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布·布希、墨西哥毒梟和”自由貿易” |布希家族和犯罪集團的關連

 
 
1989年6月29日,華盛頓時報的調查記者─Paul M. Rodriguez 和George Archibald 寫文章揭發一家位於華盛頓特區而且和白宮關係甚密的應召站。這間應召站和白宮的交情甚至可以上達老布希總統。他們的文章揭發男妓可以獲准進入白宮,而且公開應召站綁架民眾以及脅迫未成年男女從事性交易的證據。
 
1990年7月,內布拉斯加州召集大陪審團聽取羅倫斯”賴瑞”金的起訴案件。當時羅倫斯擔任富蘭克林社群聯邦信用工會經理,同時也是共和黨的政治明星。他在1988年被指控和華盛頓特區的遊說團體共同經營未成年應召站。美國各地的未成年男女被運送到這間應召站,並且被強迫和羅倫斯以及高階政府官員性交。某些原本提出告訴後來不堪騷擾而撤訴的受害者表示:他們的加害人還包括當時的老布希副總統。
 
已故參議員─普雷斯科特·布希(小布希的祖父)是好幾家納粹幕後金主公司的老闆和股東。 
 
英國衛報已經從在美國國家檔案庫中新發現的檔案得到證實:一家普雷斯科特參議員管理的公司涉及納粹德國政府的金融建設。
 
 
 
傑布·布希是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候選人。
 
 
傑布·布希不僅是小布希的胞弟和老布希的兒子。
 
他和小勞爾‧薩利納斯(墨西哥前總統—卡洛斯‧薩利納斯的胞兄) 私交甚篤。瑞士聯邦檢察官—Carla del Ponte 表示:號稱毒品大王的小勞爾在1990年代是墨西哥毒梟中的大老級人物。傑布·布希在擔任佛羅里達州州長之前就已經是小勞爾的換帖兄弟。 
 
 
 
墨西哥國內有許多人猜測小勞爾‧薩利納斯和傑布的深厚交情。盛傳兩個家族多年來都會一起渡假—薩利納斯家族到傑布·布希在邁阿密的私宅;布希家族到小勞爾的門薩多農場。
 
墨西哥國內有許多人相信兩個家族之間的交情在幕後促成了兩國政府進行好幾場關鍵而且複雜的談判,也促使老布希總統支持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布希家族和薩利納斯家族的交情是有歷史紀錄的。老布希在1970年代於德州經營石油公司。當時老布希已經跟卡洛斯‧薩利納斯和他的父親—勞爾‧薩利納斯‧羅倫佐建立起深厚的交情。
 
 
 
勞爾‧薩利納斯‧羅倫佐是薩利納斯家族的大家長、小勞爾和卡洛斯的父親。他的私人秘書曾經向美國官方透露: 薩利納斯先生是墨西哥毒梟的老大哥。他的販毒生意合夥人包括他的長子、女婿(Jose Francisco Ruiz Massieu—當年執政的革命制度黨的二把手)和其他的墨西哥政界大老。
 
老布希總統和勞爾‧薩利納斯‧羅倫佐是換帖的結拜兄弟。美國緝毒署前任官員─Michael Levine表示:墨西哥的毒品交易是一門”家族事業”。 勞爾和卡洛斯兩兄弟都是墨西哥的大毒梟。主張沒收毒梟財產的美國司法部長Edwin Meese在1987年因政治醜聞案被牽連下台。1988年,卡洛斯上台就任墨西哥總統。
 
卡洛斯上台之後,墨西哥就淪為毒梟治國的犯罪溫床。總統的父親─勞爾‧薩利納斯擔任商業部長並且負責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政治談判。
 
薩利納斯政府執政期間採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建議,大力推動國營企業私有化的政策
 
私有化政策後來演變成一樁數十億美元的洗錢活動。毒梟們將販毒賺到的金錢用來購買國有財產和公共事業。
 
1994年,公共政策研究所的學者─Richard Barnet在國會聽證會上表示: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國有資產全都進到卡洛斯支持者和親信的口袋。 
 
這些國有財產當中包括價值39億美元的墨西哥電信公司。一位薩利納斯家族的親信只用4億美元就買下了這間公司。
 
小勞爾‧薩利納斯是私有化政策的幕後推手。江湖中人都稱呼他為1成先生(Mr. 10 Percent)。他每次幫人收購國營企業、取得政府特許權和承包契約之後都為要求對方以標案金的10%當作酬庸。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內幕 
 
小勞爾‧薩利納斯在1992年12月和老布希總統以及加拿大總理─萊恩·穆爾羅尼簽署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極其諷刺的是:要不是這三人署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世人也不會發現薩利納斯家族的長男從事毒品交易。
 
老布希政府完全知道卡洛斯的總統職位和犯罪集團之間的關連。美國和加拿大政府為了不讓計劃泡湯,兩國的民眾始終都被蒙在鼓裡。
 
“其他的前朝官員說他們被下達封口令,因為華盛頓當局堅決要通過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Phil Jordan在1984年到1994年曾擔任美國緝毒署達拉斯辦公室的主任。他說:貪腐案件的情資,尤其涉及毒販的證據一直都存在。但是上級指示我們不要製造任何關於墨西哥的負面消息。由於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是當時熱門的政治議題,我們也只能雙手一攤,無從過問。
 
換句話說,老布希總統和萊恩總理在簽署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之前就知道卡洛斯總統和墨西哥毒梟之間的關連。
 
1995年,由於薩利納斯家族爆發洗錢醜聞和長男涉嫌謀殺政府官員,卡洛斯總統宣布放棄連任並且自行流亡到都柏林定居。儘管卡洛斯被控告涉嫌毒品交易,他還是被指派到華爾街的道瓊公司擔任董事,直到1997年才卸任。
 
1995年3月,小勞爾因策畫謀殺政治對手而被起訴。卡洛斯總統隨即下台離開墨西哥,然後在道瓊公司擔任2年的董事。一名墨西哥檢察官為了調查1994年3月的Luis Donaldo Colosio謀殺案,於去年在都柏林傳訊卡洛斯。被害人在生前曾想要接替卡洛斯的總統職位。道瓊公司發言人上週否認卡洛斯為了公司董事會於4月16日改選而被迫放棄競選連任。卡洛斯擔任總統期間促成墨西哥和美加兩國簽訂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道瓊公司為了借重他的國際經驗,特別聘請他擔任公司的新任董事。卡洛斯上週於都柏林住家中對於此事沒有發表意見。(1997年3月30日的星期日泰晤士報)
 
 
 
華盛頓當局一直否認卡洛斯涉入毒品交易。美國媒體不斷地宣傳:小勞爾才是毒梟,卡洛斯並不知情…卡洛斯是政治家的楷模、美洲自由貿易的功臣和布希家族的摯友。
 
1998年10月,瑞士政府證實小勞爾在瑞士的銀行帳戶內存有1億多美元的販毒收入:
 
瑞士政府打算沒收這筆存款。政府官員相信這筆存款已經有一大部分轉交給小勞爾‧薩利納斯,讓他在胞弟—墨西哥的卡洛斯總統執政六年期間資助墨西哥和哥倫比亞的毒梟。薩利納斯的委任律師堅稱:當事人是為墨西哥的商人合法操作投資基金。瑞士聯邦檢察官—Carla del Ponte則表示: 薩利納斯的商業交易不建全、無法理解而且違背常規的商業範疇。(英國廣播公司報導 )
 
 
1999年1月,小勞爾在歷經四年的司法審理後因教唆謀殺妹婿Jose Francisco Ruiz Massieu 而被宣告有罪:
 
 
 
卡洛斯總統在1994年下台之後,薩利納斯家族的名聲從名門望族淪落為貪汙腐敗而且犯罪醜聞不斷的販毒集團。小勞爾由於涉嫌洗錢和教唆謀殺而入獄服刑。歷經10年的監獄生涯之後,他的兩條罪名都被撤銷然後無罪釋放。
 
儘管薩利納斯家族爆發醜聞,傑布和小勞爾的交情並沒有銷聲匿跡。傑布從不否認自己和小勞爾的交情。目前小勞爾在墨西哥過著低調的生活。
 
傑布布希的發言人─Kristy Campbell在媒體提問時沒有表示意見。”薩利納斯家族的衰落讓布希家族感到相當意外。關於司法單位對薩利納斯總統和薩利納斯家族的控訴,本人感到非常地痛心。  我只知道薩利納斯總統肯定是誠實正直的人,其他的傳聞本人一概不知”─這是我在1997年訪問老布希時聽到的內容。(Dolia Estevez, 傑布·布希的墨西哥友人2015年4月7日富比士雜誌)
 
“布希家族對薩利納斯家族的衰落感到意外? (2015年4月富比士雜誌, April 2015) 他們明明就知道誰是家族的兩代世交。
 
美國緝毒署前任官員─Michael Levine表示:美國官員都知道卡洛斯總統在墨西哥毒品產業中的扮演的角色。
 
美國司法部、中情局和緝毒署的官員都定期向老布希總統簡報
 
傑布·布希–共和黨的總統參選人知道小勞爾和毒梟之間的關連嗎?
 
布希家族是否有某種程度的共犯關係?
 
美國民眾在2016年總統大選初選之前務必要針對某些議題進行探討和辯論。
 
邁阿密先鋒報(Miami Herald)的專欄作家─Andres Openheimer表示:目擊證人說前總統卡洛斯、入獄服刑的小勞爾和其他墨西哥的上流權貴在薩利納斯家族的農場和大毒梟—胡安‧加西亞‧阿夫雷戈(Juan Garcia Abrego)見面。傑布·布希承認自己和小勞爾見過幾次面,但是兩人從未有過生意方面的往來。
 
美國司法單位一直等到卡羅斯總統下台才逮捕胡安‧加西亞‧阿夫雷戈。此人乃是卡洛斯總統的胞兄—小勞爾的事業夥伴。反過來說,小勞爾是傑布·布希的換帖兄弟:
 
美國聯邦調查局的頭號通緝逃犯─Juan Garcia Abrego被墨西哥警方逮捕後於上星期一被押解到休士頓。Garcia Abrego是墨西哥實力排行第二的毒梟。他好幾年來都成功躲避美國和墨西哥司法單位的追緝。此人被逮捕乃是政府的重大勝利。美國有線電視網2015年1月16日報導
 
但是內幕還不僅於此:布希家族和薩利納斯家族的世代交情還牽涉華爾街為毒梟洗錢的案件:
 
一位美國司法部官員表示:小勞爾洗錢案的調查進度出現重要的進展。目前已經有好幾位證人指稱墨西哥的前第一胞兄向某位大毒梟收取保護費。
 
如果美國政府要起訴小勞爾,這意味著美國司法部要調查花旗銀行疑似涉嫌的洗錢案件(小勞爾在花旗銀行有好幾個存款戶頭)。花旗銀行已經否認涉及犯罪行為。 (華爾街週報2015年4月23日)
 
美國參議院的政府事務委員會有一份記錄花旗銀行涉嫌洗錢活動的報告(美國審計總辦公室—“私人銀行:小勞爾‧薩利納斯、花旗銀行和疑似洗錢活動”1998年於華盛頓)
 
 
 
 
結論
 
小勞爾‧薩利納斯在2005年無罪釋放。
 
布希家族和薩利納斯涉入的醜聞風波已經被大多數人淡忘。
 
同時,美國的政治史已經被改寫了…
 
1992年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墨西哥代表是一名犯罪集團出身的國家元首。 難道這種人簽署的協定是合法的嗎?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合法性至今都未曾經過司法程序的檢驗。
 
非法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為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和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協定建立黑箱談判的先例。
 
美國國內仍舊風平浪靜
 
至少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白熱化之前是如此。
 
 
原文:
 
翻譯:Patrick Shih
 
 

本文出處網址:https://www.golden-ages.org/2016/02/19/0219-2/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