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光之旅程_台灣_Miya

嗨!我來自台灣,正剛開始我的覺醒之路。去年下半年之前,我正扮演著虔敬的基督教神職人員的腳色:牧師娘。 

 

從小因為叛逆、愛玩,不喜歡制式的學校生活也不喜歡社會給的標準價值觀,更不喜歡父母親只單愛長兄卻常常忽略我的存在。打小我就四處流浪,這家住住,過一陣子再去那家親戚家住住, 我的行李很少卸除,我的心,沒有安穩過。 

 

小時候我對星星、外太空很有興趣,記得哈雷彗星那年,我父親還買了一台要價不斐的天文望眼鏡,就是為了親眼目睹哈雷彗星壯麗的從天空飛過。我也很喜歡在夜裡不時地望著月亮,稀奇為何他能離我們那麼樣的近? 雖然我從來就不相信月亮上有嫦娥這件事。

 

我一直像蒲公英一樣飄來飄去。我的故鄉在花蓮,但我高一就離家到台北,開始了我放蕩不羈的生活。 我的家人幾乎放棄了我,我也感覺自己好像從來沒有家一樣。 是的,就像許多年輕人一樣,我愛玩、愛冒險,每天早上太陽出來我就睡覺,直到傍晚我在起床,然後開始我精采的夜生活。 

 

就這樣過了十個年頭,直到1997年,透過某位故鄉母親的好友阿姨帶我信了耶穌,我踏進完全陌生的教會,開始了我漫長又痛苦的基督教生活。 雖然進了教會,感覺唱詩歌、禱告內心都能得到平靜,也從牧師每次的講道中理解很多人生道理,但我內心還是感到空虛迷惘,卻始終找不到原因.. 教會的朋友都很虔敬、也和善。

 

藉著禱告,我戒掉了10年的菸癮,也過起了正常的生活,在1997年我與我的母親正式受洗成為基督徒。這過程我對於生命開始有了一連串的疑惑,於是我跑很多基督教辦的聚會、 也上神學院的課程、也追求聖靈充滿,內心非常渴慕,後來,我想把自己後半生奉獻給上帝,於是我獻身成為神職人員, 之後也嫁給了我現在的丈夫:他是牧師。 

 

接著開始了我們在教會工作的日子… 沉重的壓力卻壓得我喘不過氣來,面對忙碌的教會生活,每天有輔導不斷地信徒,我自己還得照顧兩個孩子,我的身體幾乎沒有好過,有一段時間我得了憂鬱症。礙於身分我不能透漏我生病,在信徒面前要很堅強,禱告也要裝得很有信心,但是我開始懷疑,我信的真的是獨一的真神上帝嗎?他有眷顧過我嗎? 有好幾次我感覺雖然自己成為基督徒,外在行為是改變了,但內心卻沒有改變,由於從原生家庭帶來的創傷,渴望內心能得到醫治,幾年過去,跑了無數大大小小的聚會,仍然無解。 

 

直到四年前,由於我們接觸的宗派屬於「靈恩派」,很強調恩賜與預言, 我們從一位外國籍牧師那裏領受到,我們要離開神職工作進到職場。 我與先生很聽話的,真的離開了牧職,開始到職場工作, 這過程非常艱辛、糾結、痛苦、不知所措,而且教會開始遠離我們, 認為我們愛世界,不配當神職人員,我們漸漸被孤立, 想找教會落腳卻找不到立身之處。 約有七年的時間我患了自律失調症:又名焦慮症。 發病之時痛苦難耐,好多次我都想尋死,但又想到兩個孩子.. 基督教裡非常強調「罪」與「罰」,近20年的信仰生活讓我感覺自己始終有罪不潔淨.. 教會也強調罪人最終要下地獄(聖經裡多次提及),這也在我心裡造成極大的恐懼與不安,不但是我,連同兩個孩子都受此教義影響,他們偶爾會問我:媽媽,我死後會不會下地獄? 就這樣,痛苦的走過了近20個年頭。

 

去年夏天,我左半邊臉無預警的麻痺,於是我開始了近3個月的復健之路, 當時我們還在教會裡,只不過幾乎換來換去,我們開始感覺與教會不相容。 我也發現教會的統治階級、教會裡的愛是有條件的、教會常常用恐懼來掌控信徒, 怪的是過去這麼多年我竟然都沒有感覺到,直到最近才慢慢發覺有問題。 

 

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應該就是這個道理使我看清吧。 當時,我內心發出了一個疑問:一定哪裡有問題是我不知道的… 關於我的信仰、關於人生命的真相、關於死後的世界… 我開始懷疑聖經裡的東西,於是我轉而上網探索、尋求…. 每天我用好幾個小時查資料,不但查基督教,也看其他以前我不被允許看的信息。 於是,很快的我覺醒了!速度非常快…我從頑固的基督教信仰中脫離, 我知道了真相,我知道宇宙之大,仍有更多奧秘是我們所不能及的。 我知道了教會是執政關在幾千年以前有意的編程竄改,為的是更好控制人。 大約短短半年,我完全覺醒,找回了自己的力量,也找到真正的平靜。 這個平靜是我過去幾十年來一直找不到的,如今我懂了。 

 

我開始了覺醒之路,並慢慢操練如何愛惜自己進入內在尋求平衡。 很奇妙的是,很快的連同我的丈夫與兩個孩子也都覺醒過來, 我發現自身的光真的能影響身邊的人。 這是過去在教會裡我做不到的。 因為我找回了屬於我自己的「原力」。 感恩過去的經歷,讓我能夠覺醒,成為光之工作者。 我正在療癒自己過程裡,而我也發現我能更更愉悅的去服務別人。 

 

這就是我的光之旅程。

 

感恩過去的基督教經歷,讓我與揚升大師撒南達耶穌有了很深的連結, 我終於知道了耶穌的真實身分,他並不是要讓人來跟隨他, 而是他希望藉著他的示現讓所有人明白,我們也都能像他一樣成為「道路、真理、生命」。 我衷心期盼能有更多人能像我一樣很快的覺醒,知道自己是帶著使命,帶著光充滿著愛來服務於地球。 

 

開始學習冥想之後,我常常觀想解放後的地球,這也是我最大的願望, 希望事件趕緊來臨,我也能夠在事件中盡一份微薄之力。 

 

Namaste 

我是台灣_Miya,這就是我的光之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