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譜色療:彩光療癒

 

 

作者:麥考拉醫生

 

如果單單透過使用多彩的顏色就能讓你的身體更加健康,這聽起來是不是很美妙?事實是,這完全沒有問題。居住在德國的亞歷山大·溫煦(Alexander Wunsch)醫生,是世界一流的使用光對身體進行療癒的專家,他所積累的這方面知識和經驗目前還未廣泛的被公眾所知,堪稱人類光療癒方面的寶庫和集大成者。

 

在之前的採訪中,我們已經討論了光生物學的歷史以及LED照明如何影響人體的健康。在這裡,我們將著重討論溫煦醫生早在25年前就開始做實驗研究的使用彩色光源對人體的治療功效上。

 

 “我的第一個方法是來自彼得·曼德爾(Peter Mandel)的彩光針灸。一天晚上,我遇到了我的一位朋友,我告訴他我想深入研究彩光針灸的問題和相關的內容。他給了我一本達瑞斯 • 丁夏(Darius Dinshah)的書,《讓光照耀一切:的實用手冊》…

 

我當時想這個色彩系統真是棒極了,因為它不僅僅是一種顏色療法,它也是一個美麗的色彩系統 –丁夏確定了這12種基本色,以及它們如何構成光譜色療中的色輪這本身就是一種樂趣,因為它非常對稱,而且非常合乎邏輯。於是我自己開始評估這種方法。”

 

 

為什麼光譜療法曾被丟進垃圾箱

正如研究過光生物學的歷史興衰的溫煦醫生所指出的,在20世紀20年代,有一股強烈的勢力要對在醫學中所謂的“庸醫”進行斬草除根,儘管到現在為止都沒有醫學上的證據能夠對此證偽。

 

所有以物理治療的方式都在這個清除的名單之列,原因很簡單,它們製造了競爭,阻礙了新興藥物行業的發展。在這次大清洗中,光譜色療只是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要清理的數百個目標之一。

 

溫煦醫生說;“如果你有一個勇敢的病人每天吃西藥來治病,他就是一個好的客戶……如果你有一個使用彩色光源治療自己的客戶,你可能只是賣了一個燈泡給他,事實就是這麼簡單明了,” 。

 

 “在那個時代對藍光的炒作曾盛極一時,藍光在當時非常受歡迎,例如,採用光源療法的凱洛格,是當時非常有名的人物。醫學專家們對這些基於物理治療方法的流行感到岌岌可危和厭煩,所以[禁止]該方法可以說只是一個遲早會發生的邏輯上的問題……

 

丁夏在他的光譜色療生涯中做了一件非常先驅的事情。他當時想,“如果其他醫生們還沒有做好準備去接受這種新療法,我將會把我所知道的關於光譜色療所有奇妙效果統統介紹給那些不了解的人。’他的座右銘是’讓光譜色療走進千家萬戶’。這是他的目標,他想讓全世界都知道光譜色療的療效,這樣每個人都將知道如何用這種方法來治療自己。”

 

雖然紅色、近紅外線和中遠紅外光譜對健康有好處都早有記錄,但由丁夏創建的光譜色療的方法主要集中在光譜的可見光部分、彩虹的七色光和超光譜色彩。

 

 

全身和局部的應用彩色光線

你可以讓光源透過一個彩色濾光片或者佩戴有色眼鏡來實施彩色光線療法,這樣具有特定的頻率的光線就能到達你的視網膜。

 

 “你可以全身或者局部的使用彩色光線,你可以將光照射到身體的某一個部位,比如眼睛或皮膚上。有一個針對色光穴位的應用,也有一個針對眼睛的應用。你可以系統地進行全身治療,洗個光療浴,讓彩色光線覆蓋全身的皮膚,或者你也可以讓光線照射身體的局部。

 

溫煦醫生解釋說;眼部治療以某種方式介於局部和全身之間。你只照射眼睛,但眼睛是大腦的窗口,植物神經系統的窗口,所以眼睛的治療也歸為一種系統性的治療。

 

 “在20世紀30年代,當光譜色療的方法被禁用時,在它的基礎上出現了某些改進,稱為“共振色光療法”。共振色光療法的驗光師專門為眼睛使用有色光(你可以在collegeofsyntonicoptometry.com上了解更多的訊息)。他們還使用這種眼部的光療解決了一些全身性的疾病。作為光療的基本原則,使用什麼樣的技術形成的光源並不重要。

 

關鍵的一點是你要接觸到相應的光波頻段,並達到一定的強度水平,光的強度水平已經非常接近現代的光療手段。光譜色療主要透過光線中附帶的特定頻率產生治療效果,而不是透過光的強度。這意味著你可以使用巨型彩色投影儀,你也可以使用可能具有相似效果的小型燈具來實施。”

 

經由閉合的眼瞼進行視網膜的瞼內照射用於再生目的是可行的。

 

 

你能用彩色光線治療什麼?

光譜色療法的首選教科書是《讓光照耀一切》(“Let There Be Light”),該書由丁夏的一個兒子達瑞斯 • 丁夏所著,他是丁夏健康學會的現任主席,這本書列出了320多種已經用這種方法成功治療的不同疾病。你想看這本書的話不要在亞馬遜上尋找,最好的地方就在Dinshahhealth.org的網站上。

 

溫煦醫生甚至說,他不認為彩色光療法會對某種疾病無效,這種療法至少會讓你疾病的症狀減輕。即便如此,一個具體的例子是它可以治療皮膚灼傷。

 

 “丁夏把綠色作為光譜療法的中心色彩 – 能夠平衡所有不同的身體功能、心理功能和部分情緒功能的顏色。波長比綠色波長長的顏色,他稱為紅外線,而波長比綠色短的顏色,他稱為紫外線……

 

炎症的典型症狀有發紅、出紅斑、發熱、發炎,你會出現很多炎症反應,組織變紅、發熱、有痛感,該組織的正常功能受到了影響等…

 

過多的發紅和發熱已經告訴了你應該使用哪種顏色去治療,身體的變紅或發熱是顯而易見的,要使用紫外線來平衡。針對急性炎症就要用紫外線進行治療,反之亦然。

 

慢性炎症或慢性疾病應該用紅外線去處理,治療一段時間後再使用綠光,這是一種平衡,綠色位於兩個極端的中間。”

 

 

使用紫羅蘭或靛藍色來減輕發熱(紅色)症狀

溫煦醫生解釋說:但這並不是說光譜色療根本沒有值得注意的複雜的地方。比方說,你的身體出現傷口時,你就需要謹慎地使用紫外線(UV)和較短波長的光線,因為將傷口暴露在陽光下會導致更嚴重的疤痕。

 

 “如果你有炎症……有時還會伴隨著感染,一些細菌和病菌在較短波長光線照射下會變得更加活躍。紫外線可誘發炎症反應,比如,我們可以從陽光引發紅斑來證明這一點。這是尼爾斯·呂貝裡·芬森(Niels Ryberg Finsen)的發現之一,短波長的光線是一種炎症誘因。

 

如果你體內已經有太多的熱量你想讓身體冷卻下來,降低新陳代謝的活性很重要。新陳代謝或多或少可以透過粒線體的活躍程度體現出來。如果你體內的粒線體過度活躍,如果你使用長波長的光線的話,很可能這種活躍會進一步增加,因為長波長光線肯定會激活粒線體的活性、新陳代謝和能量的生成,這一點我們從光生物調節中都知道。

 

所以說你可以用一定強度的長波長光治療皮膚灼傷這倒是沒錯,但這不是丁夏所採用的方法。對於長波長光線引起的皮膚嚴重灼傷,這是一種熱灼傷,他會在第一階段使用紫羅蘭或靛藍色光線進行治療。

 

原因是當我們的皮膚遭到熱灼傷時,我們的皮膚會起泡,皮膚會有組織液滲出,我們想要減少這些分泌的活動。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紫色或紫外線通常比紅外光的光線好。

 

在傷口癒合的過程中,我們確實需要更長波長的光線,在那裡開始並補償過度的熱量,我們使用紅外光來平衡過度的紫外線。

 

就我個人而言,第一步使用靛藍色是最好的。如果你用靛藍色治療一次或兩次皮膚灼傷,你的皮膚甚至都不會起水泡……如果水泡還沒有完全形成,即使皮膚被灼傷,它也不會繼續變大並會保持現狀留在皮膚上,頭幾天一直都是這樣,這就給了更深層的皮膚細胞再生和修復的時間。”

 

 

實例:如何用彩色光線治療燒傷

如果你被曬傷,或者不小心被火爐或熱的器具燙傷,那該如何使用彩色光來治療呢?溫煦醫生建議使用配備靛藍色光線濾光片的普通白熾燈治療,靛藍色對手術後的傷口也有修復作用。  (備註:實際還是要經過醫生問診諮詢過才可使用, 不可自行隨意亂用紫外線燈管, 因為不同波長頻率有不同效果, 避免眼睛和皮膚被灼傷和燒傷)

 

哪怕你只具備一點點的動手能力,你就可以不費力氣地組裝自己的光譜色療彩色投影儀。 僅需50美分,你就可以從丁夏健康學會購買到如何組裝的詳細指導手冊,1需要一個25或40瓦的反射燈、一些紙板和膠水來組裝一台彩色投影儀。

 

這本書還會明確地告訴你從哪裡購買濾光片才能實現最佳的光譜色療的顏色,羅斯科(Rosco)和李(LEE)就是兩家製造彩色濾光片的公司,這本書在Dinshahhealth.org上就能找到。

 

不過這些濾光片存在一個缺點,因為它們原本是用於劇院照明用的,所以它們產生彩色光線時也會發出白光。換句話說,它們不像真正的、原始的光譜色療濾光器產生的光線那樣飽和。為了達到所需的飽和度,你需要根據丁夏健康學會的建議(詳見《讓光照耀一切》“Let There Be Light”)把兩個或更多的過濾器放在一起使用。

 

至於燈具的選擇,溫煦醫生使用亞馬遜網站銷售的軍用彎頭手電筒,它們專門為了添加濾波器用於傳輸信號。投影儀做好後,只需把光線照射到需要的區域即可。

 

 “根據組織發紅和發熱程度,在治療開始的前三天你可以從靛藍光照射開始,然後換成藍光……在光譜色療法的傳統和慣例上,一般治療30 到60分鐘…

 

 [A]皮膚表層下0.1毫米處是毛細血管層,彩虹七色光的所有顏色都能到達這一層和血液直接相互作用。如果將彩色光照射到皮膚表面,它會自動接觸或自動到達血液裡。

 

這就是為什麼丁夏推薦光療需要30到60分鐘的治療時間的原因,他希望在治療過程中確保你全身的血液和治療顏色充分接觸……就我個人而言,針對皮膚灼熱燒傷治療五分鐘後,原來的疼痛會變成了一種癢癢的不適感。

 

當你在10分鐘左右之後撤掉靛藍光時,這種癢癢的不適感會立即消失。但是,只要你再次開始治療或調和 -使用彩光調和- 如果癢癢的不適感又再次出現了,說明這個部位的修復還沒有徹底 ..

 

根據我的經驗,只要在靛藍光的治療下出現發癢和不適,你就應該繼續治療。我的手腕上曾有三度和四度的皮膚燒傷,我治療了兩個多小時,那裡沒起泡並且在兩週左右的時間內就痊癒了。

 

溫煦醫生解釋說,“兩三天後,你可以使用天藍色、綠色和檸檬黃色繼續治療,根據癒合的進展情況去調整相對應的顏色。”

  

皮膚燒傷:第1天     皮膚燒傷:第2天    皮膚燒傷:第3天  皮膚燒傷:第4天

   

皮膚燒傷:第5天    皮膚燒傷:第6天    皮膚燒傷:第7天   皮膚燒傷:第8天

   

皮膚燒傷:第9天     皮膚燒傷:第10天  皮膚燒傷:第11天 皮膚燒傷:第12天

 

皮膚燒傷:六年後

 

 

顏色如何影響你的皮膚

與只會在表面起作用的冰的作用相反,靛藍色的光會在皮膚的不同層面上發揮治療作用。表面上,靛藍光會減少炎症反應,在更深的層次上,也會有光生物調節的反應,因為當你使用帶有靛藍光濾光片的白熾燈時,你將會:

 

  1. 由近紅外輻射組成基本場

 

  1. 由靛藍色(約430納米)組成的一個控制場,解決了表面代謝活動減少的問題

 

白熾燈是一種模擬全光譜光源,當你把濾光片蓋在上面時,大部分的光是靛藍色。然而,幾乎所有較舊的玻璃濾光片和現代凝膠或塑料濾光片都允許紅外線穿透,尤其是近紅外輻射透過。 如果濾光片吸收熱量過度,它就會破裂或融化。

 

溫煦醫生說:“使用舊技術的濾光片,光譜中長波長的光總會透過。” “這在某種程度上符合弗裡滋 – 阿爾伯特波普的原則,弗裡滋-阿爾伯特波普說,在長波長的光有一個支撐場,在可見光部分(可能在紫外線部分)存在著一個訊息場。

 

但是對於光譜色療的方法,我們使用光譜中可見光的訊息,並且我們使用我們所知的在光生物調節方面有效光波段的支持能量。”

 

 

用彩色光治療腰背痛

另一個常見疾病是腰背痛。受過亞歷山大技術、整骨療法、顱骨療法和針灸訓練的溫煦醫生指出,疼痛的部位不一定就是出問題的部位。在針灸中,刺激特定的經絡穴位將有助於緩解背痛,但實際上除了用針你也可以在這些穴位上使用激光刺激,你也可以採用溫度調節、振動或其它物理刺激等手段來緩解。

 

 “通常光譜色療法是針對全身治療的。治療前你可能會先產生一些問題,之後你就知道如何解決它們。背痛是急性的還是慢性的?如果是急性的,使用靛藍光就比較好,因為靛藍色也能緩解疼痛,其它選擇是紫羅蘭色或紫色,這三種顏色都是經典的有止痛功效的顏色。

 

如果是慢性病,你不一定只去治療疼痛的部位,你可以開始在全身範圍內使用檸檬黃治療…針對慢性病,治療方案中基本的顏色就是檸檬黃,這是一個治療的慣例。”

 

 

適合白天和夜間使用的光譜色療眼鏡

另一種選擇是使用光譜色療眼鏡。與彩色光浴相似,這種眼鏡將提供全身的系統性治療,而且操作起來要容易得多,因為彩色光浴你需要有個安全不被打擾的房間,要確保房間遠離其它彩色光線而保持漆黑一片,必須全身裸露或接近裸露,溫度需要達到最適宜,並且需要投影儀和所有必要的濾光片,這一系列的條件和要求確實比較高。

 

 “眼鏡類似於一種終極的場景模擬體驗,因為你可以隨意選擇適合當下的最好的顏色或場景……當我們想象作為早期人類在薩凡納的那個彩色世界裡,在熱帶雨林中、在河流中、在海邊、在沙漠中和山脈中,所有這些環境都與某些顏色相關聯,而這些顏色在這個場景中占主導地位。

 

季節的更替將不同的色彩塗到了不同的地理位置和氣候中。通常情況下,我們的身體和心理會期望我們所處環境中存在多種不同顏色。當你在城市中的鋼筋混凝土中環顧四周,特別是白天,你幾乎看不到多彩的顏色。在夜間,你也不能長時間的看到不同的顏色…

 

我不建議生物鐘調節紊亂的人在夜間使用藍光或佩戴藍色眼鏡……有些顏色適合白天,有些顏色適合夜間 – 如紫色和洋紅色。紫色對睡眠質量的影響是最大的……

 

紫色會激活體內的溴元素… 溴參與到睡眠紊亂的早期階段。品紅色可刺激體內的鋰元素並緩解抑鬱症,這是解決內在精神相關疾病的顏色。鋰鹽在藥理學上也用於抑鬱症的治療。 丁夏不會給你體內輸入鋰元素,而會使用洋紅色治療,洋紅色和紫色都是在夜裡使用的顏色。”

 

 

一個非常成功的案例

溫煦醫生自己的家人(他妻子那邊的親人)的案例對顏色療法的有效性給出了強有力的證明。這名男性親屬在50歲時被診斷出患有肝硬化,大學診所告訴他只有六個月的存活期,並讓他回家準備後事。透過採用丁夏的光譜療法,他實際上已經超過了這個可怕的存活期預測時間72倍。

 

 “他從德國到了丁夏(位於馬拉加)的治療中心,學習了丁夏的光譜色療法的所有使用方法。他買了一套光照儀器帶回家,用治療慢性病會使用的檸檬黃和紅色開始治療。紅色是解決肝臟問題的顏色。他又繼續活了36年。”

 

資深療癒師提醒:

針對細胞生長,腫瘤或癌細胞也會因為紅光而增大。所以紅光要小心運用,必須先用其它顏色的光縮小移除癌細胞後,才能使用紅光促進細胞的生長。

 

就我個人而言,我相信色光療法是一種安全而且功效強大的替代治療手段,是幾乎每個人都可以獲得的自我保健方法。只需100美元左右,你就可以獲得所需的所有訊息和設備。就像脂質性維他命C一樣,我認為應該在每個急救箱中放置光療設備治療急性感染,使用靛藍色或紫羅蘭色過濾光片的燈具則是另一個可以極大程度地加速燒傷癒合的方法。

 

最後提醒下,你想得到丁夏的書《讓光照耀一切》的話,從丁夏健康學會那裡獲取很划算(這本書也可在亞馬遜網站上購買,但費用是丁夏健康學會那裡的五倍)。一旦你知道光譜色療法都需要準備什麼,你就可以從羅斯科(Rosco)或李(LEE)購買所需的濾光片,根據丁夏的廉價的投影儀計劃購買相應設備或購買彎頭的軍用手電筒,或者購買“創新眼鏡”(Innovative Eyewear)公司生產的光譜色療眼鏡。

 

麥考拉醫生的書籍

這篇文章光譜色療:彩光療癒首次出現在麥考拉上。

 

 

這篇主要是讓大家了解彩色光對人體的影響,此為非醫療診斷,相關疾病請洽詢專業醫師

 

 

原文: http://www.theeventchronicle.com/health/spectro-chrome-healing-colored-light/

 

翻譯:人才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8/05/20180523-01/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