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紋針計劃 – 摘錄自加拿大前國防部長–保羅赫勒的著作《Money Mafia》

 

迴紋針計劃是美國戰略情報局在二戰後期用來引渡納粹德國科學家到美國並且讓他們替美國工作的計劃。聯合情報目標局(Joint Intellengence Objectives Agecy,JIOA)在美蘇急遽陷入冷戰的歷史背景下主導這項計劃。迴紋針計劃的其中一個目標是杜絕德國的科學家與先進知識流入前蘇聯、英國以及方才分裂的東西德。

 

雖然聯合情報目標局早在1945年5月8日盟軍收復歐洲的時候就開始延攬納粹德國的科學家,杜魯門總統一直到同年8月才正式下令執行迴紋針計劃。當時杜魯門明確地要求執行單位剔除任何曾經是納粹黨員、曾經親自參與納粹黨務活動的人員或納粹軍國主義的積極擁護者。但是這些規等同要求聯合情報目標局放棄招募名單上一大群的頂尖科學家。

 

例如研發V-2火箭的科學團隊:

華納·馮·布朗、庫爾特·海因里希·德布斯和亞瑟·魯道夫。另外還有醫學博士: 胡波圖斯·斯特拉胡德。這些科學家在二戰期間都被歸類為盟軍安全的一大威脅。

 

為了規避杜魯門的反納粹規定、雅爾達協約以及波茨坦協議,聯合情報目標局私底下偽造了科學家們的政治經歷和職涯履歷。聯合情報目標局也協助這些科學家隱匿他們的納粹黨員身份以及他們跟納粹政權之間的相關活動紀錄。一旦把他們從納粹份子“漂白”成一般人士,這些科學家就可以取得美國政府的安保權限然後在美國工作。這項計劃的名稱源自於聯合情報目標局用來固定各種漂白資歷檔案的迴紋針。

 

譯註:三位火箭科學家後來轉換跑道,進入美國太空總署上班。胡波圖斯到了美國之後到海德堡大學任教並且替美國空軍開發航空用藥。胡波圖斯後來也進入美國太空總署,擔任航太醫療組的首席科學家。

 

我先補充一些歷史背景知識給讀者們更了解這個計劃。納粹德國遠征蘇聯失敗之後,政府發現德國的物資補給線陷入劣勢。國內的各種物資已經消耗殆盡而且國內的軍工體系也根本沒準備好讓德國抵抗蘇聯紅軍發起的反擊攻勢。於是到了1943年,德國政府開始從戰場上抽調一群科學家、工程師和技工並且準備跟蘇軍長期抗戰。

 

德國政府在抽調這些人才之前得先列出遴選名單並且檢視他們的政治信念以及意識形態。 維爾納·歐森堡(Werner Osenberg)是德國軍事研究協會的總工程師。他負責把政治正確的人才放進歐森堡名單,而入選這份名單的人才就可以從戰場上回到科研崗位。

 

1945年3月,一位在波恩大學波蘭實驗室工作的技術員在馬桶裡找到歐森堡名單的部份文件。英國軍情六處取得這些文件之後交給美國情報機構。羅伯特·B·斯塔弗(Robert B Staver)少校隸屬於美國軍械部隊研究情報部噴氣推進組。他利用歐森堡名單彙集出盟軍需要俘虜並且審訊的德國科學家名單。斯塔弗少校名單的頭號目標是納粹德國的首席火箭學家–華納·馮·布朗。

 

斯塔弗少校在烏雲計劃(Operation Overcast)中原先的目的只是要訪問這些科學家。不過他在訪談中得知的事情改變了整個計劃的目標。1945年5月22日,他發電報給位於美國五角大廈總部的喬爾·霍姆斯上校。他在電報中呼籲軍方設法撤離德國科學家和他們的家屬,因為這項撤離行動是太平洋戰爭中最重要的任務。盟軍情報單位表示:德國核子物理學家兼德國核能研究計劃負責人–維爾納·海森堡的價值大過德軍的十個師”。除了火箭專家和核子物理學家外,盟軍還吸納了化學家、醫學專家和海軍武器專家。迴紋針計劃從剛開始一直到1990年引進1600名德國人才。當時他們被當成是德國給英美兩國的戰爭賠償。這些人才以及連帶的專利和工業流程的經濟價值將近有100億美元。

 

德國科學家的專業知識帶給美國的科技優勢是無容置疑的。畢竟這些科學家是當時火箭科學和研發飛碟的頂尖人才。不過這些納粹黨員真的想過要放棄極權主義思想嗎?他們會接受美國在戰爭後期參戰並且導致德國輸給盟軍的事實嗎?

 

這些疑問不只是反問句而且是我們必須認真解決的問題。美國納粹份子(我有時候也稱他們為新極權主義份子)、巴伐利亞光明會以及可能把軍事總部遷移到神祕地點的德國人–這三者之間有甚麼關聯? 他們是否堅決要聯手要摧毀美國和西方文明,好讓他們心目中的極權主義死灰復燃? 社會輿論幾乎沒探討過這些重要納粹份子對美國民間和軍方造成的影響。社會輿論從未探討過巴伐利亞蘇勒學會、巴伐利亞光明會以及具有類似理念的美國人之間可能的合作。這三種人有一個共同的終極目標–成立一個由他們統治的單一世界政府。

 

另外,社會輿論也鮮少探討三個美國國內的組織。這三個共同利用它們對美國政壇幾近全面支配的影響力控制著美國。有些人稱呼它們為三姊妹組織(The Three Sisters)。它們的正式名稱分別是畢德堡俱樂部、外交關係委員會和三邊委員會。這三個組織當中掌權大老們毫不掩飾他們對”終極目標”的企圖心。他們的言論無疑透露出他們對普羅大眾的計劃。他們用了幾十年逐步執行每一個關鍵計劃。現在我們就快要看到這項計劃的終點了。

 

保羅沃柏格是外交關係委員會的創始人。他的兒子–詹姆斯沃柏格是羅斯福總統的智囊團成員。羅斯福總統的智囊團包括各行各業的民間人士,例如教授、律師以及經濟顧問。1950年2月17日,詹姆斯沃柏格在眾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聽證會上直言不諱地表示:不論世人想不想要,也不管是靠征服或對方同意,我們都將組成一個世界政府。

 

關於組成世界政府最明顯的證據就是亨利季辛吉在畢德堡會議發表過的演講。

 

這段演講是由一名瑞士代表錄音然後由林吉爾出版公司的執行長兼發行人–麥克林吉爾(Michael Ringier)謄寫的逐字稿:

“假設今天聯合國維和部隊開進洛杉磯維持秩序,美國民眾肯定會怒不可抑;但是他們在將來的某一天卻會感激涕零。如果他們知道地球以外的世界存在一個足以危及人類存亡的威脅,他們甚至還會乞求維和部隊進駐美國。不管這個威脅是真實存在或眾人廣泛相信的謠言,屆時全世界的民眾都會要求各國領導人保護他們,免於生存危機。未知的事物是所有人類共同的恐懼。一旦人類面對這種情況,他們就會自願放棄個人權益來換取世界政府對人身安全的保障。”

 

這種終極威脅可能是在暗示一場可能由外星種族發動的攻擊抑或人類自導自演的軍事演習。我希望把這個話題留到軍工複合體一章再接續講述。

 

譯註: 請大家看完文章之後順便看美國隊長2中關於迴紋針計劃的片段:

 

看完之後再對照左拉博士後段的台詞跟季辛吉的演講。

 

原文: 《Money Mafia》Operation Paperclip

 

翻譯:Hanson、Andy、Patrick Shih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7/11/26/money-mafia/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