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烈痕 外星人撰寫的人生劇本

              

 

 

Eve Frances Lorgen, MA

來自AlienLoveBite 網站

 

 

摘要

 

近代多數根據UFO綁架案的論敘:

外星人綁架案早在具體醫療實驗的界定下已過度越線,在外星物種與人類混血的預期計畫中,外星人主導了與人類互動,和導演了所有極具戲劇張力的肥皂人生戲碼。這類連續劇戲碼中,主要關係要角出現的錯綜複雜關係,都是被刻意操弄的,無論是情感或是性關係都是按照劇本走位,最常出現的就是愛得死去活來的情結,不管單戀還是雙方的偏執迷戀都是。許多個案呈現的症狀和互動模式跡象,都能循跡找到被操弄、控制和常見陳腔濫調,一再重複的劇情,也可以說,那些被綁架個案中,你會發現背後有一種策劃演出的模式和動機。

 

 

簡介

 

外星綁架案的研究始終掙扎在幽浮社群和學術界,對於可靠的地外文明證據和幽浮綁架案蒐證,兩者存在對立牴觸和更實質的證據問題,幽浮研究單位於是付出更多精力,邁入更深入和可靠臨床經驗,在有利基礎背景上穩健茁壯。身為一位已研究15年綁架案,和從女性觀點的直覺和論點來看,我認為多數的幽浮學論和綁架案研究者都十分堅定他們的論點,但他們忽略了被綁架人質生活中上演的生活劇碼。另一知名的調查探員,巴伯霍金。多數綁架場景中的情節,似乎都是外星人所預先安排的,一些發生的事件徹底改變和影響了被綁者日後的人際互動。

我會說某些外星種族的確精心設計了人類的生活戲碼,操弄彼此間的關係上難以擺脫愛恨情仇。

 

 

劇情討論

 

如果你以一個導演的角度和位置去綜觀全部的場景,也許你會更加的理解我要說的,就像以一個大人的角色去看孩子們演出的木偶秀。

 

第一幕 相識:

身心俱疲的安迪遇見了心力交瘁的安,兩個人陷入激情的愛戀,安迪獻上無盡對安的狂戀,只求那深情回覆而浪漫的吻,心力交瘁的安於是愛上了安迪,墜入了心亂神迷的愛情魔咒。幕落

 

第二幕 分歧:

安朝思暮想她的白馬王子安迪,終於他出現了,但安迪卻未奔向安,將她擁入懷中,安迪轉身離開她的視線,留下無限惆悵的安。

 

安迪與安雖然不是木偶,但他們確實被左右和操弄,他們是生活在你我周遭,擁有綁架經驗的人們,外星人在他們的生活中扮演愛神的角色,它們的愛之箭落在綁定的主角身上,也許用木偶戲來形容他們的境遇是較為粗糙的比喻,但請你用不同角度去審視這些高智能的外星種族介入人類生活的手法,和找出這之間存在的問題。綜觀我的研究經驗,我可以很確認地說外星人的存在或者於背後導演的主謀,真正的嚴重影響和左右這些被綁者的生活,它們甚至操作了被綁者在生命中會遇見的愛侶,還有結婚對象。

 

 

外星人精心策劃的愛情關係

 

著名布魯克林大橋飛碟綁架調查案的研究探員巴伯霍金,提出一項少為人知; 外星人直接干預了綁架者之後的生活議題。

 

霍金先生的新書:目擊者。

書中詳細敘述了1989年琳達 柯黛,飛碟將她從美國曼哈頓的公寓窗口,帶離綁架經過的戲劇化故事。

 

她的故事裡有三個目擊證人,親眼目睹了整個過程,故事中其中一位主角:理查,他是一位琳達曾在小時候和成年後的綁架經驗裡見過的人,他們共享著這些不尋常經驗與夢境,就像一連串的戲劇佔據在他們的生活,他們的經驗故事,你可以說它就是外星人策劃的人生劇本。根據霍金的說法,在多數被綁者中所相互傳遞的經驗裡,琳達和理查之間的關係紐帶並非單一個案,但卻為罕見,霍金觀察到650個案件中有14件個案關係屬於這類劇碼,比例上約占整體的兩成。

 

芭芭拉 巴托莉克是一位擁有25年的催眠治療師經驗和綁架案研究員,她的研究中發現外星人操弄了許多愛恨情仇、糾纏不清的肥皂劇碼。她堅信這種現象比人們所認為的還要更錯蹤複雜,她說道:在我的研究裡我會說,被綁者的經歷中,有三分之一的人與其他人有過親密經驗,或被操弄他們之間的某種關係,例如夢見共同夢境情節。這可能包括了生動難忘的綁架經驗,一場由外星人全面掌控的周密籌劃,讓你感受親臨現場的虛擬實境秀。對於這類戲碼,我們忽略了和缺乏對外星人的實際理解,還有他們真正的動機及對人性間的關聯。

 

這種劇情綁定,通常依循特定的模式走向進行 ; 兩位擁有共同多次綁架經驗的受害者在生動的夢境裡彼此遇見相識,接下來他們會在實體生活的互動下,引發連動的綁定關係,這可能會發生好幾次,直到他們的情緒層面的連結真正深化,這類看似自然,而多次的情緒連鎖綁定,其實都是被刻意設計的。綁定的連鎖反應,雙方間不一定會意識到或回想起整個過程,通常只會有一方會意識和記得發生什麼事,另一位只剩下空白或是模糊的記憶。雙方在現實生活中遇見時,會發生似曾相識的熟悉感,然後墜入愛河。這類劇情的發展走向,通常都會是不平衡的愛戀對嫁關係,永遠都會有人因為得不到對等的愛而受到傷害或被拋棄。少數個案裡也發現,這些被綁者之間的錯綜關係,甚至會發展另一種愛上和偶像化靈性老師的戲路,事實證明這些靈性老師或情人都是外星人所分飾的角色。

 

 

超自然體驗與共時性

 

正常關係狀況下,被綁者的之間的連動關係,不太可能產生激情的火花,但愛情劇碼的客製化設計,會安排發生在他們共同經驗數件不尋常的外星接觸超自然體驗,和神秘的共時性、或生動的夢境裡。這種劇本的設計,通常都是讓雙方發展出激情的化學反應,彼此間發生親密的情慾經驗,接下來其中一位會鬼迷心竅的迷戀另一方,不管他們在各自其他的關係上是已婚的身份或是有交往對象。雙方在情緒上的激情和共同的心靈默契,都不屬於正常發展下的關係和模式,有人會將此經驗形容為天雷勾動地火的愛情,完全浸淫在濃郁而化不開的情懷交織,和沉溺於對方狂戀,只想敞徉在彼此心中摯愛的懷抱中。然後呢,接下來發生的劇情不會是雙方從此幸福美滿,而是被設定的其中一方,在愛戀關係上突然被”關掉”了迷戀開關,另外一方當然陷入愛得你死我活而難以自拔的痛苦。

 

關掉迷戀開關,你可以形容像是一對情侶的關係情變,其中一方已完全失去對另一位的興趣,不再有情慾上的依戀或需求,被設定的情侶會有一位對另一方產生較多的強烈情感投射和依戀,但在熱情退溫後,如果其中一位想起了所有的夢境或綁架經驗,通常也會想起過去曾被綁定的各種連動關係的情節。一些被綁者事後的報告中,聲稱自己遙視和預測到另一半的影像和畫面,然後引起一系列的情緒反應,例如乏味的妒忌和瘋狂的迷戀、及對於他方的渴望和單戀的創傷,外星人導演的愛恨情仇肥皂劇本,讓墜入愛河的愛人陷入剪不斷理還亂的負面糾葛循環,無止盡多重交雜關係足以讓人生不如死。

 

 

主軸劇本和角色和設定

 

*複雜的綁架案例

許多個案都有多次目擊和接觸外星人經驗,少數被綁者和他的伴侶會不知道自己經歷了什麼,例如會有被綁者聲稱,他被綁架的原因是因為外星人的媒合,進一步為了與另一位特定女仕發展出戀愛的關係。

 

*被綁者的情節記憶,通常包含非常接近現實的夢境或真實情境,有的案例形容整個過程就如同按照劇本走位所演出的情節,場景設定就在一對愛侶的房間內,兩個人接受到了心電感應的指示後開始彼此互動,不管是你儂我儂的甜言蜜語,還是乾柴烈火的激情性愛,雙方都呈現在某種恍惚、感官擴大、似吸毒嗑藥的狂喜狀態。其他情形可能包括各類模擬測試的情境,測試兩方被綁者在情感面上是否真能合拍,或是強行植入雙方指令,暗示對方就是你該付出感情和夢中理想的情人。

 

*超自然體驗與共時性

被綁者彼此遇見另一半,這種無法理性解釋、非一般自然發生的巧合經驗,這類超自然現象與共時性,都足夠讓雙方彼此相信,他們的相遇就是上天註定的美好安排。在他們的第一次見面,就有一種強烈的似曾相似熟悉感,看著彼此的雙眼好像就能喚回許多曾經一同經歷的記憶,有人形容這是身體的細胞記憶,因為曾和此人經歷過美好的性愛經驗,這當然也是事前預設好的角色設定。雙方或其中一人會有強烈深刻的認知他們彼此已熟識,像是彼此經歷了好幾世的轉世,一種刻骨銘心、而連結著彼此靈魂的伴侶關係。

 

*愛的烈痕初期階段,被綁者之間的超自然現象等體驗會增加倍數。

這其中可能包括,投射於對方更多同理心的移情作用和彼此間多次心靈感應的默契,還有本能性的出現遙視景象或與另一半做相同的夢。其他更神奇的還包括,雙方在互相想念時,甚至能夠感受和碰觸到對方的氣場,就像對方已經出現在自己面前般的深刻、生動。被綁者之間在心智、情感層面上,都有強烈的情感連結,這是讓他們在見面時產生慾望的基礎條件,這種綁定的力量,足夠強大到讓他們認為彼此是一對合一的靈魂

 

*被綁者之間的相互渴求會達到心神不寧的狀態,一定要見到對方、渴望兩人私密的時光,一定要聽到對方的聲音。有時候一天內撥打數次的電話,只是為了想聽到對方的聲音而已,這些愛昏頭的熱戀舉動,可以平息他們之間躁動的心,熱戀中的被綁者有時會因為無法見面的關係而感到極度的焦躁。愛昏頭的一方通常會覺得這段戀情是一見鐘情,而失去一些合乎常理的判斷,激烈一點可能會突然搬家,換工作或與原先的伴侶離婚、換工作等,一切只為了要和綁定的另一方長相廝守。你可以比擬他們中了愛情魔咒的毒,他們可能會竭盡所能地取悅對方,為對方做任何事,為愛而犧牲性命,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情變

被綁者的其中一方,會在另外的綁架遭遇後,開始對另一方的熱情退燒、情變,留下另一半的單戀狀態,單戀者的對愛的癡狂,在沒有得到回報對等的愛後,便會造成極大的痛苦。不幸的是,癡情的單方仍然眷戀於對方的情感,但另一位的迷戀開關已關閉,將不會再對此關係有任何感覺,癡情的單相思將喚不回愛人的心,他們的戀情更不會有圓滿快樂的結局,例如雙方各自回到原本婚約關係或是住在離對方很遠的區域。

 

*傷心欲絕的情傷

強烈愛的能量和情感會衍伸出人們豐沛的靈感和創造力,將情感付諸於書寫詩詞、編寫音樂或其他藝術形式,相反的,遭遇情變的單戀者的痛苦,可能會引發疾病的產生和自殺的念頭。療癒情傷的過程裡,透過祈禱也可能會深刻地和擴大對神祕事物的感知能力。

 

*重口味的戲劇化情感衝突和外星“性”接觸。

被綁者如果曾經與綁架外星人發生過性行為,他也會在往後增加更多性接觸的經驗。一些毒品上癮者的個案報告裡也指出,使用古柯鹼的濫用行為,會連動和增加爬蟲蜥蜴人在地表的活動。一些個案轉述,他們的苦戀經驗會一直重複變化,無論是突然變心、或被拋棄的這兩種角色,他們都曾經歷過。當戀情不如他們預期時,也許可能發展出柏拉圖式的友誼。異性戀者的性向可能發生劇烈變化,例如突然對同性之愛產生好奇,和沉迷於不同以往經驗的生活方式。

 

 

苦戀愛痕的個案研究

 

此篇文章的精選案例資訊來自愛的烈痕一書,為方便讀者的進一步導讀。

 

索菲亞與戴夫的案例

33歲的索菲亞是一位已婚妻子和母親的身份,她終其一生不斷地探究關於她的綁架經驗和真相,而她的丈夫對她在靈性上的追尋和外星接觸經驗完全不感興趣。她的丈夫喬治不是一位擁有外星綁架經驗的人,喬治在自己的專業和事業領域裡投入許多大量的時間,他和妻子間的冷漠互動,讓索菲亞感到需要找到志同道合,理解她的夥伴來排解寂寞,在索菲亞的另類接觸期間,喬治不是剛好不在她身邊,要不然就是完全沒有意識到他的妻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索菲亞懷孕前兩個月,她接收到了外星人的心電感應訊息,內容說道:「我們需要更多的後代。」

接下來他們迎接一個可愛的小女兒,當小女孩兩歲的時候,她在睡夢中驚醒而放聲尖叫,然後她跑進衣櫃裡,只為了躲開可怕的怪物!這種情形有時候也同步發生在索菲亞的夢境中,在那段期間,小女孩的情緒時常處於憤怒的狀態,尤其對於父親的態度更為明顯,對於看見昆蟲的反應更是表現出極度的恐懼和排斥。在索菲亞尋找另類心理治療中,她遇見了一位擁有同樣綁架經驗和已婚的戴夫,兩人的初次見面,戴夫便完全無法將視線移開從索菲亞身上,他們的相遇就像一見如故般的親切,儘管戴夫的婚姻是多麽的快樂和幸福。雙方在幽浮會議上簡短寒暄後,交換了彼此的聯繫方式,和持續地保持聯絡。

 

索菲亞後來憶起了一些,曾經和戴夫有過的親密接觸、似曾相識的夢境,她開始對他產生移情作用,甚至多次夢見他,索菲亞甚至能夠毫不費力的窺知一些關於戴夫的私人生活中的瑣事,奇怪的是,基本來說她根本沒有管道能夠得知這些訊息。戴夫後來也開始自發性的遙視到索菲亞的樣子,索菲亞還和戴夫確認他所看見的許多細節,他們雙方都能透過遙視的方式見到彼此的模樣,索菲亞的直覺更是精準的知道戴夫的家庭生活。

 

接著下來索菲亞愛上了戴夫,她甚至不懂為何會深愛上他,戴夫年紀長她許多也完全不是她所喜歡的類型,但他們兩位的情感連結卻是非常的深,就像認識多年般的親切。索菲亞計畫去探訪一位幽浮綁架案研究員,這一位同時也是催眠師,但她的計劃因為一次的半夢半醒狀態的綁架經驗而中斷,這個不愉快的恐怖經驗裡還出現了軍方人士, 至此後她便開始生病,但索菲亞想接受催眠的真正理由其實是她對戴夫瘋狂迷戀。索菲亞經常撥打電話給戴夫,不久後她察覺戴夫對她的態度變的冷淡,戴夫非常少回覆她的來電和她的熱情,索菲亞甚至為他的行為找到了合理的理由,她認為戴夫就是真的太忙了,否則他一定會來見她並和她在一起。戴夫很享受索菲亞對他的情意,對她的原則也僅止於禮,他並不愛她,但索菲亞卻不以為意,她認為憑著他們擁有的相似經驗和深切的愛,在未來的日子裡,這些阻礙將不復存在,他們是一對受上天所祝福的愛侶。

 

經過兩年的催眠治療,索菲亞對戴夫偏執的愛才慢慢退燒,這艱辛而不易的過程耗盡她的精力,不管是心理或肉體層面上,她也因此病的很嚴重也需要復原,這個療程還包括索菲亞的婚姻諮商,其中的溝通裡,雙方都誠實地面對綁架經驗後所造成各方面的失衡和影響,還有不再逃避彼此在情感上的交流。儘管索菲亞和喬治的婚姻關係已經改善並持續維繫,但索菲亞對於過去的情傷仍然隱隱作痛,她雖然愛著喬治,但那份吸引力已消失不見,接下來的日子中,索菲亞在她的信仰和幫助他人的過程裡找到了一些安慰。

 

 

安德魯的案例

32歲的安德魯是一位單身男性,在他的經歷綁架經驗後,他很難再與女性維持長時間的穩定戀愛關係。

 

他愛上了一位美麗又充滿魅力的雪倫,在他們陷入熱戀的第二個月,出現了一個高大皮膚黝黑的灰人型態外星人,和另一個較矮的灰人。膚色黝黑的那位,穿著連帽斗篷的外套在他們睡覺時進入他們的房間,安德魯回想起被綁架的部分片段,這個外星人存在讓他頭皮發麻,一股不祥的預感朝著他席捲而來,接著下來他便很難想起到底發生了什麼。雪倫則是在隔天早上,心煩氣躁的大暴走。安德魯發現雪倫身上,留有一個外星人惡意留下的刺傷,傷口呈現紅色三角印記,像是小型尖銳的箭頭所造成的,這個負面實體還警告他離雪倫遠一點,雪倫覺得她只是做了一個可怕的惡夢,她也發現了這個不明傷口。不到兩週後,雪倫對安德魯的態度丕變,他們之間的火花似乎已熄滅,她很快的結束和安德魯的關係,留下安德魯受傷而破碎的心。

 

安德魯在幾個月後又遭遇了一次另類接觸,這一次他的記憶印象中,看見了前女友雪倫背著他和他最好的朋友上床,一個出軌的蕩婦形象深植在他的腦海裡,刺激了安德魯各種強烈複雜的負面情緒,他對前女友產生了瘋狂的嫉妒,和極度怨懟這一場不對等的愛戀。外星人又一次介入和干擾安德魯另一段與英格麗的戀情。但她的女友沒有任何印象關於另類的接觸。這次安德魯一樣看見那個黝黑高大的壞星人出現在他們房間,他看見英格麗因為驚恐而呈現扭曲的五官,她的尖叫聲凍結在恐懼的空氣中,安德魯於事鼓起勇氣質問這個壞外星人:“為什麼你一直來作亂!!”

 

接下來安德魯只記得劇烈的疼痛然後整個人記憶斷片地昏了過去。這個經歷後英格麗從個性柔和的女生,一百八十度的突然大轉變,對安德魯的態度充滿了敵意,他們的感情就在破碎難堪狀況下草草收場。安德魯嘗試的對壞外星人質問他所要的答案,但他永遠得到反覆跳針、陳腔濫調的回覆諸如:“她根本不重要,也不了解我們,她不是我們的人,你才是,而且她的名聲很差!況且你也還沒準備好去知道“

歷經兩段心碎的戀情之後,這個外星人對他的心智進行編程,它們將充滿異國情調、美麗誘人的大溪地女人形象,植入他的腦海,暗示安德魯這是他未來老婆的樣子還有小孩。

 

根據安德魯的證詞:

它們說:“你只要聽我們的話,照著我們的安排,我們將給你一切你所看到的”    當然這些沒有發生,外星人騙了他。

 

安德魯近期正和一位了解綁架經驗的女士約會,看起來似乎會走向一個好的結局,雖然安德魯仍不斷遭受壞外星人的干擾,但他改變了策略面對這些狀況,他運用積極正向的態度去克服許多難關,在此過程他得到幾次的勝利,成功地抵抗壞外星人的負面干擾。

 

 

安潔莉娜與史帝夫的案例

 

已婚、30歲的安潔莉娜有三個可愛的小孩,在她成長的階段曾經歷了多次綁架經驗,她的母親和姊妹在她們的生命中,也有多次對於灰人的另類接觸報告。此外,安潔莉娜的綁架經驗中,她見過一個身高約為7呎帶著厚實長尾巴的蜥蜴人,它的四爪具備站立和手掌的功能,擁有一對黃色垂直瞳孔的蛇眼,壞蜥蜴人性侵安潔莉娜非常多次,壞蜥蜴人時常利用蟲洞和跨維度門戶,以實質肉身的型態出現在她房裡並和她發生性行為。

 

安潔莉娜的丈夫迪克完全不相信她的經歷,他完全避談這些事情,甚至出言不諱的諷刺羞辱她。他們的孩子們也曾在晚上發現小型爬蟲類生物出現在房子裡,甚至在白天中的一些時段中出現,他們的鄰居也宣稱在他們的房子裡目擊到難以解釋的靈異事件,和看見猙獰可怕的生物。安潔莉娜曾經試著和她先生溝通關於她被綁架的經驗,但她先生竟對安潔莉娜發火,甚至嫉妒和戲謔她很樂於享受與蜥蜴人的性愛,於是安潔莉娜與她先生之間的關係降到冰點,安潔莉娜的嗅覺感官比起他人還顯得敏感,她不再對迪克的男性賀爾蒙分泌激素產生任何“性”趣。她內心交雜著矛盾衝突與羞愧,她的身體反應出對雄性蜥蜴人的不正常性渴望,導致她完全無法再和她先生有親密關係。

 

安潔莉娜矛盾衝突的內心交戰,和不幸的痛苦經驗中,同樣反應在她所敘述; 被蜥蜴人和人類軍人性侵的綁架經驗報告中。她也想起了在其他的綁架經驗裡,她曾被迫接受婦科檢查、入侵式植入物手術、被迫的流產手術、非妊娠期間的哺乳經驗、和莫名出現在身體上的穿刺傷、三角形印記、瘀青等傷痕。在一次的綁架經驗裡,安潔莉娜回想起曾和一位陌生而俊美、和吸引力十足的男性,他們一絲不掛地躺在一處難以形容、純白房間的床上,她收到訊息指示必須要和他做愛,並在兩個月後會再次遇見名為史帝夫的他,安潔莉娜發現她和史帝夫的綁定夢境,並非完全同步,史帝夫不如她所記得的這麼清楚。

 

兩個月後,安潔莉娜真的在離她居住的100英里的地方遇見了史帝夫,一般來說,這種距離,讓兩個陌生人相識的機會其實不大,安潔莉娜與史帝夫在認識後便對彼此一見鐘情,各方面都互相合拍,他們約定彼此一定要不間斷的聯繫在一起。 (譯註:100英里=160.9344公里)  

 

這段不倫之戀的愛侶,經常性地暗地幽會,史帝夫是一位處於分居狀態的已婚人夫。他和安潔莉娜會一起前往其城市度過週末,藉此躲過熟人的耳目。當安潔莉娜不在迪克身邊時,迪克會發生一些遙視體驗,他會看見他的妻子和其他男人發生性關係,這類生動的畫面會突然從他腦海跳出來,然後烙印在他的心智層面。(安潔莉娜把許多腦海中出現的畫面和她所遇到的光球現象串連在一起。)

 

迪克看見他的妻子穿著性感火辣的睡袍和一個男子在一起,儘管這兩個男人彼此從未見過對方,迪克還是很準確地描述了史帝夫的樣貌。迪克也未曾見過安潔莉娜的新性感睡袍,這件睡袍是安潔莉娜為了準備週末幽會的戰袍,她還刻意藏的好好地,為的就是避免被迪克發現。迪克心裡滿懷著憤怒和妒火中燒,在安潔莉娜回到家後開始發作,接下一系列的爭吵、指控,安潔莉娜還是否認和反駁了一切,但她對於迪克描述史帝夫的模樣這件事,感到非常的震驚,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這種感覺就彷彿迪克親眼目睹了所有一切。迪克的盛怒情緒,讓他考慮是否要開始復仇,他考慮要去殺了他的妻子和她的情人,然後再自我了斷。這段混亂不堪而痛苦的期間,他們家也增加了更多奇怪光球滿天飛的現象。

 

同時,安潔莉娜和史帝夫正計劃結婚,但過程中出現了很多阻礙,導致他們陷入痛苦的相思苦戀,他們感覺上倉似乎有意拆散他們的愛。迪克和安潔莉娜會面了一位對於外星人腦控編程很了解的朋友,在經過諮詢和協談後,迪克的暴力犯罪傾向改善了許多,這對夫妻想對他們的婚姻關係再努力一次,但安潔莉娜的心中其實帶著許多懷疑。六個月後,安潔莉娜又被綁架了一次,她收到了史帝夫已不再被她需要的訊息,另外一個訊息是,史帝夫存在的目的是為了和妳建立深厚的愛,但他並沒有好好地學會愛妳。之後安潔莉娜便停止了對史帝夫的渴望與愛,她放開了這段不倫戀,留下茫然不知所措的史帝夫,史帝夫在之前絲毫沒有被外星人綁架的印象,但在遇見安潔莉娜後,對於另類接觸的感受才有一些共同感。

 

安潔莉娜仍然一直持續被灰人、蜥蜴人和軍人綁架騷擾,她經歷許多生動的測試和訓練,她在幽浮綁架互助團體中,發現真的有許多共同經驗的人們,他們有很多相像的夢境和難以置信的經驗。一位名為史考特的男士在互助團體中,也和安潔莉娜綁定在一起,這兩人見面後回想起共同經驗關於性愛暗示的夢境,接下來他們互相產生了強烈的化學反應和性吸引力,但他們知道這種共時經驗下的連帶後果會是什麼,於是他們刻意的避諱可能產生的親密互動,接下來他們發展出良好、柏拉圖式的情誼關係,安穩地享受彼此心靈默契的連結。安潔莉娜和迪克仍然維持婚姻關係,迪克開始較開放心胸去認識一些綁架經歷包含他自己的親身經驗,他們的婚姻仍然存在許多需要克服的難關,但他們仍然未選擇彼此放棄。

 

 

綁架者的婚姻和家庭議題

 

一般來說這些錯綜復雜的關係和問題,你可以歸類解釋為正常發生的家庭或婚姻的議題。但若再進一步探索下,我發現被綁者之間的關係複雜的程度,並非用沼氣理論就足夠解釋一切。

譯註:沼氣理論 是1966年密西根州有大量民眾目擊飛碟事件, 而Dr. J. Alan Hynek提出沼氣理論,企圖湮滅事實,此舉因而引發眾怨和抨擊。

 

一些曾發生在被綁者間的真實案例,另類的接觸含括的邪惡意圖往往暗潮洶湧,我會試著想知道:

第一,到底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

第二,在失衡的人際關係互動裡,到底是因為被綁者自身該負責的問題?還是全都是外星人一手掌控和觸發這些衝突的錯?

 

根據我對這些個案的了解,在他們的生活中,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對情緒的面向都偏向封閉的狀態。

你可以解讀此行為是自我約束的保護機制,被綁者的家庭成員也學習著如何適應這些並非尋常的事件,或是經由外星人強行植入下的改變,事實上,有些人發現外星人不會希望人們討論這些另類接觸,外星人的活動也希望不被發現,這類綁票者最常慣用的手法就是植入其他非正確的記憶,藉以掩蓋他們各種的負面行動和意圖。一些包含我在內的研究者,我們都認為人類之間相互連動的綁定、戲劇化式的愛情肥皂劇碼,都是它們一手策劃和進行相關混血基因計畫的手段,也許你可能會心存懷疑,但一些發生的情境是無法被漠視的。

 

有25年催眠經驗和研究多數外星綁架案的芭芭拉,為這類偏執的愛情案例立下定義。首先,被綁者在孩童時期的綁架經驗裡,就已經被設定大規模的情感和性欲綁定的劇本,綁定過程中建立了他們日後對於愛情偏執的基礎,這類外星人終究能夠掌控和誘發他們的情緒反應,逕而改變一個人的性格,他們看似過度擴張的情緒,關於對愛的渴望、激情、憤怒、嫉妒和期待,都是來自早已撰寫好的劇情設定。

 

芭芭拉相信,人們都會受到另類接觸的事件有所影響,不光只有被綁者或外星接觸見證者而已,我們對他們的認識,關於這些偏執的愛情戲碼,或發生過的肥皂情節,都來自被綁者的片段記憶。這種戲碼更可以包裝成高成本製作的偶像劇,透過極具魅力的偶像巨星的演出,來對更多人進行大規模的洗腦。導演這場戲和撰寫劇本的外星人,可以很輕易地利用人類追求名人的盲從效應,告訴人們這種苦戀和虐心的愛才是最美的。簡單地說:那就像是一場活生生的虛擬實境電玩遊戲,只不過參與其中的主角是一般普通的人們而已。包柏霍金斯用比較保留的角度來看,他認為:綁架者和其他人之間的綁定的關係,並非是全面串連的,有時候必須從集體綁架意識中做出區隔,就像婚姻關係、友誼和其他各類型的人際關係,雖然他們彼此連動,但不一定都相關連。

 

有人好奇問到,綁架者是如何去面對這種戲劇化和轉折不斷的關係呢?

答:那就得看被綁者原本的是不是已婚的身份,如果是的話,這種折磨真的會讓他們頻臨精神崩潰。

 

根據芭芭菈和霍金斯的研究,這類外星劇本根本不會讓你有太多甜頭吃,不是都是以浪漫的情節作為主體架構,有時候它們會玩弄性別之愛,讓你愛上迷人的異性以外,也可能讓你愛上同性。值得一提的是,多數人們的情緒開關,通常是由一系列、連續的現實轉折所刺激,你也許會覺得荒唐,但這類外星人的確以吸取負面情緒和能量為食。我手邊已收集好幾個見證者案例,他們私下告訴我,在生活壓力爆表和事事不順的時候,被綁架的次數會更常發生。跟我同一個互助團體的成員甚至諷刺的玩笑敘述:這些外星人總是有辦法觸發我的情緒地雷,將我玩弄在它們的鼓掌間。

 

 

情感封閉與刻意神隱  家庭關係失衡

 

在西方社會,我們都被教導去相信外星人和地外文明是不存在的,其他行星很難支持生命發展,他們都是科幻小說和人們幻想下的產物。這樣偏頗、泛科學的觀念,形成社會趨向某種意識形態的隔離,最後的結果導致許多被綁者封閉住自己的情感,或是轉向激烈地對抗他們的父母、學校、宗教和整個社會,被綁者如果在不被認同或是沒有管道證實他們經歷狀況下,他們甚至也會否認他們自已的情感,拒絕和不再相信自己的一切,和長期處於憤慨的精神狀態。

 

當外星綁架議題,特別重要的是造成心理創傷的族群,若缺乏引導或療癒的積極面對,這會引響和造成家庭失和,以及在人際關係上生出更多的問題和麻煩。當綁架經歷如果發生在好幾代的家庭經驗中,這種失衡的家庭問題將會更複雜難解,因此,被綁者會發現他們自己陷入在病態和匱乏,周旋於各種關係裡的負面循環中,或是衍生出上癮症,這些失衡的模式都直接和多次的綁架經驗有關。外星綁架案的議題,和後續被綁者往後的相關療癒,包含找回家庭成員間的和諧,都需要揭露真相公諸於世,而不是只端靠錯誤和誤導性質的“沼氣理論”來概括一切,這些罪魁禍首到底是誰?

 

許多勇敢的被綁者,在挺身出面公開說出他們的故事經驗後,紛紛遭受主流媒體無情嘲笑或其他幽浮社群的冷嘲熱諷,基於這些不愉快的理由,多數被綁者選擇更低調的沈默,他們的重磅證詞依舊藏身和隱匿在社會的無知,和他們自身無法突破的心防裡。我們可能永遠不會知道,這些外星人介入和干擾我們人際關係的真正理由為何,但根據一些被綁者的證詞報告中,這就足夠產生撼動人心的效應。

 

在歷經外星綁架的慘痛經驗後,索菲亞長嘆:即使眾人無法理解我那支離破碎的傷心故事,我也不願以此作為交換,我寧願義無反顧的深深愛過,也不願意我的愛踏足黃沙荒漠。對於索菲亞如詩意般的感言,我除了很感嘆外,也很訝異外星人的部分被她遺漏了,但很多時候這就是這樣,她的經歷就是她生命的一部分。

 

 

精神之戰的問題

 

幽浮綁架案的研究員都很清楚外星人的真實存在,他們也清楚它們背後的負面詐欺、高明的操弄的勾檔,它們都出現在實體或非實體層面的世界中,這也是現在無解的悖論。它們精心寫下的苦難人生劇本,對被綁者編程了“對愛的偏執”是正常不過的行為,讓他們心靈盲目,看不清和無法辨別現實。研究員和被綁者在深入鑽研幽浮綁架案相關案件時,特別是只要是涉及關於被綁者記憶這一塊,他們就會遭遇許多干擾而停滯許多進展,導致許多重要核心的綁架案訊息都很難繼續。

 

我的研究小組中的一名成員蘇菲她曾經描述:每當我開始專注在我的研究專案時,一連串的干擾和考驗就開始出現,每次就像經歷一場精神拉鋸戰爭,讓我精疲力竭。關於這類精神上的干擾衝突,如果我們仔細看它的運作模式,就會發現這種方式也是一樣出現在被綁者的劇本裡。

 

兩名經過外星導演所挑選的被綁者,他們被設定能夠在劇本走位裡,能夠表達和創造浪漫的火花。這齣羅曼蒂克的情節,通常到最後都是一場虐心苦戀、沒有圓滿的結局,這種狀況下會連帶出許多負面可怕的情緒反應,例如:強烈的愛、孤寂、熱情、憤怒、嫉妒和高度的期盼心。假使情況失控,更嚴重的話會導致被綁者身不如死、情緒極度壓抑和生重病,誘發自殺念頭,甚至感染足以致死的病症,他們的生活因為這類的劇本操弄,變得不再平靜,他們得面對各種混亂衝突,甚至失去婚姻。也有被綁者陳述,在他們經歷戲劇化和張力十足的情感衝突,和濃烈的熱戀期間,同時也感到靈感充沛,激發出多元的創作力。其中一位個案對神秘狂喜感官和感知能力,則是進入到一個全新的境界。

 

這些案例的相互反差,都有諷刺和矛盾的面相,我們看到有的個案因為無法得到回報的愛,而承受難以平復的哀傷,有的則享受神秘結合的狂喜,有的則因此激發出更多的創作靈感。被綁者遭遇綁架頻率如果很頻繁,他們生活上出現衝突、混亂和戲劇轉折就會成正比。那麼我們可以假設這些外星人,可以在被綁者間的愛恨情仇或他們之間的性激情裡,吸取這些複雜情感而獲得能量。它們仍對我們的感受和對愛的表達能力以及情緒的起伏保持著高度興趣。

 

這裡我得提一些嚴肅的問題:外星人執行綁架背後真正的動機究竟是什麼?經歷無止盡勞心勞力的探索研究,我還是要問:這些不懷好意、處心積慮的外星人,為什麼要撰寫、策劃這種人生劇本和苦戀劇碼?

 

近代外星綁架案的研究記載裡,我們可以推論那些外星人正在進行某種機密和跨世代的人類和外星混血的基因工程計畫,這些浮上檯面的案例中,也存在這種可能性。當我們在更走進一步深入的探究,我們也許會懷疑這是最糟糕的陰謀論,但在這兩者間,你也可能瞥見如魔法般的真相,就會突然出現在你眼前。

 

但,大家一定又會問,幽浮和外星人的證據在哪裡?牛肉在哪裡?

我會回答他們,這裏沒有牛肉,只有混亂和難以下嚥的馬肉沙拉,你要吃嗎?

 

譯註:英文「Where is the beef?」原本是廣告台詞,但如今已成為美國人的日常用語,真正意思是指

”賣點在哪裡“ 或是 “實質性的東西” 在哪裡?暗指重點是什麼的意思。

 

 

總結

 

外星人的苦戀肥皂劇本,是偶然從被綁者的其他連帶關係案例中,所發現的研究觀察。雖然這些綁定腳本並沒有發生在主要角色身上,但因為它有相對性的影響價值,也是參考數據裡重要的分支。

 

假如外星人只是因為想證明他們的愛情觀,才去操弄人們的生活,那麼也許我們需要重新評估這些綁架案的動機,也許它們只是想扮演神話中愛神丘比特的角色而已,這可能不只是一個穿鑿附會的想法,因為它代表了更多的可能性。觀察這些被綁者的人生劇本,開起了一個更科學的機會之窗,和重要幽浮研究案的基本細節和方法 ,儘管至今仍不被主流科學承認,但這個概念我稱之為”記憶封存“  而只有在人們自主意識的神經迴路重新改道下,才有機會重新被恢復和喚醒。

 

總結這些人生劇本出現的特點和徵狀,這些模式對多數被綁者是獨特的,這項研究也可以將他們的經驗和一般民眾的心理和人際關係議題,區分開來看待。從根本解決和移除存在於婚姻和家庭關係間膠著、連帶的情緒波動、和那個背後罪魁禍首的主因是非常重要的,揭露這類外星人的秘密行動和負面動機,關鍵也在被綁者需要在他們自身的經歷中繼續不斷地找出真相,而打造出一個安全的空間,和找到擁有相同理念的夥伴,來揭露外星人綁架案,是我們接近真相的第一步。

 

揭露外星綁架案的真相,就像要去打開潘朵拉的盒子,至今還是很少人已準備好去面對。已有幾位勇敢的靈魂,已深入探索與外星人間的互動,對他們來說,這意味著他們要勇敢地意識和正視到,他們的人生已被這些建構人生劇本的背後黑手所操弄。而這份已存在的事實和意識,將導引出一個全新、和關乎人類追求自由真諦的悟性。

 

 

原文: https://www.bibliotecapleyades.net/vida_alien/alien_lovebite01.htm

翻譯:Selena
校正:Ira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8/10/20181019-01/ ‎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