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離新時代幻想運動

作者: HopeGirl
 
 
 
我知道這篇文章肯定會招引某些人的非難。然而,我認為這是一篇不能不寫的文章。我跟許多朋友討論之後發現:我敢篤定一定有人感同身受。這篇文章的宗旨是抒發我的親身經驗。讀者們可能會有不同的想法,這也無傷大雅。我知道世界上有許多人過著水深火熱的生活。我也對他們深感同情。無論誰還受困在我即將揭發的惡劣社交圈,我真心希望你們都可以保有理智並且安然脫困,然後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我仍相信我們都可以做到。 
 
這是一個關於我如何從新時代幻想運動中清醒的故事。 首先我想說的是:我認為自己是靈性修養很好的人。我相信神。我也敬愛神。我每天都會禱告和冥想。我喜歡水晶之類的東西。我喜歡接觸大自然。我甚至會研究陰謀論。我相信外星生命、先進科技和量子物理學以及諸如此類的話題。
 
不過呢,我在最近告別新時代運動。我花了好一段時間琢磨,然後我決定要收復自己精神世界。我是一個靈性修養很好的人。我看不慣新時代運動的某些人事物並不會減損我的精神素養。如今,我已經擺脫新時代運動的思想巢臼,並且開始尋找屬於自己的靈性道路。
 
我之所以會遠離新時代運動,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的個性。我一直認為自己是行動派。我習慣動手做事,而且會有始有終。無論是靠自己的雙手完成事情、擬定計劃、開創事業、執行計劃並且看到計劃的成果,我都會感到自豪而且充滿熱情。許多我在新時代團體看到的人不講求行動和實作。正因為如此,我一直覺得自己是新時代運動中的異端份子。我也一直覺得是這個圈子裡唯一會動手做事的人,其他人似乎都沒有像我一樣的目標和企圖心。其他人寧可甚麼都不做,然後只顧著講:凡事隨緣就好/我要等著讓神靈指引我。他們寧可得過且過,『活在當下』,也不願意擬定計劃和行動。
 
首先,讓我先稍微自我介紹一下。我受過高等教育而且曾經在企業界和政府單位工作過好幾年的時間。大約在四年前,我在企業界得到一份自己夢寐以求的工作,然後我察覺到一宗傷害民眾利益的貪腐案件。我在檢舉告發之後丟掉工作。失業對我而言是一次很沉重的打擊,於是我開始作研究並且試圖了解金融系統出了甚麼問題。我在調查商界和企業的貪腐案件中越陷越深,最終引領我獲得如同大夢初醒的經驗。基本上,這種感覺就像是你發現自己的一生都是個謊言。金錢體系的謊言、科技和宗教的謊言、政界和商界的謊言…等等。
 
一個人在經歷覺醒的過程中也同時需要面對自己內心深處的背叛感。這就像是對一個人的靈魂猛揍了一拳,同時打擊他的核心價值觀。這種傷痛十分地煎熬,以致於他會開始尋找精神的依託。就在這個時刻,新時代運動就會進入他的生活並且在一個人的覺醒過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新時代運動提供人們尋求同道中人的管道以及談論非主流話題的空間。它在很多方面都能充當情感的緩衝和精神的慰藉。然而,它的好處只能維持一段時間。如果一個人還想要繼續成長,他就得從新時代運動畢業。如果他選擇留下,就會陷入心靈成長期的矛盾迴圈;甚至到後來比剛接觸新時代運動時傷得更加慘重
 
我在覺醒之後的前兩年涉足新時代運動。我剛開始和信仰新時代的民眾見面,接著和許多不同的新時代團體合作。這些團體遍及世界各地。我出席參加會議、參加過許多Skype 線上會議、和一些成員錄製廣播節目。許多人成為我的朋友。我們會一起旅行,而且我花了非常多的時間跟這些團體互動。就這樣,整整兩年的時間過去了。大約一年前,我從這個群體畢業,隨即回歸身心靈的自由。 
 
我用過去一整年的時間自我調適,同時開創自己的事業。我依然是個靈性素養很好的人。我只是選擇跳脫所有新時代運動的思想框架。為了要徹底脫離帶給我痛苦回憶的新時代運動,我也和許多成員斷絕往來。現在我要回顧幾個促使我離開新時代團體的原因。
 
 
高談闊論的思想家
 
我已經算不清自己參加過幾場新時代的Skype 線上會議、廣播訪談和研討會了。與會成員都只想耗費好幾個小時談論各種理論和想法。他們自認在 “集思廣益”但實際上根本不是。他們只不過在故弄玄虛。我曾經每天都花十小時講電話。所有的會議都變成無止盡的咬文嚼字,然後到最後也沒有人付諸行動。那段日子真的讓我筋疲力盡。 
 
 
永遠身無分文、一窮二白
 
雖然不是全部,但是大多數新時代團體的成員都過著一貧如洗的生活。他們好像都想繼續貧窮過活,至少他們的言行舉止表現是如此。
 
我知道許多不屬於新時代信徒的民眾過著缺錢花用的生活。我們都有這樣的經驗,包括我在內。但是缺錢已經是許多新時代團體的常態。他們給人的印象經常是寒酸窮困、沒有工作。許多新時代團體的成員說穿了就是他們根本不想去上班。我享受工作生活和完成事情的成就感。我不想整天遊手好閒,只顧著沉思宇宙的奧秘。另外,新時代運動還會下意識地抗拒金錢。許多新時代運動的信眾認為金錢是萬惡之源,因而他們不想談論或從事任何跟賺錢有關的事情。他們似乎想一直過著窮困的生活。
 
新時代團體另一種常見的情況是:整個團體就只有一位有錢人 (或許他以前賣掉一家公司或是他不在乎分享畢生積蓄) 。這位有錢人基於自己的理由加入新時代運動,然後到最後演變成自己出錢補貼其他不想工作的成員。我在不同的新時代團體裡至少看過五次同樣的場景。團體裡面經常存在金錢觀和公平概念的嚴重偏差。換句話說,這群人總會有一種”理所應得”的奇怪心態。 這種心態背後的荒誕邏輯就是: 『因為我存在,所以我值得拿走你所有的東西』…因為我們都是合一而且我們共同存在於這個世間,我應該拿走所有你賺的金錢,但是我不想做任何可以賺錢的事情。反正金錢的價值是我說的才算數。 用不著多說,這些團體總是在非常短的時間內老化、然後崩壞。 
 
 
濫用藥物
 
我發現許多新時代團體有濫用藥物的問題 。我說的不是藥用大麻。我知道大麻油可以治療癌症。我知道大麻有許多種用途。我也了解社交場合的飲酒文化。我能接受這些事物,畢竟我不是個老古板的人。我想說的是:新時代團體存在一種尋歡作樂的心態。
 
我有幾次趁著出差空檔和新時代團體見面。每次見面的場合都正在舉辦盛大的狂歡派對。這些人不分日夜,連續好幾個月吸食大麻脂。他們可以足不出戶而且連續好幾天沒洗澡,只顧著使用藥物。由於這些人持續受到同一種藥物的影響,幾天之後都變成了身心停擺的廢人。 
 
這些藥物當然不是免費的,所以他們經常用異想天開的方式取得購買藥物的金錢。我看過許多人為了獲取藥物而做出下流卑鄙的勾當。許多新時代成員被魔鬼般的藥癮糾纏著。他們會堅稱這些藥物都是”醫療”用途。他們會長篇大論地跟你講述大麻的道理和大麻可以治癒癌症的案例。但是他們並不是要用大麻治病,而單純只想尋歡作樂和逃避人生。我也好幾次聽他們說:使用藥物可以提升人的意識水平,也讓人更容易連結上帝/神聖本源/創造主。他們宣稱自己有預視能力和預知未來;通曉靈界而且可以穿梭來回不同的維度,還可以”下載”靈界的訊息。
 
事實上,他們只是嗑藥嗑到神智不清了。他們從不按照自己看到的景象行動。他們對未來的預言從未實現。他們的”特異功能”根本沒有半點幫助。我對他們的行為感到難過。我相信人真的可以和自己的創造主有精神方面的交流,但是我不需要靠藥物才能做到。濫用藥物也經常使他們變得極端地偏激。他們會認為所有人都要對他們不利,或者把其他人都當成敵人。他們會指控其他人都是”特務份子”和心懷不軌的壞人,然後一直用惡質、莫須有的理由互相抹黑。這種情況只會隨時間變得越來越糟,到最後似乎所有人都失去理智。 我相信許多新時代團體發瘋的案例是藥物造成的。
 
這裡有JP Sears 針對飲用死藤水拍攝的中肯諷刺喜劇:
 
 
 
 
浮誇不實和乖戾變態的行徑
 
我在新時代團體裡觀察成員對待彼此和與我往來的方式。整體而言,這群人的心智素質和情緒管理完全不及格。我在團體裡看過好幾種無比誇張而且病態的行為。例如:在對方背後批評陷害、言行舉止下流、人身攻擊、互相圍剿鬥爭、無以復加的虛偽、抹黑造謠、自我破壞/試圖破壞別人的計劃以及偷竊.
 
偷竊是新時代團體裡很嚴重的問題。這些人的心態明白告訴你:『你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我的東西還是我的東西』。偷竊的型式包括偷走你的時間、偷取金錢財物以及偷走你的精神和體力。他們總是予取予求,同時錙銖必較,一毛不拔。
 
 
危機不斷、永無寧日的生活哲學
 
新時代運動團體似乎存在一種危機四伏的生活迴圈。他們的生活永遠都一團混亂。如果你想要幫忙,他們還會說:混亂是一種美學。混亂是大自然的本質。我知道大自然有狂暴失序的一面,而他們的生活則是雜亂無章。他們似乎每天都會陷入各式各樣的危機,而且生活作息根本就是亂七八糟。他們堅決反對自己的生活出現任何規律。他們做人做事都慌亂無措;彷彿每一天都是無止盡的噩夢。 
 
 
荒淫無度的性生活
 
在談論這一章節之前,(我相信許多讀者會想跳過這一段) 我想簡短描述我的性觀念。再次強調,我不是食古不化的人。我和地球上其他人知道男歡女愛和大人之間的事情。我認為兩個成人 (不論異性戀或同性戀) 之間的性愛是一件健康而且美好的事情。談論性事也不會使我感到害怕或羞恥。然而,一旦人開始縱慾,一切會在短期內變得非常糟糕和醜陋,而且對當事人的傷害非常大。
 
 
我在這些新時代團體中看過各種不同的性文化:
 
多重伴侶、長幼尊卑和苦難 
 
有些新時代團體採取多重伴侶的生活方式或思想理論。他們的想法是:沒有人是真正的情侶。你愛所有的人。這些團體的成員會跟三個、四個、五個甚至十個人有感情關係。他們互相出門約會,而且是彼此的性伴侶。他們會說:這種事情”合乎常理”。他們會說:外星種族也是多重伴侶制,一夫一妻制才不符常理。他們稱多重伴侶制是 “大愛”的表現” 如果人們真心彼此相愛,我們的世界不早就四海一家,一團和樂了嗎?? ? 錯了,多重伴侶制的愛只不過是理論、夢想和希望,而且從未在現實生活中成真。多重伴侶的感情生活中總是存在長幼尊卑的統治,而且總會出現不只一名的受害者。我有一次在臉書發表多重伴侶制害處的文章,然後許多澳洲多重伴侶社群的女性發訊息給我。她們感覺自己受騙上當而且遭受虐待。
 
 
始亂終棄的感情關係和不敢承諾的懦弱
 
我看過新時代團體的成員隨便交換性伴侶。今天A男跟B女在一起,明天他就跟C女上床。抑或B女和C女甩掉她們的男伴然後共度夜晚。交換性伴侶的花樣百出,他們只顧著來回交換床伴。人與人之間的感情變得膚淺淡薄而且可以任意拋棄,甚至連維繫數十年的婚姻都會因此破碎。這些人試著假裝過著性福美滿的生活,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們把自己弄得傷痕累累,而且根本就不快樂。
 
另外一種情況是:每當新時代運動的信眾談及感情生活,他們有許多人遲遲不敢許下承諾。他們不想要只對一個人允諾終生。他們也不打算承諾做到任何事情。他們甚至不想承諾自己會準時赴約。 這種懦弱背後的奇怪心態是 “我需要自由。對任何事情的承諾都是一種奴役
 
他們無法承諾做到任何事情的同時也是在作繭自縛。他們因而一事無成,人生也毫無進展。由於他們不斷地受限於對自由的渴望,他們沒有豐富的人生經驗;也沒有真正親密深厚的人際關係。
 
 
會議場合的獵豔神棍
 
女生們要特別注意這種人。有些心術不正的男人會為了挑選一夜情對象而參與新時代運動會議。我參加過好幾場新時代運動會議,也曾經數次擔任過會議的主講人。我稱呼這些人『會議場合的獵豔神棍』。我敢說:每場新時代運動會議都會出現至少一位甚至好幾位獵豔神棍。 大家要如何察覺它們的存在呢?這種男人通常給人『感性』的印象。他會用好幾個小時跟女生談論她們的神聖女性之美。 他會跟女生說:『你是女神,我好崇拜妳』和各種奉承女生的話術。
 
獵豔神棍會表現得好像非常非常喜歡你,但他們根本沒放感情。他們會花好幾個小時講遍大江南北、宇宙洪荒順便談論盤古開天。他們自稱是覺醒的人類、開悟的大師。他們常用灑狗血的方式跟你哭訴他們”不被其他人理解”的心情。全世界都不了解他們,就除了你例外!!! 他們會在你還不清楚狀況之前,對著你演練以下的話術:我們倆在某個前世就互相認識…我覺得我們是雙生靈魂…他們全部都在睜眼說瞎話!
 
我猜想這位神棍和女性的下一步就是到酒吧獨處。無論如何,獵艷神棍利用女性同胞追求靈性成長和知識的渴望當作是可以下手的弱點;這種行徑相當地扭曲和令人不齒。
 
再度感謝JP Sears 針對”與靈性人士約會”拍攝的搞笑諷刺喜劇:
 
 
 
 
跳脫新時代運動的幻想白日夢
 
我用過去兩年的時間闖蕩新時代運動的思想雷區。我也在這兩年克盡自己的本份。坦白說,我也不是八風吹不動的神人。畢竟誰又能在經歷跟我一樣的遭遇之後還能無動於衷呢? 人生有時候真的非常不如人意,而且會讓人情感嚴重受創。
 
如今我已經有所成長而且變得比以前更堅強。現在回想起來,我發現自律是讓我得以全身而退的原因。我用自己的方式與造物主溝通。我有能力設定目標並且用行動達成具體的成果。我習慣用理智思考並且習慣盡可能保持務實的態度。
 
我在新時代團體中傷了又傷之後,我決定要設下停損點。不過他們到最後丟下了一根讓我下定決心離開的稻草:沒有人真正完成過任何一件事情。這群人除了只會紙上談兵,待人接物的方式也充滿矯情和混亂。到頭來,許多新時代團體都沒辦法執行或完成任何計劃;成員的生活也是毫無進展。作為一個天生的行動派,這種情況完全抵觸我的核心價值觀。我想要動手做事情並且讓凡事有始有終。我想要有一天可以坐下來,細數自己努力的成果
 
自從我離開新時代社群之後,這一整年都過得多采多姿。我開始創業然後親眼見證自己的夢想實現。我也在創業過程中逐漸做出達成任務和目標所需要的改變。我很滿意自己現在的成果。我有時候會關心幾位還待在新時代運動的朋友。無奈的是,他們似乎還在作不切實際的白日夢。他們許多人已經從人群中消失。有些人甚至流落街頭。儘管如此,他們依然持續上演同樣的戲碼。如果說到這些人的共通點,就是他們多數人從未獲得成功富足的生活。我只希望他們最終可以從新時代運動的白日夢中覺醒,然後朝著人生的新階段邁進。
 
文章最後,我得說參與新時代運動並不全然是壞事。有些人(人數屈指可數)也想辦法脫離了新時代運動的瘋狂世界。他們總是能保有誠信和榮譽感,也是我的良師益友。我稱呼他們是狂風暴雨中的精神燈塔,而且我誠心佩服他們。
 
對我而言,我很欣慰新時代運動已經成為過往雲煙,而且我每一天都帶著對未來的興奮感向前邁進。我會在往後像今天一樣美好的日子裡,花一點時間觀察自己的計劃開花結果。我會繼續努力幫助這個世界變得更好,同時秉持初心,貫徹始終。 
 
 
原文:
 
翻譯:Patrick Shih
 
編註:
如果大家有感,會發現這篇有些內容反觀著台灣或者其它地區的部分現況。雖然在我們周遭沒有這麼瘋狂的事情發生,但這彷彿在影射著有些成天說著理論而光說不做的人一樣,千篇一律卻不願意付出行動。
 
我們每個人活在陰謀集團控制的社會下生活,我們仍然需要工作賺錢養活自己。即使今天金融重置發生了,我們仍然要去做屬於你我該做的事情,並不是空想著別人為你打理好一切甚至照料你的生活。
 
沒有人要為了別人的人生負責,每個人都是地球自由公民的一份子,你我都有義務改善這個社會乃至全世界的現況。當我們拒絕一件不公正的事情時就是在做出一個抉擇、一個改變,當我們教導周遭的朋友這麼做時,而你正在促使和加速這個改變的到來。
 
我能理解許多人不願意將自己知道訊息分享出去的心理因素,這可能讓自己生活圈的人對你有歧見甚至嘲笑,這其中的問題在於一般的人沒有足夠的理解,一方面有成千上萬的人知道許多真相但卻選擇保持沉默。
 
從貼近人們生活圈的事情談起可能會是一個很好的開端,一般人可能不能理解關於外星人或者秘密政府,但許多人很清楚我們的金融系統、醫學甚至是食物來源是有問題的。
 
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看訊息空等,或者只是在自己熟知的圈子裡和知情的人成天反覆談論相同的事情。跨越這個圈子才能將訊息傳播得更遠,即使會遇到反對的聲音,但相對的你會讓許多人開始探索真相,幫助更多的人覺醒。
 
你(妳)我都能做到,讓我們彼此完成屬於自己的故事。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6/02/11/0211/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