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8日Keshe太空学院第八次网络教学

 

 

视频下载:http://pan.baidu.com/s/1kTx9XBp  群友VAO提供

感谢:以下人员

现场口译:漫步环宇

现场录音:漫步环宇

打字录入:KESHE_HUMAN 

复制整理: ~水莲~

校对文字:KESHE_HUMAN

音频整理:KESHE_HUMAN

 

KESHE:你所看到的在我们在线的节目当中给大家介绍你看到的什么。好的,是我,首先非常感谢大家能够再次来参加我们的教学,因为今天是假日,在今后的几个小时当中我相信大家能够理解为什么我们今天举行这样的一个节目。今天的节目当中也并不会完全集中在讨论有关技术方面的事情,昨天已经讨论了很多技术方面的事情。那么,昨天我们所讲述的一些事情当时做好了之后也发布到YOUTUBE的频道上,但是今天我在这样一个在线节目中再来对它进行一些解释。我们已经开始了对我们太空科技的组装,输入气体这样一个正常准备的程序当中,已经进入到这个程序当中。那么内核A是JOHN做的,他所制造的内核经过第一次的试验之后出现了一些失败的情况,所以他要做一些调整以便使得它能够再次正常地运行。他当时出现这种失败的情况是因为他的陶瓷的反应器出现了裂缝,然后气体就进入到这些裂缝当中了。所以,反应器A号要等到JOHN回到比利时制作一个新的拿回来才能正式地运行。那么,B号反应器它实际上是由我们大家共同的努力,当然这里面B号反应器我参与的多一些。但是实际上所有的反应器都是大家共同努力做出来的。所有的反应器,大家都是共同努力。但是不同的反应器也是不同的人制作的,但是每个人都对制作的这些反应器都肩负一定的责任,然后也会把自己的意志和灵魂和这个反应

 

器有一个连通,B号反应器它实际上是伊朗的双核反应器,它的内部有一个相当于悬挂式的中心内核,能够自由移动(松动)旋转的。它在外核中以悬挂的方式存在的,它没有和电机连接在一起,因为我们要往里面输入气体,它会由ARMEN和MAREK进行控制,我们也都试图希望他们能够以什么样的方式把它制作成功。7号反应器本身是一个伊朗的磁引力场的装置,我们实际上也是以团队的方式来制作这个反应器,我也是来负责这个反应器,因为我对它非常了解。哦,对不起,这个反应器C是一个能量输出的装置。它相当于有3个核,我要为我刚才的口误表示歉意。这个内核它是在比利时制作的,在意大利安装的这个反应器,是以不同的方式来制作,然后在这个过程中进行了很长的几个月的调整和修正,这个装置还没进入到一种可以运行的状态。当我们安排好了3个反应器之后呢,就可以来运行它,因为它本身就处于一种母反应器母核这样的作用,在中心的位置。 D号反应器也就是第4号反应器是伊朗的半月型的反应器,在它的底部有这种储藏的这样一个功能,用来储存气体。这个反应器之前它曾经成功运行过,如果你看过我们之前的一个视频,其中有一个反应器从7公斤降低到6公斤的视频的话,或者你们在我们在3-4年前的一个视频,它当中有一个反应器从9公斤降低到8公斤的视频的话,当时在进行运行的反应器进行测量的反应器就是现在的这个反应器。我们还有一个反应器是由于MARKO,他现在仍然还在努力制作这台反应器,我们希望他今天就能完成反应器的制作,还有一个反应器是YVAN制作的。我们也对它进行了测试。就是对它的真空进行了测试,它是由电机驱动的,但是在它绕线的过程中在装置当中出现了涡流的情况,出现类似涡流的症状和问题,最后一个是由HOOHEE和佐藤联合制作的,我们也希望他们的反应器今天也能够制作完成。所以我们希望在今天晚些时候,能够将这6个反应器都制作完成。我们想运行整个这个装置的顺序就是首先用JOHN的反应器,但是他的反应器现在已经不在了。所以现在,第一个要运行的反应器会是有MAREK制作的反应器,还有ARMEN,我们也是第一次给装置输入了气体,就是在昨天晚上的时候,很快的在几分钟之内呢,在几个小时之内,我们就看到了反应器当中等离子体的一个反应。然后我们紧接着就给D号第四号伊朗的反应器来输入气体,它们也同样同时的这两个都开始正常运行起来了,我们看到了一些结果,它们都在地板上,看到一定的效应。我们看到它就开始像星体结构的平台方向上开始移动了,这实际上意味着我们就准备好了起飞飞升的准备了,它真正实现了飞升的话,上周的时候我当时也对这个事情进行了更深入的解释,当时MARKO他不在,给他解释这里面所发生的一切。所以我想我应该让YVAN和HOOHEE来解释这个事情,因为他们现在就在我们的旁边,当B号反应器开始正常运行的时候,当它达到了等离子体的状态,以一种非常完美的状态达到等离子体运行的状态,那么我现在就把麦克交给HOOHEE让他来说。


HOOHEE:大家好,早上好,我想说的就是,我们实际上已经具备了第一次飞行的飞升的状态了,这是我们要看到ARMEN他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效果,我想我可能在半空当中来说话了(开个玩笑),他呢也需要一直在反应器的周围,我应该还想说点什么呢?有一些重量的增加,在两个小时的过程中,这可能是到底多少时间我可能想不起来了,它是有18克或者类似这个量,我们看不到一些震动。你说什么? (之前有人对它说悄悄话)

 

HOOHEE:实际上并不是我们的反应器它正常运行的那种方式,它在其中在它的中间,因为他们都和一个台面连接在了一起,所以这种状态就没有办法去对每一个单独的去进行测量,那么它们之间如何来相互影响,现在它们都已经开始在一起运行。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一种症状,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了转数的一个变化,这种变化是很随机的,我现在也没有办法知道如何来解释这件事情,但是突然这个速度就开始增加起来了,就开始加速旋转了。有的时候它又会把速度降下来,这也是我们看到观察到的情况,我们有这样的一个机会保持这样的状态,我们也非常兴奋的看到在它们上面的一个灯泡就开始闪亮了,它实际上就体现出在反应器中,等离子体处于工作的状态,所以我们在这个过程中能看到一些奇怪的事情,就好像幽灵在这个状态就会出现了(笑了)同时,我们还看到了放射性检测仪的一个干扰,它在20-30分钟当中处于一个下降的状态,然后它改变了频率,所以我们就看到,这种放射性频率的一个的不同,这可能是另外的一种语言,可能是我们的(笑了)我也不太清楚这个事情,所以最后呢,我们可以再次感受到,所以实际上也在试图去理解所发生的一切,现在我们还没有完全理解它,比如说这些运动方面的事情,所以在目前来说我们也试图来理解整个这个事情,我们XX也在这,再过5分钟也可以来我们的试验台上,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昨天看到。


 

VINCE:我现在有一个问题,HOOHEE,你刚才提到转数的不同,你指得是它的外核的转数还是内核转数的不同呢?

 

HOOHEE:我说外核,只能看到外核的运动,只能通过一个激光仪器来检测外核的运动。我也相信这并不是一个非常准确的测量,因为它表现的比较奇怪,那么你可以看到它们之间的不同,你可以观察到它的这种快速的转数的变化,好像一开始很慢然后突然加速了,这就是我能说的情况。

VINCE:它这种加速是慢还是很快的呢?是很平稳还是很突然的呢?

HOOHEE:对的,是很平稳的。

VINCE:OK,知道了。

HOOHEE:它并没有影响到它的场体。我想它的转数应该是在每分钟250-420转之间,它的电流是稳定的,在1.6(单位未说),电压是3V,电流它一直能够保持稳定的状态,所以实际上我们并没有使用电流来获得更大的速度,我们在这个实践过程当中测出了一个同样的状态,它的电压有一些些许的变化,可能是在2-3个点这样状态上的一个变化。

朱冀平:那它在提高速度的过程当中有没有也带动电机的快速转动呢?

HOOHEE:对不起。MAERK他要说话了。

MAREK:当我们启动了反应器之后呢,我们当时就设置好了电压和一定的电流。之后我们注意到电流有些许的下降,之后就进入到了平衡稳定的状态了,之后转数就开始提升了,它的电流和电压都变得很稳定,然后很多次,它再次地下降,实际上我们并没有改变任何电能的供给,再比如说电压或者电流供给上的改变是没有的。同时,我们还有机会能够观察到磁场,因为我们也有一个检测器,它可以测量出一个三维的磁场它的变化。是SY层,能够同时观察到它的变化在它的磁场强度上,就是我们反应器磁场强度的变化上,实际上这个装置的磁场是在变化的。因为我们现在只有2个正在运行的反应器,他们之间有180毒的距离,我们可以观察到,他们存在一个像磁场的吸收的这样一种情况,有定位的这种情况。所以这是一种让人感觉非常好的一种情况,因为所有这些变化在发生的时候我们没有对能量供给上进行任何参数上的变化,对电流电压的供给没有进行任何改变。所以

实际上这个过程是等离子体本身在进行自我的一个运行,它对自己实现了一个自我运行,它会去找到自我的一个定位,它这种转动。(被VINCE打断)

 


 

VINCE:我刚才听你说你也去测量了磁场的叫吸收磁场的一个情况。我想说磁场它会位于电机的里面内部,所以唯一的一个没有任何托置的状况下,就是去降低这个电机当中的磁场,我的理解是正确的吗?

 

MAREK:事实上,磁场它们实际上是相互作用的。让你往里面输入氢气之后呢,我们也是分阶段的事情,比如说我们用2次,2种测量,或者2种方法,然后我们来增加,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该怎么说,7、8次的测量氢气,每一次当我们把更多的氢气输入其中的时候呢,我们都观察到了电流的降低,当时的电压还是保持同样的状态,就是在电机的仪表上看到的。但是它的转数没有变化,所以实际上等离子体它本身在起作用,是等离子体场它自己在发挥着作用,在电机的场体当中也没有变化,所以,我想它这里面应该有等离子体的场体的影响,但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电机的场体,实际上这个电机并没有任何的变化。HOOHEE他也说同时观察到了它的放射性的情况,他说RAIDO STATION(广播电台)就突然出现了一些噪音。我们还有另外的一个广播电台。在(17:33听不清,两个词像阿拉伯语)所以这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观察,当我们看到,当我们把YVAN的反应器放到我们的平台上运行的时候,我们把YVAN的反应器移除掉,尽管它当时并不是一个正常运行的反应器。当我们把它移开之后呢,就突然就有了这样一个关系上的变化,实际上反应器里面只是有真空的状态在里面。同时里面也进行了纳米涂层的处理的这样一台反应器。但是,当我们把这个反应器给拿走之后,我们注意到了广播电台它的一个频率的变化,这个速度也变化了。是的,就是只是通过改变这样的一种状态就有了这样一些现象。好的,可能ARMEN可以给我们将一些事情,他也过来了。我把麦克给他,让他说。

VINCE:我想你们确保有一个备份比较好的。

XX:我有备份,没有备份我就没法做了。

XX:ARMEN早上好。

ARMEN:大家好,早上好。你应该看到我们昨天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一种情景,如果RICK你能记得的话。前两个网络教学,我们用到了(GEYSER?)测量仪,当时我们大家就在说这是一项何等简单的技术。(笑了)实际上真的我们说的当时的感觉也是真实不虚的,它就需要精细。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我们在昨天的时候已经非常清楚的看到这一切,你知道。这种相互的作用它能做些什么,这种磁引力场的相互影响会有什么情况出现,让你稍微的对其中的某一个参数进行变化改变它实际上就会出现一个很大的变化。你只需要非常小的一些氢气就可以实现这样的一种改变,因为这一切实际上都是磁引力场的变化,我们要理解这一点,如果没有这些场体的话一切都不会存在的。如果你知道如何来进行气体的一个组合的话你就可以制造这些神奇的事情了,见证奇迹的时候又来了。(笑了)所以我们昨天做完了这些试验之后,我当时一直兴奋到凌晨4点钟都睡不着觉。所以在我的房间当中,躺在床上我就辗转反侧睡不着在想这个事情,所以你也知道,我们会给各位展示很多相关的视频的,我们照了很多照片拍摄了很多的视频,所以这一天真的是很狂野的一天,

 

4月17号的时候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们的感受,我们快兴奋的不行了,哦,我的天!我想说,这是一个伟大的时刻,那么它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我想大家之前各位我的同事也都给大家做了介绍和解释了。是的,我们说的是我们的观点,然后你们说的是你们的观点。我能说什么呢?这件事情实际上非常简单的,你懂得!你只需要去观察它的组合,一个在中心,3个在周围的反应器。它们实际上是不同的反应器,其中有一个是自由运行的内核的反应器,这是由MAREK来做的,然后在中间,这是我们在很多场合都进行过展示的一个反应器,KS先生也对它进行过了展示,它是一台3核的反应器,就位于整个反应器的中心,然后伊朗的反应器就位于我们右边的地方。还有一个反应器就是我们也在等待,然后它将会YVAN或者MAREK一直在进行组装,还有HOOHEE,实际上他们工作都做的非常棒。所以我想从我们这一刻开始所有这些反应器都将进入到一个正常运行的状态,各位都可以看到它们的运行,我想大家都能看到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技术,我想经过这次我们会进行更多的测试,然后我们会向各位展示它的运行结果,我想说的就是这些了,还有什么问题吗?可以提问了。

 


 

RICK:非常感谢你说的这些事情。我想人们一定会非常感兴趣的来观看你说的反应器正常运行的视频,我想你们会在太空学院上的实时的频道上来展示这些。当然你们主要是在这个频道上展示一些反应器的运行,我们也会在我们的频道上来转播这些反应器的运行的情况。所以我想,我们的网友也一定会非常希望知道你们太空学院的时事频道的网站,所以我想现在是时候把网址再发出来一下让大家再看到,然后大家知道在哪去看到这些实时的视频。 

ARMEN;即使我们在意大利有时候,我们的互联网的连接有的时候确实会表现的很诡异,有的时候我们这边居然没有互联网接入的情况。所以,我只好也会通过拍摄这些照片的方式把这些照片最终给上传到网站上然后让大家来观看。所以,不要担心所有这些信息都会很快的和大家进行分享。是的,我们的反应器它的运行的时候确实挺奇怪的。实际上我也感受到了磁场,我说MARKO就站在旁边,所以你知道这确实是一种不同的感受,不知道怎么来表达它,我感觉到了,这是一种奇怪的感受在当时。但是这种感受我感觉非常的美妙,对,就好像之前说的让人发笑的感觉吧(笑了)所以我们当时的这种感觉,紧张的情绪都随之而消散了。因为我们的反应器它都按照我们之前的预想都正常的运行了。所以剩下的我想让MARKO把我们的发言做一下总结吧。

 

MARKO:当我看到这个伙计他把这一切都给非常好的运行起来的时候我都有点抓狂了。我当时就会对它说,COME ON,我说你赶快把它做完吧。让我们加油做吧,怎么说呢这里面有一点点的变化。你只需要给你的反应器加入一点点的氢气,实际上它的外核并不需要输入任何的气体只需要在它的内核输入任何气体,因为我们能够制造出引力出来,它相当于一种拉力。所以中间的反应器它会进入到一种运行的状态,然后我们会看到所有4个反应器的一个连接,和它们相互的一个连接相互的影响。所以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样反正我是特别的兴奋,我也希望所有各位,都能够看到我所看到的这一切。有没有任何问题?


 

RICK:我这有一个问题,来自BEN的问题,就在我们加拿大团队这边。

 

BEN:HI,ARMEN我有一个问题。你是不是会受到它的电子干扰的情况出现呢?比如说你会收到手机信号通讯信号或者其他通讯信号干扰的人或者情况呢?比如说,手机信号,WIFI信号,无线信号会不会影响到你呢?然后成为你的一个电源,也就是说你会不会感到头疼呢?就是说你对电器这些东西是不是很敏感,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KESHE:我不认为是这样的,所有这些事情我都可以应付的来。(然后笑了)

BEN:好的。

XX:好有别的问题吗?

XX:德鲁梅尔。感觉你今天不太爽啊?

路德梅尔:我还活着。

XX:哦,兄弟不要这样说。

路德梅尔:我在完成我的税务这些事情,我在完成我的任务。

YVAN:OK,早上好。这是YVAN.

XX:YVAN,早上好。

YVAN:我的反应器在昨天试验的时候它就没有实现完全正常的运行,让我感到很头痛。在真空的处理上还是有一些问题。所以我们需要对它的密封处理进行重新硅胶的涂层处理。最终的时候看起来像是,在平台上出现了雨水,我们就得出一个结论:电机它没有正常的运行,因为这件事情之前也出现在了KS先生带来的伊朗的反应器上面,KS先生当时也说了这个事情很正常的。但是因为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呢,电机仍然还没办法正常运行,所以我们就。我今天就来查看了一下反应器,也没有看到里面有什么问题的存在。比如说它的场体碰到了,影响哪些其他的地方我们也没有检查出来。我们的感觉就是可能是由于电机它的功率太小了,相对于它要带动的反应器内核的球体来说,所以可能这个功率比较小比较弱带不动吧?当然如果要是电机某些部件碰触到了某些地方的情况出现的时候,它也是不会的转的。


 

RICK:我想问你一下你的电机也是处于真空还是普通的大气环境当中呢?

 

YVAN:实际上这两个反应器也就是电机处于真空当中的一个设置。这个是凯史先生从伊朗带回来的反应器。电机在它的底部有一个容器之中,也是处于这种真空状态存在的。 RICK:哦,如果这种状况的话,它在真空中很容易出现短路的情况,出现它会出现弧光的情况会影响它磁场的正常运行了。因为这些弧光的出现会出现放电的情况就扰乱了它的正常运行。

YVAN:可能这个结果呢。(RICK把话接过来)

RICK:实际上我们之前也遇到了你刚才提的这个问题,当时我们也是希望把等离子体的电压的供给,让它能够在真空的状态下能够存在,结果它当时也是没有正常运行。就是在这种真空的环境当中最终停止了运行,当是我们也没办法想出它的原因,所以后来我们终于想明白随着它在内部出现了短路的情况,因为有真空的条件存在。在这种状态下弧光就不太容易把它给释放出来。容易实现这种短路的情况。

YVAN:凯史先生他也提到了这个事情,但是他说电机在真空当中不会有任何不良的影响的,但是当他们把非常非常少量的氢气输入到反应气中之后呢,它就开始了正常的运行了。但是,如果你要是加多了的话又不运行了。我想我需要把整个的电机拆下来在正常的大气环境下看看是不是电机的哪个地方出问题,它现在还不好用不转动。所以我今天需要把它拿出来再去查看一下。

RICK:XXX(某个人)他就今天提到了这个事情,他就有一个想法。为什么你不上来说呢?你把这个事情解释一下吧。 

 XX:我想是不是电机当中的电刷影响了情况,影响到无法运行的呢?

RICK:我想可能再电机当中有的是有刷有的是无刷的电机。

ARMEN:凯史先生说他要来说,但是我要说我们的电机是无刷电机。电机不是我自己制作的,但是它实际上就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直流电机。因为如果你改变点了电机的极的话,它也会出现相反的运行方式,所以我想它就是那种比较老式的直流电机,带有电刷的。它还有电容。好的,我想我们大家今天很幸运都做了一个介绍,把整个的关系都理顺了。现在我要把麦克叫给了MAREK了。


 

路德梅尔:你刚才提到了真空,这种情况下是没有温度的散发,这样的话它就会很容易让电机处于一种过热的状态。所以这是其中的一个情况,因为当我们在做层的时候,有很多的层,当我们在做绝缘的时候,你可以把你的反应器用乳胶给它涂抹上,它实际上就可以来弥补你说的漏气的这种情况。

 

XX:好的,用刷上乳胶啊。

路德梅尔:是的,用喷的形式就把变压器的分层泡在乳胶当中。在里面放上10分钟之后这一切都会非常完美的做好的。

XX:对,这个事情实际上我们之前也做过这个情况。我们之前是用的硅胶,当时我们当时做完之后并不是很完美。它的最终的结果实际上也是一样的。好的。MAREK好,半月形的伊朗的反应器呢?它也是那种在真空的状态下有电机在运行的设置,它还有一个自己的水冷的装置。所以如果它出现了很热的情况之后,就会出现了降温冷却的作用。所以我就在像MARKO昨天的时候,在他们的网络教学之后的一段时间,HOOHEE也过来了。然后他跟我说我应该经常跟大家一起来做这个事情。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时候,然后我告诉他们我需要停下来逃跑,他们都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大家笑了)好的。然后我到了很多不同的地方,我看到。这些反应器都开始运行起来了,就像他们所告诉大家的那样我们看到了反应器的内核的运行,其中就出现了旋转速度的一个变化情况。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也对它的变化的情况进行了一个测量。它的这种旋转过程当中出现了这样一种震荡的情况,所以那么它的这种改变有的时候是提高了,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提高了多少,具体数据和HOOHEE确认一下。从380-400每分钟的转数,之后这个速度就会降低,降低之后就会再一次的提高,这种情况出现了1-2分钟的时间,所以这是我当时能够观察到测量到的类似像震荡这样的情况。当然我们也测量了它的磁场。好像YVAN所说的那样。我们用一个场体探测器对它进行一个探测,我们可以看到它其中的一个变化,在磁场上的变化,它的变化不是非常大,但是它同样也是,但是在这个能够感应到反应器的磁场的降低,也是存在的。

 

 

 同时呢我们也看到了反应器它的一个方向上的变化,所以实际上我们看到的反应器它的方向就好像远离了运行的那个反应器的方向。所以这种情况让我们感到在这个过程当中制造出了磁场,在这些反应器周围,就好像他们和大家所说的那样,我们还看到了其他的一些事情,我们看到这是收音机无线电还有它有光亮的情况,这就是说呢,它其中的一些反应它已经处于正在运行的状态了,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需要更多的观察,然后来继续进行我们这个输气这个实验。 

 


 

VINCE:那你在输气的时候是需要把反应器都关闭掉才输入呢,还是在它还在运行的时候就可以输入呢?

 

XX:他们是在工作的时候输气,他们已经进行了一个晚上了,今天早上我们没有看到他们 应该有人暂时让他们来看一下,我想他们的感觉一定是非常好的。 

听起来不错。

KESHE:又可以让我来说了,我想在昨天的时候可能有人在有个时刻会出现一种令人尴尬的情况,但是由于我们现在在实验室还没有一个实时转播的这样的视频,因为目前出现了一个展示的技术故障,如果说各位能够看到当时我们的这个实时的情况,我们大家会看到当时伊万他离开我们,但是我们就决定把伊万的反应器内核给他移开,从这个平台上拿掉。 当他把反应器从台上拿下来之后呢,我们当时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因为当时确实我们都是想泄气的感觉,因为我们都是想尽快的把4个反应器组装好,然后让他们同时运行然后当我们把伊万的这台反应器拿掉之后,整个事情就好像进入了一种紧急事件处理的房间当中了,像急症室进行手术的这种状况,这种感觉是让人很惊叹的经历,我们有医生他们可以把数据的测试详细的拆分开,还有外科医生来进行清洗的过程当中,还有对那些神经系统使它们重新建立好连接这些工作,那么我们对待我们这些反应器就像去对待一个婴儿那样去细心地呵护他,但是经过二十多分钟大家紧张的工作后呢,我们又再一次的把反应器放回原位,我们看到他还活着。 所以整个这个体验呢对于一个人从局外来看呢,它实际上是一次非常完美的感受,就是说看到五个人能共同的来拯救一个反应器。把它又重新的维修好,设置好,这是一个集体共同努力的一个成果。所以我们也不会去特别的要去强调说这个反应器是由谁制作的,我们实际上是作为一个团队来完成整个的这些事情,大家都希望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能共同来完成这些事情,实际上这也是非常奇怪的,我们也很快,当然这里我们不应该用奇怪这个词,因为像我们所说这也是我们这也是第一次,我们这些知识寻求者他们就在这样一次经历过程当中,就拥有了和我同样的之前所有的感受。也就是说在一个非常短的时间,你就会注意到,观察到你的这个反应器在你按照这种输气的程序进行完相应的操作之后呢,它就会对此作出反应。 正常情况下,这种单核的反应器并不会非常容易的产生这样的一种反应,那就因为我们使用了这种组合的方式,我们实际上就促成了这样一种状态,它呢会去使这些反应器相互作用。 

在我们整个的运行过程当中,我们也看到了其中的一个反应器它工作的时候他会如何影响到其他反应器的运行,所以呢,这是整个过程当中的一部分,也是我们所要报告的这些内容的一部分,我想呢,这些会以每周的这种汇报的情况,或者我希望会以每天的这种来进行。MARKO他也试图呢来向我展示一些东西。他也从其他别人的里面呢,得到了一些东西,然后他觉得这个东西很重要,你可以去解释一下呢。

 


 

MARKO:实际上,我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来自我的国家的一位知识寻求者,他就给我发来的他制作的纳米材料的照片,那么他是由电子显微镜制作的(拍到的照片)

我们可以从中观察到,我们可以看到这个纳米材料这样的一个质地,我不知道,我对这种情况也不是很熟悉,这也是我第一次,就是说这也是我第一次通过电子显微镜的观察下来观看这种效果。我想MAREK他可能会对这个事情会有一个更好的解释。

 

KESHE:他的这个间隙有大约100纳米这样的一个宽度,它看上去呢,就像他们所说的,有点像珊瑚礁(应该就像珊瑚,纳米管状) 它看起来就像雪花闭合的这种效果的雪花,其中有很多的孔洞,其中的方向性不是很明确,有一点点的方向存在,就我所能看到的呢,在它没一个层上呢,都有一定的方向,有足够多的这些层呢,他们最终都会有一个方向,在这个空隙当中。所以它实际上是一种非常奇特的结构。

LUCYANO:如果你能够给发出来一个图片的话,这样我们大家能够看的更清楚一些了。 

KESHE:MARKO他需要把这些图片发出来。

MARKO:实际上我们收到这个电子邮件呢,是最近才收到的,我们需要更加仔细的来观察这张照片,我想我们还是来继续我们的网络教学吧。

 

 

KESHE:我想呢,现在有某些东西呢,它会以一种非常强烈的方式出现,(对别人:你的那个应用程序,把那个电子邮件的程序关掉它。) 实际上呢,就是现在有一种逐渐显现出来的一种态势,就是在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科学家呢,或者世界各地的这些爱好者,他们实际上都以这种集体的力量来共同的努力来实现最终的同一个目标。我们注意到呢,每个人都用他们自己个人的这个专长来解释其中的某一方面的内容。 我昨天晚些的时候就收到一个比较简短的备忘录,我们从这段简短的语言当中我们再次的看到它所表现出来的这些事情,它实际上就展示出我们所真正期待的这个情况,这个材料本身呢,就是二氧化碳,对于这种甘斯状态的二氧化碳,那么它们呢,就像他们所说的那种方式来展示给了我们,让我们知道,我们在接收到更多的相关数据之后呢,我们会把所有的这些内容公开给大家来看。 我们也知道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也在以各自的方式将所有这一切完全的展现出来,我们太空学院也会一如既往的对他们提供支持,我们也尽量看我们能够为他们做哪些事情,就像之前我说的那样,在人类的历史上,没有哪一种知识能够像现在这样从我们的实验室当中做出相应的结果之后就立刻传遍了世界各地,我们也知道所有这些追随的人他们以不同的方式来关注着这件事情。以他们自己认为和想知道的方式来关注着这件事情。

 

今天我之所以希望能够召开这样一个网络教学的原因就是:因为今天呢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在一个基督教当中,它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具有重要意义的日子,实际上我是在很久之前就已经选择好了这个日子,所有的这些事情最终也都为这一天做好了准备,今天我们展示的原因,今天我们讨论的原因就是它实际上和我们的基金会的工作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它实际上和我在过去的三四十年过程当中来展示我们这项技术的方式有关,这也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来展示的原因。

 

很早之前就已经解释了这些事情,实际上是以不同的方式,实际上包括像世界和平公约这种方式,那么世界和平公约的会议,还有像世界各国传递这种和平的信息,通过上帝的信使传递的这些和平信息,作为科学家。 我们之前呢,也都谈论过有关救世主这样的一些话题,今天呢,就是一个日子我们把所有这一切解释明白,包括我们为什么这样做,我们如何这样做,我们来自哪里。 为什么keshe基金会会有今天这样一种状态,因为很有可能我就再也没有机会再次出现到这里了,因为我们的保安人员他们对我们提出的这些警示,就谈到了这些事情。所以我就希望呢,如果一旦有什么不测,在这之前我要把所有的一切调理理顺好,将所有的关系、结构梳理好。 那么实际上整个的这些事情我在进行这个事情的最开始呢,它实际上是从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开始,也包含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实际上我在孩提时候我就已经知道我的这些立场了,我知道我要做哪些事情。我也非常清楚在这个事情过程当中会发生哪些事情,它就会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 我所出生的环境呢,这种放射性的、这种知识它实际上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直到今天它仍然还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自从我出生那一天开始,这些知识就伴随着我左右。 通过我的父亲。另外呢,也是通过成为核物理学家,我也知道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样的,我需要在整个一生当中做哪些事情。 为了能够追寻,去实现我在儿童时期就已经知道我需要完成的这些事情,我就知道我需要对所发生的这些事情要有一个话语权,同时我要对它有一个深刻的理解,并不仅仅是以工程师的方式,而是以一个人他用这种生命的这种道路,摆在他的面前来完成这些事情。 它教导了我关于人类的这些事情,使我的人生道路,实际上将我引向了这条道路上,让我能够理解人类,它教会了我关于人类的这些事情,我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之后,我开始学习,我学习到了人类的失败,也学到了是由于人类的这些原因造成了很多的这些灾难,但是同时呢,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说话呢是很简单的。 但是你却需要在整个的系统当中才能够对它有更深刻的理解,才能够理解为什么会失败,然后你才会采取正确的方式来解决这些问题。在这三四十年的时光当中,我学到了人类的弱点,我了解到了人类他们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去滥用、制造各种混乱的情况。 所有这些混乱的这些情况,是可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终止它,如何能够让人们停止类似通过使用财富,来对其他人进行虐待,还有通过人们的需求的这个过程,通过虚伪、通过各种各样的不同的渠道来制造对其他人的虐待。我们看到在世界不同国家的这些领导人,也看到不同的这些宗教的这里面的一些重要的领袖,我们看到了不同的方面,那么看到在街道上的普通人,他们是如何能养成了这样一些恶习,包括欺骗、盗窃,而同时呢,还学会了杀人,所有这一切呢,最终都回到同样的一个过程当中。 就是所有的事情都要回到同样的一个位置上面,就是说能够有这样的一种理解,就是所有人都能够获取到他们所需要的一切,之后呢,这一切事情就不会再发生了。 整个这个事情呢,它需要有这样一个进程一个道路。在整个过程当中,我可以看到,我也理解,这其中的每一个原因,我为什么要经历整个的这个过程。我曾经和国王坐在一起倾谈,我也曾经和总统坐在一起用膳,但我同时也和贫穷的普通的一些民众在一起吃过饭,他们那些人非常的贫困,有的人就睡在地上,找不到东西吃,这些人在世界各地都存在这样的人。我曾经旅游到过60~65个国家,也曾经和整个星球上120多个国家的人民进行过交流。这一切呢都是在我的工作的生活当中。 我最终呢,明白了一些事情,所有人他都是以这种贪婪的方式在生活的。他们都经历了这种贪婪的这种生活方式。 他们所有人呢,都通过这样的一种他们不知道的方式,经历了他们不知道的这样一种方式来生活,这一切呢实际上也是有一部分来自DNA和RNA当中。 比如去伤害、去摧毁一切、去试图获取到他所希望得到的一切东西,就和我们做什么事情没有关系。 一个国王会为了满足自己的性行为,会去杀害一个儿童,一个牧师呢,会去虐待一个儿童,通过他的所谓的上帝之名,在他的教堂当中,做这些事情。这些事情在所有其他的一些工作当中,也同样存在着,它并不仅仅存在于某一个单独的宗教当中。那么所有的这一切呢,同样都认识他的国籍是什么,因为我都看到过这些事情,他们会去杀害他们会去嚎叫。他们想方设法会去获取到权利。然后他们就可以尝到一个所谓的安全的动力来拯救自己那卑微的生命,我们在过去的这些年当中也都看到了他们做的这些事情,整个的世界,都看到了这些情况。 但是归根到底,它又回到了一件事情上,为什么我们需要去杀害然后才能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呢?为什么我们需要去摧毁别的东西之后,才能得到我们想要的呢?很多人他都没有理解为什么我们会设置我们的世界和平公约这件事情,你们有没有明白为什么会把我们整个教学的进程会以如此之快的方式开展,

 

就像我们现在所做的那样,我们知道你们当中很多人,成百上千的人呢,在他们的心里、在他们的论文当中、在他们的家里面,也都下载了这个世界和平公约,然后他们也都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们也试图去按照其中的要求去行事,然后最终呢也忘掉了他们当时所签署的这个名字,忘掉了当时为什么会签上他们的名字。 我当时呢,我们的这项技术当时已经做好准备的时候呢,我是对这个技术是一直以一种非常严密的方式来保持的,正如各位所知道的的那样,我们后来把我们的这些技术以这种自由免费的方式赠送给了世界各国的政府。世界各国的科学机构呢,他们理解这一项改变将会意味着什么。 但是政府呢却阻止了它的一个进程,因为他们的权利和他们不能够承受的所有的那些损失。 

(51:40秒结束)

第二部分

(太空学院第八次教学51:40开始)

KESHE:我将让MAREK去下载那份我给它的那份文件,这份文件是由NASA发给我的(对某人:可不可以请你把这份文件上传上去?)如果你读了这份由NASA的火箭助推部门签署的,这个人叫KANKO,日期是2012-9-27,我给大家来阅读其中的一段,你可以自己去读其他的部分,这些NASA的科学家研究了我所做的所有这些事情,所有的这些技术。他们也十分了解,我们在这项技术上是何等的正确何等的先进,但是政府却需要让这项技术处于沉默状态,当他们说,这项技术还没有得到我们的评估,它是来自马绍尔空间航空中心机构。2012-9-27都在这一段当中你可以自己去读他的这封信:我们会感到很荣幸邀请您到我们这里来向我们进行介绍你的火箭助推方面新的技术,然后能够向我们展示你的这项最新的技术,以这种能够正常运行的方式来展示你的这项技术,在一系列的会议中展示您的这项技术。在10月7-11日,我们邀请您作为我们的一个特别嘉宾来参加我们的这次会议。(读完了这一段)所以各位就可以理解,那些在很高层面的这些人。他们实际上理解我们所做的这些事情,在整个的科学界当中。但是,很不幸这些世界各国的首脑,由于他们的政治权力,他们一直都采取了对凯史基金会这样一个禁言压制的措施。因为,在NASA的这些科学家他们自己都感到非常的荣幸能够邀请到我这样的科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