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證詞揭露報導(四)


此篇文章來自一位台灣中區的光工,曾在和平星的療癒中心裡任職四個月。

今天他寫出了在任職期間,與和平星長時間的相處之下,發生的一些事情與經過。

附帶截圖內容為和平星與另一女性光工之間的對話。

這位女性光工表示;當時她忍讓了和平星對她的性騷擾暗示言詞,今天她也願意將對話內容截圖,和平星私下對女性光工輕浮態度的對話。

*任何帶有性騷擾暗示的語句,都足以產生犯罪事實,任何一方造成的性別騷擾,都是不尊重和輕視兩性的性能量權利的表現。

以下文章,為真人親身證詞,內文全數保留全貌,僅錯別字校正。


————————————————————————

我在此公開說出,關於我本人學習了探測術,以及在和平星光養生中心工作時所發生的事情,一切內容都是我諺子本人的親身經歷,我會為自己所說的話負責,特此聲明。

 

起初,在接觸國際黃金時代與準備轉變團隊後,參加了中區的實體聚會,看到一位光工拿著報名表在推廣探測術,以為探測術是團隊所推廣的重要療癒技術,但後來才知道,這是林大哥自己在推的課程。雖然當時我的經濟狀況不好,但我還是選擇報名學習,我欣喜著自己終於可以學到一門療癒技術,並沈浸在喜悅之中。
 
剛開始上課時,林大哥給人很正派敢言的形象,但隨著陸續開課,在一旁擔任助理工作的我,也發現到林大哥講課過程中不時批評 Jedi、抱怨埋寶珠的事情。其批評、抱怨的頻率及強度日益增長,他的情緒起伏很大 ,時好時壞。原本可以專注於工作上的我,隨著他口中大量批評、抱怨的話,思緒與想法又落入二元對立,非常難過。當時的我想法很單純,心想或許是林大哥寶珠埋放的壓力太大,課堂上抱怨抒壓也合乎情理,我用這個理由,試著淡化我內在不舒服的感受,且不以為意。
 
2017 年 6 月底結束了上一份餐廳工作,當時充滿熱忱的我一心想為光工作,因仰慕林大哥對光的付出,在我得知療癒中心需要人手的情況下,主動提出到林大哥的療癒中心(簡稱中心)工作,林大哥願意讓成為中心的工作夥伴,我既榮幸又雀躍,於是我在 2017/7/1 進入了中心開始上班。記得當時,林大哥開始開車載著我,全台瘋狂的埋寶珠,轉化宮廟能量,這一路上,昴宿星彩虹雲船相伴的感覺真的很棒,我們也拍下很多照片,當時的我,內心感到無比的滿足與踏實,我十分感恩林大哥讓我有這個機會為地球服務。此外,我也非常謝謝林大哥,提供員工們可以使用光能儀,讓我練習使用及感受身上的變化,進而與大家分享及推廣。

林大哥自發性的宮廟系統寶珠投放工作持續著,但團隊寶珠投放的任務也同步進行,我同時身兼兩方的寶珠投放任務的執行。


有一天,為了投放寶珠,我七點就到中心了,因為林大哥和另一位工作人員還沒到場,我想抓緊時間完成投寶珠任務,於是我在門口貼了字條:去埋寶珠了。沒想到林大哥知道之後非常生氣,說我沒有事先告知,這件事的確是我的失誤。當時我人在火力發電廠,與林大哥通了電話,因為驚嚇與錯愕,通話內容我到今日還記著一清二楚:

『你現在當我這裡,是要來就來,要走就走是嗎? 還是療癒小組召集人給你做?』

 

林大哥突然間的暴怒與大聲斥責,嚇得我當時只能不斷的說對不起。我很想解釋清楚,但是林大哥卻連解釋的機會也沒有給我。我知道這是我的失誤,但是那些傷人的話語讓我內心受傷,難以承受之外,更讓我無法接受的是,說出這些話的人,竟然是我最敬重、且教導我探測術療癒的身心靈老師。

當初滿心期待著這份職務,是在充滿光與愛的環境中工作。中心夥伴彼此互信、支持,一同為光而打拼。然而,這樣的期待就在這件事當中破滅了。此後,林大哥便不時擺出「我是老闆」的姿態,一切以「他」為尊,他說了算,沒有任何的彈性、沒有任何討論,我必須要完完全全的配合。若不能配合他所交代的,在他眼裡都算「失職」,並且時常在背後批評我。

 
當時林大哥就私下跟其他人說:「看他那麼早來,又沒看到他在做事,應該幾點上班就是幾點上班」。當我聽到這句話時,是真真切切的被刺傷了,內心非常難過。沒想到我還是又遇到一個「慣老闆」,任憑我再怎麼付出跟努力,還是被嫌不夠。(ps.被寵壞、慣壞的老闆簡稱慣老闆)。我也開始打從心底的覺得,中心的工作與外面二元世界的工作沒有不同。雖然林大哥投放很多寶珠,做光的事情,然而和他相處的日子久了,我看到的卻是他私底下的那一面:充滿著計較、分別心、抹黑、批評與抱怨;在他底下工作,我真的感受不到,他一直掛在嘴邊的所謂的光與愛。隨著探測術往大陸發展,更讓我見識到,漸漸被貪婪所吞噬的林大哥,直叫我徹徹底底的心寒……

此外,在中心工作的那段期間,我常常聽到女性光工說:林大哥和人互動時,會有一些輕浮的動作與話語。關於這些說法,我心想那應該屬於他私人的事情,身為員工及學生的我,不便過問也不好干預。MINI 曾告訴我,林大哥私下的對話常帶有調戲與性暗示的字眼,她覺得有被性騷擾並且覺得噁心。但是她在顧及林大哥的面子下,總是技巧性地把話題帶開,來保護她自己。林大哥與其他人的私訊互動我無從查證,我能做的就是祈請光明勢力協助我釐清心中的困惑。

 
 
 
 
 

直到近日,那位曾被林大哥指控偷了生命之花的 Bella 發表了一篇文章,文中闡述了她被莫須有的影射、誤解的真相,另外並提到,她被林大哥性騷擾的經過。這時我才恍然大悟,這些桃色疑雲的訊息並非空穴來風。她為了感謝林大哥的教導,在出國前特別到中心協助了一段時間。她跟我一樣熱情且善良,一心只想為光工作,沒想到卻被如此對待。看完後,我的內心真的好難過好難過…… 我氣我自已 ,為何曾經幫這麼差勁的人工作,我更氣我自己,多次鼓勵光工朋友們學習探測術,他們有沒有因為在學習探測術的過程中,遭到林大哥的任何傷害???內疚與氣憤壟罩著我。

有次林大哥他們去了泰國,我因為牙痛難耐而決定臨時早退去看醫生,沒有告知人在國外的林大哥。之所以延誤治療,是因為林大哥在上課時說過:牙痛可以用探測術去調整。我做了多次但都不見效,拖到我的牙都已經爛了需要手術才能處理。回國後,他調閱了監視器知道我那一天有早退,便大發雷霆。盛怒之下,更指控我在他們去泰國的期間,只來上班兩天。(那時有很多光工夥伴都有來中心幫忙,我有沒有上班,他們都可為我作證。)他脾氣發完後,我一樣跟他道歉。但不同的是,我提出辭呈。這個地方我一刻也再不想待了。月休四天,沒有勞健保,待遇只有 23000元/月,薪水只有我以前工作的一半,我必須咬牙苦撐才能維持我的開銷。

2017/10/31 離開中心之後,雖然還是想再找有關光的工作,但為了要生活只好而重操舊業。沒想到離開中心之後,我得到和 Bella 一樣的遭遇 ~ 林大哥在背後指控我偷走生命之花,並且不斷的批評我。唯一慶幸的是,時常來中區聚會的夥伴們都信任我,給我很大的支持與力量,不被他的指控所左右。我想說的是:林大哥,你可以調閱監視器來知道我有沒有早退,那麼為什麼你不調閱監視器,看看是誰偷走你的生命之花,或者是去報警?派出所不就在中心旁邊嗎?你只憑探測術的結果就來決定誰是小偷,但是又拿不出證據來證明你的論點,一直在背後批評別人,這對我造成的傷害有多大你知道嗎?我想身為老師的,你比任何人都知道,探測術的準確度是會被小我干擾的。唯獨你沒有覺察到,你自己起伏不定的情緒就是小我作祟,按照你探測的結果就隨意扣人帽子、毀人名譽,我完全無法接受。

我曾與大哥當面對質,他說他並沒有指名道姓,還說他發表言論是自由意志。「自由意志」不是這樣用的。這樣的說詞很難讓人信服。我被抹黑的那段時間,非常難過,低落的情緒持續了好一陣子。但是沒有做的事情就是沒有,我問心無愧。

我是諺子,今天會挺身而出,寫下我在中心的工作經歷,就是希望,不要再有無辜的光工被他所誤導,甚至受到傷害,無論是在台灣,大陸或其他地方。

—————————-
國際黃金時代團隊,本持真相傳遞,捍衛自身名譽原則。近期內將開始提供多位曾經受到和平星 (臉書名稱:何平星) 所毀謗攻擊的證據資料,及當事人親身說法的證詞。我們希望藉此行動,能讓更多成員和仍在為光致力、為行星解放努力的光工光戰士們提供真相。我們期待更多人在未來靈性求知的領域中,不會再遭遇誤導,我們也希望藉由此舉,讓曾經受傷的夥伴,有機會為自己發聲。

我們不要任何負面惡意的形式攻擊,我們要向任何形式的暴力說“不”!!

我們要團結與和諧,任何不公和負面的惡意傷害,都只會拖延解放的進展,我們不提倡仇視,但我們正視黑暗管道的存在,我們也將團結在一起,移除一切不屬於我們的黑暗。

—————————-

我們在此呼籲,若有其他受害者,願意將自己與和平星之間的事情做一澄清,請與我們聯繫。

 
IGAG
 
 

真相證詞揭露報導(一)

www.golden-ages.org/2018/04/576767867/

 

真相證詞揭露報導(二)

www.golden-ages.org/2018/04/34555254/

 

真相證詞揭露報導(三)

www.golden-ages.org/2018/04/63737/

 

真相證詞揭露報導(四)

www.golden-ages.org/2018/04/434345/

 

真相證詞揭露報導(五)

www.golden-ages.org/2018/04/35435/

 

真相證詞揭露報導系列 – 最終篇

www.golden-ages.org/2018/05/5343435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