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6年3月4日Essayenya Mosteenya訪談

3月訪談
 
Essayenya Mosteenya: 你回答過很多次,但請再給我們說一下,我們的DNA和意識有什麼相互作用?為什麼一些ET團體如此有興趣操縱我們的DNA?
 
Cobra: 意識塑造DNA。DNA只是物質身體複製的編碼系統。只有那些很少觸及高層意識的ET團體才會著迷於DNA操縱。
 
EM: Corey提到我們的DNA已經被操縱到讓我們更容易崇拜比自己厲害的人,讓我們崇拜上帝或者其他聲稱自己是上帝發言人的人。這麼做使我們從來不去反省自己。但很明顯只改變DNA是不夠的,宣傳手法也會用上,使人們內求的可能性減到最低。所以陰謀集團用盡全力篡改我們與內在連接的意願,但不管他們做什麼,人們總是有可能去觀察自己的內在,這個可能性無法完全斷絕,是嗎。
 
C: 是的。
 
EM: 這是很好的消息。因為有些人可能會問,如果我們”天生”就是這樣,從遺傳的角度,我們怎麼有能力扭轉局面?你會不會說在每個(文明)周期裡絕大多數人類都不情願去內求尋找答案?
 
C: 尤其是在過去5000年左右。
 
EM: 如果”事件”在前一個周期發生,你認為當時的人們對解放會有什麼反應?人們會不會更願意幫忙,或者他們很可能像我們現在這樣,只有幾批人一直在做他們所能做的去解放這個行星?
 
C: 我們現在處於完全不同的情況裡,所以無法恰當地回答這個問題。
 
EM: 關於修改我們DNA的另一個方面,Corey說我們被做成更暴力和更具侵略性,因而更容易互相爭吵收場。”如果我們互相指罵,我們就沒時間罵他們了”,他是這麼說的。那麼這種暴力的DNA起源自哪裡。是不是正如他所說,來自我們太陽系某個行星的不再友好的遠古文明?
 
C: 不,這是來自過去天龍星人對人類基因的操縱。
 
EM: 那麼寄生體,植入物,帷幕和所有思想編程都加強了它,是嗎。
 
C: 是的,暴力行為透過寄生體,植入物,帷幕和所有編程得到加強。
 
EM: 遠古守護者種族是不是要求阿加森人保持他們基因的純正,或者這是阿加森人考慮到當時各個負面ET種族與地表人類瘋狂的基因雜交而做出的自由意志決定?
 
C: 阿加森人一直保持他們的能量場和基因組的純正,以維持高頻的振動和意識狀態。
 
EM: 當時大多數人類知不知道那些ET組織是負面的,但仍然決定與他們通婚?或者大部分人是被迫的,或者是更復雜的情況?
 
C: 有些人被操縱,有些人被迫,有些人不知情。
 
EM: 量子異常,地球主要異常衝積漩渦,聚集這個宇宙的所有偶然性,導致人們那些怪異的行為。黑暗勢力繁多的策略維持地球的隔離狀態,似乎非常成功。大多數人疲憊不堪,認為絕對沒有辦法對抗這些異常,覺得高我把自己遺棄在這個活生生的監獄裡。可是有一些來源提到這個量子異常不是沒有辦法解決。除了光明勢力正在逐層撕下帷幕,在個人層面量子異常能透過一個量子方法處理,這個方法稱為寂靜無聲的中心Quiet Center of Stillness。什麼是寂靜無聲的中心?你是否同意這是人們在個人層面上可以做的事來協助行星解放?
 
C: 是的。寂靜無聲的中心是沉默觀照內在,是觀察者。僅僅透過觀察就溶解了部分主要異常。這是人們幫助解放的所能做的其中一件最重要的事。
 
EM: 所以平靜下來確實幫助人們在量子層面上更能保持平衡,因而這絕對不是不值一提的。
 
C: 是的!
 
EM: 會聚到這裡的偶然性是來自我們自己的宇宙或者是來自超級宇宙的這個區域?或者我們應該說大量的偶然性來自其他中央種族的超級宇宙?
 
C: 這來自一個,也是唯一的宇宙。所有其他宇宙已經整合和吸收到合一裡。
 
EM: 當我們用到自己的洞察力,正如你一直建議我們要把自己的直覺和正確的腦力上的知識結合起來。但真正問題是這只是我們的直覺,是不可靠的。更糟糕的是如果我們對某條訊息有一個事先形成的觀點,那腦力上的知識就不再正確。然後我們又把自己那些錯誤的知識摻雜進其它的新訊息裡。
 
為幫助我們更好地學習如何辨識,Corey建議我們要總是保持我們的”現實氣泡”的通透性,比如不要那麼快對某些事情有事先形成的觀點。如果一個人看見關於等離子存有的一個訊息,後來他又從其他來源聽說這個東西是超級AI。與其聚焦和爭吵這個實體是什麼或者叫什麼名字,那個人不如去認識到兩個訊息來源其實在說同樣的事物,你是否同意。
 
C: 是的。
 
EM: 在揭露宇宙第二季第14集,Corey說這個AI會”像一個信號一樣像四面八方發射,可以生存在一個衛星或者行星的電磁場裡”。在2013年3月10日你的文章談到植入物半球體。你能否談談什麼是植入物半球,它們如何影響我們?
 
C: 植入物半球體是乙太植入物周圍扭曲的時空連續體。每個轉世的人類在轉世前接收到執政官的乙太植入物-所謂遺忘面紗。那些乙太植入物實際上是含有異常物質和扭曲量子波動的多維黑洞。每個人類有3個那種植入物,它們創造出非常穩定的干涉圖譜interference pattern,使人類意識保持在矩陣裡。這種干涉圖譜製造一個異常的能量場域扭曲了以三個植入物中心100尺半徑周圍的時空架構。
 
EM: 非物質存有/奈米機器人進一步加強了植入物半球體?
 
C: 是的。
 
EM: 植入物半球體現在還是一個重大問題?我們有沒有在這方面取得大的進展?
 
C: 最近在那方面有很多進展。
 
EM: 根據Corey所揭露的,這個AI信號不只能在行星電磁場裡生存,還能在生物的生物電場裡,包括動物。但它不”喜歡”動物。反而喜歡住在高科技裡。我們的科技越先進,我們就更有可能依賴它,把我們所有的主權交給它而不會問為什麼。
 
人們很快想起你之前在Untwine的訪問裡提到絕大多數動物沒有被植入,因為它們沒有完整成形的”我是”臨在,而植入物完全沒有被植入。所以”我是”臨在似乎對執政官來說是是否植入那個存有的關鍵,是嗎。
 
C: 是的。因為只有完整”我是”臨在的存有對矩陣才有威脅。
 
EM: 你能否幫我們說明一下什麼是個性化(個體化),什麼是”我是”臨在。這兩者是相同的?
 
C: 個體化是”我是”臨在在轉世了的靈魂裡激活的時刻,是從動物界通往人類的通道。”我是”臨在則是我們自己真正高我的總體。
 
EM: 有人說很久以前,在利莫裡亞時代其中一位火焰領主把人類指引至個體化。今天,那個存有仍然在這個時代引導人類走在這條啟蒙的道路上,並且某一天將成為認知過程的焦點。為什麼個體化對一個靈魂的發展如此重要?關於”造物降臨於存在以便它能更多的了解自己”的生命意義,這意味著什麼。
 
C: 透過個體化,轉世的靈魂覺察到自己。造物降臨為存在物,在與偶然性的對比中覺察自己。
 
EM: 在這個非常關鍵和緊張的時期,一些人發現某些通靈的故事非常有共鳴。當他們閱讀這些故事,就好像鮮活的記憶重新湧現。想起這些回憶是好的,因為這代表那個人已經找到或者整合到自己的一部分來分享相似的經驗。然而,這似乎也讓他們想起過去的創傷,因為他們在這個行星上轉世了很多次,而大部分地表人類的覺醒程度仍然沒有什麼改變。為什麼這些人在這個轉變中開始有所回憶?
 
C: 人們開始回憶起來,因為我們只能完全覺醒地透過這次轉變。
 
EM: 你是否同意這種回憶必須在正確的時間裡發生。如果發生得太早,由於矩陣系統的原因可能有再次選擇遺忘的風險,因為身邊的人總是提醒他們自己”只是”人類。如果太遲,可能就無法達到一定程度的意識水平。
 
C: 我同意。
 
EM: 對於正在經歷這種轉變的人,你有什麼跟他們說?
 
C: 允許這個轉變發生,把願景和焦點保持在光明的勝利上。
 
EM: 讓我們把時間撥回到亞特蘭蒂斯失落的時代。你提到當時的人類邀請黑暗到來,但你沒有詳細地說。一個已知的事實是當時某些人對金錢和權力非常著迷,他們不願意和其他人分享富足。然後這些人逐漸和黑暗存有合作,取得全體人民的控制權。但大多數的普通人怎樣?在這種控制正在發生的時候,他們只是站一邊繼續做自己的事,不去鬥爭?這裡有什麼故事?
 
C: 當時的普通人大多數是被動接受黑暗勢力的發展,沒有抵抗,就好像現在一樣。
 
EM: 你是否同意即使是揚升大師們有著更高的願景指導進化,但他們對於這個行星的靈魂發展也會喜憂參半?
 
C: 對這個過程他們有一個平衡的觀點,因為他們對大多數牽涉其中的因素有完整的覺察。
 
EM: 當佛陀決定在戰爭期間不繼承皇位,不得不放棄他的父親,繼母,妻兒時,他有什麼感受?
 
C: 一個長期的內心過程後他作出那個決定。
 
EM: 他一開始就完全知曉他的道路,並且仍然決定這麼做,或者更多是一種預感而他從未肯定他的前路如何?
 
C: 他某程度上知道他的道路,但不完全知道有什麼在等著他。
 
EM: 很多光之工作者和光之戰士似乎有類似的經歷,他們不得不活在”不同世界”裡:一方面他們”活”在被認為是陰謀論或者瘋言瘋語的真相裡,另一方面他們在自己的家庭裡幾乎沒有得到支持,他們把這種幻覺當成”這就是生活”。這些人很關心他們的家人,他們不想這成為他們傳播真相的阻礙。從長遠來看他們的家庭會被很好地照顧到嗎?
 
C: 每個人為自己的成長負責,你不用為你的家庭的靈性成長負責。當這場二元性的戲劇最終落幕,一切會好起來。
 
EM: 佛陀的雙生火焰有什麼角色,她如何幫助他?
 
C: 她的目的是喚醒人類心中神聖的愛之海洋,她在靈性指導上協助他。
 
EM: 佛陀的雙生火焰是其中一個火焰之主的雙生的一個面向?
 
C: 是的。
 
EM: 女神Ishtar是金星的神聖化身?
 
C: 不,女神Ishtar只是金星裡法的能量的其中一條管道。
 
EM: 那麼她是不是維納斯女士Lady Master Venus的神聖化身?
 
C: 是的,其中一個。
 
EM: 神聖化身意味著什麼?
 
C: 是神聖能量的傳輸管道。
 
EM: 當維納斯女士”親身”聽到她的至愛作出這個自願流放要求,她是什麼感受?她是否煩躁不安並且非常擔心他的遭遇?
 
C: 一番內心鬥爭後她服從了那個事實。
 
EM: 為什麼她同意她的雙生展開如此艱難的一段旅程?
 
C: 因為她理解這是轉化二元性/偶然性的唯一方法。
 
EM: 當他徵求她的同意時,她馬上答應他的決定嗎?
 
C: 沒有。
 
EM: 那麼這就好像她不是馬上同意,但跟他坐下來進行漫長討論,最終不得不屈服讓他離開,因為這是不可避免的,這是他的神聖計劃?
 
C: 是的。
 
EM: 為什麼這個存有要作出這個要求,而不是讓高級議會higher council把地球作為無用的體驗一筆勾銷,這裡有什麼故事?
 
C: 地球不是無用的體驗,因為它將為整個宇宙轉化偶然性/主要異常的最深層和最扭曲的面向。
 
EM: 阿爾法,歐米茄以及當時在議會的存有們,有沒有在那個存有的人生裡幫助他的多維自我。
 
C: 是的。
 
EM: 以什麼方式?
 
C: 透過給他發送支持的能量。
 
EM: 利莫裡亞的揚升原型是什麼?
 
C: 天堂。
 
EM: 亞特蘭蒂斯的原型是什麼?
 
C: 光之文明。
 
EM: 新亞特蘭蒂斯的原型將會是什麼?
 
C: 在新地球上的新天堂。
 
EM: 第一源頭創造中央種族是基於什麼原型?
 
C: 神聖意志。
 
EM: 中央種族是我們的過去也是我們的未來,這意味著什麼?
 
C: 這暗示一個事實,我們在時間起始的時候從合一顯現出來,將會在時間終結的時候回到合一。
 
EM: 當7個光之部落家族重聚,這將會在物質層面和更高的層面如何顯化?
 
C: 新的亞特蘭蒂斯,在地球上的天堂。
 
EM: 7個揚升大師seven Kumaras來自7個光之部落,或者他們來自同一部落?
 
C: 他們代表造物13道存在之光中的頭7道光。
 
EM: 所有道法Logos的崇高意圖是什麼?
 
C: 轉化所有二元性並回歸到合一。
 
EM: 在地球上所有人過渡至第四密度之前,藍鳥族無法從第六密度進化到第七密度,這是不是真的?
 
C: 不完全是。
 
EM: 作為這個超級宇宙最古老的種族,藍鳥不應該體驗了他們想體驗的?他們來到他們旅程的結尾,這不代表他們能直接回到源頭?總有一天一切都會回到源頭,那麼他們為何需要其他人幫助他們回到源頭?
 
C: 宇宙的一切都有關聯。直到地球問題解決之前,整個宇宙的進化是減速的。
 
EM: 光明勢力什麼時候開始採取移除等離子奇異夸克炸彈的機制?
 
C: 2016年2月。
 
EM: 什麼原因讓光明勢力得以採取行動?因為陰謀集團做得太過火?
 
C: 這是部分原因。還有就是形勢足夠清楚讓這些行動成為可能。
 
EM: 在你之前一個訪問裡,我記得不太清楚,你提到昴宿星人曾經參與地球的創造之類的。是不是?
 
C: 不是。
 
EM: 為什麼昴宿星人要幫助解放這個行星?為什麼他們要用幾生幾世為這個任務進行訓練?
 
C: 為解放這個行星,所有可用的幫助都是歡迎的。這是非常有挑戰的任務,需要幾世的訓練。
 
EM: 為什麼Merope(昴宿五)與其他六顆星比起來是最小的?
 
C: 因為七顆星總會有一顆是最小的。
 
EM: Merope的揚升原型是什麼?
 
C: 精細的美。
 
EM: 在Merope的更高層面上生活是怎樣的?
 
C: 天使的天堂。
 
EM: 在環繞Merope的行星地表上是否有覺知的存有?
 
C: 是的。
 
EM: 那裡的生活如何?
 
C: 愛好和平的,快樂的文明,生活在和諧的自然平衡和先進科技裡。
 
EM: 昴宿星團又名為七姊妹星。(希臘)神話中七姊妹被一個獵人追求,這裡所說的是一段真實的歷史?我不肯定你是否理解我的問題。我想問的是塞特肢解了他的兄弟歐西里斯,但他的妻子重組了歐西里斯的屍體,讓他復活足夠長的時間使自己懷上他的孩子。你說這個故事是亞特蘭蒂斯時期的集體記憶,那些存有實際上是地表的人類,或者英雄,或者反英雄人物。
 
C: 獵人是獵戶座,代表參宿七的黑暗勢力,一直想入侵昴宿星團,甚至在1996-1999之間短暫地成功。
 
EM: 七姊妹的神話對應的是哪段歷史時期?是不是也在亞特蘭蒂斯?
 
C: 大約200000年前的亞特蘭蒂斯。
 
EM: 女神Merope嫁給一個凡人,這段神話揭示了一段真實發生的歷史?
 
C: 轉世化身的星際存有和地球人類結合的事情在亞特蘭蒂斯發生了很多。
 
EM: 在昴宿星歷史中這七姊妹會不會顯化自己的身體,生活並且與昴宿星人有接觸?或者她們就像蓋亞一樣保持為一個(非物質)存有,只在更高的層面工作?
 
C: 她們是昴宿星團七個星際理則的散射。
 
EM: 1996年入侵昴宿星的勢力是出於一個特定的原因,或者只是因為他們想破壞他們所夠到的一切的本性?
 
C: 出於破壞他們能伸展到的地方的一切的本性。
 
EM: 世界之王所領導的戰鬥有沒有取得重大的進展?
 
C: 是的。
 
EM: 這場戰爭沒有流血,並且用他們的偉大智慧贏得了勝利,這是真的?
 
C: 很大程度是的。
 
EM: 他們是否像我們現在一樣疲倦,並希望”事件”盡快地發生?
 
C: 是的。
 
EM: 如果人們對幫助他們贏得戰鬥有興趣,人們可以做什麼。整合自己的影子shadow是不是一個好的開始?
 
C: 是的,整合自身的影子並在地表中傳播訊息。
 
EM: 你說在事件之後,黑暗勢力會有機會棄暗投明,平衡他們先前的惡行,至於那些拒絕光明的黑暗存有,會被送往銀河中央太陽化為基本元素,然後再次開始一個新生命的進化旅程。那這些存有他們的高我,一直與光明勢力合作,高我又會如何被處置呢?高我會與這些黑暗存有也一併消失嗎發?
 
C: 是的,他們個體化的”我是”臨在將會被中央太陽的電火轉變回原始基本的元素物質,並再次的個體化。簡單地說,那些黑暗勢力的個人作為一個個體的存有將會不復存在,全新的存有隨後將會被創造。
 
EM: 那些應該在1994-1996年做決定退出系統的存有,為什麼他們用自由意志作出與潮流相背的決定?
 
C: 他們被編程,感到害怕並且沒有做好裝備。
 
EM: 當時他們的自由意志有沒有被黑暗存有干擾?
 
C: 是的。
 
EM: 由於量子異常,人們很容易掉進虛假幻象裡。覺得什麼都沒改變,清理行動永遠不會結束,一切如常。但實際上量子異常每天都在瓦解。這種幻像正是黑暗勢力想要的,因為不管怎樣我們都傾向認為我們還不夠好(優秀),覺得我們需要在這裡獲得”更多”的經驗來完成我們的訓練(課程)。這種”乞求更多課程來完成訓練”的想法是一些人覺得他們永遠不夠優秀的原因,這也是為何黑暗勢力能夠維持這個25000年的隔離的原因,這麼說對嗎。
 
C: 乞求更多課程完成訓練是一種執政官的思想控制編程。
 
EM: 你說過惡意的種族被創造出來是因為光之存有的自由意志與偶然性的互動。但在這個互動期間,那個存有失去了光明的本質,而(黑暗)種族開始出現,不再是曾經的光之存有。所以,我們應該學會保護自己,而不是掉入他們錯誤教導的陷阱,認為他們只是”扮演”這個角色以便我們的靈魂更好地學習,更快地成長和變得更強大。
 
C: 強烈地同意。
 
EM: 哪怕我們面對的是”曾經”的大天使,我們也需要知道如何保護自己,知道什麼時候對他們說不,是嗎。
 
C: 是的,當然。
 
EM: 結束訪問前我們用最後一個問題來輕鬆一下。揚升大師們有什麼日常愛好。如果不工作,他們主要喜歡做什麼?
 
C: 他們享受開悟的意識狀態帶來的純粹極樂。
 
EM: 抵抗運動和光之銀河聯盟的人們會做什麼?
 
C: 跳舞,唱歌,示愛,遨遊宇宙。
 
EM: 謝謝Cobra,這就是最後的問題。(完)
 
 
原文:
 
翻譯:erttq0101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