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3年12月10日【新文藝復興訪談節目】

大家下午好,這裡是GalacticConnection.com的Alexandra Meadors,今天是2013年12月10日。今天我們有一個非常特別的節目,有三個非常有趣的人,其中兩個將在這次採訪中扮演一個非常積極的角色,Marco Missinato的“正在展開的奧秘“,另一個是我們都知道的柯博拉。

 

 

那麼Marco Missinato他有一個非常有趣的背景。他是“正在展開的奧秘”的作曲兼執行製作人。他從小在羅馬長大,這很酷。從六歲開始就一直是一個一路綻放的音樂家。

 

Marco我對這個關於你的故事感到難以置信;我對它很感興趣。然後他去到洛杉磯,獻身於音樂。畢業於好萊塢音樂人學院,一年後錄製了他的第一張專輯“懷舊”。他曾經參與過各種酷炫的事情,比如奧斯卡提名的女演員薩莉·柯克蘭(Sally Kirkland)帶他上了一場名為“諾尼·布魯斯與愛情的力量”的戲劇表演。他還參與了戲劇作品,如“梅爾羅斯廣場”和“查爾斯港”等等。

 

所以,如果你想了解更多關於他的背景和人生訊息,你可以透過BBS廣播登入網頁獲取。所以Marco,我想歡迎你,並且非常感謝你來到這裡與我們討論有關音樂和文藝復興的新事物。你好,歡迎光臨。

 

馬可:你好,亞歷山德拉,謝謝,謝謝。很高興今晚能和你以及柯博拉度過一段時間。謝謝你邀請我。

 

亞歷山德拉:不客氣, 歡迎您的到來,也感謝柯博拉的再次到來。

 

柯博拉:不客氣。

 

亞歷山德拉:那麼今天我們有一個有趣的節目想要參與。我們正開始邁入新的文藝復興時期。馬可是其中一個非常關鍵的角色。如果你在聽節目的時候有機會,請到“unfoldingsecrets.com”訪問他的網站,你會對他的音樂的精彩和美妙感到驚訝,我的意思是它令人讚嘆。

 

然後大家都知道,柯博拉是一個主要的火炬傳遞者,他推動了復興,並激勵我們所有人保持對音樂、美和那一類事物的熱情向前邁進。所以馬可首先請幫我們一個忙,告訴我們你是如何發現自己透過你的音樂影響到所謂的揚升過程的。

 

馬可:我想對這個問題最簡單的回復是,跟隨我的喜悅,就這麼簡單。只是不帶期望地跟隨你的喜悅。自從我記事以來,從我最初所有的物理經歷開始,我的激情總是在音樂上。所以我沿著那條路走。當然,我不得不面對很多阻力,當然我們都必須面對,但這是一段很棒的旅程。

 

亞歷山德拉:那太棒了,我們需要更多像你這樣的人站出來。這些年來,藝術和娛樂的發展一直都令人失望。我知道這些因為我媽媽是茱莉亞音樂學院的畢業生和一名歌劇演唱家。

 

馬可:是的。

 

亞歷山德拉:我母親非常投入到音樂之類的事情當中。我從她那裡多次聽說,學校是如何放棄所有你知道的藝術和音樂項目的,因為他們缺乏資金。這是非常令人沮喪的。

 

馬可:是的,是的。即使是在音樂行業,非常男性化的能量是非常必要的即便理應來講應該是女性能量占主導,但直到現在都是男性能量為主。但這對人類來說是一個非常必要的過程。

 

所以現在我們準備進入女性能量的階段。我們透過對比男性能量和女性能量的差異來學習。所以現在它很激動人心,因為在音樂產業有許多其他的存在,它們完全崩潰了,留出了一個嶄新的,像柯博拉說的,一個新的文藝復興。現在這個時期能參與其中是件令人高興的事情。

 

亞歷山德拉:這讓我想到了一個問題,柯博拉,那就是你覺得音樂是如何與新事物聯繫在一起的。音樂背後的秘密到底是什麼?

 

柯博拉:實際上,音樂以某種其他媒介達不到的方式提高了我們的意識,因為它訴說著靈魂的語言,它也塑造我們的潛意識。它能直抵我們內心深處。而現在一些正在被創作出來的音樂,作為一種對新文藝復興力量的回應,它將幫助我們顯化出一個我們作為一個物種正在創造的新的神話。一個不包含黑暗的新神話。這個新的人類集體將會是威爾第的回歸?(聽不清)這就是新音樂的意義所在。

 

亞歷山德拉:你描述的方式真是太美了。馬可你如何定義你的音樂?你的音樂來自哪裡?

 

馬可:嗯,基本上音樂對我來說是一種回家的方式。特別是當我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我要面對的日常壓力很大,所以當我想從分離的想法中走出來然後回到家時,我就會去到音樂。所以這一直是我的觸發因素。這是我能夠獲得巨大喜悅的與源頭連結的方式。這就是音樂來到我這的地方,它從源頭而來,從家而來。

 

亞歷山德拉:真美。所以柯博拉這裡有個給你的問題。你如何建議那些不覺得他們是音樂導向的人,如何對齊他們自己的韻律並創作出他們自己的音樂?

 

柯博拉:事實上,這不僅僅是關於音樂,任何靈魂的表達。任何新的平衡的表達。任何關於這個新範式的表達,這個新的集體神話都和音樂一樣重要。所以不同的靈魂有不同的方式來接受這種指引和不同的表達方式以及所有這些的組合會允許我們使這種新的覺醒成為可能。

 

亞歷山德拉:是的,我同意,我也認為這是我們對抗黑暗的最好方法之一。這是關於我們每一個人走入我們的內在的音樂,也就是每個人獨有的特殊天賦。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能夠抵消任何黑暗意圖的天賦。這就像是有了一個全新的畫布;我們現在正在繪畫一幅全新的自我。

 

柯博拉:另外,很重要的是要將自己與陰謀集團控制的大眾媒體和音樂產業相分離,因為它們塑造了人類意識,特別是潛意識。他們透過音樂、電影、新聞媒體來將這些放入人們的腦中,所以很重要的是與這些保持距離並找到一種能與你內在相共鳴的音樂、藝術和表達,以此來超越那些可怕糟糕的大眾視像。

 

亞歷山德拉:我真的很高興你能提到這些,如果你能向人們解釋音樂是如何像宇宙模式一樣,會極大地影響我們和我們的頻率的話,那就更好了。

 

柯博拉:實際上,音樂不僅僅是一種聲音。我們不僅在現實層面上製造共振波,同時也是在更高的能量層面製造,而這會影響我們的?陰謀集團也知道用什麼頻率來阻塞人類的創造力,阻塞人們的真實自我,並讓人們耽溺於頭腦。他們在音樂和電影中廣泛使用這些頻率的意圖是給人們進行潛意識編程以及其他別的一些事情。

 

亞歷山德拉:沒錯,一定是這樣的。所以馬可,你是如何創造你的音樂,來將人們帶入那個神聖的空間。我的意思是,你對你的音樂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你把什麼帶到檯面上?

 

馬可:創作旋律的過程是一個非常神秘的過程。即使是談論它都很難。基本上,我的方法是,在一個沒有頭腦干預的情況下,像一個小孩一樣,是純真的,它完全沉浸在快樂中,並把自己放在一個他什麼都不知道的情境中。

 

我將自己放在一個對音樂一無所知的位置上。它不是關於頭腦的知曉,它是關於允許,然後旋律通常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會來到,比如幾秒鐘,然後它就完成了。實際上我必須馬上記錄下來因為我會想不起那靈感。

 

亞歷山德拉:啊,多麼美!我再次鼓勵大家聽他的音樂。你可以感覺到那種美和力量。馬可,這可真太棒了!

 

馬可:謝謝。

 

亞歷山德拉:當你說你是在一個純真的地方與光之存有們一起工作,我的意思是你在創作音樂的時候會想像他們和你在一起嗎?

 

馬可:我確信在一定程度上,類似的事情發生了。主要會有一種深刻的情感。基本上是愛的感受,我只是感覺到一種合一感。就像回家了一樣。就好像你已經不存在了。你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也因此持續地收到這種從小就接收到的願景,透過音樂會的方式向人們傳遞合一的訊息。去重新創造,將分離的幻象消散為一體的實相,以顯示音樂的力量。

 

這就是在那些短暫的時刻發生的事情,我對此沒有任何控制。事實上,這很有趣,因為有一段時間,他們的條件是要在音樂上教育我,從某種意義上說,我一直對教育訓練有一定的抵觸情緒。直覺上我覺得我必須保持中立。我必須保持自己的純淨,以便能夠承載任何來自源頭的東西。

 

亞歷山德拉:非常漂亮。繼續,我不想打斷你。

 

馬可:這就是我剛才說的。所以我保持自己未經訓練的狀態,然後我只是跟著喜悅走。同步性把我帶到了不同的情境中。在我的生命中,我第一次不得不在孤獨中行走,因為我必須經歷層層成為人類的經歷,才能作為人與人類聯繫起來。

 

如果現在有人說我害怕或悲傷或我有不安全感,我可以與他們相連結,我經歷了很多美好的體驗,這讓我能夠與我的願景相匹配,而這願景是我在旅途中的這個點上想要實現的。 

 

亞歷山德拉:漂亮!哦,我的天哪!聽你們談論這些真是太高興了。我也看到了柏拉圖的引文,他在探討音樂如何是生活中最強烈的影響之一,他帶來了對柏拉圖立方體的發現。我認為柯博拉對你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來告訴我們柏拉圖立方體是如何與音樂相適應的。

 

柯博拉:實際上柏拉圖立方體,特別是其中的一部分,不僅僅是透過音樂來表達。它們是宇宙基本結構的基本成分,所以音樂表達只是其中一個表達宇宙多樣性的途徑之一。

 

柏拉圖透過神秘學校意識到了這一點,而這神秘學校實際上是亞特蘭提斯古老神秘學院的一個反映,在當時他們知道球體是如何運作的,以及實際上有多少數量的球體共振出頻率波將行星維持在其所在的軌道上。

 

這個實際上是宇宙音樂,是力場的一種綜合,使得宇宙保持平衡,所以從宇宙角度來看音樂比我們耳朵聽到的大得多,它能被更高的能量體所感知,它能直接透過更高層次的覺知所體驗,它甚至可以比我們在這裡用人類身體經驗到的美麗的多。 

 

亞歷山德拉:那麼你是否也是在說,如果有更多的人與優美的音樂、藝術、雕塑、美之類的事物產生共鳴,如果我們做到了這一點,那麼這也會影響到地球嗎?

 

柯博拉:它不會改變地球的軌道,因為使這顆行星維持在其軌道的力量要比人類總和的力量大得多,但我會說如此大量的人類連結絕對會影響到地球的未來命運,特別是地表人類文明的命運。

 

亞歷山德拉:所以現在,馬可,你是怎樣看待音樂是你服務整體的方法的?比如,你提到過,我們確實有責任在這個時候給出我們的禮物。你能跟我講講這個嗎?

 

馬可:是的,首先我相信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每個人都帶著一份獨特的禮物。這個禮物是送給我們的,這禮物是服務於兩個目的,第一,就是個人發展,個人成長。第二,也是因為有些人在等待得到這樣的禮物,他們需要這樣一些禮物帶來光明。

 

我所追隨的音樂之路的一個主要意圖就是透過表達我的天賦來激勵其他人也這樣做。基本上來說,我傳達的意圖就是每一個人都是特別的。所以我在這裡向你們展示我是多麼的特別,所以你可以在你們身上看到你們的特別之處,你們也可以把它展示給我,你們可以把它展示給其他人。

 

亞歷山德拉:真美。現在有人說,音程中的第五部分幾乎在所有的神聖音樂中都有體現,我想知道這是否是你在音樂中有意識地使用的東西。我知道你試著繞開頭腦。你從你的靈魂出發,但我想知道當你作曲時你是怎麼想的?

 

馬可:是的!有些時候我會使用那個頻率。當我這麼做的時候,我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它只是就這麼發生了,但確實有一些時刻,我是使用了這個頻率。

 

亞歷山德拉:他們都說第五個是如此美麗,它展示了宇宙是如何運作的。

 

馬可:是的。

 

亞歷山德拉:你覺得這是真的嗎?

 

馬可:是的。我感覺是的。它是如此溫暖的音調,至少從我的角度來看它是如此的觸動我心。是的,當然,它有一種擴展愛的方式,絕對是的。

 

亞歷山德拉:所以柯博拉,你覺得新文藝復興將要帶我們去哪裡?你是否覺得我們正在開始一場新的文藝復興,我們是不是已經開始了?

 

柯博拉:我們現在正處於最開始的階段。在幾代人之後,當人們看到我們的時代,他們會看到這兩年中我們現在所處的時代,他們會把這看作是新的文藝復興誕生的三年時間。

 

但這只是一個非常非常微小的開端。它將會變得更加深入,更加美麗,並且在一段時間後會變得更加主流。特別是在事件之後。這將是極大的創造力的擴展。真正的藝術的偉大擴張,這必將成為未來幾代人的偉大靈感。

 

亞歷山德拉:事實上,我鼓勵大家閱讀文藝復興時期的作品,因為你們將會開始了解到我們是如何真地重新活出那個時代的。他們經歷了黑死病,在20世紀時人們經歷的就跟黑死病時期經歷的一樣甚至可能更加的黑暗。那麼現在馬可談談你的意願,你希望透過“正在展開的奧秘”去到哪裡?你的夢想是什麼?

 

馬可:好的,正在展開的奧秘是我從小就有的夢想之一。它是首層,它是一系列將要發生的事件的第一部分,它的目的是透過真正的愛的訊息,激活人類當中的女性能量,以及和平與合一的臨在,同時也支持覺醒的過程。

 

那麼從我的角度來看,這次旅程將要,就我有一種感覺對人類來說這會是一個非常脆弱的時刻,因為我們所知的現實將要崩解。所以絕大多數人他們認同於這個現實的,當他們看到這個現實崩解的時候會有些挑戰性的時刻,這就是藝術家會置身的地方。

 

在這個人們不得不經歷的過渡中,需要人們互幫互助以去到另一層次的意識水平。正在展開的奧秘音樂會將包含此協助性的意圖,並喚醒女性能量,打開人們的心並向前邁進。

 

亞歷山德拉:現在你有這些世界各地的音樂會,你會需要不同的社區和城市裡的人對此提供幫助嗎?

 

馬可:絕對的。這就是我們現在的工作。我們正邁入一個關鍵詞為“共同創造”的時代。這是一個我們必須透過共振的想法進行共同創造的時代。因為這個密度仍然很厚重,所以作為一個個體你很難向前邁進。

 

但是當你和那些處於相同頻率的人接觸時,你放大了願景,能量場,一些東西開始移動和並加速顯化。我們正在嘗試,我們正在盡可能地傳播音樂以吸引那些共鳴的靈魂,他們認出了我們,他們想成為這個旅程的一部分,這樣我們就能讓事情發生。

 

亞歷山德拉:不錯,不錯。哇,這是一個多麼激動人心的時刻啊。

 

馬可:是的。它是奇妙的。

 

亞歷山德拉:哦我的天哪!(笑聲)。

 

馬可:(笑聲)。

 

亞歷山德拉:所以,柯博拉,告訴我們你的智慧之詞,斐波納契和神聖幾何是如何牽涉其中的?

 

柯博拉:好的,現在斐波那契數列,斐波那契螺旋,實際上,女神螺旋是能量,或者說,不僅僅是能量,它是會瓦解控制矩陣的臨在。所以,作為女性能量,女神能量,真正的女性的臨在正進入到地表,進入到這個地球表面的結構中。我們正在創造這個新的神話。

 

這個新的神話,這個沒有黑暗的人類的新的集體故事,因為在女神的全然臨在中黑暗無法存在,黑暗勢力無法存在。它們是不可能存在的,當女神回歸時所有那些黑暗事物都會從這個地球上移除,而女神將會透過女神螺旋,透過裴波那契螺旋透過神聖幾何圖案以及透過那個將要從事件開始披露的神聖臨在回歸。

 

亞歷山德拉:好的。那麼你也是在表明,這表明女神螺旋存在於我們所處的世界的所有更高維度的層面上嗎?

 

柯博拉:是的。

 

亞歷山德拉:它是完整的嗎?

 

柯博拉:是的。它不可能被摧毀。它在這個地球上被陰謀集團鎮壓了,或者我應該說的是執政官,但它們是不可能摧毀它的。它是堅不可摧的。

 

亞歷山德拉:我注意到你在今天給出了一個非常強大的訊息。哇!

 

柯博拉:是的,就是這樣。

 

亞歷山德拉:是的,這是非常令人興奮的,讓我覺得很有趣的是我們正好在這個時間點上進行關於文藝復興的訪談,因為這聽起來真的像是一些事情已經很大程度上朝著支持光明的方向發展了。

 

柯博拉:是的,我會說較過去幾年事情以更戲劇性的方式發生在上個週末。因為執政官做得有點太過火了,他們應該支持這個運動,採取了一些行動,你可以在我的博客讀報告。我大概總結一下,就是我們比上週更接近勝利了。這是向前邁出的一大步。

 

亞歷山德拉:這真是太神奇了,我們都需要聽到這樣的事情,因為我們正變得疲憊。(笑聲)。所以,馬可,如果你要和世界上未來的的音樂家們交談,你能給出的最好的讓他們創造美麗共鳴的協助人類的神聖音樂的建議是什麼?

 

馬可:好的,音樂家有著巨大的責任因為聲音中蘊含了一切。我感知現實的方式是整個存在是一個巨大的交響曲。我這樣看的原因是我們已經生活在人工創造的實相中太久了,我們已經有點不在調上了。所以音樂家們,當他們連結源頭,他們將有能力顯化一個可以讓人類重回生命之和聲的旋律與頻率。

 

對於音樂家來說最大的挑戰就是他們也遭受的編程,因為他們在音樂產業中也被“教育”過所以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挑戰,因為這涉及到真的試著去以某種方式忘卻你過去對音樂的認知,回到當初走近音樂的真正原因,那個最初的喜悅,那個愛的感受,那股熱情,樂趣、激情,然後從這些源頭進行創作。

 

但這可以是非常有挑戰性的,因為編程十分強大。有許多次我跟一些美好又極具天分的音樂家打交道式,發現他們如此地局限、執著於音樂中所謂的對與錯,因此他們邁不出來,他們只是以某種方式來做音樂,而沒有達到高頻率。

 

亞歷山德拉:基本上他們就是透過別人的規則來創作自己的音樂。

 

馬可:是的。人們應免於任何的條條框框,特別是放下執著,執著於被承認,依附於名譽,金錢,以及世俗的個人活動,學習到只是…我這樣做,是因為我愛它,你知道只是因為我真的覺得連接到源頭幾乎是一個高潮的經驗。

 

這意味著你的女性部分必須是完全活躍的,你的內心必須完全開放,你必須讓敏感性介入,而你必須再次允許放下頭腦。對很多人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過程。

 

亞歷山德拉:是的,因為你必須保持完全的真實。

 

馬可:是。那就是人們有所執著的地方。我們已經被害怕的想法、分離感嚴重地編程,所以這是有挑戰性的但我認為現正世界上發生的事情是一波又一波地光來到,隨著我們取得進展這個解除編程的過程將變得越來越容易。

 

亞歷山德拉:你知道馬可我希望你能真正地為觀眾闡明432赫茲與440赫茲之間的差異,還有在這些範圍內創作音樂的差異,以及這些如何影響我們的社會。

 

馬可:好的那麼,從我所知道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我相信調諧的標準化,樂器調音已經被更改,以削弱音樂的力量,所以我們去到了一個並非有機的頻率,所以現在我們需要調回到那些古典音樂家用來調諧樂器的頻率。

 

這個頻率很可能與自然界想對齊,與蓋亞與地球的頻率以及星星的頻率都是一致的,所以這就是為什麼牽涉到這些數字,這是我們需要回去的地方,就是如果我們希望音樂能夠深入到細胞層面,真正實現轉變。這就像你知道的以最大的效益使用音樂,沒錯就是這樣。

 

亞歷山德拉:非常好的觀點。那麼柯博拉你能告訴我們一個很好的例子,以說明音樂或聲音曾經是如何被用來在這個星球上建造結構的嗎?

 

柯博拉:這不是為了建造結構而設計的。它旨在表現想法。而實際上就是人們以音樂來表達理念,隨後這些思想被傳播給大眾。然後人們透過努力將這些想法變成現實。這就是這整個過程運作的機理。

 

所以當音樂家們是自由的他們實際上就會在表達各種想法。他們正在表達一種音樂,這種音樂可能會在幾代人之後顯化。如今這個過程進展的更快。但是現在的情況是,大多數音樂家都是體制內的矩陣內的,而那些自由表達自己的少數音樂家們實際上是在為新世界打下願景。

 

那些正在聽這種音樂的人開始在他們的腦海中想像黃金時代的模樣。然後他們開始寫書,他們開始?他們開始更詳細地設想這個黃金時代的樣子。在事件發生金融重置後,將有足夠的錢來支持那些設想並將它們變為現實。

 

亞歷山德拉:這其實就像是你在描述成為一種表達的形式,而不僅僅是生存或只是存在著。你知道的,這就像是表達你的靈魂,展現你的人生目的。

 

柯博拉:實際上,當你是你所是時,表達自己的靈魂是一種自然的狀態,因為當你真正地表達自己,你不可能不是作為一個靈魂來表達的。

 

亞歷山德拉:但是難道聲音被用來移動和升起黃金不是真的嗎,你知道世界上特定區域相關的事嗎?

 

柯博拉:是的,那曾經發生於過去文明的某些地方,他們以此來升起物理對象。

 

亞歷山德拉:是的,我也是這麼想的。我知道泰林格剛剛發現了這些最令人驚奇的事物,是關於他在南非發現的圓形土堆。他認定這些是過去人們用聲音來移動被開採的黃金所使用的通道,你看到了嗎?這真有趣,他實際上發現了一些石頭,形狀類似於金字塔,然後他能得出結論說過去這曾被用作為一種樂器。

 

柯博拉;是的,這就是搬運物體的方式。一些更先進的文明在過去使用過這個,但現在他們大多數使用傳送技術,這是基於乙太層面的位置所以這是一種不同的技術。

 

亞歷山德拉:所以馬可,回到你們的全球音樂會的共同創造上來。讓我們稍微了解一下這個共同創造對你來說是什麼。你是在考慮在舞台上和其他音樂家一起娛樂還是你覺得它是什麼?

 

馬可:最終會發生的是,現場音樂會的第一波浪潮將把我們帶到一個更高層次的金融自由,在那時我們會引入最初的,終極的視願景,我稱之為“合一的聲音”。這將是一場音樂會,也將包括許多其他的情況,比如神聖幾何,像光和運動。

 

我們當然想要孩子們在舞台上展現的能量,這非常重要。所以也就是一個兒童合唱團。有才華橫溢的孩子,他們樂器玩得非常好。我們還會有其他的設備比如,我將會以一種不會讓觀眾和音樂家分離的方式來塑造舞台,我們很可能會以開放的形式開始,這樣每個人都會在振動上同步。

 

然後我們將開始經驗,我們會有各種各樣的情況。每首歌都有自己的呼叫者。每一段音樂都有它自己的味道。我們將使用芳香療法,我們將使用水晶。所以這將是一次非常有意義的經歷。事實上,這可能會發生,但音樂會只是體驗的第一部分,因為它將會變得如此有轉變力量,在音樂會結束後,將會有一系列的支持性療癒體驗。

 

所以我可以看到最終音樂會成為一種休養地或者是研討會,人們會隨著音樂開始打開他們的心,然後他們也會有其他療癒者的協助,這是整個過程的一部分,他們會支持剛剛在舞台上發生的事,所以這個一個大得多的景象。

 

我們還會看到一個金字塔形的舞台。我們會非常妥善地使用顏色和燈光。現在我正在和一個不錯的神聖幾何學專家聯繫,他有創造三維形狀的能力,是一個與音樂共舞的神聖幾何效果。所以這將是一個完全不同的體驗。

 

亞歷山德拉;哇!這和我們一直在策劃的治療研討會非常相似。

 

馬可:絕對是的。

 

亞歷山德拉:哇!所以就是將各種不同要素都結合在一起了。

 

馬可:是的,是的,是的。這不是我的主意。這是所有光之工作者共有的想法。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地分享了這個主意,伴隨著音樂和多媒體的第五維度體驗。這是我們都在一定程度上感覺到的,從我們有物質實相以來就是如此。

 

亞歷山德拉:是的,我同意。所以現在我們都知道音樂是一種治癒的良藥。你能和我們分享一些你自己的經歷嗎?在你的音樂中,你真的看到了在個人身上發生的療愈?

 

馬可:當然,現在我們正在收集成千上萬人的感言,描述他們自聽到音樂以來的生活是多麼的不可思議。問題是,有一種聲音治療,它基本上是在特定頻率下發出的聲音,它會產生一種治療效果。

 

我在方程式中添加的是旋律。當你給聲音添加旋律時,你就產生了一種情感。一種情緒,即運動中的能量。所以基本上我們的嘗試就是不止是使用音樂來治療,也允許人們充分感受情緒,因為我們一直被社會教導壓抑我們的情感,所以有很多的能量卡在我們的身體中。

 

那麼伴隨著音樂你的這種情緒會被觸發,會湧現,這允許人們去感受他們的憤怒,感受他們的悲傷並感受到他們就是愛本身。無論那裡有怎樣的情緒需要湧現出來,那就是他們療癒的部分,我注意到很多很多人在聽這些音樂時都在經歷這個。

 

亞歷山德拉:太對了。現在,柯博拉你是否把它等同於女神能量的到來,上升和展開?

 

柯博拉:是的,當然,因為女神能量是使我們接觸到我們的情感的能量,並且實際上能幫助我們療愈我們的情緒。因為在我們的情緒情感之中有著我們最偉大的力量,如果我們能接入這股力量我們就能改變世界。

 

在我們的所有情感中總是有智慧和指引,透過療愈我們的情緒我們就會獲得訊息,獲得指引,而那股平衡讓我們更接近個人的解放以及同樣的我們集體的解放。這股在這兒指引我們的力量就是女神臨在,女神能量。我們自身清晰和治癒的女性面向以及宇宙自身的女性面向。

 

亞歷山德拉:天啊柯博拉這太美了。你知道我在你的網站上看到了這個馬可。它說:“進入你內心深處,體驗’揭開的奧秘’的神聖音樂之旅。”這鼓舞人心的交響曲引出了空靈的聲音和天上的音樂的神聖能量。它將展現給你那正在地球上顯現的喜悅和成為愛的平靜。

 

我必須告訴你,當我在聽你的音樂的時候,感覺到的就是這種與源頭的深刻連結。所以我想表揚你,因為我也是一個音樂家,所以我真的,我真的很尊敬那些創造了這些偉大傑作的人,就像你做的那樣。

 

馬可:謝謝。

 

亞歷山德拉:所以,馬可請告訴大家,他們能為你們的夢想做出貢獻的最好方式是什麼?當然也包括了柯博拉提到的這個帶來新文藝復興的願景?他們前進的最好方式是什麼?如果他們覺得有必要進入他們的音樂或藝術的面向,你會推薦什麼?

 

馬可:好的再一次,這個關鍵詞就是透過人們帶出他們各自的天賦以將團隊凝聚在一起。所以支持這樣的過程的最好方法就是首先要感受到共鳴,然後表達這種共鳴給你帶來的喜悅,接著在這個喜悅中表達你的天賦-“我喜歡這個馬可的計劃,好的那麼我內在有什麼相應的部分?我的內在攜帶者什麼樣的天賦是我可以帶給這個計劃的?這樣這個計劃就會被擴展。”

 

亞歷山德拉:這是一個很好的觀點。不幸的是,這是許多像我所有的計劃沒有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

 

馬可:是的。

 

亞歷山德拉:(笑聲)。你知道,它的目的是找到那些擁有純潔心靈的人,他們能夠讓那個擁有最初願景的人保持那個最初的願景。

 

馬可:我個人覺得非常的樂觀。我想我們到了隧道的盡頭。我認為所有這些美麗的項目很快就會得到很好純淨能量的支持,比如金錢以及其他許多用得上的美好能量,它們正在蔓延。

 

我之所以稱這張專輯為“展開的奧秘”,是因為它就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所有的秘密都需要被揭開,我們需要達到一個透明的狀態,以繼續我們作為人類的旅程,我們需要釋放所有的秘密。我們需要變得透明,特別是在像企業這樣的領域,我們需要讓自己放開所有的秘密,揭開這些秘密,然後變得透明。

 

亞歷山德拉:是的,我想問你這個問題,因為我喜歡你的新的CD的標題,所以柯博拉,你對關於這些新願景和計劃的資金支持的發展有什麼看法?你覺得在那一方面事情在朝著哪個方向發展?

 

柯博拉:我想給那些有能力提供資金並想要將其投入這些計劃的人提個建議。我建議他們投入他們的資源並開始支持那一類的項目,因為我知道外面有許多人,其中的一些人有些錢但他們並不知道該怎麼使用這筆錢,花在這些項目上總比花在股票市場上好。

 

亞歷山德拉:是啊!(笑聲)。

 

柯博拉:現在把它放到這樣的地方會更好。我建議你播放一些馬可的音樂以讓人們對我們所談論的內容有一個印象。

 

亞歷山德拉:噢!好的。你讓我措手不及。我可以這麼做。坦白說,我通常把所有的東西都關了,這樣我就不會有任何技術上的困難,因為當我採訪你的時候,總是有很多干擾!(笑聲)。

 

柯博拉:(笑聲)。

 

亞歷山德拉:我把它拉上來(笑聲),謝謝柯博拉!(笑)

 

柯博拉:(笑聲)不客氣。

 

亞歷山德拉:(笑聲)他說得很親切。(笑)“不客氣”。

 

柯博拉:(笑聲)。

 

亞歷山德拉:(笑聲)哦,我的上帝!好的。哦,我要走了,我要走了,我要走了!同時,我在把這個音樂弄上來。

 

柯博拉:(笑聲)是的。

 

亞歷山德拉:馬可把它拿走。(笑聲)。跟我多說一些“展開的奧秘”。

 

馬可:好的,我就是那個傢伙(笑聲)。我能說什麼呢,我們已經說了很多了。讓我來分享一下我的感激之情和我開始感受到的,越來越多的愛。

 

我一直都感受的到,我對人類的愛,對這個星球的愛,但似乎我們正在真正地邁入那個情境之中,其中感受到的能量頻率與我們來這個世界之前體驗到的相一致,還沒那麼接近但越來越近了(笑聲)。

 

亞歷山德拉:是的,是的,好的。所以,這是我最喜歡的馬可的CD之一,叫做“展開的秘密”。今天早上我就單純地在聽,我很喜歡。我們開始吧。(音樂從“展開的秘密”中播放)。

 

亞歷山德拉:我討厭這樣的事實,那就是我必須把它剪掉。(笑聲)。但我不喜歡這種聲音的混合。噢,馬可!我可以用我的補救辦法。因為當我在做自己的事情時,我對我在使用的音樂很挑剔。不過你的音樂真的太出眾了。

 

馬可:謝謝!

 

亞歷山德拉:啊!所以,聽著,我們已經到了最後時刻了,我要感謝你們,馬可和柯博拉,作為我今天的客人。我希望這真的能激勵人們,真正地進入那種喜悅,那種愛和你內心的幸福當中,你想要這麼多的東西去創造,回饋給這個世界和你自己。我要感謝馬可帶來了這麼漂亮的禮物。而柯博拉我們總是愛你,因為你的智慧。你總是讓我們感到驚奇。所以在我們結束之前馬可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馬可:我想簡單地答謝一下這張專輯中的女高音歌手。她的名字是來自紐約的Kristin Hoffmann她對於這個專輯來說是個福音,她的參與讓這個專輯的頻率大為不同。我向她表示感謝,除此之外,我非常感謝亞歷山大,花時間跟你還有柯博拉在一起真的是令人愉悅,我希望無論以何種方式我們能夠繼續這種合作,我肯定神聖的共時性會延續我們的關係。

 

亞歷山德拉:是的,我同意。我對你所做的事充滿熱情。還有柯博拉,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柯博拉:是的,我希望大家花點時間聽一下馬可的音樂。這真的很棒,另外也去我的博客閱讀最新的更新,關於非常重要的一些事情的發展,也有一些你可以投票的情況。我們最近取得了很大的進展。

 

亞歷山德拉:對了,順便說一句,柯博拉,我找不到投票的東西。

 

柯博拉:這很容易。它在右上角。

 

亞歷山德拉:對,上面寫著左上角。現在每個人都知道了。所以去投票吧,重要的是你要去做,它是關於你是否想要去做,或者等一段時間並保持自己的“安全“。(笑聲)。柯博拉是這樣嗎?(笑聲)。

 

柯博拉:(笑聲)。是的。

 

亞歷山德拉:(笑聲)。好的,馬可再次感謝你帶給世界的一切。我們祝福你,祝福你,祝福你美麗的音樂天賦。

 

馬可:謝謝。

 

亞歷山德拉:還有感謝柯博拉。謝謝大家的傾聽。

 

馬可:再見。

 

亞歷山德拉:再見。

 

馬可的網站

www.marcomissinato.comwww.unfoldingsecrets.com

 

 

原文:

http://galacticconnection.com/alexandras-interviews/all-interview-transcripts/cobra-marco-missinato-alexandra-meadors-transcription-december-10-2013/

 

 

翻譯:海明

 

轉載 新亞特蘭提斯:

https://mp.weixin.qq.com/s/st9LdBb-su5KIZiKLG7K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