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5年11月12日Rob Potter訪談

Rob – 女士先生們,很高興又來到Victory of Light電台節目。我是大家的主持Rob Potter,又來到Cobra每月訪問。今天是2015年11月12日。我在毛伊島(夏威夷)。我們剛完成了文字記錄,訪問Cobra,紅龍代表和金魚報告Goldfish Report的Louisa。這是一個聯合訪問,只有文字記錄。會在Cobra訪問5,6天後發布。
 
 
這個訪問會首先放出,所以請留意這個頁面幾天後的更新。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訪問,Cobra和紅龍代表分享他們的觀點。我們當然希望所有光之工作者和有正面意圖的人們能團結起來。
 
說到團結,這個世界的仍然和平,你們還能安然待在家裡。但有趣的是死海文書和聖經都預言過末日。它們談到Cog和Mahgog(注:關於黑暗和光明的最後之戰)。Cog代表美國政府,Mahgog代表俄羅斯。預言說歐洲會首先發生一些事情。我想以此開始我的提問。首先歡迎你的到來。
 
COBRA – 謝謝邀請,很高興來到這個節目。
 
Rob – 我剛才說到Cog和Mahgog以及俄羅斯。現在有一些穆斯林入侵似乎是有人安排的,一些人認為這是一次真正的入侵。但很明顯大部分無辜的人只是為逃離他們國家的戰爭。最近有 報導說國際刑警阻止了一些假護照送到雇佣兵手上。你能否談談現在歐洲的形勢,會不會變得更差或者更好?事情平息下來了?現在是什麼情況。
 
(這個訪問在黑色貴族執政官策劃的巴黎恐襲前進行)
 
COBRA – 情況好了一些,因為人們終於開始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他們開始展開一些行動。俄羅斯在敘利亞的行動引發了一部分難民回去敘利亞。所以情況好了一點。並且我們的冥想也幫助到一些。但問題遠沒解決,所以我們需要更多行動和更多的能量支持。
 
Rob – 是的,我聽說一些人正返回敘利亞。他們覺得情況平靜了一點。敘利亞的交戰停止了還是仍然繼續,還是正在有一個清理的行動?
 
COBRA –計劃仍然在進行,但人們多年來首次看到遠景,他們看到一個未來。
 
Rob – 很好。你覺得對一些難民來說現在回去是否安全,或者還是不太安全?
 
COBRA – 對敘利亞一些地區來說回去是安全的,但並非每個人回去都是。
 
Rob – 你能否談談現在歐洲總體上的情況。我知道每個國家,每個人對難民有不同態度。我知道媒體正在搞混水,我現在不看電視上的主流媒體或者歐洲媒體。但你能否給我們一個正面(看待難民)的人們的百分比,有沒有一些人像美國鄉下佬那樣詛咒其他族群,叫難民做頭巾恐怖分子或者其它很難聽的名字。接納難民,知道發生什麼事的人的百分比有多少。你對此有什麼感覺。
 
COBRA – 基本上兩件事都在發生。人們開始理解形勢。但也有很多恐懼和誤解。有很多天真的樂觀主義,同時也有很多壓制著沒有爆發出來的仇恨。也有很多人已經平衡各個觀點,令人驚訝的很好理解正在發生的事。
 
Rob – 現在有很多人在談論關於Corey和本傑明提到的一些事情,我們在金魚報告裡有談到一些,但我想你減輕一下人們的恐懼,關於那個揭露過程中把金融系統交到那些老人手上100年的事情。這些人很顯然是舊陰謀集團的一部分。
 
COBRA – 不是所有團體都是舊陰謀集團,但有很多團體已經被放到一邊了。因為陰謀集團自身難保,現在他們覺得是自己出場的時候。但實際上這個行星上所有團體組織都要對齊和連接到這個行星更高的願景,那就是每個人的富足和完全的揭露。有一些中國利益集團想延遲揭露,其他國家也有一些團體想延遲揭露。這不會發生。他們可以拖延幾個月,但不可能拖延個100年,這是不會發生的。
 
Rob – 是的,我也覺得這件事非常荒謬。我同意你所說有光明勢力在監督事情的發生。但這是一個難題。我們之前也談到。現在有不同的集團,推動不同的理想。抵抗運動和銀河聯盟怎樣收拾局面?最後是不是要介入,就像老師在教室裡說:”安靜安靜!你們必須在全球透明和行星富足上達成團結一致。”?這些不同地方不同秘密社團的人在哪裡開會?如果我們搞不定這裡的人為因素,那事情似乎還是很遙遠。銀河聯盟和抵抗運動有什麼計劃來結束這些對金融系統權力和控制的爭論?
 
COBRA – 在某個時刻,當足夠安全的時候抵抗運動將把大量的訊息交給地表上的某些人,這些訊息公開給那些人之後將會改變游戲規則。因為突然間這些訊息將會公開出來讓每個人都知道。所有那些正在進行後門交易的團體將不能再這麼做,因為事情將會轉變,對每個人來說這類訊息的公開就能改變游戲規則。
 
Rob – 很好。這訊息是不是讓那些有個人議程的人曝光,從而修正他們的行為和觀點?
 
COBRA – 不。事情將會是….(訊息公開後)大眾的理解將使那些操縱變得不可能,因為人們能一眼看穿。
 
Rob – 這訊息是不是抵抗運動,阿加森網絡或者銀河聯盟公開宣布的一部分?
 
COBRA – 我會說將會有關於外星生命的訊息,當這個訊息公布後,沒有組織能拖延揭露,這對金融系統來說當然也有嚴肅的含意。對那些組織來說,很多現在可以做的,將會突然變得不可以。
 
Rob – 是的,光明勢力怎麼做真的讓人很感興趣,我猜這是一個絕密的行動。但現在很多人由於主流媒體的控制而有恐懼的反應。這會在大逮捕後發生嗎?
 
COBRA – 不,這可以在逮捕前發生。我不會詳談細節,但有一些計劃打算在”事件”前做點事。因為真的用了太長時間,抵抗運動想在”事件”前推動一些事情。我不會作出任何承諾,但他們也受夠了。他們不想再耗費更長時間。他們希望能盡早觸發一些事。再強調,我不會談到細節,但一些計劃正在進行。
 
Rob – 這是好消息。這會讓一些軍方的中立人士得到一些訊息,讓他們對事情有另一層次的理解,是嗎。
 
COBRA – 是的,當然。
 
Rob – 好的。我們已談到敘利亞和金融重置。關於中國和台灣領導人的會面,你能否給我們總體評論一下金融系統和一些轉變或者進展?
 
COBRA – 好的。中台的會面是一把雙刃劍。這可以是一件好事,但不幸的,這也可以是中國想要控制台灣的企圖,這是不好的。所以,事情在長期看來可能會有好的結果,我們接著看下去。
 
Rob – 我們現在直接回到問題上。我們開始提第一個問題,這是一個有趣的歷史問題。我對希臘歷史不太熟悉,但不同的歷史來源提到一個叫Zamaltos的神在Thraxian文明的正面影響。你知不知道Zamaltos是誰,他是阿加森還是銀河聯盟的代表?
 
COBRA – 這只是亞特蘭蒂斯末期的一個傳說,因為大部分希臘眾神實際上是光明存有,為那段時期帶來了很多覺醒,這個問題就是那種情況。
 
Rob – 好的。我收到很多關於這個話題的提問,我們已經回答過,但人們非常堅持。對那些提這個問題的人,這將是最後一次回答。問題是:在喀爾巴阡山脈地區,羅馬尼亞的布切奇山Bucegi mountain下面的文明是誰?
 
COBRA – 這是某個外星種族建立的一個非常古老的基地。那裡有一個時間囊,它被羅馬尼亞特務機關發現,然後被美國的陰謀集團接管和封存。幸好部分訊息已經透過一些書籍公開,你可以讀到。Transylvania Sunrise是第一本書,還有更多關於這件事的書。這只是冰山一角。在行星上還有很多類似的地方。
 
Rob – 但就像死海文書有光明勢力監察不會被人銷毀,這些最終都會公開給人類知道。
 
COBRA – 是的。
 
Rob – 這裡有一個深刻的好問題,你可以盡可能說一下。能否解釋什麼是開悟?
 
COBRA – 開悟就是你認識到自己真正是誰的一種體驗。這是與你真實自我的重新連接。開悟不代表你完全超脫了所有人性,所有情緒,思想和信仰系統。這只意味著你更深入的知道你是誰。繼而你生命裡的每件事裡總有你是誰的覺知,你永遠不會再失去這種覺知。這就是開悟。
 
Rob – 是的。在印度教裡這稱為三昧Samadhi(注:意指專注於所緣境進入心不散亂的狀態),喚醒你與高我的連結。還有另一個術語叫Nirvakalpa Samadhi,就是恆常不變的連接。這又帶出下一個問題,我想之前已問過一次,但這是一個好問題。請你定義什麼是揚升?
 
COBRA – 正如你提到Nirvikalpa Samadhi,這就是揚升。(注:Nirvikalpa,在瑜珈學中代表三昧的最高境界,在佛學中代表一切皆空基礎上的無差別認知,最終憑直覺感知最高的真實。)揚升是當你自我的覺知如此強大,以使你能整合你人格的所有方面。你照射一束光到上面,並且用不完美的愛的接納轉化它們,使得你實際上不再有人格。於是你溶解了你所有的低級身體,包括身體,乙太體和情緒體,精神體,你完全的與你自我的神聖火花對齊。然後你超越了所有熵的法則,你能實體化或者投射一個自己的影像到現實層面。但你永遠不再把自己等同於這個身體。你永遠不再等同於自己的思想或者情緒。這就是揚升的一個簡短說明。當然還有更多內涵。我將會在某個時刻寫一篇文章,但現在不是時候。
 
Rob – 謝謝。另一個有趣的問題。最近Veterans Today網站有很多訊息揭露。James Preston, Gordon Duff揭露可薩猶太人的議程,基本上那是被錯誤操縱的猶太復國主義議程。我想問:我看過George Hunt Williamson所寫的Secret Places of the Lion,裡面澄清了摩西出埃及的細節。當時那些被稱為猶太人的人們相信一神,但那些被摩西帶出沙漠的人並不是遺傳學上的同一人種,裡面有很多非洲人,埃塞俄比亞人,很多人來自希臘和世界各地。他們被摩西帶領走出埃及。你是否同意那些相信一神論的最初的猶太人不是特定的人種?
 
COBRA – 實際上有兩個方面。有一些遺傳上的組合形成了被稱為猶太人的團體,但也有其他接受了猶太信仰的種族。我這裡說的是可薩人,而且還有不同種族團體的混合,但你所說的最初的猶太人,他們確實相信一神,但這是被執政官用很多方法操縱過的。我不會在這裡說到具體細節,這是一個很深層的故事,非常復雜。並且關於猶太人有很多虛假訊息,很多混淆。其中一個流傳很廣的虛假訊息是發生在沙特阿拉伯的事件被解讀為發生在以色列。那些聖經(記載)的事件發生的真實地點其實是現在的沙特。這正是可薩人所占領的國家,他們掩蓋了很多與此有關的事情。
 
(採訪後記:我不確定Cobra所說很多聖經裡發生的事情其實是在沙特發生是什麼意思。他可能是對的,但摩西分開紅海是真的,考古學家Klaus Donna找到了地點證據予以證實。)
 
Rob – 是的,很多事情將來會揭曉。這是一件很復雜的事,我想猶太人和那些不同觀點的人都不喜歡現在對巴勒斯坦的軍事行動。我也認識到我們不喜歡美軍對中東所做的事情。我想說現在是時候放下分離主義觀點,比如黑白,貧富,猶太教徒,穆斯林,基督徒,印度教徒之類,並且團結起來,你同不同意。
 
COBRA – 是的。其實人們的宗教信仰不重要,種族不重要。重要的是每個人的靈魂的臨在。只有在那個層面,真正的兄弟姐妹情誼才得以建立。所有人們的信仰體系的不同顯化是不重要的,因為絕大多數都是執政官編程的一部分,在長期看來這完全不重要。這不是永遠伴隨我們的東西。隨著最高的真相開始揭露,人們開始有了與源頭的直接體驗,所有這些都會消失。
 
Rob – 這裡有一個有趣的問題。我想聽聽你的意見。二戰的時候猶太人大約的死亡人數是多少?
 
COBRA – 我沒有準確的數字,但這是數以百萬的。是五百萬或者一千萬,因為太多了。除此以外,有很多不是猶太民族的人在二戰後死於歐洲各地集中營,這個數字也是百萬計的。有很多的人死於斯大林時期的蘇聯。因為執政官和耶穌會,數以千萬人遭遇恐怖的經歷,這需要很多療癒。關於這個情況”事件”後將會有很多療癒。
 
Rob – 是的。系統性的折磨和種族屠殺在全世界都是恐怖的。另一個軍閥是波爾布特,他進行清洗。我聽說超過100萬人被殺害。我想這些事情裡有很多腦控編程,我稱之為尋求他人受苦的撒旦心態。這些事情的本質是什麼,你知道他們不是執政官。這些是不是傾向於做這類事情的蜥蜴人?我無法想像美軍士兵在阿布格萊布監獄對無辜的伊拉克人做出這種可恥的事情。普通人做出這種行為的原因是什麼,這如何得到療癒?
 
COBRA – 這是因為執政官的控制。執政官只需按下仇恨的按鈕,壓抑仇恨然後擴大它。大部分普通人不夠強大足以抵抗來自執政官持續的壓力。比如他們被送到戰場的話,他們只能向這種壓力屈服,不論什麼事都按照命令來做。
 
Rob – 謝謝。東烏克蘭有什麼計劃,那裡的戰爭能停止嗎。DNR的領導人不停把煤賣給敵人,他們只是被騙?普京和揚科維奇是不是已經同意在初次暴動爆發前把克裡米亞還給俄羅斯?
 
COBRA – 不,不。沒有這樣的協定。這個問題是指”事件”前還是後?
 
Rob – 是”事件”前。很明顯”事件”後所有戰爭都會停止。這個問題是戰爭現在能不能停。烏克蘭現在的情況怎樣。是不是仍然在僵持或者升級?
 
COBRA – 情況還沒解決,我不期望”事件”前能解決,因為陰謀集團的動機很顯然是讓衝突盡可能長久持續。
 
Rob – 人們想知道”事件”後多久能讓莫吉隆斯症Morgellons和其他疾病的爆發緩和下來?人們染上這些病是不是因為飛機化學尾跡?
 
COBRA – 後勤有多快就有多快。這些治療方法需要一段時間分配,也需要一段時間被人接受。我會說在全人類的範圍而言將有顯著的改善。
 
Rob – 上個月有一個遺傳學家的問題,他有一個遺傳學問題問你。他說:能否問問Cobra,我們基因組內的固化逆轉錄轉座子垃圾DNA是不是外星人有組織的基因操作的證據?
 
COBRA – 是的。因為外星人的基因操作,觸發了某些轉變,可以在基因裡很明顯的追蹤到。我會說主流遺傳學禁止了某些部分的研究,某些事情被禁止,某些事情被大範圍掩蓋。如果你用開放的眼光接觸這個領域,你會找到外星人基因操作的非常強大的證據。
 
Rob – 這個問題,我不認為你有這麼說過,但有人問:Cobra提到撒旦已經被送到中央太陽。你有沒有這麼說過?
 
COBRA – 我不是這麼說的,但我現在不會評論,還不是時候。
 
Rob – 下一個問題是,能不能解釋關於我們所知的撒旦那個存有?
 
COBRA – 不,我不會對那個存有作出評論。
 
Rob – 他是不是與那個叫Set的存有是同一人?
 
COBRA – 是的。
 
Rob – 這個問題我們之前回答過,中央太陽在哪裡?
 
COBRA – 正如名字所說,中央太陽在銀河系中心,就是銀河系中心最強大的物體。
 
Rob – 你能不能從歷史上談談抵抗運動,X行星團體來地球之前的遠古歷史。
 
COBRA – X行星團體存在了成千上萬年,他們有自己的進化,和地球沒有太多的互動。它與那些好和壞的精英們有一定程度的互動,並且很久前被光明會接管。同樣的情況發生在這個星球上,但幸好他們比地球早一點獲得解放,現在他們正協助地球的解放。
 
Rob – 你能否談談他們多久前被接管,是不是3萬年前?
 
COBRA -實際上第一階段的接管和這個行星一樣,25000年前。但那種控制沒有那麼深入和徹底。在X星上有很多的覺醒。較少的腦控編程。
 
Rob – X行星上的人們起源自哪裡?他們是不是殖民於X星?對那些不知道的聽眾說一下,X星不是Nibiru。這是一個大約850年橢圓軌道的行星,覆蓋著藍色的沼氣冰。人們住在行星中心。
 
COBRA – 他們不住在行星中心,而是住在近地表的地下基地。
 
Rob – 問題是,他們在那裡多長時間?他們原本來自哪裡?
 
COBRA – 他們在那裡有幾百萬年。很多人是來自銀河系各地的類人存有。
 
Rob – 歷史上有沒有地球人定居在那裡?有沒有古代地球人成為X星的居民…
 
COBRA – 是的,那裡有一些從地球轉世過來的人,隨後被傳送到X行星的星光層。這確實發生過。
 
Rob – 人們想知道他們什麼樣子。很明顯他們很像人類,是嗎。
 
COBRA – 是的,他們很像人類。如果你在街上遇見他們,你無法看出那個人與普通人的分別。現在他們是抵抗運動代理人,走在地表的大街上,你認不出他們。
 
Rob – 謝謝。現在談談主要異常的問題。我收到一些提問。我想人們還沒搞清楚。對於那些仍然在思考主要異常問題的人,我們這裡會談到一些細節,以便你們能弄明白,這將是對那些有問題的人的很好的參考。什麼是主要異常?
 
COBRA – 主要異常是偶然性,它是一個沒有存在目的的隨機函數。它本身不是負面的,但自由意志與主要異常的互動會有一種強大邪惡和負面傾向,因為主要異常從不與源頭連結。
 
Rob – 為什麼主要異常會出現在一個完美有序的宇宙裡?
 
COBRA – 答案是沒有任何原因,沒有任何目的。這是主要異常能存在的唯一方式。
 
Rob – 下一個問題是,它的目的是什麼,是否僅僅是混沌。但你說它沒有目的。
 
COBRA – 主要異常沒有任何目的。它是目的的邏輯對立面。
 
Rob – 謝謝。所有的造物與主要異常互動?或者在其他維度和多元宇宙的其他層面,事情運作的方式不一樣?
 
COBRA – 造物一直與主要異常互動,實際上在緩慢的轉化主要異常。這個宇宙裡每個意識活動都能轉化主要異常的一個方面。這是一個自從宇宙誕生開始就不斷持續的過程。
 
Rob – 根據這個人所說,你提到主要異常會吸收回合一,是嗎。
 
COBRA – 是的。
 
Rob – 在這之後會怎樣 ?
 
COBRA – 合一將永遠成為一切萬有。不需要有更多造物,因為一切萬有將整合回到合一。
 
Rob – 你最近的訪問裡說到源頭投射自己到主要異常裡,這個融合產生了造物。問題是,當沒有主要異常,造物如何產生?
 
COBRA – 主要異常出現前沒有造物。
 
Rob – 你說過合一終極的目的是要理解吸收主要異常。當吸收完之後又有什麼目的意圖?
 
COBRA – 之後作為合一存在於完美的喜悅,愛與協調之中。
 
Rob – 另一個問題,organ chembuster和cloud busters(注:淨化天空或大氣的發明)是否能產生足夠的力量清理天空的飛機化學尾跡?
 
COBRA – 如果設計合理,它們能幫到很多。
 
Rob – 有一些較為敏感的人…但我不肯定,因為你無法知道他們是否真的有過那些經歷,這不是關於這些經歷的真實性問題。但有人說他們睡覺的時候,他們能感覺並且真的看見有一個蜥蜴人出現在他們房間。就在他們入睡前,他們感覺到作嘔就像有人在強迫灌什麼東西到他們大腦裡。他們說有一種身體上的噁心感。人們要怎麼保護自己,這些事情仍然會偶然發生?
 
COBRA – 是的。這可能會偶然發生,但不是常見的。如果你沒有那種經驗以及那類存有的能量附著,這種事情就不會發生。所以如果你清理內在對那些存有的附著,它們就不會顯化在你的現實裡。
 
Rob – 這裡是一個有趣的問題。你對人體自燃有什麼解釋?
 
COBRA – 通常這不是人體自燃。這是等離子標量技術的遠距操作。
 
Rob – 謝謝。有人想知道你對最近波蘭選舉的看法。你是否看到波蘭有機會和俄羅斯和東盟走得更近,而不是站在歐盟和美國那邊?
 
COBRA – 波蘭問題是由於它位於東西方世界之間。這是兩個強大勢力之間左右為難的抉擇。波蘭政治家需要很多與兩邊談判的技巧。當他們看到東盟更加強大,他們當然會支持。這個回答同樣適用於很多歐洲國家。
 
Rob – 這裡有一個有趣的問題。我們知道你不能給出答案並且不知道。但你覺得”事件”在2020年前的概率有多少百分比的可能?
 
COBRA – 我不會給出任何時間範圍,包括可能性的預測。
 
Rob – (笑)我知道你會這麼說。大天使和揚升大師有什麼不同?
 
COBRA – 揚升大師有過地球生活的經驗,有過地球的轉世,有著自己的自由意志努力超越和逃離矩陣。大天使沒有地球經驗。他們只是游弋在他們更高的維度,所以他們的覺知會有點不同。
 
Rob – 教皇是不是變身的蜥蜴人?
 
COBRA – 教皇沒有變身,也不是蜥蜴人。他是一個來自仙女系負面的執政官。
 
Rob – 在什麼情況下地球傾斜會得到修正,這個行星會不會不傾斜的自轉?
 
COBRA – 我不會回答任何行星地軸轉變的問題,現在不是時候。
 
Rob – 我想不是具體問地軸轉變,而是這個行星會不會再次以一個平衡的方式重新安置?
 
COBRA – 是的。
 
Rob – 這個問題我不肯定你是否知道,但我覺得很有趣。你是否知道南印度18大師Siddhas是誰?聽起來似乎像一個印度版的淨光兄弟會問題。
 
COBRA – 是的,我聽說過那些存有。他們在揚升的狀態中工作。
 
Rob – 謝謝。在印度教裡,創世眾神是梵天,毗濕奴和濕婆。他們誰對應宇宙銀河的造物層面?有點像基督教的聖父,聖子和聖靈那種說法。你能否評論一下這三個神。
 
COBRA – 是的。他們是宇宙原型:神聖意志,神聖之愛和神聖之光。在不同信仰裡可以用不同的方式來描述,通常大多數宗教信仰描述那些原型時把他們與那些他們所知的存有作為同一原型的載體連接起來。
 
Rob – 好的。我們回到一些更世俗的問題。似乎陰謀集團透過在越來越多的州推行強制疫苗差不多成功實行他們統治世界的計劃。我沒有親眼看到,但我聽到人們在談論,但我不認為他們能成功。當然他們也在計劃沒收槍械,尤其是一些疫苗領域的醫生似乎被人謀殺了。律師,醫生也是國會議員的Andrew Moulden有所有證據,用簡明的醫學實證科學方法證明疫苗引發自閉症和其他異常,他也被殺了。這些事情不久的將來能結束嗎,或者不幸的我們不得不面對這些直到”事件”發生?
 
COBRA – 不幸的是,這個情況仍然會繼續,可能會持續好一段時間,但”事件”的時候會完全停下來。
 
Rob – 有人問奇異夸克和頂夸克炸彈,他們想知道有多少炸彈,它們仍然生產嗎?
 
COBRA – 有一定數量,但沒有新的炸彈生產。它們的數量隨著清理行動一直在減少。
 
Rob – 很好。你能否告訴我們數量?你會不會說50個以下,或者100個以上?
 
COBRA – 這是機密訊息。
 
Rob – 人們想知道你怎麼知道有多少人冥想。你是不是有特殊能力知道參加冥想的準確人數?
 
COBRA – 抵抗運動有自己的方法獲知這個訊息,他們會在冥想後給我一個關於冥想有多成功的訊息更新。
 
Rob – 下一個問題是,有多少正面的軍隊警察參與了抵抗運動。我們如何知道有軍隊和警察參與了,或者他們都沒有牽涉其中?
 
COBRA – 一些在警察機關和軍隊架構的人已經得到抵抗運動代理人接觸,但人數不是太多。現在還是言之過早。但最後的行動將要開始時,就會有很多人被聯絡。
 
Rob – 你能否給我們說說已經被逮捕的重要人物的名字,給人們一些希望真的有轉變發生。關於金融系統的拆除進展你能否舉些例子,讓人們看到正義的伸張和逮捕的進行?
 
COBRA – 在冰島已經很多逮捕行動。越南已經有銀行家被起訴。實際上針對法國的羅斯柴爾德家族有一起訴訟。有很多小的進展,因為大行動將會一次進行。但你已經能看到一些小步伐邁出。
 
Rob – 謝謝。我不看主流媒體,也非常忙碌,但我聽人說羅斯柴爾德被逮捕。哪個成員被逮捕了,你能不能解釋是什麼情況?
 
COBRA – 我無法確認這個訊息。有一些大人物被逮捕的謠言,但我沒有得到確認。
 
Rob – 現在我想談一下凱史的自由能源裝置。我們團體的其中一個成員,我們叫他JB,他已經聯繫我。他似乎參與了很多。另一個人已經拿到他們的設計圖和概念,做出更可行和更能運作的部件。我看著這一切,就好像雞蛋破殼一樣。據稱印度,意大利,中國已經同意一旦可行,他們將會推廣這些裝置。這些裝置現在還沒達到精通和統一標準的程度,我們還沒成功。我們上次談過了,這是不久前的事,你對凱史有沒有更多的訊息?你有沒有收到那些獲得裝置的人們正面的回應?中國,印度和意大利將是首批推廣的國家,你認為這是不是真的?
 
COBRA – 我會說尤其是中國和印度。他們的基礎設施已經準備好。當一切就緒,某些情況裡這兩個國家將允許自由能源有效的推行。但我還沒有收到關於凱史裝置的正面確認。
 
Rob – 你有沒有研究過這些裝置和其中的技術?這與你所理解的等離子物理學是不是一致的?
 
COBRA – 我研究過,裡面有一些有希望的成分,但我不能100%肯定它真的能運作,哪怕是理論上。
 
Rob – 我想我們離這些完全成真前還有一段路,但聽著似乎很有希望。似乎只是時間上的問題,是嗎。
 
COBRA – 很久之前就是這樣。
 
Rob – 抵抗運動怎樣,你有沒有問他們這個問題?他們仍然保持沉默?
 
COBRA – 我已經和他們討論了很多次,但他們總是說主要的事情是拆除奇異夸克炸彈,然後其它事情才能發生。有很多科技在某些地方等待著恰當的時機公開,所以這不只是關於凱史。這是整個行星的形勢問題。需要有一個突破,而這個突破可以發生在任何地方,很可能從一個意想不到的方向發生。
 
Rob – 我想談談Corey的訊息。那些在秘密太空計劃SSP的人,在”事件”發生時他們將得到解放和治療。這對人類來說是興奮的。他們一夜之間明白到我們已經有了這麼一個外太空計劃,在月球,火星,金星有基地,有著比國際空間站更先進的人造衛星在小行星帶。Corey說得對嗎。
 
COBRA – 是的。在小行星帶有很多基地。這不只是關於Corey的訊息。如果你想看的話,在很多地方都有很多證據。我會推薦Dr.Salla關於SSP的書,尤其是書的第一部分,有大量的證據和很多不同的訊息來源,很多關於不同秘密太空計劃存在的證據。
 
Rob – 我覺得當銀河外交開始後,我們就能直接到外太空了,是嗎。
 
COBRA – 是的。
 
Rob – 我們節目時間差不多了。有人問到一個很形而上學的關於那個非實體存有的問題。你能否談談梅塔特隆Metatron是一個存有還是一個辦公室?Metatron, Sandaform這些存有在”事件”後能否看得見,或者仍然是在更高層面上工作的非實體存有?
 
COBRA – 他們將仍然保持非實體的更高層面,但那些有足夠覺知的人能夠更容易的感覺到他們的臨在。
 
Rob – 很好。我們有幾個最後的問題,關於人們能做什麼。我們說過人們要找到自己的道路。但你能不能推薦具體能做的事?如果有人覺得要建立一個團體,除了冥想團體外你有沒有其他建議,其他類型的你覺得能幫到人們的活動?
 
COBRA – 我覺得最有效的是開設一個博客,因為我們需要更多博客活動,更多互聯網活動,發放與形勢有關的資訊。我們需要比大眾媒體更強。
 
Rob – 有件事你提到可能發生在美國。當然,加拿大人可能也想南下,因為這裡更溫暖。但我想這是透過墨西哥和加利福尼亞半島來進行。這會不會是一次國際性美洲突襲,或者是某種自南美和中美洲的邊界開放?
 
COBRA – 這只是陰謀集團的計劃,這不會發生。
 
Rob – 謝謝這個回答。一個與Drake和Alex Jones有接觸的人找到我想進行一次對話。如果安排得到,你有沒有興趣和Drake做一個聯合訪問?
 
COBRA – 是的。
 
Rob – 很好,也可能是Alex Jones?
 
COBRA – 好的。
 
Rob – 很好。我會嘗試一下,希望能達成這件事。同時我想再次感謝Cobra。今天我們和龍族代表渡過很多時間。謝謝你對那些技術難題的耐心。當然我們的光之勝利訪問進行得更順利了。你有沒有什麼想與人們分享,提醒他們冥想或者其他你準備做事情,請說兩句。
 
COBRA – 是的。如果這是訪問在11月21日前發布,我想請任何願意參加冥想的人都參加。那些已經厭煩等待的人們,這次”事件”冥想就是你能做的。你可以積極的參與,如果我們有關鍵臨界人數參加就可以讓”事件”近很多,因為顯化的合一能量場力量是最強大,或者說宇宙其中一個最強大的力量。但這都取決於你。
 
Rob – 好的。Cobra重申我們是這次轉變不可或缺的。大家不要只是坐在椅子前發文,害怕這個那個。記住你的光明能轉變事情,用你和平的意圖我們將一起改變這個世界。再次謝謝Cobra這個月來到我的節目,十分感謝。光的勝利。
 
COBRA – 是的,光的勝利。
 
 
 
翻譯:erttq0101
 
原文: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