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在德國舉行針對比爾蓋茲和大型製藥廠的揭露

主流媒體的全面封鎖:一場在德國舉行的大規模集會與小羅柏·弗朗西斯·甘迺迪針對比爾蓋茲和大型製藥廠的揭露。

 

 

重點頭條:

事實:小羅柏·弗朗西斯·甘迺迪近期在德國柏林發表演說,根據他的說法,當時共有一百多萬的民眾走上街頭,在各不同地點參加這場大規模集會。他談到了數位與醫療體系和極權政府主義。

 

反思:當全世界有這麼多人,關心著我們的地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合法地走上街頭,最後卻被主流媒體的審查機制給完全地忽略和抹去。試問,我們真的是活在一個民主體制的國家嗎?

 

 

發生了什麼: 捍衛兒童建康聯盟的執行長也是著名的美國環境律師小羅柏·弗朗西斯·甘迺迪,近期在德國柏林百萬人的集會上發表演說。上百萬人帶著決心意識湧上街頭,一同與小羅柏·甘迺迪抗議比爾蓋茲的生物安全議程。這個崛起的專制監察組織和大型製藥商的贊助者正危害著民主自由的精神。

根據小羅柏·甘迺迪指出,這場全球性冠狀病毒的疫情,正好方便讓精英權貴制定出多項政策…50年前我的叔叔約翰甘迺迪也踏進這片土地,來到這座城市,因為柏林是對抗全球極權統治的前線城市,而時至今日,柏林再一次成為反抗全球極權的象徵。

 

這裡您可以參考,我們先前所發表小羅柏·甘迺迪在幾年前所寫下關於 比爾蓋茲與世界大藥廠之間關係的文章。

 

譯註:小羅柏·弗朗西斯·甘迺迪(Robert Francis Kennedy Jr.)是美國環境律師作家,截至2020年,他是最著名的是反疫苗接種專家。他也是前總統約翰·肯尼迪的侄子。

 

其實很難真的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參加,但根據照片上的判斷,的確是可以知道這場大規模的集會人數不容小覷,而主流媒體完全忽視這場集會。小羅柏·甘迺迪說,“這是散佈在柏林市裡40個集會點的其中之一,我們有150萬人分別在不同的地點上,躲避警察的干擾,我們同一的目標就是和平的抗議全球化醫療與數位極權主義的興起。”

 

 

如果主流媒體決定要報導一場大規模集會,他們可能會製造出大型壯觀的場面呈現給觀眾,讓這新聞看起來是“多數人的想法”的宣傳手法。而當他們不想報導可能危及他們利益或股東權益的新聞時,像是關於大型製藥的爭議時,主流媒體的典型手法就是當作這件事沒發生,不管這件事到底有多重要,不管這場集會有多少人參加,他們可以編故事地讓它看起來多數就是少數,或是少數代表多數。

比爾蓋茲最近被稱為新聞界的守門人,他不僅幾乎擁有世界衛生組織和大型製藥場的權利,佔有主流媒體也是他的其中目標。

相關延伸閱讀:CBS前記者解釋主流媒體如何洗腦大眾人口

 

小羅柏·甘迺迪近期在IG上分享發布他對這次這集會的感受,和他面臨的諸多壓力。

 

在柏林的勝利紀念柱下我說:這是散佈在柏林市中40個集會點其中之一,我們有150萬人分別在不同的地點上,躲避警察的干擾,我們同一的目標就是和平的抗議全球化醫療與數位極權主義的興起。如同我說的,政府的策略就是把抗議者描述成極端的右翼份子或是病毒否認者。(一種敘述大屠殺否認者的委婉說法。) 而這些皆非事實。政府發布了三項公告,對外宣稱這是場非法抗議行動。

 

 

我們快速回應的律師團隊,成功地在法庭上為其上訴。

被大型藥商所控制的主流媒體,完全封鎖拒絕報導這個抗議活動。

這可能是德國歷史上,最龐大規模的抗議集會行動。沒有任何一家主流媒體報導這則新聞。唯一可以找到的新聞卻宣稱只有38,000人上街抗議,和秀出一則在國會大廈附近,100名武警及50名身著納粹服裝的暴力煽動者的偽旗事件片段。諂媚的“藥媒”努力地將假法西斯主義的粗劣笨銼表演,和我們訴諸和平民主的事件混為一談,他們宣稱我們跟極端暴力的右翼份子沒什麼兩樣。

 

 

 

*1990年的世界足球冠軍得獎者湯瑪斯巴爾托迪和他的妻子布里塔現身在抗議活動。

*德國國家隊籃球明星喬希科-賽布和奧運跳遠冠軍亞歷山德拉-韋斯托雷。

*主辦方律師馬庫斯-海因茨和來自加納的節目主持人娜娜KP。

 

 

為什麼這如此重要:來自各地成千上萬的醫生、科學家和眾多的專業人士,長期以來他們對世界各國政府提出質疑,這群勇敢挺身而出的組織數目不斷攀升。以德國為例,現在已有超過500名醫生和科學家簽署一份 “冠狀病毒調查委員會” 來調查新冠狀病毒COVID-19和這個世界的真相,他們更相信世界各國政府,帶著極權主義議程目的,披上假面具和虛偽的善意繼續欺騙所有人。

依據他們的見解,這絕對是沒有必要的行為,非但不科學以外,甚至對所有人更是有害。

 

阿諾德·西摩·勒曼。哈佛大學醫學教授。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前主編指出:

“醫療產業早已被大型製藥商所收買,不僅是在醫藥方面,在教學和研究方面更是。這個國家的學術機構允許他們自己成為付費的大型藥廠工業代理人,我認為這是非常可恥的行為。”

 

 

小羅柏·甘迺迪幾年前就提到了大型製藥商在美國本土的強大影響力,更不用說已蔓延到全世界的狀況了。這些在過去你曾挺身對抗來保護我們的孩童,遠離有毒化學疫苗的威脅,和污染於我們的食物和水中的大家,都見識過這些機構的力量是怎樣強大,怎樣削弱那些應該保護我們下一代的民主機構,貪婪的腐敗的他們甚至收買國會。他們大步邁進華盛頓的行政特區的大門,成了最大宗的政治掮客,他們人數甚至比國會議員還多。他們獻出比起掮客還高出兩倍多的國會資金,也就是石油和天然氣的利益。想想看他們手上的重大權力遠遠大過民主和共和兩黨,他們抓著我們的監管機構,讓他們成為手上的魁儡,他們更摧毀真正科學的出版權。

 

 

我想問的問題是,為什麼有這麼多人的贊同觀點還要被審查?而且還是成千上萬的人們的統一訴求,甚至是研究冠狀病毒、為數不少的著名科學家和醫生名單人數。

隨著專制主義的蔓延和緊急動員法的頒布,就在我們犧牲自身的權利時,我們也同時失去陷進壓制自由世界的能力,你真的相信,當第一波、第二波、甚至是第十六波病毒蔓延,而這將成為人們習常過往的模糊記憶時,我們還有能力可以保有我們的生存權利嗎?

-愛德華.斯諾登。

 

我已經寫下許多表達我感受的文章、意見、研究和數據資料來說明為何病毒的封鎖政策和其他措施實行的荒謬。這裏有進入病毒感染致死率的參考文章,這篇文章討論關於超過500名德國醫生和科學家的見解。了解更多疫情涵蓋範圍的相關你可以查看這裡

 

重點回顧:為什麽現在網路上,有一個數位專制的歐威爾式的 “事實核查” 機制,針對那些明顯不是虛假新聞的消息而進行審查?為什麼他們不去審查世界衛生組織的信息?為什麼維基百科,所流出關於大型製藥廠在WHO裡的影響力的文件資料卻完全被忽視?為什麼主流媒體要一直不斷用嘲笑諷刺、人物暗殺和陰謀論這樣的字眼來看待醫生與科學家的論點,而不真正地面對或解決那些反駁的聲音?為什麼我們不能公開透明的討論這些議題?這世界到底怎麼了?

 

 

譯註:歐威爾式在現代是用來形容反對自由開放社會的行為,包括政府洗腦人民或時時刻刻監視和控制民眾和形容極權主義和政治謊言的代名詞。

 

我們的世界正經歷大規模的意識覺醒,這場新冠狀病毒的疫情成了意識覺知的催化劑,全世界已有更多更多的人們開始質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人們不再只單純地聽信電視媒體的一派說詞,這樣的質疑和嚴謹的探究導致意識的大轉變,世界上的人民已經知道,有些事已經徹頭徹尾地變質了。

不是所有的每件事我們都會被告知,為了做出改變和讓一切更好,我們必須能夠客觀地辨識出問題,這是我們絕對應該去做的。我們越是’醒過來’ ,就會有更多面臨我們’覺醒’威脅的人設法要我們閉嘴和繼續控制我們。

 

我們活在一個非凡和激勵人心的世代!很開心可以看到因為疫情的關係,衍伸出大規模人民聚集的覺醒火花,人們渴望出現一個更好、更透明的自由世界,這跟911事件後所發生的覺醒潮很相似。

 

 

原文出處:https://www.collective-evolution.com/2020/08/31/media-blackout-massive-gathering-in-germany-as-rfk-jr-exposes-bill-gates-big-pharma/?fbclid=IwAR3Rpzeg8VzVs15uumlhOrcC1CqxWzRG3HOWRJYBPfv2FHqlVi5ZrxKTAh4

 

 

譯註:以上言論不代表譯者與發佈處立場,請讀者自行判斷其觀點。

翻譯:Ira Antoinette

 

 

 

 

國際黃金時代團隊(公開LINE群)!請點選以下連結加入社群!
https://line.me/ti/g2/1bW-837FsElWxTijtiPCVA?utm_source=invitation&utm_medium=link_copy&utm_campaign=default

 

公開群會有簡單的問題:「請問你為什麼想加入社群?請說明對於事件和團隊的瞭解?」

請大家可以好好的想想並且認真回答,不然申請是有可能會被駁回的唷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0/10/06/20201006-01/ ‎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