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森療法被打壓的故事Part 3(完)

我剛才謹慎和輕描淡寫的發言真的不足以表達我昨天在聽證會中感受到的震撼和喜悅。談論化學丶飲食丶營養和其他醫學話題是一回事,但是親眼看到一位17歲少女因為無法動手術的腦癌而癱瘓的案例又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就在昨天,她不靠任何輔助就走到證人席,而且還仔細地分享她的抗癌故事。
 
昨天出席的患者還有一位曾經當過陸軍中士的壯漢。他罹患的也是腦癌。他動過手術,但是後續的深層放射線治療卻因為風險太高而作罷。昨天他出席作證的時候看起來就相當健康。當然他對自己得以痊癒感到相當自豪。
 
另外一位患者是罹患轉移性乳癌的女士。昨天她的狀況相當良好,而且從容又充滿自信地出席作證。
 
光是幾個成果良好的案例並不足以影響醫學界的看法。但是這些案例都不是僥倖的特例,而是經過考驗,具有參考價值的事實。另外還有許多許多值得一提的例子。
 
醫學研究者們理應參考這些事實,並且透過各種代表希望的線索做出最後的結論…
 
佩柏-尼利草案的支持者們可以大聲疾呼:如果我們不找出癌症的有效療法,數百萬名美國同胞將會死於癌症。對美國而言,用1億美元擊敗癌症不過就是九牛一毛。然後支持者們可以表明葛森療法就是最有前景的癌症研究領域。
 
馬克斯·葛森醫師在希特勒執政以前就是個知名有帶點爭議的人物。他的爭議點在於試圖用食療挑戰既有的結核病療法。葛森醫師當過德國神經醫學宗師–費爾斯特醫生(Otfrid Foerster)的助手,也當過德國外科手術宗師—蕭爾柏赫醫生(Ferdinand Sauerbruch)的助手。蕭爾柏赫-葛森食療在歐洲醫學界是很有名的皮膚結核症療法,而且療法的一部分也被收納到有公信力的醫學文獻。葛森醫師在佩柏委員會上表示:他研究食療理論的初衷是為了治療自己的偏頭痛。接著他開始用食療醫治其他人,而其中一位患者透過食療治好了皮膚結核症。
 
葛森醫師在威瑪共和國時期是一名知名的飲食專家。他幫助那個年代的德軍改吃脫水食物,而非罐頭食品。
 
雷蒙·葛蘭史溫隨後在節目中播報了其他幾則新聞。當天廣播結束之後,美國廣播公司的紐約總部開始接到來自全國聽眾的詢問電話。可惜的是,當時掌握權勢而且心術不正的政商界人士也聽到了當天晚上的廣播。
 
沒多久藥廠協會成員,同時身為癌症化療藥劑廠商的高層人士出面施壓。他們威脅要撤下所有成藥的電台廣告,而美國廣播公司每年將因此損失幾千萬美元的廣告收入。史溫主播播報完讓全國同胞蜂擁詢問的癌症療法之後,他在兩個禮拜內就被趕下他待了三十年的播報台。
 
大家可能也想知道厚達227頁的1946年佩柏-尼利抗癌草案(檔案文號: 89471)的後續發展答案就是…沒有後續。由於遊說團體和四位當過醫師的參議員出面杯葛,草案被國會撤銷了。直到今天,89471號草案還塵封在美國印務局的檔案櫃裡擱置。
 
大家可能會想問三個問題:
1) 為何美國國會在半世紀之前沒有通過抗癌預算法案?
2) 難道美國民眾的防癌和抗癌議題不夠重要嗎?
3) 為何當初兩位參議員發現癌症有機會痊癒之後,沒有一位抗癌專家要求對葛森療法進行測試呢?
 
原文:
http://www.bastabalkana.com/2013/12/max-gerson-therapy-amazing-juicing-programme-cancer-illnesses/
 
翻譯:Patrick Shih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5/03/27/1125/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