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美國「毒疫苗」殘留年年春除草劑GMO恐是元兇

 

對植物造成劇毒枯萎作用的年年春(Round Up)除草劑,宣稱3小時見效。

 

美國《生態觀察網》(Eco Watch)9月10日刊載一篇專文指出,包括嘉磷塞(glyphosate)(「年年春」品牌除草劑的主要活性成份)在內的數百種除草劑,首度被發現殘留於兒童疫苗。專文發表者《全美國母親》組織(Moms Across America),最近從密蘇里州聖路易斯市,微生物伊諾科技實驗室公司(Microbe Inotech Laboratories Inc.),取得一項初步篩檢資料,結果顯示包括5項常用疫苗,發現年年春的除草劑殘留,專家認為這對美國兒童健康,將帶來長久性危害。

 

基改作物(GMO)很可能是兒童疫苗,殘留除草劑嘉磷塞毒物的元兇,其劑量如下::1.)預防麻疹、腮腺炎、風疹的三合一疫苗(MMR II vaccine,Merk),達2.671(ppb);2.) 百日咳、白喉、破傷風的三合一疫苗(DTap Adacel vaccine,Sanofi Pasteur,達0.123(ppb);3.) B肝疫苗(HepB Energix-B ,Glaxo Smith Kline) ,達0.325(ppb);4.)流感疫苗(Influenza Fluvirin,Novaris) ,達0.331(ppb);5.)肺炎球菌多醣(PPSV)新版疫苗Pneumovax 23(PPV-23),達0.107(ppb)。

 

 

《全美國母親》組織指出,其它一些獨立實驗室也得到類似的檢測結果。該篩檢係採取酵素結合免疫吸附分析法(Enzyme-linked immunosorbent assay,ELISA) ,即藉由酵素「呈色反應」,可顯示特定抗原或抗體是否存在,並可利用呈色之深淺,進行相關的定量分析。

 

疫苗內的許多除草劑成分,可能來自於基改作物(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GMO)的嘉磷塞殘留。基改作物約超過80%,能夠對抗年年春除草劑,美國環保署(EPA)目前已核准160種基改作物。檢測結果印證民眾的疑慮看法,即年年春的嘉磷塞成分,不只存在於飲水、尿液、母奶、食物、豆奶、土壤、啤酒、酒類之中,還在疫苗內被發現。

 

麻省理工學院科學家斯蒂芬妮.仙妮夫博士(Dr. Stephanie Seneff)指出,疫苗內容易發現除草劑嘉磷塞毒物,係因MMR麻疹以及流感等疫苗病毒,萃取自韌帶的動物膠質(gelatin)。一旦豬被餵食大量的基改作物,其體內的膠原蛋白(collagen),就會大量積聚嘉磷塞,隨之移轉到疫苗病毒身上。美國環保署(EPA)規定家畜的嘉磷塞殘留容許值高達400(ppm), 規定太過寬鬆(譯註:主管單位未能善盡把關責任);許多研究已經說明,縱使低於EPA規定的容許值數千倍以下的嘉磷塞毒物,就足以造成人體傷害。

 

法國科學界的嘉磷塞專家吉爾-埃里克.塞勒理尼(Gilles-Eric Séralini) 研究發現,嘉磷塞並非年年春除草劑的獨一成分,它還搭配其它化學成分輔助劑(adjuvants),以發揮最佳的除草功效。其研究結果發現,一旦加入其它輔助劑,就會讓嘉磷塞的劇毒性比原來高出上千倍。目前,透過酵素結合免疫吸附分析法(ELISA)可偵測出嘉磷塞殘留,也能透過該方法,分離出其它的化學輔助毒物。

 

 

 

嘉磷塞毒物的廣泛負作用

 

《全美國母親》組織,8月31日寫信給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美國環保署、國家衛生研究所、加州公共衛生部門,以及參議員芭芭拉·巴瑟爾(Sen. Barbara Boxer),訴求1.優先檢測疫苗的除草劑殘留問題;2.召回遭污染疫苗;3.並應拒絕孟山都公司(Monsanto)的年年春農藥銷售執照展延,以避免污染持續擴大。

 

美國「疾病預防中心與反轉」(Center fo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Reversal)主任暨中心創辦人湯尼.巴克醫生(Dr. Toni Bark)表示,自己高度關切遭嘉磷塞污染的疫苗注射問題;因為嘉磷塞(glyphosate)除草劑從未被證明安全無虞,也未被測試過,應否允許透過注射進入人體內?(其與口服疫苗路徑不同,應格外謹慎)。毒物注射,僅管只有些微劑量,卻對人體器官、運作系統,造成重大影響;而且嘉磷塞毒物,還伴隨其它化學輔助劑或活病毒(live virus),導入免疫系統製造出(異常)抗體,從而可能加劇人體嚴重的過敏反應。

 

巴克醫士還說,嘉磷塞毒物大量使用在玉米、大豆、小麥、棉花,以及其它基改作物,預期將對「毒疫苗接種者」(vaccine recipients)引發進一步的「食物過敏」反應。他進一步說明指出,某些化學物質,也許只有極低劑量,卻會造成動物生理行為的強大效應,其影響幾乎就像荷爾蒙一樣,會對生理的神經感受器(physiological receptors.),造成刺激或壓抑作用。

 

包括美國在內的全球國家,龐大使用年年春(Roundup)農藥的情況有多麼驚人?據2016年2月發布的「環境科學歐洲」(Environmental Sciences Europe)一篇報告內容顯示,1974-2014年,美國的消耗總量達160萬公噸;全球用量則達到860萬公噸;其中逾2/3即72%,係在近10年(2004-2014)間大量噴灑於基改作物。以2014年為例,美國每公頃農地的用量達0.9-1.0公斤;全球每公頃用量的平均值為0.53公斤。

 

台灣農委會對於嘉磷塞(glyphosate)毒物,即「年年春」農藥主成分的管制措施並不看重,也很少公布相關的統計數據。僅有2013年公布一次農藥用量數據,當時年年春的年用量高達1493.6公噸,佔台灣農藥總使用量的15%;其後數年皆未公布(不重視?)

 

台灣目前對於嘉磷塞毒物的全面性剖析,僅出現於台灣大學網站,一篇名為「GMO面面觀報導,嘉磷塞的健康風險」的詳實彙報專文,茲摘錄其中一段內容如下:「研究發現嘉磷塞(年年春除草劑的主要成份)會影家禽腸胃細菌生態,這個結果可以解釋為何近年來餵養基改黃豆的牲畜很容易染上腸胃病?因為種植基改黃豆會師用很多嘉磷塞。丹麥一位養鷄農農發現改用非基改黃豆飼料,蛋雞馬上長得更健康、較不會有下痢、較為平靜,所生產的雞蛋更多、異形蛋更少。」

 

 

內容來源:http://www.peoplenews.tw/news/4ea2d67f-cb99-4eab-b040-7e4b3da2ad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