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20年6月柯博拉與薔薇聖女團訪談

黛布拉:各位聽眾朋友們好,我是黛布拉,我是美國薔薇聖女團與玫瑰的姐妹情誼。今天我很高興再次跟柯博拉訪談,他是抵抗運動的主要情報提供者,他在自己的部落格上提供關於地球和銀河系的重要資訊。網址是2012 portal.blogspot.com. 歡迎柯博拉。謝謝你接受我們的訪談。

 

柯博拉:謝謝你的邀請。

 

黛布拉:很高興可以跟你聊事情。今天我們要探討很多事情。我想先和你談談即將到來的第二階段水瓶座時代冥想。我們會中港台馬時間的6月30日舉行這個冥想。我們先來談談水瓶座時代的時間線。水瓶座時代的時間線星門在1月12日的土冥合相開啟。門戶會在6月30日的木冥合相進入轉折點,然後會在12月21日木土合相關閉。你能不能告訴我們到底什麽是時間線星門? 我們在6月30日的集體冥想中如何與它連接?為什麽這個轉折點會是一個強大的冥想時間點?

 

柯博拉:時間線星門是一個多維度門戶。它可以切換地球的演化路線,從舊的時間線轉換到新的時間線,也就是水瓶座時代的時間線。我們其實正在跨越兩條不同的時間線和不同的進化模式。這個過渡在2020年開始在高維世界發生並且開始在現實世界顯化。這個星門的目的就是改轉地球上的進化過程和演化趨勢。6月30日的轉折點其實是我們開始顯化這條新時間線的關鍵時刻。這條時間線目前還沒變成現實。我們正在向這條新的時間線靠攏。當然,大家還是可以看到地球還處在舊模式當中。地表社會還在經歷最後的亂世。我們在6月30日當天可以播下轉變的種子。我們可以開始促成轉變,第二階段的水瓶座時代星門可以讓這些轉變顯化。

 

黛布拉:所以它代表一個新的開始,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嗎?

 

柯博拉:它會讓我們有機會看見新的開始。雖然新的生活模式還沒變成現實,但我們可以開始推動新生活。我們可以開始觀想新生活。6月30日就像是一個火花,我們可以用這個火花燃起熊熊火焰。

 

黛布拉:真有意思。6月30日的冥想和我們在今年1月做的第一階段水瓶座時代冥想有什麽關係?

 

柯博拉:第一階段的水瓶座時代冥想的作用是引入了這條新的時間線。1月的冥想引發黑暗勢力的強烈反抗,因為他們察覺到他們快要打敗仗了。他們因此動用許多武器和許多下流招數反擊。今年是挑戰性的時間,今年的上半年充滿挑戰,不過冥想成果是人類社會發生了大轉變。社會大眾正在形成一種新的集體意識。以前只是一小部分的人類注意到這個世界有哪裡不對勁,現在這些問題快要變成常識了。

 

黛布拉:沒錯。我們在6月30日冥想活動結束之後如何預防陰謀集團繼續搗亂?

 

柯博拉:我們沒辦法預防陰謀集團作亂。如果我們察覺到世局的真相,就可以減少他們製造亂象的次數。目前我們還在打仗。這是一場兩條不同時間線的戰爭。正面時間線正在成為現實,舊的時間線正在消亡。現在是一個非常混亂的時代。一旦我們錨定並且護持越多的聖光,地表世界過渡到太平盛世的過程就會越平穩。我們的冥想可以縮短原本的轉變陣痛期並且讓地表世界更平順的過渡到新社會

 

黛布拉:水瓶座時代時間線和6月30日的冥想冥想活動是不是要扭轉1996年龍人入侵造成的負面影響? 這個門戶跟1999年8月11日開啟的天象大十字門戶又有什麼關連?

 

柯博拉:水瓶座時代星門和6月30日的冥想活動當然跟天象大十字門戶有關。黑暗勢力在今年的所作所為其實是他們企圖重演1996的龍人/執政官入侵。現在他們的資源當然已經少了很多,所以他們能做到的規模會比1996年的入侵要小得多,影響程度比起以前輕微,持續時間也縮短很多。他們正在耗盡手中的資源。1999年開始的時間線是在協助整體的過渡過程。2020年只是走向最終解放的一步,也是我們在巨大的揚升門戶中走的一小步。揚升門戶在1975年開啟,2025年關閉。這是一個長達50年的過渡期,而2020年是這個過渡過程當中最重要的一年。所以我們要盡可能地錨定聖光,讓這個過渡期盡量產生正面的結果。

 

黛布拉:沒錯。我晚點想跟你聊關於揚升門戶的事情。但我想了解關於這個月的冥想活動還有我們上次進行的冥想活動。你說過冥想要達成臨界質量才能促成突破和徹底改變時間線。剛開始的影響會小到幾乎看不出來,可是改變地球歷史長河的運行方向可以決定局勢的發展。我們在1月12日達到臨界質量,然後在4月4日達成超過100萬參與冥想的重大成就。我想知道今年在4月4日的冥想活動之後發生了那些變化。

 

柯博拉:雖然1月12日的冥想活動只是勉強達成臨界質量,我們還是成功地阻止許多黑暗勢力策劃的活動。美國和伊朗沒有開戰。我們也阻止許多黑暗勢力企圖煽動的軍事衝突或戰爭。我們避免股市劇烈崩盤,從而阻止黑暗勢力推出數位貨幣。他們計劃在今年上半年推出5G網路。我們在1月的冥想避免這些事情影響到全世界。4月4日的冥想活動減緩了冠狀病毒的傳播。如果我們沒有舉辦這場冥想,全世界的疫情會比現在更糟糕。我們的冥想活動阻止很多不好的事情發生。我知道人們在抱怨我們的冥想沒有達到一勞永逸的成效。如果我們把所有的情況都考量進去,我們已經大幅改善了原本可能會非常糟糕的局面。

 

黛布拉:沒錯。我知道人們有點沮喪。可是凡事不能只看表面。如果大家知道我們的冥想阻止了那些壞事發生,就會明白自己做到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這種思考方式可以讓大家有更多的動力參與在接下來的冥想。你而在冥想指南中提到觀想聖光消除所有的貧窮並且給全人類帶來豐盛的生活。同時觀想女神溫柔的粉紅色聖光包裹地球上所有的眾生並且療癒眾生的情緒體。我們在接受豐盛之前是否需要先療癒自己的情緒體?你有沒有一個具體的方法可以療癒我們的情緒體並且豐盛進入我們的全息身體?

 

柯博拉:療癒情緒體和接受豐盛是同時發生的過程。當這條新的水瓶座時代時間線錨定下來之後,黑暗勢力的控制能力會減弱,因此人類可以從新的途徑可以接受到豐盛的事物。當然,人類會在這個過程中療癒情緒體。人類的情緒體在過去的幾十年間嚴重變形。由於黑暗勢力的控制,人們經歷了很多的創傷。現在隨著越來越多的宇宙能量開始進入地球隔離區,越來越多的療癒能量也會進入地球。天使存有們會開始再次接觸人類,他們也會開始接觸需要治療的眾生。情緒療癒當中最重要的一個方面就是呼請治癒天使協助療癒的過程。昴宿星人也在研發一個情緒治療的方案。這個方案再過幾周就會完成。到時候我會在我的部落格發佈這個方案,人們可以使用那個方案,讓昴宿星人開始療癒光工和光戰士們的情緒。因為許多光工和光戰士都相當疲憊。現在正在發生戰爭也讓他們受到許多創傷。

 

黛布拉:我們非常期待昴宿星人的情緒療癒方案。你能公開這些方案,當然是個好消息。請問水瓶座時代冥想達成臨界質量的時候,它為什麼可以在全世界的能量場形成大規模的連鎖療癒?

 

柯博拉:冥想活動達成臨界質量的時候神聖本源會發送一股能量穿過銀心,穿過太陽系然後進入地球能量網。這種能量可以讓光明勢力更容易介入地表世界,瓦解一部分的控制矩陣。光明勢力就將更容易用他們的能量進入地球的能量場。我剛才說到情緒療癒。達成臨界質量可以讓情緒療癒變得更容易。這是地表世界過渡到新社會的其中一個關鍵,也是必須要達成的條件。

 

黛布拉:哇,這肯定會吸引人參與冥想。為了讓6月30日的集體冥想活動達到最大的功效,有人建議我們可以在6月14日的鬩神星-冥王星四分相以及6月21日日環蝕的時候辦暖場冥想,讓聖光像海嘯一樣一波接著一波,把參與冥想的人數衝高到超過100萬人。今年6月的3場冥想相隔都沒有很長。你覺得這連續3波的聖光衝擊對加速地球解放,公開地外科技以及繁榮資金之類的進展會有什麼樣的幫助?

 

柯博拉:光明勢力跟我說:我們要在6月14日鬩神星-冥王星四分相的時候舉辦和平冥想,因為那個是一個具有挑戰性的相位,可能會引發某些緊張關係。我們透過和平冥想化解緊張情勢,讓世局維持和平與平衡。光明勢力也表示我們可以在6月21日的食甚舉辦暖場冥想。我們要在當天舉辦進行暖場冥想,集結眾人的氣勢。我們會在食甚的時候觀想6月30日的冥想活動達成臨界質量。這三場冥想活動像火箭一樣。火箭有分成第一級和第二級。我們先舉辦和平冥想,穩定局勢,鞏固地球能量網格,我們會在6月21日的日蝕點燃助推火箭,讓火箭升空。最後在6月30日的冥想活動進入軌道,也就是水瓶座時代星門第二階段。我們要透過這三重冥想突破帷幕。我將在幾天後的更新文章公告所有的細節與冥想指南。

 

黛布拉:很好。所以在一場大型集體冥想活動之間舉辦幾場小冥想,讓更多人參加活動是非常有幫助的,對吧?

 

柯博拉:當然有幫助

 

黛布拉:很好,我知道了。你能解釋一下為什麼我們要在水瓶座時代冥想之前呼請紫羅蘭火焰保護我們嗎?

 

柯博拉:因為現在太陽系的能量狀態變的越來越好,所以我們要用使用紫羅蘭火焰。紫羅蘭火焰其實是一種天使能量漩渦。它可以清除我們能量場裡面所有的髒東西,同時保護我們不受任何負面人事物影響,不讓它們進入我們的能量場。許多人之前在參與集體冥想的過程中遭到攻擊,所以我們需要更多的保護。現在光明勢力的能量保護可以照顧到更多人,所以我們可以利用這一點;在冥想之前,過程當中和冥想結束後使用紫羅蘭火焰清理和保護我們的能量場。

 

黛布拉:在占星學中,木冥合相象徵著重大社會變革和精神革命。這種轉變可以給人類充實的精神生活和豐盛的物質財富。這次的水瓶座時代冥想跟去年11月11日的白銀致富冥想有關? 6月30日水星與太陽合相是否會影響金融體系?

 

柯博拉:6月30日會讓我們離最終的豐盛生活更進一步。雖然這還不是最後一步。我們離真正的豐盛還有一段路。不過6月30日的冥想肯定會讓我們更接近豐盛。

 

黛布拉:你剛才談到6月30日的轉折點。水瓶座時代星門在1月開啟,在6月30日進入中間點。請問前半段的星門和後半段的星門在能量方面有什麽區別?

 

柯博拉:我們在前半段的星門遇到土冥合相。這是一個相當具有挑戰性的星象。我們在中間到後半段的星門會經歷木冥合相。這一個相當有幫助,相當正面的星象。我們在這個過渡期的第二階段會經歷比較少的挑戰。我們仍然會面臨挑戰,因為解放戰爭還需要再過一段時間才會結束。不過我們可能會得到多一點的支持。隨著情勢慢慢改善,我們會看到多一點激勵人心的事情。地表世界的情況只會在事件發生之前變好。很多人都希望巨大的轉變隨時都可能發生,可是現實世界只會在事件快要發生之前發生重大的改變,也就是黑暗勢力吃了一場決定性的敗仗之後才有可能發生。只要他們還能控制地表人類,我們就不能指望重大的突破發生。不過事件發生之前,地表世界會發生一連串的事情。這些事件肯定會加快解放進度,不過在我們在非實體的能量世界可能會在事件發生之前就經歷正面的突破。

 

黛布拉:很好。很高興你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很多人都希望我問你現在這些社會亂象還要持續多久。我很高興你解決了許多人的疑問。水瓶座時代的時間線星門會在12月21日關閉。我們在星門關閉之後可以期待什麽事情?

 

柯博拉:我還不能回答這個問題。

 

黛布拉:好吧。我們期待在未來聽到更多消息。請問人類的個人以及集體意識水平是否真的會決定集體冥想顯化的成果?我們之前的冥想活動是否提高了我們的頻率? 有沒有提高到我們可以在6月30日的關鍵轉折點顯化更好的成果?陰謀集團和黑暗勢力造成的冠狀病毒疫情和美國國內暴動之類的騷亂是否降低了人類的集體意識水平? 光工又能做哪些事情反制呢?

 

柯博拉:妳一次問了五個問題。請妳分開來發問。

 

黛布拉:好的,沒問題。基本上我們以前做過的冥想已經把我們的頻率提高到我們可以在6月30日我們顯化出更好的成果。我知道你剛才已經講過了。

 

柯博拉:是的,我已經回答了這個問題。人們都在等待重大的突破,但現在還沒有發生。這方面的工作還在進行。我知道大家都已經很累了,就連我也不例外。我想說的是這6月30日的冥想會讓我們朝著最後的突破邁進一大步。從現在開始,突破可能在能量層面發生。不過我並不期望6月30的冥想會在現實世界造成多大的突破。

 

黛布拉:好的,你知道整個世界在這幾個月都一直面臨挑戰。所以我的第二個問題就是黑暗勢力的行動是否降低了人類的集體意識的水平? 光工可以做什麼事情穩固人類的頻率?

 

柯博拉:黑暗勢力的行動其實沒有降低人類的頻率,反倒讓很多人覺醒了。很多人得以看見了世局的內幕。所以黑暗勢的行動反倒提高了人類的集體意識。黑暗勢力自己敲響了振聾發聵的警鐘,無情的叫醒了一堆人。當事件發生的時候,光明勢力可以更容易進行某些行動。以前這些行動有許多障礙。因為有更多人被黑暗勢力的行動強迫覺醒,這些行動的障礙反倒得以化解。

 

黛布拉:很好。有些人發現如果我們在集體冥想之前有意識地擴大自己的能量場,他們就能在冥想民眾的統一場能量場裡面錨定更多的聖光。如果我們在這個月擴大自己的能量場,冥想的時候是否能錨定更多聖光,成效更大?,整體聖光的質量會不會增加許多?

 

柯博拉:當然會

 

黛布拉:好的。我們是否在向宇宙映射自己的頻率? 如果是的話,我們要如何利用這個現象擴大集體冥想的效果?

 

柯博拉:我們可以利用6月14日、6月21日和6月30日的強大的星象。大家可以利用這些星象提升自己的振動頻率,擴大個人和集體的能量場,為6月30日的主要冥想活動做準備。

 

黛布拉:你之前說過,4月4日的集體冥想讓人們更能接受不尋常的解決方案。 現在火星與海王星合相是進行靈性修行的絕佳時間點。超過100萬冥想者4月4日參與冥想之後對量子領域有什麽影響?是否會有更多的人繼續參與集體冥想感興趣?好比說他們會想參加6月30日的冥想活動並且對其他人宣傳。

 

柯博拉:4月4日的冥想活動是一個很不尋常的情況,因為當時全球有冠狀病毒疫情。這是許多人想要參與冥想的原因。現在的火星和海王星合相其實帶來了場域的混亂。這個混亂會持續幾天,不會對能量場造成很大的影響。這會是一個清理靈性幻象的時刻。我們要在進入下一階段之前揮別錯誤的靈性觀念的時刻。

 

黛布拉:6月30日,火星會進入牡羊座並且跟一大堆在1月11-12日位於摩羯座的行星形成四分相。這是否代表有可能爆發戰爭? 夏至和日食都發生在巨蟹座。美國的建國星座是巨蟹座。這代表美國可能會被卷入戰爭嗎?

 

柯博拉:我不會那麽擔心6月30日前後的火星位置。它不會帶來太大的挑戰。可能會出現有點摩擦,就像我們現在幾乎每天都有的情況。我並不擔心那幾天會發生劇烈的衝突。

 

黛布拉:很好。我們要如何在水瓶座時代時間線星門的中間點用意識引導地球上的自由意志之河? 我請問哪個時間點比較關鍵? 是我們在冥想活動之前宣傳並鼓勵更多人參與的時候? 還是冥想活動開始的時候我們用自由意志幫助光明勢力取得優勢的時候? 特別是涉及到清除頂夸克炸彈和其他量子科技的部分

 

柯博拉:其實冥想活動之前和開始冥想的時間點都很重要。關鍵是確保讓我們的冥想活動達成臨界質量。另一個重點是在我們在冥想的時候一起決定用自由意志選擇我們想要水瓶座時代。我們是為水瓶座時代而生。我們生來不是為了要體驗現在這種亂七八糟的生活。我們現在生下來就是為了要體驗水瓶座時代。

 

黛布拉:我們都完全同意。你之前引用過集體冥想影響現實世界的科學研究。約翰-哈格林博士說天地萬物都源自宇宙場或超弦場的宇宙意識場。簡單地說意識是宇宙的一個基本屬性。現實的所有層面都是從意識中產生的,那麼現實的所有層面都會受到這個意識場中的超弦振動頻率影響。這與我們在6月30日的星象有什麽關係?

 

柯博拉:星象是量子場域當中的干涉圖案。行星不僅會散發電磁場。它還會散發著量子場。這個量子場有一定的特性。當行星的量子場域相互作用的時候,就會產生一種干涉圖案。某些星象具有非常正面的干涉圖案。干涉圖案會影響著量子場的形式。如果我們利用這種干涉圖案再加上,集體的抉擇,就能產生深遠的結果。星象學是有準確的科學依據。我們在冥想的時候要使用非常具體的措辭並且在特定的時間點進行特定的步驟。這樣意念就可以像雷射一樣聚焦,對地球事務產生最大的影響。

 

黛布拉:好的。哈格林博士還說以前我們認為我們生活在一個惰性的宇宙,一個由無生命物質組成的宇宙,但現在我們知道宇宙的基礎絕大多數都是意識。我們如何用冥想改變和喚醒那些思維僵化的人類,讓他們不再相信宇宙是死的,意識對地球時間線沒有影響?

 

柯博拉:我們不是用冥想喚醒民眾。我們是在轉移時間線,重新引導時間長河的流向。當時間流往不同的方向,民眾就會跟著大規模覺醒。

 

黛布拉:我們允許人們按照他們的節奏覺醒囉?

 

柯博拉:是的。我們只是在創造條件。或者說我們幫助創造讓民眾覺醒的條件和環境。

 

黛布拉:疲憊不堪的光工如何挖掘意識的力量來療癒他們的身體和財務? 如果他們了解我們生活在一個思想組成的宇宙,而不是一個由無生命的物質組成的宇宙。

 

柯博拉:光工可以利用顯化法則改善他們的身體和財務狀況。我在會議場合講過好幾次顯現法則。我的部落格和其他網站有會議的筆記。大家可以上網閱讀這些會議筆記。顯化法則使用起來並不容易,但是它可以改善我們的生活條件。無論外在的因素或影響,顯化法則都有效。

 

黛布拉:好的。其實顯化法則正是我要問的下一個問題。你在你的會議上教的這些技術還能用嗎?有些人覺得光工的生活有太多來自黑暗勢力的干擾。他們無法完全顯化喜悅和豐盛。這些技術仍然有效,而且值得光工們投入精力去嘗試。

 

柯博拉:是的,有很多干擾或逆流導致我們要顯化完全的喜悅和豐盛並不是那麼容易,但是大家至少可以取得部分成功。有總比沒有好。

 

黛布拉:是的。除了原本的顯化法則,你有甚麼要補充的嗎?

 

柯博拉:只要大家認真鑽研並且善用顯化法則,就可以獲得小康以上的生活。

 

黛布拉:好的,很好。我想跟你談一下非實體世界的近況和清理進度。你說大部分的電漿異常已經被清除了。這是否意味著許多電漿純量武器已經被移除?

 

柯博拉:電漿異常幾乎被完全清除了。剩下的是乙太異常和乙太純量武器。這兩樣東西也清理到一定程度了。光明勢力在過去的幾個月有了實質進展。

黛布拉:好的。所以乙太層和星光層也被清理了嗎?

 

柯博拉:是的,星光層也被清理了。

 

黛布拉:好的。這種清理對我們有什麽影響?

 

柯博拉:清理過程引發了突破前夕的瘋狂,因為大部分乃至於全部的控制編程都被啟動了。這導致人們會做出不講道理的激烈反應。我趁這個機會再次提醒大家,現在的生活重點是多用點常識。人們需要開始講道理,多用點常識,尤其是光工和光戰士。

 

黛布拉:好的。下一個問題。最近人們經常會反應過度,負面情緒在很多場會爆衝,不像活得不像自己。你說是這是因為黑暗勢力的精神控制/黑暗實體的影響,外加星象和銀河能量波導致原本內心壓抑的情緒浮上表面,讓我們有機會療癒並且準備揚升。請問現在人們的瘋狂反應主要是因為控制編程和黑暗實體造成的嗎?

 

柯博拉:其實兩者都有。一方面黑暗勢力想用各種手段繼續控制人類。另一方面也是一個清理和療癒的過程。大家利用這個機會清除身上的控制編程,改善自己的生活。順帶再次提醒大家,多用點常識過生活。

 

黛布拉:對,好的。為什麼光明勢力不能除掉在月下空間的黑暗勢力呢?是因為頂夸克炸彈依舊存在嗎?

 

柯博拉:這是因為月下空間有太多的龍人科技。清除這些科技的困難程度超出我們的預期。月下空間基本上是黑暗勢力的最後防線。他們會拚盡全力死守這個地方。外加他們挾持人類當他們的人質。光明勢力必須謹慎處理,因為他們希望全人類能毫髮無傷。光明勢力必須使用不會危及人類安危的方式拆除炸彈。

 

黛布拉:你有任何關於頂夸克炸彈的最新近況想與我們分享的嗎?

 

柯博拉:目前沒有

 

黛布拉:好的,好的。如果越來越多人練習清除植入物的技術,例如”我是神,我不是神”的練習。這樣可以幫助光明勢力更快拆除頂夸克炸彈嗎?

 

柯博拉:這個練習會幫助光明勢力更容易進行各種行動。

 

黛布拉:好的,好的。真棒,很開心知道。如果一個人移除他頭上的植入物,那會是什麼感覺?他會有更強的靈視力或是完全打開第三眼嗎?

 

柯博拉:基本上現階段是不可能的,因為植入物仍然跟地球的能量場綁定。如果大家想要清理植入物,你必須要離開帷幕。如果一個人清除他體內的的植入物,就會得到開悟的體驗。基本上他會與神聖本源合一。

 

黛布拉:很好。請問天堂的實相泡泡開始變大了嗎?你在上次的訪談提到人們可以在大自然當中找到天堂泡泡,特別是當我們與其他人距離30碼遠的時候。請問有其它方法可以讓我們體驗天堂泡嗎?

 

柯博拉:如果大家真的想直接體驗天堂實相泡泡,請前往大自然並且與其他人至少相隔27公尺遠的距離。天堂泡泡是非常純淨的能量,頻率非常高。人體能量場裡面的植入物和科技會干擾高頻的能量。不過天堂實相泡泡正在緩慢地直接影響全人類,啟動人體的昆達里尼。這就是最近美國發生暴動的其中一個原因。並非所有的暴動都是事先策劃好的。人類真正的願望是掙脫禁錮,得到自由。人類的潛意識會體驗到越來越多的天堂泡泡。我們目前處於事件發生之前最後階段。大家可以預期看到更多人準備好要改變、渴求改變和尋找建設性的方法來觸發改變。

 

黛布拉:是的,我想與你談論一下關於那些暴動。不過我有一些關於非實體層面的問題。有些人說地球正在分裂成舊地球和新地球。這種事情真的在發生嗎? 如果真有在分裂,它是在現實世界、電漿層、乙太層和星光層之類的層面分裂嗎?,現在我們可以體驗到這種分裂嗎? 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事情讓我們體驗更多在新地球上的日常生活?

 

柯博拉:那種事情不會發生,那是錯誤的概念。

 

黛布拉:好的。因為很多人在談論這件事情。我很高興你幫忙澄清了。那麼這種情況在什麼條件下會發生呢?

 

柯博拉:將來不會發生有新舊地球的分裂。地球本身將會揚升到更高的振動頻率。

 

黛布拉:好的,太棒了。我想和你立即談論更多關於揚升時間線的話題。我想請問超光速粒子艙是否在協助人們療癒與錨定聖光在地球上,變得越來越強大有效用呢?那些在他們所在地沒有光艙的人們該怎麼辦呢?若他們想獲得這種療癒,你會建議這些人怎麼做呢?

 

柯博拉:是的,超光速粒子艙的力量越來越強大。我們不斷地升級光艙的功能,我們和昴宿星艦隊的科技發展與合作更是更加成熟。現在世界各地都有光艙的據點,想要體驗光艙療癒的人們可以輕鬆地找到。當然我們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或當地還未有光艙的人們來架設超光速粒子艙。我們的地球絕對需要強大的超光速粒子艙網格來療癒所有的人們,如此一來更可以強化地球的能量網格。

 

黛布拉:好的,因此光艙所提供的療癒是獨一無二的,是我們無法自行複製的。

 

柯博拉:這沒有捷徑。

 

黛布拉:好的,我有體驗過光艙。這個經驗對我來說非常美好和不可思議。我想來談談關於一些現在世界上發生的一些事。很多人想了解到底真相是什麼。你是否可以告訴我們昴宿星人是怎麼消除冠狀病毒的嗎? 這是怎麼辦到的?  這次的疫情已經在全世界造成非常嚴重的損害。疫情造成的不景氣也導致非常多的人失業。 人們都會想知道這種情況還會持續多久? 會不會有第二波的疫情呢?如果真的發生這種情況,我們是不是該囤積民生必需品? 你可以說一些關於冠狀病毒的整體情勢嗎?

 

柯博拉:好的。昴宿星人正在開發更有效的對策。我預期下個月會有更多的結果,讓我們拭目以待。希望昴宿星人可以鎖定目標,根除冠狀病毒,不過我無法保證這是他們的目標。我們就靜觀七月之後的發展。現在看來昴宿星人不認為會發生第二波疫情。我想重申一次,疫情的控制還是得看他們是否能開發出100%有效的星塵科技。因為這種技術在地球上使用的時候會出現相當多的難關。

 

黛布拉:真的嗎? 那指揮RCV星塵的指令仍舊有效嗎?

 

柯博拉:是的,就是這個技術。昴宿星人會使用相同的技術。他們會持續使用這個技術消除冠狀病毒。

 

黛布拉:太好了,他們將會持續改善升級!我們很期待更新。我想知道這次美國的暴動和抗議事件到底是什麼回事?這些暴動跟喬治·佛洛伊德的事件是預先策劃的嗎?黑暗勢力是否有煽動 “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民權團體上街發動偽旗抗議行動?你之前提到過最近的暴動是陰謀集團在幕後策劃。我們懷疑這一切是否從一開始就是他們的計謀,還是這是黑暗勢力順勢利用警察的暴行煽動大規模動亂。

 

柯博拉:好的,基本上耶穌會本來就有計畫在美國發起內戰。事實上這項計畫好幾年前就已經存在,耶穌會在美國利用此情況挑撥分化美國人。因此民主黨和共和黨產生越來越大的分歧,這就是耶穌會想要的結果。過去的歷史經驗裡耶穌會都慣用同樣的伎倆讓兩個對立的陣營互相仇視彼此。如果大家研究歷史,就會發現有心人適用相同的手段煽動戰爭 。兩個陣營相互對立,耶穌會極力分化敵對的陣營直到爆發動亂。耶穌會利用抗議者觸發暴力事件,就像上週所發生的事情。光明勢力於上週末已介入,希望這次耶穌會的計謀不會得逞,但他們會不斷地煽動暴亂。

 

黛布拉:好的。喬治·佛洛伊德真的死了嗎? 這是不是一場事先策劃好的偽旗事件?

 

柯博拉:喬治·佛洛伊德真的已被殺害,但這件事背後並不是這麼簡單。這件事有非常複雜的因素目前還未明朗。簡單來說任何被挑撥的狀況都可以演變成這場動亂的導火線。

每天都有數以萬計可以被利用來挑起紛亂的情況發生。

 

黛布拉:是的。我同意。陰謀集團一定會利用這些機會操弄。你之前提到過在這些暴動會出現一些正面的影響,導致人們覺醒並且採取行動。這一次美國國內動盪當中出現的正面影響可能就是事件前的淨化工作嗎?

 

柯博拉:是的,事實上這是第一次在民眾公開討論警察暴力問題。這個問題一直存在,但從未被正視過。現在人們開始關注這個問題。當然,陰謀集團試圖將輿論風向帶到種族分裂,他們試圖操弄輿論,但人們已經有更多的覺知,更多的反對聲音。更多人開始反對員警的暴力行為。警察使用暴力本來就不應該被允許,但是現在人們希望得到解決方案。人們希望改變。這就是人類利用昆達里尼能量說“不行,我們不希望這些事情再發生”。我們值得擁有更好的,不一樣的社會。

 

黛布拉:確實如此,為了解放地球,我們需要站出來為對的事情奮鬥。大家能想像如果那些上街抗議的民眾把他們的精力用來解放地球嗎? 哇~

 

柯博拉:這種事情會越來越多,因為人們知道越來越多的真相。例如很多人都知道比爾蓋茨或福西博士在做什麼。現在這些都是常識,而不僅僅是陰謀論,這在全世界就像公開的資訊。

 

黛布拉:是的,這也是我接下來的問題,比爾蓋茲或福西博士被逮捕了嗎?

 

柯博拉:還沒有,但遲早會的。一旦那些人被逮捕,肯定會是一條大新聞。

 

黛布拉:好的。我們已經知曉黑暗勢力的那些計畫,正如你所說的製造美國內戰,軍事管制及監視,接觸追蹤,強制疫苗接種及植入微晶片。人們對此感到越來越不安,你能否告訴大家光明勢力將如何在這些方面提供幫助?

 

柯博拉:好的。有趣的是,二戰之後,人們對第一次大規模疫苗接種感到擔心。人們也沒有在1996年後第二次大規模疫苗接種感到擔心。現在人們越來越明白這些年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次的冠狀病毒是生化武器。陰謀集團過去也施放過許多生化武器,但沒有人感到擔心。這個情況確實是被策劃和操縱的,但另一個方面也說明,人們直到現在才逐漸明白他們生活在怎樣的環境。人們終於他們開始擔心了。在過去的幾十年甚至上百年裏,人們並沒有為同樣的事情擔心過。

 

黛布拉:我們是否需要擔心強制疫苗接種和接觸追蹤技術?

 

柯博拉:我不會說大家需要過度擔心。我會說人們必須對對於強制疫苗接種採取正確的行動。如果有足夠的人說對接種疫苗說不,這種情形就會改變。

 

黛布拉:好的,太好了。當然,現在光之工作者最莫過於擔心的就是關於5G的危害,許多人們也已經覺知道5G的毒害影響,光明勢力對此是否有新的進展,比方説發明相關科技防堵5G的危害,還是他們已經開始執行相關對策了?

 

柯博拉:是的。昴宿星人正因應對抗5G發展另一項保護計畫,現在並非100%保證有效,但這絕對會有幫助,光明勢力也在積極的拖延5G在全世界的推廣進度。他們在日本取得顯著的成功,在歐洲也相當順利。目前在其它國家就沒有什麼進展。這是一場需要繼續的硬仗,我們仍需要突破往前。

 

黛布拉:為什麼陰謀集團不怕5G對他們造成的影響?

 

柯博拉:因為陰謀集團不會把5G基地台架在他們的別墅附近。他們當然會把基地台架在一般民眾生活的大城市中,而陰謀集團會避免住在有5G網路的環境。

 

黛布拉(00:43:52):

好的。所以陰謀集團也會躲開有5G網路的環境。光明勢力現在是否在大氣與天空中散播噴灑氫氧奎寧或其它有益的粒子,取代之前化學凝結尾當中的重金屬以及有害化學物質?

 

柯博拉:我不同意這個說法。

 

黛布拉:好的。陰謀集團是否仍在各地噴灑重金屬和其它有害化學物質?

 

柯博拉:是的,這情況還是有,但已經越來越少了。

 

黛布拉:太棒了!我真的聽到很多人分享,他們可以感覺到頭頂的天空變得更佳的清澈和美麗,我們也真的體驗這種感覺。接下來我想談談關於金融體系的近況。近期zerohedge網站報導中國讓77個開發中國家暫停償還國債,請問這是真的嗎?

 

柯博拉:中國特別針對非洲有非常強烈的企圖。中國想拉攏非洲。其中的方法包括在非洲投資。中國政府想透過暫緩償還國債加強他在非洲的影響力。中國可以藉由債務免除計畫與這些非洲國家綁在一起。如此一來中國就可以在非洲地區自由地投資。中國會給予這些國家微薄的援助,接下來進到第二波投資,順理成章與這些國家牽連在一起。這是中國一部分的策略。現階段就是是擴張。在過去幾世紀以來,中國的影響力僅限於原有的版圖,現在中國政府打算稱霸全世界。

 

黛布拉:好的。你是否可以談談關於金融體系的現狀? 班傑明·富爾福德說目前關於目前各方人馬正在討論的新金融系統 。 你有這方面的訊息嗎?

 

柯博拉:好,其實很多的協商早在幾年前就已經開始,但目前沒有任何進展,這是因為許多團體中有自己的利益取向,因此彼此間沒有共識。陰謀集團想要阻止協商,所以我們仍還沒到那目標,我很懷疑現階段會有新的突破。人們當然會希望最好下禮拜就會發生好結果,但我不認為有可能。

 

黛布拉:好的,我是説你過去曾提過金融崩潰會在事件前發生,但以現在情勢來看似乎此計畫已經變了,還是這計畫不會變?

 

柯博拉:這項計畫並未改變。當時機到來時,光明勢力會觸發金融體系崩潰。

 

黛布拉:好的。那關於在金融崩潰前會發生其他規模的崩潰嗎?屆時我們該怎麼應對?

現正經歷冠狀病毒導致的經濟衰退就是其中之一嗎?

 

柯博拉:股票市場在今年二月、三月時發生過小規模的崩盤。

當然之後又被人為操作而回跌,這種情況仍會重複,美聯儲將沒有能力繼續無限期地的操控股市,因此全世界各地的金融部門可能都會發生類似的崩盤。

 

黛布拉:好的。但會不會發生缺糧或是商店貨架被掃空的情況?

 

柯博拉:不會。我不認為會發生那種情況。

 

黛布拉:好,那我就放心了。接下來我好奇的想問,許多人都想知道近期小約翰·甘迺迪在社群媒體上爆紅,請問他是否還活著?

 

柯博拉:好的。我好幾次都希望請大家要有用常識看待事情。

 

黛布拉:好的,這個問題我們需要用基本常識來理解。那關於最近在巴西發生的幽浮墜毀事件呢? 這是否與陰謀集團有關? 是否有光明勢力的成員在墜毀事件中死亡?

 

柯博拉:這是銀河聯盟和龍人艦隊在月下空間的戰爭當中造成的連帶傷亡。

 

黛布拉:好的。那是否有一艘隸屬光明勢力的飛船?

 

柯博拉:我的消息來源指出那不是光明勢力的飛船。那是其它種類的飛船。

 

黛布拉:好的,我知道了。接下來是關於舒曼共振的問題,請問舒曼共振是地下活動或是量子活動的參考指標嗎?

 

柯博拉:舒曼共振是反映地球周圍的集體電漿場的情況。電漿場域也會被集體意識、太陽活動、火山爆發、大型地震的眾多原因影響。

 

黛布拉:是的。你會如何看待最近舒曼共振圖表顯示的能量活動?

 

柯博拉:妳要如何定義”最近”?

 

黛布拉:喔,我不知道怎麼說。就是在過去這幾個月,不斷出現能量脈衝尖峰之類的訊號。

 

柯博拉:當然。我們在過去這幾個月舉辦過好幾次集體冥想。這些冥想一定會影響地球能量場,同時也改變了全人類的集體意識。先前太陽活動處於極小期,所以太陽活動也不是很活躍。但現在太陽又開始活躍了起來,這可能也會帶來一些改變。

 

黛布拉:好的。我想再問一些關於揚升時間線和事件的問題。你說過在5月7日的滿月是一個觸發點,大天使麥達昶會啟動我們的太陽系連結銀河中心進入揚升門戶,除了月下空間和行星地球需要持續緩衝期以外。那這是不是説太陽系其它的星球已開始進入揚升階段? 那月下空間和地球何時可以連結到這個揚升門戶?

 

柯博拉:太陽系當中的其它星球其實還沒開始揚升。他們正在溫和地傳送重要的能量到整個太陽系。而太陽系要等到光明勢力徹底擊敗龍仁艦隊並且獲得關鍵性的勝利之後才會開始大轉變。這件事情目前還未發生。

 

黛布拉:好的。所以在這之後我們就能與這門戶連結。

 

柯博拉:是的,在這之後連結揚升門戶的能量會變得更輕鬆容易。

 

黛布拉:好的。這裡有幾個讀者在你2025年揚升窗口發佈後想提問,他們想問有關於三波揚升計畫是否必須在2025揚升窗口前完成?或是在2015年之後再開始?若事件不斷被拖延,那第一波揚升是否有可能在事件前發生?

 

柯博拉:好的。這個計畫目前有一些變動,我會在適當的時間公佈關於地表局勢的新計畫。

 

黛布拉:好的,太好了。我們都很期待聽到這個新計畫。我的下一個問題是有關於海嘯的淨化,地球是否會在揚升潮後發生大海嘯的清理計畫?

 

柯博拉:是的,當事件閃焰的脈衝發生時,會發生一場強大的淨化潮,沒有任何事可以抵擋這股能量。這是絕對需要發生的。如果地球要揚升,這場最後的淨化是有必要的。

 

黛布拉:好的,這裡也跟大家解釋一下,首先我們會發生事件閃焰,而在之後還會有一次更大的太陽淨化閃焰。

 

柯博拉:是的,事實上太陽閃焰分成兩個階段。第一個是啟動事件,第二個是啟動地球揚升。

 

黛布拉:好的,我知道了。事件發生時會有一系列自然災害發生,據說很多人會因此失去生命。這些災害能否被減緩或避免呢?

 

柯博拉:事件發生時或事件發生後短期內不會立即發生重大災害。但我們離事件更近的最後階段,我們的地球會有更多的震盪,以及更多的地震。

 

黛布拉:好的,2025年之後世界上會發生什麼怎樣的變化?我們將無法以肉身生活在地球上,這是真的嗎?

 

柯博拉:我不會給出任何具體時間點的預測,但我會說,在地球極移後只有生活在光之島的人們才能夠繼續留在地球上。

 

黛布拉:好,是的。我知道你之前說過,所以我們希望可以看到關於三波揚升潮的更新。有一些人發現自己的手出現一些發亮的光點,另如Cinder Walter,請問這是揚升症狀之一嗎?

 

柯博拉:我沒有看過,所以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我得看一下照片然後全部檢查過一遍才能回答這個問題。

 

黛布拉:好的。我可以理解。我們還有做那些最後的步驟才能讓事件發生?

 

柯博拉:我們首先需要肅清月下空間裡面的所有的龍人艦隊,然後在地表創造能夠讓事件發生的條件。當所有扯後腿的障礙都被清除,事情的進展就會變得很快。我們就可以期待事件發生。

 

黛布拉:好的,我們還可以保持高頻的振動和積極參與集體冥想,對吧?

 

柯博拉:是的,那是當然的。當我們穩定住了光網格,這就可以幫助光明勢力採取更佳有效的策略推進事件進展,雖然我們目前處於人質狀態,但我們仍可以利用我們的優勢在地表世界上創造出強大的和諧共振,如此一來我們可以更直接地加快解放進度。

 

黛布拉:好的,我想在訪談最後幾分鐘談一下薔薇聖女團帶給光之工作者和人類的能量以及療癒。你在之前的更新提到幾位關鍵人物破壞了匈牙利的女神能量旋渦。他們改變了時間線和影響了解放進度。你可以為我們詳細說明一下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柯博拉:基本上地球上每一個重要的旋渦點都會有守護者。這些守護者與生俱來的使命任務就是守護漩渦點的能量。一旦這些關鍵人物向黑暗妥協,這就會影響到整個旋渦點以及能量點所在地的所有人。這有可能改變整個時間線。而在過去的25或30年間,這樣的案例發生過幾次。這也是1995年的正面時間線徹底瓦解的原因之一。人類的影響力比我們自己想像的還要強大。許多重要關鍵地區的關鍵人士在他們的位置上足以決定整個區域局勢會變好或變壞。我已經見識過許多類似的案例。如果大家回顧歷史後就會發現一小群人組成的團體做出的關鍵決定就能夠決定地球局勢。

 

黛布拉:這個旋渦可以被修復嗎?

 

柯博拉:應該是可以的,也許會出現一些療癒的步驟。但目前光明勢力正在準備開啟另一個旋渦點來錨定女神能量。我會在我們的全球集體冥想後更新更多這方面的訊息,特別是當我們達成臨界質量後。

 

黛布拉:好的,很好,我們期待更多的消息。事件發生的事後,地表是否需要至少一個活躍的女神能量旋渦?

 

柯博拉:是的,需要,這將使事情更加容易。

 

黛布拉:好的,現在地表上是否有已啟動的女神旋渦點?如果有的話,是否超過一個?它們相互連結著嗎?如果是的話,她們之間是如何連結的?

 

柯博拉:地球上的女神能量漩渦沒有完全啟動。光明勢力和抵抗運動正在守護好幾個女神漩渦。但是在有人類生活的地表世界,目前沒有完全活躍的女神能量漩渦。這當然會是一個問題。

 

黛布拉:當然,我們在薔薇聖女團實體聚會時創造的小型女神旋渦能夠連接到更大的能量旋渦,並為她提供能量嗎?

 

柯博拉:是的,當然。我非常鼓勵所有薔薇聖女團能夠經常透過實體聚會來守護你們的能量漩渦,大家可以透過冥想還有跟隨自己的內在指引來採取任何對解放任務有幫助的事。薔薇聖女團網站上的相關指南會很有幫助。

 

黛布拉:獨自冥想也能有幫助嗎?

 

柯博拉:有幫助,但在一個團體裡會更好,因為能量會更強大。

 

黛布拉:好的,所以即使你自己在家裡做,也很有幫助。除了埋放如意寶珠以外,我們還能做什麼來強化女神旋渦?使用玫瑰相關的物品來打開自己的心輪—透過使用玫瑰精油,在家裡放置鮮花幫助安撫情緒,這些有幫助嗎,還有其他能夠強化女神旋渦的方法嗎?

 

柯博拉:有一些幫助,不過我在部落格上分享的冥想方法可以直接啟動旋渦。

 

黛布拉:好的,毫無疑問目前地球上存在很多的恐懼和混亂,薔薇聖女團能夠做什麼來驅散這些恐懼和混亂的能量?

 

柯博拉:還是回到女神能量。大家可以透過冥想祈請女神力量的臨在並與你的能量場連結。大家可以呼請女神的臨在,然後女神就會用她的能量平衡並療癒你的能量場,以及自身所在地的能量場。

 

黛布拉:好的,因為人們都需要療癒,因此在療癒開始前有哪些重要的工作要做?人們可以療癒自己嗎?薔薇聖女團的成員能夠為他/她提供哪些幫助?

 

柯博拉:現在更容易做到的是呼請天使的療癒,特別是在6月30日冥想後,呼請天使的療癒能量會很有幫助。

 

黛布拉:好的,很多光之工作者感覺身體不適,也很難靜下心冥想,他們無法集中注意力。這種情況是突破能量造成的?還是純量武器攻擊造成的? 人們想知道要如何找回內心的平靜。

 

柯博拉:這是強大淨化過程的其中一個副作用。現在生活周遭有很多的無形實體。都市生活當中也有很多電磁污染。大家也可以到遠離人群和電磁輻射的大自然中,獲取平靜的時間。進入大自然是我們讓內心回歸平靜的其中一項關鍵。

 

黛布拉:好的,如果一個人無法去很遠的地方,你有什麼建議?

 

柯博拉(01:00:12):

水域也有幫助,即使是一個小湖或者任何有水的地方都可以。

 

黛布拉:很好。很多光之工作者因為多年的打擊而感到疲憊,這些挑戰包括財務,健康,不好的環境等等,他們目前還能夠護持聖光嗎?

 

柯博拉:雖然光工們沒辦法隨時隨地護持聖光,但是冥想活動只需要20分鐘。我想任何人都可以做到。

 

黛布拉:是的,當然。

 

柯博拉:我不是讓人們像將軍一樣去打仗。我只希望大家抽空冥想20分鐘。這應該不是很過份的要求。

 

黛布拉:當然。你可能以前有回答過這類問題了。請問我們要如何療癒在現實生活當中遭遇的各種攻擊? 你有想要補充的嗎?

 

柯博拉:世界上有很多療癒師。我建議成立一個可以服務全世界的療癒師組織。目前還沒有這樣的團體。我只是提出一個想法。人們可以在全世界成立類似薔薇聖女團的療癒師團體並且一起幫助改善目前的狀況。

 

黛布拉:是的,先種下一顆想法的種子。希望有人受到啟發並且付諸行動。我們現在能夠感受到五維世界的嗎? 人們可以做什麼來更多地連接自己的高我?

 

柯博拉:我不會給出具體方式,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方法。隨著形勢的進展,人們可以越來越容易體驗到五維以上的世界。特別是月下空間得到更多清理之後,連接更高維度的頻率將會更加容易。

 

黛布拉:那真是太好了。你曾經推薦過《水晶階梯》和《活在喜悅中》兩本書。我都讀過了,感覺非常棒。這些書中的內容給人帶來啟發,並且描繪了未來會發生什麼。你可以再推薦幾本書嗎?

 

柯博拉:我會推薦《活在喜悅中》,還沒有買這本書的人可以去買,它會對目前的狀況有所幫助。

 

黛布拉:好的,還有什麼是目前能夠計劃去做的,像《水晶階梯》中描述的事件前和事件後那樣。正如我所說,我們當中很多人都讀過那兩本書,你可以再推薦一些嗎?

 

柯博拉:我目前沒有相對可靠的書可以推薦,因為有些人讀一本書就會相信書裡的全部內容,這是一問題,我目前找不到足夠純粹的書。

 

黛布拉:好的,這是一個棘手的狀況,我知道一些通靈者並非是完全純淨的能量管道,所以這是的確有難度的。那我們來總結一下吧,柯博拉。你能夠給光工一些建議,為下半年或事件前做準備嗎?有沒有一些給人希望或鼓勵的話要對大家說?

 

柯博拉:好的,我知道每個人都很累。但目前重要的是,大家要學會互相支持。光之工作者和光戰士之間總是有很多爭執,這些都是完全不必要的。我想,現在是大家學習如何互相支持的時候了,因為每個人確實很累,大家需要彼此支持來度過這段時間。

 

黛布拉:好的,就讓我們彼此真心地支持彼此。關於對未來的希望你還有什麼要說的?

 

柯博拉:地球以外,太陽系內的形勢已經有非常大的改善。宇宙的真理正義正在眼前,偉大的宇宙循環帶來的新舊交替正在發生。這些都需要一些時間顯化到物質層面。事實上這需要不少時間。我們都很累,但我們在逐漸往那個方向前進。

 

黛布拉:是嗎?好的。非常感謝你所付出的努力,我知道這對你來說也不容易,所以我們對此非常感激,感謝你所做的工作,包括傳遞訊息和對我們的啟發。非常感謝你,柯博拉。我想要提醒大家,29/30號的全球集體冥想,請大家按照自己所在時區參與。關於冥想你還有什麼要和我們分享?

 

柯博拉:是的,我會發佈宣傳影片。我已經把冥想指南上傳到我的部落格,另外還有倒數計時器。宣傳影片已經有很多語種,之後還會上傳更多語言版本的影片。請大家積極宣傳這次冥想,讓更多人知道這次的冥想活動,我們可以達成臨界質量。我們能夠更進一步。這是一場馬拉松,但我們會到達終點。

 

黛布拉:好的,很好。讓我們設定意念,再次把目標定在100萬。在此非常感謝所有薔薇聖女團的兄弟姐妹們,感謝你們提供問題。我也要謝柯博拉今天花時間來參加訪談並跟我們分享這些很棒的內容,非常感謝。

 

柯博拉:好的,謝謝。光的勝利!

 

黛布拉:光的勝利!

 

翻譯:Patrick Shin,Ira Antoinette

 

2020年6月重大星象-全球冥想活動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0/06/06/666666/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0/06/18/sisterhood-of-the-rose-interview-with-cobra-age-of-aquarius-activation-part-2/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

 

微信隨喜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