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3年12月3日訊息【柯博拉12月3日亞力珊卓拉新訪談】

 
 
摘要: *2013年和2014年的機會之窗( 2:00 ) *ISON慧星的自然瓦解( 5:40 ) *金融重置的準備( 28:15 ) *數以百萬計的光明勢力飛船圍繞在地球周圍軌道( 54:30 )
 
 
 
 

Alexandra: 大家下午好,今天是2013年12月3號,你正在收聽的是來自GalacticConnection.com的Alexandra Meadors。今天我們每月的定期嘉賓Cobra與我在一起,回顧一下11月的世界大事。Cobra,謝謝你來到我的節目,你好嗎?

 

Cobra:很好,謝謝。

 

Alexandra: 現在有很多事在發生,我想以這個話題開始。你剛寫了一篇文章,關於新的機會之窗,以及回歸內在純真的時機,你能否詳細說明一下?我們現在所處於的時期是怎樣的。我想那會很精彩。

 

Cobra:這實際上不是新的機會之窗,這是我們自十月以來的機會之窗的結束,將在12月25日關閉,在這個機會之窗關閉的最後時刻,我們在12月21日迎來非常有趣的門戶開放,這個門戶的名字叫返璞歸真之門,這次啟動的目的是讓我們更深入地走進自我的本性,它超越了陰謀集團所有的程式設計,達致我們純真的真實之內,如果我們有關鍵的臨界人類進行冥想,我們就能開始從核心裡瓦解整個矩陣構架,所以這是一次很重要的門戶啟動,我們在英國格拉斯頓堡有主要的漩渦,這是一個特別的地方,這是錨定如此高頻能量的完美地點,我想邀請大家親自參與,在格拉斯頓堡,或者在其它地方聚集在一起,來廣傳這個消息給更多的人。 

 

Alexandra:聽起來很讓人激動,你認為這個機會之窗比我們今年遇到的其它機會之窗都要強大嗎? 

 

Cobra:實際上這是我們今年唯一的機會之窗。 

 

Alexandra:嗯 

 

Cobra:這是今年取得突破的第一個真正機會。 

 

Alexandra:我知道下一個機會之窗在復活節左右,對嗎? 

 

Cobra:下個窗口在明年春天,是的。 

 

Alexandra:我想問一下有關網上流傳的那3,4個UFO影片,顯示這些不明物體飛到幾乎貼近我們的地方,看得清船體的下部,我給你發了一個影片,我想知道你怎麼看,因為它們似乎是政府的。

 

Cobra:不對,這是一個遠端操控的漂浮裝置。 

 

Alexandra:有意思,因為有另一個UFO出現在德國,有些非常巨大,你見過嗎? 

 

Cobra: 是的,我需要看完那些影片才能給你解釋,我還沒有看,所以無法評論。 

 

Alexandra:你覺不覺的他們這麼做的目的是偽裝他們用無人機技術上所做的事情嗎?

 

Cobra:你看,有很多假UFO影片在網上,你很難看到一個品質清晰的影片,或者真正的UFO照片,因為如果人們真的連接上(拍到事物),就表示能與我們的星際兄弟姐妹們有真正的連結,這是非常強大的,所以耶穌會透過CIA放出很多假影片,這些影片流傳很廣,這跟我們看到或者聽到的虛假資訊一樣,如出一轍。

 

Alexandra:我知道NASA關於修改加工照片的行為有很多人討論,關於ISON彗星諸如此類的圖片,你認為誰在加工NASA的(太空)圖片?

 

Cobra:這是虛假資訊運動的一部分。NASA沒有纂改ISON的影像,NASA確實纂改了過去很多太空任務的影像。但這次沒有。

 

Alexandra:你沒有沒看到11月28日出現的那個巨型物體?就在感恩節那天,它被拍下來了。有人說這是Wormwood。

 

Cobra:這正是我所說的虛假資訊的一種,ISON只是一個彗星,而不是一艘飛船,也不是與飛船一起,你在外面看到的所有資訊都不是真的,這麼做的目的是把注意力引導到錯誤的觀念上,因為人們如果真的明白這個宇宙發生什麼事他們就有更大機會與我們的宇宙兄弟姐妹取得聯繫,關於ISON彗星有許多炒作,但實際上這個彗星已經解體了。 

 

Alexandra:你相信它確實已經解體了? 

 

Cobra: 是的。 

 

Alexandra: 噢。 

 

Cobra:不是“相信”,你明白我不是相信,而是我知道 

 

 

Alexandra:它的解體是因為外面有人幫忙還是自然現象? 

 

Cobra:這是一個自然過程,因為這個彗星太接近太陽,當然那裡的溫度非常高,對一個彗星來說這是一個自然過程,與太陽靠得太近就會解體。一開始沒有人知道這個彗星在這次靠近中會不會存活,很顯然沒有存活,這裡沒有什麼好奇怪的,背後也沒有陰謀,每天都有較小的彗星接近太陽。 

 

Alexandra:你怎麼解釋有些人,就是那些UFO和靈性團體的人?他們得到很準確的資料和資訊,他們說ISON是一個挖空的小行星,或者太空船之類的東西?為什麼人們能得到那樣的資訊? 

 

Cobra:我需要看到準確的資訊,因為我以前看到的資訊完全不準確,不是真的,基本上這裡有兩個,甚至更多的因素,第一個是一些通靈人士他們接收了很多來自執政官的虛假資訊,並且在現實裡接觸他們一些人得到錯誤資訊,其他人實際上是CIA特工,正如我所說這是虛假資訊運動的典型例子。 

 

Alexandra:這讓我想起另一件事想問你,你提到許多部落格裡能得到的文章和資訊裡,有70%是虛假資訊或者不準確資訊,像我這類抱著良好意圖的人,我們如何分辨資訊真假? 

 

Cobra:你要結合直覺,我說的是訓練直覺,你要自己與高我及理智思維連接,理智思維我指的是精神體,可以透過自我教育訓練,當你把兩者結合,你就變得非常厲害,當然你不可能總是100%分辨真假,但你能夠比外部資訊源分辨的更準確,然後你將開始看到模式,能量標籤。你將看到某個虛假資訊透過某個方式到來,它有著特定的架構,透過練習你就能變得越來越清楚。

 

Alexandra:我同意,當你用直覺的時候,通常你對資訊的合法性抱有一種非常好的感覺。Cobra,告訴我們一下12月的能量,已經有很多討論是關於,天王星,冥王星,土星T矩形結構,你能不能說一下這可能如何影響到世界的政治和金融系統?

 

Cobra:這個天王星,冥王星方形結構不止持續於這個月,某程度上也持續至未來幾個月,它將繼續給金融系統強大壓力,這個壓力將揭露出被壓抑的真相,我會說嘗試隱藏金融系統背後事情的陰謀集團,他們將受到持續壓力,將會有越來越多揭露,在人類大眾裡將會有更多人明白金融系統的真正本質,這將導致已經好一段時間的緊張,這種緊張在突破的時候遲早得到解脫,在“事件”的時候會達到頂點。 

 

Alexandra:太好了!你覺不覺的大多數政府官員,比如我們的國會議員等等,他們更清楚或者說他們仍然維持著老一套?你知道陰謀集團想維持他們的權力和榮譽。 

 

Cobra:我會說大部分國會議員都被收買了,陰謀集團每年給他們一些錢,讓他們遵守議程,當然某程度上他們知道發生什麼,但他們仍然聽命,因為他們有財務保障。

 

Alexandra:這是事實,這是他們暴力對付人們的一個關鍵辦法。(是的)憑藉他們的保障,你相不相信歐巴馬會被彈劾?因為他那些廣為人知的謊言和醜聞。 

 

Cobra:會有這種可能,有很多組織勢力和利益集團正嘗試這麼做,但我不能保證“事件”前會發生。

 

Alexandra:這與歐巴馬位於舊地球和新地球橋樑之間(的說法)形成對比,你同不同意在某個時刻,某個關鍵點,他會承擔一個更光明的使命? 

 

Cobra:我會說歐巴馬的情況非常微妙,我不評論他現在做的那些事情,但我會說他過去的行為,讓他不那麼容易扮演那個角色。因為在很多人眼裡,他不是一個十分正面的人物。作為一個要做出這個轉變的人物,一位領導我們進入這次轉變的人物,他需要在眾人眼裡是一個更為中立的人。

 

Alexandra:讓我們說回到今年8月22日,應該是獨立日那天,全世界從所有黑暗實體裡得到解放,我不該說所有,但大量黑暗實體移除這個星球,你同意嗎?如果不是,那我們現在進展如何? 

 

Cobra:8月22 還是8月25? 

 

Alexandra:我說是22日,但如果是25,請澄清一下。 

 

Cobra:8月22日沒有重要的事發生,但在25日我們打開了和平門戶,其結果是敘利亞局勢的巨大改善,關於黑暗勢力的移除,顯然沒有在那時發生。因為我們還沒解放。

 

Alexandra:那麼現在我們看到的是,那些實體的數量在這個星球大量減少? 

 

Cobra:是的。這是一個持續的解放過程,已經取得巨大進展。 

 

Alexandra:這個消息來自我們的團隊,新聞報導斯諾等說HAARP將重新安裝,因為他們有錢把它重開,你也說過銀河聯盟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你覺得我們現在在那個位置?

 

Cobra:我不認為他說過這樣的話,我要查一下這個資訊的來源,但我要說的是HAARP的物理部分已經在不久前移除,HAARP的乙太部分依然非常強大,現在正在運作。

 

Alexandra:歐巴馬醫改和醫保制度的崩潰,這有沒有可能是迎來“事件”的其中一個關鍵訊號? 

 

Cobra:我會說有很多組織和利益方嘗試濫用這個達到他們的議程,它可能是其中一個關鍵問題,但現在不是,因為對某些組織來說,醫改是一個非常坦白的工具用來獲得他們想要的,它實際上不是“事件”的關鍵要素。 

 

Alexandra:我從其它管道看到這個醫改是正面的,因為它強迫大眾在自己身體健康裡扮演積極的角色。 

 

Cobra:你可以這麼看,但醫改的原始意圖並不是這樣,有更好的方法讓他們意識到為自己健康負責的現實。 

 

Alexandra:我完全同意。現在談一下Kevin Annett,關於他現在做的事,你聽說到什麼?在布魯塞爾的普通法院,你知道他在那裡挫敗陰謀集團,影響了耶穌會士,還有向教皇和伊莉莎白(英女王)提出的指控。 

 

Cobra:我這麼說吧,在地表的光明勢力有一項計劃,或者說一個打倒耶穌會的計劃,很多人有意或無意的成為那個計劃的一部分,他就是屬於這個類別。 

 

Alexandra:似乎他被很好地保護起來了,因為他還沒有消失。 

 

Cobra:有人在保護他,他沒有得到絕對的保護,但對他的保護在上個月左右提高了。

 

Alexandra:那就好,我希望你聽的到,Kevin!因為我們都為他加油,他是一個非常勇敢的人。

 

Cobra:是的

 

Alexandra:現在談一下,有一些談論關於所謂時間線,有一個時間機會之窗,其中靈魂為了揚升而被“收割”,一些報告說時間從2016年到2017年末,你能不能評論一下? 

 

Cobra:我對時間線和日期不做評論。我會說“收割”的說法不是最好的表達方式,我會說時機適當時,靈魂會被提升。

 

Alexandra:你知道“收割”這個詞來自《一的法則》 

 

Cobra:我知道,但我認為這個表達不是對事情最好的描述。 

 

Alexandra:你知道Billy Meier這個人,是嗎? 

 

Cobra: 是的。

 

Alexandra:一些聽眾寫信問你對他有什麼看法, 你對於他影響UFO團體,他的工作正在影響我們,你怎麼看?他在“事件”裡扮演什麼角色?

 

Cobra:我不會回答這個問題。

 

Alexandra:有趣,好的。

 

Cobra:因為背後有些東西,我現在還沒得到許可來揭露。

 

Alexandra:好的,這非常正常。這兒有一個問題,很多人談到阿卡西記錄,我想知道你能否給我們說一下Porto Logos圖書館?

 

Cobra:這個概念來源於一本書,談到地下光之王國阿加森人,確實有很多城市在地球下面,確實那裡有圖書館,但那不是現實世界的圖書館,那實際上是過去所有事件的記錄,但最近一個非常高階的光的勢力下令抹除大部分那些記錄,因為它們不再服務於一個意圖,我們實際上正走完舊的週期,在這個舊週期裡我們大部分經驗,基於二元性的現實經驗,在我們達到某一點時將不再有意義。

 

Alexandra: 很有趣。謝謝你的解釋說明。

 

COBRA: 因此我們正在超越這個二元性,是的,正在超越。

 

Alexandra: 非常有趣。對所有行星系統來說,這是典型的方式嗎?就是當它們演化並轉入另一個紀元文明的時候。

 

COBRA: 是的,從整個銀河系來看都是非常典型的。

 

Alexandra: 你在先前的部落格中曾經提到過,這裡引用一下:“這僅僅在於人類需要透過正確的意識和認知來接受並理解那些技術”。這篇文章談到銀河聯盟從許多原子能發電站中移除各種有害物質並清除核輻射。你能否稍微說一下,所謂的“正確意識和認知”是什麼?你指的是那些地面工作人員嗎?還是普通大眾?

 

COBRA:我談論的是大眾。行走在街上的普通人群需要能敞開胸懷,並願意接受這種行星規模的説明,那麼事情才會發生。

 

Alexandra: 你同時也提到關於淨化過程,成為一名積極的參與者。對於如何在大眾中實現,你是怎麼看待的呢?

 

COBRA: 淨化過程現在已經開始了,就在那些最高等進化的靈魂中,在“事件”之後,淨化過程將會繼續,擴散到全人類,因為這個星球上的每個人都有一些毒害的情緒,一些毒害的思維或想法,還有毒害的身體。所有這些都需要得到療癒,這樣我們才能接受來自銀河中央太陽的光,乃至成為正在到來轉變中存活的物種。所以星球上的每個人都會透過不同方式來經歷這個過程。陰謀集團將會被移除,並帶到銀河中央太陽,或者經過巨大轉變而棄暗投明。其餘的人類也將要透過這個淨化過程,準備接受來自銀河中央太陽的更高振動頻率。

 

Alexandra: 太好了!真讓人激動!你曾經說過,陰謀集團首先要被移除,然後“事件”才會發生,對嗎?

 

COBRA: 是的,實際上是在“事件”發生的時候移除陰謀集團。

 

Alexandra: 在“事件”發生的時候完成?

 

COBRA:是的。

 

Alexandra:您能否給我們說明一下,在11月份光的勢力有哪些主要成果?

 

COBRA:首先是AION門戶啟動,這是一次非常巨大的成功。實際上在能量層面,這是一次光的聲明。這也是第一次給光帶來優勢的啟動,至少現在我們可以在能量層面來主導這場遊戲。我們現在就可以採取行動,並且其他人也會參與,所以情況不是倒過來。

 

Alexandra:哇哦!

 

COBRA: 當然,這將會向下影響到現實層面,並且從我的理解將會是非常非常快。這將會改變地球上的地緣政治形式,因為在現實層面上所發生的一切都曾經是更高層面上的想法。因此如果我們在更高層面上獲得了這麼多進展,那麼它就會在現實層面上顯化。在東盟也有一個持續的進程,如果那是一件正確的事情,我可能很快就此寫一篇文章。在現實層面不會有驚人的消息出現,但穩定的進展正在達成,效果非常好。

 

Alexandra: 因此基本上如你所說,我們已經更多處於主動進攻狀態,而不是被動防禦狀態。

 

COBRA: 是的,至少在更高的層面是這樣的。

 

Alexandra: 這是非常棒的消息。非常感謝你,COBRA,真得很棒!如果你要問一個昴宿星人,或一個天狼星人,或一個仙女座人,讓他們談談如何看待人類的,他們是怎樣描述我們的?

 

COBRA: 你指的是現在嗎?

 

Alexandra: 就是現在。

COBRA: 現在,大部分種族都把這個星球的地表看成為地獄。他們中的大多數都不想介入,唯一他們想介入的原因是,他們對地球人類的憐憫,想幫助我們脫離這種狀況。    

 

Alexandra: 這真得讓人印象深刻,想想看,他們一直把我們所住的環境看成地獄。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去爭論這個星球上有多麼可怕的事情正在發生。但程度如此之深,對我們來說確實意味著很多東西,不是嗎?

 

COBRA: 實際上,這些外星種族生活在一個非常好的環境裡,像天堂一般。但當他們向下看,並與他們的體驗相比後,這裡對他們來說就像是地獄。

 

Alexandra: 是的,那麼你怎麼描述人類,和銀河系其他種族相比,又有什麼非常大的不同點呢?

 

COBRA:基本上沒有什麼不同,因為我們都來自於同一個源頭。另一點要說的是,人類不是來自於僅僅一個種族,而實際上是不同種族的混合。但我們在這個星球上所體驗的過程,給予我們一個非常獨特的標識,使得我們與銀河系大部分種族都有區別。這個星球上的人們已經更加陷入到實相裡,已經更加陷入到思維程式設計中,這種情況比銀河系其它地方都還要嚴重。當我們開始著手解救這個地球,這就是一種非常獨特的經歷,並且帶給我們一套非常獨特的技巧,這實際上會幫助整個銀河系進行更深遠地演化。

 

Alexandra: 太好了。我要問你這個問題的原因是,我從所瞭解到的資訊中獲得了這樣的印象,就是我們更傾向個人主義,也就是說,我們傾向於不去思考我們所做的,可以說不為人類去思考。

 

COBRA:實際上,當達到更高意識狀態的時候,個人主義的傾向不會與合一意識有衝突。他們僅僅是一枚硬幣的兩個面。實際上,這個問題主要是能量流動被阻塞了,把合一的不同方面給人為分割開了。這是地球和宇宙其它星球區別開來的主要原因。

 

Alexandra:你也談到有很多門戶需要被啟動,我知道你非常積極地鼓勵人們去進行門戶啟動冥想。你能否清晰說明一下門戶與星門之間的區別嗎?

 

COBRA: 好的。我們啟動的實際上是時空中的門戶,在啟動這一時刻,光會到來,並以人體為通道來傳輸。並且當人數達到臨界數量的時候,光會傳播到整個地球的光網格中。這個星球的光網格實際上改變了乙太層的狀況,移除了大量的執政官網格。每一次我們啟動了一個門戶,大量的執政官網格都會被永久的移除。我們會繼續這樣做,直到所有的執政官網格都消失。

 

Alexandra: 哇!

 

COBRA: 星門實際上是一個入口,可以從高維度進入這裡的低維度。這是一個確定的通道,可以連接不同的維度。  

 

Alexandra: 那你會贊同在我們太陽系和銀河系有數不清的黑洞嗎?由黑暗勢力人為製造出來的黑洞?

 

COBRA: 過去有很多黑洞,但現在都被清理了。

 

Alexandra: 明白。

 

COBRA: 僅僅在量子層面上還有黑洞結構,並殘留在地球表面上,這被叫做“帷幕”,實際上是“帷幕”的一個方面。

 

Alexandra: 瞭解,那麼我們現在談下政府人物。你也知道,很多人一直都在談論“無靈魂”的人,他們行走在地球上。一旦“事件”發生,我們會看到大量這樣的人群,像“僵屍”一樣走來走去。你認為那會是真得嗎?並且你認為那些政府官員會是那樣的人嗎?這些“無靈魂”的人是由哪些人組成的呢?

 

COBRA: 實際上,陰謀集團裡的人就是“無靈魂”的人,因為他們和自己的靈魂失去了連接,與源頭失去了連接。這樣的人沒有那麼多。

 

 

Alexandra: 是的,我知道以前他們只占很少的比例,現在應該會更少了吧?

 

COBRA: 沒錯,比原先又減少了。

 

Alexandra: 呵呵,又減少了一點。好的,現在有很多文章都在談論到全球行動,就像是新金融系統已經準備好上線,所有一切事情都準備在鋪開,你贊同事情準備好實施了嗎?

 

COBRA: 我要說的是,金融重置的基礎架構已經準備好了。但是啟動重置的條件還沒成熟。 

 

Alexandra: 明白。可以這樣說,實際操作面都已經準備好了。

 

COBRA: 是的,沒錯。

 

Alexandra: 有人一直在討論彩虹貨幣。你可以給我們講一下嗎?你有遇到過或看到過嗎?你認為那是即將到來的新貨幣嗎?

 

COBRA: 我沒有看到過實際樣子。我閱讀過一些相關資料,但不是被批准認可的計劃。曾經是一種可能性,那些已經被批准的計劃有涉及到一籃子貨幣計劃,這些貨幣將清洗行星金融系統,並且現存的貨幣仍舊會繼續使用一段時間。因為需要一個逐漸的過渡期。

 

Alexandra: 是的。

 

COBRA: 首先要移除出這個系統的是不平等和不透明。這是首先要進行的。並且過去一些並不好或並不適合的制度或機構都會被移除。

 

Alexandra: 瞭解。我現在想問另一個問題,現在有很多文章談到中國終於向美元發起了抵抗行動。目前發生的最大的一件事,明顯是他們將美債的信用評級調低到A-。你知道,他們已經在進行大量的貨幣交換,完全孤立了美元。他們還簽署了很多其它檔(貿易協定),並且完全將美元排擠在外,甚至跟英國簽署的也一樣。因此我想問你,你是怎麼看待這些事的?是如何影響全域的?也許會說是暗中推動,幫助“事件”向前推進,你認為這是其中的關鍵部分嗎?

 

COBRA:是的,沒錯,但是是一個故事的兩個層面。實際上在中國有兩個集團,他們都在推進相同的議程。其中一個是中國政府,只是希望中國更加強大,但他們沒有很好的計劃議程,另一個是東盟,他們是積極的組織,想給在美國的陰謀集團施加壓力。因此,兩個集團都實際上參與了同一進程,但動機不同。

 

Alexandra: 很有趣。

 

COBRA: 當然,光的勢力一直在監視著整個過程,以便事情能以最好的方式發生。但你看到了,在每一個時刻,我們有不同的利益集團參與,包括中國,美國等。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情況。

 

Alexandra: 是的,非常複雜。另外據推測,中國可能已經派出過轟炸機到所謂島嶼爭端的地方進行飛行,他們被激怒是因為美國派出了戰鬥機進入了所謂領空區域,你是怎麼看的呢?這更多的是一種攻擊姿勢嗎?讓美國人知道:喂,請離開我們的後院。 

 

COBRA: 實際上,陰謀集團中的洛克菲勒派系想發動一場戰爭,但他們不會成功,這僅僅像一個孩子的遊戲。他們在敘利亞發動戰爭失敗了,他們在伊朗的計劃失敗了,他們再不能發動戰爭了。現在,他們又在試圖挑起中國,拼死想發動戰爭。當然,這也是不會成功的。

 

Alexandra: 你提到了東盟,你能不能跟我們說一下,在過去30天裡,他們都取得了什麼樣的進展?

 

COBRA: 正如我先前所說的,沒有什麼大消息,但是他們一直都在穩步前進,越來越接近最後採取行動的時刻。

 

Alexandra: 我知道了。並且我必須要給你說一下,我注意到,各地有很多國家已經採取行動抵制基因改造食物。

 

COBRA: 是的,那也是一個持續進行的過程。

 

Alexandra:是的。

 

COBRA:你看,我們已經在金融前線取得了不少進展,我們在抵制基改食物上也取得了進展。實際上,還有其它正在進行中的項目,它們中有持續進行了幾十年,現在終於有成果了。這是非常好的的發展。

 

Alexandra: 不錯。那麼你認為現在的教皇也是完全在耶穌會士的控制之下嗎?在耶穌會士的意圖之中。

 

COBRA:他不僅僅被耶穌會士控制,其本身就是耶穌會士的成員。過去有些可能他們會開始做些好事,但是沒有發生。因此,他現在所做的從耶穌會士來看是非常聰明的操縱。令人悲傷的是,解放運動中仍然有很多人相信了教皇,並陷入操縱之中。

 

Alexandra: 我已經注意到了。因為自從你揭露他們有多狡猾,並且凱文.安妮塔也站出來疾呼,揭露他們的狡詐,揭露他們如何用狡猾的方式來表現自己。他們帶出來的檔好像真得顯示出他們想做一些偉大的事情,來為我們進行所謂的解放。但實際上,他們是披著羊皮的狼。

 

COBRA:是的。因為如果教皇真得想做一些好事的話,首先他們可以揭露教會真正的金融狀況,比如:僅僅教會在巴西所擁有的土地就值1萬億美元。如果他們想做的話,單單這筆錢就可以終結這個星球上的貧困。那僅僅只是一個開始。如果他真想兌現他所說的,這個簡單方案就是我現在給他的。僅僅賣掉在巴西的土地,就能基本上立刻解決這個星球上的貧困。

 

Alexandra:現在,黃金總是大量的上新聞頭條。 有一件令我很震驚的事情,並且想和你討論下,就是高盛實際上借貸給委內瑞拉一筆8%利率的貸款,當然這是以國家黃金儲備作為抵押的。你認為委內瑞拉是不是和陰謀集團站在同一條船上,不理解他們把自己放置於什麼樣的環境下。

 

COBRA:這裡有幾個方面,在委內瑞拉實際上有兩個派別,其中一個是極端正面的派系,另一個是有來自其它國家公司利益的派系,其在委內瑞拉也非常強大,現在正在發生著一個內部爭鬥,哪個派系會勝出?他們是一半一半的概率。我們等著看結果會怎樣。

 

 

Alexandra: 你有提到關於正面聖殿騎士的資訊,他們與遍佈美國的組織一起,在支援一個強大的聯盟,他們真得能夠….

 

COBRA:不僅僅是美國,而是全世界。

 

Alexandra: 全世界,明白。你認為,那些正面的聖殿騎士,實際上是轉世的,還是說帶有聖殿騎士的血統?我的意思是能否給我們解釋下,我很想知道這個。

 

COBRA:實際上兩者都有,有一個團體保持著完整的傳統,不僅僅是血脈關係的傳承,也就是聖殿騎士家族中的精神力量的傳承,而且也有一些人一直在這個組織裡,並且不斷轉世輪回到同一個靈魂聯盟中。因此,實際上兩者都有。

 

Alexandra: 另一個發到我郵箱的問題是,植入物和被寄生的“實體”之間有什麼樣的不同,你能不能解釋說明下?

 

COBRA: 植入物是一種裝置,並使用非常強大的電磁力來將其嵌入進我們的能量體中。它可以是一種水晶,或是一個異形植入物,一種物體,放置於能量層,並阻礙能量的流動。實體則是一種存有,透過使用強大的力量將其插入到我們的能量結構中,它是一種活的生命體,是活的存有。

 

Alexandra: 現在你認為這些生物正在我們身體裡嗎?

 

COBRA:是的,它們在我們的身體裡,在我們的能量體中。當有人受到這些實體感染後,他們的行為舉止會發生巨大的改變。

 

Alexandra:你敢不敢說,大多數人都被這種實體寄生感染了呢?

 

COBRA:我會說超過99%的人口都被這種看不見的東西所寄生,他們實際上是寄生在乙太大腦裡的存有,嚴重影響思維過程,也嚴重影響人們觀察現實的方式。

  

Alexandra: 哇。

 

COBRA: 當時機恰當的時候,我會寫一些文章來釋放更多的相關資訊。有一些光明勢力當前正集中處理這種狀況,並且自AION門戶啟動以來,已經有很大的進展。因此我會說,即使每個人都被寄生感染了,這種寄生的嚴重性自AION門戶啟動以來也已經被大大地降低,  

 

Alexandra: 哇,那確實令人驚訝。那是意味著大眾和144,000人之間的不同嗎?

 

COBRA:甚至144000人中的許多人也已經被感染了。這就是這個星球上光之工作者無法團結的主要原因。你可以看到陰謀集團有彼爾德伯格會議,他們能夠相互聚在一起並很好的制定戰略規劃。但在另一邊,光明勢力這一邊,地球表面上的人還無法在現實中聚到一起,並創建一個強大統一的組織來推進正面議程。為什麼會這樣?原因是那些看不見的實體實際上已經影響了光之工作者,光之戰士,以及其他人在解放運動中的思維過程,看起來非常像蜥蜴人,這是另外一個層面。所以,思維過程受到牽累而影響,人們不能設計出清晰的戰略,也並不理解什麼最為攸關,所以也不能做出正確決定。

 

Alexandra: 明白,那我們已經走了很長的路,有不少進展了吧?

 

COBRA: 是的,但現在我所說的是最後的突破。

 

Alexandra: 瞭解。

 

COBRA:我現在談論的是“事件”,我們想讓“事件”發生。

 

Alexandra: 是得,哈哈。我和你都是這樣認為的。

 

COBRA: 這是為什麼我想揭露這些事情,因為我想移除所有朝向“事件”發生的障礙。

 

Alexandra:我贊同。有時候,你聽到這個然後會說:哦,上帝,還有多少需要我們去做,好像一直沒有盡頭。

 

COBRA:是的,現在在這個星球上形式非常複雜。

 

Alexandra:你也提到過阻止軍事入侵敘利亞。你最新的部落格文章寫得非常好。順便說一下,你能否澄清一下有沒有其它戰爭被我們阻止了,比如跟伊朗的糾纏,看起來我們已經與他們正在進行更多的討論和和平談判,聽起來聞所未聞。實際上,我們能直接聽到他們的聲音,關於他們如何在主流媒體上看待並思考美國的。我想你說一下為什麼會這樣。

 

COBRA: 實際上有趣的是,在AION門戶開啟後的幾小時,關於和伊朗的協定就達成了。因此,實際上從更高層面來看,這些人已經被指引,並從而達成一項協議,這是能量到來的結果。之前很多年都沒有達成一項協議。正是AION門戶能量的結合才使得其成為可能。因此我會說,我們影響了這個星球的許多狀況。這還只是故事的第一部分,僅僅是用老的策略來撲滅陰謀集團所點燃的火源。因此,陰謀集團製造計劃,並執行推動它,然後光明勢力開始回應並阻止它們。從現在開始會有所不同,我們會主動觸發行動。這是一個全新計劃,全新戰略。為了能使得戰略有效,我們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清理能量層面。現在現實層面上有一些團體,我真誠希望他們跟隨自己內在的指引,開始多一些合作。如果能達成,我們會在這個星球上發佈最強有力的聲明。

 

Alexandra: 噢,非常好。那麼可能僅僅是我以前沒有意識到,我想瞭解的是,為什麼你感覺到我們可以直接傾聽伊朗的聲音,傾聽他們關於美國的想法,為什麼我們可以看到這些消息?

 

COBRA:我會說,這是因為在伊朗的光的勢力有更大的發言權,尤其是這個國家正在進行的事情。

 

Alexandra: 為什麼我們要用無人機這麼嚴厲地來去針對巴基斯坦,或是其它國家,而我們 卻不知道。

 

COBRA: 這不是我們這麼做,這是某個國家中某個部分的負面軍隊做的,這個國家就是美國。

 

Alexandra: 是的,說得好。

 

COBRA: 沒錯。這樣的事情發生,基本上是因為陰謀集團想要推進他們的議程,他們想要在那裡製造更多的衝突,而且基本上來源一個固定思維的,錯誤扭曲的理念,就是戰爭可以帶來利益。戰爭給陰謀集團所帶來的利潤非常小。對其它所有人來說,戰爭帶來了死亡,並且從經濟學觀點來看,它帶來了衰退,阻礙了經濟增長。對大多數商業領域都會是這樣的。

 

Alexandra: 那麼,這和罌粟有什麼關係嗎?

 

COBRA: 是的,這是他們生意中的一部分。當然,這些錢都進入了CIA的口袋。在過去,這些錢都資助在黑色專案,資助在地下基地。但現在,這些錢僅僅夠陰謀集團生存下來。因為他們每天需要20-30億美元來使得整個表演繼續進行下去。為了賄賂國會議員,為了賄賂新聞媒體,為了維持整個系統的控制,他們每天都需要花那麼多的錢。

 

Alexandra: 抵抗運動能不能夠知道他們的金庫還剩下多少。我的意思是,他們的金庫有多大比例的減少。

 

COBRA: 實際上,他們沒有多少儲備。他們手上的大部分錢都是來自於每天的新收入。這些錢都是透過有組織的犯罪,透過其它來源,或透過稅收來獲得,看起來像一台眾所周知,不斷運轉的機器,直到最後在事件發生的時候停止下來。實際上,我會說一般人的20%-50%的金錢都去了陰謀集團,金錢是透過稅收,透過各種商業利益,透過陰謀集團操縱的非法商業行為而流失的。

 

Alexandra: 另一個我要問的問題是,你在先前的部落格中寫過一個有趣的部分,說到:“我對能量閃焰的體驗非常深刻,現在我知道事件的能量閃焰會是什麼感覺”,我想知道的是,你能否給聽眾描述一下呢?

 

COBRA: 是的,可以。我可以這麼形容,這個閃焰不是物理性質的光,而像是一種明亮的白光,伴隨著興奮和喜悅的感覺, 變得越來越深,越來越強。這很難用人類的語言去描述,因為它超出了人類的語言。我知道,當這種光在事件發生時候的出現會更加強烈的多。不是每個人都能感受得到的,或是看得到的,或是體驗得到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人們將能體驗到事件本身的現實影響。因為它也是一次現實行動。

 

Alexandra: 哇喔…

 

COBRA: 但對那些有這樣靈性連結的人來說,影響是非常深刻的。我會說,這是他們生命中最深刻的靈性體驗。

 

Alexandra: 哦,我希望大家能和我一樣做這樣的夢!好的,COBRA, 能否儘量告訴我,你為什麼能感覺到美國政府會關閉16天,最根本的原因會是什麼?

 

COBRA:實際上,這是我先前所說的,不同利益集團在歐巴馬醫改上博弈。這實際上是陰謀集團的一部分,是陰謀集團中洛克菲勒及光明會的派系,他們有點瘋狂。他們想讓所有人都完蛋,他們想摧毀整個美國,這是他們企圖毀滅美國的一部分。因為他們實際上相信,他們有著一種信仰體系,為整個星球創造一種天啟般的場景,這是他們所相信的古老預言中的一部分,他們想讓預言成真。他們相信他們的目的是為整個星球創造一個末日般的場景。他們正在積極地追求那個目標。這是他們一生中接受耶穌會士編程設計的一部分。

 

Alexandra: 好的。

 

COBRA: 因此我會說這是政府關閉的背景原因。

 

Alexandra: 非常感謝你的解釋。Karen Hudes目前怎樣?你是不是這樣稱呼她的姓氏?她是世界銀行的告密者,你應該聽說過她。

 

COBRA: 是的,當然。

 

Alexandra:她出來說,本傑明.福爾福德已經被耶穌會士收買,你相信嗎?

 

COBRA: 我不知道她說過,但我知道她實際上在揭露耶穌會士。我會說福爾福德確實訪問過與耶穌會士合作的索菲亞大學,但他不是耶穌會士的特工。

 

Alexandra: 他確實是有過非常好的情報資訊。

 

COBRA: 因此這是典型例子,耶穌會士拉一派,然後打一派的伎倆,如果她說得沒錯的話。但我沒有聽說或看過她發表的聲明,宣稱福爾福德是耶穌會士的特工。他不是耶穌會士的特工。

 

Alexandra: 是的,他們很喜歡這樣做。

  

COBRA: 是的。

 

Alexandra: 最近,有大量的考古發現,其中最大的一個發現是,他們找到佛陀的出生地,可以追溯到西元前6世紀。你認為這些事情我們可以相信嗎?我們會說,哇哦,那是真的嗎?或是我們看到這個消息後會說,無論怎樣,他們正在改寫歷史。你相信他們說的嗎?

 

COBRA:是的,他們在重寫歷史,但不是全部。因此,有一些真實的考古發現,但它們並不是能被人們正確的解讀。

 

Alexandra: 好的。你可能已經聽過一些報告,包括軍事戒嚴令,收繳槍支,私闖民宅,甚至在美國一些城市實施宵禁。你能稍微解釋下為什麼這些事情會在這個時候發生?這些事情會逐漸消失嗎?他們是不是在政府關閉的時候才特別這麼做,或者說這些事情會升級。非常好奇你是怎麼看待這些事情的?

 

COBRA: 好的。我會說,這裡面有些報告是虛假資訊,一些報告會誇大其詞,但是確實有一些這樣的孤立事件發生,這是陰謀集團在測試民眾對這些事情的反應。他們不能再超出而得寸進尺。

 

Alexandra: 你認不認為,這些實際的演練操作,或者說全國範圍的戒嚴演練,會不會被終止?

 

COBRA: 我不相信他們會真得去這樣做。正如我所說的,有很多獨立的事件發生,但不會是大規模的。

 

Alexandra: 你曾經提到,光明勢力已經清除了所有地下基地,對嗎?

 

COBRA: 是的,很久以前。

 

Alexandra: 好的,我想知道光明勢力現在如何處置這些基地的?誰在使用它們?它們會被用來做什麼方面的事情?

 

COBRA: 它們中的大多數都已經被摧毀或清除,並且它們裡面都已經被水泥或石頭給填滿,或是被移除掉,因為它們不再需要。光明勢力有他們自己的技術,可以挖空任何地下空間來創建自己的地下基地,會使用更好的技術,使用自由能源技術,並且滿足更高的目標。 

 

Alexandra: 非常棒!

 

COBRA:因此實際上,你也可以在那裡找一兩個基地,然後保存下來作為博物館。

 

Alexandra: 哇,真得嗎!那會是非常有趣去參觀。

 

COBRA: 是的。因此,你可能可以看到比如51區之類的一些地方,未來會是一個讓人好奇的地方。

 

Alexandra:這裡有一個問題,看看你的想法,是來自一位聽眾。他們提到, 對蜥蜴人有很多關注,這些蜥蜴人好像是黑暗勢力的一部分,正行走在這個星球上,行走在人群中間,但已經有一個網站出來了,是提到古代的Vril 蜥蜴,你熟悉他們嗎?

 

COBRA: 是的,他們人數很多。

 

Alexandra: 好的。他們好像不是蜥蜴人,我們該如何在蜥蜴人和Vril蜥蜴之間進行區分?他們各自又如何扮演自己角色的呢?因為他們看起來真得很醜。

 

COBRA:實際上,我會說有一個整體比較準確的蜥蜴人概念,他們是來自兩個種族的不同的亞類型子族。這兩個亞類型種族都在一定的特別的演化路線上進化,這導致了他們的變形。因此,我對各種亞型並不是太在意,因為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其中一些存有已經接受了光,已經恢復變形前的樣子,而另一些存有由於沒有接收光,將會被帶到銀河中央太陽進行重組,他們的現實層面將會幾乎完全被照顧到,不會觸動,然而能量層面將會立刻被清理。

 

Alexandra: 非常棒!好的,COBRA,我知道我們交流快接近一個小時了,但是我還是想再問你幾個問題。你認為在11月11日已經有了一個超級門戶打開了嗎?

 

COBRA: 嗯,我會說有一個非常小的門戶已經在11月11日打開了。

 

Alexandra:有一些特殊的討論,一次特殊的恩賜被降臨,被給予,並已經在 土星附近打開。

 

COBRA: 這樣的事情在太陽系每隔幾天都會發生,因為銀河系的構造是非常積極的創造新能量通道來療癒星球的。能量會透過特定的行星,特別是木星,來導向到地球。

 

Alexandra: 非常棒,非常棒能聽到這些事情。然後,關於地球的提升,也就是從今年9,10月份開始,我們地球已經提升了一個完整的八度音階。

 

COBRA: 是的,這要看你如何定義一個八度音階,但我會說,以我的角度來看,那已經有了一個變化,但不是那麼劇烈的變化。

 

Alexandra: 你同不同意,實際上在我們天空有幾百萬艘飛船。

 

COBRA:是的,確實有數百萬上千萬的飛船在我們這個星球周圍的軌道上,所有這些飛船都屬於光明勢力。

 

Alexandra: 他們不必偽裝成雲的形狀。

 

COBRA: 是的,他們不必那樣。

 

Alexandra: 他們就在那裡,對吧?

 

COBRA: 他們中的大多數都看不見。

 

Alexandra:不錯,真的很興奮!好的,最後一個問題是,你怎麼看NESARA法案的呢?

 

COBRA: 實際上,這是整個金融系統重置及重構的一部分。它的最初形式是很久以前由光明勢力提出來的,並且已經有了一些小改動,它會在事件發生之後與其它法案一起來實施,以作為金融系統重構的一部分。當然後來,有很多關於NESARA法案的虛假資訊,都是為了混淆其最初意願,但最初想法其實是非常積極的,會與其它專案一起在“事件”之後被實施。

 

Alexandra: 那恰是我為什麼要提出這個問題,因為它有時會產生比較壞的公眾影響。因為,我想確保我們可以透過討論來公開表明觀點。現在,你會認為我們會經歷到某些人試圖故意製造假的“事件”嗎?

 

COBRA: 製造“假事件”是不太可能的。實際上,耶穌會士正試圖製造金融系統重置的假事件,但他們不會成功的,因為他們已經被暴露了,我會說東盟的最高層人員已經知道此事,他們不會讓此發生。

 

Alexandra: 好的,COBRA, 和往常一樣,我非常感謝你,感謝你為我們聽眾提供了這些資訊。請各位能積極參與COBRA說提到的門戶冥想啟動,我們確實在一個極好的位置,我們真地可以扭轉形式,我們需要去思考,去感受,去相信,去專注,去動手,並開始行動。

 

COBRA: 是的,我贊同。

 

Alexandra: 對各位聽眾說一下,植入物的移除過程已經極為成功。如果你有任何其它問題,可以繼續給我寫郵件,我們非常欣賞你的耐心,對此我們非常激動。COBRA,我們愛你,非常感謝你今天抽出這些時間回答我們的問題,下個月見。

 

COBRA: 是的,感謝各位收聽,一個月後會有新的更新。

 

Alexandra: 是的,我們希望是好消息,對吧?

 

COBRA: 是的。

 

Alexandra:我們將來到另一邊。

 

COBRA: 是的。

 

Alexandra:好的,各位保重,感謝您的收聽。如果你需要的話,請訪問Galacticconnection.com的每日部落格,你可以查看最新更新。好的,感謝大家,保重,再見!

 

COBRA: 好的,感謝大家,再見!

 

Alexandra: 再見。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