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老鼠孩童”: 佛奇的醫學遺產—對孩子們進行殘酷的醫療實驗

最近,一部2004年的BBC紀錄片《白老鼠孩童》中的內容刷新了大眾對安東尼·佛奇博士的認知。這部電影揭露了福奇批准由美國納稅人所出資,對少數族裔貧困兒童進行的殘酷實驗。這些實驗是佛奇為治療愛滋病而進行的部分研究。

 

作者:Ann Tomoko Rosen

 

最近的 #BeagleGate (米格魯門) 醜聞達成了全球新冠疫情、“功能獲得”研究醜聞、全球強制接種疫苗和浪費美國稅收都無法完成的事:它讓世界停下來去質疑安東尼·佛奇博士的誠信。

 

 

最近幾周,主流媒體和各大社交平臺充斥著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 (NIAID) 用國家稅收資助了殘忍動物實驗的相關報導。

 

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是在佛奇領導下運作的一個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分支機構。

 

社交媒體上瘋傳的貼文描述了米格魯在挨餓後如何被切除聲帶,無法唉嚎後頭被綁在籠子裡,接著活生生地被饑餓的沙蚤蠶食。

 

其它的米格魯幼犬被注射了實驗室製造的蜱傳細菌的“突變”品種,隨後被放在數百隻蜱蟲中,這些蜱蟲吸它們的血長達一周。幼犬們每週要被抽血兩次,持續8周,之後就被犧牲了。

 

在另一項實驗中,米格魯被注射了心絲蟲的幼蟲,之後就被安樂死,這樣幼蟲就可以用於其它實驗。

 

 “白袍浪費計畫”(WCW)的調查揭露了這些真相並引發了公眾的強烈譴責。兩黨都要求佛奇為他所簽署濫用納稅人數百萬美元的實驗負責。

 

隨後主流媒體在白袍浪費計畫上的熱門報導證明了米格魯門事件對公眾的影響。

 

人權活動家、人類研究保護聯盟 (AHRP) 的創始人維拉·沙拉夫 (Vera Sharav) 說:“諷刺的是,正是這些小狗所帶來的憤怒。”

 

沙拉夫並不是不關心小狗。讓她感到沮喪的是,她畢生使命就是終結殘酷的兒童醫學實驗,但卻沒能帶來同樣的社會效應。

 

沙拉夫說:“在這些動物背後有強大的擁護者,例如:善待動物組織,它們努力保護動物免受虐待。但這些孩子卻不受重視,這真的很諷刺。”

 

曾身為大屠殺中倖存的兒童的沙拉夫,親眼目睹了腐敗體制是如何以公共衛生的名義,系統性地抹殺道德規範和人類的同情心。

 

幾十年來,她一直致力於制止那些不道德和虐待性的醫療行為,包括那些由政府機構和大型製藥公司資助的專案。

 

幾十年來,她一直努力打破沉默,引起媒體和監管機構的注意,這是一場艱苦的戰鬥。

 

但2004年出現了一絲希望。英國廣播公司 (BBC) 在為一部紀錄片《白老鼠孩童》(Guinea Pig Kids) 收集資料的時候聯繫了沙拉夫。

 

根據調查記者利亞姆·希夫的調查結果,這部令人心碎的紀錄片揭露了佛奇在化身兒童中心 (ICC) 對感染愛滋病毒的兒童進行的殘忍醫學實驗。

 

 

沙拉夫與希夫、調查記者西莉亞·法伯以及電影導演傑米·多蘭合作。他們三人都曾短暫地相信,真相終將攤在陽光之下。

 

但正如他們所發現的,揭露真相並不適合膽小的人。

 

誰是“白老鼠孩童”?

 

化身兒童中心標榜自己是“紐約市唯一一家為感染愛滋病毒的兒童和青少年提供專業照護的機構”,但真相是它正是這些反人類罪行的發源地。

 

1992年,國家愛滋病研究所提供資金,將化身兒童中心重新打造成“陽性愛滋病毒兒童的門診診所”,該診所之後成為哥倫比亞大學兒童愛滋病臨床試驗單位的一部分。

 

紐約兒童福利部門,即兒童服務管理局將其照護的弱勢貧困兒童授權給實驗室當作白老鼠,來測試有毒性的愛滋病藥物,如奇多夫定、奈韋拉平和各種蛋白酶抑制劑,以及實驗性愛滋病疫苗。

 

這些被批准給予成年愛滋病患者使用的藥物大多帶有黑盒警示(注: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對處方藥的最強烈警告),並可能帶來致命的副作用,包括骨髓壞死、器官衰竭、畸形和腦損傷。

 

這些孩子大多是黑人、西班牙裔和窮人,而他們的母親吸毒成癮。

 

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利用流行的愛滋病“正統觀念”謊稱,對這些孩子進行的不道德實驗是讓他們能夠生存下去的唯一機會。

 

傑奎琳·霍格爾的工作是讓孩子們服用藥物,她說:“我們被告知,如果他們嘔吐,失去行走能力,腹瀉或者死亡,那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們感染了愛滋病毒。我只是完全按照醫生的要求去做。”

 

作為一種單向的行為準則,服從一直是佛奇職業生涯中反復出現的主題。化身兒童中心醫療主任凱瑟琳·佩因特博士指出:“有愛滋病毒陽性兒童的家庭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堅持。”

 

當霍格爾從這個專案中收養了兩位同母異父的姐妹時,她得到了深刻的教訓。霍格爾自己在家採用更人性化的科學方法,推斷出是藥物導致孩子們的疾病。因此她讓孩子們停止藥物治療。

 

她形容這種改善“幾乎是瞬間的”,並指出姐妹們有生以來第一次正常飲食。但她的自作主張使她被當作一個疏忽的家長,而失去了孩子們的監護權,她再也不被允許見到她們。

 

在化身兒童中心,實驗對象的合作與服從始終優先於他們的健康和幸福。不論服用這些藥物的負作用為何,這些孩子們都得服用這些藥物。這些負作用都會被歸因於他們的假定疾病 (AHRP發現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允許其合做的藥廠,對這些還未經實驗室確認感染愛滋病毒的孩子進行實驗)。

 

如果父母拒絕接受實驗,兒童的社福人員會立即將孩子轉移到寄養家庭或兒童之家。在那裏,孩子們會被授權繼續接受實驗。

 

如果孩子抗拒或拒絕接受藥物治療,他們會被帶到哥倫比亞長老會醫院。在醫院裡,醫生會通過外科手術將導管植入他們的胃裏,進行給藥。

 

沙拉夫透露至少有80名兒童在這些臨床實驗過程中死亡。

 

 

沙拉夫指出:“佛奇掩蓋了所有的死嬰。這些孩子都是他仕途的犧牲品,他們是被拋棄的孩子。”

 

西莉亞·法伯是一名調查記者,她對這部電影進行了研究。去化身兒童中心位於紐約霍桑的天堂之門墓地,並看到裏面大量的墓碑時,她徹底明白了。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法伯說:“這是一個巨大的坑,坑上隨便用人造草皮蓋住,你甚至可以把草皮拿起來。草皮下堆放著散亂的普通棺木,可能有100個。我瞭解每個棺材裏都裝有不止一具孩子的屍體。”

 

當涉及到遵守紐倫堡法典,甚至參與聯邦法規相關的臨床實驗時,服從性也是一個問題。

 

紐約沒有遵守保護寄養兒童的規定,而是成立了一個機構審查委員會,這是一個道德委員會,由進行這項醫學實驗相同的醫院委員所組成,旨在批准這項研究。

 

換句話說,批准的決定是由獲益的一方做出的。

 

2004年3月,沙拉夫所在的組織投訴了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及聯邦人類研究保護辦公室。

 

投訴的重點是在這些實驗中,非法招收寄養兒童,且整個體系內的機構都未能按照聯邦法規的要求,配給每一位兒童獨立的辯護人來保護他們。

 

這些孩子中有的僅有3個月大,他們無法為自己發聲。美國化學學會是他們的法定監護人,也是把他們送到臨床實驗輸送帶上的組織。

 

沙拉夫說:“這是徹底藐視‘不傷害患者為先’原則與人類尊嚴的作為。從醫學研究的角度來看,實驗性動物很昂貴,但這些孩子很廉價。於是政府把他們像一群動物一樣交了出來。”

 

反對“愛滋病否認者”運動

 

《白老鼠孩童》於2004年11月30日在BBC首播,但之後突然被下架。

 

一些有影響力的愛滋病活動家提出投訴,從而導致BBC撤下了這部紀錄片並取消了調查。不僅如此,幕後的情況更糟。

 

西莉亞·法伯說,她和其他人因為所謂的“愛滋病否認者”而“在各個層面受到無情的虐待”。

 

 “他們在專業、經濟、精神以及社會層面對付我們”,法伯回憶道:“沒有人想要否認愛滋病。這個詞立即激發了人們的仇恨情緒,它是很強的魔咒,人們根本聽不進去。這個詞會讓人們立刻放棄思考。”

 

2005年,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 (HHS) 主辦的小組委員會會議得出結論:在一些愛滋病藥物實驗中,寄養兒童們應受保護的權利確實受到了侵犯—但化身兒童中心的情況沒有任何改善,孩子們繼續死亡。

 

負責調查在這些實驗中兒童死亡問題的維拉司法研究所,被禁止調閱醫療記錄,且希夫本人所調查的數據被拒絕採納。

 

希夫、沙拉夫和法伯的努力又石沉大海了,直至今日。

 

沙拉夫說:“佛奇自1984年以來一直領導著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但從未有一種藥物或疫苗被研發出來。沒有人從這個機構得到治癒,所得到的只有恐嚇而已。”

 

 

沙拉夫已經做好準備要結束佛奇的恐怖統治了。

 

但也許我們可以透過佛奇的親信們,而非從他的失敗,來瞭解更多內幕。他與同在美國國家衛生研究所,和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同事們,通過不斷更新的診斷方式,結合有缺陷不檢測方法,完美地打造了一場疫情臨床定義的標準。

 

這種方法曾被用於製造一些全球歷史上最為成功的群體性恐慌。這種恐慌被用於構建一種醫學戰爭模式,用來為成千上萬殘忍、不必要且昂貴的實驗護航。

 

雖然那些實驗沒有產生有效的治療方法,但它們成功地讓研究人員和醫護工作者變得麻木,並訓練他們無論實驗結果如何都“只要服從命令”。

 

這一切都是在美國納稅人付出巨大代價的情況下實現的—由此產生的“正統觀念”導致了數百萬人的健康問題。

 

儘管治療方式創新多變,但醫療合規性以及創造“你膽敢”的文化來羞辱和壓制不同意見,這一做法大概是全球歷史上最成功,最有利可圖的科學實驗。

 

佛奇算盤打得好,但有兩個變數是他沒有料到的:人性的堅強及父母對子女的愛。

 

對法伯來說,目睹故事的演變簡直是一種超現實的感覺。

 

法伯說:“我仍然感到憤怒和厭惡,因為這個由愛滋病活動份子所組成的恐怖矩陣,成功地說服人們將目光移開,不去關心這些孩子。”

 

儘管她經歷了這麼多,但事情還是有一線生機。

 

法伯說:“現在已經有很多人開始接受這件事了,如果一個人願意保持開放的頭腦,他就已經準備好了。”

 

原文:

https://childrenshealthdefense.org/defender/guinea-pig-kids-aids-fauci-experiments/

 

 

國際黃金時代團隊(公開LINE群)!請點選以下連結加入社群!
https://line.me/ti/g2/1bW-837FsElWxTijtiPCVA?utm_source=invitation&utm_medium=link_copy&utm_campaign=default

 

公開群會有簡單的問題:「請問你為什麼想加入社群?請說明對於事件和團隊的瞭解?」

請大家可以好好的想想並且認真回答,不然申請是有可能會被駁回的唷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1/27/20220127/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

首頁
下載
課程
報名
捐款
聯絡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