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客機還快的超速列車快來了

 
中文介紹:
 
 
當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公佈他的Hyperloop高速列車設想時,似乎沒有人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
 
伊隆是特斯拉汽車公司和SpaceX公司的首席執行官,當時他放出一份57頁長的概念設想文件,表示自己沒有時間來興建這個革命性的運輸系統——用傳輸艙裝載著乘客,以超過800英里/小時(約1300公里/小時)的速度,在遍布全美的管道裡飛速移動。
 
幸運的是,位於加利福尼亞州埃爾塞貢多的初創公司JumpStartFund接過了伊隆的這個設想,開始進行Hyperloop高速列車的研製工作。JumpStartFund將眾籌和眾包模式——從所有的地方匯集資金和智慧——結合起來,把興建Hyperloop的雄心壯志逐步從設想推向現實。
 
當伊隆提出了自己的設想時,JumpStartFund剛剛才完成自己的beta測試。該公司首席執行官德克-阿爾博恩(Dirk Ahlborn)說,開展Hyperloop高速列車項目,似乎是該公司測試自身做法(也是爭取成為頭條新聞)的最佳方式。因此,他們主動與SpaceX公司接觸,把這個項目放在了自己的在線平台上,並成立了一個名為“Hyperloop運輸技術”(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的子公司,來專門負責這個項目。
 
 
運作方式
 
“Hyperloop運輸技術”是個高端大氣的名字,但它不是一個很標準的公司,更像是一個鬆散的團隊,由美國各地的約100名工程師組成。團隊成員用自己的空閒時間來研究這個設想,酬勞是股票期權。
 
千萬不要小瞧了這些成員。申請參加這個團隊並不容易,已經有大約100人被拒之門外,成功者幾乎都在波音、美國宇航局、雅虎、空中客車、SpaceX和Salesforce這樣的公司幹全職工作。這是一個高智商者的組織。
 
成員根據興趣和技能,分成了不同的工作小組,涵蓋了這個宏大項目的各個方面,包括路線規劃、傳輸艙設計,以及成本分析等。工作主要是通過電子郵件完成的,每周大家都會討論進度狀況。阿爾博恩說,組織的扁平化程度非常高,但牽頭的人自然而然就會冒出來。如果某件事需要做個決定,就由擔任CEO的他來拍板。
 
很多工作是由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25名學生完成的。該學校的SUPRASTUDIO設計和建築項目與JumpStartFund開展了合作,現在的學生們正在做Hyperloop系統所需的所有設計方案。
 
阿爾博恩預計,直到2015年中期,才能完成技術可行性研究。到目前為止,他們已經在傳輸艙、車站和路線這在三個主要領域取得了進展。
 
接下來,我們將從這三個方面來介紹JumpStartFund計劃興建的Hyperloop高速列車項目。
 
 
路線規劃
 
該團隊使用了一些算法來尋找合適的路線,這些算法考慮到現有建築物、道路和地理狀況因素,從速度和舒適度方面對路線進行優化。這意味著,盡量讓路線保持直線延伸。就像在飛機上一樣,高速行進本身並不會導致人們感到噁心,但如果改變方向,你就會感覺到G力的存在(注:其實在生活中隨時都會產生額外G力,但是多半因為過於微小因此往往被忽略,若要明顯體驗則可利用高速的器材或交通工具,例如雲霄飛車或高速鐵路,但此類方式所產生的G力仍舊在一般人體的可承受範圍之內,而對於隨時在進行超高速動作飛行器上的飛行員而言,G力卻是不可忽視的一個重要關鍵,且往往決定生死。)
 
阿爾博恩說,這條路線不會是完全平順的,但“我不認為它會導致你嘔吐”。
 
伊隆建議興建從舊金山到洛杉磯的Hyperloop路線,結果引來大量批評:地震怎麼辦?先行權怎麼處理?要穿越舊金山灣?你怎麼避免很有可能發生的政治角力?阿爾博恩的想法是:選擇不同的路線。考慮一下從洛杉磯到拉斯維加斯的線路,或者美國其他地區,或者世界上的其他國家。“我們希望能看到從洛杉磯到舊金山的路線,但我們的首要目標是建成Hyperloop高速列車。”政治障礙確實存在,但是並非到處都有這種障礙。迪拜就沒有。
 
在研究可能的路線時,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學生們設想了在美國、歐洲和亞洲建成縱橫交錯的管道網絡。但我們至少需要10年的時間,才能建成在商業上可行的Hyperloop高速列車,所以全國管道網是很難想像的。於是他們提出了一個“迷你Hyperloop高速列車”計劃,由比較短的進入城市、圍繞城市的路線組成。
 
 
傳輸艙
 
該團隊不得不對伊隆在傳輸艙方面提出的建議做些修改。伊隆建議門向上打開,但阿爾博恩說,這是很難實現的,因為管道內氣壓較低,傳輸艙的門需要相當沉重才行。所以團隊決定了採用“泡泡策略”。傳輸艙就是“泡泡”,它外形時髦,有漂亮的門窗。乘客進入傳輸艙。然後傳輸艙在進入管道時,被裝入了一個外殼。外殼可以幫助它在軌道中移動,裡面配有有空氣壓縮機和其他所需部件。
 
不要指望Hyperloop高速列車可以消除階級差別:除了貨運傳輸艙之外,還會有經濟艙和商務艙之分。商務艙的空間比較寬敞。
 
 
車站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學生的設想是,當你到達車站時,把行李交給一個基瓦機器人(亞馬遜的倉庫使用的那種機器人),然後你通過安檢。那是一個移動的人行道,位於金屬探測器下方。這個想法還有待斟酌,因為經過機場安檢的人都知道,有很多人都會忘記把硬幣或其他金屬物從口袋裡取出來。但是,一旦通過安檢,你將能在大堂裡買東西、吃東西、上衛生間,或租用平板電腦了。然後你前往月台,坐上自己的座位,然後出發。
 
Hyperloop高速列車系統由兩根管道組成,方向一正一反。當傳輸艙到達車站後,它從側面滑到月台上,讓乘客下車。然後傳輸艙將被載入反方向的管道中,做好再次出發的準備。
 
 
有待完成的部分
 
JumpStartFund和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學生都取得了不錯的進展,但在真正進入測試、驗證和施工這些有意思的環節之前,還有很多問題仍需解決。阿爾博恩說,如何修建低壓管道以及支撐它的外掛架的問題,大部分都已經解決了,設計製造傳輸艙應該也不會太棘手。困難的部分是讓傳輸艙在管道中移動,看看速度究竟能有多快。為了減少管道中的摩擦力,伊隆提出使用壓縮機,在傳輸艙下方製造空氣隔層。
 
這是最省錢的方法,阿爾博恩說,但它也存在缺點。他的研究小組正在研究磁懸浮和其他可能的替代方式。“我們希望找到實現它的最好方式。”
 
“一旦我們完成了前期工作,知道了該如何興建它,而且在經濟上也合理可行,那我們就能籌到資金,對此我毫不懷疑,”阿爾博恩說。伊隆曾經估算過,修建400英里的Hyperloop高速列車系統大約將耗資60億到100億美元,從該團隊的研究來看,這個數字是靠譜的。
 
有鑑於這段時間以來,連一些垃圾項目都獲得了風險投資,為Hyperloop籌集資金應該不會太困難,雖然它的投資者需要有不同尋常的耐心才行。阿爾博預計將在2015年內開建第一個原型。最終成品“可以在十年內建成”,阿爾博恩說,“這絕對沒有問題。”
 
到了某個階段,Hyperloop運輸技術公司可能就會放棄這種“在你有時間的時候為它做貢獻,但是不要對金錢抱期望”的模式,採取更加傳統的做法,正式僱傭一些員工。但就當前來說,這個模式很恰當,因為它可以匯集盡可能多的人類智慧,研究這個雄心勃勃的設想提出來的無數問題。這就是為什麼阿爾博恩對Hyperloop高速列車項目很熱衷的原因:它是一個非常艱鉅的任務。
 
這也是為什麼人們喜歡伊隆的原因,阿爾博恩說:這傢伙想死在火星上。伊隆確實在向一些讓激動人心的目標進軍,“其他人則是在開發下一個移動應用”。(Kathy)
 
 
 
Hyperloop高速列車不會消除階級之分:願意支付更高票價的人,可以享受更寬敞的商務艙。
 
 
Hyperloop運輸技術公司的目標是實現伊隆-馬斯克的Hyperloop高速列車設想。
 
 
很多工作是由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25名學生完成的。該學校的SUPRASTUDIO設計和建築項目與JumpStartFund開展了合作。
 
傳輸艙外形時髦,有漂亮的門窗。傳輸艙在進入管道的時候,會被裝入一個外殼。
 
傳輸艙內部模型圖。
 
傳輸艙到達車站後,從側面滑到月台上,讓乘客下車。然後傳輸艙將被載入反方向的管道中,做好再次出發的準備。
 
目前該團隊已經在三大領域取得進展:傳輸艙、車站和路線。
 
在該團隊的設想中,覆蓋全美的路線網就是這樣。
 
 
內容來源:騰訊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