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巴蒂-法蘭克邪教–撒旦教腐蝕西方文明的歷史

 

「若不是他們的磐石賣了他們,若不是耶和華交出他們,一人焉能追趕他們千人?二人焉能使萬人逃跑呢?」–申命記第32章第30節

 

公元1666年,土耳其蘇丹給自稱是猶太人彌賽亞的沙巴蒂‧薩維( Sabbatai Zevi)兩個選項:改信伊斯蘭教或死亡。

薩維採用了他慣用的伎倆:假裝改信伊斯蘭教。薩維不是普通的猶太人,他是卡巴拉-撒旦教派的領導人。當時的猶太教拉比都譴責他和他的信眾(以下稱作沙巴蒂人)。

薩維”改宗”之後,超過一百萬名信眾紛紛效仿。這些信眾還包括羅斯柴爾德在內的金融家族。不過他們並沒有假裝改信伊斯蘭教或基督教,而是假裝成信猶太教的猶太人。

前共產黨黨員–Bella Dodd表示:共產黨在1930年代有1100名黨員成為天主教牧師。這些黨員後來成為主教、大主教甚至可能還有人當上了教宗。

 

撒旦教派利用變色龍的偽裝伎倆滲透和破壞大多數的政府和宗教。他們接著在體制內低調地建立起一個隱形的暴虐組織。天才學者–Clifford Shack表示:

「透過滲透、潛伏和詭計,沙巴蒂人建立起一個暗中統治全世界的權力網路。公元1717年,也就是沙巴蒂‧薩維死後的41年,沙巴蒂人滲透了英國的石匠工會,然後成立了現在的共濟會。雅各布·法蘭克(自稱是薩維的繼承人) 對共濟會的核心圈–也就是在1776年成立的光明會造成了非常深遠的影響。共濟會後來在幕後策劃美國獨立命、法國大革命、俄國十月革命,美國和以色列的建國,兩次的世界大戰、猶太人大屠殺,刺殺甘迺迪兄弟。其中甘迺迪兄弟與他們的父親都曾試圖阻撓共濟會在美國本土的活動。

 

沙巴蒂/法蘭克教徒又叫做全知之眼教派(美元的一元鈔票上就有一個「全知之眼」,可見全知之眼教派的影響力之大)。他們是政壇與宗教界的變色龍。他們的人馬無所不在,包括我們印象中的好人和壞人。第二次世界大戰就是一個實際的例子。以下的領導人都是全知之眼教派的教徒(沙巴蒂/法蘭克教徒):羅斯福總統、溫斯頓‧邱吉爾、希特勒、教宗庇護十二世、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墨索里尼、昭和天皇和毛澤東。」

 

 

文化的雙關意義

如果Shack的說法屬實,歷史學界、教育界和新聞媒體長久以來共謀隱瞞真相並且誘騙社會大眾相信一個虛假的世界。一個懂得使用祕法的秘密社團形塑了我們的世界以及我們身為人類的生活經驗。我們的文化則是一場精心策劃的心理戰。

沙巴蒂人和他們的後代子孫理當緊抓群眾的目光。不過,他們卻選擇隱身幕後,避人耳目。他們大力推動啟蒙運動、世俗主義和現代主義,並且暗中緩慢地推行撒旦教的教義。

猶太教拉比–馬文安特曼表示:沙巴蒂人相信原罪是神聖的,而且人們應當樂在其中。 因為救世主只會在人們超凡入聖或徹底墮落才會現身,而沙巴蒂人選擇了縱情聲色的生活。既然人類不可能都變成聖人,我們就全都變成罪人吧。

公元1756年,雅各布·法蘭克及他的追隨者被猶太教拉比開除教籍。 沙巴蒂人在幕後推動19世紀的猶太教宗教改革和保守運動,其中還包括哈斯卡拉運動。換句話說,猶太人受到沙巴蒂人的影響而他們卻毫不知情。

這就是沙巴蒂人的顛覆戰術。他們不會提倡建立撒旦的王國。他們會低調地促使人們質疑上帝的存在。他們推動性解放、女性獨立運動、國際主義、多元民族和宗教寬容。沙巴蒂人利用這些思想運動暗中推動他們的目標:削弱他們之外所有的集體勢力。

 

 

沙巴蒂人提倡性氾濫

我們認為性開放是”進步和現代”的象徵。事實上,沙巴蒂人早在350年以前就開始流行換妻、集體性交、通姦和亂倫。他們也提倡不同人種之間的性行為。現代人在某種程度上也受到他們的教條。

安特曼引述一場拉比法庭審理的案件:Shlomo的兒子–Shmue泣不成聲地懺悔自己背棄了妥拉並且慫恿自己的妻子跟 Hershel上床。 “我有罪。我的妻子並不想那麼做。”

性氾濫是共產主義從沙巴蒂主義直接傳承下來的特點。雅各布·法蘭克利用他的妻子色誘權貴人士加入他的教派。共產黨也利用女性黨員做出類似的勾當。光明會的創始人–亞當‧威肖特害他的嫂子懷孕。 

前摩薩德特務–維克多·奧斯特洛夫斯基在著作《欺騙的另一面》描述摩薩德特工們如何打發休閒時間–和許多未婚的年輕女子舉辦裸體泳池派對。

 

 

猶太人大屠殺(THE HOLOCAUST)

沙巴蒂人的陰謀就隱藏在我們習以為常的事物當中。現代人用”THE HOLOCAUST”稱呼二戰時期的猶太人大屠殺,卻沒想到這個字彙的原意。安特曼早在二戰之前就明確講過:HOLOCAUST的原意是獻祭儀式中的火供祭品。

他引述布魯諾.貝帖翰的著作: 把人類歷史上最冷酷、最殘忍、最恐怖、最令人髮指的大屠殺稱為火供獻祭不僅是荒唐無知,也是褻瀆上帝和人類。

當時的猶太人變成了誰的祭品?又為了什麼目的?這場屠殺顯然跟沙巴蒂人的邪教儀式有關。每當我們使用Holocaust這個詞彙,我們就不知情地和他們一起褻瀆了上蒼和人類。

安特曼表示: 沙巴蒂人恨不得把猶太人趕盡殺絕。一位拉比早在1750年就曾經警告:如果猶太人不阻止沙巴蒂人,就會被後者消滅。 

當年確實有些猶太人想試著拯救生活在歐洲的同胞。安特曼表示:美國的保守和開明猶太人組織無視這些人發起的救援行動。當年這些既有的組織,例如:美國猶太人大會、 美國猶太人委員會和猶太兄弟會基本上毫無作為。」

 

 

圈內聯姻

沙巴蒂人只會找惡魔宗派內的自己人聯姻。他們的婚嫁對象通常都是富有而且掌握權勢的非猶太人。舉例來說:第四代羅斯柴爾德男爵的母親和妻子都不是猶太人。

另一個例子是高爾的女兒Karenna在1997年嫁給雅各布·希夫的曾孫-安德魯‧希夫。高爾的父親是阿莫德·哈默 (西方石油公司的創辦人)扶植的參議員。阿莫德·哈默的父親則是美國共產黨的創黨元老。高爾跟希特勒與老布希一樣是光明會的特務。 

 

結論

撒旦邪教把持著全人類的生活。他們的權勢大到得以發動一般人認為尋常而且無法避免的反人類戰爭。即便他們的陰謀曝光,他們也會告訴社會大眾:只有種族主義者和惡劣的人會相信真相。他們讓天下男人們沉溺於色情,同時建立一個警察國家。

西方社會是一個道德破產的社會。沙巴蒂人錯綜複雜的邪教網絡掌控著政治、資訊和文化。世界領導人多半是容易受騙的魁儡或叛國賊。他們還收買許多知識份子;而社會大眾仍無知的活在水深火熱的愚者天堂。

如同許多的國家和宗教,猶太人已因為內亂而被推翻了。猶太復國主義者是沙巴蒂人的爪牙。他們透過猶太人大屠殺促成以色列建國。上百萬名猶太人成了沙巴蒂人建國前獻給撒旦的火供祭品。

上帝賜予人類生命:一個與生俱來就充滿美好和意義的奇蹟。神按照祂的神聖計劃賜予我們拓展生命所需的一切。

那些認為擁有無限財富與權力勝過擁有無限大愛的人挾持著全人類。他們想要破壞我們的神聖使命並且奴役我們。這就是現代社會和政治的真正目的。

 

原文:

http://sitsshow.blogspot.tw/2017/05/the-sabbatean-frankist-cult-the-satanic-infiltration-of-the-western-world.html

 

翻譯:Patrick Shih, Ray Chen, Robert Tsai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7/05/07/20170507-02/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