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綁架的法國

 

 
 
作者: Thierry Meyssan
 
前一陣子延燒到巴黎的中東戰火對於許多法國民眾而言是無法理解的事情,因為他們從來不知道法國政府在阿拉伯世界的秘密活動、自家政府和波斯灣獨裁國家的詭異結盟以及它是多麼積極地參與國際恐怖活動。這些政策從未在法國國會進行討論,而且各大媒體幾乎不敢深入發掘內幕。
 
 
法國民眾從過去五年開始就時常耳聞遠在天邊的戰爭,但是他們從來不了解這些戰爭的真實涵義。媒體會報導法國軍隊在利比亞的戰事,但是從來不報導法國士兵出現在黎凡特的事情。許多人看過筆者針對黎凡特議題寫過的文章,但是都認為筆者只是在胡言亂語。即便考量到本人的寫作記錄,我還是能接受自己被定位成『極端份子』或『陰謀論者』,然後被別人當成從網路上抄襲各方政治陣營,就連真正的極端份子或陰謀論者所寫的東西也照抄不誤的傢伙。雖然似乎沒有人能和本人爭辯我的文章內容,不過也沒有人注意我在文章中警告法國政府結交的盟友。
 
譯註: Thierry Meyssan是第一個出書揭發911事件官方報告謊言的作家。
 
如今,被忽視的真相突然浮上檯面了。
 
2015年11月13日星期五,數名武裝分子在巴黎的5個區域奪走了至少130條人命。政府宣布法國全境進入12天的緊急狀態,而且還可能因為國會通過的法案延長。
 
巴黎恐攻和查理週刊槍擊案沒有直接關連。
 
雖然13日星期五的襲擊事件和查理週刊槍擊案有著截然不同的行動模式,法國媒體還是把兩者合在一起討論。查理週刊槍擊案是針對特定人士的案件,而巴黎襲擊事件是對大批隨機民眾發起的聯合攻擊。
 
筆者先前得知:查理週刊的總編輯在槍擊案發生前曾經收到來自近東地區的20萬歐元”禮金”,好讓他繼續進行反穆斯林的文宣活動。作案的槍手們則和法國的情報單位有關,而且他們的武器來源礙於國家機密法案無法對外公佈。我已經證明過查理槍擊案的真兇不是伊斯蘭教徒。法國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從槍擊案中復原,而這種程度的復原已經在反法國群眾的心目中激起了波瀾。
 
焦點回到前幾天延燒到巴黎的戰火。這場攻擊事件對西歐國家都是一大衝擊。它不能跟2004年的馬德里311連環爆炸案相提並論。馬德里連環爆炸案當中沒有槍手,也沒有自殺炸彈客,而是10枚放置在4個不同位置的炸彈。
 
即便巴黎攻擊事件的兇手是穆斯林,即使他們有些人在行兇時高喊«真主至大! » ,這起事件也無關伊斯蘭世界或文明之間的戰爭。這些武裝份子收到的命令顯然是上街隨機殺人,而沒有事先探聽被害人的宗教信仰。
 
即便伊斯蘭國無疑是這起攻擊事件的主謀,光從表面看它的犯案動機也是件不合情理的事情。畢竟如果恐怖份子真的想要”報仇”,他們應該要去攻擊莫斯科。
 
法國至少從2011年開始就是個恐怖國家
 
坊間關於這些攻擊事件的解讀都沒有切中要害,因為這些非國家團體的背後總是有國家的奧援。1970年代,綽號『豺狼卡洛斯』的伊里奇·拉米雷斯·桑切斯出於信念加入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陣線和共產革命,並且陸續獲得蘇聯的援助。1980年代,世界各地的雇傭兵集團開始效仿卡洛斯的作法並且為出價最高的雇主賣命。例如:別名«阿布·尼達爾»的薩布里‧阿爾班納就為利比亞、敘利亞和以色列執行恐怖攻擊。 時至今日,恐怖份子和許多國家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秘密關係。
 
基本上,世界各國多半會否認自己涉及恐怖組織的活動。不過,法國外交部長─洛朗·法比尤斯在2012年敘利亞盟友會議上宣稱:努斯拉陣線(蓋達組織在敘利亞和黎巴嫩的分支)”近來的表現良好”。
 
由於外交部長的身份,法比尤斯知道自己不會被傳喚到法庭說明他為何會支持一個被聯合國安理會列為恐怖組織的團體,但是他的言論卻很可能使法國和恐怖國家畫上等號。
 
 
事實上,法國至少從2011年開始就在援助蓋達組織。當時英國和法國加入美國主導的«阿拉伯之春»。這場行動的目標是推翻所有世俗的阿拉伯政權並且讓穆斯林兄弟會上台實施獨裁統治。雖然英法兩國在突尼西亞和埃及情勢動盪的時候就察覺到這場行動的真實目的,它們先前就已經打算染指利比亞和敘利亞。在利比亞,它們藉助義大利特種部隊發動班加西大屠殺。隨後他們又藉助蓋達組織佔領利比亞的軍械庫。筆者可以作證:我在2011年8月接受哈米斯·格達費庇護的時候,北約攻擊利比亞的首都。我們下塌的Rixos 飯店也被高喊«真主至大! »的蓋達武裝份子攻擊。 這個武裝集團的名字叫做的黎波里旅。他們的指揮官是哈拉提,而督軍的是法國的任務軍官。哈拉提、貝哈吉和自由敘利亞軍其實都隸屬蓋達組織,而他們都是在法國政府的殖民大旗之下賣命作戰。
 
 
在敘利亞,許多人可以證明有法國軍官監督武裝份子,並且從事反人類的犯罪行為。 
 
法國從2011年開始就在玩一場極端複雜又危險的政治賭局。2013年1月,也就是法比尤斯部長公開支持敘利亞蓋達組織後的1個月,法國在馬利共和國對同一批的蓋達份子發起打擊行動。後來蓋達組織就拿滲透到敘利亞的法國特務報仇洩恨。
 
大家當然沒聽說過這些事情。雖然法國屬於民主政體,卻從來沒人公開談論過法國的阿拉伯政策。當時法國政府違反共和國憲法第35條,不經過國會投票就決定和利比亞和敘利亞宣戰(官員們頂多只有在國會進行幾個小時的膚淺辯論)。法國國會議員們放棄監督行政部門的外交政策。他們似乎相信外交政策是總統的私事,而且不會影響大家的日常生活。不過現在大家都知道:和平、安定以及«人權和公民權宣言的第二條都直接取決於政府的外交政策。最糟糕的事情還在後頭。
 
譯註:人權和公民權宣言的第二條: 任何政治結合(association包括外交關係)的目的都在於保存人的自然的和不可動搖的權利。人們生來是有權從事一切無害於他人的行為。
 
2014年年初,美國的自由鷹派正準備將伊拉克和伊朗境內的伊斯蘭酋長國轉型成伊斯蘭國。另一方面,法國和土耳其把武器彈藥運送給蓋達組織,好讓他們對抗伊斯蘭酋長國。2014年7月遞交給安理會的文件可以證明這一段故事。 然而,法國後來倒戈加入美國的秘密行動並且參加國際間的反伊斯蘭國聯盟。這是一個陽奉陰違的組織。大家都知道這個聯盟不出兵轟炸伊斯蘭國,還用一整年的時間運送武器給恐怖份子。今年七月伊朗和「P5+1」簽訂全面協議之後,局勢就變得更加複雜。美國突然對伊斯蘭國動武,並且把它打回敘利亞的哈塞克省。2015年10月中旬,法國開始出兵到伊斯蘭國。法國軍隊到敘利亞之後並沒有阻止當地的大屠殺,而是征服一部份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占領的土地。隨後法國在當地建立一個名為『庫德斯坦』的殖民國家,而且庫德族在當地還變成了少數族群。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法國派遣航空母艦就是去波斯灣協助人民保衛軍的馬列主義份子對抗自己的前盟友伊斯蘭國。
 
巴黎攻擊事件就是恐怖組織的第二次反擊。這次的主謀不是敘利亞的蓋達組織,而是法國境內不能說的盟友─伊斯蘭國。
 
 
誰主導伊斯蘭國?
 
伊斯蘭國是人為的產物。它的本質說穿了就是好幾個國家和跨國際的政治工具 
 
伊斯蘭國的主要經濟來源是石油、阿富汗的毒品(法國人還沒搞清楚這玩意兒和自家領土的關連)和黎凡特地區的古董。伊斯蘭國的石油在販賣到西歐之前都會無償通過土耳其。考量到石油的銷售量,伊斯蘭國肯定有土耳其的協助。
 
三個禮拜前,敘利亞的軍方發言人表示:三架個別隸屬於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和阿聯酋的飛機將伊斯蘭國的戰鬥人員從敘利亞載運到葉門。這三個國家顯然違反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而且和伊斯蘭國有著無庸置疑的合作關係。
 
2012年1月第一場日內瓦會議之後,我曾深入解析美國政府內有一個派系正在推行和白宮相反的政策。起初這個陰謀是由中情局前局長─大衛·裴卓斯主導。裴卓斯在2007年共同創建了伊斯蘭國。由於裴卓斯在2012年辭職(其實是被銬上手銬帶走),陰謀的後續工作就轉交給當時擔任美國國務卿的希拉蕊。不過希拉蕊在2012年底”意外暈倒”,她的工作就只好中途作罷。到了最後,這項陰謀由美國駐聯合國大使─費特曼(Jeffrey Feltman)和偽反伊斯蘭國聯盟的領導人─約翰·艾倫上將持續進行。這些人隸屬的團體是美國內部的國中之國。這個團體一直反對伊朗和P5+1簽訂協議而且從不放棄和敘利亞開戰。這個團體的成員同時也是歐巴馬政府的官員。最重要的是,各種陰謀的幕後黑手就是資產遠超過各國政府預算而且可以自行出資進行秘密活動的跨國企業。至於伊斯蘭國的幕後主謀則是艾克森美孚石油公司(卡達的真正主人)、 KKR投資基金和Academi 私人軍事公司(前黑水公司).
 
換句話說,法國已經成為這些跨國企業的雇傭兵國家。
 
 
黑函滿天飛的法國
 
2015年11月11日,法國總理─曼紐爾·瓦爾宣佈法國正忙著反抗恐怖主義。
 
11月12日,隸屬法國內政部的全國違法行為和法律行動觀察報發表了一項報告。報告指出:法國民眾最為關注的議題是失業問題,其次就是恐怖主義。
 
11月13日的早晨,法國內政部長─巴納德‧卡澤納夫在楠泰爾發表了長達20頁的限制武器販運計劃。
 
顯然法國政府預料到最壞的傳言就是外頭有人暗示法國正在和攻擊自己的組織談判。過去法國締結了自己不曾尊重的盟約,而現在遭受背叛的恐怖頭子們正在用黑函攪亂法國的政局。
 
巴黎攻擊事件的早晨,當地的醫院急診單位才剛進行模擬恐怖攻擊的應變演習。巧合的是:紐約和華盛頓特區的醫院在911事件發生時正在進行反恐演習。馬德里的醫院在2004年3月爆炸案發生前進行過反恐演習。倫敦的醫院在2005年7月7日爆炸案當天也做過反恐演習。
 
 
結論
 
最近幾屆的法國政府與反對共和國價值觀的國家締結盟約。政府為了自己從事秘密戰爭然後收手不管。歐蘭德總統、參謀總長普加、外交部長法比尤斯和前外長亞蘭·居貝如今都成了黑函的攻擊對象。除非他們坦白承認他們為法國帶來的政治爛帳,甚至被送上高等法院,否則他們都沒辦法渡過這一波的黑函攻勢。
 
9月28日,俄羅斯總統普丁在聯合國大會發表演說時提到了美國和法國: « 我想請問那些要為現況負責的國家– 你們最起碼知道你們做了哪些事情吧? “筆者擔心沒有人會回應普丁的問題,因為該負責的人並沒有宣布中止任何基於過度自信、自以為是和身份免責權的政策。美國和法國都不在乎普丁的演說。事到如今,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原文:
 
翻譯:Patrick Shih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5/11/30/the-french-republic-taken-hostage/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