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達組織:從希特勒狂熱粉絲到美國中情局僱員

 

152552o2amywzo8w20wez8

作者: John Loftus(曾任美國檢察官和陸軍情報官)
 
…我在猶太人大屠殺中學到了不尋常的一課。當年我跟美國司法部長共事的時候,我奉命進行關於猶太人大屠殺的機密研究。於是我深入馬里蘭州的蘇特蘭(Suitland, Maryland)鎮。這個臨近華盛頓特區的非建制小鎮正是美國政府的埋藏機密檔案的地方。
 
這裡一共有20個地下檔案庫。每個檔案庫足足有一英畝大小(約1200坪)。大家看過電影『法櫃奇兵』嗎? 這裡的地下檔案庫除了擺設方式不一樣之外,其它的都跟電影最後一幕雷同。我在這些檔案庫發現到一些駭人聽聞的事情:許多我原本要起訴的納粹份子,竟然是美國中情局的僱傭人員…
 
2004年,中情局出身的好友—鮑勃·貝爾(Bob Baer)寫了一本介紹沙烏地阿拉伯和恐怖主義的經典大作。書名叫做『與魔鬼共眠』(Sleeping with the Devil).這本書我讀到三分之一就沒看了。鮑勃在書中提到他為中情局工作的歲月…關於穆斯林兄弟會的檔案確蓼蓼無幾。書裡面只附上幾篇新聞剪報。我打電話跟鮑勃說:『鮑勃,你搞錯了吧。中情局有一大堆關於穆斯林兄弟會的檔案。合起來有好幾冊。我在25年前就看過這些檔案了。』他說: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說:『鮑勃,你上網搜尋banna。『banna』然後加另一個關鍵字:Nazi。』鮑勃上網搜尋了這兩個字,結果跳出了幾千篇(現在上萬篇) 來自全世界的文章。他讀過這些文章後打電話跟我說:『老天爺…我們到底做了甚麽啊?』
 
我今天之所以寫這篇文章,就是要告訴中情局的新世代:穆斯林兄弟會其實是受僱於西方情治單位的法西斯組織,而且它與時俱進地變成今日世人所知的蓋達組織。

152551smw16vwdzddd1zyg

(Al-Banna)

故事要從1920年代開始說起。當時一位埃及青年名叫哈桑·班納。班納創立了一個名為穆斯林兄弟會的民族團體。哈桑·班納是經常寫信給阿道夫·希特勒的忠實粉絲。班納對納粹黨的仰慕和讚譽強烈到他和穆斯林兄弟會於1930年代就變成了納粹的秘密情報單位。
 
這個阿拉伯納粹團體有著和納粹黨有著如出一轍的信條。他們痛恨猶太人,痛恨民主也痛恨西方文化。後來第三帝國的官方政策就是將穆斯林兄弟會秘密發展成第五國會和埃及的內應軍隊。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的時候,穆斯林兄弟會以書面承諾他們會出面協助隆美爾將軍,而且所有的美軍或英軍都不能活著離開開羅或亞歷山卓。

152548ws6t2atbcc6290c5

(1944年,耶路撒冷的穆夫提與希特勒會面)

穆斯林兄弟會的聲勢在二戰期間開始壯大。他們甚至透過史上罕見的超偏激份子─耶路撒冷的大穆夫提掌控了一部分的巴勒斯坦。這些人無疑是阿拉伯的納粹份子。舉例來說: 大穆夫提在戰爭期間到德國協助招募阿拉伯的國際納粹黨衛軍。他們在克羅埃西亞設立營區,並且將其命名為穆斯林彎刀(Handjar)師。雖然營區的位於歐洲東南部,這支軍隊的目標是成為希特勒在阿拉伯的核心納粹生力軍,並且征服從阿拉伯半島到非洲大陸的半壁江山。
 
二戰結束之後,穆斯林兄弟會因為戰爭罪而被通緝。他們在德國情報圈的靠山都在開羅被逮捕。整個納粹網路被英國軍情六處連根拔起。後來,我們的世界發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英國政府不但沒有起訴穆斯林兄弟會的納粹份子,而且還反過來僱用他們。英國政府把所有的阿拉伯納粹戰犯和穆斯林後裔送進埃及。這些人在埃及為了一項特別任務進行為期三年的訓練…
 
只有少數的莫薩德成員知道:許多試圖在1948年中東戰爭扼殺以色列於搖籃中的阿拉伯軍隊和恐怖團體成員其實就是穆斯林兄弟會的阿拉伯納粹份子。
 
縱虎歸山的不只有英國人。法國情治單位釋放了大穆夫提並且把他偷渡到埃及,讓所有的阿拉伯納粹份子會合。換句話說,所有的阿拉伯納粹份子在1945年-1948年都是受到英國軍情六處保護的。 
 
1948年之後,英國人把阿拉伯納粹份子轉賣給美國中情局的前身(戰略情報局)。美國人的算盤是利用阿拉伯納粹份子在中東制衡阿拉伯共產勢力。既然蘇聯資助阿拉伯的共產人士,美國就資助納粹份子進行對抗。美國教導這些納粹份子們許多秘密課程,同時發錢供穆斯林兄弟會花用。 
 
這時候埃及人開始繃緊神經了。納賽爾總統下令:所有穆斯林兄弟會成員必須離開埃及,否則就準備坐牢和全數處決。1950年代,美國中情局將穆斯林兄弟會的納粹份子們撤離到沙烏地阿拉伯。當穆斯林兄弟會進入沙烏地阿拉伯之後,他們有些精神領袖到伊斯蘭宗教學校擔任教職(例如賓拉登的精神導師-阿布杜拉·阿札姆)。另外他們還在沙烏地阿拉伯結合了納粹主義和伊斯蘭瓦哈比派的古怪信條,形成了更加偏激的思想。
 
很多人以為伊斯蘭教是一個偏激的宗教,或者以為沙烏地阿拉伯的伊斯蘭教就是伊斯蘭教的正統樣板,但其實兩者皆非。伊斯蘭國家過去譴責瓦哈比派為異端的次數就超過了60次。但是自從沙烏地阿拉伯變富有之後,反瓦哈比派的聲浪就縮小許多。瓦哈比派是非常偏激的教派。全世界只有兩個國家信奉該教派:塔利班和沙烏地阿拉伯。由此可見這個教派是多麽地極端。瓦哈比派基本上和伊斯蘭沒有半點關係。伊斯蘭教是非常崇尚和平,而且包容程度很高的宗教。它在成立後一千年間一直與猶太人保持著良好的關係。
 
由於沙烏地阿拉伯是穆斯林兄弟會的新家,法西斯主義和極端主義在宗教學校裡結合。後來阿布杜拉·阿札姆教導了一名認真的年輕學生,這名學生就叫做奧薩瑪·賓拉登。賓拉登就是穆斯林兄弟會在沙烏地阿拉伯的納粹學生。
 
1979年,美國中情局決定將阿拉伯納粹份子解凍。當年俄羅斯入侵阿富汗,於是美國告訴沙烏地阿拉伯:如果沙烏地阿拉伯將所有的阿拉伯納粹份子派到阿富汗對抗俄羅斯軍隊,美國就會出資援助。由於『穆斯林兄弟會』的名號過於敏感,加上它的納粹背景太過明顯,美國就改稱兄弟會的成員們為聖戰者(Mujahideen)。
 
美國中情局同時對美國國會撒謊。中情局表示:除了沙烏地阿拉伯人之外,他們不知道還有誰收錢到阿富汗打仗。但是這並非事實。中情局內部有一小群人非常清楚美國又一次僱用阿拉伯納粹份子打秘密戰爭。 
 
阿札姆和他的助手奧薩瑪·賓拉登在1979年-1989年間崛起,而且他們打贏了阿富汗戰爭。他們將俄羅斯軍隊趕出阿富汗。當時中情局人士心想:『我們打贏了,那就回家吧! 』然後美國就把來自阿拉伯的納粹軍隊留置在阿富汗的土地。
 
沙烏地阿拉伯人不想要這些納粹份子回國。於是他們開始賄絡賓拉登和他的追隨者,希望用錢讓他們遠離沙烏地阿拉伯。當時聖戰者分裂成兩派,而阿札姆又莫名遇刺身亡。顯然賓拉登親自策劃了這場暗殺。所有結合阿拉伯法西斯份子和宗教極端分子的極端團體當中,賓拉登領導的-蓋達組織又屬於最激進的派系。
 
如今許多穆斯林兄弟會的分支都源自於蓋達組織。奧薩瑪·賓拉登的二把手─艾曼·扎瓦希里來自穆斯林兄弟會的埃及分部(埃及伊斯蘭聖戰士)。 
 
伊斯蘭聖戰士有很多派系和分支,但它們全都隸屬穆斯林兄弟會。位於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地區的哈馬斯組織其實是穆斯林兄弟會的秘密分支。當年謝赫艾哈邁德·亞辛被以色列刺殺之後,穆斯林兄弟會用阿拉伯文在開羅報紙上刊登了亞辛的訃聞,並且透露他其實是吉薩穆斯林兄弟會的地下領袖。穆斯林兄弟會變成了在中東流竄的毒物,而且在911事件之後蔓延到全世界。
 
我知道這個故事聽起來像是危言聳聽。如果大家上網搜尋Banna(班納)+ Nazi(納粹)或搜尋Hamas(哈瑪斯)+ Nazi(納粹),就會看到所有的相關文章。美國中情局一直想對自己的僱員們隱瞞這些資料…所以當鮑勃·貝爾研究網路文章之後,他整個人都嚇呆了。這個世代的中情局人士對真相一無所知…
 
我們必須知道:蓋達組織並不是靠自身實力崛起的恐怖組織。蓋達組織說穿了就是宗教形式的阿拉伯納粹主義。當年我們允許這支納粹分支存活和壯大,而它現在反過來成了美國人的噩夢….
 

原文連結:
http://wariscrime.com/new/al-qaeda-from-serving-hitler-to-serving-the-cia/
 
翻譯:Patrick Shih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5/06/03/1025/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