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希-柯林頓-歐巴馬的叛國戀童集團形跡敗露;既得利益者對全人類宣戰


 

新世界秩序的簡明歷史

 

這個世界似乎一天比天還更加失序。這篇文章即將講述一場影子政府內部各方勢力爭權奪利的故事。時至今日,權貴階級領導的國際罪犯集團仍然冒充我們的政府,在華盛頓特區掌握著難以動搖的權力。 這個犯罪集團掌控國家權力的時間點可以追溯到198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隆納·雷根以台前政治偶像的角色暗中扶助一名全球主義者的權力掮客登上權力寶座。那位掮客就是雷根的副總統–老布希。當年雷根完全是憑藉那一年的十月驚奇才能在選戰中擊敗尋求連任的卡特總統。1980年,曾任中情局局長的老布希暗地裡和伊朗的何梅尼談判;導致52名被關押在德黑蘭的美國人質要等到雷根宣誓就任美國總統才獲釋。假如卡特有辦法在11月總統大選前救回那些人質,他應當可以順利連任。換句話說: 一群無力回天的魁儡和老布希背叛美國的行徑改變了那一年的選舉結果。理查‧尼克森在10年多前就用過這種下三濫的選舉招數。他暗中慫恿當時的南越總統–阮文紹拒絕參與詹森總統極力推動的南北越和平談判。尼克森說服阮文紹總統不要在1968年簽署任何和平條約;後來又拒絕開出更好的和談條件。這種形同叛國的選舉奧步幫助尼克森登上總統大位。越戰也因而延長了四年;美軍戰死人數增加了22,000人,南亞國家百姓的死亡人數增加了100多萬人。對於掌權的權貴階級來說,不管多少人命都比不上誰會在將來4-8年擔任美國總統。掌控地球政治的有力人士們控制了美國的民主黨和共和黨。他們每隔4-8年就從民主黨和共和黨中選出他們認為適合的人物到白宮充當魁儡總統。美國總統選戰從幾十年前就已經是黑箱作業了。

全球主義者習慣從符合權貴身分的人際圈中挑選擔任總統的人選。這個人可能是許多秘密社團的成員。諸如:外交事務委員會、三邊委員會、骷髏會、300委員會、共濟會乃至於推動新世界秩序的光明會。世家出身的老布希全數參與以上這些組織。老布希的父親曾擔任參議員,也是希特勒的幕後金主。老布希在擔任中情局特務期間策反原先的反卡斯楚勢力:他將他們變成反甘迺迪分子之後讓他們上演一場失敗的豬灣事件。1963年11月22日,甘迺迪總統遇刺身亡。老布希當天就在案發現場–德州教科書倉庫的門口。

後來,老布希和一位好萊塢的二流影星–隆納·雷根合演一齣總統大選戲碼,最後入主美國白宮。雷根上台就任總統才過兩個月就遭精神失常的約翰·欣克利襲擊。欣克利家族和布希家族恰巧是石油生意上的密切盟友。不用說,當時所有人都對真相裝聾作啞;把一切問題都推卸給陰謀論。過沒多久,再也沒人提起布希家族和欣克利家族的關連。這裡有幾個不能不知道的事實:1.尼爾‧布希原本預定要在槍擊案之後和約翰·欣克利的兄弟共進晚餐。2.1970年代,約翰·欣克利曾經在聖伊莉莎白精神醫院接受長期心理治療。這家醫院是中情局著名的 MK Ultra腦控實驗場地。中情局在這家醫院進行藥物實驗並且培養受腦控的殺手。3. 美國能源部在槍擊案通知欣克利家族:該家族名下的范德比爾特石油公司(Vanderbilt oil company)尚積欠200萬美元的聯邦政府罰款。槍擊案發生之後,這筆鉅額罰款一夕之間就一筆勾銷了,連帶欣克利的就診紀錄和聯邦調查局長達22頁的”槍手相關組織調查報告”也跟著ˊ不翼而飛。老布希企圖將雷根槍擊案的真相永遠封鎖在中情局的檔案庫。20年後,小布希有樣學樣;搞了一次吃相難看的911政變。

911事件發生的早晨,老布希和賓拉登的兄長共進早餐。中情局扶植和資助的奧薩瑪‧賓拉登坐在地球另一端的山洞裡朗誦小布希和錢尼撰寫的新聞稿。即便刺殺雷根未遂,老布希在槍擊案之後實質地控制了白宮並且在1980年代後期到90年代透過美利堅企業帝國發揮他的政經實力。

 
數十年前策劃刺殺甘迺迪總統的老布希現在已經是92歲的老人家。這名垂垂老矣的光明會黑幫大老如今還被人捧為”資深政治家”,還到超級盃為兩隊的場地擇邊投擲硬幣。老布希的手下還有兩名新世界秩序黑幫的耆老–季辛吉和布里辛斯基。 這兩人如今仍在幕後操盤,替影子政府策劃反川普的政變活動。

老布希從擔任中情局局長(1976-77)開始控制影子政府。他接著擔任副總統(1981-1989),再來成為新世界秩序第一位檯面上的美國總統 (1989 -1993)。即便沒有成功連任,老布希依然從幕後控制比爾柯林頓。柯林頓出任阿肯色州州長的12年間就在美國中部的梅納郡(Mena)替老布希經銷古柯鹼。柯林頓在伊朗門期間用自家的小機場每年替中情局漂白了10億美元的毒品獲利。”反毒戰爭”帶來的龐大利益讓布希和柯林頓這兩個罪犯家族如虎添翼。他們行賄許多法官、聯邦和州立檢察官、州警和聯邦調查局官員,從而讓他們肆無忌憚地進行謀殺、連續強姦、和未成年賣淫等勾當。他們也利用毒品交易得來的金錢資助許多中情局的黑色專案。

華盛頓特區經過布希和柯林頓執政之後變成了陰謀集團和國際販毒集團的大本營。這個家族犯罪集團的勢力不僅通吃民主黨和共和黨,在橫行天下將近40年之後仍然逍遙法外。布希-柯林頓-歐巴馬三朝指派的貪腐法官和法外勢力依舊充斥美國的司法體系和情報單位;持續為新世界秩序的政治王朝效命。布希-柯林頓-歐巴馬三朝完整實現了權貴階級的統治野心。美國在這三位總統執政之下主權日益衰退;曾經充滿活力的中產階級如今流離失所;公共建設年久失修;國內製造業和稅基因為廉價的海外代工而流失;國家經濟發展長年仰賴戰爭。美國歷經這三個惡魔崇拜者執政之後從世界第一的債權國變成了人類史上最大的負債國。目前美國已經負債超過20兆美元。美國的經濟體系已經被國家戰爭機器壓榨到燈盡油枯,而這台戰爭機器的工作不是要守護和平,而是顛覆並且摧毀地球上任何追求獨立的主權國家;然後逐一掠奪並且蹂躪這些國家直到它們國破家亡,只剩下斷垣殘壁。

錢尼-小布希在2000年靠作票贏得美國總統大選之後,新保守主義份子得以在21世紀初期上台執政。他們透過911第二次珍珠港事變打響永不止息的”反恐戰爭”。這場戰爭奪走超過400萬名穆斯林的性命 。美國也因為這場戰爭從一個民主共和國家淪落為一個專制極權、民生凋敝的第三世界國家。時至2017年,這個罪大惡極的犯罪集團仍舊大權在握而且企圖從內部顛覆川普政府;將美國推入萬劫不復的深淵。從老布希到歐巴馬,新世界秩序的影子政府在全世界橫行霸道將近半個世紀。甘迺迪總統在生前最後一個月警告世人:華盛頓存在一個由叛國賊組成的影子政府。

去年美國總統大選的政治鬧劇徹底凸顯出美國腐朽不堪的兩黨政治體系。川普意外勝選,世人親眼目睹全球主義碰壁以及柯林頓犯罪家族的沒落。川普在紐約的事業版圖從收購爛尾樓起家。他之所以能成為房地產大亨,多半是因為他跟組織犯罪成員進行暗盤交易,進而賺取龐大的利潤。他能渡過四次破產危機,都是因為華爾街的流氓銀行家注資紓困。川普稱不上是白手起家的大亨,至少他不是完全不知道內幕的普通生意人。.

川普喜歡拈花惹草的個性總是在螢光幕前一覽無遺。2002年,川普曾高調讚揚他的戀童癖好友– 傑佛瑞·愛潑斯坦:

我和傑夫已經相識15年了。他是個很棒的人。跟他相處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他跟我一樣喜歡美女,特別是年輕美眉。 傑佛瑞肯定很享受他的社交生活。

顯然川普知道他的富豪朋友喜歡的是未成年的小女孩。川普也遇過好幾樁性侵和性騷擾的官司。或許川普也不過是權貴階級遴選的魁儡總統,權貴集團不僅操控著川普,而且還握有足以致他於死地的把柄。

我們現在的戰場

說到傑佛瑞·愛潑斯坦,當時佛羅里達州的亞歷山大·阿科斯達檢察官負責起訴愛潑斯坦。阿科斯達在這場官司中擺明要縱虎歸山。他和愛潑斯坦的首席辯護律師– 艾倫·德肖維茨(他也是知名空中未成年應召站–羅莉塔航空的常客)狼狽為奸,開給愛潑斯坦一個寬容到根本沒天理的認罪協商:這位億萬富豪只需承認自己和未成年少女性交,就可以只在州立監獄服13個月的拘役;星期日還可以回家。倘若一般人跟他一樣強暴了超過40名未成年少女,肯定會被聯邦法官判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是無期徒刑。這次判決凸顯出美國司法的荒唐和失能。

愛潑斯坦訴訟案的誇張程度還不僅於此。阿科斯達按照辯護律師團的要求,拖延好幾個月才告知兩名未成年受害者愛潑斯坦已經達成認罪協商。當這兩位身心受創的女孩們總算得知愛潑斯坦逃過司法制裁之後,她們對他提出民事訴訟。這場訴訟在法院延宕了將近8年,直到最近才開庭審理。愛潑斯坦在法庭上必須接受檢方的交叉詰問。兩位原告提出民事訴訟的理由是阿科斯達損害了刑事受害人保護法保障她們的權益:刑事受害人有權知道任何由檢方和被告達成的認罪協商。阿科斯達不僅沒有遵守法律上的義務,他也違背了身為檢察官的職業和道德操守。 

亞歷山大·阿科斯達於2月前往國會參加勞工部部長人選的遴選聽證會。好幾位民主黨參議員針對他縱放愛潑斯坦一事進行猛烈質詢。阿科斯達在答辯過程中只是反覆地跳針。他堅稱他之所以不要求上訴到聯邦法庭或向法官求處徒刑,是因為這兩個方案可能會讓愛潑斯坦無罪獲釋。阿科斯達的論點不但不切實際而且十分荒謬。更誇張的是,阿科斯達光是靠在聽證會上胡言亂語就通過了第一輪的遴選委員會投票。所有的共和黨議員和大多數的民主黨議院讓他輕鬆過關。阿科斯達將來上任勞工部長之後要負責監管美國所有合法和非法的勞動環境,其中也包括強迫孩童從事性產業和人口販運。大多數的遴選委員寧可出賣人格也選擇無視這兩個影響全世界的勞動問題,對阿科斯達在這方面的無恥紀錄也裝聾作啞。共和黨議員對這位勞工部部長人選直接放水過關,力保此人能當走馬上任。

 

不論是川普總統抑或即將就任勞工部長的阿科斯達,輿論顯少談論到他們與愛潑斯坦之間的過往關係。川普和阿科斯達都犯過包庇這位連續兒童性侵犯的錯誤。兒童性侵案件是當前社會上一個非常嚴重而且全民關注的議題。既然遴選委會會的參議員們對這種嚴肅的議題不聞不問,他們也等同是在包庇戀童癖犯罪和現代奴隸制度。

阿科斯達在聽證會期間強調自己絕不會向”惡質”的政治壓力屈服,但是此人在10年就已經向愛潑斯坦的辯護律師團卑躬屈膝;出賣節操了。愛潑斯坦案不僅是阿科斯達擔任檢察官期間最大宗的司法案件,也是他在司法職涯中極為嚴重的失職。遴選委員會非但沒有對此嚴厲針砭,還無恥地放任一名不適任的部長人選輕鬆上任。川普挑選這種恐龍檢察官擔任勞工部長,這一點也將會成為他在總統任期內的一個污點。

雖然這次選舉有一半是合法的,川普總統在道德淪喪的華盛頓已經樹立了不少想動用權勢趕他下台的政敵(雙方陣營都有對電子投票機動手腳)。如果川普跟他的政敵一樣是個戀童癖,他的政敵可能已經掌握了一個足以讓川普萬劫不復的把柄。 

或許還有另一種可能的情況:權貴階級選川普作替死鬼總統,然後他們在幕後煽動擴及美國全境的流血暴力衝突;並且夥同其他受陰謀集團控制的西方國家對俄羅斯、中國、伊朗、敘利亞和北韓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全球經濟體系接著因為戰爭而全面崩潰。控制地球的幕後黑手之所以挑選川普控制地球,或許是因為他們了解到醜聞纏身的希拉蕊已經見光死了。影子政府需要拿黑化的川普、普丁加阿薩德當作箭靶,然後從體制內把美國和全世界弄得天翻地覆。

揭發希拉蕊的罪行

最近檢調單位從安東尼・韋納的筆電內找到更多希拉蕊的犯罪證據。新的證據顯示:希拉蕊和韋納的前妻– 胡瑪·阿貝丁(希拉蕊的私人助理)知道這位有戀童癖前科的人夫在被紐約警方逮捕之前有整整四個月都在褻玩孩童,但是希拉蕊和胡瑪卻裝聾作啞,漠視韋納性侵未成年少女。根據刑法規定:知情不報本身就是一項犯罪行為。當時紐約警方想起訴希拉蕊,但是聯邦調查局和美國司法部堅持這是聯邦案件。身心受創的女孩不旦罹患憂鬱症,而且還有自殺傾向。當時女孩曾經表示她想殺掉韋納然後自殺,韋納的回應竟然是傳給她一張他的露鳥照。

由於最近媒體開始報導許多令人髮指的新聞,紐約警方決定不再理會替掩飾希拉蕊犯罪證據長達一年多的聯邦調查局。當時希拉蕊只擔心萬一她的負面消息走漏會不利於她的總統選情。於是她自私地建議胡瑪切割韋納並且跟他離婚。變回單身的胡瑪不僅可以全心輔佐希拉蕊,還會是專屬她個人的玩樂對象。(譯註:美國政壇盛傳胡瑪是希拉蕊的地下情人)。希拉蕊只有在敗選後的陣痛期間短暫地疏遠了胡瑪。目前胡瑪不僅回歸原本的工作岡位,據傳她還試圖和已經出軌四次的丈夫重修舊好。讓希拉蕊很不爽的是:韋納近來有8、9成的時間和妻小在紐約的公寓裡度過。

一提到戀童門,就不得不提希拉蕊在擔任國務卿期間三不五時就替駐比利時大使– 霍華德•古特曼掩飾他的犯罪行為。這位歐巴馬的籌款大將 (他在2008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為歐巴馬籌措到50萬美元) 後來得到了大使職位的政治酬庸。他派駐在比利時期間被警方當場查獲古特曼未成年男童進行性交易。此人在派駐期間多次被警方逮捕,直到2013年7月才”清白”離任。Gutman的惡行惡狀嚴重到希拉蕊得派出當時的副國務卿– 派翠克‧甘迺迪到比利時要求該國的的檢察總長停止司法調查,讓古特曼利用外交豁免權繼續胡作非為。這名檢察總長最後出面爆料,而希拉蕊則下聯邦調查局探員成天騷擾她。甚至闖入她家搶奪然後銷毀古特曼的犯罪證據。 甘迺迪事後和聯邦調查局協商古特曼的解套條件,讓這位滿身腥的駐比利時大使可以做滿任期。憑仗著希拉蕊的保護傘,古特曼從未被判刑。希拉蕊在擔任國務卿期間也曾多次包庇轄下外交人員所犯下的性犯罪。長久以來,她總是選擇保護有戀童癖的心理變態,然後讓無辜的孩童遭受荼毒。 

柯林頓家族當然會協助同夥的罪犯脫身。他們干預司法的紀錄既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海地在2010年1月發生大地震過了沒多久,柯林頓家族便卯足全力控制災情並且出手營救已經被判刑的海地人口販子–Laura Silsby。警方逮捕這名人口販子被的時候,她正準備要把33名少女帶離海地。值得注意的是:這名人口販子用她丈夫的名義在發佈安珀警報(兒童綁架事件警報)的軟體公司上班。

希拉蕊11月敗選之後的幾天,記者Monica Petersen在海地離奇身亡。她在生前發表一篇希拉蕊涉嫌拐賣兒童的報導,更別提希拉蕊和比爾侵吞了用來救助海地震災災民的20億美元。柯林頓基金會在過去十二年來一直偽裝成基金規模達數十億美元;並且在國際人道救濟和其他領域捐贈過大筆資金的慈善組織。實際紀錄卻顯示: 柯林頓基金會在2015年的慈善捐款僅占年度支出的4%,其餘資金全都由柯林頓家族中飽私囊,放進家族保險庫了。話說回來,柯林頓基金會的資金其實都是柯林頓家族在過去幾十年內從事犯罪活動賺取的不法所得。全世界則有上百萬無辜百姓造到牽連,過著水深火熱的生活。

柯林頓家族的發跡史就是戀童癖在全球蔓延的流行病史。這個問題嚴重到有前科紀錄的兒童性侵犯竟然還可以繼續在對抗未成年賣淫網路的社福機構上班。美國兒童保護機構就是一個實際案例:該機構的員工有好幾次將孩童賣給未成年應召站。 聯邦檢察官理應起訴拍攝兒童色情片和拐賣未成年人口的罪犯,但是有些害群之馬反倒包庇這群罪犯甚至助紂為虐。警察理當除暴安良,打擊未成年賣淫網路,但是有些壞警察反倒成了染指更多孩童的變態嫖客。有些具有社會影響力的知名藝人表面上是長年投身兒童慈善事業的大善人,私底下卻性侵過許多孩童而且還擔任權貴階級的的皮條客(如同英國的吉米·薩維爾)。這個橫行全世界的戀童癖網路之所以可以如此猖狂,是因為這群喪盡天良的變態罪犯們多半在具有司法豁免權的職位上任職,抑或躲藏在幼保機構內準備對毫無防備的孩童們上下其手。這個世界之所以荒謬怪誕,正是因為我們老百姓聘請一群貪婪無厭的狐狸來看顧自己的養雞場

希拉蕊還有一個不得不提的人脈關係:加拿大礦業大亨和獅門娛樂公司的創辦人-法蘭克‧古斯塔。目前中國基本上已經買下了好萊塢的影視產業。萬達集團董事長暨中國首富-王建林已經買下了好幾家娛樂和電影公司的多數股權,其中包括獅門娛樂公司。考量到人類集體意識非常容易受集中控制的權威宰制,任何明理的人都匯擔心中國利用強大的經濟實力和美國最大債權國的地位對電影產業和 網路(特別是網域命名權)進行強勢審查。

目前全世界都存在養殖嬰兒的問題。養殖嬰兒指的是由未成年性奴、權貴階級的地下情人、惡魔崇拜教派或秘密社團的女性成員生下的嬰兒。這些嬰兒沒有出生證明,也沒有戶籍紀錄。 他們出生沒多久之後就會被放上惡魔儀式的祭壇上,然後任憑各行各業的喪心病狂強暴、肢解、啃食最後再活活燒死。數百年來,位居權貴階級的統治者們都在袒護這些披著人皮的惡魔。社會大眾則對此毫不知情,或是否認這個團體的存在。 前好萊塢製片人–Jon Robberson曾經親眼目睹發生在馬里布的惡魔孩童獻祭儀式。感謝這世界上還有Jon、聯邦調查局洛杉磯分局的前局長–Ted Gunderson和其他知情人士敢於出面揭發這個令人髮指的邪惡團體。 既然我們已經知道真相,我們就應該發揮道德勇氣傳遞真相並且挺身反抗人類真正的敵人。

 

話題回到希拉蕊的權貴夥伴-法蘭克‧古斯塔。藉由名下的拉德克利夫基金會(Radcliffe Foundation),古斯塔可能是柯林頓基金會名下頭號暗盤交易大戶。古斯塔在10年前和柯林頓家族成為合作夥伴,然後將20%美國持有的鈾元素盜賣給普丁。這群人老早就把核武器的主原料賣給俄羅斯,竟然還大言不慚地說川普親俄叛國! 希拉蕊和她的幕僚們在總統大選期間猛烈批評普丁;把她的私生活、美國乃至全世界發生的壞事一股腦地怪罪到普丁頭上。希拉蕊在過去10年內展現出的蠻橫、詭詐、虛偽和邪惡恐怕只有她的丈夫和歐巴馬可以與她匹敵。柯林頓基金會和拉德克利夫基金會的合作關係也包括隱匿捐款人的身分和他們捐贈給柯林頓基金會的金額數目。這種做法違反希拉蕊作為國務卿的財務透明義務。2008年1月,古斯塔藉由比爾柯林頓中介的哈薩克鈾礦生意賺取3100萬美元的初期獲利。幾個月之後,古斯塔捐贈1億美元給柯林頓基金會然後成為基金會的董事。

 

古斯塔的拉德克利夫基金會在希臘北部擁有一間名為Elpida 的難民居留屋。這間居留屋的代表符號跟聯邦調查局公告的戀童癖代表符號一模一樣。 披薩門事件曝光之後,古斯塔的公司才趕緊撤換該居留屋的代表符號。

布羅克·皮爾斯年輕的時候和兩名創業夥伴架設了數位娛樂網( Digital Entertainment Network)。這個早期的影音分享網站在1991年開始營運甚至還沒獲利以前就已經從好萊塢的金主募集到7200萬美元的資金。皮爾斯創立的公司在2000年開始傳出負面消息。有人出面指控皮爾斯和他的事業夥伴們在派對場合對好萊塢的未成年男童星灌酒並且下藥。 他們還會到未成年應召站找雛妓。紀錄片《公開的秘密》(An Open Secret.”) 詳細講述他們三人所屬的未成年賣淫集團。 皮爾斯和他的事業夥伴潛逃到西班牙以躲避司法制裁。

時隔多年,皮爾斯在螢光幕前的形象變成了柯林頓全球行動計劃的活躍成員。他不僅為該計畫發聲也替柯林頓家族募款。關於他的負面新聞尚未消散,如今他又和柯林頓家族以及家族名下的未成年賣淫集團直接掛勾 ( 相關人脈包括傑佛瑞·愛潑斯坦、安東尼・韋納、波德斯塔和披薩門賣淫集團)。這個戀童門案件的牽涉範圍還可以擴及好萊塢、華盛頓特區和全世界。 皮爾斯近來又改頭換面,變成了比特幣基金會的董事長。好幾位基金會的董事則已經辭職表達抗議。

 

史蒂芬·柯貝爾最近主持的深夜節目也開始涉及戀童癖話題。柯林頓陣營顯然下令要求這位主持人要在節目中猛烈抨擊披薩門事件。 柯貝爾跟波德斯塔是結識7年的拜把兄弟。波德斯塔在2013年大力支持柯貝爾的親姊參選國會議員(後來落選)。 這位知名節目主持人後來不僅要扮演柯林頓基金會的傳聲筒。他還邀請比爾柯林頓上節目。他在節目上對柯林頓時代的政績阿諛奉承,而且還大力讚揚柯林頓全球行動計畫的”慈善”活動。2016年,波德斯塔和柯林頓家族陷入華盛頓未成年賣淫集團醜聞。柯貝爾率先發難,針對披薩門事件進行駁斥和否認。

 

揭露歐巴馬的罪狀

阿拉巴馬州檢察總長-傑夫·塞申斯表示他不排除指派一名特別獨立檢察官調查美國司法部在歐巴馬時代涉及的各項醜聞。例如:歐巴馬指示國稅局用差別待遇差別待遇惡整保守派的政治對手。美國前司法部長-埃里克·霍爾德在打擊墨西哥毒梟的”玩命關頭行動”中督導嚴重不周而且企圖掩飾任務失敗的後果。前司法部長–洛麗泰·林奇干預司法,阻止下屬起訴希拉蕊。她甚至還公然收受賄絡;賣官鬻爵。歐巴馬也違法監聽川普長達好幾個月。歐巴馬政府的犯罪紀錄已經多到罄竹難書了。

 

譯註:玩命關頭行動(Operation Fast and Furious)是發生在2010年2月的司法釣魚行動。當年美國菸酒槍炮及爆裂物管理局刻意委託合法的槍枝交易商販售販售槍械給墨西哥毒梟的白手套買家,進而用違法持有槍械的名義逮捕這些毒梟。墨西哥毒梟透過白手套買家取得超過600件各式槍械。美國警方最後只逮捕並且起訴了低層級的地方毒販。當時有170起犯罪案件跟這次行動流出的槍械有關,超過200名墨西哥民眾因而喪生。

歐巴馬利用英國情報單位轄下的監聽部門(英國政府通訊總部和加拿大的情治單位)監控川普。當時歐巴馬並沒有取得監聽狀,也沒有知會美國情報單位。今年3月4日,川普在推特上發文表示:歐巴馬在他(川普)尚未當選總統或在去年10月取得監聽狀之前就已經開始監控他。 川普已經將他找到的監聽證據呈交給眾議院的情報委員會。該委員會也已經裁定沒有證據足以證實川普曾經和莫斯科共謀影響大選。儘管現在的主流媒體仍充斥許多謊言,紐約時報的記者過去就寫過好幾篇文章證實 歐巴馬要求對川普、川普的家人和他的職務代理人進行嚴密而且違憲的監聽一位中情局的告密人士甚至透露:川普從2年前就受到嚴密的非法監聽,但是柯米負責的聯邦調查局決定袖手旁觀。

一名在歐巴馬時代主管俄羅斯事務的國防政策次長透露:她從去年夏天,也就是監聽狀還沒核發下來之前就開始監聽川普和川普職務代理人的私人通訊。民主黨去年的選戰策略就是想盡辦法抓到川普”串通”俄羅斯操弄選舉的把柄。過去一年以來,歐巴馬、希拉蕊、影子政府和這幫人在主流媒體的打手們一質惡意抹黑川普,宣稱川普通敵。將來總有一天,媒體會報導更多歐巴馬-希拉蕊陣營非法干預總統大選的犯罪證據。 

 

原文:

http://www.theeventchronicle.com/cabal-exposed/treasonous-bush-clinton-obama-pedo-cabal-dynasty-gets-exposed-desperate-elite-steps-war-humanity/?utm_campaign=coschedule&utm_source=facebook_page&utm_medium=The%20Event%20Handbook&utm_content=As%20Treasonous%20Bush-Clinton-Obama%20Pedo%20Cabal%20Dynasty%20Gets%20Exposed,%20Desperate%20Elite%20Steps%20Up%20War%20Against%20Humanity#

 

翻譯: Patrick Shih, Ray Chen

 

 

本文出處網址:https://www.golden-ages.org/2017/04/19/170420-01/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