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古鲁:以平凡的方式生活

sadhguru_1305818927_31

生命本可以更加精彩,分别心却会缩小你体验生命的范围。自负是灾难,自负的人在不同层面上一贯是暴君。我们所需要的既不是自信,也不是与众不同,而是意识和觉知。

 

那些害羞的人,无法面对他人并处理困难的局面。无论何时,当我面对任何情况任何人,我都把他们当做我自己的一部分。我对着他们说话,就好像我对着自己说话。当你对着自己说话,你需要自信吗?不需要。当你对其他人说话时,你才需要自信。当你对自己说话时,你可以说任何一切你想说的。这当中没有任何困难,这也不是件什么了不起的事。如果你仅仅是包容所有人,并将他们视为你自己,你就既不会想到自信或者保持沉默。你自然就会做需要做的事。

 

一旦拥有包容意识和认知,自然而然你就会富有觉知。觉知就是生活。生活就是觉知。没有其他的存在方式。仅仅是因为人们有了分离感,所以才需要培养觉知。人们试图变得有觉知,仅仅是因为他们将自己与万物分离了。你在无意识中创造了你的大部分的分离感。你有意识地创造了其中一部分,因为你觉得通过成为特别的自己,就可以从这个世界得到关注。

 

在西方文化中,从孩童时期开始,人们就被训练成为特别的人。这样的努力和尝试,这样的“试图成为特别的自己”是一种疾病,因为一旦你得了这样的疾病,就无药可救。无论你走到哪里,你不得不做一些愚蠢的事情来证明自己是特别的。这是关于成为“非凡”(extra-ordinary)—比其他人更加平凡。

 

当你不再努力让自己变得特别,你就纯粹是平凡的,这样你才会突显自己的非凡。包容万物就是非凡的。这仅仅是一种生活方式。当我说包容万物,这不是我的学说。这不是我所装饰的理论,而是存在本来的方式。只有在包容中,存在才能够运作。如果你如此具有分别心,为什么你要吸入我呼出的空气?当你试图单独的没有流动的呼吸,你就会死亡。只有在包容之中,生命才会发生。

 

当我说到包容,我们不是在教导你一种新的哲学。我们是在谈论回归生活本来的方式,本真而平凡。这是平凡的,但也是非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