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勢力3】【地球盟友Cobra】銀河中央種族(播種者/守護者、造翼者、藍鳥人、球體存有)

Essayenya: 宇宙各種層級的標誌區(超級宇宙丶超星系團丶本星系群)的天命是什麽?

 

C: 轉化所有二元性並回歸到合一。

 

【地球盟友Cobra】2016.3 Essayenya訪談

 

 

Essayenya: 第一源頭創造中央種族是基於什麽原型?

 

C: 神聖意志。

 

Essayenya: 中央種族是我們的過去也是我們的未來,這意味著什麽?

 

C: 這暗示一個事實,我們在時間起始的時候從合一顯現出來,將會在時間終結的時候回到合一。

 

【地球盟友Cobra】2016.3 Essayenya訪談

 

 

中央種族是最進化的種族。他們的母艦可以長達5000-10000公里。

 

【地球盟友Cobra】2016年4月17日COBRA瑞士揚升會議

 

 

Richard – Cobra你之前提到中央種族在比我們更高的密度裡。他們和昴宿星或者蜥蜴人種族在同樣的密度?

 

COBRA – 不,我會說中央種族是第7甚至更高維度,昴宿星人在第5,6維度,蜥蜴人在第4維度。

 

【地球盟友Cobra】2016年9月29日PFC 訪談

 

 

Richard – 那麼奇美拉如何對抗中央種族?

 

COBRA – 奇美拉能夠抵抗是因為他們操縱主要異常,這個宇宙裡沒有人對主要異常有徹底的理解,他們利用了這一點。

 

【地球盟友Cobra】2016年9月29日PFC 訪談

 

 

EM: 這些年來光明勢力是不是也在整合他們自己的陰影?

 

COBRA: 光明勢力一直在整合他們的陰影。

 

EM: 也包括源頭,古代守護者族和揚升大師?

 

COBRA: 是的。他們的陰影不是顯化成為黑暗,僅僅是顯化為對宇宙完整理解的不足,他們總是努力提高他們對形勢的理解並且做他們能做的

 

EM: 整合陰影的方法是什麼?你能不能舉一些例子?

 

COBRA: 原理很簡單。對自己誠實,承認所有內在陰影的面向,觀察它們並成為一個忠誠的見證者,然後它們將會轉變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7月6日Essayenya Mosteenya訪談

 

 

由某個銀河中央種族,有些人稱之為守護者種族、觀察者、弱鏈接者、藍鳥人,以及許多同一意識的不同名稱,高度文明的種族,他們創造了標誌來證明整個銀河系中存在著智慧生命。

 

天文學家已經發現,在銀河系黃金比例處存在著脈衝星。這些脈衝星輻射。在銀河系中傳輸編碼。每個文明都有編碼資訊。當某一個文明已經達到一定靈性程度,就得到了自己的(註:編碼)。

 

靈性的成熟度沒有被衡量。但平均來說,它是由最先進文明的群體意識狀態來衡量的。在這個團體被接觸之後,接觸人開始被分散到整個社會。我的任務之一是為這個團體的第一次接觸做準備。這就是我們在這裡的原因之一。

  

【地球盟友Cobra】2018布達佩斯揚升會議摘要- 4月14日第一部分

 

Lynn - 誰是播種者?

 

COBRA - 這是對中央種族的一個描述,因為中央種族幫助銀河系不同文明的形成。

 

Richard - 誰是守護者?

 

COBRA - 這是同一個團體的不同名字。

 

【柯博拉訪談】2016年5月26日PFC 訪談

 

 

 

 

造翼者[wingmaker]

 

銀河中央文明是一個非常古老的種族。它在靠近銀河中央太陽的地方開始演化,並且在數百萬年前率先成為精神成熟的文明。在某些次文化圈裡,銀河中央文明又叫做造翼者:

http://soulconnection.net/glossary_in_depth/central_race.html

 

有時候他們會用有翼天使的形象出現在人類的歷史裡。他們其中一位成員—艾歐娜在亞特蘭提斯時代到地球傳授女神奧秘:

www.golden-ages.org/2013/10/make-this-viral-aion-portal-activation/

 

【地球盟友Cobra】 2014年7月12日【臺北光的勝利會議一】

 

 

Rob:造翼者[wingmaker]是什麼?

 

COBRA:最初的造翼者們,這個名字所描述的是那些屬於中央文明的人。中央文明是本銀河系中央地區進化的文明,因為銀河的中心是光的源頭,進化的源頭,第一道有意識的光在那個銀河區域進化,因此他們是第一個靈性覺醒的種族,然後擴展至整個銀河系,建立光之銀河網路,是銀河聯盟的創始人。

 

【地球盟友Cobra】2015年01月20日Rob Potter訪談

 

 

Richard – 造翼者就是你在最近訪談裡提到的中央種族?

 

COBRA – 是的。

 

【柯博拉訪談】2016年5月26日PFC 訪談

 

 

U : 誰是造翼者?

 

C : 他們是某個中央文明裡的代表,用某個方式與這個行星地表取得聯繫,但你需要理解造翼者的資訊有原始來源,以及很多其他來源。你需要用自己的洞察力辨別哪些來源是正確的,哪些不是。

 

U : 在新墨西哥查科峽谷洞窟裡發現了什麼?

 

C : 你可以說有一些太空艙膠囊,裡面含有代碼和資訊。

 

U : 來自造翼者的?

 

C : 是的。

 

【地球盟友Cobra2015.1.13】

 

 

造翼者的時光膠囊有著特別的代碼。一旦地球上的光之工作者們將自身的振動頻率調高到足以瞭解他們的知識和教誨,新的時光膠囊才會公開亮相。

 

【地球盟友Cobra】2015年3月21-22德國康斯坦茲光之突破會議

 

 

與會者:1998年網路上出現的造翼者文章。它是以小說形式揭露歷史。請Cobra是否能評論它的真實性?

 

Cobra:這也是光明勢力啟發的過程。造翼者也出現很多年了。我不能100%同意裡面的內容,但它也是很有啟發性的故事。

 

【地球盟友Cobra】 2014年7月12日【臺北光的勝利會議一】

 

  

Aaron – 這裡問到一個叫Thiaoouba海奧華的行星。這個行星上的存有是造翼者?

 

COBRA – 不是。

 

Aaron – 關於他們你有沒有其他能告訴我們的?

 

COBRA – 有一個關於這個種族的團體,如果你對那個故事有興趣你可以看那本書。從我的角度,這沒有那麼重要。http://galactic.no/rune/thaoeng.html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6月Aaron和Lynn訪談

 

 

EM: 你同不同意即使是造翼者,他們也體驗到相同的挫折?

 

COBRA: 他們以一個不同的方式體驗到同樣的挫折。不是那麼直接和激烈,主要是無法更有效的把神聖計劃傳達給銀河光明勢力,無法更直接介入地球的挫折。他們本來的計劃是更直接與地表人類接觸,更多揭露和更快解放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7月6日Essayenya Mosteenya訪談

 

 

Richard –如果造翼者是古代人類種族,他們是否阿努那奇的創造者?

 

COBRA –我不會用阿努那奇這個概念,因為再說一次,這是撒迦利亞˙西琴發明的辭彙。他是光明會的傀儡,散播了非常多虛假訊息,所以我們最好不用那個一開始就從蘇美爾人那裡錯誤翻譯的詞,其次這個詞也不是描述一個真正的利益團體。

 

【地球盟友COBRA】2016年3月21日PFC 訪談

 

 

Richard – 中央種族文明是不是直接幫助清理奇美拉,或者他們做了什麼與地球解放有關的工作?

 

COBRA – 是的,他們非常密切和直接的協助這個過程。

 

Lynn – 他們是不是造翼者團體,或者是Corey談到的操作藍色球體的藍鳥人?

 

COBRA – 有關造翼者和Corey說所的藍鳥族,我會說這是從一個個人的角度來解釋中央種族。這是從一個個人的視角對那個種族其中一方面的解讀。

 

【地球盟友Cobra】2016.8

 

這些母艦上的存有(David Wilcock稱呼他們為藍鳥)是銀河中央文明的成員。這個文明是這個銀河系裡最先出現,歷史最悠久的智慧文明,因而也是最進化的。現在他們來到太陽系,進行地球最終解放任務。

 

這些存有的外型是有羽翼的實體天使,因而這些存有又叫做『造翼者』。艾歐娜女神在遠古時代從銀心來到亞特蘭提斯,傳授女神的奧秘。

 

【地球盟友Cobra】2015年3月21-22德國康斯坦茲光之突破會議

 

 

 

藍鳥族

 

Rob: DavidWilcock有一些新資訊,很多人都在討論。對我來說這有點像小報上的新聞,因為據他說有鳥人。很多人問:你能否談談藍鳥族BlueAvians。在你的圈子裡這個事情確認了嗎?

 

Cobra:我想你說的是DavidWilcock.

 

Rob:是的。我說的是他聲稱有一個團體叫藍鳥族。

 

Cobra:好的,我解釋一下。他說是稱為中央文明的抵抗成員。中央文明位於這個銀河系中央區域,接近銀河中央太陽,那是一個靈性向外擴展遍及銀河系的,開始建立生命網路的文明。那些屬於銀河聯盟和中央文明的球形飛船在百萬年前建立銀河聯盟,而所謂藍鳥人無非就是天使。當那些天使顯化在物質世界,他們就有翅膀。

 

Rob:很好。那麼這些天界的存有,在JJHurtak的《TheKeys of Enoch》談到有一些人造區域是用於不同維度的交流,我猜他們以藍鳥的身份出現。這是一支非常正面仁慈的勢力。仿佛我們有銀河聯盟的長老到來這裡,更密切的監督局勢,是嗎?

 

Cobra:是的。那些存有以前與地球沒有太多直接的互動,直到最近。可能你還記得1年多前我們打開了Lona門戶,那次啟動的結果是有一個來自中央文明的存有開始更多地與太陽系互動,現在隨著某些星門的打開,中央文明正更積極地準備【事件】。

 

他們實際上是各個指揮部,比如木星指揮部,阿斯塔指揮部,昴宿和仙女星艦隊,天狼星艦隊,大角星艦隊各個揚升大師的老師和指導者。因此他們正在協調在太陽系進行的多維行動。

 

其中一些飛船太大會造成太多影響,所以他們不會部署在太陽系裡。他們把那些大型母艦停在太陽系周圍的歐特雲。小一點的飛船,一些在太陽系裡隱身,他們物理上是看不見的。陰謀集團的技術也是無法看見的。陰謀集團對他們的存在有一些間接的認識,但他們不與陰謀集團互動。他們不在那個頻率上互相影響。他們只與正面意識互動。

 

【地球盟友Cobra】2015.3Rob Potter訪談

 

Steve: 藍鳥人和球體存有是聖經提到的熾天使和智天使嗎?

 

COBRA: 不是。

 

【地球盟友Cobra】匈牙利準備轉變團隊2016.12.6柯博拉信件訪談

 

Essayenya: 在地球上所有人過渡至第四維度之前,藍鳥族無法從第六維度進化到第七維度,這是不是真的?

C: 不完全是。

 

Essayenya: 作為這個超級宇宙最古老的種族,藍鳥人不應該體驗了他們想體驗的?他們來到他們旅程的結尾,這不代表他們能直接回到源頭?總有一天一切都會回到源頭,那麽他們為何需要其他人幫助他們回到源頭?

 

C: 宇宙的一切都有關聯。直到地球問題解決之前,整個宇宙的進化是減速的

 

【地球盟友Cobra2016.3】2016.3 Essayenya訪談

 

Cobra: 整個銀河系是一個有生命的存有。是一個有生命的實體,在銀河系有機體所有細胞都是有聯繫的。如果一個細胞感染癌症,整個銀河系身體就無法完全進化。直到地球的問題解決前銀河系沒有種族可以完全進化。

 

而服務他人和服務自我的劃分是人為的。這是用來劃分存有的編程企圖。每個有覺知的存有在幫助他人之前會先照顧好自己。關鍵在於平衡照顧好自己的需要然後再幫助他人。

 

進化的銀河社會能夠保持那種平衡。照顧好自己的需要不代表踩在其他人身上。這意味著在整個銀河系創造一種有禮的合作,這是進化的銀河種族已經實現的。他們已經建立起一個文明有禮的社會,不需要戰爭和衝突。實際上衝突是偏離正道,是一種異常。對大多數銀河種族來說這裡發生的事情是純粹的瘋狂。他們生活在愛的實相,愛的銀河海洋裡,對他們來說這裡的事情是純粹愚蠢的行為。

 

【地球盟友Cobra】2016年6月3日 雙科首次會師:聯合認證事件發生(第二部分)

 

 

 

Rob –這確實是個好消息。下一個問題要請柯博拉回答。請問你是否有聽過或可以證實藍鳥人、藍色球體聯盟或柯里講過的,由40個外星種族組成的超級聯邦、安查拉聯盟和其他不同的團體?

 

COBRA –這一題其實包括了很多個問題。我的情報來源已經證實球體存有的存在。我的線人們並不把這些存有定義為球體。他們說:太陽系外圈有非常多巨型物體。這些物體也遍佈整個太陽系,而且在大多數的時間維持隱形狀態。他們的隱形技術可以遮蔽任何可見光和電磁輻射,因而他們不會被偵測到。就連有遙視能力的異能人士也看不見他們。關於這一點,我可以確認。我還無法確認所有柯里講過的細節以及他和不同聯盟之間的會議內容。我確實可以證實這些球體的存在。雖然不清楚細節,不過大致上是沒問題的。

 

Rob –各位聽眾朋友,我們現場有兩位曾親身與外星種族交流的來賓。這些外星團體似乎有各自不同的處事風格。柯里能不能發表你的看法。我知道很多人經歷過各式各樣的外星交流。按照你的認知,是不是曾經和外星種族面對面交流的人可能不會站在同一陣線? 顯然地球之外有非常多不同的團體。你對這一點有什麼看法?

 

Corey –我想:許多不同的團體在著手不同的目標時也會顧及整體的大局。他們會各自執行自己的任務。你也知道,他們執行任務的時候總不可能都顧及到其他團體的任務。他們可能一直用同樣的情報執行任務,但是他們卻有各自的任務目標。假設今天有2-3個不同的族群,他們可能就也2-3種不同的任務模式。他們也會基於不同的理由把訊息傳遞給人類。基本上,他們整體的目標是一樣的。

 

Rob -柯博拉,你是否同意柯里的說法。或者你有什麼看法嗎?

 

COBRA –我同意他的說法。每個團體都有各自的文化根源和行動策略。對任何團體而言,企圖引導整體局勢絕非容易的事情。因為整體局勢有非常多複雜糾結的事情。每個團體又有各自的盤算,所以帶動局勢不會每次都順利。每個團體都有各自的看法;互相瞭解和交換情報也需要時間。由於太陽系內的派系之間有許多分歧而且情報流通有很多不順暢的情況,這兩件事情要花上更長的時間。

 

Corey -柯博拉講到重點了。你必須要和對方發展互動關係,瞭解對方的出身背景和對方的溝通方式。不同的存有跟我們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人一樣,有不同的溝通方式。

 

Rob –這也還好。好比說義大利人就有獨特的溝通方式。

 

Corey –不光是溝通方式不同;每個存有的個性和觀點也不一樣。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有各種溝通方式,我們就連日常對話可能會錯意。你得先認識對方,開始瞭解對方想要表達的意思。你得先和跟對方打好關係,之後才可能弄清楚他們想溝通的事情。

 

【地球盟友Cobra】2016年5月13日訊息【柯博拉/柯里古德聯合訪談】

 

 

EM: Corey透露藍鳥人不會回應阿加森人的心靈感應。他說在一次阿加森和守護者的交流中,守護者告訴阿加森人他們不會像守護者認為他們應該的那樣照看地球,並且守護者對他們感到很煩。你認為這是不是這些守護者真正的感受?

 

COBRA: 我無法確認Corey資訊的這一部分。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7月6日Essayenya Mosteenya訪談

 

 

不要等待抵抗運動、昴宿星人、藍色鳥人。他們會盡力而為。如果沒有(註:地表)核心團體的奉獻,這將不會發生。他們地表核心團體是地表和星際之間的連接。需要有一個合作的願景和使命。

 

【地球盟友Cobra】2018布達佩斯揚升會議摘要- 4月14日第一部分

 

Rob:是的。地表人類承擔責任,在各個門戶和漩渦點成為地勤支援人員,這是很重要的。更重要的是不要等待銀河聯盟,不是期待他們為我們做什麼,而是我們自己要完全參與進來,是嗎?

 

Cobra:是的。有個普遍的現象是人們等待別人來完成自己的工作。地球人類是如此,不幸的是在宇宙其他一些地方也是,他們在等待人類覺醒,人類同時也在等待神聖干預。基本上雙方都需要完成自己的工作。雙方對成功(解放)的結局都要擔起責任。

 

【地球盟友Cobra】2015.3Rob Potter訪談

 

 

問:阿納絲塔夏接觸的藍色光球,是不是和藍鳥人給柯里接觸的是一樣的?阿納絲塔夏與銀河聯盟有連接嗎?

 

柯博拉:不一樣。有連接。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11月22日的訪談

 

 

球體存有聯盟

 

不久之前,David Wilcock發表了關於球型母艦的文章。Cobra說這些母艦的先遣船艦在2001年3月來到太陽系。這些母艦長達3000-4000公里。它們進駐到太陽系週邊,負責調整來自銀河中央太陽的宇宙能量;進而成功避免了許多天災地變。陰謀集團發現這些母艦之後,就在半年後發動911事件。

 

球型母艦群的第二批船艦在去年12月IS:IS門戶開啟之後隨即進駐太陽系。這些母艦的體積更加龐大;長度可達10,000公里。由於這些母艦真的太過龐大,不適合直接進駐太陽系執行任務。現在他們以匿蹤模式在歐特雲進行進行能量上的工作:將越來越強的銀河中央太陽能量調整之後才發送進太陽系。Cobra強調:如果沒有這些母艦協助,地球表面早已變成不適合居住的世界。

 

這些母艦上的存有(David Wilcock稱呼他們為藍鳥)是銀河中央文明的成員。這個文明是這個銀河系裡最先出現,歷史最悠久的智慧文明,因而也是最進化的。現在他們來到太陽系,進行地球最終解放任務。這些存有的外型是有羽翼的實體天使,因而這些存有又叫做『造翼者』。艾歐娜女神在遠古時代從銀心來到亞特蘭提斯,傳授女神的奧秘。

 

【地球盟友Cobra】2015年3月21-22德國康斯坦茲光之突破會議

 

 

到目前為止,球型母艦的成員們只能用間接的方式與地球人互動,而且他們只會隱身在幕後活動。他們的智慧是銀河系裡最崇高的,因而他們通常需要中間人充當溝通管道。更何況人類的振動頻率與他們之間的落差實在太過懸殊。

 

他們在很久以前就一直指導阿斯塔指揮部和昴宿星艦隊。現在他們已經決定用更直接的方式與地球互動。

 

【地球盟友Cobra】2015年3月21-22德國康斯坦茲光之突破會議

 

 

Rob –謝謝。我想補充一點。聽眾朋友可能看過沙盤震動實驗。一塊上面有沙子的金屬板隨著聲音震動。當我們把聲音調整成特定的頻率,盤子上面的散沙就會形成特定的圖案。目前地球就是要從短暫的亂世轉變成一個新的世界。柯里,你是否知道球體存有聯盟將來有沒有和地表民眾公開結盟的具體計劃?

 

Corey –我並不曉得。我現在知道的是:他們會繼續隱身在幕後活動。他們會擔當太陽系的週邊屏障。不同的球體存有會緩慢地撤出或繼續傳遞進入太陽系的宇宙能量。到最後,他們就不需要留在太陽系了…我們將不會需要他們。我們屆時也已經演變到不同的狀態了。

 

【地球盟友Cobra】2016年5月13日訊息【柯博拉/柯里古德聯合訪談】

 

 

問:據說藍鳥人已撤離太陽和地球之間的球體,銀河能量會直接衝擊太陽系及地球,很多知道消息的人在做準備。有的準備坐飛船撤離太陽系,有的準備去地下,有的準備去山洞裡躲避。請問人類在什麼都沒有準備的情況下,會有什麼結果?

 

柯博拉:光明勢力將幫助那些毫無準備的人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11月22日的訪談

 

Lynn – 有沒有一個叫Sphere Being Alliance球體存有聯盟的團體? 

 

COBRA – 這是一些人用來描述銀河中央種族的一個方面的術語,但我不會深入說明。我不以同樣的方式看待這個聯盟。我把他看作是更大的銀河聯盟,解放這個地球的更龐大光明銀河勢力的一部份。我不會以一些訊息來源所解釋的那種方式看待它。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2月2日PFC 訪談

 

EM: 球體存有聯盟怎樣幫助解放?

 

COBRA: 我不能評論這個團體,因為我和他們沒有連接。從我的角度,我會把這個團體描述為銀河中央種族。銀河中央種族會先把來自銀河中央的能量流引導到這個太陽系,也每個協助地球解放的個人和團體引導這些能量,直接和間接支持他們。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7月6日Essayenya Mosteenya訪談

 

 

cary:我在這裡有些問題。我想多談論些這些。抵抗運動有和球聯盟,仙女系人或者任何特定星系種族合作還是全部一起在工作?

 

cobra:抵抗運動主要在和昴宿星人合作。當然我們也有和仙女系人,銀河聯盟,然後所謂的中央種族合作,這個中央種族有很多人稱他們為球型存有

 

【地球盟友Cobra】2016.3.25
 
 

EM: 考慮到奇美拉控制了資訊流通。甚至是抵抗運動成員也低估了隔離地球的狀態,和我們一樣感到震驚?

 

COBRA: 是的,他們也低估了形勢,對他們來說也是相當驚訝。不像地表人類那麼驚訝但他們仍然沒想到是這麼困難,他們沒想過事情要花這麼長時間。

 

EM: 即使是銀河聯盟,揚升大師和球體存有聯盟,他們都經歷同樣的挫折並且理解到地表人類的挫敗和痛苦?

 

COBRA: 我無法評論球體存有聯盟,因為我沒和這個團體有接觸或者覺察到那些。但對揚升大師來說,他們也沒想到會這樣。實際上宇宙沒有人想得到黑暗擴散得這麼遠,沒有人想到情況這麼困難和有挑戰性,所以沒有人真正做好準備

 

EM: 源頭怎樣?

 

COBRA: 源頭當然知道。但與源頭的溝通在這個宇宙維度從來不是完美的。由於主要異常,所以對宇宙情況的理解從來不完美,這是源頭的覺知沒有完整傳輸到這個宇宙的原因。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7月6日Essayenya Mosteenya訪談

 

 

Lynn – 好的,下一個問題,這裡有一個前言:球體存有的欺騙。因為Corey Goode的文章,球體存有在網路上名聲很壞。在網路上有人說Corey弄錯了,他假定藍鳥族就是球體存有。藍鳥是來自天琴座的團體,是我們認識中的第六密度種族。球體存有是由大批蜥蜴人組成的團體,他們基本上是天龍星人的父系種族。

 

球體存有製造一個週邊的屏障,為了盡可能的拖延。他們欺騙的主要工具是模仿聲音給通靈者說話。他們通常理解那些合理的訊息,為的是濫用這些訊息。他們的目標是讓覺醒團體裡的人相信他們是這個銀河系的創造者。Cobra你有什麼評論?

 

COBRA –這絕對是不準確的。球體存有不是蜥蜴人。他們和蜥蜴人種族完全沒有關係。我只能說這麼多。

 

【地球盟友COBRA】2016年3月21日PFC 訪談

 

 

Rob – 是的,我理解他們基本上來自靈魂層面。他們無時不刻進行多維的互動。我的看法是這些超光速的存有來自我們所不理解的純粹的正面層面和更高的維度,但不時地從一個全息的視角,他們阻止某些事情發生,又允許某些事情發生。

 

我們只是不理解。對我們來說這似乎是不合邏輯的。為什麼你不阻止而是讓其發生?對我來說似乎他們在全息層面上有更高視角以保證獲得勝利,某些事情被允許繼續發生,但當來到平行時空現實的關鍵節點上,他們就能看到並且採取行動,這麼說正確嗎?

 

COBRA – 我不完全同意這個說法。如果他們能阻止一些負面的事情,他們是會阻止的。我也不同意Corey所說的”球體存有們想給人類上一堂課程,因為這是學習艱苦課程的唯一方法”。

 

光明勢力從不對各個宇宙種族採用所謂艱苦課程來加深理解,因為理解和覺知不是透過這個方法來進化的。這是執政官其中一個舊編程,所以我也不同意他說的。

 

【地球盟友Cobra】2015年4月16日Rob Potter訪談

 

 

問題: 球型母艦的成員們真的想讓地球的解放進度延緩一點嗎? 

 

Cobra回答: David Wilcock只是轉述外星接觸者Luke的數據。球型母艦的成員們會以最高層次的覺知保持局勢的均等和平衡。 

 

【地球盟友Cobra】2015年3月21-22德國康斯坦茲光之突破會議

 

 

U : 評論一下陰謀集團試圖在2014年12月攻擊一艘球型的光之飛船,就發生在那些球體在太陽系周圍建立一個屏障之前。

 

C : 我會說這個故事大部分是真實的,陰謀集團一直傾向擊落外星飛船或者外星物體,當然最後適得其反,你可能已經知道那個故事,Corey Goode描述得很詳細,大部分說的是對的。

 

【地球盟友Cobra】2016年2月11日 Untwine訪談

 

 

我們在冥想當天達成的團結和諧振是值得讚頌的事情。中央種族認為:這次冥想代表地表覺醒民眾可以在事件發生的時候團結一致並且合力護持聖光。他們也認為現在是時候推動地球的揚升工作了。這意味著從現在開始,銀心發出的能量會呈指數性增強;直到所有的黑暗都得到淨化和地球解放為止。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8月23日訊息團結冥想成果報告

 

  

地球周圍的新亞特蘭提斯能量網格在冥想期間達成了臨界品質。現在這個網格已經足以承受事件期間的能量。光明勢力從現在開始會利用新亞特蘭提斯能量網格對地表覺醒民眾傳輸任務的啟動代碼地表覺醒民眾則可能透過預知夢、印象和畫面的型式收到這些啟動代碼。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8月23日訊息團結冥想成果報告

 

 

Rob: 十分感謝。Corey,Cobra對未來有非常正面的看法。你有沒有這種信心,藍色球體存有是否向你指出將有一次徹底的治療,一次全銀河的清洗,並且這個療癒將透過地球的解放而發生?

 

Corey: 是的,這是他們在這裡的原因,是他們的目的和使命。所以我必須有信心和信念,相信這將會是最終的結局。

 

【地球盟友Cobra】2016年6月3日 雙科首次會師:聯合認證事件發生(第二部分)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8/10/wingmakers/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