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5年02月22日 PFC 訪談

Judi – 你好,Cobra。很高興今天你到來。
 
Cobra – 大家好,不客氣。
 
Judi –   在我們開始做訪問前,我要說我們不會涉及到任何個人問題。我們不會問Cobra有關其他人或者其他網站的問題。Cobra,自從我們上次在夏威夷大島見面之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那次舉行的IS:IS會議我們都很享受。我有一些關於Kailua熔岩流的問題。一些訊息來自揚升網站,說到這股岩漿流可能會切斷主要道路,把那個島嶼的一角變成一個小島,這樣使得銀河兄弟姐妹們更容易接觸我們。你覺得這有可能嗎?
 
Cobra – 非常不可能。因為根據我的訊息,目前的情況不是那麼激烈,不會導致那個島嶼結構的巨大轉變。實際上”事件”之後某個時間整個行星都會成為光之島嶼。這是我們未來要發生的。
 
Judi – 很好,這是非常好的消息,因為很多住在那裡的人都非常關心道路會被切斷,所以你這個消息很好。我有另一個問題,關於來自那些外星訪問者的科技。夏威夷的島嶼會不會是外星人分享科技的第一個地方?
 
Cobra – 這是全球同步發生的事情,因此不會有第一個地方和最後一個地方。到處都將有科技分享。
 
Judi – 人們問到無限能源系統,永續栽培,食物森林等等這種理念社區,你覺得這些新型(社會生態)模式需要多快才能遍布全球?
 
Cobra – “事件”之後會非常快速傳播。”事件”之前不太可能,因為大部分人都仍然是這個金融系統的一部分。第二點是那些社區的人們之間的人際關係還沒有得到治癒,因為之前的一些事情,以及因為執政官的干涉。
 
Judi – 最近在洛杉磯我們有一個意識生命展覽會,很多人透過冥想體驗到星門,接受到來自昴宿星人,大角星人和揚升大師的音樂。對我們來說樂於與其他文明接觸是提升我們頻率的好方法嗎?
 
Cobra – 當然是,但不是唯一的方法,但這是好方法。
 
Judi – 有人說這個接觸的體驗會重新喚醒我們休眠的DNA,是嗎?
 
Cobra – 基本上這不關DNA的事。DNA是物質身體的一部分。需要喚醒的是意識體。物質身體的DNA轉變只是意識轉變的結果。意識需要首先轉變,然後DNA自己就會轉變。
 
Judi – 我收到網上的一些問題。Gill想知道誰是路西法Lucifer,他與支配這個太陽系的任何外星種族有關係嗎?
 
Cobra – 這個實體相當久以前已經被移除出這個行星,他現在幫助光明勢力。他已經轉變了,不再屬於黑暗陰謀集團。這個實體很久以前來自仙女座銀河系,他曾經在這個行星上有一個重要的角色。他現在不再是這個行星系統的一部分,他不在這裡了。
 
Judi – Gill也想知道透過人體獻祭獲得力量的過程是怎樣的,尤其是那些精英進行撒旦儀式時進行的兒童獻祭。
 
Cobra – 這完全是沒有根據的。他們的想法…這是他們表達(精神)創傷的方式。實際上以思想控制為基礎的精神創傷一代一代的傳下去,他們認為他們從人體獻祭中獲得力量。實際上他們一代一代人讓這種創傷延續,那些人完全是在妄想,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Judi – 戀童癖與這個有什麼關係?
 
Cobra – 這也是精神創傷過程的一部分。因為大部分戀童的人,他們曾被人誤用並在他們孩童時期被虐待,他們沒有辦法解決那個狀況於是用行動來表達出來。這在光明會圈子裡已經被合理化為儀式的一部分,但實際上它製造出(更大的)不平衡。
 
Judi – Gill最後一個問題是:收割harvesting是什麼意思?
 
Cobra – 收割是很多低頻振動種族使用的概念,他們來到不同行星收割各種資源,這些資源也包括居住在那些行星上的各個種族。這個問題裡所說的”收割”不會再發生。
 
Judi – Raissa想提出一些問題。
 
Raissa – 我們收到來自PFC網站的更多問題。Judith想知道:光之存有或者其他什麼人能不能看見這個行星上誰在冥想?
 
Cobra – 是的。當他們達到某個意識發展水平時,他們能看見誰在冥想,並且他們可以透過發送光的能量幫助那個冥想的人。
 
Raissa – 我們這個地方的遠處有沒有飛船能看得見?他們知不知道我們能看見他們,並且進行拍照?
 
Cobra – 請一次提一個問題。
 
Raissa – 他們知不知道我們能看見他們的飛船?
 
Cobra – 是的。他們知道我們的存在,尤其是當他們與我們聯絡,而如果我們意識得到,就會建立一條連接。
 
Raissa – Judith也問到:我有很多不同外形的不明飛行物體的圖片和影片。一些發出光,但整個船體看不見。還有不止一艘的飛船會在晴朗的夜晚出現在我們上空,我們看見它們不同顏色的轉換,停在那裡幾個小時然後飛走,轉成橙色或者白色。很多這種飛船。我們也看到一種是微紅/橙色的,或者巨大白光的。他們懸空但你能看見這些物體的其他部分。這些飛船是不是在觀察我們?
 
Cobra – 是的,天空中很多發出那種光的飛船是在觀察我們。
 
Judi – 現在Angel Eyes提出一些問題。
 
Angel Eyes – Cobra你好。我想知道關於療癒團體,你能否談談全世界的療癒者healer如何奉獻他們的能量和意圖來建設一個新的社會,這個社會裡人們最終能擺脫疾病。
 
Cobra – 這裡有很多因素。第一個因素是療癒者對這個新社會要秉持一個更高的願景vision來行動,並且要開始探索一些般尼克療癒技術。尤其是在過去400年,有很多療癒技術被開發出來,這些方法都非常有效的療癒疾病。但很多技術都被禁止了。與那些新技術結合,或者應該說被禁止的古老技術,將以靈性,能量和情緒療癒的新形式出現,如此才能達到戲劇性的療癒效果。這些都是人們現在就能探索的。
 
Angel Eyes – Cobra,對於世界各地的療癒組織要如何才能開始獲得新的療癒技術幫助有需要的人,你有什麼想法。我意思是”事件”之前。
 
Cobra – 他們的情況有點復雜。主要因為金融因素,也因為人們不知道他們需要療癒。大多數人沒有尋求療癒者的幫助。所以這個行星上對於療癒的重要性沒有足夠的認知,這些理念需要傳播出去,也需要傳播給另類媒體。
 
Angel eyes – 謝謝Cobra。有一個問題來自Richie,他想知道在新(社會)範式裡,要如何看待槍支的所有權。
 
Cobra – 大多數人不再需要有槍,因為社會型態將會改變。那些有需要的人仍然能持有槍。但”事件”後持槍者會大大減少。不再需要總是拿槍對著人。
 
Angel eyes.  謝謝。在未來裡,基督徒和其他原教旨主義者會怎樣?
 
Cobra – 他們會猛然驚醒。到時宗教如何被”創造”,如何被操縱的真相將會真相大白。對大多數人來說會非常震驚,但證據將會擺出來,許多信仰系統將分崩離析,代替那些信仰系統的更高的真理將會到來。人們需要經歷一段精神轉變,這個轉變之後他們會覺得更好。他們將更自由,也不會再有現在這個行星上的有組織宗教。
 
Angel Eyes  – 謝謝Cobra。你能不能給我們一些無現金交易系統的洞見。這個系統如何工作,我們會不會在這個系統裡用到黃金白銀?
 
Cobra  不會。實際上金融系統的轉變有很多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在”事件”期間,也就是重置的時候。這將轉變到以有價資產為基礎的新金融系統的社會。黃金和其它物質有形資產組成這個系統。我們仍然會用貨幣進行價值交換。社會將經過一段轉變,當新科技,比如複製機引進後,貨幣的需求就會越來越少。在某個時刻人類不再需要貨幣進行價值交換。所有有形物質很容易在複製機裡生產出來。精神/靈性價值將自由的在人類之間分享。
 
Judi – 謝謝Cobra。有人問到揚升過程的更多訊息。他說你之前提到有一些人已經揚升了,他有興趣想知道”事件”之前有沒有可能揚升?
 
Cobra – 極少人已經揚升,1996年之後這個行星地表上沒有人揚升。現在這個時候揚升的真實訊息仍然要保密。因為很多勢力想濫用這些訊息。我不會評論揚升的過程。
 
Judi – 很好。Raissa現在問幾個問題。
 
Raissa – 我們收到Andy的一系列問題。他想知道雙生靈魂,如何與他們再連接?
 
Cobra – 你可以透過冥想與你的雙生再連接。因為在某種程度上你與你的雙生靈魂是合一的,如果你達到足夠高層次的意識狀態,你能夠在內在達到這種合一。
 
Raissa – 雙生出現在夢境裡是什麼意思?
 
Cobra – 這表示這種連接,這種合一已經顯化在夢境狀態裡,這實際上是覺醒的一部分。
 
Raissa – 會不會是一個共享的夢境?或者這是一個預示未來的夢,或者只是我的頭腦想要這件事發生?
 
Cobra – 大部分情況是一個願景,真正的真實連接有時會發生於更高的星光層上。
 
Judi – Angel Eyes現在提問。
 
Angel Eyes – 這個問題來自Eduardo。如果我們正在轉變到一個完全不同的新社會和金融系統,為什麼皇室家族,比如歐洲皇室和中國龍族要主管整個地球的財富?
 
Cobra – 他們沒有管理這些財富。他們覺得他們在管理。恰恰這是為什麼事情拖了這麼長時間的其中一個原因。那些家族有些人對世界財富不願放手。不管怎樣,當”事件”發生時,這些財富會還給全體人類。
 
Angel Eyes –  謝謝。為什麼中國皇室家族稱呼自己為龍,在(西方)神秘學裡這個詞意思是蜥蜴/爬蟲。
 
Cobra – 這不單是這個詞的意思問題。我解釋一下。天龍星種族來到這個行星,他們有兩個派系。我會說他們大部分人是壞人,但有一些善良的天龍星人。好的一派的其中一個使命是成為這個行星財富的保管人和保護者。在西方這個計劃沒有成功。在東方某程度上是成功的。龍族原來的計劃是要把這筆財富給予人類。時移世易他們很多人墮落了,因此這是問題所在。問題不在於他們的起源,問題也不在於”龍”這個象徵符號,問題在於人類的人性。
 
Angel eyes –  謝謝Cobra。”事件”之後全世界的皇室會怎樣,那些血系家族相信他們高人一等。我們難道不是合一(平等)的?
 
Cobra – 他們將需要面對現實,他們最後開始意識到他們沒有特別之處。是的,他們出身名門望族,但除此不比任何人更勝一籌。他們很多人將能夠平等融入社會。其中一些人無法融合,並且一些人將被帶到銀河中央太陽重組。
 
Angel eyes –  謝謝。為什麼獲得人道主義計劃資助就要申請501(c)3(非營利性)基金會?為什麼不能給其他組織實體,比如信托基金?眾所周知只有少數人擁有基金會,大部分精英和大型跨國組織的目的是為了逃稅。這麼說開始重建地球之前需要先申請501(c)3。對大多數沒錢成立501c3的光之工作者來說這不公平。
 
Cobra – 你所說的可能是….(注:聽不清)。其中一個捐款人在這個特定情況下選擇只捐款給501c3組織實體。總體上我支持捐款人資助所有項目計劃,不論其組織形式。而我會給那些為非洲,亞洲人民提供基礎生活必須品,比如食物,衣服和住所的計劃提供優先。然後才到美國,歐洲和行星上其他地方。這是第一優先,之後其他事情才會進行。
 
Angel Eyes – 對紅龍來說似乎也有這個要求,這是那個紅龍代表(在訪問中)說的。
 
Judi – 我有來自George的一些提問。他想知道是不是仍然有必要為”事件”存儲糧食和水。
 
Cobra – 是的。這部分的計劃沒有改變。人們仍然要為食物分配管道可能受破壞而做準備。
 
Judi – George想知道現在的金融系統是不是會整體崩潰,新系統才能實施?
 
Cobra – 是的,這意味著整個行星上所有銀行都會關閉。不可能有在線電子交易。所有交易需要用現金進行。沒有信用卡,沒有在線支付。沒有銀行轉賬,這個情況可能持續一兩個星期。
 
Judi  – 據我的理解,George說揚升更多是一個逐步的過程。”事件”會引發大眾開始覺醒嗎?
 
Cobra – 是的,”事件”會觸發大眾開始覺醒,但這還不是揚升。
 
Judi – 好的。現在Raissa來提問。
 
Raissa – Andrey想知道1989年羅馬尼亞革命背後是不是陰謀集團?
 
Cobra – 基本上那是人們在覺醒,這種覺醒的上升引發了政體的轉變,然後陰謀集團出來濫用這次覺醒,把這股能量引導至加強那些國家的中央銀行控制上。
 
Raissa – 謝謝。
 
Angel Eyes – Mark問陰謀集團如何識別光之工作者,他們用什麼技術?
 
Cobra – 陰謀集團大多數人對光之工作者沒有興趣,他們只是想控制所有人。無差別的大規模控制。當光之工作者有足夠力量在矩陣製造出裂縫,當他們的能量強大到打斷陰謀集團的標量波時,他們就會成為特殊組織的目標。
 
Angel Eyes – 謝謝。如果抵抗運動說他們已經拿走了所有精英的黃金,那為什麼Neal Keenan和其他人聲稱他們在中國,中國周圍和東南亞看見幾千個裝滿黃金的沙坑?
 
Cobra – 我希望那些人為他們的聲明提出證據。在那些沙坑裡拍張照片,放上一張最近的報紙證明日期。如果我看見他們拿出這樣的一張照片,那麼我們才能討論這個問題。
 
Angel eyes – 謝謝。
 
Judi – Cobra,我有一些問題來自療癒團隊。第一個問題提及到一個通靈訊息,說數百萬黑暗靈魂的高我回到了聖光裡。那麼他們的黑暗靈魂和物質形體會怎樣,你能否評論一下。
 
Cobra –  陰謀集團的問題在於大部分人已經斷開了他們的人格和靈魂之間的連接,所以幾乎沒有靈魂連接。對他們來說再次連接是不容易的。時機準備好時他們一些人會再次連接,一些人不會。這件事還沒有決定下來。對於一些人不是說不會,對一些人不是說會,但他們很多人前途怎樣還沒有決定。
 
Judi – 另一個問題。光之城今年會不會出現在塞多納Sedona?
 
Cobra – 我不會回答關於時間上的問題。我不會評論某些事件的時間。
 
Judi – 這裡有另一個問題。現在是否所有人類都要經過12條DNA鏈的激活,或者只有某些團體才會經歷這個過程?
 
Cobra – 只有投生於這個行星的一些存有才會有這個過程。這些人是星際人類和或者星際種子。只有他們才會經歷完整的DNA轉變。大多數人類還沒準備好。
 
Judi – 謝謝。最後的問題是:在華盛頓的歐巴馬總統是一個真人還是一個克隆體?
 
Cobra – 他是一個真人。
 
Judi – 謝謝。現在Angel Eyes來提問。
 
Angel Eyes – David問,Cobra之前在回答人們自殺問題時提到我們現在待在現實層面比在星光層要好。他最近有親人去逝,現在他很關心星光層發生了什麼。
 
Cobra – 現在低級星光層還沒有淨化完,他那個情況最重要的是:那個死去的人意識狀態如何。大部分自殺的人處於一個非常痛苦,非常不穩定的意識狀態。當他們死去,他們吸引了非常不平衡的事件。如果有人去逝時處於和諧的意識狀態,他就能更容易繞過低級星光層的蜥蜴人存有,非常容易的去到高級星光層。
 
Angel eyes – 謝謝。如果我們現在還被執政官網絡包圍,那麼過去75年人們看見的UFO可能是執政官的飛船?
 
Cobra – 不是。人們目擊了很多不同文明的飛船。有善良的,有邪惡的,有亦正亦邪的。我會說過去一個世紀以來這個行星被很多不同的文明訪問過很多次。
 
Angel Eyes – 謝謝。我們的社會發生不同形式的火災,這些會結束嗎,我們日後是否不再需要消防部們?
 
Cobra – 是的,時機恰當時會結束。
 
Angel Eyes – 揚升之後我們是否不再受業力支配?
 
Cobra – 業力是靈性奴役人類的執政官引入的一個概念。因此我只會說因果一直都存在,這跟”懲罰”沒有關係。它僅僅是物理法則。將有大量的恩惠和大量的聖光到來,作為一個緩衝區改善顯化。所以即使你犯了一個錯誤,這個錯誤也不會導致嚴重後果,並且我們將從那些錯誤中更容易的學習。這個行星的狀況如此艱難的原因不是因為業力,而是因為我們被占領了。我們正在解放這個行星,這與你們所理解的或者這個行星上不同靈性圈子裡所解釋的業力沒有關係。
 
Angel Eyes – David最後的問題是:揚升後還有沒有業力。
 
Cobra – 正如我所說業力不存在。揚升後顯化的法則自然的顯化完美,就好像處於神聖之流的中心那樣。這就是我的定義。
 
Angel eyes – 謝謝。
 
Raissa –  Francis想知道你能否確定隔離已經升起(解除)了?
 
Cobra – 隔離還沒有解除。隨著我們透過突破階段,隔離將會解除。當它發生時,我將會發一篇非常清楚詳細有關文章。從這一點來說,隔離還沒被解除。
 
Raissa – 一旦解除,我們能不能像宇宙其他地方一樣接收到所有的能量。
 
Cobra – 是的,逐漸的。這裡的問題是人類大眾需要足夠覺醒來整合這些新能量。那些更加覺醒的個體將更能使用這些能量,與他們自身的覺醒水平和意識水平一致。
 
Raissa – 謝謝。就揚升而言,從現在看來還有什麼需要做的?
 
Cobra – 有很多事情需要做,但我之前也說過我不會評論揚升,直到戰略上時機恰當才能說。
 
Raissa – 謝謝。Francis提到一個混雜的問題:我仍然看見飛機化學尾跡,這是為什麼?每天早上我醒來看見擋風玻璃結霜。干了之後剩下白色粉末。這會引致什麼,這些能不能清理。這些究竟是煙灰,飛機化學物,泥土灰塵,有毒物,放射物,鈣或者全部都有?
 
Cobra – 飛機化學尾跡確實仍然存在,還沒有完全清理。但我說過很多次化學尾跡不是需要擔心的主要事情。主要的有毒來源是食物和水源。這才是更需要關注的。
 
Judi – 謝謝Cobra。我有一個問題,瑞郎脫離歐元的意義有多重大?
 
Cobra – 這是全球金融系統有事發生的非常重要的一個信號。這是瑞士執行它的計劃把未來導向金磚聯盟或者東盟。私下整個歐洲正在做同樣的事。這將是一次金融世界的大震動。很多央行正在思考以自己的方式做相似的事情。因此歐元和歐洲金融系統的未來是非常有趣的。很多事情正在幕後發生,總有一天這場震動的數量級要比瑞士法郎的更大。
 
Judi – 很好。有人想知道返老還童,保持年輕的最好方法是什麼。
 
Cobra – 最好的辦法就保持光之能量流動。昆達里尼或者….能量。理論上就是這樣。實際上不總是合理的,但理論上這是對這個問題的回答。
 
Judi – 萬一”事件”不能在幾個月或者幾年內發生,Cassami想知道NASARA現在能不能實施?
 
Cobra – 不能,因為陰謀集團仍然控制著中央銀行系統。
 
Judi – Angel Eyes有一些問題。
 
Angel Eyes – 所有以真實資產,比如貴金屬,土地,資源等為支撐的歷史債券,在”事件”之後會被系統承認和兌付嗎?
 
Cobra – 這不是關於債券的問題。債券只是金融工具。新金融系統的基本結構將是真實資產,黃金,土地,產品,創造性資源,食物等所有這些。事件之前債券將用來迫使美聯儲破產。它們只是金融重置的工具。那些債券的持有者拿不回黃金。債券所有人只會使美聯儲破產,然後世界財富,抵押賬戶將會分發給人類。
 
Angel Eyes – 謝謝。有些消息說一些軍事人員收到了伊拉克第納爾。為什麼普通人拿不到?
 
Cobra – 我不能確認這個消息。我無法能回答這個問題,因為我不認為這件事是真的。
+
Angel Eyes – 謝謝。 www.prepareforchange.net上有沒有關於”事件”安排的改變?或者準備食物,銀行關門這些訊息仍然和以前一樣?
 
Cobra – 沒有改變。總體計劃仍然是這樣。唯一不知道的是”事件”的時間,什麼時候會發生。但發生的方式大體上決定了。
 
Angel Eyes – 謝謝。能否告訴我們為什麼參與我們社區或者全球事件支援小組很重要?
 
Cobra – 因為”事件”發生時大眾會非常困惑,事件支援小組有安撫群眾,配合諸多行動的任務。他們將在”事件”期間收到光明勢力的通知。他們對發生的事情將有多一點理解。當”事件”發生時,對於要做什麼他們會有更多的知識和理解。
 
Judi – 好的。我有幾個問題。Nick問到:成千上萬人聚精會神冥想和觀想打敗陰謀集團,事情如何發生每個人都有他們自己的想法。大家都有自己的觀想,或者我們應該集體進行同樣的觀想會更有效?如果是後者,那麼應該觀想什麼?
 
Cobra – 應該把兩者結合。每個人都有他/她自己的觀想方法是很好的,但像統一團體那樣有著共同的觀想也是很好的。因此這是兩者的結合。
 
Judi – 謝謝。Gregg有一個問題。他想你解釋一下為什麼信號塔不斷出現,並且越來越大樣子越來越恐怖。它們對人們發出很多能量。很奇怪他周圍的人覺得這不是事。沒有人注意或者關注。當他駕車經過那些信號塔,總會負面的吸引到他的注意。這是一種洞察力或者他不應該把注意力放到這上面?奇怪的是他通常用自問的方法找到答案。他得到的答案是不應該注意信號塔,但仍然想問一下Cobra的看法。
 
Cobra – 那不只是手機信號塔,那些是標量網路塔。那些塔發射低頻電磁場控制人類意識。是的,不要注意它們是好的,但同時讓人們知道它們的存在也是好的。要知道和傳播這個訊息,但不必深究它們。
 
Judi – 謝謝,讓Raissa來提問。
 
Raissa –  Maria說感謝Cobra的工作,她問為什麼匈牙利人受到極端迫害,他們已經在這個行星上數千年。匈牙利的神秘符號在全世界都有發現,在波斯尼亞金字塔群,在復活島,在埃及等等。他們是不是來自獵戶座?
 
Cobra – 他們一些人來自獵戶座。我會說匈牙利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正面秘密組織為行星解放工作。那個組織在匈牙利所在的地方成百上千年。那些人正在為新金融系統和人類的正義而努力。
 
Raissa – 謝謝。Bree問一個很現實的問題。當你失業,失去房子,失去健康時,當你窮困潦倒並完全受制於金融系統,為生存苦苦掙扎時怎樣保持希望?
 
Cobra – 每次你跌倒就站起來繼續前進,我們都是這樣過來的。對每個人來說都是這樣。如果你失業,貧困,沒有房子,我會說這是一次個人的重置。這時你有一個機會離開舊的,開始一些不同的生活。不是要在舊系統裡再找一份奴隸般的工作,你可以獨立創造點什麼。這是一個新開始的契機。當然這並不容易,一個新開始總是伴隨著一個新的願景,有著你自己想要創造什麼的決心,慢慢的它就實現了。
 
Raissa – 很好,謝謝。我們如何保護自己不受低頻,HAARP,EM,高能量武器的攻擊?這也是Bree的問題。
 
Cobra – 首先要盡可能保持平衡。不要把事情推向極端。盡可能釋放生活壓力是好的。重要的是與大自然連接。並且進行冥想,有很多保護技巧,其中一些已經寫在我的博客上。
 
Raissa – 謝謝。我想與ET進行第一次接觸。這有沒有可能很快就能發生?或者只能在”事件”後才能發生,我要做什麼來加快接觸。
 
Cobra – 接觸可以在”事件”之前一定程度的發生。全世界有很多團體想進行接觸,Stephen Greer組織了人們想要進行ET接觸的會議。這是其中一個方法。你也可以透過冥想,能量和心靈感應的與那些ET存有連接來加快接觸。
 
Raissa – 謝謝。
 
Judi – Bree還有幾個問題。她想知道我們是否能做什麼來改變事物,比如改變現在的政治,或者做什麼都沒用?
 
Cobra – 是的,當然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轉變人類社會的第一個關鍵因素是傳播真相。當有一定關鍵臨界人數知道真相,就會有….而社會就需要轉變。在社會內部有很強大的表面張力,不論陰謀集團想做什麼,那種張力會搖動和推動一個社會。當行星上達到一定程度的覺醒,情況將發生轉變,不論陰謀集團想要做什麼都無法阻止這個轉變。
 
Judi – 謝謝。Bree也說:我想感謝行星上每一個為我們的自由努力的人。謝謝Cobra翻譯和發布最新消息。這給予我一點希望堅持下去。她最後問到:我感到實體炸彈的拆除,覺得一周以來輕鬆了一些,然後又感覺到(陰謀集團)一次反攻,我變得很情緒化,一直覺得虛弱和冰冷。我知道其他人也有同樣的感覺。是不是有過一次反攻。自從2月11日能量又回復正常了。
 
Cobra – 基本上是這樣。光明勢力取得一些進展,然後遇到反攻,接著又是光明勢力的進展。過去幾十年都是這樣。這會繼續下去直到最後的解放。
 
Judi – 謝謝。Angel Eyes有一些問題。
 
Angel Eyes – John問我們能不能進入沙士達山下面的泰樂斯Telos之城,或者其他雷姆利亞城市。
 
Cobra – “事件”之前不可能。
 
Angel Eyes – 當”事件”發生和大規模登陸時,大約有多少飛船會出現,他們是不是遍布行星上每一個國家? 
 
Cobra – 某個時刻會有很多飛船出現在行星周圍,但我不會談及這個計劃的細節。
 
Angel Eyes – 能不能說一點水晶光室light chamber。
 
Cobra – 有一些光室,我不會稱為水晶光室,但有某些技術是不同ET種族和揚升大師開發用來提升我們的物理頻率,也能療癒任何疾病,並且能協調我們身體的各個方面。那個技術在”事件”後某個時間會讓人類使用。
 
Angel Eyes – 我們有沒有可能今年就看到”事件”。
 
Cobra – 是的,有這個可能。
 
Angel Eyes – Becky想知道我們能否看到Cobra你。
 
Cobra – 有時我會在世界各地舉辦會議,人們可以在那時看見我。
 
Judi – Cobra我們來到了訪問的尾聲。我想提一下來自新西蘭Peter的問題,因為我也是來自新西蘭。他說Cobra在最近的訪問提到新西蘭的選舉舞弊。你能不能告訴我們是如何作弊的。
 
Cobra –  大部分國家的選舉,選票是電子計算的。而且也有很多方法讓整個選舉過程中斷。同樣的事情發生在新西蘭。這也是這個星球上發生了一次又一次的事情。
 
Judi – Peter也問到Round up Alpha網站上的那份政治家和政府官員(逮捕)名單是不是正如Gordon Duff所說是真的?
 
Cobra – 那是一份不完整也不可靠的名單。僅僅是來自不同消息來源的彙編。這不是光明勢力手上的實際名單。
 
Judi – 謝謝,最後Peter想知道新西蘭是不是全世界腐敗政客和銀行罪犯們的安全港。如果是,龍族會不會清除他們。謝謝你的訊息。
 
Cobra – 新西蘭不會是陰謀集團安全港。他們希望是,但不是。
 
Judi – 謝謝。Raissa提最後一個問題。
 
Raissa –  你能不能分享一下有關弗拉基米爾.普京和俄羅斯的最新訊息?
 
Cobra – 普京繼續他的轉變俄羅斯(政經)氣候的策略,並與東盟更緊密合作。他在一定程度上做得很好。他的進程會繼續,並且非常有效。
 
Raissa – 謝謝。聽起來不錯。
 
Judi – 結束之前你們想不想再問Cobra一些問題。
 
Angel Eyes – Cobra,X行星現在我們太陽系什麼地方?
 
Cobra – X行星在太陽系邊緣地區,一直在冥王星以外。
 
Angel Eyes – 1996年執政官用於入侵的漩渦有沒有關閉和處理?
 
Cobra – 還沒有完全恢復。在那個地區仍然有很多工作要做。
 
Angel Eyes – 我有一些問題來自科技小組。你認為最重要的技術轉變會在”事件”之後嗎?
 
Cobra – 是的。
 
Angel Eyes – “事件”後重要的物理理論知識會公開嗎?
 
Cobra – 是的,當然。所有關於乙太的科學,關於Overunity(自由能源)的科學,以及反重力,統一場論,很多其他方面都會公開。
 
Angel Eyes – 謝謝Cobra。
 
Judi – Cobra,非常高興跟你談話。我們會讓大家為以後的訪問提出問題。你能不能告訴人們如何從你的博客獲得更多你的訊息。
 
Cobra –  只要訪問 www.2012portal.blogspot.com,那裡會有最新消息。
 
Judi – 謝謝。最後你有什麼和聽眾說的?
 
Cobra – 我們剛開始新一輪的每周解放冥想。請大家參與,因為我們需要更多人更有效地幫助壓縮突破。
 
Judi -謝謝你,也感謝來自prepareforchange.net的各位,我們期望再次跟你談話。
 
Cobra – 謝謝你的邀請。
 
Judi – 謝謝,光的勝利。
 
來源:
 
翻譯:
erttq0101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