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解冠狀病毒變成生物武器的秘密歷史

 

沙烏地阿拉伯的病毒樣本

 

2012年6月13日,一名60歲的男子被送進位於吉達的私立醫院。該名男子在入院前已經發燒7天並且有咳嗽、咳痰、呼吸急促等症狀。該男子沒有心肺疾病或腎臟病史,沒有長期服用藥物,也不吸菸。

 

 

 

加拿大的實驗室

 

荷蘭伊拉姆斯醫學中心的病毒學家-榮費奇從第一位沙國感染患者體內獲取沙烏地SARS(新型冠狀病毒)樣本並且進行基因定序。2013年5月4日,新型冠狀病毒樣本從鹿特丹抵達位於溫尼伯的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

 

 

 

中國的生物實驗室間諜

 

 2019年3月,新型冠狀病毒的樣本離奇地被運往中國。這起事件引起軒然大波。生物戰專家質問為何加拿大會把致命的病毒送往中國

2019年7月,一群中國的病毒學家被趕出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這間實驗室是加拿大唯一的P4安全等級的生物實驗室而且有能力世界上最危險的病毒。加拿大的科學家在這間實驗室裡研究來自沙烏地阿拉伯的冠狀病毒樣本。

 

 

 

邱香果

 

據可靠消息表示: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驅逐的中國科學家就是中國的生物戰專家-邱香果和她的研究團隊。

邱香果博士的丈夫-成克定博士也是中國籍的科學家。這對科學家夫婦連同許多來自中國科研機構的學生特務滲透到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這些科研機構都是負責中國生物戰計劃的直屬單位。

邱香果博士在冠狀病毒疫情爆發之前起碼去過五趟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這個市場和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之間的距離只有32公里。

加拿大方面仍在調查中國的科學家們是否從2006年-2018年就已經在進行必要的準備工作並且把

其他種類的病毒樣本送往中國。

 

 

 

法蘭克·柏麥博士暗殺事件

 

冠狀病毒疫情爆發之後,著名科學家-法蘭克·柏麥於肯亞離奇身亡。法蘭克·柏麥生前在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研究沙烏地阿拉伯SARS冠狀病毒的樣本並且負責研發冠狀病毒(愛滋病)的疫苗。

 

 

 

學者或間諜

 

中國中央政府在2008年開始實施千人計劃/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計劃。這個計劃的目的是尋找並且招募在科學、創新和實業領域的頂尖國際專家。換句話說,中國政府想要竊取西方的科研成果。

 

 

 

當生物科技變成武器科技

 

生物產業是中國軍民融合產業戰略當中的重點領域。人民解放軍按照政策可以優先拓展和利用生物科技。由於中國的軍事參謀們企圖用”基因武器”打一場不用流血的勝仗,生物戰便在中國軍方當中成為一門顯學。

 

 

 

https://www.zerohedge.com/geopolitical/visualizing-secret-history-coronavirus-bioweapon?fbclid=IwAR2xVJGlDIN6GTZ9RjWCQcw9bbYjASBqSOBQVb9qzryIJrY-30SFkVV_L64

 

翻譯: Patrick Shih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0/04/02/202004-06/

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