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5年3月16日Rob Potter訪談

 
Rob – 好的,女士先生們。現在開始又一次訪問我們的光之大使,抵抗運動的發言人Cobra將告訴我們最新的訊息,我們今天也會談到很多話題。我們現在直奔主題。首先,Cobra歡迎你到來。再次感謝你來到Victory of the Light節目。
 
COBRA – 謝謝邀請。
 
Rob – 不客氣。我上個月忘了問一件事。沒過多久有四個還是五個記者得到911事件裡直接的飛機衛星確認訊息,證明事情不是我們被告知那樣。並且他們實際上想建立自己的網絡。那個最知名的記者,據主流媒體說最資深的其中一個記者是Brian Williams。他的另外三位還是四位伙伴被殺了,我想是72小時內死於奇怪的情形,包括有一位在訪問愛德華.斯諾登後死於心髒病發。你能否確認這跟陰謀集團有沒有關?
 
COBRA-是的,大部分這類事件都有關,這是不幸的。
 
Rob – 嗯,這不是好事。我們這裡有一些最新消息,,關於普京失蹤。我之前收到一些訊息,並且在訪問前對他們進行檢查。消息說普京已經現身,如果什麼都沒發生就真是太無聊了。我不認為有什麼大事發生了。他下令…..我想芬蘭正在邊境集結軍隊演習。我想說的是普京是北面動員軍隊,他說這是快速應變。你能否評論一下這個形勢。
 
COBRA – 他只是命令軍隊做好應付陰謀集團那邊策劃的任何可能的攻勢。因此他沒有任何侵略的傾向,只是想確保俄羅斯在這些瘋狂的行為中得到保護。
 
Rob – 很好。這真的很奇怪。本傑明.富爾福德說Alexander Romanov出現在他家中,被人打的鼻青臉腫,說普京是911的幕後策劃。你能不能評論一下這件事?
 
COBRA – 很明顯普京不在911攻擊的幕後。他說的是虛假陳述,那個人有時有一些好的訊息來源,有時有一些不那麼好的訊息來源,我說的是Romanov。
 
Rob – 好的。似乎幕後在金融界有很多事情在發生,但我想談談….這裡我想跳到另一個問題。一些人想知道:阿努那奇這個組織現在什麼情況?我個人認為他們是很久很久以前一個與地球有關的小團體。但James Gilliland提到他們已回到光明勢力裡,他們正在幫助地球。你能不能談談他們?
 
COBRA – 是的。很多以前屬於天龍/蜥蜴人帝國的組織現在與正面聯盟一起合作,因為他們終於意識到宇宙的轉變有益於所有種族。所以銀河系這個區域的很多不同的派系和種族現在跟銀河聯盟合作幫助行星解放。
 
Rob – 謝謝你的回答。各位,我想向你們推薦一本叫UFO Contact from Planet Iarga的書,作者是Wendelle Stevens,他有個假名是Stefan Denaerde。他加入了來自Vegan星系,larga星球的組織,這個組織指出他們過去是屬於反叛的一群,現在已經改走另一條路。這裡有一個有趣的評論。你之前說過甲殼蟲樂隊是腦控的受害者。我以前當過甲殼蟲經理人,蘋果唱片主席的體能教練。他的名字是Peter Brown。他是約翰(列儂)婚禮的伴郎,也是保羅.麥卡特尼Paul McCartney婚禮的伴郎。我跟他成為朋友很多年,與他私交甚密。我當面問他那個問題。我看著他的眼睛和表情…我問他Paul的假死是什麼怎麼回事(注:保羅傳過假死新聞),他笑著說:”我不知道人們在做什麼。”我那時不知道腦控計劃,但他似乎對保羅的假死這件事很真誠。你對此有沒有什麼訊息?保羅有沒有被人代替?我意思是,找一個跟他相貌相似,並且擁有那種才華的人來代替他這個說法很牽強,非常不現實。另外,那個時候我從音樂會論壇回到私人區域,看見他的表弟跟他長得很像。我真的很難相信。保羅.麥卡特尼真的死了?
 
COBRA – 他沒有被人代替,這件事不是真的。
 
Rob – 好的。我想知道他們受到腦控影響的詳細訊息。是不是遠距腦控?是不是在他們的一些旅途上有意策劃?他們似乎不是終生受害者。是嗎?
 
COBRA – 在他們的生命裡受過一些腦控。有一些企圖的洗腦編程,但不是像這十年來那些流行歌手那樣大範圍的。其控制範圍不是那麼廣大也沒有那麼強烈,但甲殼蟲確實受到過一定程度的腦控。
 
Rob – 這是在他們青少年時期還是在他們稍有名望的時候?
 
COBRA – 在他們的童年,少年和之後都有。但都是短暫的控制,比不上像Lady Gaga這種人程度那麼深。
 
Rob – 那麼這是一個真實存在的腦控計劃?是不是有意讓他們成為…他們沒有完全成熟的操作者,是嗎?
 
COBRA – 不,他們沒有深陷進去。
 
Rob – 很好。很多人向我提出問題。你能不能談談這裡發生了什麼?
 
COBRA – 陰謀集團控制著音樂產業的每個方面。他們塑造人們的觀點。所有音樂風格,歌詞-所有這些都受到編程的影響。不是完全影響,但歌詞某程度上是受影響的。
 
Rob – 好的,所以歌詞受了點影響,這就清楚了。另一個發生在美國的事情,我對這件事沒有太多關注,但我要提出一個警告聲明我的身體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沒有人能強迫我注射疫苗。但似乎在美國有很強大的推力。你能不能談談他們”讓成年人強制注射疫苗”的做法。
 
COBRA – 是的,他們嘗試這麼做。我的訊息來源說他們可能在某些地方取得成功,但不會在全美範圍內。你可能想知道在歐洲和大部分國家,兒童注射疫苗是強制的。所以這沒有什麼新鮮,只是一些已經發生在這個行星很多地方的事情。
 
Rob – 我和Len Horowitz合作反對這個政策。謝謝女神,在加利福尼亞你可以選擇是否打疫苗,但他們隱藏這個事情不讓你知道,但你是可以選擇的。很多人談到外來移民。我收到幾個移民的問題。很多人一直在面對移民的各種問題,一些人想知道”事件”之後,人們能不能馬上自由遷移,或者無限制通婚?我是說有些人合法結婚但要強迫留在巴西之類的,他們想知道這些事情會不會很快解決?
 
COBRA – “事件”後國界將會盡可能快的淘汰。可能要用幾天或者幾個星期來拆除邊境通道,或者訓練行政人員,但”事件”後打算是馬上在這個行星上完全拆除邊界。
 
Rob – 很好。有人說:”Cobra談到世界各地的重要女神漩渦,但我有點好奇世界上有沒有重要的男神漩渦。”我們在喜馬拉雅山有一個。這是一個男性漩渦,是嗎?
 
COBRA – 是的,也有重要的男神漩渦在行星各個地方。很多是在高山上。有一些在重要城市裡。有一些在島上。所以它們也分布不同地點。
 
Rob – 謝謝。我不會說出名字,因為我們不評論其他人的工作,但有人說XX和XX認為月球和土星一起被用作控制3D實相。這是真的嗎?
 
COBRA – 很大程度上這是對的,因為月球和土星在人類歷史上直到最近都是作為蜥蜴人實體的門戶,在月球的背面有奇美拉基地,在土星的衛星上也有。大部分負面星門,一些實體透過它們到來這裡,在土星環附近曾經有很多天龍星人飛船,直到最近為止。但現在不是這樣了。
 
Rob – 我有些消息指出…一些古代的訊息說那些來自土星的人是美洲原住民的祖先,幾百萬年前他們從很多很多其他地方被帶到地球。但一些原住民起源於土星。你能不能談談土星上的生命?是物質的還是星光的形態?那裡的環境怎樣?那些種族,正面和仁慈的太陽委員會solar council與這些門戶和蜥蜴人飛船沒有關係,是嗎?
 
COBRA – 你引用的訊息來自一個非常古老的來源,它不完全正確。但我會說土星的星光層和乙太層是有正面生命的。那裡以前有正面外星種族基地,現在仍然在土星的衛星上有,以前整個形勢是非常復雜的,但現在整個區域都在光明勢力手上。
 
Rob – 我說的就是光明勢力的太陽委員會。
 
COBRA – 是的,但那些太陽議會…這是非常古老的訊息。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
 
Rob – 能不能說說那裡以前是怎樣的?在五,六十年代這些訊息首先出現的時候,是不是與那些地球被接觸者的訊息交換?那些人是不是在銀河聯盟月球基地上?他們是實體的,還是乙太或星光種族?
 
COBRA – 大部分被接觸者是非實體接觸。有一些人有實體接觸。有一些人有過與銀河聯盟人員的真實接觸,他們一些人與秘密太空計劃有關。在二戰末期有一個秘密納粹太空計劃。其中有些人與銀河聯盟談判。有些人在1950年代投靠了光明勢力,一些人去到了更高的維度,那是在原來的金星上。是的,以前有太陽委員會,那些委員會的目的是管理和調節太陽系不同部分的光的流動。那個時候太陽系是各自劃分的,不同種族有不同區域。那時沒有太多的自由活動,是非常邊界分明的,你要在熟知情況的前提下移動,不是想去哪就去哪。
 
Rob – 他們一些人有著善良的議程,與地球上那些受他們影響的各個團體有接觸?
 
COBRA – 基本上我會說50年代大部分接觸是正面的,負面的接觸發生在60年代,尤其是美國政府和齊塔蜥蜴人和其他天龍星個體或者…種族的秘密協議之後。
 
Rob – 現在奇美拉情況如何?我們是否完全清理了太陽系地區?是不是還有一些奇美拉小基地在太陽系?
 
COBRA – 還沒有完全清理。還有某些地方沒有解放,因為他們有那些奇美拉的外星武器的技術支持。現在局勢是一個很微妙的情況。沒有人想把全部東西炸掉,光明勢力不得不非常謹慎。
 
Rob – 好的。這個消息有點舊,但有很多….NASA原始的球體視頻,Alex Collier也看到過太陽附近發射著能量束的巨大飛船。 你能不能說一下那些飛船有多大,它們在那裡做什麼?
 
COBRA – 銀河聯盟有巨大的飛船,一些在太陽系裡,一些在太陽系附近的奧爾特雲裡。這些飛船的目的是引導來自銀河中央的能量流,因為銀河中央太陽正越來越活躍,為了維持這個行星上的生命,讓太陽系保持平衡,那些飛船需要平衡這些能量,監測和平衡太陽活動,一些小型母艦也在靠近地球的地方,他們正在監測地球板塊活動。他們當然也在監視所有核武器。他們也監視奇美拉的活動,如果有任何危險情況就會介入。
 
Rob – 很好。所以有著非常高的安全保障,是嗎。
 
COBRA – 是的。
 
Rob – 好的。我們收到很多問題。David Wilcock有一些新訊息,很多人都在討論。對我來說這有點像小報上的新聞,因為據他說有鳥人。很多人問:你能否談談藍鳥族Blue Avians。在你的圈子裡這個事情確認了嗎?
 
COBRA – 我想你說的是David Wilcock.
 
Rob – 是的。我說的是他聲稱有一個團體叫藍鳥族。
 
COBRA – 好的,我解釋一下。他說是稱為中央文明的抵抗成員。中央文明位於這個銀河系中央區域,接近銀河中央太陽,那是一個靈性向外擴展遍及銀河系的,開始建立生命網絡的文明。那些屬於銀河聯盟和中央文明的球形飛船在百萬年前建立銀河聯盟,而所謂藍鳥人無非就是天使。當那些天使顯化在物質層面,他們就有翅膀。
 
Rob – 很好。那麼這些天界的存有,在JJ Hurtak的《The Keys of Enoch》談到有一些人造區域是用於不同維度的交流,我猜他們以藍鳥的身份出現。這是一支非常正面仁慈的勢力。仿佛我們有銀河聯盟的長老到來這裡,更緊密地監督局勢,是嗎?
 
COBRA – 是的。那些存有以前與這個行星沒有太多直接的互動,直到最近。可能你還記得1年多前我們打開了Lona門戶,那次激活的結果是有一個來自中央文明的存有開始更多地與太陽系互動,現在隨著某些星門的打開,中央文明正更積極的準備”事件”。他們實際上是各個指揮部,比如木星指揮部,阿斯塔指揮部,昴宿和仙女星艦隊,天狼星艦隊,大角星艦隊裡各個揚升大師的老師和指導者。因此他們實際上正在協調這個正在太陽系裡進行的多維行動。其中一些飛船太大會造成太多影響,所以它們不會部署在太陽系裡。他們把那些大型母艦停在太陽系周圍的奧爾特雲。小一點的飛船,一些在太陽系裡隱身,它們物理上是看不見的。它們對陰謀集團的技術也是不可見的。陰謀集團對他們的存在有一些間接的認識,但他們不與陰謀集團互動。他們不在那個頻率上互相影響。他們只與正面意識互動。
 
Rob – 是的。說起這個話題,我聽說了一些關於大角星門戶在地球內部層面打開的有趣訊息,這個門戶讓那些對振動敏感的人調諧,幫助創造一個獨特的協同激活,並且幫助真正的靈性團體的領導者向前至一個更為協調的境界,這將不是一個有等級的控制系統,而更像是一個真正和諧的圈子,其中同步性和直覺在創造中將扮演重要角色。從這個背景看來,是不是有一些門戶正在打開,並且這些高維存有是不是有一些新的能量活動。你能否談談大角星門戶?
 
COBRA – 大角星指揮部或者大角星種族過去幾十年在這個太陽系和這個行星周圍非常活躍。他們有自己打開星門的方法。在1996年執政官入侵之後很快,出現了一個大型星門,大角星系是一個巨大星門,那是銀河系這個區域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星門,大角星人現在正透過那個星門,透過行星周圍各個門戶引導著能量。這些門戶的目的是激活高級心智,不只是為了人類,也是為了大眾,把心智與直覺連接,把心智與情緒整合為一個平衡的人格。這是那些星門的其中一個主要目的。我不會說出那些星門的所在地,因為這都是非常重要的戰略地點。其中一些門戶有觸發強大自然力量反應的傾向,比如火山爆發。在那些地區可能會有地震,因為有強大的能量透過那些門戶。
 
Rob – 是的,我與我的玻利維亞朋友聯繫,他說透過地球裡面的岩核輻射發生了很多振動轉變。你能不能談談生命之流的多維方面,以及在現實層面的轉變,以及這種振動的提升如何影響我們?
 
COBRA – 你說的是岩核還是生命之流?它們是不同的東西。
 
Rob – 你說到這些飛船在這些能量點做很多穩定地核的工作,我猜他們是在放掉多餘的蒸氣不讓它活動得太激烈。這就好像在不同地方釋放壓力,是嗎。
 
COBRA – 是的。沒有那些母艦的干預,這個行星地表現在就無法支持生命存活,我們將全部死亡。很多年前本應該發生巨大的災變。他們正盡一切可能的辦法平衡…穩定行星地表。其中一些門戶作為站點,把累積的張力釋放出來,有時伴有地震或者火山噴發。如果那些地震和火山噴發不是人為的天氣改造,那麼它們實際上是行星自然的張力釋放,這個行星是一個有生命的存有,也經受著來自地表人類的巨大壓力。
 
Rob – 是的。地表人類承擔責任,在各個門戶和漩渦點成為地勤支援人員,這是很重要的。更重要的是不要等待銀河聯盟,不是期待他們為我們做什麼,而是我們自己要完全參與進來,是嗎。
 
COBRA – 是的。有個普遍的現象是人們等待別人來完成自己的工作。地球人類如此,不幸的是在宇宙其他一些地方也是。他們在等待人類覺醒,而人類在等待神聖干預。基本上雙方都需要完成自己的工作。雙方對成功(解放)的結局都要擔起責任。
 
Rob – 是的。你同不同意第一次接觸之後,人類必須集體決定出一個選擇,我們要與內部(地球)維度還是與銀河聯盟互動?其他正面外星團體可能有不同的想法,他們希望與我們締結各類條約,但未必帶有善意。我們應該要非常小心,搞清楚我們要走上哪條路,是嗎?
 
COBRA – 將不會有負面議程的種族出現在人類面前。跟誰接觸,在什麼條件下接觸,每個人類會做出他/她個人的選擇。所以第一次接觸基本上是一次個人事件。這不是一個大範圍接觸的劇情。某種意義上這是一次大範圍的事情,但每個人需要做出個人選擇:我想要接觸嗎?我想或者不想與其他種族交流嗎?沒有人會被強迫交流,沒有人會被強迫接觸,但接觸將會開始,並且會透過大眾媒體傳播,人們會得到通知,當然每個人將做出如何進行接觸的個人選擇。
 
Rob – 好的,我們有幾個有趣的問題。我覺得這些問題很可愛,聽起來就像鵝下金蛋,或者搖錢樹那樣。你提到複製機,人們說:複製機很好啊。你能不能談談這是什麼機器,它能複製什麼?有沒有大小限制?說說更多的細節。據我了解,金星人有使用這種技術 。他們用來複製食物和其它可能的東西。他們能不能複製一些零件來修理損壞的飛船?銀河系的種族如何使用這個技術,我們如何能使用它?
 
COBRA – 複製機是一台把乙太物質轉化為有形物質的機器。你在乙太層設計好一個物體。你可以在電腦的圖形設計程序裡設計,在乙太層做一個模具,按下一個按鈕,那個東西就會在現實層面成形。這是乙太物質轉化為有形物質的簡單物理過程,他們用同樣的技術實體化,或者非物質化一艘母艦,從乙太層到物質層,出現或者消失。基本上可以從乙太物質裡顯化任何你想要的。所以當人類心靈得到治癒,內在足夠純淨不會濫用這項技術後,這個技術就不會有限制。
 
Rob – 好的。這帶出我一個有趣的問題。他們有所有乙太事物的設計圖嗎。Dr.Frank曾經登船,外星人問:”你晚飯想吃什麼?”他說:義大利麵條和肉丸。我問他:”船上有動物?怎麼來的?”他說:不是,他們複製出來。味道就像合成的植物性蛋白。他們從哪裡得到這些乙太模具?他們從阿卡西記錄Akashic records裡提取出來,還是有這些東西的設計文件?
 
COBRA – 就好像一個電腦程序,指定分子結構,原子結構,元素化學比值,物體的形狀,大小,紋理,物理性質,然後就能顯化在現實層面。
 
Rob – 好的,謝謝。我們有另一個有趣的問題。都靈高裹屍布的故事是什麼?這是真的還是假的?(注:一塊印有男人臉部面容及全身正反兩面痕跡的麻布,聖經曾提及耶穌被用細麻布裹好、安放在墳墓,因此基督徒認為它可能是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後所用的裹屍布。)
 
COBRA – 這是真實東西,在13世紀做的。
 
Rob – Dr.Frank認為那是灰人做出來的。他們怎樣在13世紀做這塊布。這是陰謀集團讓大眾陷入宗教式的瘋狂而做的嗎,它是怎麼做出來的?
 
COBRA – 這是一個聖殿騎士的作品,你可能注意到製作聖物relics是一門很好賺的生意。因為每間教堂,每個清真寺都想要耶穌,或者瑪麗的一塊什麼,而這塊裹屍布就是這樣來的。因為這類東西其中一些附了魔法儀式,非常強大。
 
Rob – 很有趣。我在賣耶穌一塊肉,明天上eBay看看,開個玩笑。說說嚴肅的事情。人們談到7月份瑞士大型強子對撞機LHC再次啟動。斯蒂芬.霍金公開聲明:它可能危害到這個行星未來的平衡。似乎這是非常嚴重的事情。你同不同意這個說法,當然銀河聯盟正在監察。瑞士的LHC情況怎樣?
 
COBRA – 首先,啟動不是在7月,而是這個月尾。第二,霍金沒有說它會危害宇宙的未來。他說如果加速器的能量足夠大,奇怪的事情就會發生。但LHC的能量遠遠不足以讓奇怪的事情發生。真相是陰謀集團想製造出維持奇異夸克和頂夸克炸彈的環境。這就是他們如何想要維持他們的控制。但有趣的是這個位於瑞士的加速器,抵抗運動在這個計劃一開始的時候就派了很多人到那裡,他們可以阻止很多事情,他們能夠進行限制和干擾。所以我看不到那個機器再次啟動會在未來造成危險。
 
Rob – 好的。這裡有人問到,一架波蘭飛機墜落在俄羅斯斯摩棱斯克(注:2010年4月10日波蘭總統卡欽斯基乘坐的一架圖-154飛機在俄羅斯斯摩棱斯克州北部一軍用機場降落時失事,機上96人全部遇難)。總統和其他95個政府官員都死了。這是一次意外還是一次暗殺?有沒有爆炸?你知道誰要對此事負責嗎?
 
COBRA – 這不是一次意外。這是陰謀集團策劃的暗殺。
 
Rob – 我的天。這又是另一件要寫入反人類罪行史書的事。有人想跟你談談荷蘭皇室。他們似乎與美國方面有很多關係。他們有沒有參與陰謀集團,或者大多數皇室都是有名無實的領袖?英國女王與那些組織似乎深入涉足很多負面計劃的每日管理中。那麼荷蘭皇室的情況如何?
 
COBRA – 有一些皇室成員與陰謀集團關係更緊密,有一些不那麼緊密。這取決於哪個國家。荷蘭的情況是很多皇室成員與陰謀集團有眾多聯繫,實際上部分人是歐洲黑色貴族。
 
Rob – 有人想讓你說一下orgonite和次石墨shungite。
 
COBRA – Orgonite是一個發明品,它嘗試影響乙太層,它有溶解乙太層負面能量的傾向。次石墨是一塊石頭,但實際上它可以成為抵抗負面能量和負面能量場的強大保護器。
 
Rob – 好的,謝謝。下一個問題我最近也思考了很多。我在之前的訪問裡也提到,”事件”是一次有意圖的行動計劃。當然,65億人的自由意志和不同的正在發生的事情。不同人有不同的意圖和計劃,但有一些事情可能沒完全按計劃進行。我很確定這不會過於失控,但這裡有個問題,我覺得問得很好。有人問:”事件”之後給予人類的所有”好東西”的持續動力是什麼?”事件”意味著暴政的結束,但未必意味著人類自私本性的結束。當金融系統關閉,對我來說這暗示著將出現很多人進行不道德的活動。這些人可能控制不了整個系統,但我們要面對人類自私的本性。這要怎麼處理?會不會有一次能量轉變?你能不能談談”事件”發生時人類的貪婪,自私和暴力?
 
COBRA – 好的。首先光明勢力將一直監察著行星的局面。執法部門會收到任何可能騷亂的訊息。比如有人想偷竊,進行暴力行為或者禁錮這類事情。那些人會被逮捕。關於人類的自私行為,”事件”之後某種程度上仍然會繼續。但隨著人們…理解…,這個(自私)傾向將越來越少。期望一夜之間轉變人類的本性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實際的。人類當然不會一夜改變。伴隨著正面的願景和人類光明的未來,人們將有一個傾向去更正面的待人接物。大多數人在大部分情況下將有傾向做出正面的行為。那些傾向做出負面行為的將成為少數。由於怯懦的本質,那些本性自私的人將隱藏他的自私,不會表現出來。
 
Rob – 很好。我想感謝所有從國外寫信來的人,因為不同的語言和翻譯,我有時不太能理解你們的問題。你提到印度和俄羅斯將有助於揭露真相,問題是為什麼這兩個國家被選中?
 
COBRA – 印度和俄羅斯在金磚聯盟裡有獨特的位置。首先兩個國家有很長的ET接觸歷史,其次陰謀集團在這兩個國家的控制比其他國家要顯著的少。因此他們足夠強大,足夠穩定,有潛力成為首先公開大揭露材料的國家。
 
Rob – 很好,謝謝。另一個有趣的問題。能否評論一下西伯利亞隱士Anastasia,她發動了一場運動。她在俄羅斯發起一次新社會復興活動,基於正面的新社會架構,與人們創造了一整個社區。她來自哪裡?她如何與那種力量保持聯繫?
 
COBRA – 她有深厚的靈性經歷。她有很多古代西伯利亞薩滿傳統的背景,她只是把那些知識傳播給大眾。
 
Rob – 很好。這裡有一個問題,據說索菲婭是智慧女神。我們沒有聽說到太多有關她的事情,能不能談談智慧女神索菲婭。
 
COBRA – 這是來自希臘文明的女神原型,也就是智慧的意思。智慧是知識的一個面向,實際上是把精神/心智層面與更高的直覺層面相連。開悟的心智創造出智慧。索菲婭女神正在把那種智慧帶回到現實世界。
 
Rob – 很好的回答。有人問到帷幕,這裡說星光層70%的帷幕和乙太層35%的帷幕已經移除了。我們繼續集中冥想是很重要的。我想那是2012年,計劃是在5月20-21日….,然後在2012年12月21日完成。一些人想知道移除帷幕的進程怎樣?
 
COBRA – 這方面已經有很大的進步。在星光層我會說移除了90%,在乙太層我會說有70%被移除。
 
Rob – 好的。有人想知道Doom33計劃清除到哪個階段。
 
COBRA – 這個計劃其中一個方面已經清理了,但仍然有一些要素需要處理,因為Doom33計劃不只與光明會和陰謀集團有關,也牽涉到奇美拉。所以這比我們所想的更復雜。
 
Rob – 你很久前…我想是桑迪岬會議中,你說過有一個病毒被放置到金融系統裡。這個病毒現在仍然有效,並且準備好發揮作用嗎?
 
COBRA – 是的。它會定期更新,所以它與當前羅斯柴爾德全球金融系統電腦程序發展相一致。病毒版本是最新的,可操作的,就在系統裡等待正確的時刻。
 
Rob – 你在2014年3月10日的”隔離地球的結束”一文裡提到帷幕,你說乙太執政官網絡是拖延”事件”的主要因素。執政官網絡還剩下多少要清理?這與帷幕這個詞是同一個意思嗎?或者不同?
 
COBRA – 這是帷幕的一部分,我所說的是乙太部分,但也有等離子部分。我在將來的更新裡會談談等離子部分。帷幕的等離子部分是現在的主要障礙。
 
Rob – 我們叫它做執政官網絡。
 
COBRA – 這是執政官網絡的一部分,是的。
 
Rob – 有些人聲稱他們已經關閉了剛果門戶。人們問關閉剛果門戶遇到什麼問題,執政官有援兵嗎?現在是不是有更多的政執官到來?
 
COBRA – 不,那個門戶不需要關閉,它需要治癒和淨化。是的,已經有一些人在那個地方進行任務,並且取得部分成功,但仍然有工作要做。
 
Rob – 謝謝。這裡有一個有趣的問題。你能不能確認或者否認米歇爾.歐巴馬是男人的謠言,他/她的真實名字是Michael Lavon Robinson?
 
COBRA – 我沒有深入調查這件事,但我同意這個說法。
 
Rob – 你能否談談孩子們怎樣?他們有沒有受腦控,或者受到任何控制?他們知道發生什麼嗎?
 
COBRA – 你指的是一般的孩子?
 
Rob – 我說的是歐巴馬的孩子。
 
COBRA – 當然,他們某程度上受到思想編程,正如其他重要人物的孩子那樣,但他們在這個行星形勢裡不是主要因素。
 
Rob – 好的。但如果米歇爾.歐巴馬真是男人,那他們知道自己的母親是誰嗎?
 
COBRA – 我沒有這方面的訊息。
 
Rob – 好的。另一個有趣的問題。我在華盛頓的銀河智慧會議上研究過這些。有人提出說加利福尼亞北面有一個地方,一些有信譽的消息來源指出那裡是被毀滅的古代雷姆利亞廟宇群,他們稱之為Andarian雷姆利亞水晶。它們像是一類玻璃晶體的東西,人們說它們是單原子的。你能不能評論一下,你見過這些東西嗎。它們有一種獨特的顏色結構。
 
COBRA – 是的,我見過。那是一種黑曜石,不是那麼罕見,販售這些石頭對一些人來說是一筆不錯的生意。
 
Rob – 這是天然存在的黑曜石?(C-是的)。你能否說一下什麼是單原子元素?
 
COBRA – 單原子元素通常用來製造貴金屬,他們有非常特別的物理特性,其中一個特性是連接物質層面和更高的層面。比如單原子黃金能夠非常直接的把人類意識和高維存有連接到一起。
 
Rob – 這些元素能製造出來嗎?
 
COBRA – 是的,當然。
 
Rob – 好的。但這是否一定和電子的外殼層,電子平衡和它們與維度層面的相互作用有關?
 
COBRA – 是的,因為這裡面的原子殼層裡的每一個電子實際上是一個小門戶-小星門。電子是一種波,你可以說它是超維蟲洞。它可以傳輸訊息,傳輸能量。如果那些電子正確排列,它們就能非常有效的把物質層面與更高頻能量,更高維度的存有連接到一起。
 
Rob – 非常好。我很喜歡這次訪問,知道了很多重要訊息。這裡有另一個有趣問題。你能不能談一下我們的銀河兄弟姐妹。他們是否有結婚的傳統。我肯定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你能否談談婚姻和靈魂的結合?他們生命很長,他們會結合和分開嗎?在持續3000年的壽命裡他們是雙生嗎?談談你所知的任何星球上的婚姻。
 
COBRA – 在整個宇宙裡,結婚是一個正面性質的儀式,加深了雙生靈魂之間的連結。通常就是這樣。結婚不是一個宗教儀式,不是用什麼方式來約束你。它是加深和確認你和你的雙生靈魂之間的連接。這就是結婚本來的意思,在這個銀河系和其他銀河系裡都是這樣。
 
Rob – 好的。有沒有不是雙生靈魂的結合?
 
COBRA – 這是有可能的,但大多數情況下在宇宙的平衡裡,人們會遇見他們的雙生靈魂。
 
Rob – 因此大多數普遍的行星上,人們會保持單身除非他們遇到自己的雙生?
 
COBRA – 這取決於他們自己的選擇。關於這件事宇宙裡每個存有會作出他們自己的選擇。
 
Rob – 好的。這裡有一個有趣的問題,可能很快就會遇到。”事件”發生時光之勝利訊息和其他另類媒體網站被封的可能性有多大?他們想知道”事件”期間被封和通信網絡出故障的可能性怎樣?
 
COBRA – 非常不可能。網絡服務供應商可能會有一些問題,但互聯網作為一個訊息網絡整體將大部分保持完整。
 
Rob – 很好。我想另一個問題是:如果真的出現網絡問題,我們要做些什麼?我猜應該打開電視。很明顯電台廣播也是可以聽的。
 
COBRA – 是的,這是兩個選擇。人們也可以在當地建立另類網絡,這會非常有效,透過獨立節點這些網絡能連接到互聯網接收訊息。
 
Rob – 好的。我收到非常強大的直覺指引讓我為行星網絡做更多工作,這在將來會把訊息協調到各個地球網絡上,這件事可能已經在計劃中,銀河聯盟已經準備好一些這類模型了,是嗎。
 
COBRA – 是的。
 
Rob – 謝謝。有人說將來不會用錢,也不會有我們現在知道的私有財產。你能否談談”事件”後私有財產權。
 
COBRA – 是的,這些觀念將會逐步淘汰,但我會說是逐漸的。人們需要足夠的擴展他們的意識,不再依附於他們的財產。這要花上一段時間。
 
Rob – 很好。這裡有幾個簡單的問題。(陰謀集團的)黑衣人是不是仍然存在於行星地表?
 
COBRA – 是的。
 
Rob – 哪怕我們今世出生前記憶被抹除了,我們的行為是否會受到前幾世的影響?
 
COBRA – 人類會被他們的前世經歷所影響,直到他們清理它們為止。因此這是需要清理的,人們仍然要經歷的一個療癒過程。
 
Rob – 這帶出我一個有趣的問題。每件事好像都在同一個時區裡發生。你能不能談一下平行人生(世界),以及時間連續體和時間線?我有天跟Alex Collier談話,想讓他再上我的節目。但他說我們實際上在銀河聯盟此時想要的時間線後面。你能否治癒一條同時(平行)的時間線?我們物質性的線性思維很難理解這些。你能否給我們解釋一下?
 
COBRA – 同時時間線這個說法是對事實的一個誤解。當你在更高的頻率上,你可以立刻記得所有事情。但時間仍然以線性流動,有些事情在其他事情之前發生。但確實,我們已經落後於原定計劃。我想每個人都同意這一點。
 
Rob – 是的。雙生靈魂是不是大約在同一時間出生?我們在地球上有沒有這個現象,或者被破壞了?
 
COBRA – 這已經被執政官嚴重破壞。
 
Rob – 這裡有一個有趣的問題。大約在1945年在一個瓶子裡發現多馬福音,那是真的嗎?你是否知道那個福音書?(C-是的)。這個版本好嗎?(注:多馬福音是神學上的一個重大發現,因為多馬福音的發現,有可能證明現實新約聖經的四福音書都源自同一個來源。)
 
COBRA – 我會說這是一段碎片,因為我們今天的福音只是很多碎片和後來的副本。它們不是1世紀時候的原件。它們多半是4世紀以及後來的副本。
 
Rob – 有沒有計劃公開光明勢力深層地下基地的詳細情況,並且公開執政官入侵地球後發生了什麼?我們會知道那段歷史嗎?
 
COBRA – 是的,大部分那些訊息會在”事件”後不久公開。
 
 
Rob – 翡翠石板有方法辨別克隆人,他們用來測試他們領導者的單詞是Kliningingingingsmith,據稱蜥蜴人的舌頭發不出這個音。我們有沒有其他方法辨別克隆人?
 
COBRA – 我不同意你剛才所說的訊息。你可以透過能量場探測到蜥蜴人。
 
Rob – 好的。一些人很關心”事件”的金融方面。他們70多歲了,有健康問題。他們無法回去工作。他們付清房屋貸款,存了些錢買黃金,但價格下跌了50%。有人說還會繼續下跌。他們還有一些養老金。那些曾勤奮工作的老人怎麼辦?金融重置會發生什麼,這些問題會被照顧到嗎?他們的養老金會不會在”事件”前被人洗劫?
 
COBRA – “事件”發生時這些事情會照顧到。但”事件”之前情況不會太好。我同意這一點。很多人有嚴重的財政問題,因為陰謀集團對金融系統的控制現在還非常強大。我們要設法熬過這段時間..到”事件”發生時就不會那麼艱難。
 
Rob – 好的。我們還留下幾個有趣的問題。我們再多說兩分鐘。外星人有什麼娛樂,他們的興趣愛好是什麼?
 
COBRA – 他們喜歡社交,喜歡派對。他們喜歡拜訪宇宙不同的地方。多數時候他們都過得很愉快。
 
Rob – 很好,這與我們很相似。他們享受社交,音樂等等。我們期望很快與他們會面。我希望事情有所進展,我們的預測和工作為人們了解我們正在前行打下一個堅實的理解基礎。再次,感謝Cobra到來。謝謝你今天帶來的精彩訊息。非常感謝,光的勝利。
 
COBRA – 謝謝各位,突破很近了。
 
 
 
原文:
 
翻譯:erttq0101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