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拉博士|西門子公司涉嫌監控太空奴工

%e7%b4%8d%e7%b2%b9%e6%99%b6%e7%89%87

 

跨國公司西門子有著非人道的歷史,它目前是歐洲最大的工程公司,為了幫助納粹製造先進武器而在二戰期間使用奴隸勞動。根據傳統歷史學家的結論,隨著希特勒第三帝國的崩潰,西門子公司歷史上最黑暗的篇章被翻了過去。但真相不是這樣,根據對兩名舉報人的證詞的分析得出了令人不安的結論:西門子一直參與秘密生產數十億微型晶片來監控被綁架的人類,利用他們在秘密太空的殖民地工作和在銀河奴隸貿易中獲利。

 

西門子在二戰期間幫助納粹德國製造先進武器的作用是眾所周知的,但人們並不知道它參與使用奴隸勞動的程度。1998年9月24日,西門子決定就以前利用奴工的行為向受害者進行賠償。如下面美聯社的報導所述:

 

西門子周三宣布了一項1200萬美元的基金計劃,以補償在二戰期間被納粹強迫為公司工作的奴隸勞工。幾乎在一年前,其成立150周年的慶典上,該公司堅稱它不會為其奴隸勞動者表示“最深切的遺憾”。總部設在慕尼黑的西門子說,該基金除了430萬美元支付給1961年成立的猶太人追索會議外,還向受害者提供人道主義援助。西門子估計,大約有10,000至20,000名奴隸公認在其戰時工廠工作。

 

西門子承認其在戰時利用奴隸勞動和努力賠償受害者的舉措是值得稱贊的。然而,四十年後才承認確有此事,這將導致人們擔憂公司是否真誠,或者只是為了避免在美國引起的集體訴訟:

 

訴訟的威脅增加了這個德國公司面臨直接支付賠款給數以千計的集中營囚犯的壓力,主要是在他們工廠工作的猶太人。代表奴隸勞工的律師批評西門子,他們像大眾公司一樣,設立一個基金,以避免更大的支付需求性訴訟。西門子正在謀求“更便宜的替代品”,慕尼黑律師邁克爾•韋迪說,他和一位同事準備在美國訴訟。

 

讀者可能會選擇原諒他們,他們相信奴隸勞工的賠償問題與我們近代歷史上那個可怕的篇章有關。然而,新的舉報人的證詞,證實西門子仍在參與此類活動。

 

威廉•帕維萊克William Pawelec是美國空軍的一名電腦工程師和編程專家,他曾在SAIC和EG&G等著名的國防承包企業工作,並創辦了自己的電子安保公司。他擁有高級別的安全許可,並可以訪問許多分類項目。

 

在2001年的早些時候,帕維萊克下決心揭露所了解的黑色項目,他認為美國向公眾隱瞞了先進科技。在接受史蒂文•戈瑞爾Steven Greer博士採訪時嚴格要求在他死後再發布這些訊息。他逝於2007年5月22日,直到2010年12月14日該影像才得以公開。

 

在他的揭露訊息中有許多是關於早在1979年由帕維萊克開發的第一代電子監控晶片的情況。他介紹了他們發展的歷史,以及他在丹佛的公司在其中發揮的作用,並與政府機構就此召開會議。這些機構對於晶片在安全領域使用有濃厚興趣。

 

在戈瑞爾對他的採訪影片中,帕維萊克說:

 

在安全行業,我們很多人對綁架人員的監控和定位有很多顧慮,特別是在歐洲,比如有些北約官員,甚至意大利總理。綁架…讓這些人精疲力盡「基於訊息」或折磨他們或兩者…行業的目標之一是開發一種技術,使我們能夠追蹤這些人或快速定位他們。

 

 

他說,監控晶片非常小,形狀像一個藥丸,有多種功能:

 

現在這種特殊的藥丸形裝置非常微小,但其功能很靈活。它基本上是一個發射應答器。你可以向它發送一個頻率,它會回報特殊的編碼,一旦晶片被製造出來,就不能修改。但是可以向這個晶片添加很多功能,比如監測體溫、血壓、脈搏甚至腦波。

 

 

%e7%b4%8d%e7%b2%b9%e6%99%b6%e7%89%872

微型射頻晶片與稻米的大小對比,圖片上傳於2009年的:維基百科

 

 

帕維萊克說不久後的1984年,誕生了一個更加成熟的鈮酸鋰晶片,它可以從120公里外的太空監控目標。他發現一家為了製造數十億晶片而成立的小型硅谷公司。當他得知“在他們製造了數十億這些小晶片”後,這個工廠一年後關閉,有關晶片所有的訊息都消失了。

 

帕維萊克說,這家負責製造數十億微型晶片的小公司“是一個大型歐洲電子公司的子部門,有植物區。它是西門子。”

 

帕維萊克接著講述他的同事鮑勃,這位前美國國務院安全主管是在內羅畢被暗殺的,因為他對於監控晶片如何操控人,以及由於一個不可告人的目的而製造數十億枚的情況知道得太多。

 

據帕維萊克的說法,鮑勃遇刺背後的人已經滲透到美國軍工復合體的最高層,可以恐嚇和威脅任何人。

 

帕維萊克的證詞表明,西門子公司獲得授權並控制監控晶片的技術,在不到一年內利用美國子公司生產了數十億枚晶片,然後關閉當地的製造工廠並封鎖監控晶片的所有訊息,人間蒸發。

 

重要的是,西門子公司與嵌入美國軍工復合體中的強大力量有關,這是隱藏晶片的真正目的。這個隱蔽的力量有權力移除任何太接近了解真相的人,甚至是美國大使館的安全主官。

 

這裡值得重申的是,根據帕維萊克描述,微型晶片的主要功能是監控人,甚至超遠距離監控對象的關鍵生理指標。這就產生了一個問題,為什麼西門子公司需要生產數十億枚晶片來監控如此遠距離的人?為了尋找答案,我們需要關注另一個舉報人的證詞。

 

柯里•古德Corey Goode聲稱自1987年到2007年間,曾在秘密太空計劃中工作二十年。他說自己被允許使用“玻璃平板”來了解人類的真實歷史,特別是關於二戰結束前後的事件。

 

簡而言之,古德聲稱,關鍵因素是納粹政權在戰爭期間成功地發展了一個秘密太空計劃。然而,主要力量不是希特勒的黨衛隊,而是一些德國的秘密團體利用秘密的知識和巨額財富在南極洲和南美洲偏遠地區創建先進的反重力航天科技。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前,德國的秘密團體已經在月球和火星上建立了基地。隨後,與漢斯•卡姆勒Hans Kammler領導的黨衛軍高科技部門的殘黨一起,利用迴紋針計劃的科學家,將德國勢力滲透進美國軍工復合體。

 

重要的美國公司被滲透,隨後在歐洲、日本和其它地方領先的航空航天和工程公司也被滲透。西門子公司與納粹德國有著悠久的合作歷史,是向美國軍工復合體滲透的天然管道。

 

帕維萊克了解到,當德國精英們前往托諾帕Tonapah進行分類項目範圍測試時,他們對美國軍工復合體的奇怪影響。在帕維萊克死後,他的妻子瑪麗•德麗索分享了帕維萊克告訴她許多關於托諾帕事件的訊息,以及是誰真正控制了美國軍方。

 

德麗索在戈瑞爾公開帕維萊克採訪影片以後分享了她的訊息:

 

他盡量使自己鎮定下來,在會議中他將彙報自己負責的托諾帕項目現狀。

 

會議室戒備森嚴,像個電磁屏蔽的牢籠,房間內外任何通訊都被阻斷,公文包、文件、電話以及任何能識別身份的標誌都不能出現在會議現場…只有將軍們被允許穿制服。

 

氣氛空前緊張,比爾驚訝地發現將軍們都屏住呼吸,感覺有大人物要出場了。

 

很快,兩架護送一架私人飛機的軍機盤旋在公路上空,接著輾轉護送私人飛機到達會議大樓後才離開。

 

飛機上下來一個非常氣派的人,走進房間,個子很高,穿著非常名貴考究的歐式套裝,他的皮鞋和公文包同樣奢華,有名保鏢或秘書緊隨其後,他舉止相當貴族化,說話帶有濃重德國口音。

 

接著在場的每個人都向他彙報項目狀態報告,並回答問題,整個房間氣氛肅穆中透著緊張。

 

當每個人彙報完畢後,德國人簡短地感謝在場人員辛勤付出後就離開了,從頭到尾沒有自我介紹,對彙報也未有肯定或否定。

 

據說他是傑西卡•馮•普特卡姆男爵,是與沃納•馮•布勞恩一同來到美國的德國人。

 

那天發生的事使比爾確信,美國或許全世界,是由歐洲人控制…但最大的問題是,“他們”究竟是誰?

 

這促使比爾和它的朋友們去發現事情背後的真相,之後,他經常引用他朋友吉米•馬爾斯Jim Marrs常說的話:“納粹可能敗於戰鬥,但他們贏得了戰爭。”

 

%e7%b4%8d%e7%b2%b9%e6%99%b6%e7%89%873

 

根據德麗索的採訪,帕維萊克認為,納粹的殘餘政權在二戰後被保留,而且正是這些德國精英如今控制著美國和西歐。

 

帕維萊克遺孀的證詞很重要,因為它揭示了她丈夫的最終結論,誰是美國軍工復合體背後的控制者,正如科裡•古德後來透露的一樣。那麼我們最後的問題是,西門子公司出於什麼目的,製造數十億計的微晶片用於遠距離監控人類?

 

在E-mail採訪中,古德講述了一個銀河系奴隸貿易體系的發展,其中涉及到外星人和那些控制地球政府和軍隊的精英。這是透過網絡公司來實現的,如他描述的星際企業集團「ICC」:

 

地球的秘密政府和合作財團發現大量的人類正被許多不同的外星人團體從地球上帶走,所以他們決定找到一種方法,控制哪些人被帶走,還能從中獲利。在以前的協議中,他們承諾為了獲得先進技術和生物標本,允許這些團體綁架人類,但ET很少遵守他們的承諾。一旦他們在我們的太陽系建立起先進的基礎設施「ICC」,隨著擁有先進的技術「因為成千上萬的ET團體從星際穿越來到太陽系,透過貿易買到」現在必須阻止那些最不受歡迎的客人進入地球領地的能力,陰謀集團和ICC最終決定利用販賣人口作為星際貿易的方法之一。

 

為什麼西門子公司要製造數十億計的唯一識別代碼的監控晶片?古德的回覆提供了這個問題可能的答案:這些晶片非常有可能在銀河奴隸貿易中用來監視,並在火星和我們的太陽系其它地方的秘密殖民地控制奴工勞動。

 

1998年,西門子公司承認其在納粹期間使用奴隸勞動的做法,並同意賠償在西門子工作的人。西門子估計受害者的數量在1000至20000之間。如果帕維萊克和古德的證詞是準確的,那麼在秘密太空計劃中被強制勞動和星際奴隸貿易中受害者的人數將遠遠大於這個數字。

 

在非法的銀河奴隸貿易中透過微型RFID晶片對受害者進行監控,西門子公司是同謀。最終面對正義,任何和西門子一樣在秘密太空殖民地進行強制勞動或在銀河奴隸貿易中獲利的公司都必須承認他們的參與事實,以及這些被廣泛隱瞞的反人類罪行並賠償受害者。

 

 

翻譯:馬克兔文

 

內容來源: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yNjQ1MjIxOA%3D%3D&mid=2247485995&idx=2&sn=0294171c50a1bc5926065d306f4f8875&chksm=e8717dbedf06f4a84b1e566be9dd56b6e06418c98a0cc150af7538eebcb37f0c5252015599ec&mpshare=1&scene=1&srcid=1020CGy61iaFraggrAdBEObn&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wechat_redir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