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4年3月4日訪談

 
 
 
 
摘要: 每個人都有自由意志。當然這個自由意志受到陰謀集團的壓制,但自由意志的火花從未熄滅。如果你能提升並發展這個自由意志的火花,它將成長起來直到你終於在你的完整主權(whole sovereignty)裡獲得解放。
 
AM:主持人Alexandra Meadors
 
Alexandra Meadors: 大家下午好,今天是2014年3月4日。我是GalacticConnection.com的Alexandra Meadors。我感覺今天和Cobra有很重要的更新,並且有很多訊息要回顧。這是我們每月的定期訪問,從銀河的角度回顧2月及之前所發生的事情。歡迎Cobra,謝謝你再到來。今天怎樣?
 
Cobra: 我很好,謝謝。
 
AM: 好的。Cobra,我看到今天你就烏克蘭局勢有新的更新。外面有一些懷疑論認為這件事和美聯儲也有些關聯,事實上他們的破產正在到來,難道美聯儲和烏克蘭事件一點關系也沒有嗎?
 
Cobra: 關於美聯儲破產和烏克蘭有關的猜測來自本傑明.富爾福德的短評。這是一個更為復雜的情況,金融系統的重置與之間接有關,但還牽涉到很多其他因素。
 
AM: 你能不能給我們說明一下最新情況。 對那些不處於那個地方的人來說,很難完全理解發生在俄羅斯的復雜形勢。我注意到有很多游戲參與者牽涉其中。我想知道,你認為現在誰是適當的人選走出來並領導烏克蘭?因為我知道很快就會有總統選舉。
 
Cobra: 這關系到人民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雖然光明勢力會有建議,但這牽扯的是那個國家各個地區的人們,他們是如何看待他們的未來,然後進行談判並達成共識,這樣才能共築那個國家的未來。我想說的是,局勢的升級是因為陰謀集團想要觸發衝突,就像在敘利亞和其他國家那麼做的一樣。光明勢力正全力阻止衝突升級。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進行那個和平冥想。現在的情況有很多個層面。其中一個最明顯層層面是,在西方的利益包括歐盟,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為代表的東歐利益之間的,針對石油和天然氣的資源爭奪。這是當前局勢最高層面的原因。然後又有不同層面的原因。另一個層面的原因是,耶穌會試圖操縱抗議。我會說,如果在烏克蘭有合法抗議在進行,那麼耶穌會和陰謀集團會綁架抗議行為,然後制造出一個暴亂的局面。在某種程度上他們成功了。他們嘗試把俄羅斯卷入這次衝突,讓普京不得不作出反應,但這個時候東盟設法平熄當前形勢,所以不會有全面的軍事對峙。
 
AM: 你說烏克蘭軍隊投降時沒開一槍,那是怎麼做到的?
 
Cobra: 那是因為在政府和軍隊的最高層之間有一個協定,所以和平投降。但我大約一小時前收到訊息,有些烏克蘭軍事基地不想投降。這會在未來幾個小時,或者幾天裡都可能是一個問題。
 
AM: 那麼克裡米亞的和平仍是完整無損的,並已經恢復了嗎?
 
Cobra: 實際上這個時刻情況很脆弱。我不能保證在接下來幾個小時裡會發生什麼。但最可能的是和平得以維持。光明勢力正盡一切辦法維護該地區的和平。
 
AM: 所以現在形勢一觸即發。我想問你一下關於富爾福德的評論:俄羅斯說最近發生在烏克蘭惡作劇表明陰謀集團已經越過了紅線,俄羅斯仍未準備好打仗。這是幾天前的評論。他們越過的紅線是什麼?
 
Cobra: 這是一個復雜的情況。我會說,在各個層面上進行著很多最後談判,不只關於烏克蘭,而是整個行星正在發生的情況。陰謀集團已跨過了幾次紅線,光明勢力不得不做出回應。他們越過的那些紅線中,有幾條我現在需要保密。但在烏克蘭,他們越過的紅線是趕走了烏克蘭總統。當然我要補充的是這個總統不是什麼瘋狂之人,他也有自身的缺陷,當然他也遭受過很多不幸,但他畢竟是那個國家的民選總統。當他被趕下台,這就制造了一個非常不穩定的局面,讓陰謀集團在一定時間內推行他們的計劃。然後東盟不得不對這個局面做出回應。
 
AM: 很有趣,你說的是亞努科維奇,是嗎。
 
Cobra: 是的。
 
AM: 好的,我就是有點好奇。那麼關於(烏克蘭國內的)俄羅斯人上演的抗議是由CIA策劃的,這個說法準確嗎?透過這樣來煽動整個事情?
 
Cobra:實際上兩邊都有真的出來抗議的人,陰謀集團只是滲透到抗議者人群裡面,那些狙擊手當然不是真正的抗議人士,他們是透過中東進入烏克蘭的。
 
AM: 哦,真是復雜。我有另一個問題,富爾福德提到:”最初的那些暴徒戴美國棒球帽,穿有褐色鞋帶的鞋子,但基輔沒有褐色鞋帶的鞋子,只有我戴著一頂棒球帽。”對我來說,聽起來好像似乎真的有間諜,但為何他們穿著明顯與那個地方不符的服飾呢?好像真的是故意演戲。
 
Cobra: 從我的消息來源看,這個訊息不完全正確。那裡很多人都穿著不同的衣服,穿著不同風格的服裝。(上面說的)不是唯一的情況。所以我無法完全證實這個訊息。
 
AM: 那麼冬奧會實際上躲過了一次核打擊,這是真的嗎?
 
Cobra: 他們威脅過這樣一次攻擊,但並不是那麼認真。
 
AM: 好的。因為外面有很多訊息滿天飛。
 
Cobra: 實際上我需要說的是,現在搞一次核打擊是不可能的,因為光明勢力有技術阻止任何核引爆,包括各種類型和尺寸的核彈。這個不會被允許發生。
 
AM: 這是最新進展嗎?我好像沒看過你這麼激情地說過這方面。
 
Cobra: 這不是新進展,但現在我可以更公開地說了。
 
AM: 談到關於美國政府破產,在上周甚至2月底有非常多的猜測,就是美國政府會接近破產關門,有人預測是3月4日。這個說法正確嗎?
 
Cobra: 這是非常老的預測,這個預測某程度上是準確的。我不是說日期上準確,而是整個過程正在這個時間框架內展開。
 
AM: 好的。這裡有提到說:”美國政府又設法避免了破產,而(國務卿)克裡似乎到中國是乞求資金的,好像帶有很多附加條件。”你認為現在就美國政府和中國政府而言,會有什麼樣的附加條件?
 
Cobra: 實際上,正如你所知道的,中國人在美國購買了很多房地產。
 
AM: 是的。
 
Cobra: 這實際上開放更多的空間讓他們便宜地買到土地。
 
AM: 所以說這只是房地產交易?
 
Cobra: 這只是其中一個方面,當然還有其它實際資源。
 
AM: 嗯,好的。
 
Cobra: 實際上,陰謀集團讓他們的金融系統運作所需要的不是紙鈔,而是實物黃金,因為在金融系統的最底層,只有黃金作支撐才能運作。這是一個保管得很好的秘密。當如果陰謀集團真的一點黃金都沒有,整個金融架構將立刻崩潰,非常非常快地。所以他們需要到處搶奪一些黃金來讓整個系統運轉。
 
AM: 實際上我們之前很多次談到過,那些黃金是如何從這個世界上被移走並(抵抗運動)藏起來。我上周訪問了Karen Hudes關於那些黃金的儲藏地點。她飛快地說出好幾個地方。在已注冊和未注冊黃金之間有什麼不同嗎?
 
Cobra: 大部分人會這麼說, 當認為有黃金的時候,他們會拿出一些文件,證明在那個地方在歷史上的某個時刻曾經有過黃金。以前在夏威夷銀行有過黃金,幾年前在蘇黎世也有黃金,但現在沒有了。
 
AM: 啊。
 
Cobra: 我要說的是,陰謀集團現在獲得黃金最有效的辦法是,你看到現在每個小城鎮都有一些“可開采的黃金礦層”,其實他們就是從普通市民那裡搜刮黃金。
 
AM: 是的。
 
Cobra: 這就是他們現在獲得黃金的方法。然後他們把黃金再重新熔化鑄造,放回銀行系統。
 
AM: 很有趣。正如你所知,現在Neil Keenan很明顯在抵押賬戶問題上非常積極。他認為陰謀集團將會破壞金融系統來恐嚇人們,這是他其中的一條評論。他提及的是”事件”嗎,並且散播了一些恐懼?我的意思是”事件”,貨幣重估,金融重置,所有這些事情難道不是同一回事嗎?
 
Cobra: 耶穌會和陰謀集團有一個計劃進行他們自己版本的金融重置,他可能談論的是那個計劃。但那個計劃不會成功。真正的”事件”,金融重置和金融重估將會是光明勢力的勝利,並且是整個陰謀集團的徹底失敗。所以在這個事情上沒有什麼需要害怕的。
 
AM: 很好,非常高興能聽到這個消息。我腦海突然冒出一個問題。當我采訪Karen(世界銀行女律師)的時候,我問到她,到底有多少國家是世界銀行會員,其中的一個非會員是北韓。她不肯定還有誰不是。你能不能跟我說說誰不是世界銀行的一部分?
 
Cobra: 現在我還沒有相關訊息。我唯一能說的是,北韓是陰謀集團在50年代搞的一個特殊實驗,完全封閉隔離一個國家,盡可能制造最大熵值(maximum entropy),並且盡可能把那個國家隔離於世界銀行系統之外。
 
AM: 嗯。
 
Cobra: 北韓能夠生存下來的唯一辦法是因為他們自己有一小部分黃金儲備,透過公開市場和黑市賣出,得以在那些日子裡存活下來。
 
AM: 我曾經看過一篇文章,是關於那裡的勞改營受到媒體的關注,這是真的嗎?他們終於獲得了媒體的一些關注了嗎?
 
Cobra: 是的。不幸地是,那裡有很多勞改營,與二戰的納粹集中營很像。我想有25萬人在那裡。在“事件”發生期間,這是其中一個需要被解決的最糟糕的問題。當然光明勢力會進入那個國家,並解救那裡的人民,把那些營地從地表上抹除。
 
AM: 南北韓統一有什麼優勢。外面有這樣一些言論。誰在支持,誰又從中獲益?
 
Cobra: 實際上這是光明勢力的計劃,但很可能在”事件”之前都不會成功。因為”事件”比這個發生得更快。統一是一個緩慢的過程。這個緩慢的政治過程跟不上光明勢力的計劃。可以肯定的說,”事件”的發生比統一的發生要遠早。
 
AM: 嗯。我注意到你說過,抵抗運動要重新調整他們的計劃。我其中一個問題是,一直有很多人發郵件過來,關注氣候變化,化學凝尾,以及關注到來自克裡的講話:”就氣候變化本身來說,現在可以認為是另一種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可能甚至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武器。”他在恐嚇印度尼西亞。人們非常關注,因為化學凝尾並根本沒有減少。你能否說一下銀河聯盟如何介入這個方面,他們是怎麼做的?
 
Cobra: 首先,大部分都不是化學凝尾,可能只是(飛機留下的)航跡。這是飛機在高空的自然排放。那些化學凝尾在”事件”之前都不會完全移除,在”事件”後光明勢力會引進技術移除所有這些污染,並非常快地療癒整個生態系統。
 
AM: 因為在我看來,化學凝尾是很清晰所見。你也可以非常清楚地看見它們,它們的量非常大。世界各地都有人見到過。這當中有什麼原因嗎,這是和整個星球都相關嗎?
 
Cobra: 是的,這個到處都有。
 
AM: 我意思是化學凝尾從程度上看正在增多。
 
Cobra: 這是心理感覺。我認為化學凝尾的量是穩定的,有時多一點有時少一點。但我不會太擔心這個。與我們自身最有關聯的是有毒的食物,水源毒素,以及金融問題。這是陰謀集團控制人口的三個主要關鍵方面。
 
AM: 我很同意。但化學凝尾也會毒害我們的食物,是嗎。
 
Cobra: 是的。但他們讓食物有毒會更有效,整個食品生產加工過程中,他們會有目的地加入一定化學品,以此改變人類的心理和生物的組成結構。
 
AM: 是的,我同意。
 
Cobra: 這個會更加危險。
 
AM: 是的。我想問你一下這個問題,給我們說一下關於最近在澳大利亞舉行的G20峰會的進展情況。很明顯有言論指出,他們會從私人銀行賬戶裡沒收財富。你有什麼評論呢?
 
Cobra: 這只是舊計劃的延續。實際上會議無法達成什麼空前的成果,不會達成任何重大協議,或對他們計劃的重大修正,原因是陰謀集團很恐慌,他們已經不知道如何解決當前的局面,因為他們越來越知道已經走投無路了,被逼到角落裡了。他們還沒有找到任何辦法。所以他們現在嘗試一些辦法,比如正在烏克蘭所做的一些事,強迫闖出一條路來。當然這只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給他們帶來更大的麻煩,並且他們將更加深入地落入陷阱裡。
 
AM: 是的,確實是這樣。本傑明的另一條評論說,JP摩根銀行透過入侵非常脆弱的金融IT系統來從其它國家偷錢。他列出日本,土耳其,烏克蘭,菲律賓,阿根廷。我的問題是,在哪一點上這些國家才能夠阻止這種事情?難道他們不能滲透那些在金融銀行系統的人?我意思是滲透到像JP摩根銀行這樣的公司裡。
Cobra: 實際上JP摩根和NSA之間有一份簽署的協議,他們所擁有的黑客技術可以在任何時候黑進他們想要的任何銀行賬戶。
 
AM: 好的。這裡有個大問題,聽聽你有什麼看法。那些所謂銀行家自殺,但顯然是被謀殺,這個事情的根本原因是什麼。我意思是如果有人決定用一把射釘槍來干,在我看來似乎這不是結束自己生命的最終辦法。有很多猜測說,那些大銀行透過去除掉這些員工的人壽保險單而獲得巨大的稅務優惠,你應該明白。其他說法是,他們被殺是因為他們可能要成為告密者。你的看法是什麼?
 
Cobra: 他們被殺是因為他們打算告密黃金價格被操縱的事情,這是第一點。當然也有外彙交易操縱。但主要因素是黃金價格操縱,因為當這個操縱變得眾人皆知時,就可能會成為金融系統潛在的破產節點。除掉那些銀行家是銀行陰謀集團的命令,比如JP摩根和其它大銀行,並且由其他人來執行命令。他們是與陰謀集團有關。
 
AM: 你認為這會一直繼續嗎?現在對於那些想站出來的銀行家還沒有保護措施,那麼對於這些想提供所供職機構腐敗訊息的人們來說,難道沒有什麼解決方法?
 
Cobra: 我建議他們再等一等,自上星期五開始情況已經有所改變,已經不一樣了。他們正得到一些保護,這些保護還沒有完成。陰謀集團將不能再不受懲罰地除掉那些銀行家了。這是不可能的。
 
AM: 很好。
 
Cobra: 因此游戲規則已經改變了。
 
AM: 很好的消息,非常棒。
 
Cobra: 對於那些想泄漏訊息的銀行家,想要揭露他們希望揭露的事情的人們,他們需要再多等一些時間。
 
AM: 好的,謝謝。Cobra,盡管以前問過,但我又做了一些深入研究,我發現金磚國家有他們自己的開發銀行。這個開發銀行是在當前的金融系統之外運作嗎?
 
Cobra: 不幸的是,沒有銀行能運作於當前金融系統之外,因為如果你想彙款,如果你想進行任何銀行業務,你都需要連接到現在的金融系統。但好消息是當新金融系統被實施時,所有那些機構都能非常容易地過渡。
 
AM: 非常好。你會不會說金磚國家的開發銀行已經是其中的一個例子呢?
 
Cobra: 它正在準備成為一個案例。
 
AM: 好的。現在給那些不知道的聽眾說一下國際法庭,你能不能解釋一下這個機構的意義所在,它建立了多久了,它的裁決會會影響到我們轉向黃金時代的改變嗎?
 
Cobra: 這個機構將會是光明勢力用來在這個行星上恢復法律之用的。它的目的是要揭露梵蒂岡和其他陰謀集團派系的罪行,嘗試給現狀帶回一個公道。這只是很多發展計劃中的第一步。在”事件”之前,期間及之後,將會有新的法院成立,在邏輯上這會是下一個發展階段。
 
AM: 你是否覺得這個國際法庭是整個基礎,相對於國家法庭來說,可以這麼說嗎?
 
 
 
Cobra: 我會說這是一個過渡機構,還不是最終階段。
 
AM: 好的。
 
Cobra: 在”事件”之後,它很可能變成其他形式。
 
AM: 很有趣。當我采訪Karen,她提到IRS(美國國稅局)的收入要麼去了倫敦金融城(注:city of London,根據《貨幣戰爭》一書),要麼就是去了梵蒂岡。我們也談到一些關於Homocopensus(注:可能指一個外星種族)的事情,你能不能說一下。那個種族似乎在黑衣教皇後面,你能不能告訴我們這個種族是誰,他們來自哪裡。
 
Cobra: 誰在黑色教皇後面?
 
AM: 一個叫homocopensus的種族。他們頭骨瘦長,在帕拉卡斯等地被人發現過。
 
Cobra: 我無法確認這個訊息。我能確認的是IRS大部分收入首先去了倫敦金融城,然後去到梵蒂岡,再到耶穌會手上。我完全能肯定這個。但其他訊息我不太支持,那不是我訊息來源所說的,我也不認為是對的。
 
AM: 好的。你知不知道Wking Stuk作為黃金的指定簽名人嗎?
 
Cobra: 我會說很多人都聲稱是黃金的簽名人,抵抗運動已經傳達過沒有什麼黃金簽名人,因為這些黃金屬於人類,就是這樣。它們不屬於白龍會,不屬於中國,不屬於梵蒂岡,不屬於陰謀集團,不屬於美國,不屬於這個星球上特定的一個人。大家都是平等的。
 
AM: 我覺得很對。其中我問過她的一個問題是,那個人的肩膀需要承擔極大的責任。如果他對這個星球所有黃金有簽署權的話,為什麼他還沒有被人干掉呢?
 
Cobra: 你明白,有很多人手上有文件證明他或者其他人就是那個簽名人,但那些文件只被一些機構所承認,但另一些機構又不承認,因此沒有真正的黃金簽名人。正如我以前所說,那些黃金屬於人類。
 
AM: 很有趣。
 
Cobra: 沒有誰有責任成為那個簽署人。整個關於抵押賬戶的事情,實際上有些事實被隱藏了,有些事情與光明勢力所呈現的不符。
 
AM: 嗯,你能說一下這方面嗎?
 
Cobra: 可以說一點。這幾百年裡,實際上大部分從地球開采出來的黃金,都是每一個農民日復一日的勞動成果,那些人被地主選中,然後(幫他們)儲藏起來,然後又被西方和東方的野蠻王朝搜刮掉。然後他們宣稱那些黃金的擁有權。但事實上,這些黃金屬於每一個人。所以抵抗運動不承認任何個體組織對那些黃金的擁有聲明。這就是兩年前白龍會和抵抗運動談判的原因,這也是白龍會不想釋放那些黃金的其中的一個原因,也是為什麼這個過程比預期花了更長時間的原因。抵抗運動只好把所有黃金從地表上移走藏到地下,在”事件”之後歸還給人類。
 
AM: 非常有趣,你能不能再說一下黃金將如何歸還給人類?
 
Cobra: 它們將回到地表,儲藏在一個現在還不能說的地方,將構成新金融系統的支撐主干。
 
AM: 那麼,Cobra,你認不認為世界各國領導人正爭先恐後地過渡到這個新金融系統?
 
Cobra: 實際上這不太與領導人有關,進行這個過渡更多是銀行家和經濟學家的事情。過渡是非常容易,沒有什麼壓力。有很多國家都試過從一種金融系統過渡到另一個,通常不是一件復雜的事情。比如大部分歐洲國家從他們自己國家的貨幣過渡到歐元,這是不費力氣的轉變,因為它準備了很長時間。所以過渡到新金融系統是非常平滑的,不會對人類造成壓力。可能更震撼的事情是人們從大眾媒體上得知這個行星所發生的事情的真正本質。
 
AM: 很好。
 
Cobra: 還有外星人存在的介紹,陰謀集團的移除。這將是整個過渡期間最為激烈的方面。
 
AM: 你提到這些黃金是我們的,屬於世界人民。但我們怎樣才能保證其透明公開,而不會成為另一個權力爭鬥,表現自我及控制欲之地呢?
 
Cobra: 首先,在整個過渡期間,這些黃金將被抵抗運動和光明勢力所監督。其次,這些黃金將公開可見,人們可以去那裡看到它們。它們會被儲存起來,不會在公開市場上交易,大部分黃金實際上會放在那裡支撐整個新金融系統。有非常少的一點黃金會在公開市場上銷售,以保證個人需要,珠寶加工,金幣加工,以及工業使用等其自然需求。但絕大部分黃金不會在公開市場上交易,它將存在一個公開的地方。每個人都能進去參觀。
 
AM: 這真是完全不同的觀念。好的,Cobra, 告訴一些關於一直流傳的謠言,自從2001年開始就有了,我想聽聽你的看法。謠言是說各個州政府,包括華盛頓特區在內都已經解體了?(
Cobra: 再強調一次,你需要分清楚理論和實際的區別。有很多謠言在傳播,隔幾天就有謠言說共和體制已經恢復了,但實際上共和體制要在陰謀集團從權力位置上移除後才能恢復。
 
AM: 所以說基本上把各個州從美利堅合眾國中解脫出來的法律問題還沒解決。
 
Cobra: 你看,任何法律判決只有在執行的時候才是有效的。直到實際執行前都只是理論,只是一紙空文。
 
AM: 好的,明白。Karen有一個評論,說如果你買了一份世界銀行的債券,你就被授權作為一個人為國際法而鬥爭。你能不能評論一下?
 
Cobra: 是的,我同意。對一些人來說這是一個方法,從她的角度來看,這是為更多的主權及自我授權,為光明勢力取得更有利的條件來對抗陰謀集團和銀行家。
 
AM: 好的。你同不同意耶穌會和政客不再控制著軍隊?
 
Cobra: 我會說說陰謀集團和耶穌會仍然控制著一部分軍隊,但我也會說正義軍已經成為一股大的力量,不可觸碰的。當時機到來的時候,他們會完全運作,並準備突然行動,這在過去幾年裡已經描述了很多次的。AM: 好的。另外她又說到地方州長,法警,五角大樓的正義之士以及美國盟友正在要求”法治”,這些組織將會做出最後的決定。我的問題是,各州政府公司是否已經失效,從理論上說。
 
Cobra: 是的。理論上是的。
 
AM: 那並不意味著,當地警察力量是基於一個沒有管制權的法律來執行的,是吧?警察還是有強制執行力的,這個你知道的。比如說,警察正在強制施行的是規範和政策,而不是法律本身。
 
Cobra: 對,是的。但這是理論上,實際上那些規範準則和政策每天都在強制執行。因為陰謀集團支持著那些框架。
 
AM: 好的。很高興你能澄清這點,這解答了很多人的疑問。所以理論上我們已經做了一些工作,這已經完成了。但只是沒有實際實行,因為陰謀集團統治著現存的法律。
 
Cobra: 實際上理論部分已經在一年半前就完成了。
 
AM: 好的。
 
Cobra: 或者說是關於大部分州,以及系統大部分都已經完成了。但實際部分是要強制執行那些法律,讓它成真。
 
AM: 嗯。
 
Cobra: 這些方面的執行會在”事件”發生過程中進行,當陰謀集團被移除後,將恢復普通法的執行。
 
AM: 好的。現在,你也贊同所有的那些信托基金,繁榮方案,Hollow Earth信托等等,天啦,太多了,還有OPPT(One People’s Public Trust,即整體民眾公共信托基金),Karen說全都是騙局,你同不同意?
 
Cobra: 我不同意他的說法。我會說有很多改革當前狀況和轉變當前狀況的嘗試。不是說這些嘗試都強有力,其中一些是計劃,一些是理論,它們中的大部分不是騙局,確實會有一些是騙人的,但是比如像NESARA國際法,這將會在”事件”發生期間被執行。
 
AM: 是的。我很驚訝她會說這全是騙局。
 
Cobra: 我不總是同意她的消息來源。
 
AM: 是的,這就是我要帶出這個話題的原因,與你做對照。好的,Cobra, 關於奧巴馬去見教皇方濟,簽了一份可能與組建另一個世界政府有關的協議。你能不能詳細說說。
 
Cobra: 是的。他正在與耶穌會簽訂合約。
 
AM: 哦,這不是好事。
 
Cobra: 這不是第一次了。
 
AM: 在二月中旬左右是不是有針對銀行系統的演習?
Cobra: 沒有。
 
AM: 陰謀集團方面有沒有一些企圖,在美國東岸引發海嘯?
 
Cobra: 也沒有。
 
AM: 好的,不錯。新墨西哥州的核泄漏是怎麼回事,這是故意的?你聽說過嗎?
 
Cobra: 知道一點。你明白,離奇的說法需要更多的證據。我想看看有關輻射測量的相關鏈接,我要從更科學的角度來看這些資料,因為大部分人沒有任何真實證據作支持,就給出那些斷言。
 
AM: 確實有人寫信給我,他要我問一下你,他說:”我的問題是這樣的。如果蓋格計數器(用於測量放射性)讀數不在安全的水平,並且有19-20歲的年輕學生在我們海域衝浪時心髒驟停而死亡,那我們怎麼能說我們在核輻射裡還安全呢?”他想知道的是,如果即使輻射很高,但卻沒有害,這其實是因為核輻射水平被用什麼方法給予修正到安全水平。這是他實際上想要說的。
 
Cobra: 我需要看到一些獨立的輻射測量,而所有這些醫學病症可以來自多個不同的原因,不只是輻射。這樣我才能對此作出更有意義的評論。
 
AM: 你覺不覺得銀河聯盟有介入,降低了福島災難所釋放出來的輻射量?
 
Cobra: 是的。
 
AM: 在化學凝尾方面也同樣介入,對嗎?
 
Cobra: 在化學凝尾,環境輻射污染等等很多事情上都有介入。
 
AM: 轉基因有介入嗎?
 
Cobra: 一樣的。
 
AM: 好的,所以我們 …
 
Cobra: 在一定程度上的介入,一定程度上的。否則人類種族將無法存活。
 
AM: 我剛想這麼說。我意思是我們正在得到幫助,只是自己的雙眼看不到。
 
Cobra: 有很多援助。人類已經被拯救了很多次,在過去幾十年裡,有很多很多次。
 
AM: 你認不認為有機會把NSA的間諜中心關閉,透過切斷供應這個設施的水和電。
 
Cobra: 這是一個可能性。
 
AM: 比如這個事情背後有一個叫Michael Boldin的人,現在他是Freedom Force的榮譽成員,你覺得他有讓這件事成功的必要條件嗎?似乎我們在一起來反抗一個龐大的機構。
 
Cobra: 這是有可能的。如果他得到足夠的支持,在關鍵地方有決定數量的民眾支持,這件事就可能發生。
 
AM: 關於斯諾登如果返回美國會產生什麼結果?
 
Cobra: 這是一個棘手的情況,因為如果他回到美國,他就失去了很多制衡手段,就不能那麼自由地釋放內幕訊息。
 
AM: 嗯。那為什麼Ron Paul要發起請願讓他得到赦免?
 
Cobra: 這裡面有很多原因。第一個是排除當前形勢的情緒負擔,因為如果他被允許回國,那就會給其他告密者更多的勇氣去冒險。
 
AM: 嗯,所以這就形成了一個法律優先權,是吧?
 
Cobra: 是的,你想對了。如果他可以告密而沒有嚴重後果,那麼其他人也願冒更多風險。
 
AM: 很好,謝謝,那是非常好的想法。告訴我們關於TPP(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即泛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關系協定)的事情,顯然他們現在已經決定好銀行職位,那些做出執行決斷的人都來自銀行高層。關於那個協議促成的動力,你有什麼看法,你覺不覺得這件事就像他們說的那麼嚴重,我們能不能做點什麼來阻止?
 
Cobra: 有很多方法可以阻止,或者至少可以拖延它。在某種情況下,這事情有點嚴重,但有很多辦法可以減少它的影響。
 
AM: 比如哪些?
 
Cobra: 比如民眾的一些活動。可以做很多事,包括請願,覺悟,寫博客,網絡傳播。
 
AM: 所以還是要靠人民的力量。
 
Cobra: 是的。
 
AM: 關於比特幣的整體形勢,最大的兩個交易商已經被逮捕,控告他們洗錢和經營未經許可的資金轉賬服務。這是真的嗎?如果是的話,那麼他們是被陷害了嗎?或者僅僅是因為他們想讓比特幣屈服。
 
Cobra: 他們想消滅比特幣。陰謀集團想這麼做,因為比特幣是當前金融系統的一個危險的替代方案。當然比特幣不會成為新金融系統的支撐骨干,但如果有一個替代方案,它將對現有金融系統的壟斷形成挑戰,這是陰謀集團所不想看到的。
 
AM: 好的。
 
Cobra: 他們會用盡一切辦法消滅比特幣。
 
AM: 真是不幸。
 
Cobra: 這恰恰是比特幣作為一種貨幣,並非完全安全的原因。
 
AM: 是的,確實是。換個話題。我想問你關於伊拉克的事。我收到這個消息覺得很特別。伊拉克正判處26個人死刑,他們被控告犯有恐怖主義罪,聯合國認為這個裁決是殘忍的和不人道的,但伊拉克政府發言人說,死刑是終結針對政府暴力反對的唯一出路。你有什麼看法。我的問題是,以前這種事情通常來說我們是不會被知道的,現在有了非主流媒體,我們甚至能第一時間得知這些事情,是這樣的嗎?
 
Cobra: 是的,這類事件在幾乎在所有國家都有,一直都有。
 
AM: 在你看來這是一個好的跡像。因為正如你所知,從西方觀點以及媒體節目來看,我們一直被告知伊拉克是一個恐怖主義國家諸如此類。因此這次可以說是一次閃光,讓我們看到非主流媒體所呈現給我們的一些真相,是嗎?
 
Cobra: 非主流媒體所帶來的真相肯定比主流大眾媒體要多。
 
AM: 是的,確實是那樣。上次我訪問你,你說”普京是一個有缺點的人,我不同意他做的每件事情,但他現在正支持光明勢力的議程。”有些人來信說:“瞧吧,這個人就是流氓,他臭名遠洋,為什麼Cobra認為他在支持光明勢力?”
 
Cobra: 他不屬於光明勢力,但此時他支持光明勢力的議程,僅僅因為光明勢力的計劃是要移除陰謀集團,而普京也想這麼做。這僅僅是共同利益的使然。他不是英雄,只是一個典型的政治家,有著政治家的貪婪,也不太關心人類的事情,但這樣的事情在這個星球上到處都在發生。
 
AM: 是的。
 
Cobra: 實際上,不好也不壞。
 
AM: 你會說奧巴馬也歸到這類呢?
 
Cobra: 不完全。因為奧巴馬已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他實際上無法再真實地表達他的自由意志。
 
AM: 哇喔,好的,明白。你從2月17到28日這段時間,給出了很多像密碼一樣的訊息,你願意評論一下嗎?因為人們正瘋狂地想解讀出你在說什麼,你明白,正在嘗試解密你的訊息。
 
Cobra: 那些訊息是寫給抵抗運動的地表代理人的,不是寫給普通人的。所以我不會有什麼評論。
 
AM: 好的,這是為什麼我沒有逼問,我知道你會這樣回答。現在你能不能跟我們說一下剛果進展情況。那裡的門戶有沒有成功關閉,或者至少…
 
Cobra: 仍然還沒有關閉。
 
AM: 沒有關閉,明白。因此我們仍然需要努力,所有你的光之使者都在繼續努力!現在這裡有個問題,跟政治陰謀這類事情離得有點遠。有人說地球正掙扎於物種之間的DNA混合,這導致其自身已引起了嚴重的破壞。你同不同意這個說法,如果同意,為什麼呢?
 
Cobra: 部分地說,以前在亞特蘭蒂斯有很多基因實驗,這引起了很多方面的突變和意識的退化。當然這也支持了行星上的黑暗議程。因此我會說基因實驗和物種混合是非常危險的。這不是能輕易駕馭的事情。
 
AM: 當你說物種混合,很多人(會想到亞特蘭蒂斯)的人和馬的混合物種,人和鳥的混合物種等等。你說的物種混合是不是指天狼人和昴宿人,或者大角星人和仙女星人混合?你能不能解釋一下。
 
Cobra: 有些基因實驗是毫無約束的,野蠻的,大部份情況都是各種外星種族的基因混合,但最危險的組合是以….把Pa…trial和…..混合到一起,導致災難。這在各個方面會引發災難。
 
AM: 謝謝你的解釋,這回答了一些人的疑問。你認不認為即使我們生活在這個矩陣裡,我們還是有自由意志的?
 
Cobra: 是的,每個人都有自由意志。當然這個自由意志受到陰謀集團的壓制而被削弱,但自由意志的火花從未熄滅。如果你能提升並發展這個自由意志的火花,它將成長起來直到你最終獲得你的完整主權(whole sovereignty)的解放。完整主權不只是一份你簽署的申明,不是一個姿態,而是提高並賦予那個自由意志火花力量的一個過程,直到你成為一個完全有力量,並獲得解放的存有。
 
AM: 很好,我給不出比這更好的解釋了。Cobra,當你第一次在Newport海灘舉行會議時,你給出了一個詳細的計劃,關於整個”事件”如何展開進行的。我記得好像在12月份左右,你可以回憶下,你說事情已經改變了。感覺不會是一次平穩的過渡。很多人想知道,如果你願意的話,能否告訴大家你所認為的新計劃會是什麼?
 
Cobra: 基本計劃沒有改變,只是有更多的元素加入進去了,這些我們之前並沒有揭露。基本計劃還是那個,但確實如此,這個過渡可能不會像我們所希望的那樣平穩,這只是一種可能性。
 
AM: 當你說不會像我們所希望的那樣平穩,你是不是指可能會有街頭騷亂?
 
Cobra: 我們可能會有更多的不穩定性,街頭動亂,有人會變瘋,食物供應鏈出問題等等這類事情,這些都很自然會想到,都是一種可能性。光明勢力正努力移除所有這些不穩定因素,尤其是朝向”事件”的時空影響,但此時並非所有問題都解決了。尤其是如果我們要提前一點觸發”事件”的話,這也是一種可能性。
 
AM: 你是否仍然同意我們可能有一兩個星期都不能從銀行取款,或者這個時間延長了?
 
Cobra: 這個跟以前一樣,沒有太大改變。
 
AM: 好的,這是好消息。現在談一下飛船,實際情況是現在有很多飛船圍繞著這個星球,有一大群光之工作者(我通常不用這個術語),但我們有很多人在內在層面工作。大概在2月19,20日,我們中有幾個人感覺到我們已經取得一個巨大的突破。大量額外的門戶已經打開了。我想知道,你是否知道點什麼?
 
Cobra: 是的。我不記得具體日期,但確實有某些意義重大的行動,銀河聯盟在地球周圍的飛船重新定位,其目的是為”事件”而進行的下一階段的準備。
 
AM: 很好。你確認了我們所知的,但我們還是想聽聽你所聽到的。
 
Cobra: 我想那好像在更早幾天前發生的,大約在2月15日左右。
 
AM: 是的,中旬左右,我也不肯定日期。現在有個風暴襲擊加州西岸,你聽說過嗎?非常令人驚訝。我們下了三四天的雨,這個風暴不知從哪裡來的。我想知道是否你有什麼訊息?
 
Cobra: 你明白,天氣正變得異常,其原因是銀河中央太陽活動的增加。如果你生活在16或17世紀,天氣比現在更加異常得多。所以這沒有什麼特別奇怪的。
 
AM: 所以你意思是會變得更加習以為常。
 
Cobra: 是的。
 
AM: 因為你知道西海岸這裡,我們已經經歷了史上最嚴重的一次干旱。
 
Cobra: 是的。
 
AM: 你說過那些”看不見的東西”實際上干擾(頭腦的)思考過程裡,你能不能詳細說明那些東西是什麼。
 
Cobra: 那些東西異常實體的一部分。在某個階段,當銀河系的光在被創造之後,進化過程出現了錯誤。它們實質上是寄生蟲,能干擾乙太層,星光層和精神大腦,然後影響思考過程。思考過程其實是一系列思維的創造,這個過程在乙太層,星光層和精神大腦神經元裡,透過釋放電磁信號而開始的。當這個寄生蟲擋在信號通道上,它也就阻礙了那個信號的傳輸。實際上,這意味著如果一個人受到干擾,他就不能在思考過程中與事實相接。無法做出邏輯推論。我會說幾乎每個人,在某程度上都受到這個寄生蟲的干擾。
 
AM: 這跟植入物有不同嗎?
 
Cobra: 對。
 
AM: 好的。
 
Cobra: 這是除了植入物以外再附加的。植入物,我會說這是大腦中的異物,它阻礙了大腦中的某一整個區域。
 
AM: 是的。透過植入物移除,我們看到了很多。但我好奇當你說”看不見的東西”時,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你用這個名詞。所以你說的是實際生命體。
 
Cobra: 寄生生物。位於大腦內更高層面的寄生體。
 
AM: 謝謝你的解釋。跟往常一樣,一個小時過去了,你對3月4日的冥想有什麼補充嗎?
 
Cobra: 實際上這個訪談內容會在冥想之後才會發布,但還是說一次,我們將於3月4日為烏克蘭進行和平冥想,烏克蘭當地時間早上9點12分,我想應該是加利福尼亞時間早上11點12分。
 
AM: 對,是的。太平洋時間早上11:12。好的,謝謝你Cobra,謝謝大家收聽。感謝你們發來問題,我們只有很短時間來回顧這麼多訊息。希望我們能做另一個訪談來回答我收集的這麼多問題。Cobra,你有什麼想說的?
 
Cobra: 我們看情況,可能有下一次,也可能不會有,取決於未來幾個星期的形勢。
 
AM: 請大家繼續收聽,祝福所有人,我愛你們,請記住,這是人民的力量,保持正面思考,不要陷入恐懼,繼續保持你們的覺醒意識。是嗎,Cobra?
 
Cobra: 對,是的。
 
AM: 好的。感謝收聽,我們很快再見到你,保重。
 
附加:Cobra3.7日更新:烏克蘭和平冥想成功,如果需要再一次的冥想,我會貼出冥想通知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