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性一點也不神秘,它就是生命

Screen Shot 2016-02-19 at 10.11.36 PM

導語:當你的心臨在時(這裏的“臨在”是個動詞),你就全然的進入當下的經驗裏,在那裏,頭腦不見了,歷史不見了,內在的故事不見了,焦慮擔心不見了,只有那個活生生的振動,只有那個“在”,而它就是生命,就是神性。

    “臨在”(presence)這個詞嚴格說起來,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現代漢語,但是,我們如果看一些靈性方面的書籍或資料,卻會經常遇見它。比如,在艾克哈特·托利的《新世界——靈性的覺醒》中就經常提到這個詞,很多國外的靈性導師也都一再提及這個詞,在合一大學,它更是“神性”的代名詞。在靈性世界的語匯中,它跟“成道”、“開悟”一樣,的確算得上是一個高頻詞。那麽,它到底指的是什麽?

    從字面上來看,presence 的本意是指“在場”、“到場”,但是,從詞性上來看,在場或者到場,有點像是動詞,而英文中的presence卻是一個名詞,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理解,它應該是指某個主體在場或到場的一種狀態。顯然,如果這樣子翻譯,就太哆嗦了,所以,需要一個新的詞來表達其雙重特質,它既具備某種動作性,同時也具備因為這個動作而帶來的狀態感,在我看來,“臨在”是一個生造詞,它不太容易被人理解是很正常滴。但無論如何, 這個生造詞兼具上述動詞與名詞的特性,實際上相當於一個動名詞,英文裏有動詞 +ing,但咱漢語裏沒有這種語法。

    神性一點也不神秘,它就是生命

    好,再來看看,這個“臨在”在靈性的語匯中為什麽會顯得那麽重要。臨在其實就是指處在“當下”(now and here),也就是be present。當你處於當下的時候,你的心是“在場”的,不是心不在焉的。太多的時候,我們的心一點都不“臨在”,我們的頭腦不是忙著回憶過去,擔心未來,就是基於過去的經驗而不斷的在分析、在評論、在判斷、在比較……我們的頭腦無時無刻不在忙碌著,一分鐘就會有一千零一個想法冒出來,而我們的頭腦一忙,心就亡了,它就不可能在場了——這是人類痛苦的根源之一。所以,要把你的心收回來,收到當下這一刻來。你的心一到場,你的痛苦與煩惱就自動的不見了,很多的靈性導師都說“當下沒有問題”,是的,當你的心臨在時(這裏的“臨在”是個動詞),你就全然的進入當下的經驗裏,在那裏,頭腦不見了,歷史不見了,內在的故事不見了,焦慮擔心不見了,只有那個活生生的振動,只有那個“在”,而它就是生命,就是神性。

    其實,所謂神,或者神性一點也不神秘,它就是生命,以及你對這個生命的全然經驗,不夾雜著頭腦的全然的“在場”。頭腦是不可能了解神性的,因為它永遠都不是“在場”的,它不是一個過去時,就是一個將來時,而“臨在”是你的心全然的擁抱生命時的那個現在進行時,對神性的瞥見只可能發生在現在、當下。當頭腦缺席的時候,你的存在就到場了,你就能夠超越由頭腦而創造出來的小我意識而進入更高層次的超意識當中,並與之發生聯系。其實,神的另一個代名詞就是指宇宙超意識。當我們喚請臨在的時候,其實就是在喚請神,就是主動的將你的小我意識融入宇宙大我意識,在那裏,過去未來被超越了,是非評斷被超越了,好壞對錯被超越了,二元對立被超越了,在那個純粹的“在”裏,就只有愛,就只有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