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3年7月30日與亞力珊卓拉訪談

 
 
摘要: *兩個地球(02:18)*埃及解放(16:50)*耶穌會(28:00)*執政官與植入物(38:40)*事件後的天空變化(43:30)
 
 
 
 

Cobra and Alexandra Meadors Transcription and Listener’s Q & A for July 30, 2013

 

 

2013年7月30日,Alexandra採訪Cobra的英文文稿及相關聽眾的Q&A部分。

 

如果你感覺到這些採訪正提供給你一次更廣闊的視角,更鼓舞人心的感覺,以及對我們行星和銀河系更多日常狀況的洞察,那麼你也可考慮為GalacticConnection.com進行募捐。謝謝你的支持!並且感謝你們來到此網站,去閱讀和銀河系相關的線上資訊資料,並獲得相關的教育。

 

Alexandra: 大家下午好。我叫Alexandra, 是www.GalacticConnection.com網站的負責人 .今天是2013年7月31日,我這裡有一位每月定期採訪的嘉賓,他叫Cobra。向大家打聲招呼吧,Cobra.

 

Cobra: 嗨,大家好!

 

Alexandra: 我剛剛想提前告訴各位,並且非常道歉地說,這幾個月,我們倆都非常非常地忙。我們將嘗試回答更多的問題,正如你們所知道的,是對你們進行的補償。這是一個很了不得的一個月,很多劇烈的改變發生了。在我們將話題轉到其他事情之前,我很想聽聽你對昨日大衛星——即梅爾卡巴行星對齊事件的看法。我想知道它將如何影響我們,以及將如何影響政治形勢,從整個銀河系角度來看。

 

Cobra:昨天的事件是兩個相同本質事件中的第一個。第二次梅爾卡巴校準將會發生於今年的8月25日。我們此刻正處於7月29日到8月25日的期間。這是一個平衡文明的時期。這個時期至關重要,因為在8月結束之後,將會有強烈的轉變發生。一些來自光的勢力的行動會在8月末以後被引發,而我們現在只是稍作休整。無論你現在有何感受,無論有多麼緊張,這僅僅是個開始。事情會在8月末之後變得更加緊張。自這顆六角形(大衛星)而來的能量正調和著一切,此刻我們需要更多這樣的能量。

 

Alexandra:是的,因為所有浮現出來的事情都是如此不平衡。對嗎?

 

Cobra:是的。平衡的能量是目前我們星球最需要的能量之一。

 

Alexandra:非常有趣。有很多人來信寫到,他們對兩個地球,以及如何分離感到很困惑。一個地球將繼續待在三維空間,而另一個將會與地球母親一同轉變,等等。你能否對此闡明你的觀點?還有,很多你所瞭解到的訊息,仍在談論是否所有人都能揚升,還是不能。我知道你不會談論揚升計劃,但是否能大致說一下,告訴我們一些細節呢?有如此之多的資訊都相互不一致,而且很多資訊都與兩個地球的假設前提相矛盾。即一個地球維持在三維空間,另一個轉變進入高維空間。人們真的對此非常困惑。

 

Cobra:關於兩個地球的觀點是虛假資訊。只有一個地球,它將經歷一個轉變過程。這次轉變已發生很多年。轉變的第一階段是對星球上所有黑暗的淨化。當這個淨化階段結束後,真正的揚升過程才會開始。地球將不會一分為二,它會經歷自身的轉變。隨後,地表人類將會經歷這次轉變。所以,沒有人能夠逃避新能量的到來。這將是不可能的。

 

Alexandra:那麼,這意味著沒有人會被留下來?

 

Cobra:是的,沒有人會被留下。如果你選擇迎接光,你將得到更加美好的生活。而拒絕光的陰謀集團,將會遭遇空前的麻煩。

 

Alexandra:很有趣。那麼,目前為止,你是如何理解所有空間-時間連續體的改變呢?

 

Cobra:事實上,在一個較短範圍內, 在一天的尺度上,心理對時間的覺知正在加速。我們每天的時間越來越少。而在一個較長的尺度上,時間並沒有加速得那麼快。這是在心理時間覺知層面上,能量加速的一次衝擊。當然,由時鐘度量的時間仍然是一樣的。

 

Alexandra:我們是否真實地處於一條統一的時間線上呢?還是說,我們仍生活在不同的時間線上?

 

Cobra:主時間線已經統一為單一的正面時間線。這發生在去年(2012年)12月21日的門戶啟動的那天。所有主要負面時間線都已經崩塌。但我們仍然有很多不同的次時間線,例如“事件”的確切細節、“事件”之前會有哪些不同情況發生,這些都取決於自由意志在次時間線上的選擇。不過主時間線是正面的。任何形式的核交換、核戰爭、聯邦應急管理局集中營、戒嚴令等,這些事情發生的可能性都為零,不可能發生。

 

Alexandra:非常棒!尤其是對那些光之工作者,覺醒的人,以及那些在他們靈性工作上真正邁步前進的人們來說,這真的是太棒了!我們是否正開闢著道路,並且迅速影響著這個星球的前行?

 

Cobra:是的。事實上,如果星球表面上沒有一定數量人群去有意識地聯合,那麼“事件”本身是無法發生的。因此,他們被稱作為光之工作者。有一個臨界人數,需要這些人把光之網格錨定在星球表面。當“事件”發生之時,其轉變才會變得穩固。

 

Alexandra:很多月前,大概一年前,我就和你談到關於光之工作者的比例問題。我們的數目夠了嗎?我記得你去年說過有109000人。

 

Cobra:那是針對某一次特定行動而言。與星球整體準備工作無關。

 

Alexandra:那麼,在光之工作者任務裡,我們是否超前完成了一定比例?你是否認為自3月以來我們已經有了一些進展?

 

Cobra:事實上,在星光和乙太層面,移除負面實體的工作已經有了非常大的進展。但是,喚醒新人類去察覺到這一改變的現實,目前還沒有太多進展。不過,當更多的光進入到乙太層和星光層後,人們將有所覺醒。到時候,光的勢力就能直接通過人們的高我與他們進行聯繫。

 

Alexandra:Cobra,真得非常有趣。這給予了光之工作者們繼續工作和冥想的責任感。

 

Cobra:是的。讓盡可能多的人知道情況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會讓轉變更為容易。

 

Alexandra:其中一個荷蘭聽眾說道:“我真的非常想加入(光之工作),非常想支援Prepareforchange.net。”, 你能否給他一些類似劇本指引,因為當他站在不知情的人們面前時,他不知道該如何向他們解釋,也不知道該用什麼言語才會有效。

 

Cobra:這要取決於同他對話之人的心理情況。面對普通人我會以金融系統為開端。大多數人都對此有所察覺,你可以從這裡切入。這可以是一個出發點。

 

Alexandra:那麼,就從金融系統開始說起吧。

 

Cobra:是的,每個人都察覺到,銀行系統有些不對勁。有一小撮腐敗精英銀行家正在進行搶劫。大多數人都意識到了這點。星球上的大多數人也都同意這一點。你可以從這個話題開始說。

 

Alexandra:這點很不錯。是的,我們都意識到了,金融系統確實影響到了每一個人。至少我們都會接受付薪支票等等。

 

Cobra:這是人們所能看見的最明顯的證據。如果你從UFO或第一次接觸說起,他們是不會積極回應的。這是由於他們以前的固有思想(心智程式設計)所致。但如果你從金融系統的改變開始,那麼大部分人都會積極回應這個話題。

 

Alexandra:好主意。在回答問題之前,我們先談談新聞,本·伯南克在9月1日將從美聯儲辭職。這是特大頭條消息,消息據推斷來自教皇方濟。

 

Cobra:我會說,9月1日是最後期限。老鼠們正在跳船。(Alexandra:棒極了)他不是唯一辭職的人。

 

Alexandra:是的,我注意到了。好像還有珍娜·奈帕利塔諾,美聯儲理事及其他一些人。(Cobra:是的。)你是否會說,正義軍已經滲透入內,抵抗運動亦已滲透,並且會有更多的影響和回應?為什麼你會這麼認為?

 

Cobra:正如我之前所說,9月1日是光之勢力行動啟動的最後期限。另一方有點害怕了。那些中層管理者對這個時刻感到害怕,只不過想要明哲保身。

 

Alexandra:所以他們只希求保全自己。真是滑稽。

 

Alexandra:那麼,關於國安局洩密者,你知道,整個7月一次又一次地上頭條。為什麼斯諾登選擇了俄羅斯?

 

Cobra:他並沒有選擇俄羅斯。我是說,形勢引領他去了俄羅斯。他在去香港之前一直都在做著計劃,不可能預測到所產生的反應。所以他最終留在了俄羅斯。

 

Alexandra:好的。是的,上次我們談論的時候他還在香港。當然,我們認為他是為光工作的。他是不是在抵抗運動這邊工作?你能否說一下?

 

Cobra:是的,他的確是為光工作。我聽說過一些陰謀論說他不是為光工作的,但他確實是為光工作。因為他給了大眾當頭一棒。街上大多數人不知道美國國家安全局的暗中監視。人們之前被蒙在鼓裡。這對大眾來說,是一次巨大的轉變。這是非常正面的事情。

 

Alexandra:有很多文章說,德國有多麼憤怒,人民及國會對於這件事非常生氣,他們以前從不知道自己被監聽著。隨後,一份解密的機密檔中確認五個甚至更多的歐洲國家完全牽涉進這次間諜活動。那麼,是誰在幕後?這個貓捉老鼠遊戲的目的是什麼?他們表面上假裝無關,但實際卻明顯牽連。

 

COBRA:他們嘗試操縱,並隱藏自身的積極活動,而且想要買通某些正面評論。每個政府頂層的人都與美國國家安全局簽署了一份協議。

 

Alexandra:哇哦。那麼說,基本上任何政府裡的任何人士都完全知曉?

 

COBRA:政府裡並不是每個人都知道,但每個政府內部,每個國家都會有一些同美國存在密切聯繫的人來做這個決定。尤其是西方世界,他們必定簽這個協定。西歐每個與美國有緊密關聯的國家都簽了。

 

Alexandra:你是否認為這件事已經咬住他們的把柄,因為他們從未想過會自食其果?他們可能認為能一直監聽民眾。

 

COBRA:所有情報部門,其最高層都與耶穌會有關聯。這是耶穌會的一項龐大間諜活動,控制著這個星球的一切。這是一個矩陣。有很多善良之士滲透進那些機構,在為光工作。

 

Alexandra:太好了。希望他們再接再厲。你有沒有聽說過沙特皇室家族中的一位親王,名叫哈立德.法爾漢?(COBRA:哦,是的)他站出來打破沉默,揭露了很多當前政權統治下關於困境的真相。你是怎麼看的?你認為,這件事會如何影響到星球上的光之進程?

 

COBRA:事實上,我會說,光的勢力在拆除沙特陰謀集團的工作上已經持續好一段時間了。穆斯林兄弟會當前形勢,以及沙特政權與穆兄會之間的關係,正被正面的光的勢力所瓦解。很多陰謀集團成員已被安置在沙特政權裡很長一段時間,一直在為洛克菲勒派系工作。現在,我會說,所有事情正在轉變。

 

Alexandra:太好了。即使是那些成為我們盟友的國家,他們的政府也做了一些兇殘的事情。人們似乎認為只有伊朗和伊拉克政府是這樣,其實不然。

 

COBRA:是的。

 

Alexandra:你如何看待埃及的解放運動?莫爾西已被驅逐下臺。那裡似乎有很多黑暗派系被移除。你從銀河系角度怎麼去看?

 

COBRA:埃及是今年至今最重要的事件。這是一次里程碑般的突破。這也是正義軍在星球上第一次大規模行動。(Alexandra:哇哦)這不是軍事政變,而是正義軍支援人們的意願並且保護他們,使之不會走上穆兄會的錯誤道路。在6月底革命開始之前,穆兄會正走上一條受執政官詭異影響的道路上。他們打算介入敘利亞衝突,計劃更強烈地鎮壓埃及人民。一切都夠了。事實上,埃及的正義軍計劃已經存在很長時間,只是等待著合適的時機。這次行動由白龍會及諾斯替光照派支持,也有正面的聖殿騎士團和抵抗運動支持,還有其它世界幕後工作的組織所支援。

 

Alexandra:哇哦。這是一次非同尋常的事件,從開始到準備轉變,再到影響。

 

COBRA:是的。事實上這是“事件“的一次演練。埃及的局勢是以行星級規模所發生”事件”的一個指標。

 

Alexandra:哇哦,真是太好了。我們針對穆兄會的行動是否已經取得成功?

 

COBRA:已經取得部分成功。但是問題不僅僅在於穆兄會。問題在於,有一支私人軍隊,之前它叫黑水,現在叫Academia。它是耶穌會的私人武裝,正在全世界製造麻煩。它在敘利亞和伊拉克製造問題,在塞爾維亞和波士尼亞製造戰爭,現在又到埃及製造問題。它們讓狙擊手射殺平民,並把責任歸咎於軍方,然而軍隊根本沒有對平民開槍。他們正保護民眾免受穆兄會民兵組織的襲擊。這支私人武裝想要引發衝突,然後將埃及推向內戰。這種情況不會發生。

 

Alexandra:每個人都在考慮同一個問題:為什麼抵抗運動沒有辦法擠壓掉這支私人武裝的資金?

 

COBRA:你需要明白,整個金融系統就像一個互聯網,好比一個巨大的電腦程式。如果你介入這個程式,你就在干涉整個資料通訊。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關閉整個網路。(Alexandra:說的是)當你關掉整個網路,就需要重置,那麼“事件“就會發生。但如果”事件”發生得太快,有些人就會瘋掉。這並不好。

 

Alexandra:是的。我們需要後退一點,而不是一直向前。

 

COBRA:再強調一下,如果事情以正確的方式完成,就不會有暴力,而且會以和諧的方式完成。

 

Alexandra:似乎看起來,正義軍和當地勢力,像州長、員警部門等等,正更多“置身之外“。他們好像在展示自己會恪守承諾,比如你有沒有聽說過Oath Keepers組織?(COBRA:是的)他們開展了一次看板運動,始於華盛頓。它將鼓舞政治家、美聯儲員工、安全部門等。他們推動這些人高舉自己的就職誓言。為什麼他們現在走出來?這是因為接近了”事件“的時刻嗎?

 

COBRA:是的。他們一直致力奉獻,但他們需要保持低調直到時機成熟。其中有很多原因。一個原因是他們自身安全。有很多例子表明,當那些正面媒體的人士被陰謀集團從物質層面上移除的時候,他們也就被殺害了。所以那些人需要非常謹慎。當他們要做些什麼時,必須確保能推進和改善計畫,並且需要一定程度的覺醒,以及大眾的支援。這就是為什麼塞西將軍讓埃及普通民眾展示出他們支援軍隊的決定。因為軍隊除非是為了人民,否則無法行動。(Alexandra:有道理。)在美國,當關鍵臨界人數覺醒或有覺知意識的時候,同樣的事情也會發生。正義軍將會支持人民的意願,但現在人民還沒有表達出他們的意願。

 

 

Alexandra:是的,這就好比,當軍隊得知他們正在保護的大多數人會支持他們時,軍人是否敢於站出來。

 

COBRA:這需要達成一定的共識,如果人們真正希望這件事發生。

 

Alexandra:是的。另一個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是,1000個特種部隊官兵簽署了一份請願書,反對班加西事件的掩蓋。

.

COBRA:是的。事情正在浮現,這很好。

 

Alexandra:但是,由特種部隊提出,那就是大事。他們更多地參與到上層的黑暗行動中,不是嗎?

 

COBRA:將會有(對他們的)額外的保護,這在幾個月前還沒有。為這些策略提供更多的施展空間。未來的幾個月,尤其是9月1日以後,你將會看到很多類似的來自正義軍的行動。

 

Alexandra:他們還沒有那麼張揚,以至於能夠讓我們看到Oath Keepers和特種部隊走出來。感覺就像發生了一次轉換。

 

 

COBRA:他們不應該是第一個要站出來,人民需要第一個站出來。這正是埃及所發生的,也需要在其它地方同樣發生。

 

Alexandra:關於特雷沃恩. 馬丁的事件,你已經聽說過。有著很多的抗議聲,你同意這完全是一個”偽旗”行動嗎?如果是,誰是真正幕後?(Cobra: 哪一個?)因為人們發現他們是演員。

 

Cobra:這是在分散注意力,是主流媒體經營的產物,為的是讓人們將注意力從更重要的問題中轉移開。(Alexandra: 瞭解。)我知道,它是在引發深層的情緒,是一種操縱。

 

Alexandra:你建議人們把錢放在什麼地方?- 你強烈推薦過黃金和白銀。現在關於人們購買黃金有很大爭議,因為需要100天的等待時間才能接收到實物黃金,而且已經沒有更多黃金可以賣了。你是怎麼看的?

 

 Cobra:如果你買數量比較大的黃金,那麼就是這樣。但如果你去美國銀行,或者當地銀行,或者市場上去購買一盎司黃金,目前來說應該不成問題,但是很快就會有問題了,所以要快點。

 

Alexandra:我正打算問你,是否覺得還有黃金可買,因為網上已經在大肆宣傳(賣光了)。

 

Cobra:如果你打算大量去購買,那麼會讓分銷管道產生問題。

 

Alexandra:好吧。你對於出現的新教皇和梵蒂岡銀行的變化,有什麼看法?據說,他們因為洗錢破產,走私兩千六百萬美元,真是大佬。你每個月都說起光的勢力是如何一點點地滲透到梵蒂岡,你覺得我們對於梵蒂岡的滲透進展如何?

 

Cobra:首先,相比通過梵蒂岡洗掉的萬億美元而言,2000萬美元並不算什麼,這是第一。其二,教皇逐漸地顯示出他的本來面目。善良的一面,邪惡的一面,都顯示出來了。他的耶穌會歷練非常深,他選擇黑暗一面。你們可以看到,他在為虐童儀式之類的事情作辯護。

 

Alexandra:是的,今天我看到一個博客說他支持同性戀。試想想看,好像他正變得開放,並且對此沒有什麼批判。

 

Cobra:確實如你所瞭解到的。耶穌會本身有一種能力,當他們在推進議程的時候,他們會被訓練,看上去像好人,很開放,很寬容。這就是他們如何在這幾個世紀裡,滲透到中國及印度政府,及其它世界各個地方。這是他們建立全球統治的方法。

 

Alexandra:他們就是你們所說的“灰人”,不是黑人或白人,是灰人,他們是最難判別的。

 

Cobra:嗯,是主要的耶穌會會士,我不是在說大多數耶穌會會士。全球大概有17000個耶穌會士,只有10%屬於陰謀集團,他們是地球上最黑暗的實體。他們表面上和藹,但是他們只是想迎合形勢,滲入進去,然後操控。

 

Alexandra:噢,老天!轉向另外一個沉重的話題,關於日本福島的,許多人來信,也有一個帖子提到,核輻射測試表明放輻射水準突然增,在過去3天上升了90多倍。這個測試準嗎?這與星球的狀況有關嗎?你是怎麼看這個問題的?

 

Cobra:福島事件是由一個小型核彈爆炸而引發的。但這並沒有製造出那麼多的輻射,後來,陰謀集團故意把核輻射物質放到那個地區,又在地球其它地方放了一些,並說福島事件是核輻射的來源,其實不是。所以人們測到的輻射並非來自福島,而是來自陰謀集團放在地球不同地方的核廢料。

 

Alexandra:我的天,當你聽到這些,你總會想到其它一些事情。

 

Cobra:銀河聯盟會在“事件”後立刻展開核輻射的清理。

 

Alexandra:很高興你這麼說,因為你很多次地說:“嘿,別擔心,它們很多都被限制了,我們會處理等等,但同時人們又會暴露到基改食物,化學尾跡,(有毒)疫苗等等。人們要如何應對呢?他們能不能尋求治療?或者幫助?我對這個問題有自己的看法,但是我想聽聽你的見解。

 

Cobra:你無法完全避免這些,但可將其最小化。首先,不要擔心,其次,喚起光,第三,透過平衡的飲食和喝潔淨水來淨化你的身體系統。如果你不害怕,那麼它就無法影響你太多。因為人類身體有一種驚人的再生能力,如果你與高我有強大的連接,那麼你就能治療一切。

 

Alexandra:噢,謝謝你,很中聽,我已與客戶分享過這些。人們經常向我提出疑問,你是怎麼知道這麼多,他們想知道是否你是靠通靈來辦到的,我想你來回答一下。

 

Cobra:我知道這麼多是因為我總是用腦去思考,總是使用精神體,訓練和提高它,建立自己的資訊來源網路;我確實想瞭解這個星球上正在發生的,因為我感覺有些事情不對。我想追根朔源。我有我的資訊來源,通過一些物理與非物理的方式。

 

Alexandra:好的,你現在說話時,沒有通靈吧?

 

Cobra:沒有,我只是在同你講話。

 

Alexandra:好的,那麼人們可以聽到你的回答了。我有一天讀到,奧巴馬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若需要醫療援助,13-65歲的人就要進行HIV病毒測試。對我來說感覺就像,美國人民容忍極限在哪裡?他們什麼時候才能站出來,拿回自己的權利?光的勢力處理這種情況的做法,是不是就像從檸檬裡榨汁一樣?

 

Cobra:實際上,最近我已經聽過很多愚蠢的法令,真的難以置信。比如在西班牙,他們對太陽能使用進行收費,在西班牙使用太陽能來發電是違法的。(Alexandra:是的。)這種事情到處可見,這是陰謀集團倒下前最後的愚蠢法案。

 

Alexandra:就像是絕望的行動?

 

Cobra:是的,絕望的行動。不是合理的反應,如果想長期統治的話,他們不會這麼做。

 

Alexandra:他們一直在做蠢事。比如有些人開始搞天然奶牛場,他們就把這些人告上法庭。

 

Cobra:諸如此類,非常荒謬。問題在於我們什麼時候才會無法容忍。

 

Alexandra:就好像人們覺悟之前,還能忍受多久。智慧電錶在美國也搞得沸沸揚揚。這東西真的很無聊,讓人討厭,並且本身也有很多問題。似乎有一個聯邦法案正在起草,要求所有電力公司都能加入這個智慧電網。我想問,這個電網是不是與矩陣相連?你有瞭解這方面嗎?這個電網是用來幹什麼的?

 

Cobra:時的,它是捆綁入矩陣的,你的手機也是。智慧手機是最容易影響人們的裝置,現在每個人都有,很容易與星球周圍的矩陣形成強大的關聯。

 

Alexandra:因為考慮到,我所知道的每個人都有智能手機。

 

Cobra:是的,國安局正在監聽所有透過智慧手機的通話。

 

Alexandra:說一下這個,不知道你是否聽過,在柯洛拉有個小鎮叫Deer Trail,當地政府拿出獎金鼓勵擊落侵犯領空的無人機。我想問你關於無人機的事情。因為這個話題正在升溫。不只是揭密的文檔,還有證據表明超過20%的無人機攻擊的是平民。他們也談到無人機如何恐嚇人們,把他們都嚇呆了。你有什麼看法?

 

Cobra:這都在陰謀集團的控制下,所以這些事情都會在”事件”後被清除。

 

Alexandra:好的,那麼他們有沒有做什麼事情廢除那些功能,我注意到有些奇怪的事情正在發生,比如核彈頭無法啟動,類似的一起事情,這是由光的勢力做得嗎?

 

Cobra:是的,光的勢力正越來越多地干涉到那些設備裝置的功能。

 

Alexandra:我必須問你一下這個問題。我最近看到很多有利於平民的裁定。我的意思是,在過去似乎沒有人可以勝訴,即使案件非常合乎邏輯也贏不了。現在我發現小市民在很多事情上也能贏官司,並得到有利於他們的裁決。比如很多事,像土地糾紛和憲法權利之類。你有什麼看法?光的勢力終於滲透到司法系統了嗎?我們終於開始看到這類進步越來越多?

 

Cobra:有兩個因素。首先,在法律程式中,實體層和乙太層的執政官已變得很少了,因為之前,他們一直影響法官和律師。現在沒有足夠的執政官影響每個司法程式。第二,實際上,整個律師及法官系統與陰謀集團有內部聯繫,這個網路現在再不會那麼緊密了。所以一些律師和法官開始聆聽他們內在的指導。這就是為什麼現在每個公民都可以贏得訴訟的原因。

 

Alexandra:很有意思。這把我引向另一個問題, 有很多人討論關於執政官 SP 植入物。

 

Cobra:關於這,有很多不同版本的說法,你需要進行指明。

 

Alexandra:這個應該是水母類型的,它嵌入在大腦左右兩側的額葉中,會攻擊膽經。可能,在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它能夠憶起個人的思維模式和語音辨識能力,這種東西會控制了個體行為,當個體出現暴力傾向的時候,這個東西會告知如何去做。

 

Cobra:事實上,地球上每個人在出生之前,就被植入這種類似寄生蟲一樣的水母。這是出生過程的一個部分,由黑暗執政官控制著。(Alexandra:哇哦!)對於你自己而言,是否允許這種植入物的干擾去影響你的決策,這完全由你的自由意志來做主。大腦的前額葉可能會被扭曲,從而產生混亂。

 

Cobra:對地球上每個人而言,那些植入物會影響個人所做出的決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自由意志,但不是所有情況下都是這樣。但是在大多數情況下,人們是可以做出自自由意志的決定。當然,在任何情況,都期望你說“不”,也是不現實的。

 

Cobra:在你們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都應該對植入物影響說“不”。所以,你們要做出自由意志的決定。

 

Alexandra:你大腦額葉的聯繫被切斷,那你還能恢復聯繫嗎?

 

Cobra:大腦的額葉部分管理著我們的決策過程,這也就是為什麼這些植入物要被放置在我們的大腦前端。

 

Alexandra:明白了。他們(黑暗執政官們)現在真的啟動植入物嗎?僅僅是因為他們的末日快到了?

 

Cobra:這些植入物已經被啟動了大約20年之久,而且越來越強烈,這是因為我們越來越接近最終”事件”。

 

Alexandra:就移除它們最有效的方法及可行性,你怎麼認為?

 

Cobra:要我說,最重要方式就是訓練你們的自由意志。

 

Alexandra:保持對自己的掌控,保持自己的自由意志,遠離恐懼。

 

Cobra:如果你感到恐懼,那是自然的反應。不要對恐懼關注太多,不要讓自己陷入其中。

 

Alexandra:我聽說盧森堡的整個議會都已辭職,是真的嗎?

 

Cobra:我沒有單方面確認此事,所以我不能對此給出確定的說法。

 

Alexandra:如果這件事是真的,那麼真的很重要,這會是一個好徵兆。

 

Cobra:在歐洲其它國家也有很多類似的辭職。

 

Alexandra:都是全部辭職了嗎?太不可思議了!

 

Cobra:我知道一些,但並不確定是全部。

 

Alexandra:好的。仍舊有一些關於我們出生記錄的問題。我們上次也提到過這個問題。由於我們太陽系在銀河系中不同的地方,占星術會失去它對人類出生記錄原本的控制和影響力嗎?

 

Cobra:在我們一生中,我們太陽系在銀河系的位置只改變了一點點,甚至可以忽略。根據星象,出生軸已經改變,哪怕是改變了1度都應該被考慮進去。太陽系中眾多行星都會釋放出頻率,這些頻率會影響到你,你是絕對擁有自由意志的。

 

Alexandra:我想你曾經說過,在”事件”之後,當我們仰望天空的時候,我們都將會感到驚訝,因為星星和所有一切都和現在不一樣了,你以前是這樣說過吧?

 

Cobra:是的,地球周圍存在一層超光速粒子膜,以防止一些信號到達星球表面。當它們被移除後,你們看到的天空就是它原本的樣子。你所看到的星光是數百光年之外的許多星星發出的。”事件”之後,你不僅會接收到光量子,而且還會接收到超光速粒子。你所看到的天空就像你此刻看到的一樣,並不像是數百年,上千年以前的那樣。

 

Alexandra:天空的顏色會有不同嗎?行星的位置也會有不同嗎?

 

Cobra:大多數星星的位置多少會有那麼一點不同。你還能夠看到一些你目前不能看到的東西,像星際母艦,它們現在還處於隱身狀態。還有一些其它東西,我目前還不會說。

 

Alexandra:這太令人興奮了。有個個人問題,就是為什麼奧巴馬還在辦公室?(他們到底是誰?)為什麼奧巴馬一直還在白宮辦公室?為什麼他還沒有被彈劾,關於他的出生證明,關於他所選擇或任免的人,因為許多人都涉及到貪污腐敗。

 

現場討論聲。。。

 

Alexandra:如果有一支如此強大的光的抵抗勢力存在的話,為什麼奧巴馬還能夠被允許繼續執政?他如此陰暗處幹過一些勾當,他偷竊的金錢以及類似這樣一些東西。請問你是怎麼看待這些觀點的?

 

Cobra:我什麼也沒聽到。(現場討論聲。。。)

 

Alexandra:為什麼他一直掌握著權力?如果光的抵抗運動足夠強大的話,為什麼他們還要讓奧巴馬呆在那個位置上?難道,在不久的將來,他真的是一位光的信使?

 

Cobra:我不會對他當前的狀況做出任何評論,但可以肯定的是,”事件”之後,他會扮演一個重要角色。一個新政府將會在“事件”後成立。我們將會成立一個臨時政府,由它來讓一切事物運轉。屆時,整個星球都會產生新的選舉,會選舉出新的領導集體。

 

Alexandra:我還有另外一個關於尼比魯的問題。蘇珊問道:尼比魯在一定程度上不是一顆行星,而是獅子母賽科邁特的母艦嗎?

 

Cobra:尼比魯這個名字,被指定為可能接近地球的一個天體,這是誤傳。獅子母賽科邁特有一艘母艦,你可以以任何名字來命名它。

 

Alexandra:(笑聲)大家有一些關於即將到來的磁極轉換的問題。你說地球將不會逃脫,並有三日的黑暗。現在我們是什麼情況?他們好像說,地磁北極上個月偏轉了62公里。

 

Cobra:是的,我們正在偏移,地球一直處於這個過程中。

 

Alexandra:你怎麼看待這樣的可能性,就是我們的政府將會沒收藏於家中的貴金屬,就像1933年那樣。

 

Cobra:確實,陰謀集團是有一個沒收貴金屬的計畫,但他們不會被允許這樣做。

 

Alexandra:Exovaticana.com這個網站一直在對梵蒂岡做調查。他們說負面外星人將會到來,並扮演救世主。當新金融及新政府出現後,它們會與撒旦有關聯。你同意這個說法嗎?還有其它關於光明會充當“救世主”表現的說法。

 

Cobra:我絕對不會相信這些說法。新金融系統不會來自陰謀集團。它們來自光的勢力。陰謀集團根本沒有足夠力量來做這樣的事情。

 

Alexandra:下一個討論的是:以色列已經被認為向敘利亞投擲了一枚核彈頭,因為他有獲得一些資訊說,當地出現了蘑菇雲和閃光。你是怎麼看的?

 

Cobra:很不幸這個發生了。一枚小型核彈頭摧毀了敘利亞的一個碉堡。就在2、3個月以前。(Alexandra:啊,這太糟糕了!)沒有人員傷亡,但是導致了一些核輻射。在那個時刻,他們在測試抵抗運動的耐心。

 

Alexandra:他們開始感到光的勢力的影響。

 

Cobra:越來越多,的確是這樣。

 

Alexandra:你認為大麻植物及大麻製品是不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

 

Cobra:不屬於天狼星系,也不屬於地球。

 

Alexandra:你認為它是一種神聖的植物嗎?

 

Cobra:每種植物都是神聖的。

 

Alexandra:對的,當然是。現在,我必須讀下這封郵件,非常感動我,我想聽聽你的意見,這是來自波蘭的Morilla,他們非常努力地工作來傳播資訊,聽從你的指導,他們想讓更多人去注意,但人們聽不進去他們。

 

Alexandra:而且他們還說,你說過要錢從銀行裡面取出來,存一部分資金來購買貴金屬。但這樣對他們來說行不通。他們從來就沒有足夠多的錢來生活,他們繼續還說,幾乎沒有足夠的錢來購買食物。

 

Alexandra:她問,在金融過渡時期會發生什麼,我們住在水泥城市裡,沒有東西可以吃。人們不會願意彼此幫助。我們的團隊也沒有什麼拿出來分享,你知道我們很窮。在這種情況下,這些孤獨的人會怎麼辦,在他們國家有幾百萬窮人,身無分文,也沒有任何機會。她想讓你知道這個情況。

 

Cobra:這種情況不只是在波蘭,全世界都是這樣的。在世界各地,陰謀集團將世界人口推向貧困的邊緣。如果你沒有錢,就沒有強大的社會關係網。人們可以相互支持,相互分享。他們在一起就會變得更強大。在”事件”之後,每個人都會從擔保帳戶中獲得資金,沒有人會貧窮和孤獨。

 

Alexandra: 這就是為什麼你們啟動www.prepareforchange.net這個網站,讓大家組成團體相互幫助。(Cobra:確實!)下一個問題是來自一位婦女,她對正義軍有些質疑。她想瞭解你是否認為他們是正面的呢?因為他們代表著暴力並且聽令于全球精英。

 

Cobra:就是這個名字,正義軍是光的勢力的正面派系。那些存有已經化身到特定位置,將軍隊從一個暴力集團發展為維和組織。(Cobra:嗯,很有趣)我跟那個組織有一些聯繫。在那裡,他們有著共同的目標,就是終結暴力,實現和平。

 

Alexandra:終結暴力。那麼事實是,他們之所以稱作軍事組織,是因為和你所說的與它們的背景有關。

 

Cobra:是的。他們來到這裡,支持行星轉變,支持“事件”,阻止陰謀集團做更多的傷害。

 

Alexandra:好的。我們把話題轉回到揚升艙,在你們的會議上,你已經對此作過談論了,它是用來幫助療癒人類的。她還想知道,為什麼光工作者需要經過揚升艙的療癒呢?

 

Cobra:因為揚升是意識上一次巨大的飛躍,一個人不可能在沒有更高的光的勢力的協助下,來獨自完成。就好比嘗試在水面上行走,你看你可以不。

 

Alexandra:說的不錯,確實是的,或者說就像穿過一堵牆。

 

Cobra:是的,舉個例子而已。因為你本質上是可以做到的。

 

Alexandra:我的天啊!你們都聽到了嗎,這是我們人生最難以置信的經歷。好的,現在很多人問到科技,你能和我們分享一下即將到來的科技嗎?任何不需要保密的新科技都可以談下。

 

Cobra:我是說在自由能源科技領域有一些進展,並會公佈於眾。一種小型家用設備會給你的家庭帶來能源,完全免費的。這是一個好的開端。

 

Alexandra:你會不會認為,這些即將出現的科技,使得我們置於所習慣的生活方式之外,不需要再花錢?

 

Cobra:這僅僅是個開頭,讓人們整合所有資訊和改變,然後一點一點開始,直到所有人都習慣。到時候,所有的事情發展都會開始加速,別擔心,你不會感到無聊的。

 

Alexandra:哇!那麼,在那之後,我們能夠使用日用品複製機,如果我們想要什麼,就可以顯化什麼,或者複製什麼。

 

Cobra:這將發生在第一次接觸後。在人類真正接受來自正面外星種族的邀請後,會形成第一次接觸,其後更多新科技將會被介紹出來。

 

Alexandra:好的。在第一次接觸前,那些準備好接收資訊的人將會怎樣?

 

Cobra:是的,關於個體,會有一些接觸發生,他們會和那些E.T種族一同工作,同時,接受那些科技。

 

Alexandra:我喜歡聽到這個消息。我們正在接近最後的時間點。你還有其它關於光之議程的有關資訊更新嗎?或者從7月開始到現在,還有什麼轉變的?

 

Cobra:主要的突破口是發生在埃及。第一支正義軍行動,這是一次重大突破。這向我們展示了“事件”發生是可行的。

 

Cobra:某種程度上,是同一種能量的物質顯化。這是一次巨大突破。它顯示出”事件”發生的可能性。在這之前,只是理論上的。但是現在,它不再是一個計劃,它在我們面前成為了現實。

 

Cobra:這是正在發生的,非常戲劇化的轉變。當然,我們也有關於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的揭露,也是非常重要,雖然在6月份就已經開始了。

 

Alexandra:沒錯,是6月開始的。這次經驗,在埃及的勝利,有曾經發生過嗎,在光之勢力嘗試解救這個星球之前有發生過嗎?

 

Cobra:在銀河系發生過很多次了,但在地球上還是第一次。

 

Alexandra:好的。通過這種經驗,他們能成功地團結數百萬的人民大眾,而不是使用很多暴力。這是一次相對較新的經驗嗎?

 

Cobra:這還算不上。在其它行星會相對容易一些,因為那裡的人們沒有被嚴重地洗腦。這在銀河系是時常發生的事。

 

Alexandra:太不可思議了,好吧,太酷了。不要忘記登入www.prepareforchagne.net網站去註冊,並加入你願意參與的團隊,或者幫助建立團隊。我並不關心你住在哪裡,你能夠做什麼,或認為你做不了什麼。我們都需要你!

 

Alexandra:你還可以登入www.planetaryhealersnetwork.com這個網站進行瞭解。它是www.prepareforchange.net的一個子網站。Cobra,非常感謝你的參與,很遺憾,七月份我們不能再見面了,我期盼在八月份能聽到更劇烈的改變。你不認為這是獅子座們門戶的原因嗎?

 

Cobra:我會說很多大的轉變都會在九月份開始。我呼籲人們開始構建實體層面事件準備團隊,不僅僅是在網站上註冊,還要定期會面。實際上,要開始為”事件”做準備了。

 

Alexandra:太棒了。Cobra,我們非常感謝你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家庭生活和工作。我們感謝你為大家所做的。我們感謝在座的各位來傾聽你所做的一切。沒有你,我們是無法做到的。我們都在一起。合十禮。

 

Cobra:感謝大家的收聽。在最後階段,每個人都在參與!

 

Alexandra:再見!

 

國際黃金時代團隊聲明:

本團隊對於同性戀的議題 完全尊重個人的選擇, 我們祝福所有彼此相愛的人們。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