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塵計畫- 第八章月塵計畫的歷史背景

作者:凱文‧D‧藍道,美國空軍後備司令部上尉

美國參議員-傑夫‧賓加曼(Jeff Bingaman)曾經質詢過美國空軍關於一項名為『月塵計畫』(Project Moon Dust)的機密計畫,隸屬國會事務辦公室,國會調查組的空軍中校-約翰‧E‧麥迪遜回覆: 過去到現在,維吉尼亞州的貝爾沃堡底下的任何單位皆無涉及幽浮相關事務,亦不擁有任何關於羅斯威爾事件之檔案。附帶說明: 月塵計畫或藍遮布行動(Operation Blue Fly)皆為子虛烏有。相關任務亦不存在。
 
多虧資訊自由法和克利弗‧史東(Clifford Stone)的努力,我們現在知道麥迪遜中校寫給參議員的回信內容,美其名來說就是不太準確的。問題就在於:中校到底是單純不知情,還是刻意對參議員說謊?
 
史東是住在新墨西哥州羅斯威爾市的研究者。他透過資訊自由法的管道取得一連串的政府文件,並且用這些文件質疑麥迪遜中校的說法。他指出這些檔案原本被列為密件。後來這些檔案降為普通件之後,就有提及一個代號『月塵計畫』的幽浮相關專案。更重要的真相就是:專案原始文件的保存地點就正好是維吉尼亞州的貝爾沃堡。
 
對於史東手上的資料,麥迪遜中校在國會事物辦公室的頂頭上司也寫了一封信給賓加曼參議員。空軍上校─喬治‧M‧麥汀利二世( George M. Mattingley, Jr.)在信中寫道:『就議座代表克利弗‧E‧史東先生查證先前本辦公室去函可信度一事,經再三復查並檢閱史東先生來信之附件後,本辦公室願對於答先前議座質詢之回覆說辭進行修正。』
 
既然檔案的證據確鑿,我們該說空軍被抓包對賓加曼參議員撒謊,亦或提供不實資訊嗎?我們可以把這件事情當作是單純的誤會,只不過是空軍國會事務辦公室和麥迪遜中校當時的參考資料不足。過程中也沒有人刻意隱瞞真相,麥迪遜中校只是不知道有『月塵計畫』這項機密專案,然後沒有再三查閱檔案就回信給參議員了。
 
要不是麥汀利上校的信件曝光,我們原本可以單純相信麥迪遜中校的說法。
 
麥汀利上校在更正信函中寫道:『1953年韓戰後期,美國防空司令部組織了一群情治人員到戰場上回收或俘虜被擊落的敵軍駕駛、設備和飛行器。當年維吉尼亞州的貝爾沃堡就是這些情報隊員的補給單位。結果這些情報隊員到最後從未出過任務,於是在1957年他們的工作就移交給美國空軍,並且增加了三項承平時期的任務。第一:調查美國境內可靠的幽浮目擊報告。第二:月塵計畫,針對成功返回地球的太空載具進行零件和殘骸回收作業。第三:藍遮布行動,用最快的速度取得蘇聯集團的各種設備。』
 
4602d組是政府調查幽浮目擊報告的特勤單位。我之前有看過關於4602d的解密文件,所以我知道麥汀利上校的陳述並不准確。麥汀利說單位在1957年移交,但是這個說法並不對。難道他也跟麥迪遜中校一樣被蒙在鼓裡,還是他擺明顧左右而言他?
 
麥汀利上校在信中也提到:『這些情報隊員因為出勤次數不多,最後就被遣散了。
月塵計畫和藍遮布行動也相繼中斷。我國空軍沒有可以證實幽浮曾經墜毀在美國境內的任何資料。』
 
同樣地,這種說法眀擺著跟事實不符。政府的公開檔案提到月塵計畫並沒有中斷,只是在計畫曝光之後更改專案代號。羅伯特‧G‧陶德(Robert G. Todd)從1987年7月1日空軍寄給他的一封信中發現:月塵計畫已經從官方紀錄中消失。根據空軍副情報參謀長─菲利浦‧E‧湯普森上校(Phillip E. Thompson)的說法: 月塵計畫早已改名成一個不能對外公開的專案。駐紮在賴特-帕特森空軍基地的境外科技分析組(Foreign Technology Division)也有好幾個被列管為機密的工作項目,到現在都還不能對外公開。
 
譯註: 境外科技分析組現在已經改製成國家空軍暨太空情報中心(National Air and Space Intelligence Center)。俄亥俄州的萊特-派特森空軍基地最有名的傳聞就是這裡的第18號機庫裡頭藏有飛碟殘骸和外星人屍體。
 
我們從許多政府部門的記錄文件得知:許多檔案都有提過月塵計畫的任務團隊,而且這個團隊也出勤過很多次。我會在下面的文章提出一些案例。這裡有個事情得向大家報告:這些隊員絕大多數都是經手地球上會出現的材料或殘骸。重點不在於證明這些隊員跟外星文眀有某種關連,而是要證明月塵團隊的出勤狀況跟麥汀利上校對賓加曼參議員的說法有出入。另外大使館密電也證實月塵計畫牽扯到幽浮和政府部門的介入。
 
1968年3月25日-26日的深夜,四樣物體墜落在尼泊爾地區。跟據美國駐加德滿都大使館7月23日發的密電顯示,大使館曾經通知過美國空軍第1127地面活動組(過去的4602d組)以及駐紮在貝爾沃堡的第1006地面活動組,而且大使館方面希望尼泊爾政府全力配合。那封密電的主旨就是…..月塵。
 
電文明確地表示尼泊爾大使館的員工們可以清楚辨識出這些殘骸。他們看過三樣物體的照​​片,但就是不能看第四樣物體的照​​片。他們寫到:『除非有必要用肉眼檢查第四樣物體,否則請勿派遣技術小組。』
 
這當然是拐彎抹角的說辭。不過大使館的電文也證實了當時真的有技術小組,而且他們也有到尼泊爾。我也透過一連串資訊自由法的申請管道,挖出了一份描述技術小組人員組成的文件。
 
雖然麥汀利上校將藍遮布行動定義為:針對蘇聯集團的墜毀設備所進行的快速回收行動,我在其它政府文件看到的定義卻是:將月塵行動的目標物或其他具有重大技術情報價值的回收物品儘速送往境外科技分析組。蘇聯集團的設備當然符合上述的定義,不過其他回收物品也包括幽浮相關的殘骸。
 
我從其他文件中得知: 4602nd也就是第1127地面活動組的隊員們要會使用降落傘、馬術、駕馭馱獸、滑雪、登山和其他各類的求生技能。政府檔案的隊員標準提到:『情報人員必須受過合格的訓練並且具備足夠的經驗,才能有效地執行任務。不適任的人員在任務中只會變成累贅,而不是成功完成目標的角色。』
 
所以月塵計畫到底是什麼樣的專案呢? 空軍真的有啟動這個案子嗎? 地面活動組的成員們參與過外星飛行器的回收任務嗎?
 
現在整件事情的時空框架就是:月塵計畫始於1953年,而它顯然是1952年夏季幽浮熱潮的產物。假設這個計畫在當時就已經存在,並且接替藍皮書計畫的調查任務,那麼我們就能推理出一個答案: 當時藍皮書計畫對外已經顯得太張揚,而軍方擔心他們的行動曝光。
 
我們肯定不會忘記當年空軍對外都說沒有幽浮存在的證據。如果空軍都相信這種說法,那還何必特地派各路人馬四處做資源回收?
 
空軍確實有成立地面小組。我們從政府文件中就能看出端倪,而且我知道他們有出過任務。除了政府文件之外,還有相關人員出面作證。亞瑟‧艾克森(Arthur Exon)準將在1960年代中期曾經擔任過賴特-帕特森空軍基地的基地指揮官。我在1990年5月曾經訪問過他本人。他談到:通常有任務的時候,我會接到通知說活動小組或一隊人馬要出發了。他們會要求一架飛機和幾名飛機駕駛員載若干人等到任務地點…這些人通常會出勤兩、三天,有時候會花上一個禮拜。
 
跟據艾克森準將的說法,這些地面活動組的成員都是派駐到華盛頓特區的軍官。他們會搭商務客機到萊特-派特森空軍基地,接著改搭軍機出任務。艾克森準將說這些人的任務就是調查幽浮目擊事件。他提到有一次有東西墜毀在亞利桑那州,留下一片燒焦的區域。
 
艾克森準將說調查幽浮目擊事件是地面活動組的優先任務。他不會過問任何問題,只會通知有關單位和調度基地的飛行任務。顯然月塵團隊搭過這些飛機去收集幽浮相關的材料。艾克森差不多在藍皮書計畫終止的時候退休。他在訪談中並沒有透露藍皮書計畫之後有任何繼續進行的活動。不過,既然藍皮書計畫的執行單位就是萊特-派特森空軍基地,那麼原本派駐在華盛頓軍官們要到俄亥俄州參與藍皮書計畫,他們肯定是在計畫開始前就被安插到這裡了。換句話說,某個藍皮書計畫之外的單位也對幽浮事務感興趣。
 
另一份檔案顯示月塵計畫在藍皮書計畫終止以後還有繼續運作。當然啦,按照政府文件紀錄和湯普森上校寫給陶德的信來看,月塵計畫老早就改名進入黑箱作業了。
 
總而言之,月塵計畫牽涉到幽浮調查任務。當所有人認定它存在的時候,空軍卻矢口否認。眾多事實顯示執行任務的成員都是受過特種訓練的情報人員,而空軍始終不肯承認。
 
現在我們能看出整件事情的端倪了。


 
原文連結:

http://www.nicap.org/moondust.htm
 
翻譯:Patrick Shih
 

本文出處網址:https://www.golden-ages.org/2014/10/16/1016-2/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