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光維生」—自由的決定,靈性世界的禮物

「21天超覺斷食」的圖片搜尋結果

 

在我們的第一次談話中,凡納告訴我,他怎麽會有轉換飲食習慣的想法:
 

「我先是從一個很熟的朋友那裡聽到有這種可能,後來我讀了潔絲慕音寫的《以光維生》,不過當時並沒有太驚艷。不過,因為我認識的那個人,我隱隱知道這種現像是事實,而且這個事實與我有關。這是二○○○年夏初的事。考慮了幾個月,也確認我自己的狀況後,我決定實施所謂的『二十一日轉換過程』。老實說,我之所以那麽做,有一部分也是因為好奇心。真的可以嗎?如果可以,是怎麽辦到的?我決定遵照那本書裡的建議去執行。我對這件事完全沒有不好的感覺,也知道我可以隨時叫停。我是完全自由的,那是我自己的決定,這一點對我非常重要。」
 
我問他這種體驗跟一般禁食有何不同,他回答:「完全不一樣!禁食時,身體會動員原本儲存的物質與能量;人不可能無限期禁食,也不可能不喝水。可是我採行的這種方法一直是一種心理與靈性現象,需要特殊的內在調整。其實只有一個條件:我可以開放自己,接受我能從光丶從以太丶從普拉納或任何其他說法得到營養的概念。這就是轉換所需要的橋樑,然後事情就會自然而然發生。我體會到,那是靈性世界給的禮物。
 
頭七天,我連一滴水都沒喝。一般認為,人超過五天沒喝水就不能活,可是親身經驗會告訴你,這種看法是錯的!你會突然發現,這種普遍存有的觀念與事實不符。人若死於飢渴,是因為環境的關係。大家都相信,不吃不喝人就會死,到目前為止,確實是這樣,可是過去十五至二十年來,我們已經開始活在另一種能量場裡,有新的可能性。當然,歷史上確實有一些例外的人物,像是尼古拉斯.馮祿丶科納斯羅伊特的特蕾澤—也是瑜伽行者—可以不飲不食,可是對於像我這樣的普通人來說,在以前那是根本辦不到的事。這顯然是靈性世界特別賦予我們的新天命。」
 
我多少可以想像這件事是可能的—尼古拉斯.馮祿完全不吃東西,並沒有顛覆我的世界觀。可是我問自己:這麽做有什麽好處?飲食不只是一件愉悅的​​事,也是一種社交活動,讓我們與世界緊密相連。凡納同意,這一點是最大的問題。然而,對他來說,這不只是吃喝的問題,而是他親身證明了,大家普遍接受的物質世界觀是不正確的:
 
「我們可以從理論上推翻唯物論的世界觀,可是現在,這樣還不夠。需要實際而具體的證據才行。可是突然連我認識的那個人也對我的作法有意見了!」連一些熟悉奧地利「靈性科學家」魯道夫.史代納(Rudolf Steine​​r)3學說的科學家米夏爾.凡納與史代納的作品關係密​​切,也沒有比一般人更開放。換句話說,每個人的反應都不一樣。他接收到各式各樣的反應:有人很感興趣,有人態度開放,也有人全盤否定,態度強硬。可是最讓他震驚的是,幾乎沒有人對這個現象表現出真正的興趣。「我總感覺,這個現象超出大多數人的承受範圍了,所以刻意壓抑它。科學家尤其焦慮,因為要是認真看待它,他們就得改變自己的世界觀。」
 
我感覺得到凡納的失望。不過他還是很感激能夠以開放的心胸看待這個現象的人。我想我也是這種人。現代的靈性世界觀代表各種思考方式,讓不尋常的事原則上受到承認,而所有現像都能被認真看待。對任何事,都應該經過仔細的評估才能下判斷。不過我發現,潔絲慕音的書還是讓我產生很多疑問。為此我又問了:「對於所謂的『新時代』一些具高度爭議的層面,你個人的立場是什麽?」他回答:「對潔絲慕音這個人,我不能說什麽。我對她知道的太少了。至於她的書,讀者必須自己獨立判斷。這本書的重點,即三十頁左右描述「飲食習慣轉換」的部分,並不是由潔絲慕音所寫,而是夏美妮.哈里(Charmaine Harley)寫的,我個人認為沒什麽問題。至於書的其他部分,讀者會很容易產生疑問。我只能重申,我個人並沒有在轉換過程中遭遇威脅到生命的狀況。我從頭到尾都知道,我可以隨時停止。畢竟,每一種獨斷而激烈的態度,都有可能危害到生命。」
 
物質是濃縮的光
 
我還是覺得有些說法互有衝突。我繼續詢問凡納的靈性歷程,也想知道自從他轉換飲食習慣後,有沒有遇到特別的靈性經驗。「過去二十五年來,我一直積極實踐人智學,也琢磨出自己專屬的靈修道路,因此能夠深化冥想經驗及靈性追求。我與靈性世界的關係變得更深刻,並不是因為拋棄物質食物自然而然發生的,而是我刻意努力的成果。人不會在不知不覺中毫不費力就進入靈性世界。我絕對不可能走上這樣一條路。我是全然自由的。也沒有任何組織對我有任何期待,或要求我盡任何義務。除了我提到的那位熟人之外,我本身也不認識其他實行同樣方法的人。」
 
我繼續追問:身為科學家,他如何對自己解釋「以光維生」的現象?凡納的答案是:「魯道夫.史代​​納寫了一些營養吸收的過程,我全都讀過,我不認為我在這種現像中體驗到的一切,跟他寫的道理有所抵觸,不過我也沒有找到任何直接的解釋。我所能找到最接近的說法,是史代納在一場演講裡說,物質是『濃縮的光』4。這樣說來,物質就是光,而且有許多方法可以把光變成物質。『光』這個概念不能用狹義的解釋來理解。正如史代納一再解釋的,那是整個『以太』(生命)環境,我們可以用所有的感官『吸入』體內。這就可以稱為『以光維生』。吃喝後,身體把物質徹底分解,一部分重組丶賦予新的生命,以便強健我們的體魄,協助身體維持結構機能。從某個角度來說,『以光維生』是這個過程的簡化說法,此時的身體不需要實體的物質,而是直接從其他來源接收建構身體所需要的物質與力量。我只能說,經由這個現象,我與自己的身體,以及世間的物質,都建立了全新的關係。我從內在深處感受到它,但是並沒有因此而鄙視物質以及大地。不過,在此同時還要保持覺醒,也就是說,我懷著虔誠的心,敏銳感受四周的有形物質。不然我可能會走火入魔,陷入較低層次的自以為是。我們說到『以光維生』時,在意的並不是光的物理效應。這裡的光,從頭到尾都是無形的。重點是整個能量環境,或許可以稱為『以太力』。」
 
成為「破冰人」—戰勝懷疑論
 
懷疑論,還有對這種異常現象的不信任,當然只能靠嚴格的科學測試來消除5。因此我問凡納,如果有個科學計畫,讓他獨處三至四個星期,持續接受觀察及醫學檢驗,他覺得如何。凡納強調,他會很樂意全力配合這樣的實驗。他還說他已經接受過一些生理上的檢驗了。一家大學診所對他做了詳細的檢查,結果證明他的血漿丶血液的化學成分丶尿液丶基本新陳代謝及呼吸系統的數據都很正常,並沒有偏離一般可接受的標準。當然,這些證據還是無法說服懷疑論者—他有沒有可能偷偷吃東西?唯有經過嚴謹的科學設計及監督的實驗,才可能確立這種現像是具體的事實。對凡納來說,這代表要正面挑戰傳統科學。一直以來,正是這類的挑戰讓科學得以前進。我們需要科學界的人鼓起勇氣,成為「破冰人」。
 
 
<一位科學家親身實證的第一手報告>
 
一般的常識是,人無法不吃不喝超過一星期,  
 
  
 
但在澳洲,有人致力於推廣「以光維生」的生活,並出版多本專書討論;
在德國和瑞士,已有近百位平凡人實行過21天超覺斷食,
他們還曾聚會分享彼此的經驗,其中有些人目前仍持續不靠食物而活,    
並且照樣工作丶社交丶運動……過著積極活躍的人生。
  
 
這些現象,不是發生在古代的鄉野傳說丶宗教神蹟,
也不再只是無法考證的零星案例,或怪力亂神的詐騙事件;
而是集體發生在你我生活的現代,而且隨時準備好接受科學驗證。
 
本書作者米夏爾.凡納自2001年開始進行21天超覺斷食,
此後便不再攝取任何固體食物,仍然過著正常生活。
 
為了讓這個被主流科學否認丶漠視的現象受到正視,
他對所有科學家下戰帖:「隨便你們用什麽科學儀器和資料來檢驗我!」
 
他在書中現身說法,詳述自己選擇這種生活方式的原因丶做法與感受;
此外並收錄他自願接受科學監控實驗的過程記錄,
以及11位體驗過21天超覺斷食的實行者親筆寫下的經驗分享,
還有許多輔助資料,對此現象提出可能的科學解釋。
 
 
 
————————————————– ——————————————— —-
分享這個不是鼓勵大家不吃食物挑戰人體極限,而是能量確實能夠在我們身體甚至周遭人事物產生影響,如果想嘗試的朋友建議還是要依照自己身體狀況來做調整
 
內容來源: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85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