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戰爭(上) 以健康之名,除罪化究竟誰得利?

2016/08/31

南方國際

 

Ellen Brown

美國執業律師暨獨立研究者

 

譯者 / 徐沛然

苦勞網特約編輯

 

  • 【編按】娛樂用的大麻是一種被建構出來的「毒品」,飽受人們誤解━━這個看法,如今在許多社會幾乎已經蔚為主流。近年來,美國各州陸續立法明訂藥用大麻合法,形成了一股除罪化風潮。表面上看起來,這與九○年代以來逐漸擴散的支持大麻的全球性運動十分吻合,但長期提倡金融公共化的執業律師Ellen Brown,卻以兩篇部落格長文直指這一波「大麻戰爭」背後有不尋常的資本流動與壟斷尋租。在上篇(原文)中,她首先回顧了大麻這種植物在人類歷史上被應用的特性與廣泛性,以及有許多引證顯示沒有明顯健康危害的大麻,為何在二十世紀變成一種違法作物;到了下篇原文),她則進一步點名孟山都(Monsanto)、拜耳(Bayer)等生物科技巨頭,如何借勢支持大麻合法化的社會運動進行遊說,進而將手伸進大麻相關產業,運用企業化經營的型態與不平等的特許權利企圖壟斷市場。
  • 亞洲擁有全球最高例比例的大麻產地,但各國雖時不時也有提倡大麻合法化的聲音出現,一直尚未形成明顯的輿論氣候。然而,近來傳出泰國政府已開始著手研究大麻合法化的可行性,會不會牽動更廣大的討論仍有待觀察,但在此時此刻,了解大麻的身世與其除罪化的政治,不只有參照的價值,更顯得有幾分警醒的意義。

 

 

起始於1930年代的藥用大麻的爭議似乎逐漸到了尾聲。研究顯示這種天然植物不會嚴重傷害健康,反而具有良好療效。然而,懷疑論者質疑這波突如其來的合法化浪潮,背後的推手是一些和大型農業公司跟大藥廠有關聯的有錢投資者。

 

大麻這種植物,過去往往被認為是毒品。2016年4月,賓汐法尼亞州成為了第24個藥用大麻合法的州。這使得美國將近一半的州都可以合法使用藥用大麻。然而,拓展合法化的主要阻礙是聯邦的法條,它規定了所有品種的大麻━━即便是被認為非常有用的產業用大麻━━都被歸類於第一級管制品,不能在美國國內合法種植。

 

然而,這樣的分類可能很快就會改變。賓州合法化大麻的同時,美國毒品管制局(U.S. 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也在一封送給聯邦議員的信中表示,他們計畫於2016上半年釋出重新檢討大麻管制的決定。

 

SONY DSC

SONY DSC

 

總統候選人們普遍傾向鬆綁大麻管制的法令。2015年11月,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提出了一個廢除持有或種植大麻聯邦罰則的法案,這也將會允許各州自行立法規範大麻。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沒有這麼激進,但將會把藥用大麻從第一級管制毒品(不具備醫療用途且有高度濫用潛力的致命危險藥物)中移除。共和黨候選人唐諾‧川普(Donald Trump)表示,我們在毒品戰爭中正節節敗退,如果我們想要贏得這場戰爭,就需要將所有的毒品都合法化。

 

有「大麻頭號粉絲」之稱的綠黨總統候選人吉爾‧斯坦博士(Jill Stein),從一位醫師與提倡公共健康的觀點表示,目前有成千上萬受慢性病和癌症痛苦折磨的病患,正從各州藥用大麻的開放中獲益。同時,這對各州的經濟也有好處。她以科羅拉多州為例,該州的第一間大麻零售店於2014年1月開張。從那時起,科羅拉多州的犯罪率和交通事故死亡人數下降了。與此同時,稅收、大麻銷售的經濟產值以及工作機會都增加了。

 

在其他主張修改聯邦法律說法中,也有人指出,目前經營大麻生意無法從銀行取得融資。大部分的銀行,因為擔心受到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oration, FDIC)的處罰,而不和67億美元的大麻產業做生意,造成高達70%的藥用大麻公司沒有銀行帳戶。這表示,有數十億美元以現金方式流通,這是變相鼓勵逃稅、吸引偷竊。根據評估,因為失竊而損失的獲利大約佔10%。然而這個問題很快就會獲得解決。2016年1月16日,參議院撥款委員會(Senate Appropriations Committee)支持了一項修正案,讓銀行可以為各州合法的大麻公司開設帳戶,而不會受到財政部處罰。

 

當然,如果大麻真的嚴重傷害身體健康的話,推動新的大麻交易市場就不是支持大麻除罪化的好理由。然而,在美國並沒有因為吸食大麻過量而致死的紀錄。這並非表示大麻完全不造成問題,而是因為相較之下,酒精(每年約3萬人死亡)和專利藥物(目前為用藥過量死亡的首要原因)的造成的危害更甚。經過醫藥師指導而服用的處方藥,估計每年奪走10萬名美國人性命

 

 

推倒全球最大宗的農作物

 

大麻對健康最大的威脅似乎來自於它被視為一種犯罪。今天,在聯邦監獄裡有超過50%的犯人因為毒品而入獄,其中大麻是首要原因。在美國,不能合法種植大麻,即便是當中藥效非常輕微的食用大麻。為什麼?比起健康因素,答案似乎更傾向來自於經濟競爭和種族主義。

 

大麻是最古老的藥用植物之一,已經被人類以工業或醫療目的種植了上千年。到了1883年,食用大麻也曾經是最大宗的農作物之一(也有就是最大宗的說法)。它們是許多布匹、肥皂、燃料、紙張、纖維的原料。在1937年之前,至少有2,000種藥品成份中包含大麻。

 

在早期的美洲,種植大麻甚至被視為是農夫對國家的應盡義務。從17世紀中至19世紀初,藥用大麻曾經是美洲普遍的通用貨幣。當時的美國人甚至可以用大麻支付稅金。班雅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的造紙廠就是使用大麻。相較於種樹,種植大麻作物可以獲得將近四倍的未加工纖維。而且麻草紙品質更加、更強韌,保存時間比木頭紙漿做的紙更長。食用大麻也是每個國家航運業所必須的資源,因為它是製作船帆和麻繩的原料。

 

目前除了美國之外,有上百個國家因產業需求可合法種植食用大麻。一篇1938年刊登於《大眾機械》(Popular Mechanics)雜誌的文章宣稱大麻是價值十億美元的作物(相當於今日的160億美元)。從製造炸藥到玻璃紙,大麻可以被廣泛使用於多達25,000項產品上。人們仍持續開發大麻的各種新用途,其中包括消除使用燃料時產生的煙霧、創造可以取代核能的乾淨能源、從土壤中移除含放射性的水、減少森林砍伐、以及為人類和動物提供一個具有豐富營養的食物來源。

 

對於其他的強力競爭者而言,大麻的超多用途似乎是個問題。大麻對伐木產業、食用油產業、棉花產業、石化工業、製藥產業都造成威脅。在1930年代,大麻遭受全面性的攻擊。

 

大麻的妖魔化伴隨著對墨西哥移民的妖魔化。他們大量穿越國境而來,且普遍被認知為一種威脅。吸大麻煙是他們原住民文化的一部分。被稱為「大麻戰爭之父」的哈瑞‧安斯林格(Harry Anslinger),是為現今的毒品管制局(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前身的聯邦麻醉品局(Federal Bureau of Narcotics)成立後的第一位專員。他完全地擁抱種族主義,並以其為妖魔化大麻的工具。他發表過類似這樣的言論,「大麻使得白人婦女尋求黑鬼、藝人和任何其他的人之間的性關係」。而且「大麻讓黑仔們以為他們像白人男性一樣棒」。像這類聳動的種族主義者言論使得娛樂性大麻於1937年遭到禁止,而產業用途的食用大麻也隨之陪葬。

 

伴隨著尼克森(Richard Nixon)總統的「毒品戰爭」(War on Drugs),大麻在1970年代被歸類為第一級管制毒品。當時,由前賓汐法尼亞州長謝弗(Raymond P. Shafer)所領銜的謝弗委員會(Shafer Commission)對此提出調查,在他們提出的最終報告中建議將大麻移出此項分類,然而尼克森對此置之不理。

 

17171497109_0bae0e1ee9_b

 

根據2016年4月,在《哈潑》雜誌(Harper’s Magazine)的一篇文章,「毒品戰爭」有其政治動機。文章引述了尼克森的頭號助手約翰‧埃利希曼(John Ehrlichman)在1994年的一場訪談內容:

 

對於1968年尼克森的選戰,以及隨後由他主政的白宮而言,有兩個敵人:反戰的左翼和黑人。……我們知道我們不可能讓反戰或黑人變成非法,但是藉由讓大眾認為嬉皮士和大麻,黑人和海洛因有關聯,然後將這兩者嚴重地罪刑化,我們就可以瓦解這些社群。我們可以逮捕他們的領袖、襲擊他們的住家、破壞他們的會議、而且日一復一日地在晚間新聞裡中傷他們。當時我們知道我們正對毒品撒謊嗎?當然,我們清楚得很。

 

 

競爭者,還是誘人的新市場?

 

藥用大麻的使用歷史可以追溯到兩千年以前,而第一級管制毒品的禁令嚴重地阻礙了醫療研究。儘管有障礙,藥用大麻仍舊展現其能被廣泛應用於不同醫療領域的優越價值,包括癌症、阿茲海默症、多發性硬化症、癲癇、青光眼、肺病、焦慮症、肌肉痙攣、C型肝炎、腸炎和關節疼痛。

 

新的研究也已經透露造成這些廣泛影響的機制。似乎因為這種植物在其體內自然地合成被稱為「內源性大麻素」(Endocannabinoids),一種具備藥效的化學物質。這種化學物質負責讓一些重要的生物功能維持平衡,包括睡眠、進食、免疫系統以及疼痛。當壓力影響這些功能運作時,內源性大麻素會去修復平衡

 

對於許多退化性疾病而言,發炎是罹病過程中常見的反應。壓力導致發炎,而大麻可以同時舒緩發炎反應與壓力。四氫大麻酚(Tetrahydrocannabinol,簡稱THC),大麻中主要的精神藥物成份,已經被發現其抗發炎效果是阿斯匹靈的20倍,以及皮質類酷固醇(hydrocortisone)的兩倍。

 

大麻二酚(Cannabidiol,簡稱CBD),被研究最多的非精神藥物成份,也具備許多優秀的醫療用途,包括作為一種超級抗生素以對抗癌症。已經有人表示,CBD可以殺掉那些對當前藥物具備抗藥性的「超級細菌」。這是一個重要的醫學突破, 特別是一些重要的疾病抗生素已經開始失效後。

 

 

推動合法化的背後

 

因為大麻多樣化的品種,製藥業已經同時從大麻合法化中獲得和損失了許多。專利藥品已經成功地壟斷了全球藥品市場。藥商不想要和每個人都可以在自家院子種植的天然植物競爭,甚至這種植物藥效比昂貴的藥物還要好,而且沒有副作用。

 

一位受多發性硬化症所苦的患者利蒂希亞‧派柏(Letitia Pepper),就是一個提倡大麻除罪化的好例子。她宣稱她在過去九年來,藉著使用醫療用大麻取代各種處方藥以治療那令她全身癱瘓的疾病,已經為她的保險公司省下60萬美元。僅僅是一個患者,就讓藥廠少賺了60萬美元。美國有著40萬名多發性硬化症病患,以及2千萬人終其一生可能會罹癌。癌症化療可是最大的一筆生意,而這筆生意可能會受到這種自然植物療法的威脅。

 

對龐大產業獲利的威脅,可以解釋為什麼大麻多年來被排除於市場之外。然而,對於派柏和其他評論者而言,更可疑的是這股突如其來的大麻合法化推力。他們質疑,除非大藥廠另外獲得了什麼好處,否則他們沒有理由允許大麻進入市場。大麻合法化運動已經在基層努力了數十年之久,然而最近這股浪潮背後的大把資金,來自於少數和孟山都(Monsanto)有關聯的鉅富。而孟山都是世界上最大的種子公司和基因改造種子的製造者。今年五月,德國的大型化學公司與藥廠拜耳集團(Bayer),出價試圖買下孟山都。而這兩間公司據說都正致力於萃取大麻的化學成份

 

 

提倡自然健康(natural health)的作家麥克‧亞當斯(Mike Adams)警告

 

大麻產業被評估將於2020年達到130億美元的規模,形成國內交易規模最大的農作物之一。對此我們必須要保持質疑,因為像孟山都這類的公司僅需坐等山姆大叔將這種藥草從第一級管制毒品中移除,然後就可以開始做他們的生意。……其他主要的美國農產品,例如玉米和黃豆,平均約有88%至91%是基因改造。當大麻產業於國內普遍合法後(看來是肯定會發生),沒有人能夠阻止大麻變成瘋狂科學和惡劣企業維持其壟斷策略的產品。

 

 

當大麻對健康的好處被確立後,戰場已經從除罪化轉移到誰可以種植的問題。加州現行的法律規定,像派柏這樣的病患,基本上可以自行種植和使用大麻。而反對者宣稱,打算合法化大麻娛樂用途的新法案,將會把家戶種植者和小農們趕出市場,並提高違規的處罰。最終可能加速天然大麻被專利的、基因改造的大麻所取代。而種植者就必須年復一年地購買這些有專利權的基改大麻種子。

 

這些新法案和孟山都/拜耳間的關係,我將於下一篇文章中介紹。

 

  • 【譯註】大麻為大麻屬植物的通稱,包含數個亞種。在英語世界中大麻的常用稱謂主要有三種,分別依照不同的用途和語境使用,Marijuana通常指加工後的大麻,有時特別指娛樂用大麻;Cannabis是大麻植株的通稱,有時特別指醫藥用途大麻。Hemp則多半指經濟用途和食用的大麻。在英語世界以及作者文中經常將三者混用,因此翻譯時會視上下文語意調整,以方便讀者理解。其中,被視為健康保健食品-而廣泛應用的大麻籽,即為食用大麻的種子(Hemp Seed)。

 

內容來源: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8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