不會發生的。

 

Alexandra:還有沒有像北韓那樣我們不知道的地區?

 

柯博拉:沒有其它地方像北韓那麼嚴重。在非洲,有些國家的環境也不好。

 

Alexandra:是的,非洲已經受到重創。

 

柯博拉:當然,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努力爭取最後的勝利。

 

Alexandra:是的,正是時候了。這位聽眾引用了我們之前的一篇採訪,你說過,如果事件現在就發生,全世界預計會有10萬人因為陰謀集團最後的抵抗而傷亡,也會出現大量暴力失控事件。尤其是歐米茄程式啟動,會影響思想受控制的受害者。上次採訪你說具體數字難以估計,因為有很多因素,這個傷亡數目太高而不能容忍。抵抗運動會盡一切辦法減少這個數字。他的問題是,有沒有辦法,在短期內處理這些傷亡,而不是看著每天有成千上萬人死於貧困、饑餓和戰爭?他質疑抵抗運動背後的決策邏輯。你怎麼看?

 

柯博拉:首先,這個數目不是一個盲目的統計。其次,如果出問題的話,這個數目還可能飆升得更高,很可能達到100萬或者1000萬。如果關鍵人員被執政官控制,犯下一些愚蠢錯誤的話,數目還會高得多。我們不能輕易冒險。那些被認為屬於光的人類,如果他們表現出光明正大的話,我會支持“事件”馬上發生。但我看到非常多的實例,那些所謂的光之工作者和光之戰士,他們表現出來的行為難以接受,因為確實在執政官的影響下。抵抗運動不願意在此刻冒這個風險,因為事情可能出錯。你可能還記得法國大革命,它開始的時候非常好,但你也知道結局是怎樣的。

 

Alexandra:我們不得不證明自己,贏得自己的榮譽。

 

柯博拉:這並不是要證明自己,而是保全人類的性命。比起解決問題,不要製造更多的傷亡更為重要。在地球上如果有一個緊急情況發生,抵抗運動組織將會介入,比如說,如果陰謀集團想在美國實施戒嚴,做一些瘋狂的事,他們會出來阻止的。“事件”將會馬上發生,如果他們過於推動敘利亞戰爭,同樣“事件”當然也會發生。事情每天都在變化,可能今晚就變化,誰知道呢,在幕後有很多事情在發生,就在我們說話的時間裡。

 

Alexandra:陰謀集團有動機支持這次轉變嗎?

 

柯博拉:沒有。

 

Alexandra:還是有更多邪惡行動?他們已經親自上陣,可能在人們中間引發混亂和革命。他們可以從中取食。

 

柯博拉:對他們來說都結束了。我要說,陰謀集團的溫和派不想結束,但他們更想保全自己的性命。他們希望事情更溫和一些,甚至磋商投降的問題。耶穌會士正在變得更加友好和友善,因為他們認為他們可以全身而退。羅斯柴爾德方面也是一樣,但陰謀集團中狂熱的派別,比如基辛格、布希之類的傻子是不會輕易下臺,並且一直嘗試製造盡可能多的混亂和痛苦。他們永遠不會談判,同樣,跟他們談判也是絕對不可能的!

 

Alexandra:和一個瘋子談判是不可能的!請說明一下,我們針對執政官的行動進展,他們已經被移除了嗎?比如很僕從都已經被帶離了這個世界,我們現在的進展到什麼程度了?

 

柯博拉:你說的是物質層面的還是非物質層面的?

 

Alexandra:物質層面的。

 

柯博拉:仍然有一個小集團。

 

Alexandra:非物質層面的都清除完了?。

 

柯博拉:那裡還有一個小集團存在,他們有非常強大的乙太技術,他們確實有一些蜥蜴人僕從,我們將在博客上報告他們正如何被清理。目前,這個問題還沒有解決。乙太執政官一旦被清理完成,實體層的陰謀集團就不是問題,我們能在幾天之內處理陰謀集團。沒有乙太層的支援,他們沒有力量。

 

Alexandra:很好。這裡有一件棘手的事情,流傳很廣,我發給你一段視頻,上次採訪的時候跟你說過,關於10月1日的最後期限。準備好了作戰部隊、食物加熱器、水,甚至維和部隊、國土安全局特工、國民警衛軍,似乎是所有人都收到警告,要在10月1日左右把事情做完或者裝船,你對此有何評論?

 

柯博拉:有部分是一個老舊的故事,已經流傳了至少20年。關於上百萬發子彈、裝滿錢幣的火車,聯邦應急管理局營地等等。部分是老生常談,部分是陰謀集團中的狂熱派系自今年春季早些時候就在準備一次重大的“偽旗”攻擊(虛假襲擊),這是他們的主要行動。他們也嘗試在敘利亞透過其它方法去這麼做。他們害怕“事件”,並想著做一些準備。

 

Alexandra:他們認為軍隊會幫助他們嗎?

 

柯博拉:是的,他們覺得一些軍隊可能會幫助他們。

 

Alexandra:這有點好笑,因為“事件”是一次光脈衝產生的“閃焰”。

 

柯博拉:他們很絕望,不顧一切地嘗試做任何可能的事。

 

Alexandra:關於10月1日關閉太空柵欄系統,你怎麼看?

 

柯博拉:這是一項過時的技術。他們曾經有一個相當先進的梯狀空間柵欄,但是現在也幫不了他們太多了。

 

Alexandra:所以說,這更多是關於過時的技術。好的,這裡有一些具有說服力的資訊,是關於ISON彗星的。這些資訊表明,影像顯示的不是彗星,可能是3艘飛船,形狀像箭頭。今早有消息稱,它不僅會改變方向,而且它的運動軌跡有點奇怪。一顆彗星本應該保持直線向前運行。這是不是暗示,它可能是某種飛船,你怎麼看?

 

柯博拉:我不得不讓你失望,這是一個虛假資訊。這是一顆彗星,不是飛船。光的勢力的飛船有非常先進的技術。他們來自其他星系。他們不需要數週或數月的時間來到太陽系。就好像你想走到月球那樣,非常荒謬(非常有道理,我們要跳出三維思考模式)。這些飛船通過蟲洞或星門來旅行,他們可能只需要一兩分鐘就可以,不需要花費數月的時間才來到太陽系,不需要花費兩個月才從火星來到地球。這種太空旅行是非常落後的,從一個星球到達另一個星球要花幾個月,真是浪費時間。

 

Alexandra:我也是這樣認為。 讓我們談談歐巴馬。人們不明白,一個雙重間諜,同時在為光的勢力和黑暗勢力服務是什麼意思。他們無法理解他,一個不停簽署總統行政命令,保護孟山都公司,還想去轟炸敘利亞的人等等。你是怎麼評價的?

 

柯博拉:他不得不服從命令。

 

Alexandra:你的意思是他一直聽從命令?

 

柯博拉:是的,在他那個位置上的大部分人都會這麼做。

 

Alexandra:好吧,為什麼核武器仍然是一個問題?如果銀河聯盟說他們不會容忍核武器,為什麼核武器問題總是頻繁出現?為什麼會有些暗示說,這甚至是一種可能?

 

柯博拉:這並不是問題,只是來自媒體的宣傳。大規模的核武是不會被容忍。你看到陰謀集團是被限制的,以色列在敘利亞了引爆了4枚小型戰術核武器,但並沒有造成太多人員傷亡,這只發生在邊境上,他們無法更進一步。如果他們嘗試做點更大的事情,核武將立即被廢掉。他們仍然可以用這些東西與政治家進行談判,政治家們並不知道核武已經被銀河聯盟給禁止了,更沒意識到銀河聯盟的存在。

 

Alexandra:幾個月前我跟你說過,我調查這些事件,讓我震驚的是,有許多是關於核武庫失效的報告,軍方職員或者高層都提到,他們無法理解,全世界都有這個情況。

 

Alexandra:這個人問,如果銀河聯盟有技術廢止這些核武器,為什麼不能讓陰謀集團蒸發呢?

 

柯博拉:正如我之前所說的,如果陰謀集團關鍵成員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其它事情就會被觸發,生化武器就會被引發,核電廠會爆炸,被腦控的人會發瘋而殺人,許多瘋狂的事情將會發生。我們需要小心處理,避免暴力。

 

Alexandra:這個人是來自哈薩克,她多次談到人類社會,談到新銀行系統等等。這些都會在“事件”中到來,她感到非常窘迫,因為人們似乎相當無知,如果是你會怎麼做?你有什麼建議給她?她如何能讓那些對“事件”一無所知的人聽進她的話?

 

柯博拉:據我所知,哈薩克有一些高級政府官員知道正在發生的,他們知道UFO的存在,也知道新金融系統。也許她能去找到他們,我不知道他們的名字,我只有一些相關的報告。你可以在社會媒體和網路上傳播這些,那些感興趣的人會回應。你親密的朋友和家人可能會反對,但外面仍然有開放的人接受。

 

Alexandra:很好,社會媒體是不錯的選擇。這個人來信說感到很累疲勞,睡了很多覺,你認為這是地球和銀河的能量改變而引起的嗎?

 

柯博拉:很可能她正在經歷一次乙太層和星光層面的大淨化。我會說這是一場大戰,清理那些負面存有,隨著他們的離去,那些存有會進行攻擊。所以部分原因來自於這次療愈;部分原因來自銀河中央太陽的禮物,引起物質身體的強烈細胞轉化。

 

Alexandra:身體從炭基轉化到矽基這一過程已經處於什麼階段,我們走了多遠?

 

柯博拉:走的不太遠,還有很長的道路要走,大部分轉化只能在“事件”之後發生,在一個正面環境裡才能發生。

 

Alexandra:明白,一旦在那種正面環境裡將會有指數級的增長,因為沒有阻力。

 

柯博拉:是的,沒錯。

 

Alexandra:這裡有一個好問題,有一些人都提到了,我把它們合併成了一個問題。這個人談到,他很關心金銀資產本位貨幣的計劃,他指出這是一個經濟極端系統,覺得很危險。因為這會將資產集中到少數幾個人手上,而非大部分人,可能會出現貴金屬濫用,因為金銀都是有限的,你有什麼看法?

 

柯博拉:這個人很可能從他過往的經驗出發,這個過渡性的金融系統是過去從沒有出現過的,將受到高級的光之存有的監督。否則,真的會走上他說的那條路。但由於光的勢力的監督,所以不會成為安陽,這個系統將會被監控並且完全透明。

 

Alexandra: 太棒了。這個監督小組委員是在地球上還是地球外?

 

COBRA:抵抗運動將會在星球表面(進行監督)。第一次接觸之後,也會有昴宿星人及其它光之存有加入進來。隨著高科技的引進,金錢會被逐漸淘汰。

 

Alexandra:最終達成沒有貨幣的目標。

 

COBRA: 正是如此。人們需要一些時間過渡。大眾無法立刻從當前的金融系統過渡到完全不用錢的社會。

 

Alexandra:有道理。他還談到為了金錢的強制勞動,一個人要依靠另一個人謀生,則必須縮減開支,減少大氣和飲用水的污染。而擺脫這些的最容易的辦法是,消除那些不服務於人類利益的商業活動和職業。對此你有何看法?我們將如何轉出這種模式?

 

COBRA: 這是將要發生的事情。很多職業和商業活動都會是無用的,“事件”之後它們將被移除(太好了)。許多創造性的潛能將被釋放,人們將把自己的能量引導至更富成效的工作上,而不是整天處理文件材料。

 

Alexandra:我能想像將會有很多工作機遇,因為會有很多專案會突然出現,以協助這個星球(正是),然後你才能貢獻一些有意義的東西。來看看這個問題:那些不幸的MK Ultra(大腦控制)倖存者現在的狀況如何?是否儘管地下基地已被清理,卻仍有更多的MK Ultra(大腦控制)實驗在進行著?

 

COBRA:幾乎沒有此類實驗在繼續進行,但那些受害者尚未得到治療。有許多原因,主要是因為大眾的否認。人們不相信它發生過。這是這個星球上一個巨大的不平衡。大部分人不願意正視發生的事實。這讓那些在腦控計劃裡被虐待的人更感難受。他們求助無門。我認為,能意識到這種事情至少是公眾的責任(絕對是的),也要意識到目前星球上的狀況。這不會花太多時間。我會說,目前的局面不只是陰謀集團的責任,也是那些選擇無視現實、無視真相的大眾的責任。如此的忽視,意味著人類准許陰謀集團繼續他們的所做所為。

 

Alexandra:是的,總是回到責任的問題上(是的)。有一個問題,關於海軍工廠的槍擊事件是怎麼回事?有那麼多的相關資訊,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有一點特別的是,在影片裡有個演員在大笑。你有什麼看法?那裡究竟發生了什麼?如果一切是合理的,是否這代表是一些透過腦控程式設計被控制的人所做的呢?

 

COBRA:所有的“偽旗”攻擊(虛假襲擊)都是透過觸發那些受腦控的人做出的。那些“偽旗”攻擊,無論是否是製造出來的,或是真假,其目的都是一個,就是分散注意力。如你所見,敘利亞形勢有所好轉之後,又發生了那些事情,因為陰謀集團需要再次轉移注意力,讓人們處於恐懼之中。這是維持他們的系統所需要的。

 

Alexandra:的確如此,“偽旗”攻擊達到了高點。當他們軟化立場不搞戰爭的那天到來的時候,整個星球都能感受到。那將是驚人的一天。但還有許多不好的事,槍擊案,科羅拉多山洪。這讓我想起一個問題,科羅拉多山洪到底是怎麼回事?是地球母親在淨化那個地區嗎?因為我們知道政府在底下做著一些非常糟糕的事情。

 

COBA:這是一次自然事件,不是人為的。因為陰謀集團不再擁有製造大規模影響天氣的能力。

 

Alexandra:好的,這解答了許多人的疑問。有一個人來信問道,現在有數百萬的美國年輕人,包括嬰兒,孩子,到青年,在身體上、精神上及心靈上都受到精神藥物的折磨。並錯誤地認為這是一種疾病。這個做法背後的陰險真相會不會在“事件”後公開?這些事情會停止嗎?

 

COBRA:絕對會停止。所有這些資訊已經公開,到處都有相關的材料。

 

Alexandra:我發過很多有關的文章。製藥公司在到處破產,所有這些被禁止的(藥物)測試,以及相關的學術期刊,最後都公佈了。

 

COBRA:有很多證據,確鑿的事實。你只需找到他們。

 

Alexandra:如果你挖掘一下,你就會看到許多積極的事情正在發生,表明他們是徹底腐敗的。這裡有個問題,我們知道網上有大量虛假資訊。我們如何相信你和你提供的資訊呢?

 

COBRA:這無關乎相信我,而是相信你們自己。如果你感覺是正確的,就採納;否則就留意其它的。

 

Alexandra:我同意。你還推薦我們看哪些其他的資訊來源?

 

COBRA:如果你問詢的是互聯網上的資訊,我會說本傑明·富爾福德的資訊不錯,他有一些很好的情報來源。但他並不知道如何分辨,只是把所有的東西混雜到一起,但他的某些情報確實非常好。David Wilcock也有一些非常好的文章,我很推薦。

 

Alexandra:大衛艾克你認為如何呢?

 

COBRA:他做得很好,讓人們認識到光明會和蜥蜴人的存在,以及關於他們的一些事情。我最近沒有留意他的工作,沒聽到關於他的訊息。但他寫了幾部非常好的書,公開一些很好且很基礎的,有關陰謀集團架構的資訊。

 

Alexandra:他確實負擔起了一個艱巨的工作,告訴大眾有蜥蜴人行走在星球上。這真殘酷。那麼,Drunvalo和Alex Jones怎樣?

 

COBRA: 我不太能與之共鳴。

 

Alexandra:好的。這個人問道,我為準備轉變網站建立了一個小組,但很難策劃行動,因為“事件”的細節還不清楚。比如,我們如何能在大眾媒體上傳遞資訊並教育大眾,我們自己都不知道“事件”會如何開展或者有哪些細節。另外,我們不確定資訊是否準確,我們的努力很可能是多餘或受到誤導的。你有什麼建議呢?

 

COBRA:關於“事件”,準備轉變網站已經給出了足夠的資訊,有非常準確的行動。但沒有任何計劃都是100%準確的,但我們有一個好計劃,這就是好的開端。

 

Alexandra:我同意,很多人都在努力。我讚揚出現於各地的小組,給予你們愛與光。你們在星球上起到重要作用。在你所處的角落,不要覺得所做的未受注意或未感受到。那麼,新金融系統可以超越金磚四國而傳播開來嗎?會不會覆蓋全世界?還是某些國家先實驗,然後其它國家接著跟上呢?

 

COBRA:金磚國家所做的還不是新金融系統。他們只是製造一些手段來對抗陰謀集團,從而加快新金融系統的建立。新金融系統將會在所有地方實施,並於“事件”之後同時建立。

 

Alexandra:這個人問道,你是銀河聯盟的成員嗎?

 

COBRA:我是銀河聯盟的成員。

 

Alexandra:你對光之銀河聯盟這個組織有何看法?網上有很多資訊,贊成或是反對的。你認為它是正統的,還是陰謀集團創立的?

 

COBRA:這裡只有一個組織,就叫做銀河聯盟。它是銀河系裡所有光之文明的聯合。我並不在意人們如何稱呼它,但只有一個組織,它是由銀河系內的光之存有所組成的光之實體。你可能在網上從一些有意或無意的通靈管道上得到虛假資訊。我會說,真正的有關銀河聯盟的資訊將會到來。那時,他們會在現實上,以實體身體走到我們之中,為我們帶來光之銀河種族存在的真實證據。

 

Alexandra:你讓我想起,有一天一個朋友說,在“事件”之後,如果那些星際種子突然意識到他們是誰,而我們就是自己一直所等待的揚升大師,那又會如何?你是怎麼看的?

 

COBRA:我們將再次回憶起我們是誰,並進入我們完整的揚升大師臨在。可能不是在“事件”的時候,因為那是個漸進的過程,但我們正朝向那個過程的終點。

 

Alexandra:是的,我同意。那麼你認為,人們需要花多長時間才知道“事件”,人們會在它發生之前知道嗎?還是直接就發生了?

 

COBRA:行動開始2小時內,消息將會出現在全球所有媒體上。

 

Alexandra:歐巴馬和約翰·克裡之間發生了什麼?這是媒體的一次注意力分散嗎?

 

COBRA:是的。

 

Alexandra:這個人問,COBRA提到教皇代表光明還是黑暗,這個尚不清楚。最近的採訪你說教皇站在黑暗那邊。如果教皇站在黑暗那邊,他呼籲人們為和平祈禱是什麼意思?敘利亞有和平對黑暗集團來說突然變成好事?是什麼驅動教皇這麼做?“

 

COBRA:我最近在有關星球局勢的文章裡解釋過這點。耶穌會的策略和穆兄會是相似的。他們擺出一副友善的面孔,他們對人很好,他們施捨窮人,他們組織和平冥想,而後以同樣方式他們滲透進一個系統。這就是他們用了幾百年的策略。如果研究耶穌會歷史,你會看到他們如何滲透進世界各國政府,把代理人放到那裡,建立中央銀行,然後羅斯柴爾德家族就出現在那裡。所以我不相信這個教皇,即使富爾福德對他非常滿意。

 

Alexandra:你有沒有看過Divine Province網站?你有什麼看法?很多人也去過,他們來信問怎麼看待。我有發網址連結給你嗎?(讓我想想)

 

COBRA:那裡有很好的資訊,如果你知道去看哪裡的話。

 

Alexandra:是的。就像看博客,你要去偽存真。

 

COBRA:我想那裡有750頁文件,裡面有一些真正的好東西。

 

Alexandra:你認為教皇會投靠光嗎?

 

COBRA:不,他仍然是一個耶穌會士,做著一個耶穌會士該做的事(所以他只是傀儡)。我會對他非常謹慎。耶穌會正在談判如何投降。他們不像洛克菲勒家族、布希和基辛格派系那樣狂熱。耶穌會更想談如何在“事件”發生之後退出。這是他們當前的策略。

 

Alexandra: 這是幾個月以來向正確的方向所走的一步。

 

COBRA:是的,如果他們表現得更加友好,這對光的一方有利。我喜歡這樣,但不能太過相信。

 

Alexandra:好的。很多人關注關於俄羅斯軍隊在美國中西部出現,挨家挨戶地叫門,在鄉間詢問孩子,索要正式身份證,向他們要杯水喝並且去洗手間。你有什麼看法?這有什麼目的?

 

COBRA:我還沒有確認這件事。目前這是謠言,我沒有確鑿的資訊進行確認。

 

Alexandra:這有個有趣的問題,我們一直在討論,之前也談到過。她問道,為什麼我們的自來水加入了氟和氯?這不是加沒加的問題,我們都知道加了。她想知道陰謀集團的目的是什麼。

 

COBRA:讓人類更加愚蠢並且順從他們的意願。

 

Alexandra:你知不知道哪些過濾器能處理氟和氯?

 

COBRA:很多過濾器能做到。但需要找一種能濾掉主要礦物的過濾器。

 

Alexandra:是的。你知不知道Poof和Zap?(是的)他們說到一次全球貨幣重置即將發生。我記得是上週。你說過金融重置在“事件”前不會發生。那為什麼會說這些?有些連絡人似乎想散佈好的情報。

 

COBRA:我想說的是,Poof今年死了,我想是5月22日。他有一些很好的內幕消息。但那些報告不是他寫的,而是來自他的職員或身邊的人,那些消息的品質已在他死後下降了。第納爾(貨幣)的事也是一樣,他們說今晚、明早、週五、週二、幾小時後等等會有事情發生,不用理會這些,不是這樣的。

 

Alexandra:好的。這個人問,你說過的所有新的商品和服務有14%稅率,他說,我不相信我們還應交稅,這感覺就好像新瓶舊酒,我想人們應該投票是否還要交稅。只是一個不用金錢的社會的真正目的嗎?尤其是我們擁有相應的先進科技,我們有像《星際迷航》裡面的複製機,對有形物質不再有需求,貨幣將會被廢除。

 

COBRA:你需要明白,有一個過渡過程。我們不能1分鐘內從現在這個社會轉變到星際迷航社會。在過渡社會裡,我們仍需用推土機修建街道,總要有人出錢。這些錢會直接到系統,而不是到陰謀集團手上。14%的稅收就是為了支付基建及營運開支。

 

Alexandra:我們快到1個小時了。我想告訴大家,洛杉磯有一個準備轉變見面會,將於9月29日上午10時舉行,邀請了洛杉磯的人們來參加。如果你上facebook.com,輸入preapareforchange/losangeles,你會找到更多詳情。再次感謝大家,請記得我和COBRA都是做公益服務,沒有因此收任何報酬。我們感謝任何捐款。你還有其他通知嗎?

 

COBRA:我想激勵人們儘快的成立事件支援小組。這是“事件”發生前至關重要的。

 

Alexandra:是的,我們這裡也剛建立聖地牙哥小組。一位先生為我四處奔走,這是好消息。感謝所有來信提問的人,我知道我們還有許多問題,可能下次才能解答。我將在幾周後就當前的事件採訪COBRA.請繼續把問題發來,我們討論目前事件的時候會繼續嘗試回答。感謝大家支持COBRA和galaticConnection.com,幾個星期後再跟你詳談。謝謝COBRA的支持。

 

COBRA:好的,謝謝大家收聽以及對光的支持。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