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諾斯文明

 

化妝裝飾是人類歷史中最古老的一門藝術之一,她和多數藝術表現一樣,都具有著靈性精神與形而上學的意涵,古時候的裝飾化妝的細節都經過精心安排和別具意義,與現代潮流的化妝角度截然不同。

 

神聖女性的覺醒:我們聽過許多關於形容神聖女性、女性意識回歸的描述,還有暗喻高等意識的母系社會回歸,我們都在尋求平衡的力量,女性會期待自己是女神祭司和女神能量、具備高度靈性演化的載體,通常她們也都會記得自己為何投生於此。女性回歸指的不是女性要來統治整個社會和造成失衡,而是關於回歸自然本質,陰陽連結合一、左腦與右腦平衡的意識狀態。

 

“如果將這世界交給女人來治理,那我們就不用面對戰爭,只是每隔28天時需要繃緊神經而已。”(此句出處源自已故演員羅賓威廉斯語錄。)

 

米諾斯文明是愛琴海青銅器時期,大約在西元前2700至1450年前,於克里特島上蓬勃發展的高度演化社會。20世紀初英國地理學家亞瑟伊凡重新解構米諾安文明,美國歷史哲學家威爾杜蘭稱她為歐洲文明的起源。

 

最早一批的居民在西元前128,000年定居於克里特島,在舊石器時代中期,米諾安文化在2700年前開始發展。“米諾斯”一詞其實是出自亞瑟艾文斯的作品“神話裡米諾斯國王”。

 

米諾斯與希臘神話的迷宮故事相關,作家亞瑟艾文斯更在克諾索斯發現相關索引。有時人們會把克諾索斯當成是在埃及的卡夫迪歐,或閃米特語的凱托、卡拓,而“凱特拉”一詞在古敘利亞的瑪里城檔案紀錄裡指的其實是克里特島,但約翰斯特蘭奇則有不同見解,他指出:“另一方面來說,關於凱托或是卡拓一詞,在一般普遍的公認裡,其實兩者很難跟克里特島聯想在一起。” 在史詩奧德賽中,荷馬描述居住在克里特島的原始部落才是真正的克里特人,在米諾斯文明被摧毀後幾個世紀後,他們仍穩定發展的延續好幾世紀,因此他們很有可能都承襲了米諾斯人的血脈。

 

譯註:約翰斯特蘭奇18世紀的考古科學家

譯註:在希臘神話中,米諾斯(Minos)是克里特之王,他是宙斯歐羅巴的兒子,拉達曼迪斯薩爾珀冬的同胞兄弟。古希臘米諾斯文明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他也是冥界判官之一(另兩人是拉達曼迪斯艾亞哥斯)。[1]但是,關於艾亞哥斯、米諾斯是冥界判官的說法出現得相當晚,荷馬史詩中只提到過一個判官拉達曼迪斯

 

荷馬史詩裡記述:“克里特島上曾佇立過90座城市”。米諾斯文明時期見證了克里特島與愛琴海、地中海群島之間的貿易往來,特別在古近東區域,透過他們間的往來交易與藝術家之間的交流,米諾斯的文化影響力,遠遠超越了克里特島到基克拉迪群島、古埃及王朝、塞普勒斯、伽南、黎凡特沿岸和小亞細亞。可惜的是,保存在聖托里尼島上亞克羅提利市裡的許多精緻古老藝術,包括這座城市都毀於米諾斯火山噴發的災難。

 

儘管米諾斯語系和書寫系統:線行書寫文字A仍維持傳統習式,但這仍是現今學術爭議的地點,這種形式顯然與近代的希臘語不同。米諾斯文明漸衰沒落的原因大約從西元前1500年開始走下坡,目前還有一些未明和尚待釐清的理論; 包括古希臘境內邁錫尼人的入侵,還有聖托里尼火山的噴發。

 

“米諾斯”一詞原指“古克里特島”。在新石器時代時,多數的人口居住在地廣開闊的群居村落,沿岸也出土多數漁獵居民們的住所,而肥沃的梅薩拉平原則被廣泛發展其農業上的運用。

 

譯註:黎凡特沿岸是歷史上一個模糊的地理名稱,廣義指的是中東托魯斯山脈以南、地中海東岸、阿拉伯沙漠以北和上美索不達米亞以西的一大片地區。

譯註:線行文字A是在古特里特島仍未被破解和解讀從左向右書寫在泥版上的文字

 

早期的米諾斯文明

西元前3500-2100的青銅器時期被描述最有影響力和偉大的時代,克里特島的青銅器時期開始於西元前3200年,後期的第三千禧年,島上的幾個區域的商業精工發展成熟,較高的上層社會階層發展出更具影響力的領導統御和政治影響力,而原始的地方精英階級,有可能被君主霸權的先決條件所取代。

 

中期米諾斯文明

在米諾斯文明中期的古宮殿時代,可能曾因為地震天災的原因,經歷了一段震盪紛亂不安的過程,也因為安那托利亞入侵的關係,導致克諾索斯的費斯托斯、瑪麗亞和卡托札克羅斯的宮殿全都被夷為平地。在新宮殿時代的初期,米諾斯文明人口再次增加與成長,遍及島上的新居住地和華麗的皇室宮殿,開始大規模的大興土木與重建。西元前16和17世紀的新宮殿時代可以說是米諾斯文明的巔峰時期,往後的西元前1700年,希臘本土的文化發展達到了新的全盛分水嶺,背後都因為受到了米諾斯文明的深刻影響。

 

譯註:安那托利亞又稱小亞細亞,現今為土耳其。她的地理位置位於深具戰略意義的歐亞交界,史前年代開始,這裡就已是多個不同民族文化的搖籃,小亞細亞在過去歷史上曾多次被大型帝國長期實行統治。

 

晚期米諾斯文明

克里特島在西元前1600年又遭遇一次嚴重的天災襲擊,很有可能是特拉火山的噴發,米諾斯人再創傷後重建宮殿,恢復她不同的目的與實際功能。大約在西元前1450年,米諾斯文化因為地震天災關係進入了新的轉折點,雖然特拉火山的另一次噴發跟此時期的沒落有關,但它的發生時間點和牽連涉及的關係仍須查證。幾座在瑪麗亞、泰勒索斯、斐斯托斯、阿基亞特雅達別具意義重要的宮殿神廟,和克諾索斯的住宅區域幾乎都全被摧毀無一倖免。而克諾索斯的皇家宮殿看起來仍完整保存她的完整規模,進而能夠在克里特島上拓展她的影響力,直到被希臘邁錫尼人追上和超越。

 

外來文化的影響

在希臘本土的民間工藝品中,可以看到許多來自米諾斯文明的深刻影響。在希臘邁錫尼文明所發現的豎井墳墓中,都能找到跟米諾斯人相關; 諸如牛頭、角杯的符號象徵,兩者都與埃及和米諾斯文明息息相關,例如在埃及城市中都能到處看到米諾斯人陶瓷製品,還有米諾斯人從埃及所進口的各類生活物品,尤其是紙草紙、豐富的建築風格和藝術等創意。米諾斯人的象形文字承襲了埃及的悠久文化,也就是線行書寫A和B的近代發展。考古學家赫曼賓斯森也發現米諾斯文化影響了迦南人的藝術文物。

 

大約在西元前1420–1375年時,邁錫尼人佔據了米諾斯皇家宮殿的遺址,改編了米諾斯文明的線性文字A書寫方式,轉變為希臘文由左至右線性文字B的語文架構。邁錫尼人傾向適應米諾斯文明的文化、信仰與藝術各面向的洗禮,延續其經濟與政治官僚的體系,而不是改造或是取而代之。西元前1400–1350年,阿蒙霍特普三世將卡夫托稱作“北亞的聖地”之一,位置在現今埃及的阿蒙霍特普三世祭祀神殿,阿蒙霍特普三世還提到了克里特島的幾座城市; 如阿尼索斯、費斯托斯,凱多尼亞和克諾索斯,以及在基克拉迪群島或希臘大陸上的重建地名。假使這些埃及文地名的重要性準確無誤,那麼法老阿蒙霍特普三世並未比其他鄰近區域的國家,還看重西元前1400–1350年克諾索斯的信仰文化。

 

譯註:

  1. a) 阿蒙霍特普三世(Amenhotep III),也被稱為「華麗的阿蒙霍特普」,為古埃及十八王朝的第九任法老。在他父親圖特摩斯四世死後,他繼承了王位。根據不同的著作,他的統治期是在公元前1386年6月-公元前1349年或公元前1388年6月-公元前1351/1350年12月。
  2. b) 阿蒙霍特普三世的太平聖殿,也被稱為“科姆埃爾哈坦” ; 阿蒙霍特普三世祭祀神殿,由法老阿蒙霍特普三世的建築師阿布霍特普所建造。

 

在西元前13世紀,約歷經一個世紀左右的重建復原,多數的克里特島的城市和皇宮也已逐漸沒落,最後的線性文字A歸檔建立的日期約在西元前14世紀的青銅器時代,與赫拉迪晚期相同。克諾索斯仍承襲了機要行政中心直至西元前1200年。最後的米諾斯文明遺址在卡爾菲的屏障山區,一處直至鐵器時代仍保留了米諾斯文明遺蹟的庇護遺址。

 

克里特島是一座被群山環抱,和擁有天然港口的美麗島嶼,島上有許多因地震毀損的米諾斯遺跡,而沿海地區最大顯著之處,是陸地曾被拉高的海岸地形和沿海遺址淹沒的跡象。荷馬史詩裡提過:“克里特島曾有90座城市”,從島上的宮殿遺址來看,克里特島文化至少被劃分歸類到米諾斯政治組織的鼎盛時期。克里特島北方的政治管轄中心是克諾索斯,南部從費斯托斯以南; 再由瑪麗亞東部區域延伸到卡托札克羅斯的最東位置,和查里雅以西,島上都發現各座小型的行政宮殿。

 

米諾斯人曾與埃及古老皇朝就有過深厚的貿易與文化上的交流,雙方接觸的領域遍及塞普勒斯、迦南、黎凡特海岸與小亞細亞,米諾斯發展出的陶藝風格和卓越技術,對希臘文化有著不同程度的影響力。沿著聖托里尼向東,米諾斯人也曾在卡斯圖里和基西拉島上深根,基西拉是一座靠近希臘半島南端的島嶼,從西元前3000年中期就深受米諾安人文化影響,直到到13世紀後被邁錫尼人佔領。米諾斯人在青銅器早期階段,在各層面皆落地生根,在更早之前米諾斯人四散於克里特島之外的土地定居,其中之一的基克拉澤斯群島就如米諾斯文明的外圍衛星軌道,環繞著南方的克里特島。卡爾帕索斯島、薩里亞島和卡索島也是在中期的青銅時代內,米諾斯人延續其文化命脈和殖民政策的定居點,大約在在新宮殿時代; 西元前1420-1050年米諾斯的商人開始捨棄這些殖民地,但他們仍在卡爾帕索斯島持續和保存米諾斯文明,直至青銅器時期告終,在今日的羅德島的亞利索就曾是米諾人斯的殖民地。

 

米諾斯文化深厚地擴張和影響周遭的基克拉澤斯群島,遠至埃及到塞普勒斯,西元前15世紀在埃及底比斯的繪畫藝術中,在其碑文裡清楚地描述出來自閃米特人(米諾斯人)從遠方帶來的贈禮,或是指來自克里特島帶來禮物的商人或政府官員。克里特島上的一些區域顯示出米諾斯文明是個外向發展的社會,像在新宮殿時期的米諾斯遺址;卡托扎克羅斯,她座落於100米長的現代沿岸,這裏可以發現許多的工藝坊和豐富應有盡有的材料素材,足以證明這裡曾是交易熱絡的商業港口,諸多的活動可以從當地的海洋藝術作品中窺見,像是古阿克羅蒂西屋中的第五個房間裡,都有小型商船列隊的壁畫藝術。

 

譯註:古阿克羅蒂指的是希臘火山島聖托里尼上的米諾斯青銅時期聚居地,這個重要的定居點被認為是柏拉圖描繪亞特蘭堤斯故事的靈感來源。而西屋在古代阿克羅蒂指的是一座大型的獨立建築,每個房間井井有條。在一樓的大房間,通常用作陶土罐等的儲藏室,接著其他兩個裝飾著壁畫的相鄰房間分別有“漁民”、“年輕女祭司”和“小型商船隊”的壁畫。

 

米諾斯人飼養牲畜中的種類有牛隻、山羊和豬,他們也種植小麥、大麥、碗豆、鷹嘴豆、葡萄、無花果和橄欖、罌粟種子,或許還包括鴉片,還有馴養蜜蜂生產蜂蜜。

 

克里特島上生產的蔬果菜類包含; 萵苣、芹菜、蘆筍和胡蘿蔔。而梨子、木瓜、橄欖樹都是土生土長的在地產物。但棗椰樹和貓咪則是從埃及所進口的。(貓咪作為狩獵鼠患的功能。)米諾斯人也從近東移植了石榴果,但不包括柑橘類的檸檬和柳橙。

 

他們可能因為實行多元及多變的農業混養種植,還有著重營養和健康養生的飲食概念,讓他們的人口蓬勃成長,從理論上來看,農業栽培的混合種植可以保持土壤的肥沃,和防止作物歉收所造成的損失,出土的線性文字B的寫字板上,可以看到米諾斯人描述對果園裡的無花果、橄欖和葡萄的“加工製品及半製成品”的看重。克里特島的優質橄欖油是地中海美食料理中不可缺少的要素,她的重要性相當於北歐菜餚中的奶油一樣。釀產的葡萄酒也可能是皇宮中的一個重要的經濟環節,而葡萄酒本身就具備國際和本土貿易商品的價值。米諾斯的農民也發展出使用木犁,他們用特製皮革嵌綁在木柄上,運用驢子或牛驢來耕種犁田。米諾斯人主要大多是從業海外經濟貿易的商人,而“米諾斯製“的商標保證,其熱絡的商業網絡更是遍及到希臘本土(尤其是邁錫尼人)塞普勒斯、敘利亞、小亞細亞、埃及、美索不達米亞,一直往西方的伊比利亞半島。

 

政治體制

由於米諾斯文明的語文至今仍未被破譯,雖然米諾斯的皇室宏偉的宮殿代表了某種階級制度,但我們仍無從得知他們的行政體制到底是如何運作。

 

番紅花交易

在聖托里尼島上有一幅著名的番紅花採集者的壁畫。米諾斯人的番紅花貿易是源自愛琴海盆地上一種雌性花蕊自然突變的紅花,現今已經難以復見。根據亞瑟艾文斯的著作;番紅花是米諾斯文明一項收益相當的產業,番紅花常見用於染料上的使用。其他考古學則較重視常見耐用的貿易商品如: 陶瓷製品、貴金屬的銅、錫、金和銀。番紅花的運用也可能具備宗教意義,而番紅花貿易往來的歷史更早於米諾斯文明,她的價值地位相當於乳香和黑胡椒等香料

 

 

 

聖托里尼島的番紅花採集者壁畫

 

 

時尚流行

米諾斯男性們的穿著主要以纏腰布和短裙,女仕們則著多層次的短袖長袍和荷葉邊繡花的精緻裙擺,長袍的設計開岔至腰間,露出肚臍和外顯的乳房。女仕們也可以選擇穿著露肩或緊身的衣著,她們的服裝都裝飾著美麗和諧對稱的幾何設計元素。

 

文字書寫與語言

米諾斯文明的溝通語言和文字的書寫在文史上,由於出土的紀錄數量很少,因此其知識與理解有限,大約在西元3000年前,在愛琴海盆地出土的泥板文書,很顯然的顯示這種形式的語言使用可能在更早的時代就被人類善用。最早在克里特島上所發現文字著作的象形文字,目前仍然未清楚究竟是不是米諾斯語,它的起源仍存在許多爭議。象形文字的發明大多會指向埃及文化與美索不達米亞,他們兩者間相似的線性文字B的書寫方式,而幾乎所有線性文字B的泥板文書,都記載著商品貨物的數量或者庫存紀錄,還有一些關於宗教相關的銘文紀實,由於大多的泥板紀錄多數是關於經濟貿易上的紀錄,而非宗教信仰的紀實,因此破譯米諾斯語仍是很大的挑戰,米諾斯語很有可能已在希臘的經濟社會與政治崩潰的黑暗時期消失在歷史中。

 

象徵主義

亞瑟艾文斯將米諾斯牛角祭壇稱之為“獻祭的號角” 它象徵著印痕的協議,遠至賽普勒斯都能發現它的足跡。米諾斯文明的神秘圖騰符號包括:公牛(是獻祭的號角)、雙刃斧、圓柱、蛇類、太陽圓盤和樹。但作家哈拉蘭波斯、阿納斯塔西奧斯·哈裡西斯則對這些符號有不同的見解,他們認為這些符號跟養蜂農的生活較有相關連而非暗指宗教意涵。在克諾索斯的著名壁畫和小型印鑑中,我們還可以看到一隻健壯跳耀的公牛和鬥牛競技,描述著米諾斯人的重要的節慶。

 

譯註:米諾斯王為了取得王位,乞求海神波賽冬給他一頭公牛活祭,作為他繼承王位的證明。於是波賽冬如他所願便賜給了他一頭俊美的公牛。但因為這頭公牛長得太好看了,米諾斯捨不得殺了它獻祭給波賽冬,於是米諾斯王在獻祭當天用了別的公牛代替。海神波賽冬知情後

 

 

 

惱羞成怒,於是便對米諾斯的妻子帕西菲下咒,讓帕西菲愛上了那頭公牛,帕西菲與公牛結合生下了一個牛頭人身的怪物彌諾陶諾斯。於是米諾斯國王下令建造了一座迷宮,將彌諾陶洛斯關在裡面,並下令雅典人每(或為9)年要獻出7對童男童女來供它食用。最後雅典王子提修斯跟隨第三次獻祭的童男童女一起來到克里特島殺死了彌諾陶洛斯。

 

 

希臘神話的牛頭怪物彌諾陶洛斯與迷宮

 

 

        克諾索斯-疾馳的公牛壁畫

 

 

母系女神崇拜宗教與社會

米諾斯文明的宗教觀很顯然的都以女性神祇為主,還有女性的政要官員。而主流歷史和考古學家長期以來一直對完全的母系社會制度持著高度的懷疑見解,但米諾斯文明的女性角色權利優勢遠高於男性,似乎足以證明他們是十足的母系社會,這是目前已知最有力的例證之一。

 

在一些女神的形象中,你可以發現女性的雙手抓著兩尾靈蛇,而這位女神似乎就是米諾斯人主要奉侍的主神,他們的社會體制也被描述為母系社會架構。一些學者發現米諾斯女神的神聖太陽形象,一些證據也顯示男性神祇也存在其文化,但米諾斯文化對於女神的描述資料遠遠多於男神的描述。女神們的形象象徵包括一名神聖母親女神、一位守護動物王國的女神、還有一名守護城邦的女神、還有象徵家庭、豐收富饒與死亡冥界的眾女神們。她們常常被描述成鳥類、蛇類、罌粟花或者頭頂著各類動物的形象出現。

 

米諾斯文明的靈蛇女神

 

建築風格

米諾斯文明城市中的道路由一片片拼花青銅磚鋪連結而成,所有街道皆具排水功能,上流社會貴族擁有飲用水及污水排放的陶土管設施的服務。米諾斯的建築物通常以瓷磚屋頂、石膏、和各類木材或是薄層砂岩,多半為2至3層高的建築型態。低樓層的主牆通常以岩塊和岩礫打造,上層通常以泥磚所砌成,天花板則採用強壯的木材來支撐。而皇宮和私人別墅的建材則包括砂岩、石膏或是石灰岩,他們的建築工法技術卓越豐富和多變,一些宮殿會使用琢石砌體,一些則會選用大型石塊做為主體設計。

 

皇室宮殿

米諾斯文明的皇宮群是克里特島最具盛名出土的文化遺產,這群被考古學家所發現的大型建築檔案,具有其重要的行政用途和紀念性目的。每一座出土的宮殿都獨具特色,個個在建築設計上別出心裁又共享其關連性,宮殿的外觀常出現多層次的階梯、采光天井、巨大的圓柱、儲藏室及花園庭院的設計。

 

第一座米諾斯文明的皇宮在西元3000年前;米諾斯文明發展早期的瑪麗亞城內完工,雖然之前的人們認為,第一座宮殿建成的時期應該在約2000年前,米諾斯文明中期的克諾索斯,而現在學者認為,宮殿的建造時間和當地的文明發展應成對等。而主要最具歷史的宮殿群分別坐落在克諾索斯、瑪麗亞和費斯托斯,在中期米諾斯的宮殿元素; 例如克諾索斯、費斯托斯和瑪麗亞的皇宮群,都有早期的米諾斯建築風格先例。包含了一座西式內縮型的空間和格外雕琢過的西式正面外觀,例如一棟在瓦西裡基山上的宅院,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早期的米諾斯第二時期。

 

中期的米諾斯宮殿最大的設計特色是與周遭環境的地形成一致,西元前16和17世紀的新宮殿時代的費斯托斯宮殿外觀,幾乎與伊達山成一直線,而克諾索斯的宮殿則與克塔斯山呈直線對齊,兩者都在南北軸線上,學者認為與山貌對齊的關係跟儀式意義有關,考古學家已發現一批在山頂上的祭祀區(古公開儀式的祭祀區域)出土於世人眼前,其中一座在費斯托斯。晚期的宮殿群的特色在於多層用途的建築架構,西面的外牆由砂岩方石砌體建成 ;其中克諾索斯就是最著名的例子。其他空間會融合包括了儲藏功能、坐北朝南向、多柱構造的房間和一間西式宮廷。

 

米諾斯文明在最初宮殿建造期的特色,為著名的四方“回字”型架構風格,接下來發展出建造更多的內部區域和多處的廊道。克諾索斯皇宮是最大型米諾斯宮殿,她涵蓋50米寬,佔地20000平方公尺,原始的上層主體建物大約有1000個房間,皇宮聯繫著希臘神話故事的米諾斯公牛,因為這座宮殿被描述存在一座囚禁彌諾陶洛斯的迷宮。

 

仔細觀察克諾索斯的皇宮建築細項,她的每個空間結合了穩健的地基和牢固的牆廓,建造考量取決於各階梯、門廊和房間所需的空間大小。皇宮的設計風格,可看出圍繞著中央庭院;米諾斯人的美感佈局。以美學的角度來說,在北面由圓柱和石塊兩者鋪砌而成的入口,讓整座克諾索斯皇宮看起來更加寬廣和華麗與獨特。

 

皇宮的宮廷內院由許多的房間及廊道組成,一些房間分佈在其他樓層,每個空間皆有通道與樓梯相連,另外還有其他建立在山坡上的。克諾索斯皇宮的佔地最為廣闊,好幾座丘陵地都是她涵蓋的範圍。在宮廷的西翼有一座大型階梯廊道,連結延伸宮殿內各個樓層,也額外為皇家眷屬成員添加寢宮。東翼是國王臨朝的中心,也是皇宮的主殿,這裡是一處氣氛典雅端莊與氣派,約兩米高的寬敞空間,伴隨著精美壁畫裝飾的大殿。米諾斯皇宮的儲藏室同樣擁有優美的裝飾。

 

供水系統

在米諾斯文明興盛的時代,水道管路系統的建造確保了人口增長的安全,這些系統網絡有兩個最主要的功能,首先它能夠提供與分配水資源,其次它亦可以重置污水和自然雨水。米諾斯時代其中一個重要傑出的建築功績便是廢棄物管理。米諾斯人運用水井、蓄水池和渡槽的技術科學來管理他們的供水系統,他們的建築結構的巧妙運用發揮很大環扣作用,平面開闊的屋頂和開放式庭院的空間可以收集自然雨水,然後導引到蓄水池內儲存。米諾斯人還有一項聰明智慧的技術,他們利用黏土的特性建立多孔的水管,讓水流經過的同時可以具備過濾雜質達到水質淨化的效果。

 

 

圓柱米諾斯圓柱的特色是頂部比基底部還寬

 

克諾索斯的圓柱

米諾斯著名的建築貢獻之一;是他們獨特的頂部比基底部還寬的倒立式圓柱,不同於常見的希臘圓柱,他們底座較寬視覺效果較修長的風格。米諾斯的圓柱是由木材所打造而成,而非使用石材,圓柱的裝飾都數以紅色塗料上漆,它們安裝在基礎的石座基層,頂部的柱冠為圓形的枕狀。

 

 

別墅群

一處複合型的樓群別墅聚落已在克里特島出土,它們的建築特色與新宮殿時期的皇宮群一樣; 西翼處外顯明亮,擁有儲藏室和三個獨立空間結構組和成的米諾斯風格大廳。這種風格建築特徵可能是模仿藝術,表示別墅的主人是熟悉皇宮富麗堂皇的文化。別墅的裝潢風格都非常的豐富華美,讀者們可以在哈吉亞·特裡沙哈的壁畫中一窺究竟。

 

 

哈吉亞·特裡沙哈壁畫

 

藝術美學

米諾斯文明的藝術

新興的克諾索斯的皇宮彩繪壁畫充滿多采多姿、色彩豐富的風情。最多數和大型的米諾斯文明藝術收藏在靠近克諾索斯的赫克里翁博物館,赫克里翁在克里特島的西北沿岸。米諾斯藝術和許多文化遺產,特別是陶瓷裝飾的風格的,已被考古學家用來定義米諾斯文化的三個階段。(約西元2000-1580至1490年前。)

 

由於許多木質與紡織品文物已經無法保存而腐化不可考,而保存狀況最長也最好、和更具啟發性的便是陶瓷藝品、皇宮建築與彩繪風景壁畫及精雕細刻的石雕藝術密封石。

 

米諾斯的壁畫是米諾斯文明最具指標性的藝術,壁畫內容包含許多關於人物的描繪和以顏色區分人物的性別,男性角色通常使用紅褐色來繪製,女性則是白色,幾幅克諾索斯和聖托里尼的壁畫得以倖存和保留,米諾斯與埃及壁畫最鮮明對比的是她生動壁畫描繪藝術,其中最著名的也許就是奔馳跳躍的公牛這幅作品。

 

譯註:

  1. a) 克諾索斯大皇宮遺址,佔地廣闊的空間很容易挖掘和看到外顯、殘留破損的千年陶片,還有石英化的巨石。
  2. b) 米諾斯密封石是在米諾斯文明中所生產的精工雕刻寶石。它們在特定地點被發現,例如在克諾索斯、瑪麗亞和費斯托斯。米諾斯密封石是一種小尺寸,口袋大小便於個人攜帶的護身符概念的物品。

 

 

 

米諾斯密封石

 

米諾斯陶器

小型長嘴的手持陶瓷壺。海洋風格的米諾斯陶壺出土於距今西元1575–1500 年前。克里特島生產出許多豐富多樣的產品,早期的米諾斯文明的陶藝特點在於繪製出螺旋、三角形、蜿蜒曲線、十字交會線條、魚骨和鳥喙的圖案。在中期則出現更多樣化自然主義的動物繪製設計,諸如魚類、魷魚、鳥和百合花等常見的元素。在米諾斯文明的晚期,花卉與動物仍是主流的設計特徵,而且更加豐富多元。

 

克諾索斯周圍地區的皇宮風格設計,多以簡約的幾何和單色的繪製為主要特徵,晚期的米諾斯藝術和邁錫尼文明非常相似。邁錫尼人沿用米諾斯人的海洋知識,他們也經常運用海洋元素作為藝術創作的主題。也就是所謂的“海洋風格”。也許可能是來自彩繪壁畫的渲染力而啟發,許多陶壺外表都繪製許多生動的海洋生物; 例如章魚、魚群、貝類、水母還有嬉戲的海豚,就連水底的海綿、海草和岩石也栩栩如生。

 

 

珍貴珠寶

米諾斯人運用進口的貴金屬,創造出許多奢華精工的製品,我們一樣可以在壁畫中發現串珠的項鍊、手環與髮飾,從著名的米諾斯金色蜜蜂墜飾製品可以看出,米諾斯人是彩釉陶器的行家,他們金屬加工的技術包括火侯精確的溫度控制,製造過程中能夠讓黃金本身的結合或金屬容器相容的狀態下不會失控和過度燃燒。

 

 

 

 

 

 

精工設計的米諾斯水晶壺和碗

 

米諾斯黃金雙蜂墜飾

一對來自瓦斐奧的金杯在古邁錫尼蓬勃發展時期的墓穴中被發現,這只黃金打造的金杯據信是米諾斯人的傑作,而另一只金杯被認為是邁錫尼人的作品。讀者可以在雅典考古博物館看到他們。在米諾斯前宮廷時期公元前2600-1900年的克里特島就生產出金屬容器製品,這些精工製品很可能全是承襲早期時代的珍貴的傳家寶藏,他們在早期很有可能全部都採用貴金屬來製成,後期的米諾斯文明分別開始使用砷青銅和錫青銅。

 

譯註:Vaphio瓦斐奧是希臘拉科尼亞的一個古老遺址,距離斯巴達以南約5英里。它以其18世紀由Christos Tsountas出土的tholos或“蜂箱”墓而聞名

 

 

 

根據考古紀錄的資料,大多數盃型製品都是由貴金屬所製成,而日常生活用品則多由青銅器所製,種類包括大鍋子、平底鍋、提水罐、碗、陶罐、陶盆、杯子,湯勺和燈具。米諾斯人的傳統金屬容器影響了希臘邁錫尼人的文化,而這兩者通常被視為同一傳承,有許多在希臘本土發現的珍貴金屬容器都具有米諾斯文明的特徵,他們很有可能都是從克里特島貿易進口的商品,或是在希臘邁錫尼工作的米諾斯精工們為客戶製作的作品,以及米諾斯精工師傅們所訓練出的鐵匠工藝。參考文獻:戰爭與“米諾斯和平”

 

據亞瑟艾文斯的說法,他指出在米諾斯的和平時期 ;一直到邁錫尼時代,米諾斯克里特島幾乎沒有內部的武裝衝突,但埃文斯的理想主義觀點,其實很難從證據的文獻上立足。幾乎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米諾安軍隊曾被發現,或者發現米諾斯人對克里特島以外的土地擁有過統治的足跡,而且在米諾斯藝術作品裡幾乎沒有戰爭的描述。雖然一些考古學家在一些米諾斯藝術裡看到戰爭的場景,也有人將這解釋為節日慶典的活動、神聖的舞蹈或是體育賽事,雖然武裝的戰士常被描述因廝殺而被利刃割喉,但也有可能這是某種血腥運動的儀式。

 

在希臘本土的邁錫尼墓穴時期,幾乎沒有證據可以找出邁錫尼人的要塞防禦工事,但所有近新宮殿時代在克里特島的城堡遺址可以找到被摧毀跡象。相較於古埃及與西臺人古老的米諾斯人都有戰爭的紀錄。

 

母系社會的組織架構形式,以承襲母系家族鏈的血統為主,領導統御的角色都是由母親或是最年長的女性來出任。要了解一個社會的型態時,我們需要藉由認識當地的神話和宗教,經過研究神話故事的演變,這個方式可以讓我們更加深入的了解社會的基礎架構和其日常生活的樣貌。

 

因此,在我們研究新石器時代的埃及神話時,隨著時間的流逝,神話故事也跟著出現變化,我們可以看見一種男女權利緩慢變化的模式與走向。埃及的母系社會時期最早出現在西元3000年前的歐西里斯崇拜時期,歐西里斯的信仰緩慢逐步地進入埃及社會,與發生在北方的國外文化,緩慢地殖民埃及本土的時間是一樣的。而埃及並未真正地從母系社會轉變到父權體制社會的文化典型,直到西元前1500年的新王國時期興起。

 

大約13000年前,在我們開始紀錄時間週期的運動時,是以基於晝夜平分點;太陽運行的黃道十二宮為基礎,當時是在獅子座時代; 皇權、國王、獅身人面像、埃及,這些屬於那個年代陽剛的男性面向,接著歲月的循環遷移,我們進入了相反極性的水瓶座時代,我們的線性時間線為陰柔的女性面向特徵。這其中的含意是讓平衡的真諦回歸和復甦,回歸更高的頻率和意識 (療癒、平衡、意識頻率) 。

 

水瓶座時代是個調和古老二元對立性、整合男性與女性能量,協調心靈精神與大腦思考的偉大時代。無論怎樣的男女極性存在的世界,我們仍有機會去提升我們的意識,和升級我們遠見的思維,用鳥瞰大地視角來看待生活,活出更加平衡的人生,如果你願意的話,這將會是個更棒的方式。

 

據信在上一個年代,男女的權利是平等重要的,但在現今的世界,我們看見男性力量被過分地濫用。在過去一些特定的證據中,女性曾過度擴張她的力量權利。想想那來回擺動的鐘擺,我們可以在水瓶時代創造一個新啟蒙運動,我們可以透過男性或是女性的身體、性格來重新創造對女性的欣賞與理解。要成為一位正面積極的女性,妳絕不會嫌惡和歧視男性,當然地,一個正直的男性也不會歧視和貶低女性。美好的時機即將來到我們眼前,那些對立者會開始相互欣賞與尊敬,敞開心胸去享受、擁抱更多的人,看重他們的與眾不同特質和發現他們的珍貴之處,然後跟隨著一個新的和平、和諧與充滿智慧和善用生命創造力的時代。

 

縱觀人類歷史,人們一直都遵從著神聖母親的準則,這種原則特質更賦予人性光輝和宇宙之愛,她聯繫了親子間的自然、和生生不息不熄培育精神。在歷史上聖母瑪莉亞; 耶穌的母親的形象之愛代表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相同的神聖原則。瑪莉亞象徵典型高尚、完美神聖女性原則和永恆女性面向化身的女人,在我們的靈魂本質都擁有這一部分。深度的靜心冥想是一種靈性提升的技巧,它可以協助和增加我們對女性協和面向的好處原則,帶來重新理解與尊重。

 

母系社會一詞在希伯來語為“母親”的意思,在舊約的創世紀篇幅中提到的四位重要的女性,她們分別是亞伯拉罕的妻子莎拉、以撒的愛妻蕾貝卡、還有雅各的妻子;莉亞和瑞秋。她們被視為是以色列子民; 猶太祖先的母親,因此,傳統猶太教徒認為他們有三位一體的男性族長和四位母親。當我們更加深化對女性的尊重和純粹的珍愛時,我們就找到了一處舒適療癒、溫柔、感性與受到保護的寶庫。我們開始重新建立新的價值觀、成為靈性的典範和賦予女性新世紀的力量,我們轉動女性柔和與堅韌的優勢,喚醒和回歸平衡、合一、諒解、還有重塑新興的價值觀。

 

本文為“心理學和宗教百科全書”所撰稿,伊麗莎白威爾士在印度發現了歷史上的幾個母系社團。她在印度南部為幾種文化命名,包括印度東北部的喀拉拉邦、圖魯、納都、烏杜皮和芒格洛爾以及梅加拉亞邦。伊麗莎白指出,所有這些印度社會都出現過出母系社會結構,其中繼承與姓名或群體成員,都是由母系血脈繼承。

 

正統猶太教在歷史上提出了一種微型的母系血統繼承。雖然猶太文化在大多數地區都是父系血脈繼承包含祭司的地位、皇室成員和部落隸屬關係,但他們也使用母系血統來確定猶太人的地位,這是母系主義的形式之一,儘管猶太社會不被認為是母權制。但根據猶太教師特蕾西·里奇的說法,在妥拉律法書中的幾段經文清楚地說到,猶太婦女和非猶太男子是猶太人。參閱網站: www.ehow.com/info_8260922_matriarchal-societies-history.html

 

瑜伽之龍; 帕拉宏撒·尤迦南達大師在他瑜伽行者的自傳中談到他的上師巴巴吉,上師經常講述對於神聖女性面向是怎樣如何影響和成為神聖母親。巴巴吉上師在印度海迪克期間,他強調我們需要啟發女神夏克緹的精神的形式,讓我們的心回到神聖母親。在從神聖母親面向擁抱夏克緹,這項美麗的恩典將會保護與其共振的人們。

 

神聖女性原則在全世界的傳統中延續了很長的時光。在佛教神話中的“白度母”象徵著最高靈性女性特點的精神蛻變。白度母被尊為“ 引領所有瑜伽士心靈束縛與黑暗中的明燈。”這是自我提升和救贖的原始力量。在其他的境界上她就是夏克緹的化身,而在更高的境界她就是帶來喜樂的度母。白度母特別是在西藏受到尊崇,她被視為佛教之母,為眾生救苦救難,引領失落苦難的靈魂穿過輪迴的洪流,飛升至更高到的涅槃境地。

 

易洛魁邦聯是母系社會的一個重要例子,婦女在其社會中發揮著核心行政功能。易洛魁的法官和調解委員都是由女性擔任,她們在政治文化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婦女們擁有透過男子狩獵和捕魚所獲得的土地權,和所有的莊稼和任何食物。婦女們會在整個社會中分發生活商品。他們在宗教信仰的服務中也發揮了核心作用,大多數易洛魁人信守者都是女性。易洛魁邦聯社會以母系傳承後裔為架構。

 

譯註:易洛魁人是美國東北部的部落聯邦。

 

印度尼西亞西蘇門答臘人,他們也稱為布吉人或是米南卡保人,他們認定自己的文化為母系社會或母系制度。人類學家佩吉桑黛與400萬的布吉人居民中一起生活了21年,她觀察到女性在社會和經濟領域的中心地位。婦女們掌控土地繼承權,她們會邀請她們的丈夫進入他們的家中一起生活。假使離婚的話,男子則會收拾自己的家當並且離開妻子的家。佩吉桑黛說:“米南卡保將婦女視為生活中的基礎,也是整個社會秩序的基礎。”

 

 

原文出處: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67741013394950&set=a.101241836711544&type=3&theater

 

翻譯:Ira Antoinette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處網址:https://www.golden-ages.org/2019/07/26/minoan-civilization/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