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4年6月17日訪談

Rob – Cobra 歡迎來到我的節目。
 
Cobra – 不客氣,謝謝。
 
Rob – 你正在準備著一些會議和門戶激活的活動。請告訴大家你的網站和即將進行的活動,讓人們知道你首先要到哪裡,好讓他們在聽節目的時候看看有什麼能做的。
  
Cobra – 好的。大約24小時後我要到西班牙伊比沙島,那是一個位於地中海的島嶼,我們夏至的時候將在那裡進行宇宙女神激活。這將是一件(能量)非常強大的事件,我們將把地球和宇宙的能量整合在一起。這是天空和大地,天堂和地球的能量合並。這是朝向這個行星的陽性/陰性本源最終整合的第一步。正如你們所知,也曾經在生活裡感受到,執政官和陰謀集團策劃了一次人為的(男性與女性能量)分離。這個分離需要在能量上療癒,以便這個行星上有更好的條件來治癒整個社會。
 
然後大約7月12-13日我們會在台灣舉行第一次光之勝利大會。台灣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地方。那裡是正面龍族社團的主要大本營。那裡有非常強大的光明勢力團體,我們到時會在那裡舉行一個非常特別的會議。歡迎大家前來這兩個地方。你們知道我的博客是2012portal.blogspot.com,你們可以看到最新消息。在6月21日激活之後會有很多訊息會公開,這個日子之前是不可能公開的。將很快有新的訊息。
 
 
Rob – 很好的消息。我收到來自人們的許多非常精彩的問題。我想感謝各位的提問。這些問題的層次比一般的問題更高,因為人們很重視Cobra你的訊息。一如既往地,關於這個行星所發生的事情的細節你有一些獨特的訊息還沒揭露。我們也一直秉持一份免責聲明,讓人們用洞察力看待所有訊息。我們將直奔這些問題,盡力的回答全部。對於那些問私人問題的人,Cobra不知道你15歲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對於那些上次沒有回答到的問題,因為我們網絡連接不好,我們丟失了大約20分鐘的Skype通話。我們不得不丟失的那段放到剪接室處理。我們有一套新的設備,感謝Ricky Seraphico,我們的錄音師,光之工作者和音樂家。我們也得到DaNell Glade的幫忙,這位金融小組的組長將會進行文字轉錄。當然,有著藝術創造天份的smally7會把這個訪問做成Youtube視頻,嘗試比上次更快的發布出來。這個采訪直到伊比沙島會議結束前可能不會出現在我們網站上。 Cobra,第一個問題是:NASA宣布太陽已經完成了她的極移。他們說現在有4個極點而不是2個。這個問題來自天文台的Jeff。這是真的嗎,這個新的太陽怎樣影響我們?
 
 
 
 
Cobra – 這是整個過程的一部分。極移是一個逐步的過程,當極點開始移動,會有一段時間出現4折(4-fold)的情況。這普遍發生在極移之 前和之後。這個情況不是固定的,所以它不會對地球上的生物造成重大影響。這只是一個每11年極點反轉的一般過程的其中一部分。
 
Rob – 謝謝。當地球極移的某個時候會不會有同樣情況?
 
Cobra – 是的。如果磁極轉移發生,這會是整個過程的一個階段。
  
Rob – 有人問另一個問題:他們有沒有準備好足夠的發言人應對”事件”的初始階段?
 
Cobra – 你意思是地表的發言人嗎?(Rob:是的). 這是一個小麻煩,因為地表人類被如此深入的洗腦programmed,所以在初始階段這可能會成為一個問題。我們可能沒有足夠受訓的,或者足夠平衡的人來處理這個情況。人們會有一條學習曲線(需要一段時間認知),所以在當”事件”發生,在開始的時候可能會有點困難。但隨著訊息開始公開,這會很快得到平衡。在初始階段會缺少發言人。
 
Rob – 那可能在媒體訊息的發布上會有出現一些鬧劇。
  
Cobra – 訊息會公開,但沒有足夠合資格的人來分發它們。
 
Rob – 他們會接管電視台,準備好訊息公開給大眾了嗎?
 
Cobra – 他們準備好一些訊息包公開給群眾,這些訊息包會給那些準備好到電視台把它們呈現給大眾的那些人。
 
Rob – 在乙太層仍然有很大影響嗎?你去年說過”事件”可能會在非實體層面完全清理前就發生,計劃仍然是這樣嗎? 
 
Cobra – 這是可能的,但我會說對人類的乙太影響沒有太多改善。這是一個大問題,現在仍然是。我不會評論什麼時候他們會決定觸發事情,或者說收到指示行動。
 
Rob – 很好,謝謝。很多人想讓給些有關物質需求計劃的堅實的建議,意思是繁榮基金發放之前。我一直收到重復的問題。你建議我們把錢從銀行裡拿出來,我們要把現金放在床墊下面?或者兌換成白銀和黃金,那麼黃金和白銀會貶值嗎?股市會崩潰,那麼社會責任股票socially responsible stock怎麼辦?請你談談生活需求的問題。很多人在財務方面苦苦掙扎。我對那些人說——世界上還有很多人掙扎在比我們還要艱苦的環境中。很多人無家可歸。我們在基金發放之前要怎麼做。我們怎麼處理我們的財富,要放到床墊下嗎?
 
Cobra – 如果你在銀行有存款就拿出來。你可以換成金銀或者土地,或者投資到能幫助行星解放的事業上。我不會建議投資股市。我也不建議把錢留在銀行,因為在某個階段會被充公。
 
 
Rob – 有人說感謝Cobra和抵抗運動所做的一切。有一件事我感到擔憂,那就是埃及的局勢。對於有600人被判死刑,我很難把它看作是光的勝利或者看作是解放進程。上次Alexandra和你做的訪問,這個問題輕輕帶過。她知道穆斯林兄弟會受陰謀集團操縱。
 
Cobra – 首先,沒有600人被判死刑或被執行死刑。這是審訊過程的開始。最後的人數會少很多。在那些人當中,有一些領導者是陰謀集團和黑暗勢力的成員。我不完全同意埃及政府對那些人的行為,但這是人性的一部分。另外,在”事件”發生之後,很多陰謀集團的成員會受到懲罰,因為那些人們的意願。
 
Rob – 是的,我明白。這都是抵抗運動和銀河聯盟現身之前的事。我很高興你這麼說,因為我也是這麼覺得的。我這樣回答那個聽眾:你看,基本上這是人為的,並非抵抗運動和銀河聯盟要這樣做。
 
Cobra – 是的。裡面有人為因素。 “事件”之後有很大寬恕的需要。當群眾意識到陰謀集團所作所為,他們會非常憤怒。那種憤怒會錯誤投射到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錯誤的人身上。我建議大家保留正當訴訟的權利,哪怕是對陰謀集團的成員。如果這些憤怒無法制止,我也不建議現在就針對任何人。
 
Rob – 很好,我同意。這讓我想起另一個問題。我不是想問,而是有點想到這方面。有人說一些昴宿星人可能已經把11000個次級的minor陰謀集團成員接到飛船上,這些人透過受賄,威脅和其他超出他們控制的事情而被迫到這個境地,他們不敢脫離陰謀集團。 11000個較低層的陰謀集團成員被送上飛船是真的嗎?
 
Cobra – 我不能回答這個問題。光明勢力有一些行動,有些成員已經從這個行星上移除,我不評論人數和移除的方法。我只能說確實有一些陰謀集團的人已經從地球上移除。我只能說這麼多。
 
Rob – 你已經提到一些陰謀集團成員從行星上移除,帶到母艦上,他們看到他們的行為及後果,他們選擇到中央太陽重置自己的靈魂….
 
Cobra – 他們會有選擇。如果他們接受光,就不會被帶到中央太陽。他們需要再教育。他們需要做一切事情來修正他們過去行為的後果。有些陰謀集團的人拒絕這個選擇,不想棄暗投明,他們就被帶到中央太陽。
 
Rob – 我能不能問你,有沒有其他陰謀集團成員想得到抵抗運動和銀河聯盟的保護,他們的願望得到同意嗎。 (反對什麼)反抗其他陰謀集團成員。
 
Cobra – 是的,一些地方發生有人這麼請求,但這是一個復雜的情況。基本上執政官不許任何人與光明勢力有聯繫。現在是隔離狀態。很多陰謀集團成員想脫身卻不允許脫身。那裡不是每個人都按自由意志行事。
 
Rob – 我明白,這些事情不得不在之後處理。另一個問題你和我已經談過。一些人聲稱你否定飛機噴射化學尾跡,你澄清一下。他說Cobra,在錫拉庫扎(意大利),我們每天有都飛機化學尾跡,一天幾次。我們看不到干淨的天空。我應不應該把搬家到其它地方,保護家人的健康。有沒有哪個國家是不會向人民噴化學尾跡的。在美國有沒有哪個州少一小尾跡。請原諒我這麼固執。謝謝你的工作。
 
Cobra – 我一次過回答。是的,有化學尾跡。我沒有否認它們的存在。我只是說大部分人看到的不是化學尾跡而是(普通飛機的)航跡。化學尾跡比人們所想像的要少。離開美國是好的,因為這個國家受到陰謀集團最嚴重的攻擊,在化學尾跡,食品添加劑,標量武器等等方面。世界其它地方都比美國好。
 
Rob – 好的。這裡有一個沒人談過的話題。這個人問大部分生物現在受到來自化尾跡的自我​​復制,半機器人,非有機納米纖維技術所感染,當然可能還加上食物和其他添加劑。這些纖維引起疼痛,疾病並干擾我們的韻律。你知不知道這些人造的納米纖維怎樣才能從所有生物上清理掉?
 
Cobra – 有個方法能把它們部分溶解,但基本上這個情況要在”事件”後才能完全解決。
 
Rob – 是的,我也這麼認為。我覺得這些是可以清除的。
 
你在上次訪問裡提到有技術清除它。你能不能說一下。我們能不能強迫陰謀集團現在就公開這個技術。這些技術我們現在的科技標准能應用嗎,或者大部分技術要等到”事件”後透過銀河聯盟和抵抗運動來實現。
 
Cobra – 基本上”星塵”技術可以用於移除慢性疼痛的源頭。它可以在”事件”發生時用來阻塞陰謀集團成員的中央神經系統,也可用於移除慢性疼痛的根源,可以修復器官,修復DNA微孔結構。如果身體有任何結構損傷,星塵技術可以在15分鐘內修復。這是昴宿星人科技,在”事件”之後很快就能使用。用這項科技,”事件”之後所有慢性疾病能夠很快治癒。
 
Rob – 這個技術會不知不覺地公開嗎。
 
Cobra – 不。這將會讓全部人都知道。當然人們要改變他們的思想和行為方式。疾病可以隨信仰系統和情緒狀態而復發。但肉體上的問題是能修復的。也需要有一定的心理調適。大部分人都會被治癒。
 
Rob – 很好,謝謝。這裡有另一個問題。光明勢力如何清理外星人基地。是用武器還是透過非暴力手段。
 
Cobra – 這個過程有不同的階段。當抵抗運動十多年前清理那些基地,很不幸是透過實體戰鬥的形式。在最後階段是透過星塵技術,阻塞那些負面生物的中央神經系統,負面生物被帶到母艦做出選擇,要接受光明還是去中央太陽。
 
Rob – 謝謝。我想回到植入物的問題上。上次訪問你說這些植入物仍然存在,它們在嬰兒出身的時候被植入進入,是看不見的也超出我們科技的理解。我和你都向人們談過有關昴宿星的各種科技,比如我網站上的白色激光裝置,速子能量能提升身體的振動場,這能排出某些較低星光層的寄生蟲,但主要植入物仍然在身體裡。這麼說對嗎,有沒有什麼方法能在出生的時候完全移除植入物。
 
Cobra – 這裡有乙太方面也有等離子方面的問題,解釋起來非常復雜。激光技術是我們當前在地表上最好的處理那些植入物的技術。其他問題在於那些植入物用的是標量技術scalar technology,這是執政官網絡的一部分。它實際上由一個旋轉中的標量場所維持。那個場會重新製造那些植入物。
 
Rob – 好的。我也想到這一點,因為在1980年代,Fred Bell和Semjase給了我們一些激光技術,所用的就是神聖幾何結構和水晶以及激光。我們用昴宿金字塔技術的正標量場把它們結合起來,也就是標量波,水晶和特斯拉感應圈互相協調,使得這個白色激光裝置輸出更強。我從這些裝置得到的經驗證實了你所說的。在一段時間裡,能量變得非常高,讓你達到高層的意識狀態。一旦你遠離這些技術,這些不同形式的反饋機制又會重新整合,我們一直在處理這些人為因素。
 
Cobra – 這不只是人為因素,它關係技術方面,存在於乙太層和等離子層。它實際上在重新建造架構。
  
Rob – 另一個問題,你所說的母艦和銀河聯盟成員,他們在哪個密度和維度,3維,4維還是其他?他們在哪個維度裡。
 
Cobra – 他們是5維及以上的存有,但他們能選擇實體化出現在3維和4維中,如果他們有目的這麼做的話。
 
Rob – 另一個有關的問題。如果他們跟我們不在同一維度,我們是不是只能在提高自身的振動後才能看見他們,或者他們會用他們的科技來聯絡我們。
 
Cobra – 他們可以用科技聯絡3維的人類。他們的能量臨在energy presence非常強烈。人類不得不做一些能量方面的提升,才能維持那種臨在,並在這樣的環境裡生存下來,因為一個揚升的5維存有,其能量場非常強大。人類無法在直接接觸中生存下來。那些將會到來的光之存有會調整他們的能量場到人類的頻率水平上,讓人類能接觸到,並慢慢提升頻率以便與他們有更多互動。這是一個逐漸的過程。
 
Rob – 謝謝。這與JJ Hurtak的訊息相符,他說將會有一些地區或者光之島嶼,他稱之為arc of the chilicosm。在這些地方裡那些來自5維和更高維度的存有能夠互動,就好像他們在飛船裡那樣,實際上就是提供一個跨維度地區讓不同密度和頻率的人能夠互動,這是地球過渡時期的一個重要方面。 Kauilapele跟我聯繫,他是我們在夏威夷的好兄弟,他有一些問題要問你,部分問題來自他的聽眾。第一個問題是,你能不能說明那144000人是誰,他們是不是星際種子star seeds.
 
Cobra – 這是星際種子的一個核心小組,是那些選擇來到地球用他們的光來轉變黑暗的人。而這是一個象徵性的數字,用來形容一個非常特別的,在不同歷史階段來到這個行星的特種部隊。他們大部分在亞特蘭蒂斯時期到來,在關鍵的歷史時期,不斷轉世到各個關鍵位置。現在這個小組就在這裡,目的是轉化和解放這個行星。
 
Rob – Kauilapele的另一個問題是關於ISIS,伊拉克那個恐怖組織。這是不是陰謀集團在攪渾水。超乎巧合地這個在伊拉克領導叛亂的化身也叫Isis.
 
 
Cobra – 是的,執政官有目的地選擇那個名字。他們把光明的象徵與一些負面的東西,在人類思想裡聯繫起來。現在這個名字遍及大眾媒體。如果有人在大街上看到Isis,在人們的思想裡就會出現狂熱分子殺人而不是光之女神的形像。思想控制就是這樣運作。他們也做過同樣的事情,比如納粹把一個代表靈性進化的古老象徵Swastika,變成一個惡魔的符號。同樣五條星和其他符號也是。比如光明會用了”全視之眼”,他們是劫持了那個符號。這是一個源頭的象徵,他們劫持並把它當著單一世界秩序的全視之眼。執政官就是這樣操作的。無論人們什麼時候看,他們看到的都是與負面聯繫起來的符號。因此那個符號的正面能量就無法流動。這是一場正在進行超自然戰爭。
  
Rob – 這是對人們注意力的控制。我已經說過很多次。另一個問題是,光明勢力是不是做著一切來解決烏克蘭的局勢,普京是不是與他們合作的。
 
Cobra – 他們做了很多事來化解烏克蘭局勢,但我們有人類因素和人類自由意志。在烏克蘭的事情上,有很多次一些人沒有按指示行動。光明勢力已減少了傷亡數字和衝突規模,但他們無法完全移除衝突。是的,普京支持光明勢力的議程,但他也有自己的建立強大俄羅斯的議程。我會說比起那些想利用烏克蘭推動他們議程的陰謀集團,此時普京有一個更為正面的角色。
 
Rob – 謝謝。現在執政官和Chimera(奇美拉)的情況如何。
 
Cobra – 大部分執政官在最近半年裡已經失去了很多力量,事情也有了很大進展。光明勢力也進行了一些行動來削減Chimera(奇美拉)的力量。在很大程度上是成功的,我會很快公布一些訊息。
 
Rob – 好的。很多人問到最近洛克菲勒的身亡。這是不是抵抗運動在移除陰謀集團?
 
Cobra – 這件事發生在13號星期五,13號星期五是聖殿騎士領導人被處決的那天。裡面還有更多情況,但我現在只能說這麼多。
 
Rob – 好的。這個問題有關薔薇聖女團。很多人想要你說明一下。為什麼我們從來沒有聽說過薔薇聖女團或者星光兄弟會。很明顯他們是秘密組織。這是新組織嗎,你能不能談一下?
 
Cobra – 有光明秘密社團,也有黑暗秘密社團。光明秘密社團要保持神秘,否則他們會過於暴露在陰謀集團的行動裡。薔薇聖女團在過去幾個世紀保持低調,因為你們應該知道燒死女巫witch hunts的事情,那就是發生在那些過於光輝的女性身上的事情。但現在薔薇聖女團是時候再次行動,也就是多個世紀後所發生的。薔薇聖女團在一些關鍵的歷史時期非常活躍,她們帶來和平和治癒人類。她們影響一些納粹份子,讓他們更溫和。她們也在十字軍東征時影響了一些關鍵人物,她們在古埃及也非常活躍。
 
Rob – 謝謝這個訊息。有人問了一個問題,我可以理解這個問題,談談Isis,伊斯塔Ishtar或阿斯塔Ashtar。你提到”很多女神神廟會在事件之後建起”。有人想知道我們是不是要回到宗教信仰裡,是不是會鼓勵人們拜”女神”。這和現在有什麼不同?他們想知道這些神廟是神殿,紀念碑或是更接近於教堂的那種。當你提到女神這類事情,你能不能解釋一下這與超越一切的最高造物主有什麼不同,與這些神廟又會有什麼聯繫?
 
Cobra – 不會是傳統意義上的宗教信仰。不會有神父傳教要求你做什麼。它們更像是亞特蘭蒂斯時期在這個行星上,與造物的女性面向連接的神廟。
 
Rob – 所以這將會是漂亮的藝術性的神殿,將啟發造物主的女性面向。 (C:是的).我明白了。另一個問題,地球上有多少星際種子。
 
Cobra – 我估計大約一千萬。
 
Rob – 提問的人也是這麼想的。有人提到”事件”期間,星際種子會特別接受治療,會有一些身體上的治療。你能不能說明一下。這將怎樣幫助到星際種子們。 
 
Cobra – 這個治療過程會在”事件”的時候開始,持續好一段時間。首先要進行很多治療,因為陰謀集團的控制消失了。這將釋放人類很多的壓力,一些情緒會顯現並得到治癒。其次治療思想,因為有很多現在不能公開的訊息公開,人們會對事情有一幅更清晰的畫面。第三,隨著神奇的醫療技術公開,會對身體進行治療。這是一個過程,不能一夜就實現。對一般人來說可能要幾個月或者幾年。會有持續的發展,不像現在這樣幾乎沒有進展,只有不變的操控。
 
Rob – 這裡有另一個問題,很多人不斷的問到。你寫了很多文章,了解你在不同訪問中說的所有事情也是很難的。很多人新來。所以很多人在問同一個問題,關於X行星。有人說俄羅斯物理學家Serge Sal說X行星是虛假訊息,用來製造恐懼和衝突。很多其他人談到dwarf suns和行星等等。你能不能再評論一下。
 
Cobra – 好的,我說了很多次。 X行星是存在的,它繞太陽系邊遠地區而行,但沒有Nibiru,沒有天體會撞向地球,接近地球或者對地球有任何類型的危險。
 
Rob – 謝謝。關於執政官,Enlil和Anu?(音)的故事,你能不能再說一下。你解釋一下他們的關係。你以前說過這只是一個外星團體,曾對這個行星有過影響。有些人覺得他們是主要的影響,並認為他們仍然在活動。你能否向人們說明Nibiru和他們的故事。
 
Cobra – 整個有關Nibiru的故事是虛假訊息,一個虛構的故事。沒有事實根據。
 
Rob – 那麼Zacharia Sitchin(撒迦利亞.西琴)的書就是沒有事情根據的? (Cobra:是的) 這對一些人來說很難接受,但與Valiant Thor有接觸的Strange博士給我的是同樣的訊息。有關Nibiru的訊息來自過古老文獻,這些文獻基本上是虛假訊息。
 
Cobra – 西琴沒有正確翻譯那些文獻。
 
Rob – 你是說他們翻譯錯誤。 (Cobra:是的). 這是有意的嗎? (Cobra:是的) 謝謝。我肯定這也是攪渾水的行為。乙太執政官網絡能不能看作是一種人工智能,其主要目標是無限重復循環並操縱人類的電場,以便把苦難和負面情緒最大化?
 
Cobra – 是的,可以這麼描述。
 
Rob – 很好。另一個問題是,G-2星雲有什麼影響?
 
Cobra – 光明勢力保護太陽系免受任何可能的輻射增長。那個事件已經過去了,不會對人類有任何負面影響。唯一的影響是在4月和5月的時候,那次轉變的高峰到來,這是非常強烈的一次乙太和星光層的淨化。對很多人類來說這是非常艱難的時刻,因為很多來自非實體層面的黑暗被淨化,因此有很多來自非實體的黑暗勢力對光之工作者和光之戰士的攻擊。
 
Rob – 謝謝,這些攻擊現在仍然繼續著。很多人似乎仍然很躁動和困惑,在一些情況下在有著同樣純粹意圖的人們之間會打起來,他們為了不必要的理由互相競爭。這些都在繼續。
 
Cobra – 仍然在繼續。我跟人們說過很多次不要被挑釁,幾乎沒有人聽我的。但這是他們的選擇,人們遲早要面對他們行為的後果。
 
Rob – 是的,別把事情看得太重,我們還要繼續前進。我們都有不同的觀點。這裡有另一個問題。我知道很多人問到,我想看看你的回答是否跟我一樣。很多人問為什麼我們今天在科技和知識上有那麼多發展,同時黑暗勢力的科技​​是那麼的先進。為什麼他們不阻止我們,他們是不是跟我們在玩,先給我們一些自由,然後啪一聲給我們更多打擊。
  
Cobra – 他們已經盡可能的阻止。我不會說這個行星是技術上先進的。這是我生活過的其中一個最落後的行星。
 
Rob – 謝謝。我也從其他我尊敬的消息來源聽說在大部分行星上,我們稱為起源行星的地方,開始並進化出一個種族,當他們在部落的狀態達到一定的發展水平,他們很快就能達到一個非常高的科技高度。我們這裡機械工業化技術發展緩慢是因為陰謀集團的原因,是嗎。 
 
(Cobra:是的). 謝謝。我們如何跟環繞地球的星際家人進行心靈接觸。
 
Cobra – 這是一個棘手的情況。我會這麼說,唯有你能與自己的高我連接之後,你才能與光明勢力接觸。你只能透過自己的高我來與他們接觸。如果你沒有與自己的高我有連接,然後嘗試與光明勢力接觸,很可能你會連接到星光層和乙太層,當然執政官就會進行干涉。我會建議人們首先與自己的高我取得直接和穩定的接觸。
 
Rob – 謝謝,很有智慧的回答。在內在尋找光,繼而所有都會加諸你。這裡有另一個問題。既然有2千萬抵抗運動成員住在地下,為什麼他們不能參加每周冥想來達到關鍵臨界人數呢?
 
Cobra – 他們當然有做冥想,並且在他們的社會中達到了臨界人數,並做得很好。地表人類要達到那種和平的狀態,需要有關鍵臨界人數參與才行。
 
 
Rob – 很好。地球上的時間有沒有被陰謀集團用什麼方法破壞disrupted,如果有,他們用什麼辦法。
 
Cobra – 陰謀集團試過瓦解時間的流動,但他們沒有成功,因為時間標識sign和很多其它事情一樣,遠超陰謀集團所理解的範圍。
 
Rob – 謝謝。我們有一些問題是關於鯨魚和海豚。我們知道人類有一些負面聲波在影響他們。正如Sheldon Nidle所說,他們對乙太網絡的編織非常重要。我們在3維和更高的層面能做什麼來保護,幫助和拯救鯨類……在一個更高的層面,地球上所有其他美麗的生物正在消滅。
 
Cobra – 在靈性的層面,你可以用愛與他們連接,在精神層面,你可以把現在發生的事傳播給大眾從而帶來覺醒。當足夠多人知道現在發生的大部分事情,這些事就不會再允許發生。
 
Rob – 謝謝。另一個問題來自一個喜歡你訊息的人。他說”愛”在整個行星解放中占多大部分。
 
Cobra – 愛是核心,是生命的本質。當陰謀集團移除,愛將再次成為人類現實的基礎,因為那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權利。
 
Rob – 很顯然陰謀集團無法阻止人們去愛,因為我們內在確實有這種能力。我們是不是在進入一個重新定義二元比照contrast的時代,比如好/壞,光明/黑暗,控制/自由。我們似乎在兩個極端都製造出一些不需要的東西。超越那些極端進入一個憐憫,創造性,沒有恐懼感受的新模式。這是正在到來的時代嗎,或者我們在”事件”會保持著這些光明黑暗的對比,或者有所不同?
 
Cobra – 光明/黑暗的對比從未想過存在。黑暗不是有意創造的。它是由創造於虛空的偶然隨機函數的結果。當黑暗勢力移除,黑暗就沒有存在的需要。對比會繼續存在,但不會是光明和黑暗的極性對比,而是不同生活經驗的自然對比,那或多或少是積極的。
 
Rob – 謝謝。有人問到澳大利亞。我是1/2個澳洲人,我有很多親屬在那邊。你對澳洲有什麼看法。人們注意到有更多化學尾跡,他們覺得陰謀集團控制的政府正在打擊他們,不像美國的情況那麼壞但正向那個方向發展。你能不能談談澳大利亞。
  
Cobra – 陰謀集團想根據美國和英國模式塑造澳大利亞。他們成功了一部分,但澳洲與那兩個國家相較起來還是更自由的。
 
Rob – 是的,這個國家很大,如果你對政府有意見你可以跑到……,他們就找不到你。有很多不幸和苦難發生在這個星球上,我說的是戀童癖者,酷刑這類事情。所有這些訊息正在揭露。人們要如何理解來整合我們集體自我的這個方面。我們經歷轉變的過程裡要如何處理這些發生憤怒。
  
Cobra – 首先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這不是一般人能一天就能吞下的。治療的重要部分在於當人們開始明白人類作為一個整體,對所發生的事有重大責任,因為他們保持沉默並且沒有說不。很多人知道這些事情,在不可容忍的時候卻容忍它的發生。現在這些要結束了,因為現在有足夠的人宣布他們受夠了。
  
Rob – 很好,謝謝。有人問外星人能不能在人們睡覺前和睡覺時影響到他們。我回答是可以的。他們在人們醒著的時候也會影響。對人們施加影響的許可是如何給予外星人的,還是說這超出了允許的範圍。
 
Cobra – 這是靈魂協議。每個人已經轉世到這個星球上的,並且是屬於光明勢力的人,所有光之工作者和戰士與光明勢力達成協議來幫助覺醒過程。當然你可以取消這份協議,但我不推薦這麼做。得到來自我們的星際兄弟姐妹的愛的幫助是好的。
 
Rob – 我完全同意。銀行系統在”事件”前是不是會突然關閉。有沒有可能是一個漸進的過程,一旦完成人們就會知道。
 
Cobra – 在”事件”發生的時候將會突然重置。不可能逐步轉變這個系統體系,因為它太腐敗了。它需要重置,陰謀集團需要被清理出銀行系統。
 
Rob – 這裡有人問到動物的靈魂來自哪裡。為什麼動物們來到這裡體驗如此惡劣的條件。很明顯銀河聯盟知道發生在我們行星上對整個種族的大屠殺和滅絕。你能不能評論這些動物的靈魂,動物們如何參與這個過程,銀河聯盟會做什麼來幫助這些動物。
 
Cobra – 這是一個不幸的情況。這個行星上的所有生命都被陰謀集團劫持為人質,動物們也沒有被排除在外。在”事件”發生之後對行星上所有生命將有一次大救濟,因為他們會得到更多的愛和關注。很多生物將會恢復他們過往的美麗。
 
Rob – 光明勢力或者其他銀河聯盟勢力有沒有計劃用其他食品製造的方法來逐漸淘汰畜牧業,比如復制機和其它先進科技。
 
Cobra – 是的。可能有些人仍然需要吃肉,但會使用比現在更有愛和更人道的方法。畜牧業將不會成為像現在那麼大的產業。它將會完結。
 
Rob – 有人問這顆行星要多長時間才能逐漸成為素食星球。
 
Cobra – 這是一個個人的過程。有些人已經是素食者,有些人會花上一些時間才行。我唯一能說的是,如果一只動物作為食物而被殺死,這是生命周期的一部分,而不是盈利產業的一部分。這是一個不同的情況。有些人處於需要肉食作為療效食品dietary food攝取的階段。
 
Rob – 有人沒有其它食物來源。這個行星上有人仍然在打獵,這是他們維生的方式。我理解這一點。我肯定這會在人們之間帶來一些感覺。最終事情會改變,獅子會和綿羊躺在一起。根據Sharula所說:我們總有一天看到肉食動物變成草食動物。是嗎。
 
Cobra – 是的。同樣的過程發生在人類身上。對人類來說需要花一些時間來調整。
 
 
Rob – 另一個問題,這個行星正在揚升嗎。這是一個緩慢的過程,還是…..
 
Cobra – 這個行星還沒揚升,因為它還在執政官及其技術的控制下。揚升過程會在”事件”的時候開始。
 
Rob – 謝謝。如果有人是”事件”之前死了,此時執政官仍然控制著地球轉世的機制,如果這個人已經準備了有關執政官的知識,他有沒有機會逃出強迫轉世。
 
Cobra – 有這個可能,但不容易。一直都有機會逃出那個重生的機制,以前並不容易,現在也不容易。但如果你對執政官有一定程度的理解,就會更容易,因為你可以在死去之後為自己指向,你會知道發生了什麼。
 
Rob – 似乎很多光之工作者,他們同意執政官的控制並進行轉世,為了服務他們在矩陣裡的兄弟姐妹。
 
Cobra – 跟隨執政官的控制過程是一回事,做出意識上的選擇轉世來幫助其他人又是另一回事。這是不同的兩個故事。
 
Rob – 是的。所以說有些人沒有得選擇,只能不斷轉世,是嗎。
 
Cobra – 是的,有些存有有一個計劃幫助人類,但執政官會選擇他們的父母。這就是為什麼很多光之工作者與雙親有矛盾,因為他們選擇不了父母,而是執政官選的。
 
Rob – 謝謝。這也回答了另外一個問題。我們要深入更形而上的問題。靈魂有年齡嗎?我們如何得知靈魂的年齡。那些壞的,更老練的靈魂會給好人們機會獲得受啟發的經驗?
 
Cobra – 關於靈魂年齡的整個概念是誤導。靈魂不會按線性時間來獲得經驗。我寧願稱之為靈魂的智慧,這與靈魂年齡沒有關係。而且黑暗勢力並不聰明,他們實際上是不成熟和被誤導的靈魂。
 
Rob – 好的。這裡有個熱門話題。你如何看待存在已久的基於真愛沒有曲解的同性戀關係。你認不認為同性戀一般來說是扭曲的能量,是執政官投射的?
 
Cobra – 同性戀很多有不同的起因。是的,一些人可能有著一個忠誠的基於同性戀關係的靈魂,這沒有什麼錯。但對很多人來說,同性戀是執政官人為造成的,因為他們要阻止健康的…男性與女性極性。尤其在陰謀集團成員之間有很多同性戀行為,這已根植於他們的思想以防止健康的男/女伙伴關係。如果一個陰謀集團成員與一個女性有一個健康的關係,他就不再是陰謀集團的人,因為他不想這樣。
 
Rob – 是的。這可能激怒一些人,但要說清楚,JJ Hurtak也指出人們要做出自己的選擇,因為有很多其他積極的事情人們可以…同性戀關係。是嗎。
 
Cobra – 是的,正如我上面說過,兩者都存在。
 
 
Rob – 另一個人想知道,有沒有一個叫雙生火焰twin flames的東西,顯然雙生意思就是唯一一個。會有不會更多?我們有靈魂家族,但有沒有一個東西叫雙生火焰,你能不能說一下。
  
Cobra – 雙生靈魂。每個存有從高維降下來之前,不得不分裂成男性/女性極性,這就是所謂的雙生靈魂。你一直只有一個。但你會有很多靈魂伴侶,靈魂伴侶是有著相同起源的存有,他們來自同一個靈魂家族。當合並為一個靈魂團體的時候他們有著同樣一般的進化過程。
  
Rob – 謝謝。我推薦人們讀一下在沙士達山舉行的I Am presence會議上Godfrey Ray King的書。他解釋得很清楚。我想據我所知問你一個問題,最終一個靈魂的進化和揚升,他們會與雙生靈魂合並而成為合一,有點像在另一個層面上的二元存有,對嗎。
 
Cobra – 是的,那個合並會首先發生。在你揚升前會有一個時刻,你會見到你的雙生靈魂,大部分情況下你們會一起成長和揚升。揚升後又有一個時刻,雙生合為一個存有,也就是完全的整合了男/女極性。
 
Rob – 是的,這對很多人來說可能要用很長時間。我們不用擔心。對一些人來說可能”事件”之後很快就發生。
 
Cobra – 這個問題遠超理解的範圍,也超越了目前這個行星上最高級的存有的意識水平。
 
Rob – 這不是什麼自大的陳述,只是一個形而上的理解。我不是代表Cobra,但其他很多人也告訴我們同樣的訊息。
 
Cobra – 有更多的進化遠超於我們現在所處的階段。 “事件”不是進化的結束,而是真正進化的開始。還有更多在等著我們。
 
Rob – 這裡有個問題。如果我們揚升了,有沒有肉體。我們能不能變換modify自己的身體?
  
Cobra – 揚升後你不再有一個物理身體,因為你在3維以外,但你能投射一個身體的全息圖到3維裡,但你不等於那個全息圖,這只是你的意識在這個維度的投射。
 
Rob – 好的。很多人有不同的答案。一般來說,那些在地球上的人,我們有一個起源行星或者起源銀河系,還是說我們是靈魂流浪者。有沒有可能我們真正的家在光之飛船上。
 
Cobra – 大部分靈魂起源於這個銀河系的中央太陽,一些靈魂來自其他銀河系的中央太陽。我們確實到過不同的星系,在各個星球上生活過,也可能在母艦上待過很長時間。當然大部分人類在這個行星上被創造,並在這裡成長和進化。
  
Rob – 但靈魂起源於大中央太陽。他們是否在那裡生活過,或者只是被創造出來,然後可能在一個行星上有了第一次轉世。
 
Cobra – 中央太陽是靈魂出生的星門。然後靈魂從中央太陽裡出來並開始旅行。他們首先在銀河中央區域獲得經驗,然後朝不同地方發展。
  
Rob – 很多人都遇到這個問題。對於那些給我們造成痛苦和悲傷的人,比如陰謀集團,這是不是我們積下來的業力/因果報應Karma,或者在亞特蘭蒂斯以前,到現在之間的時間一直如此。
  
Cobra – 關於業力的整個概念是執政官的產物。因為他們想讓你對沒有做的事感到內疚,他們也不想要你反抗陰謀集團的行動。不是說我們做錯了什麼然後會得到懲罰,或者說我們需要學習什麼課程。我們需要學習的唯一課程就是向執政官創造的一切,向陰謀集團,向光明會說不,然後​​解放這個行星。
 
Rob – 很好。我想問一下有關行星解放進程的問題。整個行星解放進程誰是主要的監督者或者主管。是阿斯塔指揮官?源頭?你在誰的引導下工作。
 
Cobra – 沒有首領。只有不同的存有,他們在這個過程中有不同的角色,直接從源頭得到指引。我跟很多不同維度的存有有聯繫。一些在地球上,一些在地球外。
 
Rob – 謝謝。你提到星光兄弟會與天狼星和木星指揮部有關。能不能告訴我們關於木星指揮部的事情。
 
Cobra – 木星指揮部是銀河聯盟其中一個部門,在木星的衛星上有大本營。它掌握著這個太陽系的星門,因為宇宙愛的能量從天狼星系流出,透過木星4條主中央線傳輸到內太陽系,這就是它的功能。木星指揮部發送愛的光線給那144000個光之工作者,光戰士和星際種子們,提醒並讓他們為更宏偉的計劃做準備。
 
Rob – 謝謝。這是一個個人的問題。現在有一些完全在黑暗的人在做著壞事。他們會不會在”事件”後得到治療。他們會得到教導嗎,每個人會得到原諒嗎。每個參與其中的壞人需要道歉嗎。
 
Cobra – 正如我之前說過,那些做了壞事的人他們有兩個選擇。接受光,他們會得到原諒,但他們不得不修正他們過去的行為。不會一蹴而就。他們需要經歷一些校准的過程,並積極工作來彌補他們所做的。這可能要花上幾年或者甚至幾世的時間。那些無法或者拒絕接受光的人會被帶到銀河中央太陽。
 
Rob – 很好。有人問到如何在能量上打破這個控制網絡。有沒有什麼特別的練習或者技巧來對付,比如一個壞人想要來吸收你的能量。
 
Cobra – 首先你要在現實上遠離那個人。第二,你可以在網上找到有一種方法稱為8號練習Number 8 exercise,可用於切斷與那個人的精神連接。
 
Rob – 我肯定人們會問到8號練習在哪裡找得到。
 
Cobra – 你(Rob)可以….給人們。
 
Rob – 那我們繼續。 Chimera(奇美拉)是不是擁有一種叫TR3的三角飛船。 
 
Cobra – 是的,他們有一些那種飛船,但現在他們不准飛越過220公裡,大約104英裡高度,因為會被光明勢力沒收。他們有限的使用那些三角飛船。他們現在可以飛過同溫層,但這個情況很快發生變化。他們很快就無法再用那些飛船。
 
Rob – 很好的消息。我知道他們仍然有那些東西,但想了解他們有什麼限制。很高興聽到他們被控制在有限的軌道。在我們太陽系裡還有其它仍然在運作的陰謀集團基地嗎。
 
Cobra – 所有陰謀集團的基地已經完全從太陽系,火星,月球和小行星帶上清除。都沒有了。
 
Rob – 有人問,很多光明勢力的基地正在準備中。銀河聯盟要花多長時間建築一個基地。
 
Cobra – 最多幾天。
 
Rob – 很好。那些基地會有什麼行動。
 
Cobra – 取決於哪個時間範圍。現在其中一個主要行動就是清除Chimera(奇美拉)。
 
Rob – 幾個月前你發起一次投票,關於有多少人準備好”事件”。 “事件”應該在什麼時候發生,這是不是那個投票的目的,這個投票達到什麼效果?
 
Cobra – 那個投票的目的是確定地表人類對”事件”的意見,這當然是很重要的。因為人類的自由意志需要尊重。實際上那個投票給光明勢力一些綠燈來開展一些行動,尤其是移除Chimera(奇美拉)的行動。這已經極大的加速了。人家覺得要花很長時間,但實際上已經非常快了。我們正移除的是25000年的控制,25000年來一層層的陰謀集團網絡。
 
Rob – 謝謝。在更高的層面沒有像我們在地球上的自由意志,這是真的嗎。
 
Cobra – 不是,宇宙中每個人都有自由意志。
 
Rob – 謝謝。我們有星際種子化身到來幫助揚升過程。除了實體執政官,陰謀集團和Chimera(奇美拉),有沒有其他存有化身到來阻止普通人的進化?
  
Cobra – 你說的那些組織就是來阻止進化的。
 
Rob – 有沒有正面的蜥蜴人,我想人們都認為蜥蜴人是有著某種長相的存有,他們想聽到你的回答。有沒有正面的蜥蜴人組織?那些從黑暗中解放並接受治療的存有,他們經歷過什麼事。你能不能說一下,他們現在在做什麼。
 
Cobra – 蜥蜴人種族有一小部分接受了光,現在與光明勢力一起合作。他們在這個宇宙區域裡有自己的星球。有一些行星專為那些蜥蜴人勢力和存有而設。那些存有現在正開發他們的高級情緒體。他們在光明勢力幫助下發展積極的情感。
 
 
  
Rob – 謝謝。我有一個關於獵戶座的問題。你提到一些負面執政官的大本營曾經在獵戶和…星系裡。在很多古代文獻中,根據JJ Hurtak所說其中一些區域的純潔之光和強大的勢力發源於獵戶座,這也是正確的嗎。
 
Cobra – 是的。獵戶座是一個非常大的星座。一些星體與獵戶系統的距離可以達10或者幾百光年,獵戶座其中有一部分只屬於光明勢力。現在整個獵戶座已經解放,光明勢力遍布於獵戶座系統。
 
Rob – 那麼現在獵戶座沒有黑暗勢力了。
 
Cobra – 沒有。
  
Rob – 這裡有一個好問題。 12股DNA的人類原型是不是來自Lyria,或者Vegan星系。
 
Cobra – 不是。
  
Rob – 他們所說的阿努那奇人,不管這個故事是不是真的,他們有沒有修改12股DNA,並把猴子與人類DNA混合起來製造類人種族,讓我們成為2股DNA的人類?
 
Cobra – 事情不是這樣。確實有很多基因操縱,目的是切斷人類與高我連接,保持控制。但事情不是你所說的那樣。
  
Rob – 好的,我明白。這個問題第三部分問到自我意識Ego是不是我們所知的爬蟲類大腦。
 
Cobra – 不完全相同。實際上關於自我的概念也是執政官的產物。人們把這個概念忘了,專注於表達….就可以。忘了這個觀念,這是我的建議。
 
Rob – 很好。要專注於你所是的光和愛。你是愛的具現化。 Urantia這本書說自我是”面對改變時維持你的身份”。那是你的獨特性,你的”我是”。是你自己的靈魂和屬於你的造物的火花。這裡有另一個問題,路西法是不是主要造物者。 (不是). 好的。另一個很好的問題,這個人們談了很多,有一些揚升的誤解。我想你要說明一下。一個揚升的存有以服務自我而不是服務他人(的方式)進入揚升,這個觀點對不對。
 
Cobra – 揚升是從時空連續體中得到解放。它超越了所謂服務自己還是服務他人這些概念。它僅僅是活著並散發著愛與光。
 
Rob – 這是一個永恆的過程,揚升是不變的,即使我們在開倒車或者卡住在這裡。不管你到宇宙哪裡,都一直有揚升,向著更偉大的愛和光的體驗前進。 logos,sublogos,proti和梅塔特隆是誰。
 
Cobra – 有一些存有起源於銀河中央太陽以外的層面,他們在指導一些星體,星系和星團的進化,那些存有監督著各個宇宙區域的進化過程。我會說他們是進化程度非常高的天使。
 
Rob – 好的。你同不同意在一些古代文獻中記載,拿非利人Nephelim是天使和人類的混合,而神不允許這件事發生,那就是為何做出這件事的天使們要遭受這麼多痛苦和悲傷的原因。
 
Cobra – 我不同意。我會說這是一個捏造的故事,一個竄改過的故事。確實有很多星際種族來到這個行星,一些是善良的,一些不那麼善良。他們與人類有過互動,但事情不是這樣,那些文獻所說的是從…角度修改過的。實際上這是一個眾多不同種族與人類在進化過程中的綜合故事。與正面的種族交流幫助人類加速進化,與不那麼正面的種族交流就減緩了人類進化。這是進行了幾千年的非常復雜的過程。
 
Rob – 謝謝。大家可以讀一下JJ Hurtak寫的Keys of Enoch,那裡有很多這方面的訊息。我想就這個問題再問一下,在多維度的各種各樣的光之存有,在地球上創造人類這方面,他們有沒有夫妻關係和實體互動。
 
Cobra – 大部分星際種族沒有直接與人類交流,但有一些有。
 
Rob – 他們一些太空-地球的女性,或者太空-地球男性與人們有面對面接觸。 (Cobra:是的) 好的。有人想你談談奧裡西斯Osiris(冥府之神),拉Ra和透特Thoth(月神)。你能不能告訴我們有關他們的真實歷史故事,這些存有都是正面的?還是說其中有個是黑暗勢力的,或者大部分都是?
 
Cobra – 那些故事是亞特蘭蒂斯時代的集體記憶,那些存有實際上都是地表上的人類,或者是英雄,或者是反英雄人物。他們大部分都是正面的。奧裡西斯,透特,拉和愛希斯都是光明的。但也有一些是負面的,比如….是當時黑暗勢力的….。那些都是來自不同星系的存有。其中一些人來自天狼星,一些來自獵戶座,一些來自昴宿星團。哈索爾(埃及愛神)來自昴宿星。她是一位光之女神。他們活在埃及人的集體記憶中,因為埃及是亞特蘭蒂斯遭遇大洪水之前的殖民地,埃及人有那個時代的集體記憶。
 
Rob – 你能不能說點關於利莫裡亞Lumeria和亞特蘭蒂斯的事情。那時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他們受到入侵,為什麼不防衛。為什麼像利莫裡亞這麼高的文明也會有衝突,他們是如何毀滅的。
 
Cobra – 利莫裡亞遠在亞特蘭蒂斯之前就存在。利莫裡亞和亞特蘭蒂斯沒有戰爭。人們無法直接得知真相。時間已經過了太久,記憶已經減退。亞特蘭蒂斯則是因為來自獵戶座的黑暗勢力到來,當時的人准許他們到來,他們同意邀請黑暗勢力,他們對體驗黑暗非常好奇因為毫無經驗。這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因為當時有很多有關思想控制的編程和實驗在進行,這最終導致亞特蘭蒂斯滅亡。最後變成這個行星的隔離。
 
Rob – 也有一些基因跨物種實驗在進行,是嗎。 (Cobra:對,是的). 有人說亞特蘭蒂斯時代的人濫用權力power,就是人們害怕權力的原因。現在地球整個系統是亞特蘭蒂斯當時狀況的翻版。很明顯這個人想到業力方面,仿佛我們要補償些什麼。
 
Cobra – 我不同意。確實現在和亞特蘭蒂斯的狀況有相似之處,但這是一個新的故事。我們不會像亞特蘭蒂斯那樣滅亡。人們有大災難的集體記憶,但它不會再次發生。確實有一些存有仍然在進行著統治,比如現在陰謀集團的領導人也是當時陰謀集團的領導人,但現在作為一個集體我們有更大力量改變結局。這不是業力而是自由意志。是關於我們的決擇,我們集體的決定,也是關於宇宙的新黃金時代的轉變以及這個銀河區域的重構,這將改善這個行星並解放它。
 
Rob – 很好。我還有一兩個問題,然後可以結束訪問。有人問到清除乙太層影響。你說事情在進行中。他們想知道還要清理多久才能安全。抵抗運動是不是仍然認為非實體層面清理完之前可以安全發動”事件”,或者他們的想法有所改變。
 
Cobra – 清理完之前發生”事件”是有可能的。這取決於實際情況。如果行星地表有非常緊急的情況,比如發生全球大戰,那麼”事件”會在非實體層面清理完之前發生。這是一個戰術決策,要根據局勢來確定。但清理乙太層的進展還沒到可以說安全的程度。
 
Rob – 有人談到6月22日陰謀集團會策劃一些虛假行動。抵抗運動會不會允許更多的虛假事件發生,比如311海嘯,911襲擊這類。我不是說校園槍擊那種,而是指陰謀集團做的震撼全球的大事件。他們會讓更多這些事情發生嗎。
 
Cobra – 不太可能會。對虛假攻擊發生的預測只是猜想,沒有任何確鑿證據指向特別的日期。
 
Rob – 有人想知道,這是你參與的第一個行星解放進程嗎,或者你已經在往世,在其他行星上進行過解放行動。
 
Cobra – 這不是第一個,但肯定是最後一個。
 
Rob – (笑)很好。我想我再多問一兩個問題。第一個是我們在揚升後有什麼可以做。你估計這個星球要花多久來完成揚升。有沒有最後期限。
  
Cobra – 我不會談到揚升的細節。我們有一個50年的範圍,從1975到2025。我們處於這個行星解放可能發生的時間窗口。
 
Rob – 好的。再問兩個問題。 “事件”有沒有截止日期。
 
Cobra – 我不會說有截止日期,但有一個時間窗口,其中”事件”是更可能發生的,也是計劃要發生的。我們現在就在這個時間窗口上。
 
Rob – 好的。當我們解放之後,有著自由意志的人類有沒有可能轉錯方向重蹈覆轍,有一些不好的事發生?
 
Cobra – 不會,因為黑暗不再允許存在。
 
Rob – 有人問到,一些古代的印度記載和一些巫師說完成這個過程後會有1000年的繁榮。但很明顯這繁榮應該永恆的,我們會知曉地球真正的歷史,地球的解放將是不變的,不會再有蕭條。我們會在一個完全不同的頻率上。是嗎?
 
Cobra – 是的。我們解放之後,一切將是永久和不可逆的。我們不會再成為奴隸。
 
Rob – 很好的消息。再一次,很精彩的訪問。感謝你抽空前來。我回答了人們很多問題。不是每個人的問題都回答了,我們會留到下一次。謝謝你的到來,很榮幸與你談話。謝謝Cobra.
 
Cobra – 謝謝各位收聽,也感謝你的團隊。
 
Rob – 我很高興每月都做麼做。請查看Cobra的網站,你可以在thepromiserevealed.com上找到,和prepareforchange.net一樣標識得很清楚。記住我們會舉行一些偉大的會議,我和Cobra會在那些神聖的地點和你們一起,發送你的愛和光給這個行星。謝謝大家收聽。音頻記錄會先於文字記錄一兩天公布。很快你也在Youtube上看到。謝謝大家,謝謝Cobra.
 
Cobra – 謝謝,再見。
 
 
 
 
翻譯: erttq0101
 

國際黃金時代團隊聲明:

本團隊對於同性戀的議題 完全尊重個人的選擇, 我們祝福所有彼此相愛的人們。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