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2025年一切都會改變嗎? 還是什麼都不會改變?

作者: 查理斯·休·史密斯 (OfTwoMinds博客)

 

任何像骨牌一樣不斷擴大的危機,都會在一個缺乏清晰連貫反應的現狀中發酵。

 

 

長期關注我的讀者知道,我經常提到《第四次轉折》,這本書為美國歷史上長達80年的生存危機週期提供了論據。

 

第一次危機是獨立戰爭結束後的憲法進程(1781年),關於各州能否就聯邦結構達成一致; 第二次危機是內戰(1861年),第三次危機是全球戰爭——第二次世界大戰(1941年)。

 

根據這一主張,我們正在迅速接近一場生存危機,而這場危機也許會從根本上顛覆現狀。

 

儘管歷史上存在大量週期的證據,但根據過往的週期來預測未來的重大轉變,顯然只是猜測,而不是必然的。

 

那麼,在2020至2025年,一切都會發生變化嗎,還僅僅是現狀再延長五年? 首先,我們需要定義什麼是“根本的轉變”。在我看來,如果當前的收入分配、權力和資本的所有權保持不變,那就不算是重要的轉變。

 

政治舞臺上或許一直在上演著各種戲碼,但如果收入、權力和財富分配不均的現狀沒有改變,那這些戲碼只不過是另一種分散民眾注意力/娛樂的方式。

 

另一種根本性的變化是日常生活結構的瓦解:食物、水、能源、醫療、收入和基本保障人身安全的分配、成本和供應。

 

衡量一個社會對收入、財富和權力徹底重組的脆弱性,一種方法是檢驗其儲備緩衝轉變的能力——核心系統的彈性和儲備程度。

 

我經常引用“儲備緩衝能力”一詞,因為對於那些不熟悉每個系統工作原理的人來說,這種為緩衝而做的儲備在很大程度上是看不見的:這些儲備被用來處理危機,系統備用對員工和管理人員進行危機應對的培訓,等等。

 

兩個常用的例子包括:加油站的汽油供應和超市貨架上和冷凍櫃裡的食品。每一種商品——食品和燃料——基本上都是“零庫存”的,這意味著供給和分配系統是一個長而複雜的供應鏈,保持最少的庫存緩衝,因為系統的優化是為了效率,而不是為了彈性。

 

供應鏈中任何環節的任何中斷都會破壞整條供應鏈。

 

對於任何一個國家來說,它的最終的儲備是貨幣,也就是“錢”。如果其貨幣的價值在全球範圍內仍然得到認可,那麼該國家即使處於危機中,仍然可以發行更多的貨幣來購買緩解危機所需的任何東西。

 

如果由於過度發行新貨幣而讓人們喪失對其貨幣價值的信任,那麼這種儲備就會變得空虛。

 

 

社會和文化方面的儲備緩衝能力更難評估。極度腐敗的社會可能會發現,當濫用權力而導致的腐敗成為普遍現象,而民眾的耐心到達一個臨界點時,出動員警和軍隊也無法再維持現狀。

 

自然資源系統也有儲備的需要,我們所處的工業文明把各種自然資源,燃料、水和肥沃的土壤——視為理所當然。以為環境暴力 (更多的化肥、更多的井、更多的水力壓裂用以開採油氣等等) 能保證這些必需品供應充足。

 

金融系統具有多重彈性或脆弱性。如果我們以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為例,美聯儲竟然憑空創造或擔保了驚人的27兆美元來重建信任。(第一批債券總計16兆美元)

 

這種做法在十年前還是有效的,但拯救銀行並不一定能改善這種靠借錢來推高資產價格的“動物本性”,也肯定無法提升生產效率,而生產效率才是繁榮的最終源泉。

 

它也不會為債臺高築的借款人創造更多的收入,而且由於全球利率處於零,或接近於零(甚至更低),降低現有債務利息的空間非常小。

 

這當然讓人覺得,金融“補救措施”——降低現有債務的利率和再融資成本,似乎已經走到了盡頭,並進入了致命的回報率遞減階段:每增加一美元債務,對經濟的實際增長貢獻越來越小。

 

我還提到了僵化的制度和上升楔型式的崩潰模型,在這種模型中,成本和複雜性逐漸增加,但更高的成本和複雜性所帶來的產量卻停滯不前。

 

 

關於金融、政治和體制脆弱性如何結合在一起的一個例子是退休金,這些退休金的許多是基於對利潤、資本利得和稅收無休止增長這種不切實際的財務預測。

 

我們正處於現代史上最長的擴張之中,然而與前幾次的擴張相比感覺並不十分強勁,對比的年代包括1950-1970年初 (黃金三十年,1945 –1975神奇的“光榮30年”),或1980年代的經濟金融化/廉價石油繁榮,或1990年代的網路熱潮。

 

歷史告訴我們,過去儲備充足、核心系統也具有彈性時期發生的那些危機,本可以得到相對輕鬆的解決,但最終引發了整個帝國骨牌式的崩潰。

 

這些階段的轉變往往是在經濟蕭條、乾旱或流行病爆發時期之後發生的 (這三種情況往往同時發生,因為人們吃得越少,免疫系統就越脆弱,容易受到流行病的影響),而這些問題會侵蝕經濟和核心制度。

 

所有這些一起來看,我們這次似乎面臨著一種截然不同的危機,在這種危機中,經濟和社會的核心體系在看似穩定的表像背後已經變得越來越脆弱,因此更容易受到破壞。

 

1781年的危機本質上是一場平衡州和聯邦權力的鬥爭,這平衡已經包含了對奴隸制的分歧。

 

到了1860年,在沒有真正解決奴隸州和自由州之間巨大分歧的情況下所達成的政治協商破裂了,後來這個問題透過戰爭解決。

 

 

1941年,選擇相對中立並堅持不加入戰爭的美國被迫在其搖搖欲墜的中立主義和與納粹、日本帝國的決戰之間做出抉擇。

 

2020-2025年會發生什麼變化? 如果收入、財富和權力之間日益加劇的不均衡還可以得到治標不治本的“政策修復”,並且食物、水和能源也能保持低價且供應充足,那或許什麼都不會發生。

 

但人們感覺,社會、政府管理和經濟的韌性似乎已經被削弱到這種程度:任何一張骨牌的倒下,都可能擊倒許多其他的骨牌,從而導致危機的爆發——不是戰爭或政治鬥爭這種特定的危機,而是整個社會現狀的崩潰:債務的崩潰,過於冗雜和無法維持運營的機構的崩潰,法定貨幣的購買力急劇下降,對政治失去信心,對技術專家失去信心以及對大眾媒體失去信任,甚至生活必需品的短缺將導致商品價格飛漲。

 

歷史證明,這些系統都是相互關聯和相互依賴的(即:緊密關聯的系統),因此,單一系統的崩潰會引發與之相關的所有系統的危機。

 

這樣一場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廣泛危機的可能性甚至不存在政府、媒體、學術界、企業等的關注範圍內。有跡象表明,五角大樓已經認識到全球系統的脆弱性並制定了應急預案。但在目前階段,任何骨牌式不斷擴大的危機,都將在缺乏清楚連貫反應的現狀下展開。

 

原文:

https://www.zerohedge.com/news/2019-09-04/will-everything-change-2020-2025-or-will-nothing-change

 

翻譯:Claire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9/09/14/will-everything-change-in-2020-2025-or-will-nothing-change/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