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學家說基因”指印”證明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是人造的,缺少自然演化的可靠證據

根據每日郵報獲得的一份長達 22 頁的爆炸性論文,兩位著名的病毒學家聲稱在 COVID-19 樣本上發現了“獨特的指印”,這些特徵只能由實驗室操作產生。

 

英國教授安格斯·達格利什 (Angus Dalgleish) – 以創造世界上第一個“愛滋病毒疫苗”而聞名,挪威病毒學家比爾格·索倫森博士 (Dr. Birger Sørensen)(Immunor 製藥公司主席)發表了 31 篇同行評審論文並擁有多項專利,他在分析病毒時寫到,去年的樣本中,這兩位在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功能獲得” (gain-of-function)研究中,發現了”六個插入物”形式的”獨特指印”

 

他們還得出結論,”新型冠狀病毒” (SARS-Coronavirus-2) 缺少自然演化的可靠證據”,且”無庸置疑”該病毒是實驗室研發產生的。

 

 

《每日郵報》(DailyMail.com) 獨家獲得了在《生物物理學發現季刊》(Quarterly Review of Biophysics Discovery) 上發表的 22 頁論文,研究人員在其中描述了他們長達數月的“鑑識分析”。這些鑑識分析的資料來源為2002 年至 2019 年在武漢實驗室進行的實驗(每日郵報)

 

 

表格 2 顯示在2003 年至 2013 年間收集的病毒分離株7、8 和9,於 2003 年至 2016 年期間提交至基因銀行。2013 年收集的1至6的分離株於 2018 年至 2020 年期間提交至基因銀行。收集日期僅供參考。無法得知石正麗博士和她的同事(包括 Peter Daszak 博士)究竟收集了什麼、何時收集、何時提交給基因銀行。而這是持續在調查中的議題。

 

去年,索倫森博士告訴挪威廣播公司,COVID-19 具有“從未在自然界中檢測到”的特性,並且美國已經與中國在冠狀病毒的”功能獲得研究”上與中國進行了多年合作。

 

 

一張冠狀病毒的圖顯示了兩位科學家證實的”六個指紋”,他們表示:這說明了冠狀病毒一定是在實驗室中製造的 (每日郵報)

 

 

第二張圖顯示了在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 )突刺上發現4個並排的氨基酸帶有正電荷,像磁鐵一樣吸附在人體的細胞上,這使得病毒具有極強的傳染性(每日郵報)

 

這篇論文詳細介紹了他們長達數月的”鑑定分析”,回顧了 2002 年至 2019 年在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的實驗,該論文發表刊於《生物物理學發現季刊》(Quarterly Review of Biophysics Discovery)。

 

在信件中提到更多訊息:

 

達格利什和索倫森從期刊的數據庫中,拼湊出一些與美國大學合作的中國科學家,如何建構出製造產生冠狀病毒的工具。

 

大部分工作都著重在有爭議的功能獲得研究上——在歐巴馬執政時,美國暫時禁止功能獲得研究。

 

功能獲得研究涉及扭轉自然產生的病毒,使其更具傳染性,並讓它們可以在實驗室的人體細胞中所複製,從而對於病毒對人類的潛在影響有深入的了解。

 

達格利什和索倫森主張從事功能獲得研究計畫的科學家,從中國洞穴中的蝠身上提取天然的冠狀病毒為”主幹”,拼接上新的「棘蛋白」,令它變成對人體致命且高度傳播的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

 

兩個科學家指出涉嫌操縱病毒的一個明顯跡象是,新型冠狀病毒的突棘上有4種並列的胺基酸。

 

與《每日郵報》的獨家專訪中,索倫森說這些胺基酸都帶有正電,這使得病毒能夠牢牢吸附於人體細胞帶負電的部分,這是新冠病毒更有傳染力的原因。

 

就以磁鐵的原理而言,帶正電的胺基酸會互相排斥,在自然界的生物體中3個並排的狀況已很罕見,4個並列更是”極不可能”。

 

達格利什告訴《每日郵報》,物理定律來說不可能同時並列4個帶正電的胺基酸。唯一可能的方式是人為產生。

 

論文指出,新型冠狀病毒這些特徵是”獨特指印”,意味著病毒是被有目的的篡改,源於自然界產生的可能性極低。

 

科學家說:”在自然病毒大流行情況下,病毒會漸漸變得更具傳染力,但致病性會減弱。這是許多人對新型冠病毒的預期,但實際的情況並非如此。”

 

在重建歷史的含意上,我們可以無庸置疑假定新型冠狀病毒是被有意的操縱,因此必須重新考量何種功能獲得研究才是道德上所能允許的。

 

 

結論

 

我們已經推斷出研究發表的內在邏輯,這些研究導致了新型冠狀病毒的確切功能,包括來自不同來源類別相交的一致性、研究階段的時機性以及指定機構和個人的記錄能力的發展。這個重建的歷史病因學中,符合方法、時機、操作人和地點的標準,以產生足夠的信心來扭轉舉證責任。在自然病毒大流行情況下,病毒會漸漸變得更具傳染力,但致病性會減弱。這是許多人對新型冠狀病毒的預期,但實際的情況並非如此。在重建歷史的含意上,我們可以無庸置疑假定新型冠狀病毒是被有意的操縱,因此必須重新考量何種功能獲得研究才是道德上所能允許的。由於廣泛的社會影響,這些決定不能完全由研究科學家來決議。

 

研究指出新型冠狀病毒(SARS-Coronavirus-2) 缺少自然演化的可靠證據”,且”無庸置疑”該病毒是由實驗室研發產生的。(每日郵報)

 

達格利什和索倫森去年提出了他們的研究結果,被他們用最簡單的邏輯”駁斥”了新型冠狀病毒。不過英國軍情六處 (MI6) 前局長理查·迪羅夫 (Richard Dearlove) 指出這兩位科學家的研究結果是”重要”的發現,證明疫情可能源自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WIV)。 

 

 

達格利什和索倫森並不是首次發現新型冠狀病毒有異常特徵的科學家。去年6月《每日電訊報》就報導新型冠狀病毒有兩個獨特的特徵。

 

首先,此病毒與人類血管收縮素轉化酶2(ACE2 ) 的結合,比包含蝙蝠在內的其它任何動物都還牢固。

 

第2點,新型冠狀病毒在其與蝙蝠冠狀病毒密切相關的 RaTG-13 病毒中,缺少一個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 (furin cleavage site),這使得它的傳染性明顯增強——我們在 2 月下旬報告了這一點。

 

根據以色列基因學家謝梅許 (Dr. Ronen Shemesh)表示,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是最不尋常的發現。

 

“我認為所有關於冠狀病毒類型之間差異的最重要問題是在新型冠狀病毒的棘蛋白插入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他說,”這種插入在進化過程中相當罕見,短短20年的其間內就出現4種額外的氨基酸是非常不可能的。”

 

“有很多原因相信造成 COVID-19 疫情大流行的新型冠狀病毒是在實驗室所生成,很可能是透過基因工程的方式。” 他說,”我相信這是能讓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在正確的地方發揮功能的唯一方法。”

 

謝梅許博士擁有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的遺傳學和分子生物學博士學位,在藥物探索和開發領域有超過21年的經驗,他說這種插入發生在完全正確的棘蛋白切割位點是”非常不可能的” – 這恰好是使病毒更具傳染力正需要的位置 – 每日電訊報

 

他補充道:”更令人懷疑的是,這種插入不僅發生在正確的位置和時間,且切割位點還從絲氨酸蛋白酶切割位點轉換成弗林切割位點。”

 

2020年1月,一組印度科學家在一篇已撤回的論文中寫到,新冠病毒可能已經過基因工程改造以整合部份愛滋病毒(HIV)基因組,”2019-nCoV 棘蛋白中的新型插入物與HIV-1 gp120 和Gag 在自然界偶然發生是不尋常的。” 意思是 – 它不可能自然地發生。

 

下個月,南開大學的一組研究人員指出新型冠狀病毒有”類似愛滋病毒的突變”,它可以藉由與細胞膜上的人類血管收縮素轉化酶2(ACE2) 受體結合,更快速的進入人體。

 

其它有高度傳染性的病毒,包括愛滋病毒和伊波拉病毒,是以一種稱為弗林蛋白酶的酶在人體內起活化蛋白的作用。有許多蛋白質在製造時處於不活躍或休眠的狀態,必須在某個特定點”切割”來活化其各種功能。

 

在查看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時,天津南開大學的阮吉壽教授和他的團隊找到了一段在 SARS 中不存在的變異基因,但與在愛滋和伊波拉病毒中發現的基因相似。-南華早報

 

根據南開大學研究,以弗林蛋白酶結合法進入細胞比SARS 還要有效率100-1000倍。

 

謝梅許博士說,”這種蛋白質切割蛋白是高度混雜的,它存在於許多人體組織與細胞類型中,並參與許多其它病毒類型的活化和感染機制 (它參與愛滋、皰疹、伊波拉和登革熱病毒機制)。如果我試圖設計一種對人類有更高附著力和傳染潛力的病毒株,我恰好就會這麼做:我會直接在原本效率較低且細胞特異性更多的裂解位點插入一個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

 

弗林德斯大學教授尼古拉‧彼得羅夫斯基(Nikolai Petrovsky)去年在新型冠狀病毒中發現”引人注目的巧合或是人為干預的跡象”,他告訴每日電訊報,新型冠狀病毒”巧妙地適合人體”。

 

 “我們真的不知道這種病毒是從哪來的 – 這是事實。兩種可能性:一種是病毒的偶然傳播…另一種是實驗室意外流出” 他補充說,其中一種可能性是動物宿主同時感染了兩種冠狀病毒。實驗室中的培養皿也能發生同樣的過程。

 

“換句話說,新型冠狀病毒可能是從動物宿主身上重組發生的,也可能是在細胞培養皿的實驗中發生的。我當然非常贊成進行科學審查。唯一目的應該是深入了解這場疫情究竟是如何發生的,未來我們又該如何預防。”

 

請記住 – 去年這類報導都會被社群媒體移除,廢止,和被中國共產黨的宣傳文宣攻擊。

 

文章出處: 

https://www.zerohedge.com/covid-19/virologists-claim-fingerprints-manipulation-prove-covid-19-man-made-no-credible-natural

 

譯者: 跟著兔子

 

 

 

國際黃金時代團隊(公開LINE群)!請點選以下連結加入社群!
https://line.me/ti/g2/1bW-837FsElWxTijtiPCVA?utm_source=invitation&utm_medium=link_copy&utm_campaign=default

 

公開群會有簡單的問題:「請問你為什麼想加入社群?請說明對於事件和團隊的瞭解?」

請大家可以好好的想想並且認真回答,不然申請是有可能會被駁回的唷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微信隨喜打賞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1/10/02/20211002-01/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