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業中的魔鬼:謊言、否認、欺騙和充滿操控的”研究”


 

在過去的十年中,疫苗已經成為製藥公司最大的利潤來源。市場研究機構MarketsandMarkets發布的一份報告估計,現每年市值為343億美金的全球疫苗市場在2022年將會增加到492.7億美金。

 

為什麼會有如此強勁的增長?那些非常成功的藥物,比如普立普、偉哥、奎硫平、再普樂、單數和專注達等專利有效期已過,疫苗就會成為獲取豐厚利潤的替代品。它們不僅僅比藥片價格更高,政府和非政府組織厚顏無恥地幫助這些疫苗在世界範圍內大量投放。

 

這些不道德的合作關系,利用了納稅人和非政府組織的錢,推動那些誤導性的研究,從而恐嚇公眾。更糟糕的是,他們詆毀那些質疑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疫苗批評家,甚至去詆毀疫苗受害者和受害者的家庭。為了實現疫苗的絕對利潤,大型製藥公司、政府組織和非政府組織把疫苗描述為“救命藥”。其中一個最顯而易見的例子就是把對抗HPV病毒的疫苗宣傳為“對抗癌症”。

 

“科學性”的文章警告公眾,大約有90%的成年人,特別是嬰兒潮一代的人,攜帶HPV病毒,這就像那些警告公眾的文章,說很多嬰兒潮一代的人感染了丙型肝炎病毒一樣。

 

在這兩種情況下,製藥公司正試圖透過增加潛在患者的數量從而為他們的產品“擴大”市場。記者會有意無意地透過重複製藥公司的“事實”來幫助到製藥公司。實際情況則是超過90%的HPV感染不會有症狀且身體可以自動治癒,只有20%的HPV感染具有高風險,如果不經過發現和治療會發展成癌症。

 

不過,大型製藥公司誤導性的廣告並不起作用。許多被製藥公司和政府衛生官員認定為HPV疫苗營銷目標的青少年男女的家庭都拒絕接種該疫苗。

 

針對那些拒絕注射HPV疫苗的人,大型製藥公司在去年也發起了一系列“蒙羞”運動,讓那些罹患癌症的年輕人責怪他們的父母在青少年時期沒有給他們接種疫苗。這些廣告活動是如此過分,讓疫苗的支持者們也發出抱怨。Twitter評論說這些公司指責父母的目的是為了增加公司利潤。

 

 

蓋茲基金會促進疫苗傳播並提高他們的獲利

 

世界上最主要的疫苗開發和推廣的資助方之一是比爾和梅琳達蓋茲基金會(B&MGF)。2002年,它開始購買大量的藥物,隨後又增加持有大批孟山都股票。其中兩個B&MGF的研究負責人直接受聘於製藥公司—一個來自與B&MGF有長期合作關系的葛蘭素公司,另一個來自諾華製藥。

 

更震驚的是,他雇傭了美國基因泰克公司的前任研發主席Susan Desmond-Hellmann博士作為它現任CEO。以下是健康專題作家Ruben Rosenberg Colorni描述該基金會的本質:

 

“比爾和梅琳達蓋茲的‘基金會’實質上是一個巨大的、富有的資本家的避稅計劃,他們透過剝削世界人民賺了億萬美元。基金會投資來自蓋茲免稅的錢和其他公司的‘捐贈’,在這些公司中,蓋茲擁有數以百萬計的股票,從而保證透過銷售和知識產權得到的回報。

為了進一步增加傷害,該系統讓疾病傳播更加持久而不是去致力於消除疾病,從而證明了他們永遠在努力去‘消除’疾病(而實際上是解決他們自己創造的問題)。

 

在2011年福布斯訪談節目中,比爾蓋茲承認了疫苗新的獲利能力。“十年或十五年前,沒有製藥企業會把疫苗當做利潤中心。”他承認“疫苗由於責任問題變得非常艱難。”但是現在,他強調“疫苗業務正給人們帶來大量金錢”。

 

 

海外疫苗項目的問題

 

關於比爾和梅琳達蓋茲基金會海外疫苗接種計劃的倫理學問題已經存在多年,特別是在印度的一項用來確認排查宮頸癌的低成本方法的研究。今年夏天STAT News報道說,已經公布了“道德敗壞的新證據”。

 

Eric Suba博士是舊金山的凱撒凱薩醫療中心的病理學家,也是這篇文章的作者之一,他提供給STAT News支持性材料的副本和鏈接。在一次採訪中,他描述了2015年在孟買結束的研究,用了引人注目的詞彙:‘災難性的’、‘極度不道德的,以及從正常的科學道路中徹底背離’…

為期十八年的臨床試驗的批評者們說,美國資助的印度研究人員使用了無效的排查,這危及了孟買數以千計的貧困婦女。他們被告知這項試驗可以幫助預防癌症,但癌前病變的幾率要比預期的少得多,這意味著一些病變被忽視了 — 這可能導致未知人數的死亡。

 

2015年,印度最高法院的法官接收到指控,聲稱比爾和梅琳達蓋茲基金會未能獲得兒童或父母的知情同意,並要求對疫苗試驗中的青少年死亡問題作出答覆。

 

 

比爾和梅琳達蓋茲基金是孟山都的主要投資方以及轉基因食品的推動者

 

2012年, 比爾蓋茲宣布,他將試圖透過增加轉基因作物來終結世界饑荒問題。他已經向孟山都投資了2700萬美元。那時我說蓋茲正在發動著地球上最具破壞性的“行善活動”之一,他對貧窮國家解決貧困和疾病的看法是短視的,而且是錯誤的。

 

此後不久,由世界銀行和聯合國資助的900名科學家小組確認轉基因作物不是解決世界饑餓複雜情況的有效辦法。《西雅圖時報》也稱比爾蓋茲支持轉基因作物來解決世界饑餓問題是不科學的。轉基因作物的引入會導致生物多樣性的減少,這是一個無可爭議的事實,而這與世界需要的恰好相反。

 

為了拯救地球和我們自己,小規模的有機和可持續農業不僅要盛行,更要蓬勃發展,轉基因作物是沒有幫助的;它們會威脅到地球。種子在農民之間自由地出售和交換,這保護了保護生物多樣性,沒有這個基礎,就不能擁有糧食主權。農民越來越少,“用轉基因作物喂養饑餓者”只不過是做白日夢罷了。

 

一個有關轉基因作物的虛假承諾的案例是轉基因黃金大米。這種大米被設計成要攜帶β胡蘿蔔素,作為主食提供給貧窮國家的人群。比爾和梅琳達蓋茲基金會捐贈了2000萬美元來支持這個項目。但這種轉基因作物不能得到它所承諾的結果,原因有二,一是貧困國家的人吃低脂肪和不健康的飲食,這種情況通常不能把β胡蘿蔔素轉化為維生素A。其二則是每個人每天要吃16磅的黃金大米,才能得到所承諾的好處。

 

 

不道德的疫苗市場活動只會告訴你故事的一半

 

正如我早些時候所說的,HPV疫苗的銷售依賴於講一半事實、恐嚇策略和危言聳聽的廣告。操縱性地把它作為一種“抗癌疫苗”,疏忽的父母就會讓孩子注射這些疫苗。疫苗製造商希望對那些真正的問題:疫苗的安全性和記錄在案的傷害情況閉口不言。據《赫芬頓郵報》報道,疫苗啟動幾年後,就已經出現有關疫苗研究和透明度的問題了。

 

“評論家問為什麼試驗中的主要終點不是宮頸癌,反而是那些可能成為惡性的病變,以及為什麼安慰劑數據被修改得使疫苗看起來更有效…還有透明度問題。為什麼前第一夫人Laura Bush與默克公司贊助的前線團體一起來推廣疫苗,為什麼像德州的州長Rick Perry試圖讓所有女孩強制接種疫苗?

《信使郵報》報道,昆士蘭大學講師Andrew Gunn博士在他開始質疑疫苗時,收到他所在大學的壓制,並命令他向疫苗製造商CSL道歉。他表達了對疫苗的懷疑,即‘讓市場推廣作為宮頸癌疫苗的解決方案,最好的情況下它可以預防三分之二的病例,此外錯誤和危險的感知可能會導致宮頸巴氏塗片檢查失效’…

而加德西和卉妍康的[兩種HPV疫苗]最初研發者、世界衛生組織的顧問Diane Harper博士也質疑疫苗缺乏安全性和有效性…只是後來她收回了她的話。

 

 

為了銷售疫苗,‘大眾免疫’被不正確地使用

 

疫苗製造商以及幫助其營銷的政府和非政府組織使用“大眾免疫”的概念來大規模銷售疫苗 — 這種理念是某一社區的疫苗接種率必須保持在高位,以免未接種免疫的人危害他人。

 

但當然,HPV,這種性傳播疾病(STD)(簡稱性病),不像非性傳播疾病,是透過簡單地接近其他人就可以傳播的。你不能在公共場所傳播或感染HPV,比如在教室裡或擁擠的電梯裡。也許這就是為什麼“預防癌症”這方面的理論行不通。

 

大眾免疫理論的傳播者似乎從來不能解釋為什麼疫苗所針對的大多數疾病的爆發會發生在被認為已經獲得集體免疫的社區,即在那個地方大多數的人都是接種疫苗的。感染 “不應該”發生。

 

事實上,衛生官員似乎故意混淆公眾。集體自然免疫當然存在,但人工方式獲得的大眾免疫卻是不正當操作,雖然暫時看起來有效。疫苗接種和自然暴露於特定疾病,身體會產生兩種不同類型的免疫應答。

 

想了解更多,可以閱讀:大眾免疫與病毒傳播:是誰感染了誰?

 

 

疫苗傷害案件被隱藏和淡化

 

疫苗傷害案件被很好地記錄在案,HPV疫苗是一個很好的案例。以下是《印度醫學倫理學雜志》在2017年報道的內容。

 

“人類乳頭瘤病毒(HPV)疫苗與一系列嚴重的不良反應有關聯。這些反應的範圍很廣,可以在較長時間內向不同層面發展。那些支持HPV安全性和有效性的言論忽視了它以下的缺陷:

 

(一)[未]考慮自體免疫性疾病的遺傳基礎,不考慮這一點的論據不能保證疫苗的安全性;(二)HPV有免疫逃逸機制,HPV疫苗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保持異常高的抗體水平以保證它有效,這種機制使HPV疫苗的有效性被無視;(三)疫苗有效性的限制。我們還討論了在開發、推廣和分發疫苗過程中出現的各種問題,以及在監督負面事件和流行病學確認時遇到的隱患。

 

然而,疫苗製造者、政府監管機構和管理疫苗的醫生仍然堅持認為疫苗接種後的許多傷害只是巧合,它們並不是疫苗造成的。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和疾控中心宣稱,臨床對照試驗發現HPV疫苗接種與各種不良反應之間沒有因果關系。

 

除了增加HPV等疾病的患者數量外,疫苗支持者還會誇大疫苗的功效。一個科學網站吹噓說,在過去的十年裡,HPV疫苗已經減少了90%的感染,聽起來切斷感染和減少癌症的發病率是一回事一樣。這是特別不負責任的,因為癌症發病率在注射疫苗的幾年甚至幾十年後都不能確定。

 

 

保護您的知情同意權並捍衛你的疫苗免除權

 

因為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存在不確定性,所以保護自己做出獨立判斷的權利和經過知情同意後自願接種疫苗的權利至關重要。當務之急是每個美國人都要站起來,在國家公共衛生領域和勞動法中去維護和擴展疫苗知情同意的權利保護。最好的辦法就是參與到你所在州的立法中去,並教育你所在社區的負責人。

 

國家疫苗政策的建議是在聯邦政府層面制定的,但疫苗法律是在州政府的層面制定的。在州一級,你可以行使你的疫苗選擇權並讓它會產生最大的影響。

 

在美國,讓每個人都參與到自願接受疫苗的合法權利維護的行動中去是非常重要的,目前這些選擇受到了製藥公司代表、醫療行業協會和公共健康官員的威脅。他們試圖勸說立法者將所有疫苗豁免權從公共衛生法中剔除。

 

透過手機和電腦,在NVIC的免費宣傳網站www.NVICAdvocacy.org可以直接、方便地與你所在州的立法人員溝通,讓他們聽到你的聲音。你也可以獲知最新的威脅到你疫苗選擇權利的法案,並得到實用的有幫助的訊息,幫助你在你所在社區倡導疫苗選擇的權利。

 

還有,當本國疫苗爭議出現的時候,你也可以獲得最新的訊息,並作出及時的行動。所以第一步,請您在NVIC宣傳門戶網站進行注冊。

 

 

把你的故事分享給媒體以及你認識的人

 

如果你或你的家庭成員遭受了嚴重的疫苗反應、傷害或死亡的情況,請告訴我們。如果我們不分享這些訊息和經驗,每個受害者都會感到孤獨,也不敢發出聲音。如果你對當地報紙上出現的疫苗故事有不同的看法,那就給編輯寫封信。打個電話到電臺脫口秀節目只是整個疫苗故事的一個側面。

 

我必須坦率地告訴你;你必須勇敢,因為你可能會因為敢於談論疫苗的“另一面”而受到強烈批評。請做好准備並保持不屈服的勇氣。只有透過分享我們的觀點和我們所知道的關於疫苗接種的真實情況,公眾關於疫苗接種的談話才會打開,這樣人們就不怕談論它了。

 

我們不能允許製藥公司和醫療行業協會資助的藥品公司或公共衛生官員強迫我們使用越來越多的疫苗,並控制關於疫苗接種話語權。

 

對人體產生傷害的疫苗不能被隱藏起來,並被視為僅僅是“統計學意義上可以接受的附帶損害”。這種國家層面上的一種疫苗對所有人都適用的強制疫苗接種政策讓很多人的生命置於危險之中。我們不能像對待豚鼠那樣去對待人類。

 

 

你可以從網路資訊中了解更多

 

我鼓勵你訪問非盈利慈善機構,國家疫苗訊息中心(NVIC)的網站:www.NVIC.org

  • NVIC對疫苗受害者的悼念:查看遭受疫苗傷害、不良反應和死亡的成人和兒童的描述和照片。如果你和你的孩子遭受了負面的疫苗遭遇,請考慮在這裡分享你的故事。
  • 如果你要接種疫苗,問八個問題:學會如何識別疫苗反應症狀和預防疫苗傷害。
  • 疫苗自由言論:查看或者張貼因自主決策接受疫苗而受到醫生、雇主、學校和衛生官員騷擾和制裁的訊息。
  • 疫苗失敗公告:查看或者張貼疫苗未能保護疫苗接種者免受疾病的訊息。

 

 

與你的醫生聯系,或者找到一位願意傾聽和幫助治療的醫生

 

如果你的兒科醫師或醫生拒絕為你或你的孩子提供醫療照顧,除非你同意注射那些讓你感到反感的疫苗,我會強烈建議你鼓起勇氣去找其他醫生。騷擾、恐嚇和拒絕醫療服務正在成為醫療機構的工作方式,以阻止許多父母在接受真正的健康和疫苗教育後做出拒絕注射疫苗的反應。然而,還有希望在。

至少有15%的接受調查的年輕醫生承認針對有疫苗風險顧慮的父母,他們已經開始采取一種更加個性化的疫苗免疫方法。

 

也有這樣的好消息,已經有越來越多的聰明的年輕醫生,他們就像孩子的父母一樣,與父母們協商,為孩子選擇最適合他們的疫苗,包括推遲接種疫苗,或同一天內注射少量疫苗,或是為拒絕使用一種或多種疫苗的家庭提供持續的醫療服務。

 

因此,要花時間找到這樣一位對你充滿了同理心和尊重的醫生,同時醫生也樂意和你一起找到適合你孩子的治療方式。

 

 

原文: http://www.theeventchronicle.com/health/ghost-machine-big-pharma-controls-perception-drug-safety-effectiveness/#

 

翻譯:Yaxi

校正:Uma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8/06/20180628-01/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