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銀河聯盟以及抵抗運動的交流經驗

抵抗運動在我家附近有一座小型基地。我有時候可以聽到他們的活動。我經過他們的基地的時候會聽到有人從裡面對外喊:”你聽得到我們嗎? 我現在只能說到這裡,以免暴露他們的行蹤。

 

抵抗運動也會暗中幫助身心有障礙的民眾。2017年,由於我的身體不方便做全職的工作,我在準備轉變的官網上寫信給抵抗運動並且向他們訴說我的財務狀況。我寫信的目的是希望讓他們知道地表的人們正生活在一個水深火熱的世界。過了不到一個禮拜,我收到一個殘障補助表格。一名男子指導我照實填寫表格並且要我把表格寄回去給他。

 

我把表格寄回去之後過了一個禮拜,額外的殘障補助就通過了。我從那時候多半都是做兼職的工作(一天平均工作時是5個小時)。收入也足以維持三餐和住宿等基本生活開銷。我現在過的生活有點像事件之後的生活。事件之後,大家都可以享有無條件的基本收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已經在過事件之後的財務穩定生活,只不過物價還沒有變便宜,生活中還沒有各種新科技罷了。

 

雖然我不能保證這是抵抗運動在幕後幫忙,我倒是有兩個時間感錯亂的經驗。一次是在2016年,另一次是在2018年。我在兩次的經驗中都恍惚地度過三個小時。我的身體以為時間只過了五分鐘。我都在同一個地方看著手錶才發現時間已經過了三個小時,但是我完全沒有那三個小時當中的記憶。

 

我還有一次跟銀河聯盟交流的經驗。不過銀河聯盟經常跟抵抗運動互動,我也分不清對方到底是哪一個。

 

光明勢力偶爾會在我的電腦文件裡面留下鼓勵人心的句子或文章段落。其中一篇心靈雞湯揭示了我的人生使命和他們對我的了解程度。

 

我有一次感謝他們前來解放地球。他們在Google 文件裡回復道:”這是我們的榮幸。”

 

我在銀河聯盟內有兩個名銜。我在地球上的這一次轉世象徵一條黑暗勢力會消失的絕對時間線。對他們來說,這個象徵和預兆代表銀河預言即將實現。

 

他們在電腦文件裡直接寫下我的使命。他們留下的訊息跟我從前世回溯中得到的資訊吻合,而且也和星光界的正面存有們告訴我的事情相吻合。

 

他們有時候會標註他們想讓我知道的資訊。有些書籤包括維基百科上關於其他星系的條目:大陵五、 大熊座、昴宿星團和天秤座23。有些書籤是我打開舊手機就會加入的聯絡人資料。有些書籤則會提到地球上的歷史事件(這一類的書籤占少數)。有些書籤會提到關於我前世的線索。有些書籤則是他們希望我閱讀的靈性文章。

 

我的其中一個前世是聖經中提到的麥基洗德。

 

光明勢力有時候會放一些圖片到我的新手機。

 

 

“我們有辦法擊敗無法無天又充滿敵意的執政官們。擊敗他們的方法就是來自天堂的救贖者-基督、來自天父的聖光-佩洛瑪、大光照者、帶著基督精神的人以及在一群行屍走肉當中守護聖光,照亮眾人的耶穌使徒。”

彼得至飛利浦書(拿戈瑪蒂經)

他們也會放圖片到我的電腦。

 

1996年執政官入侵的時候,我住在距離聖莫尼卡揚升漩渦只有一小時車程的地方。

 

我現在住的公寓離聖莫尼卡揚升漩渦也不算太遠。我經常看到銀河聯盟的飛船。我住在南加州。這裡是美國人口最稠密的區域之一。我看到的銀河聯盟飛船數量可能反映出他們要在這個人口眾多的地方對付許多奇美拉的電漿實體。 

 

2018年9月,我開車旅行的時候看到一艘小型的銀河聯盟飛船降落在高速公路旁邊的海灘。飛船的形狀有點像星艦迷航記的小型運輸船。船艦的顏色是灰黃相間。 飛船降落之後,駕駛用心電感應傳了一則訊息給我。訊息的內容目前必須保密。這個飛船的駕駛是我的靈魂家人。

 

飛船降落之後,附近的警車立刻鳴起警笛並且出發到附近的海灘。

 

我會在以後的文章描述連結高我和揚升大師們的神奇經驗。

 

原文:

https://thenexuspoint.blogspot.com/2019/05/further-experiences-with-federation-of.html

 

翻譯:Patrick Shih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9/05/26/further-experiences-with-the-federation-of-light-and-resistance-movement/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