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7年Rob & Cobra 8月訪談

 

Rob Potter: 聽眾朋友們好,這是光的勝利特別版節目。歡迎Cobra參與這次的訪談。好久不見。

 

Cobra: 很高興能在團結冥想前做這場訪談。

 

Rob:是的,團結冥想再過兩天就要登場了。這次訪談會在冥想之後公開。我會在玻利維亞參加冥想。

 

我知道很多人這幾天都前往日食沿途的路徑。當然,很多準備轉變團隊跟現在位於雪士達山的柯里古德和他的粉絲們也在積極準備。

 

如果這次冥想成功的話,我們可以期待哪些事情?

 

Cobra: 我受囑咐不能回答這種問題。因為很多事情都是可能的。如果我在冥想前講太多,可能會影響局勢的走向,因為反派會試圖阻止。

 

我只能說,冥想結束之後,我肯定可以公告一些好消息。這一點我可以保證。至於好消息能好到什麼程度,就要看我們會不會達成臨界質量了。另外還涉及到一些宇宙的因素。

 

Rob: 好,我知道了。這次訪談也要到冥想之後才會公開,不過我們很期待你之後的更新文章。我有點好奇。如果沒有光明勢力,也沒有這種集體冥想。如果沒有人舉辦這種特殊冥想,日全蝕通常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從歷史和宇宙的角度來看,日全蝕在沒有特別冥想的情況下對地球會有什麼影響?

 

Cobra:日食通常是一個抉擇的時刻,也是一個曝光的時刻。一旦有人在日食期間按照自由意志做出抉擇;無論他們決定要做什麼,效果都會加倍。其他人只會被觸發內在的東西,因為所有事情都會在日食期間曝光。日食的能量非常強,日食路徑上的能量會更加強大。它是一種非常強烈的體驗。

 

如果眾人可以掌控自己的潛意識,日食會是一次身心靈提升的體驗。如果沒辦法,日食就會變成一個比較有挑戰的一天。無論如何,日食都是人事物的轉捩點。 

 

Rob: 很有趣,謝謝。

 

我有個從來沒公開問過你的問題。我相信你知道一本叫做《The Lion’s Path(獅子路徑)》的書。我以前滿了解這本書,應該是在70年代晚期、80年代初期出版,對吧? 

 

Cobra:應該是那段時間沒錯。

 

Rob: 不管怎樣,這本書講述很多關於時間點、機會之窗或門戶等等會在特定天文條件出現的能量點。這本書也講到松果體的突變過程。

 

最近有一個獅子門戶。 Cobra,你可以評論這本書、之前發生在獅子路徑上的月食以及月食路徑跟天狼星之間的關聯嗎?

 

Cobra:8月7日的月食的確是獅子門戶的一部分。其實這個月食會開啟一個過程,這個過程會在日食達到最高峰。這個過程在今年會特別強烈。因為連結到今年8月的月食-日食期間的時間線非常的強大。不管這14天內發生什麼事情,都是加快腳步在籌備。月食期間來自天狼星的能量正在為日食期間更強大的宇宙能量做鋪墊。所以這些都是大計劃的一部分,一個更深層次過程的一部分。 

 

Rob: 所以透過這些現象,我可以說,宇宙中的聯盟來的越來越快了。我猜,隨著這些的發生,我們會有一些很積極的機會,這樣會幫助光工去加速他們的身體並且變得更加積極,然後事件就會來臨。是這樣嗎?

 

 

Cobra: 事實上,整個月食和日食的過程就已經在推進事件了。所以我們現在正在經歷一個非常強烈的淨化過程,對個人和整體來說都是這樣。這也同樣的在為我們準備下一個階段。

 

我們其實就在冥想期間顯化團結意識。某些非常高等的宇宙種族已經注意到這種現象。這個在個人和集體層面上大幅度的加速揚升進度。我現在能說的就這麼多了。

 

Rob: 好的。我有一些人們想問有關療癒的問題。我們知道你不是醫生,但是你對療癒的形而上學方面以及物理方面有著驚人的見解。我有一些這方面的問題,所以我想我應該問問。雷射眼角膜手術是否是有害的?或者人們應該等到事件後,等那些新科技都釋放出來之後再進行?

 

Cobra:雷射眼角膜手術不算特別有害,但是它確實對視力有一定影響。 如果你是動過手術的人,你在晚上看星星的體驗可能會跟手術前不太一樣。這個手術有些副作用,不過影響不大。不管是現在就去動手術或是要等待,都是個人的選擇。總之,動手術之前最好先多加了解。

 

Rob: 好的,你可以建議一些治療憂鬱症的自然療法嗎?雖然現在藥廠有出抗憂鬱藥,不過我總會建議人們去曬太陽、到大自然散步和吐納。你知道,我超喜歡在頂輪上面放一顆如意寶珠。雷射光、紫外光或超光速粒子水晶順便加上一些祈禱文和冥想。對於莫名感到憂鬱的民眾,你會建議他們補充什麼營養或嘗試什麼療法?

 

Cobra: 基本上你剛才推薦的東西都是好的,而且都有幫助。不過問題的癥結點是過去壓抑的情緒。這些壓抑的情緒也會被純量波科技刻意地積壓在人的心裡。 一旦人們開始抒發和療癒以往壓抑的情緒,自然就可以擺脫憂鬱。如果你想戒除某種習慣或打破某種循環,短期間搬遷到其它地方,並且接受療癒會很有幫助。

 

Rob: 很棒的建議。你對神經疼痛有什麼建議嗎?好比說,椎間盤問題造成的下肢疼痛,你有沒有建議的營養或療法?

 

Cobra: 俄羅斯有些醫生可以有效治療脊椎方面的神經疼痛。這種療法非常有效,基本上可以完全消除疼痛。這些醫生在俄羅斯和俄羅斯東方聯盟的國家蠻有名的。

 

當然,由於洛克斐勒的醫療體系,這種療法在西方世界幾乎是不存在的。洛克斐勒的醫療集團不想讓民眾接觸這種療法。

 

如果大家想知道更多又剛好認識住在俄羅斯的朋友,不妨問問他們。他們應該都知道。

 

Rob:好的。有機會的話,也許你可以傳給我連結網址,我們可以公開這些訊息。但在那之前我需要先看過一次,我才會知道我可以怎麼做。

 

我們還有一個不一定跟健康相關,不過跟DNA操弄有關的問題。我知道DNA操弄的議題已經存在超過幾千年。我們聽過撒迦利亞·西琴的描述:恩利與勒恩基不是創造人類種族的神明。不過我相信他們的操縱對人類造成了負面的影響。

 

 

你是否能說明一下,這種惡意操弄是如何進行的?另外可否順便講一些在過去3萬年造成最多傷害的實例?我們能否在事件前靠自己的力量扭轉這些操弄?

 

Cobra: 好的。這是一個涉及層面非常廣的話題。DNA操弄絕對遠遠不只3萬年,基因操弄其實起始於約一百萬年前。當時來自獵戶座的黑暗勢力入侵地球和亞特蘭提斯文明。這種遺傳基因操弄在許多種族間相當氾濫。一些正面的種族也想要修復人類的DNA,所以他們用正面的方式參與這些過程。

 

現代人類的DNA非常需要大量的療癒,而大部分的療癒工作需要使用事件後釋出的先進科技才能完成。我不認為這種工作會在事件前開工,因為這是一個相當複雜的問題。

 

Rob:好的。我想知道如何進行基因操弄。難道是某個正面團體的人被綁架然後他的DNA被調換,以至於他的後代的DNA跟著改變嗎?還是有其它方式?基因操弄是針對個人還是團體?

 

Cobra:現代的醫療集團用疫苗操弄人類的基因,過去的基因操弄跟現代的做法差不多。當時的亞特蘭提斯人被迫到「療癒神殿」接受「治療」。其實亞特蘭提斯人的DNA在當時就被亞特蘭提斯的科技操弄了。 

 

其實亞特蘭提斯人並沒有被逼著去神殿接受治療,但是當時的社會風氣幾乎不能容忍持反對意見的人。如果有人不想去,就會遭遇某些後果。絕大多數的人類在亞特蘭提斯的某個時期都經歷了基因操弄。

 

 

Rob: 好,真有趣。那說得通。

 

你曾經提過一些比較舊的疫苗接種技術。好比說我現在60歲,我出生時就被打疫苗。當我長大了一些之後,差不多5、6歲還是剛開始上學的時候,我記得我們在60年代被注射了一連串的疫苗。我記得你說過疫苗是過時的科技了。光明勢力已經進行中和了,對吧?

 

Cobra:光明勢力有很多可以中和疫苗的方法,不過疫苗會在事件後才會完全中和。 疫苗技術在過去幾十年內被誤用來對人體植入生物晶片。幾乎所有地球人都受到影響。抵抗運動已經移除了所有的生物晶片,現在人體內已經沒有生物晶片了。

 

Rob: 真的是非常好的消息。抵抗運動已經利用他們的科技清除所有人體內的實體生物晶片了嗎?

 

Cobra: 他們用某種先進科技清除了實體生物晶片。我們現在能有一波覺醒潮,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大家體內的晶片都清除了。由於控制矩陣失去這一層的支援,現在人們會更容易覺醒。

 

Rob: 這個很重要。我幾十年前就沒有接種疫苗,算是很好運了。我們知道疫苗會導致自閉症。負面勢力還有在對人植入生物晶片嗎?

 

Cobra: 已經沒有了。生物晶片植入計劃始於二次世界大戰後。生物晶片是納粹德國時期由西門子公司開發。這項計劃始於1945年。生物晶片在50和60年代非常廣泛地被使用。

 

Rob: 好的。雖然疫苗還有諸如汞和甲醛等不好的添加物,我們不必太擔心,對吧?

 

Cobra: 是的。

 

Rob: 謝謝。你在台北揚升會議上講到一種漩渦加持場地圖。請問這個地圖是光明勢力用來轉化人類的主要地脈線地圖嗎?你可以透露一下嗎?

 

Cobra: 不是,那完全是另外一種東西。我不打算在簡短的訪談中講這個話題。因為我希望大家參加會議並且親自體驗。這個一個很深奧的話題。 

 

Rob: 你將舉辦更多場揚升會議嗎?

 

Cobra: 這要看地球局勢怎麼發展了。

 

Rob:好的。我還有一個很多人都在問的問題。你已經講過很多次你再也不會來美國。我想最近這一陣子的風頭都蠻緊的。不過,你最近有沒有可能來美國辦會議?

 

Cobra: 今年應該不太可能。不過將來就不確定了。這要看局勢如何發展。

 

Rob:好的。我希望能邀請你來辦會議。如果你決定要來,我們可以到雪士達山上辦一場精彩的會議。我最近也注意到伊隆馬斯克的隧道鑽掘公司,我看了一些公司網站的連結,感覺還蠻酷炫的。

 

顯然政府有這種等級的科技。感覺上有點像是委婉揭露說這種科技已經存在,而且我們可以使用超高速的運輸工具。我的問題是:事件之後,社會大眾能不能使用現在秘密政府專案所使用的運輸系統?

 

Cobra: 其實可以。一部分原本不公開的基礎交通建設會開放給民眾使用。真空管隧道運輸是適合的,因為很快的會有更多先進科技設備將會問世,有何不可?一些特定的基礎設施會在事件後開放給民眾使用。

 

Rod:伊隆馬斯克的公司會透露隧道的開挖計劃嗎?你知道,有些歐洲的隧道施工進度一直不斷拖延。或許是因為他們的資金已經被掏空了。你可以確認或駁斥這個部分嗎?據說菲爾史奈德和某些隧道挖掘設備號稱可以每天可以興建長達七英里(約11公里)的隧道。這種工程能力是真的嗎?

 

譯註:按照這種科技水平,台灣的雪山隧道(12多公里)只要1-2天就鑿通了,而挪威的洛達爾隧道(24公里)也只要2-3天貫通!!

 

Cobra:沒錯。事實上,這種技術過去還是個機密。分離文明以前就在地底建造軍事基地,特別在歐陸國家境內。他們擁有的隧道挖掘設備確實可以一天內蓋好七英里的隧道。

 

當然現在的負面軍隊也有這種技術,不過光明勢力擁有更先進的技術。假如抵抗運動有需要在地底建造非常複雜的建築物,他們也只需要幾天就能完工。他們最近已經在南極洲興建了基地。

 

Rob:哇!這真的太棒了!很高興聽到這個消息。大家可以上網搜尋這些資料。我想再問一個問題。光明勢力對電漿頂夸克炸彈和主要異常的關愛眼神會持續到清除成功嗎?

 

Cobra: 當然會。

 

Rob: 一旦成功清除,銀河聯盟就掃平了安全啟動事件的最後路障。一但完全清除,事件隨時都可能發生。這樣說對嗎?

 

Cobra: 一旦黑暗魔石和所有的電漿頂夸克炸彈都被移除了,事件就應該會發生。我看不出還有別種可以阻擋事件的原因。

 

Rob: 我想知道,人工智慧或姚達伯斯頭部的電漿場跟黑暗魔石、電漿頂夸克炸彈有直接的關聯嗎?

 

Cobra: 當然有。他們兩者之間有共生關係。

 

Rob: 所以說清除行動基本上會清除姚達伯斯頭部?光明勢力有其它清除活動?抑或清除姚達伯斯頭部就是任務的主軸?

 

Cobra: 其實這是個環環相扣的問題,清除任務牽涉到姚達伯斯、電漿頂夸克炸彈和黑暗魔石。這些東西在很多方面都是交雜在一起的。

 

Rob: 你說過秘密太空計劃宣布要為地球打造一套防禦系統,這個系統起因是奇美拉和執政官擔心銀河聯盟的母艦開始現身。

 

你也說過,如果發生對峙,那會是非常短暫而且壯觀的畫面。顯然銀河聯盟可以遏制任何一種太空計劃中使用的地球科技。

 

我想問的是,事件前可能會發生軍事對峙嗎?

 

Cobra: 如果真的發生軍事對峙,也只會在事件前短暫發生。但是這種事情不太可能發生,壞人基本上不會想公開對峙。公開對峙只會加速他們最終的潰敗,因此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避免公開對峙。

 

Rob:基本上好人們到時候也不會現身,他們到現在都還保持隱形。他們只會在事件時刻向社會大眾現身。這種的總結對吧?

 

Cobra: 正是如此。

 

Rob: 好的,謝謝。我有些關於奇美拉和執政官的問題。你可以告訴大家他們的現況嗎?隨著光明勢力持續朝著勝利推進,你可以告訴大家目前他們在想些什麼嗎?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情緒體,不過他們現在會害怕嗎?他們會擔心嗎?他們現在似乎蠻絕望的。

 

Cobra: 奇美拉直到最近才開始擔心,因為他們以前根本不相信有人可以打敗他們。但是他們在這幾個月表現出越來越多的擔憂,也因為擔憂犯下技術性的失誤。他們的計劃再也不能萬無一失,他們正在犯下導致自身最終潰敗的錯誤。

 

至於執政官,他們幾年前就失去了以往的自信心。他們的策略就是在垮台前盡可能地散播負面的人事物。他們現在已經沒有逃脫計劃,他們現在只打算在被移除前盡可能的搞破壞。

 

Rob: 誰的權位比較大,奇美拉還是執政官?

 

Cobra: 奇美拉。

 

Rob: 你知道太陽系內還有多少奇美拉嗎?他們在太陽系都絕跡,只剩下地球上的嗎?還是他們還有成員留在古柏帶?

 

Cobra:他們現在絕大多數肯定都在地球上。 他們是一個非常小的團體,現在的成員數量不到幾百人。雖然人數不多,但是他們非常危險。因為他們可以使用各種先進夸克武器科技,這也是他們能存活到現在的原因。

 

Rob: 好的。奇美拉的成員有包括龍人或爬蟲人嗎?有長得像人類的仙女星系人嗎?有分離的昴宿星人嗎?

 

Cobra: 龍人或爬蟲人都無緣接近食物鏈的頂層。奇美拉其實是長得像人類的類人型仙女星系人。他們是類人型演化的一環,但是他們因為歷經大量的宇宙異常而變的極度負面。你可以說他們是一群有人身的墮落天使。

 

Rob:這些仙女星人是來自仙女星座還是仙女星系?

 

Cobra: 仙女星系。大家得知道,仙女星系非常大。奇美拉絕對不是Alex Collier接觸過的仙女星系人。

 

Rob: 當然不是啦。

 

Cobra: 只是想澄清一下。

 

Rob: 好的。我們當然想搞清楚這一塊。

 

我想多問關於執政官的問題。他們有多少成員以及他們的心理狀態?你說他們已經知道自己可能會輸。你知道他們有多少成員嗎?他們還居住在地表世界嗎?他們是集中生活在黑色貴族家抑或四散各地?

 

Cobra: 數百名執政官生活在現實世界的黑色貴族家族,數千名執政官大多生活在電漿層、乙太層下層和星光層的下層。他們都知道大勢已去。他們只想在消失以前盡可能的散播混亂和搞破壞。

 

Rob: 好的。你說他們在星光層下層。所以他們是沒有轉世,沒有肉身但是還盤踞在地球上的靈體嗎?

 

Cobra: 所謂的邪靈、惡魔或負面屬性的東西。這些實體選擇了黑暗,然後生活在那些世界。他們的實力日漸衰減,特別是團結冥想又快到了。他們會在這個階段失去相當多的力量。

 

Rob: 謝謝。我想我們大概一年多前曾提到過這些事情,我想奇美拉曾經在古柏帶上藏匿一些異常,還躲過光明勢力的偵測。這個狀況仍然持續進行著嗎?

 

Cobra:沒有了。這些已經完全消失了。事實是發生過滿多次,但現在已經徹底清除完畢。

 

Rob:太好了,這真是很棒的消息。

 

我們曾私下討論過一本叫做《The Brotherhood of the Third Degree(三階兄弟會)》的書。我想請教一個關於這本書和一些來自你的情報的問題。

 

我想先跟聽眾們解說一下。《三階兄弟會》講述的是一對生活在拿破崙時代的雙生靈魂。當時聖哲曼伯爵在凡爾賽宮非常地活躍。這和之前Cobra訊息裡有關。當時有一位博士被要求在拿破崙陣營和威靈頓公爵陣營兩者二選一,而他的雙生靈魂就得選擇與他對立的陣營。

 

這對雙生靈魂擁有心電感應的天賦。他們在自己的陣營收集雙方將領們的情報,然後匯報給聖哲曼大師;尤其會影響人類的關鍵衝突的情報。

 

淨光兄弟會和揚升大師過去會在關鍵時刻預測到可能會發生的結果。這本書提到淨光兄弟會和光明勢力逮捕一名了握有“錫安長老紀要”的信使。這名被拘捕的信使被告知如果他發誓不透露錫安長老紀要的內容和其它事情,他就會被釋放。假使違反誓言,他就會變成看不見的啞巴。

 

這個信使在被捕時承諾會守口如瓶,但是他仍試圖對他的主子說出一切。他也就真的變成又盲又啞。

 

關於你在部落格裡曾提過的東西,我有個問題。關於亞特蘭提斯、光明勢力及許多正面團體,他們在亞特蘭提斯沉沒後仍然持續守護著聖光。我記得你提到了東地中海、亞述群島、卡特里派和聖殿騎士團。

 

你也提到關於耶穌和抹大拉一直和這些正面團體合作,傳遞真相與真理。你也提過錫安會也是一個正面團體。你能否說明一下錫安會和錫安長老會的差別?

 

錫安會和共濟會是否一樣都被狹持,從而變成撰寫出錫安長老紀要的團體?你可以闡述這故事嗎?

 

Cobra: 錫安會完全和錫安長老紀要完全無關。這個團體非常特別,因為黑暗和光明勢力都在這個團體內安插了人馬。雙方都知道這個情況。錫安會的成立宗旨是正面的。光明勢力會試圖療癒和轉化黑暗。他們在某些場合下算是成功的。

 

如果大家檢視錫安會的故事,你會發現這個祕密社團的某些成員是一群塑造人類歷史的關鍵人物。

 

Rob:你可以告訴我們是哪些人制定錫安長老紀要嗎? 這也算是羅斯柴爾德的作品,對吧?

 

Cobra:錫安長老紀要是羅斯柴爾德人馬的作品。羅斯柴爾其實在某方面就是猶太復國主義的始作俑者。

 

Rob:你可以提幾個錫安會內的正派人物和反派人物的名字嗎?

 

Cobra: 可以的。錫安會的正派人物有李奧納多‧達文西、艾薩克牛頓和一些著名的煉金術士。好比說尼古拉斯·弗拉梅爾。他們都是服務聖光的名人。錫安會還有一些現在不適合曝光的人。他們活躍於19世紀的中歐而且對後世影響甚深。現代人還不太能理解他們的工作。他們在拿破崙時期的中歐保存了與女神連結的奧秘

 

Rob:哇!這真是很好的消息。錫安會有點像是光明勢力與黑暗勢力狹路相逢的地方。這裡面的光明勢力當然會試圖對黑暗勢力的計劃帶來一些正面的改變。非常有意思,這種你來我往的局面已經持續上百年了吧?

 

Cobra:這種情形到現在至少持續了五百年。

 

Rob:好的。現在大家都知道了。現在的地球政局有些內部的運作。當光與暗重疊時,就像暗夜中的一顆水晶,或像咖啡裡加了奶油。

 

 

好的。我們繼續。我還想問:你在近期的準備轉變訪談節目提到吠陀來自一個俄羅斯內部的白種人秘密團體。吠陀經的內容應該有60-70%是正確的。我有點好奇,Fred Bell提到梨俱吠陀、夜柔吠陀、娑摩吠陀都有寫到的仙人其實就是昴宿星人。你能分享這些來自印度的豐富靈性知識嗎?

 

我猜吠陀有很多種來源。其中可能包括跟某些非常高等的外星人之間的交流。這些靈性知識透過他們的傳授被良好地保存下來。你能談談印度的大量靈性訊息以及它們的來源嗎?

 

Cobra:事實上,你說的是對的。吠陀經本身就是個大雜燴。它有一部分是亞特蘭提斯遺產,也有一部分是來自昴宿星人。七仙人其實就是昴宿星團的七顆恆星。

 

吠陀也有來自執政官的心智編程。吠陀地球上的其它事物一樣是個錯綜複雜、真假參雜的東西。

 

Rob:我猜這並不是什麼驚人的事實。我曾經追蹤過 George Hunt Williamson和來自南門二的Soltec之間的交流記錄。我也研究過1950年代初期的第三類接觸紀錄。當時接觸過幽浮的民眾跟星際家人之間有相當多面對面的互動。那種情況很像是你、Alex和其他三不五時就會去跟外星種族面對面交流的人 。人類在50年代和外星種族親身互動的機會比現代多太多了。

 

曾經和外星種族交流過的民眾提到許多外星科技。例如:透視物質各種層面、好人還有一種可以得知壞人各種舉動的科技。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事件或大逮捕發生後,光明勢力會不會釋出黑暗勢力的活動紀錄?你知道大多數民眾可能都認為揭露訊息都是只在模糊焦點或捏造的故事。如果他們用阿卡西記錄重現壞人們曾經做過的各種駭人聽聞的事情,民眾就再也不會認為那些事情都只是流言了。請問光明勢力會如何將壞人們做過的事情公開給社會大眾? 你知道這方面的計劃嗎?

 

Cobra: 壞人們做過的事情當然會公開。現在抵抗運動負責保管這些紀錄,有些紀錄的內容非常怵目驚心。有些犯罪紀錄已經轉存到幾家主流媒體的電腦。抵抗運動可以利用特殊的密碼開啟這些檔案。這些儲存在主流媒體電腦內的紀錄會在合適的時間點公開。媒體會用這些紀錄當作報導的素材。有些紀錄會在以下場合公開播出。1.陰謀集團接受審判 2.真相和調解委員會開始上崗運作 3.陰謀集團成員接受行為評估。

 

有些紀錄會對外公開,但是內容實在太過驚悚,因此公開尺度只會點到為止。畢竟社會大眾能接受的程度也是有限的。不過公開的內容已經足以讓民眾相信並且檢視過去發生的事情。

 

Rob:這些紀錄是由知情人士主導,還是利用外星科技?

 

Cobra:這些紀錄是用先進外星技術完成的。

 

 

Rob: 好的,我也這樣認為。你是否可以告訴我們敘利亞目前的情勢?有什麼好消息嗎?是否一樣仍受到爛泥般的政治牽制和執政官的苦難操弄?

 

Cobra:敘利亞有非常多好消息,自從我們為敘利亞進行集體和平冥想,局勢在今年春季已經改善許多。伊斯蘭國曾經佔領敘利亞和伊拉克一帶的巨大能量漩渦場,但是現在大部分區域都已經獲得解放了。伊拉克的摩蘇爾也獲得解放。

 

大範圍的敘利亞領土也都重獲自由。過去幾週其實有非常多的好消息。現在敘利亞境內只剩下兩個小面積領土仍未被解放。那兩個占領區域只會越來越少。那些因為無法忍受戰亂而逃離敘利亞的人們正逐漸返回家園。他們的生活也正慢慢回到正軌。

 

Rob:好的,又是一個很棒的消息。我也會為敘利亞的人民祈禱,他們受盡陰謀集團的摧殘。伊斯蘭世界裡還是有許多善良的人民,不能以偏概全地認定他們全是壞人。我真切的希望這個國家夠趕快恢復元氣。現在世界上還存在很多瘋狂的事情。我有另一個問題,你可以告訴我們關於普丁和川普的情況嗎?我不喜歡提到川普,我認為他是精英情節自戀狂,你知道這很明顯的,那種高度的自我膨脹的態度,我認為他進入他不熟悉的政治領域。人們不會想要一個只求私利的總統。

 

我的問題是,他是否和普丁有進一步認真的合作關係?像一個決心洗心革面的人,或者,他就像一個看不見的盲人,慌亂地四處伸手求援?

 

Cobra:川普基本上沒有堅定的國際政策。他的行動都是按照本能加上來自顧問團的建議。他的顧問團有好人跟壞人。雙方都在爭取他的關注。

 

川普時而聽好人的意見,時而聽壞人的意見。現在的情況有點混雜。光明勢力會盡全力將整體情勢引導到好的方向。

 

Rob: 好。你能否談談烏克蘭的現況?還有索羅斯在那裡的情勢?已經解決了嗎?還是仍有些問題?光明勢力已經將烏克蘭的可薩勢力繩之以法了嗎?那裡的情勢怎麼樣?仍舊不穩定嗎?

 

Cobra:仍舊不穩定,緊張的情勢尚未解除,但是已經沒有一、兩年前那麼糟了。所以我會說局勢正緩慢的在改善當中。

 

Rob: 好。我的金星消息來源。他們不是造訪地球的外星訪客。他們比較像是Omnec Onec;搬遷地球上工作的存有。雖然形式不同,他和大師們有很深的心靈感應並且在特定團體內做了很多情報的工作。

 

他們向我表示:他的情報類似富爾福德所說。他沒說可能發生的事是好的,也沒說是個好計劃。無論如何,他說富爾福德提到過可能會有一場牽涉韓國、俄國與美國的戰爭。中國會支持著這場有局部戰爭來掃除壞人。

 

 

他告訴我這場仗非常有可能開打。他們正在為此做準備。這場戰爭可能會造成很多恐懼。好比當年民眾擔心夏威夷會被扔核彈,或是其它類似的事態。無論是真是假,局勢都很有可能引發大量恐懼。他們也表明說他們不會允許參戰陣營動用任何核武器。他說只是要先有這場仗可能會發生的準備。你可以盡可能的針對這個情況和你的情報評論一下嗎?

 

Cobra:根據我的情報來源,情況已經有了些改變。北韓有可能會發生局部戰爭。北朝鮮是個極端高壓的政權。如果真的發生戰爭,目的也是為了讓這個政權垮台,讓人民重返自由。這是可能在事件前就發生的。

 

世界各國都有一些想讓北韓政權垮台的利益團體。北韓也不是不可能垮台。到時這場戰爭會是一場短暫而激烈的戰爭,不會有過多的傷亡,也不會波及周邊的國家。這場戰爭會被限制在北韓境內。

 

Rob: 哇!太好了!聽起來像正義軍會用這樣的行動解放北韓人民。我真心對北韓人民致上深切的同情。你知道那裡的情形,有多少的瘋狂行徑在不斷上演。

 

Cobra:不完全是這樣。這場仗還有其它的目的。好比說要奪回當地的資源。不只有解放人民,還要將這些資源還給人們:改善他們的生活水平,樹立良好的典範,以及掌握國家的黃金。大概是這樣。

 

Rob:哈哈哈,好的。見見新老闆,和老上司一樣只是用更溫柔、紳士的手扣著機槍–如同尼爾.楊所說的。無論如何,我猜那裡的消息好壞參半。

 

我最近和我一個老朋友–薛爾丹.奈德(Sheldan Nidle)聯絡。我們大概在20年前認識的。當時他在談論1995年執政官還沒入侵時的一些事情。

 

Cobra:好。如果你在未來兩天有機會和他聯繫上,也請他用他的影響力幫忙宣傳這次的冥想。

 

Rob: 好啊,這主意不錯。我也許給他打通電話,看看他能不能為這次的(聯合)冥想貼文號召。他的確有很多人在追蹤。我希望他能參加明年的雪士達山會議。我們基本上已經約好了不過具體的細節還沒出來。

 

這裡有個問題:金融重置方面他有不同的見解。我一直跟他說:以我的經驗,感覺你講的內容一直都挺準確的。我真的不覺得金融重置時會一片混亂,金融重置時那種完全自私自利為了自己而強取豪奪的現象應該不大會發生。

 

我的那個男性的金星聯絡人告訴我Sheldan Nidle確實跟天狼星人有過接觸,並且他的訊息大部分都非常準確。

 

 

我不想假裝我知道Sheldan如何跟天狼星人進行心靈感應,我也不敢妄自去評論他,但是我敢保證他是貨真價實的外星人接觸者。從他得到的訊息來看,似乎他認為這次的金融重置有可能在事件之前發生。那麼從你的角度來看,有沒有一些確定的因素使金融重置早於“事件”而發生成為可能?或者你是否持不同觀點,對這種可能性有什麼想說的?

 

Cobra: 好的。首先我要說的是,沒錯,他確實有跟天狼星人接觸過,這毫無疑問。但另一部份我就不認同了,金融重置不可能在事件前發生,因為陰謀集團會想盡一切辦法阻撓。除非他們垮台,否則只要他們還擁有金融系統的控制權,他們是不會輕易收手的。

 

這件事沒有第二種可能性。要先剷除陰謀集團,金融才能夠重置。

 

Rob: 好的,還有另一個問題。當我去看這個金融運行的情況時,看到的是每個人的腦子都被金錢緊緊的勾住了,我們都被這套金融系統編程了——不僅是被編程了,簡直是被緊緊束縛和摧殘了。

 

美國有越來越多的人無家可歸;深陷絕望。這些人沒有真正的醫保,諸如此類的情況讓很多人推向崩潰了。你去看看人們現在在各種電視上看到的那些關於如何在金融市場裡獲利的節目、那些理財專家、彭博社的報導、還有其中的財報數據,現在我試著去想象金融重置發生時的情形以及人們聽到一個無現金流通的社會時的反應會是怎樣。

 

事件發生時,會像是光明勢力突然間按下重啟鍵,然後宣布一套新的金融系統嗎?我想問的是,有沒有計劃釋放一些教導社會大眾的宣傳影片,或是其它對於事件前渡過期的安排?

 

畢竟社會大眾對於新的金融系統還沒有概念,在這樣的條件下要如何讓這個新系統能在兩天內啟動並開始運行呢?光明勢力有沒有一些準備好的關鍵點計劃幫助人們去理解它從而頭腦裡有個準備而能夠比較平穩的度過這個轉變而不是去抵制新系統呢?

 

Cobra: 我們會經歷一個過渡期。事件一發生,這個過渡期就開始了。我們不會轉眼間就變成嶄新的先進社會。大眾媒體會在這過渡期教育民眾,讓人們瞭解整個轉變的過程以及他們現在正在作的抉擇。

 

所以說不是突然一個人按了“轉變”的按鈕然後一切都變了,有些事情的確會變,但是商業和商業交易的基本規則仍會保持不變一段時間。簡單的說,好人會接管銀行系統。漸漸的隨著社會大眾對意識真正的本質有更多認識之後,地球就會有整個集體的大轉變。

 

Rob: 好的,採訪也快接近尾聲了。我來問最後一個問題。

 

我記得我們之前確認過這一點,你同意安吉拉·梅克爾是希特勒的女兒嗎?

 

Cobra: 是的,她是那個家庭的。她跟羅斯柴爾德家族也有淵源。

 

Rob: 好的。我這麼問是因為我記得多年前在我的一次心靈感應中,好像那次心靈感應非常特別。我的指導靈們讓我看安吉拉·默克爾、伊娃·布朗和希特勒的照片,我才意識到安吉拉·梅克爾和希特勒的下巴簡直一模一樣。

 

我記得自己看過一張希特勒在二戰後到南美洲拍的照片。照片除了希特勒還有一個金髮的嬰兒和伊娃·布朗。.

 

所以看到你的一篇博文裡說到默克爾和Kalgeri (卡爾格裡)要摧毀歐洲的計劃。你能講講這部分嗎?這是不是正在發生的穆斯林恐怖主義入侵的一部分?是不是要讓歐洲多元的文化互相敵對計劃的一部分?

 

Cobra: 那個計劃基本上就是要摧毀歐洲文明。他們想要讓中東和北非國家陷入動亂。這些國家的人民接著就會逃到歐洲。按照這些難民流入歐洲的數量,其實可以讓好幾萬名不是難民的人混進歐洲。那些假難民其實都是戰鬥人員。

 

那些已經滲透到歐洲的人計劃先融入歐洲文化然後在內部摧毀它。光明勢力已經得知了這個計劃並且正在採取措施以確保這個計劃不會得逞。

 

Rob: 我記不清這個問題之前有沒有問過你了,就是說在地下隧道裡住著一些受過訓練或者被腦控的好鬥分子會出現到地表、包括去美國到處搞破壞,現在你能確認下這個說法是否屬實嗎?

 

Cobra: 很不幸的,是這個說法是真的,那些(地下隧道)都已經建好了。不過抵抗運動的成員已在著手處理,這不會有問題了。只是地下已經建了座非常巨大的城市,尤其在德國那邊。

 

Rob: 這屬於「末日專案」的一部分嗎?

 

Cobra: 不是,但是跟末日專案有關聯。

 

Rob: 好的,我想最後一個問題–不,最後一個還是問一個正面的內容吧。我想問的是在芬蘭我們看到有一群極度瘋狂的人手持刀具行凶殺人,造成大量的人被殺害或受傷。肯定有一些被殺害的人被清理走或者受傷的人離開現場,所以應該不止有120人被殺害或者受傷,這些影片我們都看到了,非常血腥。

 

我認為這起事件肯定不是一次偽旗事件,我想讓你確認下關於偽旗事件的事,你覺得這120的數字屬實嗎?是不是這些偽旗事件透過媒體故意向社會大眾灌輸一種恐懼?

 

Cobra:好的,這要看你怎麼去定義偽旗了。我要說這些案件大多是真的。這些並非演員在演戲,真的有人喪命。

 

但正如我之前所說的,這些殘暴事件的真正目的是,執政官想要在他們被拿下之前,盡可能地製造痛苦和流血。這也是之所以大眾媒體上會有這麼多這類報導的原因。

 

這些案件就是為了製造恐懼而生,它們被拍下來然後透過大眾媒體傳播。有一些案件的確是演出來的,但也有真實發生的苦難。

 

Rob: 沒錯,這就達到了透過媒體腦控大眾的目的,也可能讓有些人受到影響反而去支持暴力事件,這是絕對真實的事情。

 

從我們上次談過話之後,我有些好奇,但還沒有機會問你關於“曼徹斯特爆炸案”。就我個人而言,我根本沒有看到關於這起爆炸的任何證據。他們把一些人在走道上的照片掛起來,並大肆傳播據稱這些人被殺害的消息。這是真實發生的爆炸嗎,還是故意杜撰導演出來的?

 

Cobra: 這個大多是演出來的。

 

Rob: 好,謝謝,我的直覺也告訴我這起爆炸事件是假的。那現在我們把注意力開始集中在正面的事情上吧。

 

柯博拉,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意識到他們自己內在的力量。你的部落格上有一篇絕好的文章——聽眾朋友們,我建議你們去找下柯博拉最近的那次“揚升會議”的文章,其中有關於“我是臨在”的祈請以及顯化法則的內容,都非常重要。

 

談到顯化法則也要提下弗萊德·貝爾和他的昴宿星聯絡人Semjase。我感覺我跟Semjase也接觸過。我記得我被一道光束帶到一艘飛船上,具體的細節記不清了,但我敢肯定在飛船上有一些經歷。

 

顯化法則的力量、還有昴宿星的水晶科技、金字塔還有超光速粒子的技術都非常重要。Semjase提到水晶可以在一瞬間完美地融合精神和物質,當恰當地駕馭水晶的能量時可以讓我們的想法加強以至於加快顯化。

 

使用水晶、超光速粒子水晶還有如意寶珠——柯博拉,這一點你可以確認下—顯化的力量會大大增強。佛萊德建議每天都練習觀想。說到佛萊德和我會把我們做的金字塔能量系統,我們利用水晶和金字塔的充當電容器,然後在滿月和新月這兩天進行能量工作。

 

他建議人們在新月當天可以觀想自己希望發生的事。他建議你同時去想、去感受、去觀想、去想象那個味道並持續這個過程。他還建議最好趁晚上大家都睡覺的期間多做這種動腦的顯化練習。

 

所以我在此建議聽眾朋友們去找找柯博拉的那次會議的文章,裡面有“我是臨在”、顯化法則的使用、水晶的清理等很多實用的操作方法,都是非常棒的內容。

 

柯博拉,關於在上次的“揚升會議”上的“光的勝利”顯化法則的內容你還有什麼想補充和分享的嗎?

 

Cobra:你剛才提到了顯化的前兩個步驟–作出抉擇以及觀想,不過還要具體的行動。這是第三個步驟。重複這三個步驟可以讓你顯化任何事情。

 

當然,這三個步驟只是顯化法則最簡單的描述,實際上,顯化法則我可以講幾個小時甚至幾天的時間,但我們在這裡沒有充足的時間,具體的過程比較複雜需要多練習。

 

在我以後的會議上如果需要的話我會講更多顯化法則的內容,因為人們需要多練習並掌握更多的技巧,並且我們集體練習顯化法則的話能量會更強。任何勢力想要壓制我們,我們反而達到前所未有的團結並展現出前所未有的力量。我們一直都走在通往完全勝利的道路上。

 

Rob: 一點都沒錯,朋友們。我們在此提醒,當你在進行我是臨在的祈請時,請讓你的身心靈完全地投入,感受那種身歷其境的真實,並採取行動。

 

很明顯,我們過去也講到了關於顯化法則的指導,有些人想利用顯化法則顯化一些世俗的東西。比如:“我想顯化一輛新車”。我們告訴這些人,去汽車經銷商拿一本汽車手冊,在金字塔系統裡放一張汽車圖片。頭腦裡想象聞到了車內地毯和新車的味道、諸如此類的”

 

有人的確這樣去做了。他不是買新車,而是租一台價格非常實惠的新車。他們是租的。他們覺得顯化法則真的很管用。我記得這樣的顯化方法早已過時了,對嗎Cobra?顯化法則的過程絕對不是「啊對,我去觀想這個」,接著你早上外出了,一天過得不怎麼樣就開始在那輛車裡咒罵。整個顯化的過程中你必須要保持在一個較高的頻率狀態上,這麼說對嗎?

 

 

Cobra: 你必須要堅定,對你的決定要堅持到底。即使遭遇到不順遂,不要放棄。絕不放棄!繼續前進!

 

Rob: 你說到重點了。為了光的勝利,絕對不能放棄。

 

Cobra,再次感謝你蒞臨我們“光的勝利”廣播秀,參與本次訪談,與我們分享大量的關於這個世界局勢的訊息和洞見,並回答形而上學的問題。我非常感激!

 

Cobra: 好的,感謝你的邀請。光的勝利!

 

最後,再次歡迎繼續收聽我的廣播節目,敬請期待更多訊息!

 

光的勝利!

 

 

原文網址:

http://thepromiserevealed.com/cobra/

 

翻譯:Patrick Shih、Ira、阿嘉、于繽、人才、Ray Chen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

 

 

本文出處網址:https://www.golden-ages.org/2017/08/26/a-new-cobra-interview-by-rob-potter-2/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