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4年8月1日Rob Potter訪談

Rob – 女士先生們,有請我們的光之大使,COBRA剛從他在中國的門戶激活會議回來。希望你旅途愉快,這次門戶開啟成功嗎?
 
COBRA – 是的,激活非常成功,但不是在中國而是在台灣。台灣不是中國大陸,而是分開的地方。
 
Rob – 好的,但我覺得仍然使人想起是中國,即使它的名字是台灣。
 
COBRA – 兩地文化相似,但他們的政治制度和經濟體制不同。
 
Rob – 你之前提到台灣的龍族不團結。你在那邊的時候有會見到他們的成員嗎。
 
COBRA – 不只是台灣的龍族。整個龍族團體都不團結。是的,我與他們一些人接觸過。很顯然在那個地區需要一些療癒。
 
Rob – 是的,情況普遍如此。他們中很多人以前也參與過犯罪活動。全世界都是這樣。我想特別地問你。很多人對你和你的個性感到如坐針氈。我想說明一下,這些話我之前也和一些人說過。我的評論是:柯博拉,你是一位非常出色的人。他一直都沒有議程。第一:你不是黑暗陰謀集團的成員。第二:你是一個不愛出風頭的人。當人們碰見你的時候,你從來沒有尋求個人崇拜或者讓人們依賴你。這麼說對嗎?
 
COBRA – 是的。
 
Rob – 似乎你離開之後,情況對我來說有些混亂。人們給我發來了這些郵件,但我患上一點小病還沒來得及回覆。很多人把你放到神台上,當你釋放如此震撼的揭露訊息的時候,以至於人們理所當然地會很興奮。但有一部分的人他們著迷於你說的每一句話,和你發表的每一篇文章。他們就好像經受過巨浪的衝擊而混亂地跌跌絆絆。你從未想要過這種形式的關注,與此同時,我稱之為”頭發著火”。我們要談談自你離開之後所發生的一些特別的事情。
 
你可以對人們說些什麼,會與新覺醒的人有關,他們已經從這些信息中找到了些真相,感覺就像是一部恐怖節目。人們在節目中觀看著柯博拉的文章,眼睛睜大,哆嗦著,並卷縮著。他們再看一次文章,並顫抖而縮成一團。對於這些看到你的文章而反應過度的人們, 你有什麼要說的呢?這一分鐘他們會贊揚柯博拉,下一分鐘他們又懷疑,甚至辱罵他。你會說些什麼,讓這些人在反應中保持鎮定。
 
COBRA – 首先,整個情況與我及我的性格無關。整個情況是關於情報及行星解放進程的。我釋放情報以幫助人們,但不讓他們有所依賴。我只是給予他們鼓勵,並進入內在而尋求內在的真理。因此,我的情報不是打算要讓人們把我放到神台上膜拜,或是崇拜我所說的一切。這些只是幫助人們擴大其視野,並在自我尋求方面幫助他們自己,而這將會超越我所說的。
 
 
Rob – 好的,為你祈福,謝謝。我已經嘗試向人們解釋,你是一位訊息的接收者及傳送者。你特立獨行,有著靈性的成長和敏感度。作為一名訊息的傳送者,你的正直正是你處於現在這個位置的原因。我相信你也一直在這方面做得很好,非常感謝你。我不得不說,一些人的反應就好像“最後的晚餐”中的門徒。人人都在說:“天啦,柯博拉是這麼說的,你們是怎麼看的。”這太瘋狂了,我希望人們應該放松下來。當柯博拉說:“保持平靜並遙望星空。”的時候,我真不能相信人們的那些反應。他們問我這是什麼意思。我會說:“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保持平靜並遙望星空。
 
COBRA – 就是這個意思。
 
Rob – 這就好像一個將要打開的蜂巢。當你寫出那句話的時候,我滾動著雙眼,若有所思。就我個人來說,如果有人問我,我不會給出一個日期。當有人問我“事件”什麼時候發生,就好像聖經所說,沒有人知道具體時間,沒有人如天使一般知曉。事件就是會在未來發生,我相信銀河聯盟會受到神聖的啟示,並與一些已知的預言協調配合,最終以某個事件的形式出現在我們的行星上,然後其它很多我們無法想像的事情會陸續發生。不好意思,我們很快進入到正題,柯博拉問答環節。但這裡我想解釋一些東西,柯博拉也會澄清回應一下。
 
當你給出評論的時候,我開始了思考。我個人覺得“事件”可能要1年,半年或者2年,甚至更長,這是我的看法,我知道之前我們已經討論過此問題,你的說法已讓很多人有意見,我收到非常多的郵件。人們問,如果沒有人知道“事件”會什麼時候發生,為什麼柯博拉又(在他的一篇博文)說“事件”不會在10天內發生呢?第一,這個與沒人知道“事件”的具體時間和日期的說法矛盾。第二,對一些人來說,就好像柯博拉知道“事件”的發生時間但他不想說。你能不能回應一下為什麼你知道“事件”不會在(你去旅行的)10天內發生?
 
COBRA – 這很簡單。我有確鑿的訊息讓我確信,“事件”不會在那十天裡發生。我在文章裡這樣寫是因為,網上有很多關於7月21日或22日貨幣重估的猜測,還有許多關於“事件”會在今天或者明天發生的猜測,我只是想讓人們冷靜下來,就是那樣。這跟我的旅行沒有關系。我只想給一些遠景,我不知道“事件”具體發生的日期。
 
Rob – 很好的回答。謝謝。
 
COBRA –關於“事件”,我還有更多要說的。但來自光明勢力的某些行動正在進行時,我可以肯定地說,在這些行動結束之前“事件”是不可能發生的。我不時會獲得關於行動的情報。但事情不是一成不變的,我不知道“事件”的日期。
 
Rob – 很好,你說得很清楚了,我非常感激。如果請各位好好看清你周圍的世界,看看周圍的人群,如果你們思考並細看周圍正在發生的情況,其實我們並沒準備好“事件”。我想人們能認清這一點很重要。如果你再靠近一些觀察,我45年來一直都這麼做的。從我個人的角度來看,我有一個更冷靜的長遠視角。我想談談其他事情,另一篇讓很多人陷入混亂的文章。
 
人們說:天啦,老鼠們正在跳船,這是不可能的,它們僅僅只是丟棄。我想說的是,針對這篇特別的文章,我必須從新覺醒者的角度來理解。針對奇美拉組織,你給出了很好的解釋,你也提到母艦已經進入到200英裡內的地球軌道,顯然是不可見的。在這裡我做了一個小小的類比。各位請相信,我不是在開玩笑,因為我的一位好朋友Frank Strange博士說,他被帶到地球內部,獨角獸是真實存在的,它們能飛。他告訴我他撫摸過一只。但其中一個評論人士,他可能是一個新人,這是可以理解的,我已經聽到來自人們的一些說法,不停地退守自己的立場。你談到了各種阻礙“事件”的障礙,我們談論到了奇異夸克炸彈,談論到了克隆體的存在,談到了最初的陰謀集團成員,也談到了執政官移除等等。
 
你所帶來的這些絕無僅有的信息,對於一些新人,哪怕是我本人來說,都會驚嘆不止:我的天啦,這是真的嗎?原來還有一塊屬於宇宙異常的小石頭。我不得不承認其中一個人的說法:“接下來還有什麼?我們必須要找到彩虹獨角獸,然後把那個東西放到獨角獸的洞穴裡嗎?然後還要做什麼,我們是不是還要找到黃金馬蹄鐵?對一些新人來說,仿佛不斷有新的事情湧現。我想你能否評論一下,還有沒有其它障礙會在前方。對於那塊異常碎片你知道了有多久了?是不是有不能公開的呢?關於那塊黑色碎片有什麼故事?
 
COBRA – 好的。基本上我完全明白人們的感受,因為我也經歷過這個過程。這就像一個永不完結的故事,從洋蔥的外表一層一層地剝開並直到中心。這顆星球不是一個普通的行星,我們並不是處於普通的狀況之中。所以,我知道對於一些人來說,這些事情要比科幻小說還更離奇,事實上也是如此。這件事有很多個層面,在其中的一些層面上是非常危險的。對於說什麼,怎麼說,以及何時說,我不得不非常小心。我不希望將任何人,將任何行動搭上不必要的風險,這就是為何我對於說什麼,什麼時候說非常謹慎,當然也包括你所談到的問題。
 
Rob – 好的,我明白了。你能不能再說一點,你提到了奇美拉組織的終結正在到來。能不能說一些現在正在發生的事呢?這方面有沒有什麼進展或者什麼好消息呢?或者仍然要保密?
 
COBRA – 有了一些進展。不久我將可能會撰寫一篇簡短的報告,但關於其中的大部分內容仍然需要保密。很簡單,目前的形勢還很凶險,進程並不容易。這是迄今最為復雜的,並亟待解決的宇宙狀況之一。
 
Rob – 很對。我完全同意。
 
COBRA – 我會再說一件事。人們一直想知道,為什麼正義軍沒有採取下一步行動,這也就是原因之所在。負面軍隊,尤其是奇美拉組織,握有非常危險的外星武器,在任何事情之前,需要小心的優先處理好它。
 
Rob – 好的,接下來我會讓話題變得更輕鬆點。我將談一下關於飛機墜毀。但我不會馬上談論馬航飛機。最近似乎有很多飛機失事了。在70年代,我從Frank Strange博士那裡聽到過很多,Valiant Thor也提到過。在未來會有更多飛機會墜毀,但不是所有失事都是偽旗事件。他提到,有些是因為金屬疲勞或是正在到來的轉變,這種轉變會對行星磁場產生影響,會導致更多飛機失事。你同不同意,有些飛機失事歸咎於金屬疲勞或僅僅是地球振動頻率的改變?
 
COBRA – 不幸的是,大部份墜機都是陰謀集團所為。那些空難實際上並非是墜毀,而是故意被打下來的,不是什麼事故。金屬疲勞是真實的,在這種情況下會更多的出現,因為金屬本身的量子層面會遭受到巨大的壓力。
 
 
Rob – 好的,謝謝你。我不是在說烏克蘭掉下來的那架飛機,那是非常特別的事件,但還有一系列的墜機發生在南美,台灣和其他地方。這些飛機被擊落是謀劃殺死特定的人,還僅僅只是製造更多的恐懼而轉移視線呢?
 
COBRA – 好的,基本上執政官是要讓人類處於恐懼的振動頻率,為此他們采用了許多不同的方式來達到。在非常短的時間內,看到如此多的墜機,會讓人們感到非常害怕。這是除了其它辦法後的又一種方法。   
 
Rob – 我想談談其它幾種途徑。我的朋友Len Horowitz,他的書有《Reverse Pirates of the DNA spiral》,《Death in the Air》,當然還有他的第一本著作:《AIDS and Ebola, nature, accident or intentional(愛滋病與伊波拉病毒,是自然,是意外還是人為的)。在這本書裡,他清晰地揭露了,這些病毒是美國疾病控制中心(CDC)及美國政府製造的一種生化武器。
 
當他們首次公開伊波拉病毒的時候,想看看它能傳播多遠或多快。他們來到非洲中部,當一傳播的時候,人們簡直死得太快了。他們似乎想利用這個伊波拉新菌株來達到他們的幻想,想要故意將其傳播到全世界。他們所揭露的那些死亡數字是否真實,或者更多是為了恐懼宣傳?愛滋病和伊波拉病毒並非是一種絕對致死的病毒,更大可能的途徑是透過接種疫苗而獲得。你能不能評論現在的伊波拉病毒所帶來的恐慌,是虛張聲勢,還是恐怖故事呢?
 
COBRA – 基本上,這個病毒在一些非洲的生化武器實驗室製造出來。其目的是造成足夠的恐懼,以便在美國實施戒嚴令。當然這並不會發生。這是陰謀集團的計劃,這也是為什麼他們這麼做的原因。
 
Rob – 好的,非常好,謝謝你回答了所有問題。現在我想談談一些事,通常所說的偽旗事件。我有一位住在阿什蘭的良師,他是揭示瑪雅歷法的一名偉大人物,他的名字是Hose Orgelles。他談起過各種激活門戶,或是增加振動頻率的光之活動。在其中一次門戶激活中,他說到:”從此時開始,沒有什麼可以被隱藏了。”對我來說似乎意味著,每一位新接觸這些訊息的人,尤其是覺醒者們,以及所有目睹到這些真實情景並與之鬥爭的人們,這就好像是一個恐怖的故事,觀眾們每時每刻都緊張地咬著指甲。在一定程度上,他們對這些(散播病毒)的恐怖行動做出了應該做出的反應。你是否同意這些恐怖行動已經發生了60多年。也就是現在,才開始揭開幕簾,聰明的人知道這些情況,他們會不停地感到震驚。這些是不是陰謀集團旨在煽動恐懼的手段呢?
 
COBRA – 基本上,這些事情在過去25000年一直發生。我們在歐洲黑暗的中世紀時期,有霍亂疾病流行,那時候的死亡人數遠比現在的多得多。其背後的機制是一樣的。那些都是透過生化工程而製造的武器,是故意被散播的。是的,在歐洲中世紀,有一些人屬於陰謀集團,他們有技術開發這些生化武器。現在的情況也是類似。唯一不同的是,現在人們知道正在發生著什麼。因為人們意識到這些事情會結束。因為覺知就是結束這些事情的關鍵。
 
Rob – 非常好,事實的真相。我很吃驚,他們在歐洲中世紀就有那些技術了。我能想像出歐洲黑暗中世紀的執政官,以及高級煉金術士的興起…..
 
COBRA – 不,不。他們是待在實驗室裡,是在中世紀開發出這些病毒。我會說他們是中世紀的“分離文明”BreakAway Civilization。他們是一小撮非常高級的科學家,是執政官奇美拉網絡的一部分。
 
Rob – 是的,那就是我要說的,可能我解釋得不夠準確。那真得很有趣。因此,在當時他們有給自己皇室成員的解藥嗎?
 
COBRA – 是的,有給他們自己和皇室的,在某種情況下他們是服從他們議程的。
 
Rob – 聽起來真得很沉重。我能想像這種事一直在進行著。讓我們回來,許多人一直在問問題。我們可能需要對那些問題給出更具體的回答,比如烏克蘭,第三次世界大戰的企圖等。我想你能否評論一下那個飛機事件,還有停止向德國供應天然氣等等,所有這些企圖行為。抵抗運動和銀河聯盟牢牢控制著局面嗎?所有這些暴行一直持續著,死亡,傷害,手足相殘,小的戰鬥仍然在繼續。
 
COBRA – 不只是烏克蘭,在“事件”發生之前,這些事情會發生在整個行星上。不可能阻止全部暴力,因為當中涉及到人類的自由意志。當然人們也是被操縱而陷入其中,但他們選擇被操控。如果大眾願意拒絕這種操縱,這些暴力將不會發生。
 
Rob – 是的,謝謝,那是非常有趣的。我已知道,在全世界範圍內都發生著暴力事件。在某些情況下,這會喚起人們的恐懼。最近由於生病我一直躺在床上,過去兩個星期我一直看電視,而且看得比過去6年的總和還要多。看到那些新聞真得讓我悲傷。以色列的猶太復國主義者與那些尋求真實上帝的人們的信仰沒有關系,不管這些人是屬於哪種信仰,並且即使所有信仰都一直被操縱著。真理就是真理,我們不需要祭司告訴我們該怎麼做。發生了這麼多可怕的轟炸。最近,他們開始說要調查,然後說:“我們會調查這,調查那。”他們轟炸了一所聯合國醫院和一間兒童學校,他們有意炸掉發電廠。死亡人數大概是1400個巴勒斯坦人和43個以色列人。你能不能評論這些可怕的局勢。透過Frank Strange博士, ValiantThor已指出,這是個非常重要的衝突,對“事件”來說很關鍵。你是否同意這種說法,並談談你的看法。
 
COBRA – 好的,一個一個來回答。是的,基本上猶太復國主義者與作為一個民族的猶太人沒有什麼關系。猶太復國主義者是有他們自己議程的,也就是黑暗勢力的議程。他們是陰謀集團內部的一個派系,羅斯柴爾德家族是這個派系的領導者,他們服從來自耶穌會的指示。其目的是將巴勒斯坦人從以色列完全地移除,這是他們正在做的。他們想把巴勒斯坦人從以色列版圖上抹除。這已經持續了50-60年。這一過程被強化了。這個衝突是人為有意製造的,其目的是讓其成為持續的觸發點,從而給人類帶來衝突和苦難。“事件”之後,那個地區需要很多的療癒。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間的怨恨是人為製造的。人們正陷入這個衝突之中。“事件”之後需要很多治療。
 
Rob – 我年輕時踏上去巴黎的旅途。當時我坐下來,並閱讀與以色列有關的東西。坐在旁邊的先生告訴我,他十二歲的時候所發生的事情,他們又是如何占領的。有很多地圖顯示以色列是從哪裡起源的,他們又是如何持續蠶食的。巴勒斯坦是個很小的地方。看起來他們的行動非常英勇,想要完全摧毀巴勒斯坦。媒體報導顯示,他們看起來好像是一幫非常好鬥的新納粹主義的猶太人,然後在街上跳著舞大呼口號:“感謝上帝,孩子死了”。當這樣的情況不斷持續著,是在有意激怒人們。這是讓人傷心的畫面。你是否同意這個地區的局勢對世界局勢非常關鍵嗎?這個在行星上特別的地方以及這場衝突。你能不能再評論一些?
 
COBRA – 好的。基本上,羅斯柴爾德的計劃是建立一個以色列國家,來保留有一個恆定的觸發點,以便讓他們在必要的時候觸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他們已嘗試了很多次去點燃那個地方,使得其引發國際衝突。它是與敘利亞及周邊國家的局勢息息相關的。已經很多次,光明勢力已阻止了衝突的蔓延。他們的計劃已經失敗,並且會永不成功。
 
Rob – 好的,很高興聽到更大的陰謀已失敗了。我的心已經飛到了巴勒斯坦的人民及他們的孩子,還有整個死亡和破壞的全過程。這個盛氣凌人的猶太復國主義國家已給巴勒斯坦的人民造就了太多的痛苦。我有關於這場衝突的不只一個問題。從你得到的情報來看,哈馬斯是否真的發射了火箭,還是以色列的煽動者故意把火箭射到天上,故意什麼都沒打著,然後為這樣的恐怖主義執政尋找藉口?
 
COBRA – 好的,我會這麼說。在衝突雙方,都有一些人是為陰謀集團工作的。
 
Rob – 好的。我要再次為這種世界局面而道歉。我還有兩個問題,然後我們會談談一些普通的大眾問題,我希望大家不要介意。我想和柯博拉理清一些事情,他做得很好,希望你們能理解我們在談哪個方面。我們有足夠多的時間剩下來。你之前提到地下基地正在關閉。我有其它幾個來源消息告知,最近已經告知我,陰謀集團仍然還有幾個基地,不斷有卡車和物資運進去,希望能生存下去。我明白在某個時間點上,正義軍會炸掉那些隧道,將其破壞。但似乎陰謀集團還是在沒完沒了地逃脫並躲藏。你是否同意他們仍然有一些隧道,我不知道隧道有多深。他們還在想為自己挖一些地洞?
 
COBRA – 我同意那樣的說法。我會說,那是一些軍事基地的最上層部分,距離地面只有30米以內確實有些東西。就好像你家的房子會有個地窖一樣,軍事基地也會有一些地下設施。但它們不會像以前那樣被建造。現在已沒有任何功能完整的負面的地下軍事基地。沒有那種由高速列車連接的基地,這已經不存在了。
 
Rob – 好的,謝謝。但我不會說是軍事基地,我會說是陰謀集團的精英們所設的防空洞。
 
COBRA – 那些地洞無法給他們提供任何保護。當時機到來,抵抗運動可以在15到30分鐘內移除他們。
 
Rob – 好的,那我所知道他們可以做的。現在我將繼續提出來自民眾定期所問到的問題。讓我們談談電子騷擾(electronic harassment)。我仍然從一些人那裡聽說到,政府有一些非常先進的電子干擾方法,被應用於某些個人。你同不同意這些事情仍然還在發生,有沒有任何進展來結束這些計劃?
 
COBRA – 好的,基本上他們所擁有的是等離子標量波技術,是部分電子干擾技術。在某些情況下,是非常令人討厭的。在這個領域有一些進展但,但仍然不夠。所有這些技術都被綁定到奇異子炸彈和其它外星武器上,是一種內在的連接。
 
Rob – 嗯,很有趣。我有讀過關於阿拉斯加的HAARP的報告,它已經被關閉並沒有再運作。關於此,我沒有什麼內部消息。在全世界有很多類似HAARP的項目。似乎還有一些HAARP仍然在運作,是嗎?
 
COBRA – 基本上那些HAARP所在地是電離層加熱器。它們加熱電離層,以便產生一個環繞地球的標量網絡。它幾乎已經被移除了。還有其他一些標量技術,更近地指向地表,但不是那麼有效,並且還沒被清除。
 
Rob – 好的,闡明清楚了。現在談談我有的最後一個問題,當我要繼續其它聽眾問題的時候,才突然冒出來的。這個問題一直受到關注。我一直認為銀河聯盟和抵抗運動會簡單地阻止它發生。我想讓人們知道,某個人曾經告訴我說,英特爾的奔騰晶片會發出一個音樂彈奏,“IntelInside”這句來自英特爾的口號,僅僅意味著,當你開啟電腦的時候,裡面的奔騰晶片會讓陰謀集團進入到全世界每一台電腦裡,你同意嗎?
 
COBRA – 是的,這是普通常識。每一台電腦,每一個電子設備都會與NSA的服務器相連。
 
Rob – 好的各位,情況就是如此。針對互聯網法律的制定必須被移除,有很多相關討論。尤其在歐洲有一些大的動作。我今天收到Theresa Sumner的通知,她的網站被封了,有些事情正在發生著。這很讓人困擾,因為這個網站是為人們帶來信息和真理的聲音,以獲取知識並產生覺醒。你能不能評論一下現在的網絡封堵,尤其是揭露真相的網站被黑和被攻擊的狀況。
 
COBRA – 不幸的是,這些正在發生。之前這類事情並沒有發生更多,是因為抵抗運動和光明勢力有人在NSA裡面,確保那些博客的完整。這是一場戰爭,有一些情況是,事情沒有按計劃那樣發生。這只其中的一種情況。在某些情況下,在博客界可能會有一些干擾。但我不希望事情惡化。
 
Rob – 好的,非常謝謝。這是好的消息。希望控制力量能有小小的推進,網絡審查能被光明勢力阻擾並得到終止,好人能接管下來。現在,我想從我們的朋友Kauilapele說起,他一直在給我們一些錄音資料的訊息。他過去聽到過很多銀河來源的消息,聽說核武器不會再允許使用。你提到過關於1958年的一次爆炸的事情,被銀河聯盟給中和掉了。然而Veterans Times(老兵時代)的Gordon Duff(我真的很喜歡這個人,他一直在發聲,他絕對是軍隊裡正義之士),他一直在揭露許多俄羅斯情報文件,指出多種核裝置表面上仍然能夠發揮作用,或者未來有潛在可能用於恐怖攻擊。
 
COBRA – 我會說,軍方認為它們可以使用,並不意味著真的能用。
 
Rob – 很好,我贊成。很多年前,銀河聯盟告訴我說,在廣島原子彈爆炸之後,不允許再有一個國家對另一個國家的核攻擊了,但仍然還有小的核爆炸發生在地球的內部或其他地方,破壞了我們的生物圈,但從來不會再有全面的核攻擊。按照這個說法,銀河聯盟是不是在中和這些武器,還是說如果有人按下核武按鈕會不起作用?
 
COBRA – 我不會談論具體技術細節,但那些事情是會被處理的。
 
Rob – 好的。是不是有五萬名陰謀集團成員被給予了選擇權,由昴宿星人帶離行星地球,而只有11000人走了?這個人還說,那些人去揚升了,而我們還在受難。你是否同意這是完全荒謬的說法,或者有些是真的?
 
COBRA – 陰謀集團成員沒有被邀請離開這個行星,他們是被移除的。他們被給予機會加入到光明勢力,如果他們拒絕,就會帶到銀河中央太陽。他們像其它所有人一樣,依據自己的意願來決定。這不是獎勵,也不是懲罰,僅僅是一個清理的過程。是的,他們中的一些人被移除了。顯然還有很多人沒有被清除。他們所有人都會在“事件”發生之時被移除。
 
Rob – 一些人是不是欣然同意被帶走,就像銀河聯盟接近他們,然後問:“你想不想走?”,還是說他們在逮捕過程中被移除的?
 
COBRA – 基本上,一些在光明會內部的陰謀集團成員會依據他們的意願來行事,他們想離開,並且如果存在可能,他們中的一些就離開了。大部分人被移除是透過逮捕過程,或者清除過程,兩者其中之一。
 
Rob – 很好,這給出了很好的解釋,沒有陰謀集團成員揚升。他們中大部分人,都會在普通人揚升之後,才經歷揚升。柯博拉已經闡釋得很清楚,他們會被逮捕,或者他們中的一些人一出生就是受害者,然後在那些陰謀家族中,他們會被帶離靈魂的苦難,這是一種憐憫的行動。他們會被帶到某個地方,或者是母艦上,或者是其他不知道的地方進行療癒。非常感謝。現在來談談一些聽眾的問題。什麼是睡眠癱瘓症(注:處於半睡半醒的狀況,同時還出現各種各樣的幻覺,甚至還能聽見周圍的聲音,但無論再怎樣用力,卻都使不上力來,想大叫也叫不出聲,想睜開眼或翻身起床,卻一動也不能動)。人們不確定睡眠癱瘓時發生了什麼事。關於睡眠癱瘓症,到底發生了什麼?是不是當靈魂再次進入身體的時候,被困在了星光層?
 
COBRA – 好的,按我的理解,這種情況是你重新進入到身體,而無法活動身體的狀況。你動彈不了是因為乙太身體被一種標量波技術給堵住了,是陰謀集團用來控制人類,以灌輸更多的恐懼。現在正處於這個技術被拆除的過程之中,但需要花費一些時間才能完全移除。
 
Rob – 好的,各位,都已經聽到了。睡眠癱瘓是當你透過睡眠或夢境,離開身體而進入到星光層,如果你回到身體,也許會存在特別高的標量技術,是從所在地區的黑暗勢力那裡而來,並凍住你,不讓進入到你的身體。陰謀集團有多少成員?他們多少人受到腦控,多少人是按照自己的自由意志行事呢?
 
COBRA – 在陰謀集團中的每個人,都是受到腦控。你可以按陰謀集團的定義來確定他們有多少人。我會說有幾千名主要成員。但可以說有幾百萬人在跟他們合作,以各種方式在支持著他們的議程。
 
Rob – 好的。之前,這個問題可能被回答了。這個非法的刑事司法系統會變得如何呢?關於所有腐敗的法官,律師,警察,監獄職員。你能否評論一下?他們會不會得到治療。他們是否應該對他們的犯罪行為負責呢?比如強奸監獄囚犯等等事情,還有判人坐幾百年監獄的腐敗法官,這些判決很可能是錯判。那裡會發生什麼呢?
 
COBRA – 首先,真相將會被揭露。每個人都不得不回應他們的行為。這不是關於懲罰,而是創造一個新的平衡。一些人將透過對人類正面積極的工作來平衡他們的行為。一些人會被逮捕,在監獄蹲上一段時間。大部分人都會受到再教育的過程或再調整。有一些人將會從行星上被移除。
 
 
Rob – 非常好。這個問題來自Ada,你知道發生於1994年的盧旺達大屠殺,其背後真相是什麼?
 
COBRA – 那是一個執政官發動的。執政官透過各種方式組織了這次種族屠殺。一個方法是透過耶穌會網絡,將某些人安置在盧旺達及鄰近國家的位置上。來自乙太層和星光層的非常強大的執政官影響力,使得人們陷入了發狂。這是一次進行了組織策劃的執政官行動。我會說,這是一次發生於1994年的大規模黑暗魔法儀式。
 
Rob – 上一次執政官入侵是發生於1996年,也是這個地區。兩者有聯繫嗎?我覺得是有的。
 
COBRA – 是的,當然有。這個黑暗魔法儀式是為1996年1月能在該地區打開黑暗門戶而做的準備。
 
Rob – 好的,這裡有一個問題。你解釋了奇美拉組織是於25000年前來到這裡,建立了地球隔離,目的是防止地表人類離開這個星球。自從那時,他們一直居住在地表以下,有著同樣的物理軀體。那麼,難道不是執政官在幕後奴役著人類並運作著一切的嗎?這兩個負面團體是如何融合,成為彼此牽連的一個整體的呢??
 
COBRA – 執政官和奇美拉組織是同一個硬幣的兩面。他們有一些不同。奇美拉組織著重於科技層面。執政官主要是精神控制,意識控制方面。他們一直都在合作。他們起源於宇宙的同一個地區。
 
Rob – 非常謝謝,柯博拉,又一個非常好的回答。你正闡明了很多東西。我很高興做這次訪問。這會讓很多人感到高興。許多人,像Delores Cannon她說得就很準確,所有的預言都談到了地球表面將要發生的巨大轉變。我們之前已經談論過這個問題,在“事件”之後會更進一步,到時地表人類會…上個世紀末張貼過“碰到外星人”,現在“事件”已經發生。人們想知道,是否這種極移和地球轉變會被認為是會在未來的某一天出現呢?所有事情會被平衡嗎?我們中的一些人會不會被帶到地球內部,並進入到揚升光艙呢?
 
COBRA – 關於物理極移的訊息現在仍然是保密的,因此現在是不會公開的。我會回答第二個問題,是的,在“事件”之後,某些人會被帶到地下,進入到阿加森網絡。是的,在某個時間點上,人們將會被帶到揚升艙裡。 
 
Rob – 這有沒有可能立即發生在“事件”之後。
 
COBRA – 不會立刻,但會很快。
 
Rob – 好的。這裡有個很好的問題。你談到過靈魂契約和乙太植入物。有人問,是否我們對靈魂契約有任何權力,在地球上選擇任何不同的體驗。光明勢力會明白特定的事情會發生?還是說執政官擁有全部的權力,而我們無法在地球上選擇任何一丁點的體驗?
 
COBRA – 你就是那個創建並簽署靈魂契約的人。在任何時候,你都可以改變它或刪除它,不管你用什麼方法。除了你自己,沒有其他任何人可以做得到。如果你不喜歡你的靈魂契約,你可以修改。這是你的決定。當你做出修改的時候,那麼它需要一些時間來顯化,因為你不得不釋放合約中對他方面的執著。尤其是與黑暗勢力所簽訂的合約都需要被釋放,被取消,盡快宣告其無效。因為每一位來到隔離地球的靈魂,都不得不與執政官簽一份合約。這是首先要釋放掉的。   
 
Rob – 那麼簡單地說,如果我們想要轉世到地球,我們就會被劫持為人質,並被放置植入物,我們會簽訂一份靈魂契約,並基本上遭受到契約的限制。聽起來好像在跟魔鬼做交易。很難理解或者向我們中的那些人解釋,因為他們並沒有真正的星光層或乙太層生活經驗,也很難解釋是如何相關聯的,因為有這個帷幕,其阻礙了我們的記憶,這也是契約中的一部分。這似乎非常不公平,當然很不公平。我們要如何扭轉它呢?我們是否可以透過陳訴合約的本質,就好像我們在埃及做的那樣?需不需要有第三方在場來見證我們取消合約呢?如果我們決定,並宣布聲明這麼做,執政官會不會被強迫同意呢?
 
COBRA – 你的決心是關鍵。如果你下定決心廢除合約,那就會成功。你有這個權力,原始的靈魂契約是在25000年前,甚至更久之前就寫好了。在一定程度上,你同意在給定的條件下,是被執政官所賦予的條件下,轉世於此,但這不代表你是必須遭受到那些限制。你可以取消合約,執政官無法阻止你。對此,他們會嘗試製造障礙。越多的人把自己的命運握在手上,並修改那些合約,那麼我們就越有強大的力量,並且執政官就會失去越多的力量。這已經在發生。
 
Rob – 你是否同意,透過簡單地提升振動頻率,選擇不參與或不接受任何負面的,情緒,恐懼反應,憤怒的影響,來終止合約,或者簡單地透過決定的力量,而不是製造任何低振動頻率的幻像,使得我們處於光明會和執政官所創造的現實裡。如果我們只是拒絕參與進去,並活在光裡的話,我們能否有效地取消合約?這可能嗎?
 
COBRA – 這是部分過程,是的。
 
Rob – 謝謝你。上個月,有人對上個月的訪問表示感謝。這個人仍然想知道,如果在“事件”之前就死了,那麼要做什麼才能避免成為執政官的人質呢?
 
COBRA – 這是振動頻率的問題。如果你有正確的振動頻率,正確的意識狀態,那麼帷幕將不會對你造成太多影響。
 
Rob – 好的,有人問,你能回答下,酒精和消遣性藥物(大麻)是否有助於靈性的發展?
 
COBRA – 酒精及藥物在大部分情況下對意識有負面影響。如果人們有意識的使用酒精或者一些其它特定藥物,它們可以暫時幫助他們達到更高的意識狀態。但大部分的情況是,執政官正利用這些藥物來奴役人們,並把他們綁定到低級星光層面。
 
Rob – 非常感謝你,事情非常清楚了。這裡有很多來自Freddy所提出的問題。我不知道是否你想不想回答,問題是關於馬來西亞客機的,這是與清除奇美拉組織的進展有關,還是針對東盟的一次攻擊。他想了解尼日利亞的墜機以及惡劣天氣的情況,是否有更多的內情。
 
Cobra – 一個一個的問題來。哪個問題先?
 
Rob – 馬來西亞客機與清除奇美拉組織的進展有關嗎?
 
Cobra – 沒有,這僅僅是企圖構陷俄羅斯的一次偽旗事件,但沒有成功。
 
Rob – 在一月份,一次國際新聞記者招待會上,Christie McGard上了一堂關於數字”7″的命理課。這與7月份所計劃的襲擊是否有關系,關於金融方面的事情。在這次詭異的講話中,數字“7”代表著什麼意思呢?
 
Cobra – 是的,陰謀集團正期待7月份會有一些事情發生,但並沒有發生。
 
Rob – 她說要小心“7”,“7”代表了隱秘的意思,要做好準備。你會說,Christie McGaard肯定是一名陰謀集團的成員嗎?
 
Cobra – 她與陰謀集團有關。
 
Rob – 基本上,她只是在遵照陰謀集團之命而已,對嗎。
 
Cobra – 不是在所有情況,但很多情況下是這樣的。
 
Rob – 在做這些事的時候,她是否是無意的,還是她​​喜愛權力並繼續這麼做?她有沒有正面的意識,或者她只是盲目地忽左忽右,或者很左之後,然後轉向右,自己並不知道正發生著什麼。
 
Cobra – 她是知道一些正在發生的事情。在她身上,有著正面和負面的東西。我們要看看是哪一方會勝出
 
Rob – 好的,謝謝你。有人會問,是否在強大宇宙女神的至點被激活之後,清理乙太植入物和那些看不見的寄生體是否有進展了。
 
Cobra – 有一些進展但仍然不夠。
 
Rob – 在奇美拉和“分離文明”之間是否只有一個人在做聯絡,還是說有更多?
 
Cobra – 更多。
 
 
Rob – 你能否談談“分離文明”。
 
Cobra – 好的,你要問得具體些。
 
Rob – “分離文明”到底是什麼?
 
Cobra – 我會說,“分離文明”是一群人,他們能接觸到那些高深科技,使得他們的生活形態與地表人類極為不同。他們在地表上是非常有錢的人。由於他們有高科技,他們的思考方式也因此而不同。在進入到地下基地之前,他們是居住在地球表面。在以前,他們曾可以進行跨行星的旅行。現在,他們仍然能獲得內部情報及高科技。他們正直接與奇美拉組織工作,他們中大部份人正從事黑色軍事項目。
 
Rob – 因此,他們可以接觸到先進的治療技術,等這類自然本質的東西?
 
Cobra – 是的。
 
Rob – 是的,讓他們留著這些給自己吧,出於種對權利和傲慢的擁有。 (Cobra – 是的)這就是世界正在發生的狀況。這裡有一個問題:在“事件”之後,世界教育體系將會發生什麼樣的改變?我們知道它需要被重構。你能否給我們一些更多的洞察嗎?
 
Cobra – 可以,當前這個以洛克菲勒為基礎的教育體系會完全轉變。人們將能知道關於我們歷史,科學,靈性發展的真相,也會知道我們在宇宙中的位置。整個教育體系將會以一種方式來構建,是為了造就更好的人才,而不是成為受到意識編程控制的我們。
 
Rob – 很好,非常謝謝。反社會者是一群存在於我們社會中的個人,是沒有體會不到情感的人。由於執政官的植入物,基因修改,標量技術,或是幾種都有,導致那些人被剝奪了他們的情感依附。 
 
Cobra – 基本上是因為精神的創傷,那些人接觸過宇宙異常。這些創傷來自今生或是往世。他們的部分靈魂連接被摧毀了。他們中有些人能夠被治好,但有些人則治不好,並且有些人不想被治癒。
 
Rob – 好的,女性回歸怎樣幫助人們準備好接受強大的“我的臨在”,並發展我們的意識領域朝向光。
 
Cobra – 這不僅僅只是關於女性,這是關於男性和女性之間的平衡,將打開通向“我的臨在”的通道。
 
Rob – 好的。 在“事件”之後,預計很快第一次接觸就會發生嗎?人們會被允許自願參與那些計劃嗎? (Cobra:是的)很好。這裡有個問題,實際上我最近和某個人交談過,與Andrew Basaigo談過話,他將在9月份我的會議上發表講話。他參加過火星跳躍項目(在跳躍屋中,瞬間被傳送到火星)。他在當時認識Barry Soetoro。他告訴我,這是非常有趣的。
 
我不記得是一次和你的私人談話中,還是基於你的一篇文章而進行的另一此談話中,那篇文章是談到了獵戶座參宿七上的巨大的被創造出來的存有,當時我們談到執政官的時候,我們扯到塔羅牌裡的大阿爾卡那牌和小阿爾克那牌,就好像是作為,在我們已創造的全部幻像之多重宇宙中,各種維度現實的像征。小阿爾克那牌被認為是蜘蛛。我跟一位遭遇灰人的被綁架者談過。他說在綁架期間看到過很小的蜘蛛人,腰部向上像人類。這個對我來說真得很出乎意外。我知道生物有不同的形狀和大小。你能不能評論一下這些生物。它們是不是來自獵戶座?這些蜘蛛生物有什麼故事?Andrew Basaigo說,他在火星也看到過。
 
Cobra – 是的,很多這些存有都源自於參宿七的獵戶座。它們是基因實驗的產品。它們來各種種族的變異,是在銀河系歷史上經由執政官而被基因改造的。是的,在過去,火星上有很多那樣的生物。在火星的地下基地可能會看到。
 
Rob – 這個事情甚至對我來說也是出乎意料,我真是大開眼界了。這些生物其本身是基因突變的,是之前被來自其它世界的黑暗勢力所入侵的受害者,有點像灰人,是嗎?
 
Cobra – 是的,有些相似,但有著更大的突變。
 
Rob – 是的,發生了突變。我無法想像會有那樣的事情發生。有人在問,他們討論,在非物質層面這些負面東西繼續著,為什麼會是如此難以打破?為什麼執政官如此負隅頑抗,並阻礙這個過程。他們知不知道一切將要結束了,他們當前的狀況是無論如何都將走向終結,為何他們正持續地戰鬥,而拒絕投降?
 
Cobra – 他們在那個方向上走得太遠,他們害怕當一切終結之時,有什麼要發生。他們基本的動機是恐懼。
 
Rob – 在各個國家,有很多人都在經歷著財政匱乏。情況越來越差,正在在美國發生著。似乎在很近的未來,就在美國,事情會陷入混亂。目前,流傳著謠言,德國會在安吉拉.默克爾(希特勒的女兒)的領導下加入金磚聯盟,你是怎麼看得呢?我不會將其看成為什麼,而是一種讓金磚國家出軌的企圖。關於此謠言,還有什麼東西嗎?在他們企圖對世界貨幣進行金融重估方面,有什麼進展了嗎?
 
Cobra – 基本上,這個謠言是真的,德國想要加入金磚聯盟。特別是,德國有著強大的經濟實體。他們對加入金磚聯盟很感興趣,因為他們意識到美國及美元正在發生著什麼。這不意味著,默克爾會支持這個取代美元的進程,但她不得不面對世界政治及經濟現實。
 
Rob – 很好,謝謝你。這裡有一個好問題:是不是真的有一個黑暗太陽,或者這只是黑暗勢力對銀河中央太陽的解釋。如果只有一個中央太陽,他們是如何看待的,這會不會是一個不能用肉眼所觀察到的雙太陽,或者只是一個由君士坦丁暗星崇拜所創造的神話。這個故事是怎樣的?
 
Cobra – 這是陰謀集團對銀河中央太陽的解讀。來自銀河中央太陽的大部分輻射,都不在可見光譜之中。這是黑暗的標誌,他們把這個概念扭曲,正如他們歪曲了很多神秘符號,並濫用了其本意。他們並不明白銀河中央太陽的更高一面。對他們來說那意味著黑暗。
 
Rob – 你最近說到,那塊小黑石頭是更大一塊的一部分,其位於宇宙異常及黑暗的中心。你能不能告訴我們,這塊石頭從哪裡來,是如何出現的?那些引發黑暗及苦難的“異常”,到底是什麼?
 
Cobra – 實際上,那塊黑色的石頭是一種奇異或黑暗夸克物質的非常稠密的濃縮物。這種物質有著潛在的巨大危險的狀態,能引起諸多麻煩。在量子層面上,它是與量子混沌相連的,量子混沌是苦難的來源。
 
Rob – 它是如何起源的呢?
 
Cobra – 是自發的,創造於無形之中。
 
Rob – 是由墮落的存有,還是自然形成的?
 
Cobra – 是一個自然的過程,就好像一個沒有任何意義的隨機函數。這個過程是在量子層面上的胡亂地波動。
 
Rob – 如果有人和它在一起,或觸摸到了它,那麼他的意識或者振動水平會不會被搞亂?是不是發生在了奇美拉組織存有的身上?到底會發生什麼事?他們是如何找到這個東西的?
 
Cobra – 它是一塊人造物。在地球上,已經有了歐洲核子研究中心的加速器。想像一下,有比這個先進得多的科技,存在於幾百萬年前,這個頂夸克濃縮物有著潛在的危險。它現在不危險,但如果你改變了這塊濃縮物的環境條件,基本上它可以將這顆行星改變成一顆超新星。 (注:超新星是某些恆星在演化接近末期時經歷的一種劇烈爆炸,所輻射的能量可以與太陽在其一生中輻射能量的總和相媲美。)
 
Rob – 我訪談過Veronica Keen,他非常友善。我從很多人那裡聽說到了愛爾蘭及一個稱為塔拉的地脈點,當然也從早年的比利.邁爾的經驗中了解到,當時我獲得了一些接觸記錄,那些記錄談到了與昴宿星人的接觸,這些記錄稱昴宿星人為ipswishes,相當於我們所稱的耶和華,將那些存有誤解為上帝而不是靈性存有。我的問題是,愛爾蘭與個作為地脈連接的塔拉點,其重要性是什麼?它是一個超級重要的地點嗎?或者僅僅像地球的其它各地一樣,只是一個主要的能量漩渦?
 
Cobra – 那是最重要的漩渦點中的一個,因為愛爾蘭是古亞特蘭蒂斯的一部分。針對女神能量,它最強大的進入點中的一個。關於此,其部分原因是在執政官入侵之後,發生於1600年之前,愛爾蘭並沒有完全屈服, 很多個世紀以來,女神能量始終保持著非常強大。現在它仍然非常強大。實際上,那些地脈在整個行星上承載著女神力量。
 
Rob – 很好。這與Veronica Keen的說法很符合。在我的網站上,我最近剛與Veronica Keen做了一次訪談。當你點擊網站頂部的柯博拉門戶鏈接的時候,會有一個叫“柯博拉訪談”的字樣,顯示在“光的勝利”的右上方,和Veronica Keen訪談是一件非常有趣的,關於此人們可以在這個頻道上找到。關於歐洲核子研究中心的實驗,其是不是正試圖影響位於愛爾蘭的這個主要地脈點呢?
 
Cobra – 不是。
 
Rob – 好的。陰謀集團過去沒在做一些事,試圖讓其進行嗎?在你最近所發表的一篇“奇美拉組織的沒落”的文章中,你談到,奇美拉是一個主要的奴役並隔離地球的無賴組織,他們也奴役蜥蜴人及天龍人。能不能告訴我們一下,蜥蜴人與天龍星人在來地球之前是怎樣的呢?過去他們就已經是我們的敵意存有,還是說他們的DNA被標量波技術進行了修改,變得更為暴力,缺少任何感情或同理心?
 
Cobra – 他們以前就是有敵意的,但不如現在那樣有更深的敵意。
 
Rob – 對於受奴役的蜥蜴人和天龍人來說,有沒有希望修復其中大部分的人呢?
 
Cobra – 對天龍人來說,沒什麼希望,因為他們有非常發達的心智體。但蜥蜴人還是有很大的希望,因為他們是非常有感情的。由於他們過於專注於低級情緒,所以要恢復這類存有是非常困難的。
 
Rob – 好的,非常好。當“事件”發生之後,一旦標量波技術及植入物被移除,你預計人類的行為,思想,及語言能力有多大的提高呢?
 
Cobra – 當標量波技術及乙太植入物被移除之後,在身體健康方面,會有極為顯著的改善。人們會感到更多得多的快樂,會更平衡得多,在普通人群中會有少得多的暴力行為。當事件發生的時候,陰謀集團將會被移除,情況將會變得更加,更加,更加的好。
 
Rob – 好的,下一個問題是:在當前,你會覺得人類行為是受到執政官技術的影響嗎?還是說,這歸咎於已持續很長時間的心智編程?以至於負面習慣已經根深蒂固於人類之中。我知道他們一起在配合著,你覺得哪一方面更占據主導?
 
Cobra – 它們彼此之間是相輔相成,實際上兩者的共同影響的結果。
 
Rob – 三維矩陣很明顯已經壞到了其內核之中,一個靠吸收能量維持的寄生架構是如何被調整呢?
 
Cobra – 很簡單,只需移除所有的負面的,只剩下的就只有光了。
 
Rob – 很好。我有另外一個來自Antwon的問題,以我的理解,他正談及到星光層的光,當一位存有在那裡的時候,其實是不同的。一切事物其本身都是自我發光的,“事件”之後的世界,也就是在我們做出了轉變之後,就只有光,不會有黑暗。如果沒有黑暗,那也就是說,太陽會一直照耀?
 
Cobra – 在實體層面上,仍然有白天和黑夜,但不會再有更多你們所說的精神層面的黑暗了。
 
Rob – 好的。我們一直聽到關於女性和男性能量,但很少討論他們究竟是什麼。 Antwon認為,非常重要的是,需要有一個基本理解。你是否同意,男性能量是行動,活動,獨特,和自由,而女性能量是感受,同情,連接及聯合?
 
Cobra – 是的,我會同意這個觀點。
 
Rob – 好的,你有幾次提到,宇宙是由兩種相反力量之間的動態張力的結果而創造的。你能不能再多說一點。
 
Cobra – 一個是合一的力量,有人稱為源頭,有人稱之為神或女神,有很多個名字。另一個源頭是隨機量子函數。宇宙的產生是由這兩種力量互動而產生的結果。黑暗沒有被創造出來,它是自我形成的。這就是為什麼,理解黑暗是非常困難的原因,因為它沒有任何意義。苦難沒有任何意義,陰謀集團的行為也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他們並不是起源於更高層面,他們僅僅只是一種針對底層量子現實的反應,實際上還沒被整合和吸收到合一源頭之中。
 
Rob – 非常棒。這個有兩個小問題,是幫那些埃及考古學者所問,誰是Nefratiti,她在地球上扮演什麼角色?她的統治是發生於什麼時期?
 
Cobra – 我會說,大概是在3500年前,前後偏差幾百年。實際上,在那段時期,在兩個不同集團之間有一場規模很大的戰役。其中的一方,就是現在控制宗教信仰的執政官,他們想灌輸基本宗教信仰,那是他們當時的第一次嘗試。另一個集團是古老的神秘學校,想要試圖去保留亞特蘭蒂斯的智慧與知識。這在當時是一場很激烈的戰爭。
 
Rob – 他們正試圖使用非常先進的科技,比如太空船。還是說,更多的是地球上的戰爭。
 
Cobra – 沒有,這是一場地球上的戰爭,更多是一場魔法戰爭。他們進行魔法儀式和滲透,就像現在,非常類似現在所發生的。
 
Rob – 謝謝。我有另一件有趣的事情,這是最近所發生的。當然,陰謀集團正努力地激怒著人們,喬治.布什透過一項法律,讓非法居留兒童能待在美國,實際上很明顯是在挑起種族緊張,激怒人們,已經有人上街抗議了。針對這似乎是一次大型的有組織的行動,一些人來自薩爾瓦多,並牽涉到中美洲的幫派和謀殺。我想知道,除了這,所有這些的幕後發生著什麼。有人告訴我說,其中的一個計劃就是他們要釋放這些兒童,他們中的許多人都有家庭,我不相信他們能跨過邊界來到這裡。如果你不同意,你就不能理解我們現在的金融系統。
 
我們擁有免費的醫療,這將毫無負擔。我沒有證據,但有人告訴我說,這些兒童會被注射一種美國超級疫苗,就是這樣,必須被注射。有人說,這是要製造一種致命的瘟疫,把人們趕進聯邦應急管理局營地,以及他們妄想地製造一次大災難。對最近的這次寄宿者危機,你有沒有更多的訊息。有100000個在各個營地的兒童,在整個國家,花費巨大資金被飛機接來接去,而不是一次性遣送回國。
 
Cobra – 陰謀集團想用那些兒童進行他們的實驗測試。
 
Rob – 是的,我敢肯定,有不少性奴。很多兒童被拉進性奴營地。
 
Cobra – 是的,這是其中的一部分情況。
 
Rob – 喔,我的天。
 
Cobra – 因此,揭露那些人,以及釋放關於那些營地正在進行的,是非常好的。
 
Rob – 不幸的是,他們還在營地裡。某些人泄露了一些訊息及營地中的照片。有所有的國家安全部門,ATF,FBI,CIA,NSA,還有所有其他一些傀儡,包括老布什,這些新納粹主義,主業團體,梵蒂岡等,他們在管理著我們的國家,這讓愛國者們的人數不斷增多。在某個點,柯博拉,對於那些不想使用暴力的人們來說,有沒有可能,正義軍中的一些人,或是一些正義的民眾,其力量在不斷壯大,並將法律掌握在自己的手裡,並透過法律對這些罪犯進行公民逮捕。如果這個情況發生了,如果人們發瘋一樣追捕迪克.切尼(小布什副總統)直到他的老巢,並將其拿下,銀河聯盟會不會去阻止呢?我個人認為,切尼想殺了我們。看到他被逮捕我不會有意見,如果他在逮捕過程中死了也是好事。這是我的看法。 
 
Cobra – 我解釋一下。光明勢力是不會阻止像這樣一類的愛國者行為,但可能出現一些問題。因為,比如,如果迪克.切尼被殺了,他的靈魂會被回收,並放入一個新的克隆身體,然後又再回來。這是一點,但還有更多與此相關的問題。如果要嘗試這類行動的話,需要有更多的團結,組織和協調。如果這只是幾個單獨個人的單獨行動,這將會是失敗的。如果它是由一個強大的相互連接組織的一次很好的協調行動,那麼這會成功。這將加速“事件”的發生。
 
Rob – 是的,但似乎不可能找到這種領導人和情報。他們中大部分人有槍,隊伍在不斷壯大,並且充滿了反動情緒,他們中很多人是退伍老兵,見證了我們國家的毀滅和也看到了眾多謊言,他們已經受夠了。其中很多人都有“創傷後應激阻礙”,快要堅持不住了。這是一個悲慘的局面。我希望正義軍中有一些強有力的,經過計劃好地協調行動。
 
Cobra – 是的,這又是另一個故事。正義軍內部的一些人,確實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們非常協調,這也正是為何他們在這個時間點上不採取行動的原因。他們明白,如果他們在奇異夸克炸彈及這類危險品被移除之前就採取行動,將會非常危險。我們在幾十年前就曾想採取行動,他們已經明白了當前的狀況。
 
Rob – 正義軍裡有沒有人,有能力接觸到那些能夠抵消這些標量場域的高科技武器呢?他們中有多少人擁有奇異夸克炸彈的先進知識呢?我想,只有在頂層的少數精英們,知道這類銀河聯盟和獵戶座集團之間的深層訊息吧。很顯然,你不能將這些事情告訴一般的士兵。在全世界範圍內,只有正義軍裡的精英圈子人才知道,是嗎?
 
Cobra – 是的。我會說,正義軍裡的高層人士非常清楚地了解到當前正在發生的事情。他們有非常優秀的情報來源,但出於很多原因,他們不會說。當然,普通士兵能從網上搜尋到很多訊息,並擴張他的理解。正義軍希望人們能更多地了解到相關資訊,能更充分地合作,因為這是“事件”發生期間所需要的。
 
Rob – 很對。讓我們繼續,我自己去過這些地方。美國政府仍然在雇用並訓練FEMA營地的安全人員。有很多關於不同圍捕行動正在準備的故事,你能否再向我們確認一下,FEMA營地是不會使用的。有沒有可能性,他們會動用這些營地,使得這樣的行動就觸發了“事件”?
 
Cobra – 他們不會觸發事件。如果他們做得過頭,光明勢力將會冒一些風險來阻止。如果“事件”是以這種形式發生了,那就不會是一次平穩的過渡了。在這種情況下,“事件”會很快發生,但將不是一次平穩的轉變。
 
Rob – 是的,這真的是一條很長的路要走,會有太多的負面出現。快接近節目的尾聲了,我想再次感謝你的到來,接收了這次訪談。在很多主題上,你傳播了很多光。人們要保持耐心,我們把爭執放到一邊,和志趣相投的人一道,一起行動。我們需要將差異放在一邊,在光之島上,組成團隊或合作團體,聚集在一些地點,靠近神聖的地方,購買一些大塊的土地,創造另一種生活方式,扮作療癒的力量。順便提一下,James Gilliland這個星期天會來我的電台節目,可能會和柯博拉的訪問一同播出,大家留意一下。謝謝你柯博拉,給大家說一下你的網址,以及你所發布的最新動態。
 
Cobra – 只需留意2012portal.blogspot.com,如果有什麼事情,你們會在恰當的時候被通知。
 
Rob — 好的,柯博拉。謝謝你,這是一次很精彩的訪談。對那些提交了問題的人們來說,我很抱歉還沒有來得及回答。你們中的一些問題已經在柯博拉的博客或我的網址上回答了,我們不能一直問同樣的一些問題,即使我知道它們對你們來說是很重要的。我們下月將有更多的問題,請繼續關注這個節目。我們收到一些不錯的回應。我想感謝Ricky Seraphico和準備轉變金融小組的DaNell Glade,感謝那些為此制作視頻的人們。再次感謝你,柯博拉。光的勝利!
 
Cobra – 謝謝大家收聽。是的,光的勝利很近了。
 
翻譯:erttq0101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