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中央銀行:黃金是國際貨幣體系穩定的基石

 

長期以來,人們一直相信在黃金領域,西方世界的中央銀行反對黃金,但情況已經改變了很多年。

西方的中央銀行並沒有不鼓勵人們購買黃金,或說服人們說黃金是無關緊要的資產,取而代之是對於這種金屬貨幣的真實屬性越來越開誠佈公。

陳述指出黃金有具有最極致的保值性,隨著時間的流逝,仍保有其購買力,也是一種全球通用的付款品項。這樣的聲明,結合下面將會討論的行動,顯示了越來越多的中央銀行正在為計劃B做準備。

 

德國聯邦銀行(德國中央銀行)去年出版了一本書,名為《德國的黃金》。由德國央行行長詹斯·魏德曼(Jens Weidmann)撰寫的引言中,該銀行的觀點沒有解釋的餘地。

 

魏德曼寫道(著重部分由作者標明):

 

詢問德國的任何人,說到黃金他們聯想到什麼,他們多半會說黃金和永久價值和經濟繁榮是同義的。

問在德國聯邦銀行中的我們,我們的黃金持有量對我們來說意味著什麼,我們會告訴你,首先也最重要的是,它們佔德國的儲備資產很大部分……[黃金]是德國央行資產負債表內在價值信心的主要支柱。

德意志銀行發行此書,首次詳細介紹黃金如何在歷史過程中變得越來越重要,首先是作為支付媒介,其次是國際貨幣體系穩定的基礎。

 

對於凱恩斯主義者來說,這些評論讀起來可能像德國央行(BuBa)是“金蟲”。然而,其言論只是常識。黃金具有永久的價值。整個世界都與經濟繁榮息息相關。當今世界上每種儲備貨幣都有龐大的儲備黃金做後盾。否則,除了持有自己的黃金儲備之外,貨幣當局不會信任其持有的相應貨幣。黃金確實是國際貨幣體系穩定的基石。

 

中央銀行和埃克斯特的金字塔

 

閱讀魏德曼的陳述時,會想到的是埃克斯特的倒金字塔結構。約翰·埃克斯特(John Exter)是一位美國經濟學家,在1960年代構思了一個顛覆性的金融資產金字塔。在倒金字塔下方是構成最可靠價值基礎的黃金,而所有資產分類,都隨著逐漸升高的金字塔層別,而涉及更多風險。埃克斯特有時將此結構稱為債務金字塔。因此,他將黃金置於結構之外,因為黃金是唯一對此不承擔任何責任的資產。

 

具有說服力的是,1966年11月16日,埃克斯特(Exter)在約翰內斯堡向南非經濟協會發表講話時(資訊來源):

 

黃金是我們國際貨幣體系的核心。

“基石”(魏德曼)和“核心”(埃克斯特)相似,都指向黃金的強度及其所承載的能力。資本主義的基本要素是直接或間接地投資債券或股權 – 這涉及風險。風險越高,回報越高。風險越低,也回報越低。投資領域外具有零風險和無回報,但提供了承載債務體系的基礎。這個避風港是黃金,是唯一沒有交易對手(交易不履約)風險的資產避難所。

 

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起草的《國際收支與國際投資部位手冊》(BPM6)中,我們讀到:

 

金融資產是金融工具的經濟資產。金融資產包括金融債權和以金條形式持有的貨幣黃金。金融債權是對應負債的金融工具。而金條非索賠,沒有相應的責任。但是,由於它在為貨幣當局進行國際支付中的金融交易手段,及在貨幣當局所持有的儲備資產方面具有特殊作用,因此被視為金融資產。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認為除黃金外,所有金融資產均具有交易對手風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國際收支與國際投資部位手冊》第六版第112頁上按降序列出所有國際儲備資產。冠軍寶座是實物黃金,其次是現金,債務證券,股票,最後是衍生品。幾乎就是埃克斯特金字塔的精確翻版。

 

另一種金字塔外觀模型可以在荷蘭中央銀行De Nederlandsche銀行(DNB)的網站上找到。自2019年4月起,DNB的黃金訊息頁面顯示為:

一個金條無論是否有經濟危機,始終保有其價值,如此產生了一種安全感。股票、債券和其他證券並非沒有風險,其價格可能會下跌。但金條即使在經濟危機時也能保值。這就是為什麼包括DNB在內的中央銀行歷來持有大量黃金的原因。黃金是完美的小豬撲滿,它是信任金融系統的支柱。

如果金融系統崩潰,儲備的黃金可以作為再次建立金融系統的基礎。黃金加強了人們對央行資產負債表穩定性的信心,並營造了一種安全感。遍及整個Exter的金字塔。請注意DNB和BuBa之間有關黃金評論間的相似性,這為其資產負債表提供了不可或缺的信心。這表明兩個中央銀行間有著悠久的合作歷史。去年4月,我在推特上發布了DNB坦率的做法(幾個月後,它開始爆紅)。

 

讓我們繼續引用芬蘭銀行(BOF)的另一句話:黃金–貨幣體系的基礎

 

黃金被稱為永恆的支付工具,數千年來一直被用作交換的媒介。黃金是一種真正的全球通用貨幣,在整個歷史中一直保有其價值。

 

來自法國銀行(BDF)的另一則:

重要事實

黃金是一種極受歡迎的貴金屬,被認為是最終極的保值物品。

 

所有中央銀行引言,皆同意黃金隨著時間的流逝,仍保留其購買力。

 

 

準備替代方案

中央銀行除了發表有力的聲明外,它們也在採取相應的行動。

在全球金融危機(GFC)之後不久,中央銀行作為一個部門成為了淨買家。德國,荷蘭,奧地利,匈牙利和土耳其等國則歸還了黃金。主要來自倫敦的英格蘭銀行和紐約的聯邦儲備銀行。根據BuBa的說法,它們的返還計劃有三個目標:成本效率性,安全性和流動性。成本效率性與每個地點的存儲成本有關。安全性涉及金庫的安全及這些金庫的位置。由於地緣政治環境,目前的趨勢是本土擁有大量黃金。流動性是指像是在倫敦流動市場中,且符合現有行規標準的金條,例如:在金融體系變化時作為支付工具。以上流動性方面值得特別注意。

 

如我們所見,西方貨幣當局稱黃金是“金融體系信任的支柱”,“國際貨幣體系穩定的基石”和“全球通用貨幣”。他們還說,“如果金融系統崩潰,儲備的黃金可作為再次建立金融系統的基礎”。有人懷疑這些實體是否正在為新型的國際黃金標準做準備。他們認為這是一個可能的結果,因為近年來一些中央銀行已將其黃金儲備升級至目前的黃金產業標準,也被稱為倫敦合格交割。縱觀歷史,純度不同的金條在批發市場上交易。自1954年,倫敦金銀市場(自18世紀以來的黃金交易中心)的每一種金條都必須至少是995純金,並350至430細金衡盎司間。雖然不是每一金條都能立即升級。在倫敦和其他地方的金庫中,有些金條仍是原來的樣子。這些金條現在以折扣做交易,折扣通常同等於升級的成本,且在必要時被運送到倫敦。

在全球金融危機之後,許多中央銀行都持有1954年之前鑄造的金條,目前這些金條在批發市場上不具流動性。據我所知,法國、瑞典和德國中央銀行已經提高了黃金儲備以解決此流動性的問題。

 

從法國銀行:

自2009年以來,法國銀行一直在進行一項雄心勃勃的計劃,來提高其儲備黃金的品質。目標是確保其所有金條均符合LBMA(倫敦金銀市場協會)標準,以便在國際市場上進行交易。

 

來自瑞典中央銀行:

為了確保瑞典央行擁有盡可能多的流動性黃金儲備,瑞典央行在2017升級了其不符合LGD(倫敦合格交割)標準的金條,替換為符合LGD標準的黃金做儲備。

 

我沒有對於BuBa本身升級黃金運作的任何引言。然而,連結幾個觀點後,揭示它們何時以及如何運作。

BuBa在2015年發布了金條清單,其中披露他們的所有黃金均達到995純度或者更高。在《德國黃金》一書中,第110頁上描述:在2013年和2014年,儲備金條的搬遷[返還]過程中,這些金條是…從美聯儲將舊的儲備金條融化並造成新的。重鑄有助於獲取不同時期、不同冶煉者鑄造的金條純度的細節圖片。

它們是德國央行最新的金條之一。

 

儘管BuBa指出熔化此金條是為了分析之用,但實際上一部分是為了讓它們整個堆疊的金條符合995純度。

 

 

第一原因是,因為不需要熔化整個金條即可進行分析測試。第二原因是,2017年11月11日,英國《金融時報》發表了一篇有關BuBa如何歸還黃金的文章。該文章指出:從紐約被轉移的4,400多個金條被帶到瑞士,兩個冶煉廠將這些金條重新模製成符合倫敦合格交割標準的金條,以便於後續處理。這就好像“獲取純度分析細節圖”,不去熔化其中一個金條;而為了“利於後續處理”,也不溶化其它4399條金條。精煉金條的原因之一就是:為了符合倫敦合格交割標準,並使德國的黃金儲備具有完全的流動性。

 

結論

根據約翰·埃克斯特(John Exter)的說法,當債務金字塔過度增長並變得不穩定時,泡沫就會破裂。尋求安全感的投資者,將會沿著梯子而下,直到找到堅實的地板(基石)為止。該基礎是黃金,不能拖欠或任意貶值。全球金融危機是由於債務過多(信貸暴漲)引起的。當雷曼兄弟倒倒閉時、紙牌屋崩潰時,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當局能想到的最快的解決方案就是增加債務。我們從“延長和假裝”過渡到“延遲和祈禱”。中央銀行的干預在一段時間內可能是有效的,直到底層本的問題報復性的浮出檯面。目前,世界上的債務比全球金融危機前還要多。國際金融研究估計現在全球債務和GDP的比例為320%。在讀主流媒體文章時,它們說服某些讀者認為就所有中央銀行而言,它們願意無極限“印製”貨幣並降低利息的利率 – 或推出各種遊戲 – 將我們推入深淵。不過,其中一些人並不是那麼無知,他們正在積極為上述提到的貨幣債務權重問題,迫使紙幣貶值時而做準備。我想分享西方中央銀行還有另一項發展。自從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法國銀行(其金庫在古典黃金標準期間,曾是全球黃金市場活躍的一部分)不僅升級了其金屬,還增強了其整個金庫的基礎設施。從法國銀行: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儲備管理機構對黃金重新產生了興趣。法國銀行(Banque de France)在提高黃金庫存的同時,還採取了其他各種措施,以確保其符合LBMA標準(這些標準適用於全球交易)…容納儲備黃金的歷史金庫的翻修工作即將完成:地板將能夠支撐起重機具卡車,且在現有貨架間置入了中間貨架,以確保只堆放五根金條的高度,使搬運更加容易。其他存儲設施將很快能使用:在堅固房間裡的架子上儲存裸金條,或在大型金庫儲存密封的棧板,以方便搬運處理和稽核。在今年年底,將建立一個新的IT系統,以提高我們響應市場運營需求和其他託管服務的能力。

 

因此,在全球金融危機之後,西方中央銀行不僅改變了他們談論黃金的方式,也就是說,他們對於黃金為避風港的作用,也變得更加誠實 – 但作為一個當局,中央銀行也成為淨買家。

許多中央銀行已重新分配黃金,仔細考慮了所有未來可能的風險和發展。

一些中央銀行已將其黃金升級到符合當前的行規標準,以便能夠在國際市場上無阻礙地的交易。一家中央銀行BDF甚至增強了其整個金庫的基礎結構。而這僅是公開可獲得的消息。

 

 

我們對東方的中央銀行都太熟悉了,他們會公開購買黃金,刺激民眾購買黃金,建立新的黃金交易,並抵制美金。在西方由於政治原因,這些話題更加敏感。結果,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西方中央銀行逐漸開始轉向黃金,以免對市場造成任何衝擊。在2015年,我將此稱為“朝向黃金的緩慢發展”,而且這種趨勢仍然繼續中。

 

討論每一個國際貨幣發展可能性,並賦予每種貨幣百分比的機率,這超出了本文的範圍。不過,我認為很明顯的,許多中央銀行正在準備在未來全球金融中,讓黃金發揮解決和關鍵性的作用。那為什麼還要購買,重新分配和升級黃金,接下來增強交易設施,增加透明度,然後宣傳黃金的金融特性?記住伯里克利在公元前500年左右所說的話,“關鍵不是預測未來,而是為未來做準備。”目前,埃克斯特的金字塔成長過大且不穩定。金字塔倒下的那一刻,“黃金將發揮作用”。歷史告訴我們,黃金在各種天氣條件下都能保護其持有者,中央銀行也知道這一點。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幾乎每個中央銀行都擁有黃金?因為黃金是實物的。一成不變,無法分割。獨立且無交易對手風險。它是終極保值,因為它隨時間流逝,仍保留其購買力,並且可作為全球通用貨幣。

 

原文:

https://www.voimagold.com/insight/german-central-bank-gold-is-the-bedrock-of-stability-for-the-international-monetary-system?fbclid=IwAR0Ts6DIHUNQPhHw2zXHHbg3C8S3ys1YL7F7NrQL2Mu3zOHusi44kzaJzX8

 

翻譯:Mia Tu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0/01/22/big-brother-merges-with-big-pharma/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