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6年5月by AGN Veg Global訪談

1
 
 
AGN Veg – 我們知道anima這個詞古希臘語意思是靈魂,生命力,而sentient這個詞適用於所有靈魂和有意識的靈性存有,不論它們的臨時形態是什麼,都能感覺到喜悅和痛苦,高興和苦難,動物也是有感情sentient的存有嗎?
 
Cobra – 當然是的,所有動物是有感情的,他們能感覺到人類的所有情緒,所以建議把他們像人一樣對待。
 
AGN Veg – 我們所知的動物靈魂是不是在人類之前幾百萬年就來到這裡?
 
Cobra – 是的,這就是演化過程,有些動物源於這個行星,有些來自或者被人從其他行星帶來。
 
AGN Veg – 除了他們自己的靈性演化,他們在這裡原本目的是不是隨著銀河戰爭的發展,在地球母親從她最初的結晶態轉變為現在的岩石態之後,透過他們的身體和意識把更高維度的能量錨定到行星網格?
 
Cobra – 一些是,但不是全部動物,比如海豚和鯨魚從天狼星來這裡為這次特別的行星轉變錨定一些特殊能量。
 
AGN Veg – 最近我經常看到馬,牛,羊處於出神冥想的狀態,就像他們接收到了一些能量傳送。他們是不是在透過意識和身體錨定更高維度的能量?
 
Cobra – 他們不是有意識的這麼做,但他們能感覺到那些能量,他們用自己的方式接收和連接那些能量。
 
AGN Veg – 那些動物存有是否在第五維度被創造,如果是,他們是不是仍然和他們的第五維度家鄉有連接?
 
Cobra – 每個有感情覺知的存有都來自源頭,不同存有有著不同演化流,不同的歷史。但我們都來自源頭,所有生物用自己的方式體驗主要異常,用自己的方式重新與源頭連接,除了那些用自由意志決定不這麼做的存有。
 
AGN Veg – 古代黑暗魔法師用動物和人類進行獻祭,強迫一個靈魂非自然的離開自己的身體,作為達到負面靈性目的的一種黑暗手法?
 
Cobra – 不幸的這是真的。
 
AGN Veg – 我們目前的系統每5天殺害超過6億隻動物作為食物,這是不是相同的黑暗手法的一部分,只是規模更大並且部分是執政官的編程?
 
Cobra – 我會說部分是,人類吃肉的需求被一定程度操縱,讓某些勢力得以濫用這種需求繼續用於獻祭,以一種對地表來說更被社會所接受的方式。所以有些人仍然有吃肉的需要,但當前的社會滿足這種需要所用的方法絕對是不正確的。
 
AGN Veg – 一隻牛有25年生命。在他自然死亡前,比如5年就強迫這個靈魂離開他的身體(屠宰)是不是嚴重違反宇宙法則?
 
Cobra – 當然這在宇宙其它地方是違反自然法則,他們不會這麼做,這只在這個行星上發生。
 
AGN Veg – 對女性,造物的女神面向的由來已久的戰爭是怎麼樣,它反映出的事實是人類被操縱去同意開發和偷取/消費動物作為食物,比如蛋,奶,肉。這裡是否有一種神秘難懂的關係。這種歷史上開發和濫用雌性動物的蛋,奶和肉是否來自一種神秘的靈性觀?
 
Cobra – 我會說所有對動物生命的濫用形式都與女性本源的壓制有著強烈的關聯。
 
AGN Veg – 在每種宗教的傳統慶祝上,在每個國家的文化裡,飯桌中間都擺著一隻被獻祭的有感情的存有,不論是羊,火雞或者豬,這種做法和黑暗的動物獻祭儀式有沒有神秘關係?
 
Cobra – 實際上這個習俗是更古老的獻祭儀式的反映,這些儀式曾公開舉行,這些習俗是它的殘餘。
 
AGN Veg – 全世界有許多屠宰場,這些地方是不是被黑暗勢力在低級星光層用於大量的能量收割?
 
Cobra – 不只低級星光層還有乙太層,尤其是電漿層,但基本上這是真的。
 
AGN Veg – 根據Animal Kill Counter的資料顯示,每分鐘20萬(或者每5天6億)頭動物被屠宰為食物。這如何影響行星的整個能量層。
 
Cobra – 當然這些屠宰在行星規模上能被強烈地感覺到,這影響了行星能量體的狀況,在”事件”發生時這些會得到解決。
 
AGN Veg – 這些巨大數量的動物靈魂來自哪裡。
 
Cobra – 我會說不同物種的靈魂團體基本上來自星光和乙太層,那些來自靈魂團體的靈魂轉世到現實層面,尤其是這個時間。
 
AGN Veg – 轉世前他們是否知道前面有什麼等著他們?
 
Cobra – 他們一定程度上理解,但不完全。
 
AGN Veg – 他們被屠宰後靈魂會去哪裡?
 
Cobra – 受到過大的創傷之前,動物靈魂離開了身體,然後回到他們在乙太和星光層的靈魂團體那裡。
 
AGN Veg – 我看過一本講述來生和瀕死經歷的書,比如遇到意外受撞擊,在疼痛大到無法承受前人類的靈魂會被推出身體。這對動物來說也是一樣?
 
Cobra – 是的。
 
AGN Veg – 為什麼他們不自衛,用意志和體力反抗屠宰它們的人類。
 
Cobra – 因為他們適應了疼痛,而且動物管理者用非常大的暴力壓制動物的自由意志。
 
AGN Veg – 如果靈魂在經受巨大痛苦之前離開了身體,隨著血液流出有什麼力量或者機制讓身體繼續活動,比如被切頭的雞?是不是有一條生命線仍然綁著身體和靈魂。
 
Cobra – 靈魂離開身體,但大腦和身體仍然有一些關聯,在中央神經系統有一個放電的過程,這使身體會有一些活動。
 
AGN Veg – 希望靈魂離開身體後沒有留下太多疼痛。
 
Cobra – 那時痛苦會少很多。
 
AGN Veg – 如果痛苦和苦難不是源頭計劃的一部分,根據一些靈性教導裡流行的誤解,為什麼動物”同意”經歷這些?
 
Cobra – 動物就在這裡,以自己的方式體驗主要異常。
 
AGN Veg – 從現在數以千計的辟谷者和數以百萬的素食者可以看出,我們被設計為一種食果動物,以地裡長出來的食物為生,而不是透過殺死其他的動物為生,除了一些孤立的情況比如生活在嚴寒天氣的人要吃肉生存。我們是否會逐步回歸到原來的水晶狀態,需要越來越少固體食物和越來越多高振動的食物?
 
Cobra – 對於更為靈性進化的人這是對的,但對絕大多數人類將仍然要吃肉,但將會從一種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意識出發。
 
AGN Veg – 我們每時每刻渴望的食物是否與我們內在的意識狀態和情緒精神狀態有直接比例關係?
 
Cobra – 有一定關係但也有很多陰謀集團對我們食物的操縱,我們實際上被強迫和操縱吃某些類型,某些分量,某些形式的食物。這是大多數人類的情況。
 
AGN Veg – 人類是否在能量上被黑暗實體收割,動物也是直接或者透過我們收割?
 
Cobra – 是的。
 
AGN Veg – 每24小時,畜牧業在全世界摧毀20萬公頃森林,幾乎鏟掉我們行星的肺(亞馬遜森林),這是核廢料之後最具生態滅絕的來源。在這個情況下,”事件”後我們能否馬上有解決方案,比如先進的食物製造方法和食物複製機完全代替畜牧業?
 
Cobra – 這個過程需要用一點時間,但將會非常快。
 
AGN Veg – 我們已經有無限制的基於肉/奶/蛋/魚的替代品以取代動物蛋白,有著相同的質地和味道,有我們所需的所有營養素,不再用到”為生存而殺害是必要”的教條。食物複製機是否會為這些營養美味的動物性食物替代品而設計?
 
Cobra – 是的,當然。
 
AGN Veg – 對於目前被活抓用作食物,利潤,時裝,實驗,”娛樂”,”體育”,工作和很多其它用途的數十億動物,他們被釋放後會怎樣。
 
Cobra – 他們將開始過自己的生活,更與大自然連接,更加自由與和諧。
 
AGN Veg – “事件”後估計大約多久,所有形式的動物開發和屠宰會完全淘汰?
 
Cobra – 我會說幾個月內所有這些將會在全行星得到解決。
 
AGN Veg – 在這個方向上我們會不會得到光明勢力的技術援助,透過在我們世界實施銀河法典解決這些千絲萬縷的復雜問題。
 
Cobra – 是的。
 
AGN Veg – 海奧華預言這本書談到某些第四維度世界,人類仍然消費其他存有的肉,但他們不殺害,只是等待他們自然死亡,然後請求允許食用它們,並向離開這個身體的靈魂感激,是嗎。
 
Cobra – 宇宙中有些文明曾是這樣,是的。
 
AGN Veg – 我們知道所有靈魂都在進行一個連續的靈性演化和擴展。目前在動物身體的這些靈魂是否正在揚升,成為我們未來的共同創造者?
 
Cobra – 他們不是在揚升,因為揚升前他們需要經過人類的演化,但隨著未來經歷一些他們自己的過程,他們將會有屬於自己的加速發展。
 
AGN Veg – 物種主義是不是我們行星的排外主義,種族主義,至上主義,精英主義的根源?在我們期望進化為更先進的銀河文明之前,是否需要先療癒它,因為成千上萬的其他銀河種族都是和平共存,不會互相剝削和殺戮。
 
Cobra – 所有這些都是我們正在經歷的過程的一部分。
 
AGN Veg – 一個存有殺死並吃掉另一個存有的自由意志,違反了那個被殺的存有生存的自由意志,這是不是有效的自由意志?
 
Cobra – 這是自由意志,但這沒有指向宇宙演化的目標。
 
AGN Veg – 每天殺害一定量的存有作為食物和其它用途,這在銀河聯盟解放的其它星球有沒有相似的情況。
 
Cobra – 在過去的整個銀河系曾發生過很多,但隨著行星解放這些事越來越少。
 
AGN Veg – “事件”後銀河法典是否同時對人類和非人類存有公平地施行?
 
Cobra – 是的。
 
AGN Veg – 給我們說一點昴宿星人和其他銀河聯盟成員平時的食物消費,主要是如何製造的?
 
Cobra – 昴宿星人不需要吃太多食物,基本上他們每天喝一種精華飲料,這對他們來說已經足夠。一些人仍然吃某些水果,但這對他們的生存不是必要的。
 
AGN Veg – 在每個揚升的行星上,種類龐大的存有和平地共存,或者是每個行星上存有的種類是有限的?
 
Cobra – 這取決於行星的情況,有些行星有許多的物種多樣性,有些較少,但那些行星上所有存有已經學會和平共存。(完)
 
 
內容來源:
 
翻譯:erttq0101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