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4年 11月5日Untwin訪談

Untwine : 你說過Ashtar是Ishtar的雙生靈魂。
 
Cobra : 是Astara和Ashtar
 
U : Ishtar是不同的靈魂嗎?
 
C : 這是同一個名字,但同一個名字在不同文化中有不同的變化。
 
U : 那麼Ishtar, Aphrodite, Venus, Isis都指的是同一個存有嗎?
 
C : 基本上是同一個生活於亞特蘭蒂斯時期的存有,而且不同的文化又不同的方式與那個存有接觸和有聯繫。
 
U : 那麼Ashtar阿斯塔也是Osiris歐西里斯和Appolo阿波羅嗎?
 
C : Ashtar是歐西里斯。
 
U : 阿波羅是另外一個人?
 
C : 在亞特蘭蒂斯後期也有其他光之存有生活在行星上,很多古老的神和女神實際上是那些存有的遙遠記憶。
 
U : 你能不能評論一下歐西里斯被殺然後被切成碎片的故事,這真的發生過?
 
C : 這是發生在亞特蘭蒂斯後期的那些戰爭的一個象徵性反射,尤其是行星地球開始被隔離在執政官的控制下的那個時候,因此這是那段時間的一個記憶。
 
U : 那這更像是一個隱喻?
 
C : 是的,實際並不像故事所說的那樣,但這是一個反射,一個記憶,一個發生於當時的那次衝突的一個象徵符號。
 
U : 那麼現在Isis和Osiris同一時間在不同地方,還是他們的中心意識存在於某個地方?
 
C : 他們主要在天狼星系統,但他們也把自己的意識投射到地球周圍的母艦上,他們也發送著很多能量到行星地表,幫助解放進程。
 
U : 在占星學上總是有行星有著同樣的男神或女神的名字,這是與行星本身,行星的高我有關,還是指不同的存有?
 
C : 實際上行星比那些以前是英雄的男神和女神們是更為進化的存有,大多數情況下其能量射線,能量特徵非常相似。
 
U : 所以說它們是不同的,但有著同一類頻率?
 
C : 是的,它們有相似的一種頻率。
 
U : 那麼像希臘的很多古代故事不全是真實的?
 
C : 那些一種一代一代傳下來的記憶,由於每一代都會添油加醋,所以那些故事當然被扭曲到一定程度。
 
U : 所以像Mercury墨丘利,Jupiter丘比特, Neptune尼普頓這些在解放中現在扮演著一個角色?
 
C : 有一些是,有一些不是,但大部分是。
 
U : 在巴黎會議上你說過盧浮宮金字塔是光明聖殿騎士所建?
 
C : 實際上是一個與光明勢力有一定聯繫的日本建筑師。(注:據資料,盧浮宮的玻璃金字塔出自華人建筑師貝聿銘 )
 
U : 因為官方的說法是盧浮宮出自那個法國總統,他是偏向陰謀集團的?
 
C : 是的,他與陰謀集團有一些關係,但那個金字塔建筑的基本推力來自光明勢力。
 
U : 即使這種推力來自總統?
 
C : 我會說他對一些建議持開放態度,陰謀集團想要把金字塔作為他們儀式的能量入口,但實際上光明勢力更加成功。
 
U : 所以一旦它建起來,可以被兩邊所使用?
 
C : 是的,但幸運的是光明勢力佔了上風,所有沒問題的。
 
U : Tantra印度教經典教義有被操作和扭曲嗎?
 
C : 我會說這個行星地表上所有的教導/教義都被操縱和扭曲了。你可以在大部分的教義中找到真理,也同時有很多是虛假訊息,所以你要用內在指導來找出什麼是真的,什麼不是。
 
U : 比如他們說男人不應該射精,這是來自那些教義的,這是扭曲嗎?
 
C : 對,這是一種扭曲。我會說關於你的身體和你的性方面,你需要運用自己的內在指導。
 
U : 揚升後還會有性方面的事情(存在)嗎?
 
C : 不會以人們所理解的那種方式(存在),但會有一個意識狀態稱為cosmic orgasm宇宙性高潮,這是神性意識的一個面向。揚升之後你總是能與宇宙高潮的頻率連接,這實際上是極樂bliss的一個面向。
 
U : 那麼在不同的存有間仍然有這種能量的交換嗎?
 
C : 是的,但不會以物理方式,它主要是一種能量交換。
 
U : 你能否解釋性的初衷是什麼?
 
C : 性的初衷是合並兩極成為合一Oneness。
 
U : 你談到自1996年(執政官入侵)以來只有6個人逃出隔離地球,他們是怎樣做到的?
 
C : 實際上有一個組織的人屬於星際兄弟會Brotherhood of the Star,那個組織位於加利福尼亞,很靠近愛德華空軍基地。他們使用一種協議來轉化他們的肉體和意識,他們成功地在90年代末揚升,他們現在不再在這個太陽系了,他們揚升後去了天狼星系。
 
U : 他們在入侵後逃離?
 
C : 對,是的。
 
U : 地球是唯一被隔離的行星嗎?
 
C : 以往有其他地方也被隔離,但地球是宇宙歷史上,在隔離方面形勢最為困難複雜的。
 
U : 在乙太和星光層,有正面和負面的城市嗎?
 
C : 是的。
 
U : 你能否談談正面的城市。
 
C : 實際上在 higher astral planes更高的星光層,有一些充滿光的地方,如果有足夠高的振動頻率,人們在死後就可以去到那裡。那裡有美麗的風景,漂亮的建筑,幽美的環境。但這些地方仍然與隔離地球有關聯,他們(死去的人)遲早要回來重新投胎,因為執政官仍然控制著他們。
 
U : 所以他們仍然在帷幕裡,無法逃脫?
 
C : 是的。
 
U : 是不是有一種技術讓他們無法穿過帷幕?
 
C : 正確。
 
U : 執政官如何強迫人們再轉世投胎?
 
C : 運用科技和電磁場。當偵測到死去的人有某些不屬於光的情緒時,執政官會折磨prey upon他們。執政官用能量場放大這個情緒,遲早人們就會再次被抓住,通常是因為人們對那些已經投胎的人有牽掛attachments。
 
U : 那麼只有透過他們自身的情緒/情感才能強迫他們?
 
C : 透過他們的情緒和牽掛。
 
U : 如果有人能清理所有的牽掛和所有負面情緒,他有沒有可能逃出?
 
C : 理論上可以。但這很快會改變,因為隔離狀態開始溶解,在未來將更容易逃出。實際上隔離將會打開,光明勢力將進來解放整個乙太和星光層。
 
U : 當你說揚升大師,是指那些以前在這個行星上並且從這個行星揚升的存有?
 
C : 是的。
 
U : 大概70人,是嗎。
 
C : 是的,大約70人。
 
U : 你有沒有準確的數字?
 
C : 70是非常接近準確的數字。
 
U : 人數是平衡的嗎,一半男一半女?
 
C : 正確。
 
U : 在其他行星上也有很多存有揚升了,是嗎。
 
C : 宇宙裡有數以十億揚升的存有。
 
U : 一些揚升存有來自其他行星,在解放這個行星扮演著一個角色嗎?
 
C : 是的,他們很多人在母艦上,應該說他們正投射他們的能量在地球周圍的母艦上。
 
U : 所以星光兄弟會Brotherhood of the Star是這70個揚升大師加上他們的門徒秘密兄弟會Esoteric Brotherhood?(註: Cobra之前提到過的星光兄弟會說明:是一群非常靈性的存有,他們在心智層及情緒層啟發人類,幫忙創建了希臘文明,古希臘文明衍生成現代希臘文明,星光兄弟會幫忙引發了西方文藝復興,在14、15世紀時候的文藝復興就形成現在的西方社會,透過印刷,以及其它發明。他們會再次推動我們這個時代的新文藝復興,在地球表面形成新社會。)C : 是的。
 
U : 黃金龍船會Ordo Bucintoro是秘密兄弟會的一部分嗎?
 
C : 部分是,但不完全是,他們互有重疊但有很多聯繫。
 
U : 只有秘密兄弟會在地表,還是他們也是遠離世俗的?
 
C : 他們當然在地表,而且也在地下和上面。
 
U : 你是指帷幕外也有?
 
C : 是的。
 
U : 黃金龍船會的成員如何選擇他們的轉世?
 
C : 這些人有非常清醒的意識,他們在兩次轉世之間就規劃好他們的投胎。他們聚集在更高的星光層和精神層面,嘗試盡可能多地避免執政官的陷阱,並且轉世到歷史的關鍵時期裡。
 
U : Order of the Star星光教團是指在地表的144000人?(C: 是的)
 
U : 他們是星光兄弟會的弟子嗎?(C:是的)他們其中一些人是普通人?
 
C : 大部分星光教團的存有是普通人,他們甚至不知道自己屬於這個組織。他們是那些做了很多能量工作,以光來轉化黑暗的光之工作者。
 
U : 他們此時全部都覺醒了嗎?C : 沒有。
 
U : 他們與秘密兄弟會聯絡嗎?
 
C : 有時會,但他們自己也不知道。秘密兄弟會聯繫那些人,並且不表露身份的幫助他們覺醒。
 
U : 以心靈感應這類方式?
 
C : 有心靈感應,有時也會實體上接觸。
 
U : 有時你會遇到秘密兄弟會的人,但他們不會說自己是?
 
C : 是的。
 
U : 你說到星際秩序的目的是把光明和黑暗進行神秘的三角劃分,你能否解釋一下這個過程?
 
C : 我已經解釋過,實際上是光明勢力發出他們的光來轉化黑暗。
 
U : 在你那篇星際兄弟會文章裡談到他們來自第一,二和三次啟蒙,能不能再說一下?
 
C : 是的,它們是靈性啟蒙。第一次是一定程度的物質層面的掌握,第二次意味著情緒上一定程度的精通,第三次是心智/精神mind上的一定程度的精通。這些都是整個宇宙通用的靈性啟蒙。
 
U : 這像是一種特別的儀式還是他們自身個人的發展?
 
C : 揚升大師也會進行一個特別的儀式,但實際上啟蒙意味著一個存有內在的某一振動頻率的穩定。
 
U : 你說過聖杯石頭,如意寶珠,garil石,綠玻隕石(捷克隕石)。是不是如意寶珠代表陰性而garil代表陽性?
 
C : 兩塊石頭內在都有男性和女性的面向。
 
U : lapis ex coelis是指另一塊石頭嗎?
 
C : 這其實就是如意寶珠。
 
U : 有沒有其他石頭是聖杯上的?
 
C : 你可以說有很多不同的石頭屬於聖杯家族。其中一塊當然是綠玻隕石(捷克隕石)moldavite,第二塊是來自天狼星的如意寶珠,還有其他種類的石我現在不會說。但它們是非常強大的石頭,是現在照射到這個行星地表的強大的光之能量聚集鏡。(註:如意寶珠是最早期的聖杯之石,比耶穌的聖杯更早,被稱為”世界的寶藏”或等同於”天堂之石”(因為祂來自天狼星這樣的天堂),她能夠將天堂及永生的兩種力量帶給人類 http://www.bibliotecapleyades.net/sociopolitica/sociopol_shambahla11.htm)
 
U : 綠玻隕石(捷克隕石)聖杯在光之飛船上嗎?
 
C : 我不會透露它的所在地,但它正在光明勢力手上。
 
U : 聖杯之石與Order of the Star星光教團有關連嗎?當中央太陽的光照到聖杯,它會觸發Order of the Star星光教團人們的覺醒是嗎?
 
C : 聖杯之石會在”事件”發生的時候被激活,他們會作為一個透鏡len,中央太陽的能量會透過它激發人們在各自的崗位上來配合”事件”。
 
U : 所有這些聖杯石頭,感覺它們好像在這裡對抗著黑石,是嗎?
 
C : 是的,但不只是黑石,它們在能量方面做著很多事情幫助解放和準備”事件”。
 
U : 十二宮星座系統,宇宙裡每個行星都有同樣的系統嗎?
 
C : 通常12個星座與12道來自源頭的射線有關。但那些星座實際上的意思在不同行星和不同星系都有所不同。
 
U : 每13000年替換一次的第13和14星座是真的嗎?
 
C : 這只是一個象徵。因為第13道光線是自由意志的秘密,它被整合到十二宮作為第13個星座。是的,你可以對第14星座有很多解釋,更多被描述為銀河中央太陽和銀河邊緣之間的。
 
U : 銀之門和金之門?
 
C : 是的。
 
U : 因為這兩個星座,第13和14星座,它們有點接觸到黃道,你是否認為這只是一種解讀,或者真的有這麼一個星座?
 
C : 是的,它們接觸到黃道,因為我們現在所在的太陽系正處於銀河中央太陽的周期上,黃道的傾斜不是一個巧合。
 
U : 這與中央太陽的躍動同時發生。 
 
C : 是的。
 
U : 等離子物質能夠在自然界中找到嗎,還是說它是(宇宙)異常的薄膜?
 
C : 它可以在自然界中找到,但當有太多壓力施加於等離子體時就會發生突變,這正是這個行星上和行星周圍所發生的事情。
 
U : 你能否舉個例子,我們在自然界哪裡能找到等離子?
 
C : 每顆星都是一個等離子球。下雷暴雨時會有等離子放電。每顆彗星上都有等離子放電。這是宇宙中非常自然的現象。
 
U : 你說過當地球被隔離後,只有極少的人能成功進入地球。你能否說有多少人?
 
C : 我不會說出具體數字,但這個數字不太高。一旦他們進來,大部分人再也無法離開。
 
U : 他們是以自己的自由意志進來的嗎?
 
C : 是的,他們冒著風險,他們理解這個風險。會有一個例外的情況,就是外星光明勢力進入隔離地球很短一段時間進行營救任務。比如昴宿星的飛船。他們有時會介入到世界事件防止一些不好的事情發生。飛船會出現在隔離區內部可能幾分鐘,然後又走了。
 
U : 1996年的時候有一些昴宿星人被捉住了,是嗎?
 
C : 不幸地,是的。
 
U : 他們已經被救出來了嗎?
 
C : 是的,當然。
 
U : 當地球被隔離後,那些進來的人會是普通人,還是屬於特殊組織的?
 
C : 我會說他們是普通人,但更加覺醒。
 
U : 地球上的銀行系統是聖殿騎士開創的嗎?
 
C : 銀行體系幾千年前來自獵戶座。它一直在改變和適應這個行星上的政治和經濟形勢。銀行系統一直在黑暗勢力的控制下。
 
U : 我們看到一些聖殿騎士在滲透進去之後在銀行領域很活躍。
 
C : 聖殿騎士活躍其中但他們沒有控制金融系統。
 
U : 你意思是光明的聖殿騎士?
 
C : 實際上有正面和負面的聖殿騎士組織,這是一個混雜的局面。
 
U : Saunière埃尼索神父在(法國)雷恩堡發現了什麼?
 
C : 在雷恩堡很近的地方有一些洞窟,那裡藏有所羅門的寶藏。這是數千頓的黃金和一些物品。部分寶藏在二戰的時候被納粹發現,埃索尼神父只找到很小一部分。
 
U : 寶藏是如何藏到那裡的?
 
C : 14世紀由純潔派教徒Cathar和聖殿騎士轉移到那裡。
 
U : 他們從抹大拉Magdalene那裡得到訊息?
 
C : 這其實是那些家族的一個傳說,那些家族有一些訊息和一些文件,他們知道去哪裡能找到寶藏。
 
U : 也是因為抹大拉降臨landed在那裡?
 
C : 是的,她出現在法國。
 
U : 她與那些家族有關係,是屬於他們的血系嗎?
 
C : 是的,她是那個血系的。你可以稱之為第13個正面血系家族。
 
U : 你談到愛爾蘭是亞特蘭蒂斯的一部分?[C: 是的]歐洲其他地方也是嗎?
 
C : 法國西岸是,亞德里亞海也是。實際上地中海大部分河岸屬於亞特蘭蒂斯,埃及是它的殖民地。
 
U : 這表示亞特蘭蒂斯大陸不一定和歐洲有連接?
 
C : 亞特蘭蒂斯大陸在大西洋,但亞特蘭蒂斯的殖民地在整個地中海。
 
U : 夏威夷是利莫里亞的一部分嗎?
 
C : 是的。
 
U : 美國西岸和加拿大也是?
 
C : 是的。
 
U : 頭上的頭髮是不是神經系統的延伸,用來幫助感覺環境,有著超自然的能力?
 
C : 是的,頭髮就像一根天線,幫我們與更高的靈性維度連接。
 
U : 這就是為何陰謀集團鼓勵人們理髮,尤其是男性?
 
C : 是的,這就是為什麼有個趨勢要盡可能剪掉頭髮,因為陰謀集團想要在靈性上壓制人類。
 
U : 動物有被黑暗力量扭曲嗎?比如食物鏈裡的那些暴力,動物撕咬這類事情。
 
C : 它們被執政官的負面乙太能量影響。這個行星上(人類)對待動物(的方式)糟糕得無法形容。這些不應該被容忍。
 
U : 你說過星光層的黑暗幾乎已經清理完了?
 
C : 是的,星光層的情況比5年前好了很多。
 
U : 這是情緒層面?[C:是的]如果這個層面清理了,那為何人類還是有這麼多情緒問題?
 
C : 它沒有清理完,只是更乾淨了。大部分的情緒是執政官和奇美拉在乙太層的技術引起。一個物理或者乙太觸發器也可能用來引發情緒。
 
U : 是不是有一條從礦物-植物-動物-人類等的進化道路?
 
C : 這是一部分人類的進化道路,但不是那些來自其他星系的人們的道路。
 
U : 因為似乎植物和樹木都已經進化了很多。
 
C : 是的。它們有自己的意識,與光有很多連接。
 
U : 所以人會從一棵樹進化為一個人,或者能否一會做人一會做樹?
 
C : 不會,進化不會倒退,只會向前。
 
U : 但一些來自更高層面的存有,他們降臨到物質層面。
 
C : 是的,但這種情況不會再發生了。
 
U : 這是為了來解放這個行星?C : 為了轉化這個行星上的黑暗。
 
U : 在其他行星上的人,他們像我們那樣穿衣服鞋子嗎,他們也感覺需要掩蓋hide自己的身體嗎?
 
C : 他們可以用衣服來保暖,但他們不會掩蓋身體,他們不會有自卑感或者任何壓抑,這是不存在的。
 
U : 能否舉個例子說明無害形式的偶然性?
 
C : 在一個平常日子裡的天氣,是非常無序的,你無法預測。
 
U : 在宇宙中有其他例子嗎?
 
C : 比如恆星如何圍繞銀河中心旋轉。
 
U : 這與偶然性有關?
 
C : 恆星模式的擺動,是非常隨機的,不可能預測。
 
U : 在黑暗被創造出來之前,偶然性有沒有有害的方面。(注:上次訪問談到黑暗的出現是因為偶然性)
 
C : 黑暗出現之前沒有,但偶然性能可以是令人不愉快的。
 
U : 當黑暗被創造出來,偶然性的有害部分在宇宙其他地方消失?
 
C : 它集中在一些銀河系和本地銀河系,然後慢慢被轉化。
 
U : 所以宇宙其他地方的情況更好了?
 
C : 是的。
 
U : 在那些解放了的宇宙,人們是不是有技術創造身體?[C: 是的]你能不能解釋如何做到?
 
C : 他們有非常先進的克隆設備,更先進的文明甚至擁有物質化房間,用乙太物質來創造身體,在物質層面中成形。
 
U : 我和其他人經常看到星星很低貼近地平線,你可以看見它們閃著彩色,你能否解釋一下?
 
C : 這是由於大氣不完全純淨的一個現象。大氣中有電流,當一顆星穿過大氣層大部分地方,光線不同部分反射出來。比如太陽下山,當它離地平線很高時,它幾乎是黃白色的,當它降下接近地平線,它變得越來越紅,當它非常貼近地平線就會看到綠光。因為當它接近地平線時某些波長比其他更多地被吸收。同樣當一顆星星接近地平線,大氣的折射吸收某些波長,你就看到星星一閃一閃和變換著顏色。
 
U : 你說太陽下山時有綠閃光,那是什麼?
 
C : 通常在條件很好時,當太陽最後部分降到地平線以下,會有美麗的綠光出現。
 
U : 這個行星上還有灰人嗎?
 
C : 有一些是灰人轉世到人類身體上,而不是灰人身體。
 
U : 在非物質層面仍然有一些灰人?
 
C : 是的。
 
U : 他們都是負面的?
 
C : 一些是負面的,一些正在投靠光明。
 
U : 他們投靠後會離開這個星球?
 
C : 是的,他們會被護送離開這個行星。
 
U : 他們起源是哪裡?
 
C : 很多來自銀河本地區域的天龍星聯盟的星系。
 
U : 那麼這是一個天然的種族,不是(基因)操縱過的?
 
C : 他們以往當然受執政官的操縱,但現在他們正在進化。
 
U : 他們不是被執政官創造的?
 
C : 不是。
 
U : 你在等離子那篇文章中展示圖表中顯示有7個存在層面,宇宙中所有存有同時存在於7個層面上?
 
C : 在那些層面的高層存在著我們的神性火花,當我們轉生到物質層面,我們有了物質身體以及在所有7個維度的高層身體higher body。
 
U : 一些存有只在高層上?
 
C : 是的。
 
U : 當一個人轉生到物質層面,他的星光體是獨立於物理身體還是一起的?
 
C : 所有身體都意識中都連接著,所以它們是相互依賴,而在所有身體之間有一種反饋回路。
 
U : 星光體能不能做一些物理身體做不了的事?
 
C : 星光體的一部分一直與物理身體連接,但一部分有獨立的生命。
 
U : 乙太體也是同樣的情況?
 
C : 是的。
 
U : 不同身體大概有一個相同的外形嗎,比如你在物質層面是人形,在星光層也是?
 
C : 不總是這樣。
 
U : 在高級的層面也是?
 
C : 是的。
 
U : 7個查克拉/脈輪chakra連接著那些層面嗎?
 
C : 是的,7個脈輪連接著7個創造層面。
 
U : 一個脈輪對應著一個層面?
 
C : 是的。但也有其他的對應,所以這是很複雜的。
 
U : 有不止7個脈輪?
 
C : 人體有很多個脈輪。
 
U : 比7個更多?
 
C : 是的,多得多。
 
U : 大約有多少?
 
C : 成千上萬個脈輪。任何時候當兩個脈輪能量通道交叉時,就是一個脈輪。
 
U : 每個人都是這樣?
 
C : 是的。
 
U : 當宇宙收縮時,低層的平面會和其他層面合並然後消失?
 
C : 實際上會揚升回源頭。
 
U : 所以它們會不見了?
 
C : 是的,會被提升,吸收進源頭。
 
U : manasic層及其之上的層面現在已經清理完了?
 
C : 它們清除了黑暗,但仍然有一些異常在那裡,所以還不完美。但那裡已經沒有黑暗了。
 
U : 在buddhi manas之外沒有黑暗?
 
C : 在更高精神層面以上的任何地方都不可能存在黑暗。
 
U : 在那些層面上阻礙速子的帷幕在哪裡?
 
C : 在物質和乙太層,某程度上也在星光層和較低的精神層面。
 
U : 那麼是所有這些層面上。[C:是的]在每個行星上都有等離子層嗎?
 
C : 是的,但在其他星球上幾乎不明顯。
 
U : 愛爾蘭真的在一定程度上擺脫了陰謀集團?
 
C : 一定程度上,但不完全。
 
U : 你之前同意過陽性代表行動和個性,陰性是接納和團結。
 
C : 是的。
 
U : 對我來說似乎兩者都受到壓制,有時被扭曲了,每個人都要一模一樣,非常一致。
 
C : 這不是準確意義上的團結,這是控制。
 
U : 這透過一種扭曲的陰性形式表現出來。
 
C : 是的。實際上在這個行星上兩個方面都被扭曲了。
 
U : 因為似乎陽性也被壓制了,人們很難去採取行動。
 
C : 是的。這個行星上健康正常的陽性主動權受到極大的壓制。
 
U : 為什麼我們大部分談論女性/陰性,而不是兩者都談?
 
C : 因為在過去有著巨大的不平衡,陰性受到更多的壓制。當然很歡迎你和其他人多點談論健康的陽性,這也是很重要的。採取和激發行動是行星解放的重要關鍵之一。
 
U : 我們的目標是取得平衡,是嗎。
 
C : 是的。
 
U : 你之前說當有了平衡,黑暗就不能存在,你能否解釋一下?
 
C : 很簡單。當有了平衡就有了和諧協調,只有當扭曲和各個創造元素之間出現不平衡時,黑暗才能存在。
 
U : 你能不能說說瑞士。它似乎很特殊,它的政治局勢一直與別不同,那裡有歐洲核子研究委員會,法國的一些神聖地方在瑞士附近,不遠處有恩特斯堡/翁特峰和威尼斯,似乎這個地方有一個強大的能量漩渦。
 
C : 瑞士被陰謀集團選定作為一個獨立於世的地方。它不會被人入侵,那裡不會有戰爭,因為它被選做陰謀集團的金融中心。當然奇美拉已經選擇這個國家作為CERN歐洲核子研究委員會所在地,繼續他們的實驗和開發外星武器。
 
U : 長島的重子對撞機RHIC和CERN是他們制造奇異夸克炸彈的地方嗎?
 
C : 不是。
 
U : 但這跟那些武器有關嗎?
 
C : 長島仍然與之有關,但CERN沒有了。在過去幾個月CERN發生了很多改變,情況已經發生了變化。
 
U : 在那個方面CERN已經不再參與了?
 
C : 它不再直接與奇美拉有關,當然仍然有一些項目在日程上,準備明年再開始。但奇美拉不再直接參與CERN,不再像以前那樣了。
 
U : 我聽說聖日爾曼在法國大革命之前活躍於法國王室,是嗎?
 
C : 是的。
 
U : 他對那些國王和王后說了什麼,他們是不是執政官的傀儡?
 
C : 並非全部人都是。他嘗試以一個正面的方式影響他們,他準確知道法國大革命將會發生什麼,雖然法國大革命有一個好的開頭,但被執政官扭曲和轉變為一次恐怖統治。所以他是在警告一些人要警惕,嘗試以一個更平衡的方式引導這次轉變,當然他沒有成功,因為人們都不聽他的。
 
U : 仍然有很多蜥蜴人在行星上嗎?
 
C : 仍然有一些,尤其是在較低的乙太層,但比一年前要少了很多很多。他們的數目很小了。
 
U : 你能不能給個大約的數字?
 
C : 不能。
 
U : 你有一種實體方式用來與昴宿星人和抵抗運動聯絡,你多久用一次?
 
C : 經常使用。我要經常聯絡以獲得局勢的最新消息和可靠的訊息。
 
U : 你是地球上唯一有這種聯絡方法的人嗎?
 
C : 我不會回答這個問題。
 
U : 你也用這個方法來與揚升大師取得聯絡嗎?
 
C : 我也不能回答這個問題。
 
U : 我經常感到周末的時候衝突會加劇,我覺得可能是因為伊斯蘭,猶太教和天主教的儀式都在周末,你能否評論一下周末的能量?
 
C : 原因是人們在一周裡非常活躍,而他們也有壓制情緒的傾向。在周末裡他們獲得一點放鬆,所有受壓抑的東西釋放到表面,更多的情緒被釋放出來。執政官更加會趁機運用他們的技術,奇美拉也是。
 
U : 在麥加那個立方體進行的儀式背後有什麼?(注:克爾白,麥加城禁寺中央的立方形高大石殿,為世界穆斯林做禮拜時的正向,又稱“天房”。)
 
C : 實際上那個黑色立方體是黑暗力量的象徵,他們用來在物質層面上鞏固他們的力量。
 
U : 那塊每個人都要吻一下的小黑色石頭是什麼?
 
C : 麥加的黑色石頭不是我說的那塊。
 
U : 我明白,但那是什麼,它來自哪裡,為什麼會在那裡?
 
C : 根據一些傳說那是隕石的小碎片,被放到克爾白的一個角落裡。
 
U : 它是不是有某些力量,或者為信徒而捏造的一個故事?
 
C : 那個東西有一些力量,因為它被黑暗勢力用作很多秘密宗教儀式。
 
U : 為什麼在好萊塢電影中有這麼多難懂的標志符號?
 
C : 在好萊塢裡有兩個派系,負面派系嘗試透過那些符號控制人們,正面派系嘗試讓人們覺醒。
 
U : 在這個太陽系的其他行星地表上有沒有物質生命?
 
C : 這個太陽系有很多地下基地在一些行星和衛星上。
 
U : 是物理的?[C:是的]而不是在戶外?
 
C : 不是。條件不合適。你在火星地表可能只會找到一些細菌。
 
U : 你能不能說說”事件”之後多久我們才能確定黑暗不會再次出現?
 
C : 因為這個宇宙將有足夠的覺醒認識,光明勢力會有足夠強大的技術防止任何此類事情再次發生。
 
U : 當宇宙再次收縮,然後再次擴張時,這個記憶會得以保留嗎?
 
C : 所有認識awareness會以一個提高的,更為微妙的方式保存。
 
 
原文:
 
 
翻譯:erttq0101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