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斯托克曼:觸發下一次財務崩潰的原因

 

訪談者:您對即將到來的歷史性金融危機已經敲響了警鐘。川普的貿易政策如何體現您對即將到來危機的看法?

 

大衛‧斯托克曼:川普的貿易政策只是帶來更大的風險,且壞的一敗塗地。他們只是將罐子踢向道路的盡頭。隨著美聯儲的最新措施,他們已經三度降息,短期利率又回到了1.55%。他們加劇資產負債表的負債-自9月以來,已經增加了3,000億美元負債。美聯儲又恢復了造成潛在腐敗的所有成因-而這意味著事情最終會亂成一團,它將以其他的方式發生且比原本還要糟糕。鑑於他們將罐子踢到了盡頭,他們正在造成讓財務系統真正爆炸的危機。川普造成的貿易混亂可能是推倒整個紙牌屋的催化劑。

 

歸根究底,就是關於龐氏騙局。如果中國人不是像沒有明天的拼命借貸來建設,沒有不管建設的效率或利潤如何,世界經濟不會像看起來那麼好。

 

這使全球經濟完全在人為基礎上前進。您可以追蹤看看;有人稱之為“中國信貸脈衝”。當每次遇到麻煩時,他們都會打開印鈔機。此舉導致物價上漲,工業活動和貿易回升。這可以從GDP數據而得知,然後每個人都興奮不已。

 

我們前陣子對衰退的恐懼現在已經減輕。我們回到了另一個全球通貨膨脹的媒因,但是這都無法持續。

 

但自2011年以來,這已經發生了大約3次。我們都必須記住,每次北京的統治者都在把洞挖得更深讓自己跳。他們聲稱自己的經濟價值相當於GDP 13萬億美元,但債務卻有40萬億美元。那只有銀行債務!我甚至還沒談到其他形式的債務,例如貿易債務,債券債務等等。

 

就像我們從未見過一樣。人們應該擔心,隨著中國正受到川普貿易戰的破壞,這筆債務高塔顯然正在動搖。

 

最近,中國對美國的出口比上一年下降了23%。在十年間或更長時間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中國的固定資產投資使整個經濟得以持續發展,但它正慢慢停滯不前。中國領導人拼命地試圖使整個龐氏騙局繼續前進。這就是風險的核心所在。

 

然而川普之所以會走上正軌,是因為他原始觀點是其他所有的人都會作弊,我們必須讓中國得到教訓。

世界上的貿易問題是真實存在的,是因為不良資金的結果,而非不良的貿易政策,也非笨蛋進行的糟糕談判,更非愚蠢的總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結果。

 

是愚蠢的中央銀行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且建立了一個基本上無法改正這些巨大的資本和貿易流失的全球性金融體系。這導致了無法持續和最終的經濟危機。無論川普總統是否知道,他以追求“使美國再次偉大”為幌子,將龐氏騙局招搖到了核心,我認為這非常脆弱。

 

整個全球經濟確實依賴於中國將更多債務累積到他們已經擁有的40萬億美元中。川普的貿易戰基本上是一種經濟巡航導彈彈幕,目的是針對那堆龐大到無法支撐的債務。

 

因此,我認為未來還會有很多麻煩的時刻。

 

訪談者:您預計2020年會有哪些導致危機的發展?

 

大衛‧斯托克曼:它們都是相互關聯的。股票市場有多少次是因為電視頭條新聞而反彈?事實上每隔一天就有。

 

毫無疑問,根本沒有基本的貿易協議,而只是不穩定的停戰協議。顯而易見的是,不僅在貿易上,也在技術上,這場持續不斷破壞性的戰爭還在持續,川普釋出的貿易政策惡化了整個軍事政治領域。

 

它對未來經濟上和其他方面都有非常負面的影響。

 

所謂的“第一階段”交易並非一文不值

 

例如,出口500億美元的農產品完全是一個白日夢。說2021年中國將購買250億美元的農產品。那是我們四年前的起點,遠低於2013年的280億美元的歷史最高水準。

 

這交易如何呢?

 

其他所有議題都不用說了

 

中國表示他們不會操縱人民幣。但是世界上每個國家都在操縱其法定貨幣,而且中央銀行也在一直這樣做。

如果這薄弱的第一階段交易確實被簽訂,那麼對市場和交易機器人來說,這並不是未來繁榮威脅的終點。這只是一個信號,表明這種情況將會持續下去,隨著時間的流逝,它會變得越來越大,破壞性也會越來越強。

 

他們可能會得到他們想要的,這是一項貿易協議。就全球貿易體系以及金融和資本流動的角度來看,這筆交易具體地表明我們處在一個崩潰的世界。

 

 

訪談者:您對美元未來有何看法?美元的前景是否會因2020年大選的結果而改變?

大衛‧斯托克曼:川普就是要求美聯儲在逐底競爭更具侵略性。

 

*逐底競爭(race to the bottom)是國際政治經濟學的一個著名概念,意指在全球化過程中,資本流遍世界,就是為了尋找最高的回報率;因此,政府在有關福利體系、環境標準和勞工保障的政策執行方面會受限制,意味發展中國家必須競相削減工資水準和福利待遇以吸引國際企業投資設廠。

 

這很危險,具破壞性,而且很愚蠢。

 

另外,您正在與歐洲央行(ECB)之類的公司競爭,歐洲央行現在有一位新領導人克莉絲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在印鈔方面,他比德拉吉(Mario Draghi 前歐洲央行行長)更加瘋狂。說到和日本競爭,基本上日本就是因為印鈔讓他們的經濟被淹沒。

 

日本銀行的資產負債表是GDP的100%。這已超出了這個世界的範圍。人們不知道在過去,我指的是1990年之前,中央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往往佔GDP的2-4%。現在我們處於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如果美國想與日本央行(BOJ),歐洲央行(ECB)或中國人的印刷機競爭,那就去吧,但你永遠不會贏。這是一場逐底競爭。

 

那是真正的問題所在。

 

它不會只發生在美元上;通常這就是法定貨幣會發生的情況。它們全都由凱恩斯中央銀行管理。我認為他們都會崩潰。

 

法定貨幣即將走向滅亡,因為它們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所基於的原則和本質,第一點是愚蠢,第二點是無法持久。

 

我們很快就會發現的。

 

訪談者:您對國際貨幣體系中黃金的未來有何看法?

 

大衛‧斯托克曼:黃金是國家的敵人

 

中央銀行是國家的產物,是利維坦的代理人和工具

 

*「利維坦」原為《舊約聖經》中記載的一種怪獸,用來比喻強勢的國家。

 

利維坦將與黃金在全球經濟貨幣體系中所作扮演的角色而戰,直到最後痛苦的結局。只有在完全的生存危機下,整個中央銀行體系崩潰,世界必須重新團結起來的情況下,它才會實現。有人會意識到,重組和改造的要素之一,就是在1971年之前使貨幣體系保持穩定幾個世紀的錨-那就是黃金。

 

這是可能的,但你如何達到目的呢?

 

答案是一場毀滅性的危機,它是如此強大和具有破壞性,這理論導致當今一切所有都是不可信的。這很嚴重。是你不想要冒險涉足的死亡之谷,但是不幸的是,這是目前情況到穩健貨幣的的唯一途徑。

 

訪談者:中國,俄羅斯,土耳其和幾個歐洲國家的中央銀行正在購買大量黃金。您認為這意謂著什麼?

 

大衛‧斯托克曼:我認為他們在避險。我認為聰明的人可以看到,這種資產負債表擴展和降息的系統(以及幾個月前收益低於零的17萬億美元債券交易)是無法持續的。至少一些中央銀行正試圖通過重新分配其資產負債表,以擁有更大份額的黃金來避險。隨著我所謂的“凱恩斯主義中央銀行”危機變得越來越嚴重和嚴重,越來越多的中央銀行將會購買黃金。

 

與每天在回購市場上交易的數萬億美元相比,黃金的交易價值或市值很小。或每天五萬億美元的貨幣市場交易量。相比之下,黃金只是次要的角色。

 

如果各國央行真正地開始儲備黃金,那將會發生的事情是人們將試圖搶占先機。這是過去20年來在發生在其他市場上的全部秘密。債券收益率跌至谷底的原因是央行一直在購買債券。因此,精明的交易員在購買央行所購買的東西。

 

如果中央銀行開始購買黃金,那些一直在購買10年期美國國債或外灘債券的人將開始購買黃金,並且金價將會飛漲。債券價格在過去幾年中也是如此。

 

換句話說,世界充斥著中央銀行創造的大量人為流動性。它掌握在交易員的手中,交易員嘗試用任何看起來正在上升的事物瞬息下注。特別是當他們可以不用成本的下注。

 

也許下一章節是整個金融系統解被解開,銀行開始購買更多的黃金,領先者開始購買更多的黃金,價格開始以驚人的速度成倍增長。

 

小編備註不幸的是,大多數人不知道當政府失控時會發生什麼事,更不用說如何做好準備了……

與過去相比,即將到來的經濟和政治危機將更加嚴峻,持續時間更長,而且將會有很大不同。

 

這就是《紐約時報》最暢銷的作家道格·凱西(Doug Casey)和他的團隊剛剛發布了一份緊急的新PDF報告的原因,該報告解釋了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情以及您可以對此做些什麼。點擊此處,立刻下載。

 

原文:https://internationalman.com/articles/david-stockman-on-what-triggers-the-next-financial-collapse/

翻譯:Mia Tu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0/02/28/20200228-01/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