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國際援助用於控制人口:以債務,疫苗和食物作為武器

 

 

2014年8月26日

亞倫·戴克斯

(Truthstream Media.com)

 

沒有任何附加條件?對,沒錯。 以下是國際貸款用於控制整個人口主要方式的簡要說明。

 

那些攀權奪力處於統治階層的人主要是透過操縱金融和經濟的手段來控制現代社會。控制國家的權力不僅僅來自債務本身,而且透過與金融協議有關的條件來實現,正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和其它援助計劃定期進行的那樣。 眾所周知,許多地方(名字略)已經被置於國際統治的枷鎖之下,當地的發展形式和人口狀況都被改變了。

下面來看看這些貸款的危險議程如何被用於控制全球各地,並為處於主導地位的跨國公司帶來利益。 來自媒體“真理”的新聞( Truthstream)#2:全球主義者如何掠奪非洲(以及世界其它地區):

 

一個公開的例子是《一個經濟殺手的自白》作者約翰·珀金斯,他稱自己是一個具有影響力的國際代理人,說服發展中國家的領導人接受來自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美國國際開發署等機構提供的巨額發展貸款。然後,這些貸款讓接受借貸的人領導陷入被動,有效地迫使他們屈從政治壓力和外部干涉。 根據帕金斯的說法,這些經濟殺手使用“勒索,性和謀殺”,以及操縱文件、選舉或官方數據等方式和手段讓一切盡在貸款人的掌控之中。

 

基因改造食品援助

 

  • 2002年,在非洲南部幾個有急需援助的國家,包括尚比亞辛巴威和莫桑比克,儘管正處於饑荒之中,但卻飽受爭議地拒絕了糧食援助,就因為它們是基因改造作物。 這些國家的領導人質疑使用生物技術食品的安全性,擔心這些食品有潛在的健康風險或受到汙染。由此產生的外交糾紛引起了軒然大波,據說一位匿名的美國國際開發署官員告訴非洲人“乞丐不能挑食”。但即便是最貧窮的國家就只能被迫接受他們認為受到汙染的食物,卻不能說“不”嗎?
  • 在美國占領的伊拉克,由保羅·布雷默(Paul Bremer)制定實施的“100條命令”裡有一項農業計劃,基本上強制要求當地農民使用由生物技術控制生產的登記過的種子來種植作物。它規定的“植物品種保護(PVP)”的政策明確支持像先正達(Syngenta)和孟山都(Monsanto)這樣的企業巨頭,同時迫使他們不能使用在肥沃新月地帶(位於亞洲西部)自古以來由農民保存的往年種子– 從而威脅到生物多樣性和該地區豐富的農業曆史遺產。

由美國國際開發署監督、德克薩斯州A&M系統的諾曼·博洛格(Norman Borlaug)國際農業研究所的成員運營的因馬(Inma)農業綜合企業項目讓這個項目變得更加複雜化,該項目實施了新的“動物集中飼養行動”(CAFO),將牛肉產業和新的漁業和其它大規模生產的食品設施帶到戰亂中的國家。在伊拉克用單作的玉米和大豆飼養這些牲畜,其中大部分糧食都是基因改造的。美國國際開發署項目指南(2007年)甚至向伊拉克的農民建議使用先正達牌農藥。

 

“經濟休克療法”

 

  • 在新自由化的旗幟下,對拉美國家、俄羅斯和東歐的各個經濟體實施“休克療法”,突然轉向的市場經濟直接嚴重破壞和擾亂了最貧困的人的生活。

《休克主義》的作者內奧米·克萊恩(Naomi Kline)認為,“經濟休克療法”的標誌是在扭曲的超資本主義下實施的經濟手段,導致發展中國家的市場被有效地掠奪(而不是私有化)。這些行動包括“結構調整的大規模私有化,政府放鬆管制,外國公司自由進入市場,以及使用壓制性法律來大幅削減社會開支,嚴厲鎮壓和酷刑。”

她的同事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約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曾在世界銀行擔任高層職務。他說:“還有另外一種’休克療法’,那就是社會劇變,從社會主義經濟、共產主義經濟一夜之間變成私有化市場經濟、自由化和改變遊戲規則,而不是循序漸進式的改變。”

 “你的國家出現了資產剝離,社會的基本社會結構的穩定性被削弱了,經濟沒有增長反而走了下坡路,國家的貧困人口在增加,這些都不是資本主義本應該帶來的成果。”

  • 在90年代末和21世紀初的阿根廷,面臨著高通貨膨脹的債務,加上美聯儲大幅上調的利率,當時工資下降導致政府收入下降和隨後的債務虧空。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貸款及其相關議程在幕後操縱著這一切。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引發的騷亂

 

  • 希臘: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的後果迫使很多國家的政府承擔過高借貸風險並承受其它的副作用慌忙出資解救銀行;許多國家慘遭蹂躪,其中最嚴重的是希臘,這不僅幾乎拖跨了歐洲其它國家的經濟,還導致了暴力騷動,導致出現了嚴苛領導政體,民眾生活質量大幅下降並面臨沉重的債務。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協議在一片爭議中要求裁員,特別是在公共部門裁員,最低工資標準下調,大幅削減退休金和其它福利預算,所有這些都引發了整個社會的震驚和憤怒。

 

給處於水深火熱中的國家的債務陷阱

 

  • 牙買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債務:紀錄片“生活+債務”記錄了牙買加為擺脫在貧困中掙紮的經濟現狀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貸款下債務纏身,以及由於貸款迫使其進口食品而讓經濟每況愈下的過程,農業種植調整為以全球市場需求為導向,但牙買加農民卻沒有定價權,出現了一些血汗工廠,甚至需要把廉價的中國勞工匯集到島上半自治的“自由貿易區”。這種巨量債務及其對經濟長遠發展的嚴重影響讓牙買加普通民眾在未來幾十年都沒有了擺脫貧困生活的機會。然而,這些剝削模式只是在全球範圍內針對發展中國家發放貸款後果的一個縮影。

 

閱讀更多:經濟和政策研究中心 – 牙買加的多邊債務陷阱

 

水資源私有化,拿民眾生命做賭注

 

  • 玻利維亞2000年:由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決定要求將城市供水私有化,導致了科恰班巴省大城市的主要區域出現了抗議和騷亂。一份契約交給了阿瓜德爾圖納里(Aguas del Tunari)公司(部分股份由舊金山的承包商貝克特爾(Bechtel)擁有),他們拒絕人們獲得水資源,據報導甚至使用軍事防暴警察來阻止民眾在水資源強行過渡到公司化和受控制的市場經濟期間去收集雨水。

世界銀行即使在遭遇到強烈的抗議之後,仍支持水資源的公司私有化運營,指出“不應該為了改善科恰班巴水價的上漲給予補貼”並指出“窮國政府往往過度地受到當地腐敗的困擾,根本不具備有效運行公共用水系統的能力。[和水資源的公司私有化運營]帶來了必要的投資並帶來了水資源的管理技能。阿瓜德爾圖納裡(Aguas del Tunari)最終被迫放棄並離開了玻利維亞。

 

災難救濟期間的疾病傳播

 

  • 海地– 2010年由聯合國維和部隊領導國際組織進行的抗震救災導致了霍亂在海地凶猛傳播,造成數千居民死亡。出於報複和懷疑霍亂來源的心理,一些暴民殺死了巫毒教士,憤怒地抗議聯合國的營地,譴責他們是霍亂來源的罪魁禍首。一項科學調查確實證明,聯合國營地曾經據說是無意中透過汙染廢水源傳播疾病,遭到了訴訟。截至2014年4月,聯合國仍在努力遏制霍亂的蔓延,他們為已經飽受貧困和災難蹂躪的島國帶來了一股無法控制的破壞性力量。

 

在脊髓灰質炎疫苗注射後,出現了47,500例非脊髓灰質炎麻痹案例

 

  • 巴基斯坦,印度和脊髓灰質炎疫苗– 儘管2012年世界衛生組織在印度沒有新的小兒麻痹症病例的記錄,表明曾經很有威脅的小兒麻痹症在當地迅速消失,但由比爾和梅琳達·蓋茲基金會資助的私人基金會卻在積極地給印度和巴基斯坦數百萬的兒童接種脊髓灰質炎疫苗。

醫生普林耶爾(Pulliyel)和瓦西特(Vashisht)進行了一項研究,發現2012年 – 沒有小兒麻痹症病例 – 在口服脊髓灰質炎疫苗的地區,約有47,500名兒童被診斷患有非脊髓灰質炎急性弛緩性麻痹(NPAFP),其致死率是脊髓灰質炎的兩倍。

 

 

懷疑,反擊疫苗:小心那些“圖謀不軌”的禮物

 

  • 在美國情報部門用“虛假疫苗接種計劃”刺殺“奧薩瑪·賓·拉登”被曝光之後,引發了對西方主導的在巴基斯坦的疫苗接種工作不信任和擔憂,在2012年巴基斯坦的塔利班組織被指責殺害了幾名疫苗工作人員並且轟炸了接種疫苗的運輸工具。
  • 2013年,至少有9名疫苗工作人員在奈及利亞被槍殺。 在這些死亡事件之前,有報導稱在2012年末至少有40至50名非洲查德的兒童癱瘓,他們都被注射過蓋茲基金會資助的腦膜炎疫苗。

 

疫苗中隱藏著不育成分?

 

  • 1994-96年菲律賓:由世界衛生組織資助並提供的破傷風疫苗被發現會感染人絨毛膜促性腺激素(hCG),大量的妊娠終止和自然流產都跟注射這種疫苗有關係。在正常的懷孕過程中,當被破傷風疫苗“攜帶”時,人絨毛膜促性腺激素會變成抗生育劑,當破傷風抗體產生時,其也會產生針對人絨毛膜促性腺激素的抗體。

英國廣播公司在1995年報導說:“應該告訴女性注射疫苗會導致流產,最終導致不育。衛生署應該事先要求,只讓不想生孩子的人注射。我真的希望,我向上帝祈禱,我仍然可以生一個孩子,並能正常懷孕。而且我仍希望衛生署也能研發出不孕抗體的解藥。“

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一種針對女性的抗生育疫苗被宣布使用人絨毛膜促性腺激素生長激素在破傷風疫苗中引發針對懷孕的免疫應答。正如胡瑞安·麥桑(Jurriaan Maessan)所揭露的那樣:“促性腺激素釋放激素(LHRH)和人絨毛膜促性腺激素(HCG)疫苗的研究得到了洛克菲勒基金會的資助。”

 

食物作為減少人口的武器

 

  • 1974年,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秘密發表了“國家安全備忘錄200”,其中標識了13個主要國家,“食品作為武器”被用來控制這些國家的人口過剩(據稱是對美國國家安全的最大威脅)。 印度位居榜首。

 

食品變強效絕育劑醜聞:印度的特別“緊急情況”

 

  • 印度:透過美國國際開發署向印度運送糧食援助,至少從約翰遜政府就開始已經將人口控制和計劃生育納入到了美國的政策中。

 

這種壓力在英迪拉·甘地(Indira Gandhi)1975 – 77年的“緊急情況”中達到頂峰,政府在國際援助組織的支持下,在臭名昭著的醫療營中強制絕育了超過830萬低種姓印度人 – 以婦女為主,但也有很多男人。在這個恐怖之中還有系統的虐待民眾的報導,鼓勵人們進行絕育,甚至在街頭隨意抓人。這些行為是由英迪拉的兒子桑傑·甘地(Sanjay Gandhi)領導的(順便說一句,這些領導人來自尼赫魯家族,與印度的國父莫罕達斯·甘地(Mohatma Gandhi)無關,而是用他的名字來追求權力)。

 

請觀看梅麗莎·梅爾頓(Melissa Melton)關於印度強制性人口控制措施的深入研究報告,以“食物(和其它激勵措施)”作為武器。

 

印度全球主義優生人口控制計劃

 

原文:http://truthstreammedia.com/2014/08/26/top-10-cases-where-international-aid-was-used-for-population-control/

 

翻譯:人才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8/01/07/20180107-01/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