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4年8月26日Rob Potter訪談

Rob – 各位,Cobra已經在電話上。我們準備今天做一次偉大的訪問。我們這個月也收到不少重復的問題。這個問題我也一直打算和Cobra討論一下,關於業力Karma的問題。在我保留的意見中,有幾點需要澄清一下。我們討論業力這個話題,想和人們分享它,我們也收到許多關於業力的問題,世界上不同的宗教牽涉到業力,因果的本質,就好像地心引力一樣,它一直存在著。我們是光明的存有,我們所發送出去的想法,它們都會返回給我們自己。
 
在某程度上,我們必須經歷一些事情。你說過,Frank Strange博士以及來自金星的Omnec Onec在這個觀點上一樣支持著你。Omnec是一位來自金星星光界的女士。她要清理她的業力,所以選擇來到了這裡,並過完最後一世。我會在我的沙士塔山會議上,分享一下她的許多教誨,並讓聽眾聽一下關於她對業力的說法,她說:“業力可能經常會被人所誤解,許多人會把業力看作為對過去和現在行為的懲罰。實際上業力可以是正面的,或者是困難的體驗。業力也可能是對正面行為或行動的回報,這都取決於靈魂的個體,取決於是每個獨特靈魂的覺知,經驗和責任。
 
如果一個人越是有覺知,那麼對其他人的行為和關係就越負有責任,從而也越會與此人所牽涉的業力有更多的關係,不管是負面的還是正面的。”她又說到:“業力不僅在物理世界(三維)中積累,也會在其它維度中所積累。”你是否在一定程度上同意她對業力的理解。之前,我們已經有過討論,你說到業力不一定是懲罰,這也是她所強調的。你能不能解釋得更詳細一點呢?
 
Cobra – 我不同意業力是懲罰系統的這個見解。實際上,我不喜歡用”業力”這個詞,因為它引起了太多的激烈反應,也極大地被執政官所濫用,實際上,執政官在這個行星的兩個層面上,包括實體層面上,安裝了這個懲罰系統。因此,我只會說有一個顯化法則。如果你有負面的所作所為,你未來將傾向於吸引更多負面的東西。我甚至不會稱之為因果法則,因為對於顯化什麼,是由很多因素決定的。
 
但我只會說,如果你專注於正面,你就傾向於顯化更多正面的事情,如果你在思想上,情緒上和行動上專注於負面的事物,那麼你就會傾向顯化更多負面的事情,沒有什麼懲罰會牽涉進去。沒有獎賞和懲罰系統會涉及其中。執政官已扭曲這個事實,從而操縱和濫用它,並且真的是在星光層和現實層創造出一個懲罰系統。所以,我從來不會使用這個詞,因為這個詞會引起太多的激烈反應,我們也一直在濫用它。
 
Rob – 是的,可能你也聽我說過,這不是一個懲罰系統,而是一種體驗的振動回應。就像我一樣,我可能會經常批判他人,失去耐心,那麼我所發出去的這種能量,將會返還給我自己,這是一個獲得教誨的課程。這也是一個成長的機會,讓你變得富有同情心和理解力,因為同樣的振動會返還給自身,這是一個值得學習的體驗。這就是我的觀點,你是否這麼認為呢?
 
Cobra – 我也不同意這個說法。行星地球是一所學校或者一段學習的經歷。我會說,與反射負面體驗給自身相比,有遠比此更好的方式去成長和學習,因為這是一個封閉的循環系統。在宇宙的其它任何地方,如果你有負面思想,那麼你將會獲得療癒。大部分人對療癒持開放態度,並將獲得治療。我會說,所有那些最古老的理念都已經被濫用,使得人們相信,並支持這個循環系統,支持這個轉世系統,使得他們認為自己有些東西需來此要學習。這不是真的,我不會同意這個觀點。
 
Rob – 在這點上,我會有和你不一致的觀點。我的理解,我的教導,以及所有我所能感受到的,所能理解的,以及直覺所感知的訊息中,從我個人自身經歷來看,我都不會把它看作為一個懲罰系統。我會把它看作為一種因果關係。轉世是一個事實,在所有世界中,它是被公認的。物質世界也一直有過這些問題,正如你所說,已經有了一些新的進展。並且你的說法也被我從金星人那裡所獲得的訊息所加強,這些訊息是關於各個層面的具體本質。在這裡,我想問你一些問題,地球是否有一個星光層,是與金星或者昴宿星的星光層分離的?
 
Cobra – 是的。每個行星都會有一個物質體,也會有一個乙太體和星光體。這個行星的星光體,是與居住在這顆行星上的各種生命非常緊密相連的。因此,地球有一個與人類及其它生命形式直接相連的星光體,當然也是與昴宿星系的星光體有所不同的。
 
 Rob – 好的,感謝你的回答。你是否同意我們是靈魂,我們下降到物質世界,然後開始一段旅程。靈魂的進程以及生命的意義,是在於經歷一個持續不斷的提升過程,開始起源於礦物質,然後經過數百萬年,再進化到植物生命,在不同的世界中去體驗不同的感覺和情感,然後再進化到動物形式,在那裡會有一段極其漫長的體驗,長達好幾百萬年,然後靈魂會成為一個物理(人類)存有,你贊同這樣的說法嗎?
 
Cobra – 你所說的是一個可能的進化過程。但在這顆行星上的星際人類是沒有經歷過那個過程的。實際上,地球上的星際人類是經歷了一個不同的歷程,當他們從銀河中央太陽出現後,經歷了天使的演化,然後透過不同維度下降到物質層面。但正如你所說,這個行星上大部分人是透過了礦物,植物再到動物的數百萬年進化過程。因此,在這裡我們有兩種不同的進化之路,並相互之間進行互動和整合。
 
Rob – 好的。沿著剛才的話題,另一個我想問的問題是,你是否同意,我們本身是靈魂體,然後穿上不同的身體來體驗這個實體世界?我的感覺是,在所有不同層面上的創造意義,是要支持生命,不管在哪個層面上的生命形態如何。從我的直覺和經驗,以及我對靈魂旅程的理解來說,感覺到我們一直在學習、進化和成長。我想說的是,在過去,根據你所接受到的教導,以及我對人們的更多澄清說明,預示著有一些劇烈的轉變正在發生。因此,在幾十億年之後,所有的宇宙都在發生著改變,有一種新的振動產生,正以一種完全徹底地不同轉變過程,來轉變正面及負面世界。你是否同意,作為一個神聖的靈性火花,作為無限海洋之中的一粒水滴,我們是共同的造物主。我們的個體表達是與至高無上的神一樣,都是共同造物主。
 
Cobra – 是的,我同意。
 
Rob – 好的。在討論其他人所提出的問題之前,我還想你能就一些問題給出一些評論。我想跟你說一下,最近我從金星人Omnec所接收到的訊息,是關於七條法則。這七條法則是神聖法則,他們在所有世界中都維護著這些法則,並且靈魂旅行是一種可以理解的知識,其心靈過程是一種技術,並在所有世界都被使用,它會讓個體靈魂積累他們獨自的經驗。這裡有來自金星的七條基本法則,然後是七條神聖法則。
 
在給出這七條基本法則後,我想你能評價一下:1.知道我們自己都是造物主的一部分。 2.對存在的體驗表示感恩。 3.不去評判而是接納所有的存有。 4.知曉我們已經在所有生命形態中存在過。 5.在每一世中履行我們的責任。 6.遵守我們所在社會的自然法則。 7.從錯誤中學習,不要重蹈覆轍。好像聽起來是那樣的?
 
Cobra – 我會說,每個人都需要自己找出問題的答案,走進內在去感受它,看看它是否會與你有共鳴。
 
Rob – 明白了。下面是關於七條神聖法則:1.愛所有的生靈萬物。 2.用我們的能量支持我們的世界。 3.分享知識和智慧。 4.理解所有的靈魂都是平等的。 5.不要用權力去操縱和控制。 6.知道靈魂是不朽的。 7.每天感謝神聖合一。這些是他們在金星上所遵循的法則。
 
關於業力的問題還有很多,但現在我想談談其他問題。我們會探討另外一些人的問題,在”事件”之後,一旦那些標量波技術植入物被移除,你認為人類的行為,思想及言談會有多大程度的改善。 
 
Cobra – 當那些技術移除之後,我期望人類的行為會有極為顯著的改善,因為那個技術是人類做出古怪行為的一個主要原因。
 
Rob – 現在,你覺不覺得人類行為更多是受到執政官科技的影響,或者是歸咎於一種類似汽車導航的心智編程的影響,並已經維持了如此長的時間,使得那些負面的不良習慣已經在人類中變得根深蒂固了,以至於標量技術並沒有那麼大影響?
 
Cobra – 標量技術是有非常大的影響力的,因為當這個技術被移除之後,光就能進來,並瓦解所有思想控制編程。因為思想編程只能透過恆定的熵來維持,只能透過經常性的負面轟炸來維持。所以,當負面被移除之後,編程將會自動開始消融。
 
Rob – 好的。Carlini研究所這幾年一直在追蹤強烈太陽耀斑和日冕物質拋射對人體的影響。這些症狀的發生與太陽耀斑的產生時間非常一致,包括強大的電流傳遍全身,並伴有極端的疲勞,感覺到頭上有脈動,伴有焦慮,心跳加速,發熱,流感之類的徵兆。關於太陽耀斑,你有什麼訊息能夠分享呢?是否有其它你可提及的因素,可能正引起這些症狀,也是最近幾年才出現的新現像。
 
Cobra – 有很多因素會引起這種症狀,太陽耀斑是其中一個因素,但不是唯一的。實際上,強烈的太陽活動是與銀河中央太陽的活動增強強烈相關的。當然,大部分那些徵兆都與太陽耀斑或者銀河活動沒有什麼相關性,主要是因為執政官的標量技術而產生的。標量技術可以在身體裡產生非常奇怪的知覺。
 
Rob – 了解,謝謝你。我們說到壓縮突破,將光向下壓縮,我想是行星地表以上及以下100碼或者300尺。我們有很多很多的星光層的寄生蟲,好像我們進展很快,從9公裡範圍壓縮到當前的程度,當前我們對這些星光層寄生蟲的處理到了哪個階段,不是指個別躲起來的執政官,而是當前和我們在一起的執政官。大部分寄生蟲都清除了?是否我們已經取得了巨大的進展了呢?是否它們已經被壓縮到一個很小區域了呢?它們被清理了嗎?
 
Cobra – 是的,在星光層清除寄生蟲方面,已經有了非常巨大的進展。它們近乎已經絕跡,這已經不是非物質層影響面的主要問題了。
 
Rob – 好的。作為邊注,我給你發過一張圖片。有個人給我發來這些圖片。它們看起來好像某種普通的地球生物體,但我想你評論一下。它們像是星光層的寄生蟲嗎?
 
Cobra – 不是,我看過那些圖片,它們看起來像實體層面的生物體。
 
Rob – 是的,那也是我所認為的。下一個問題,如果他們如此絕望並無法控制局面的話,那麼是什麼在阻止奇美拉組織去引爆奇異夸克炸彈呢?為什麼他們還不這麼做呢?
 
Cobra – 因為它也會把他們自己給炸死,他們還想要活下來。
 
Rob – 沿著全球貨幣重置,在伊拉克第納爾重估和”事件”之間,有什麼關聯呢?有沒有可能一方在推動另一方?
 
Cobra – 關於所謂的貨幣重估,有很多這方面的討論。我將再說一次,在”事件”之前發生貨幣重估是極其不可能的,原因是顯而易見的。全球金融系統都透過一個網絡連接到超級電腦上的,這是一個封閉網絡,不像互聯網那樣是開放的網絡,這是陰謀集團,或者更準確地說是奇美拉組織所控制的封閉網絡。直到陰謀集團被移除之前,貨幣重估都不可能發生,因為貨幣重估必須經由銀行系統而發生,在”事件”發生之前,這個網絡是極不可能由光明勢力所掌控。因為,毫無疑問,陰謀集團會報復,所以在事件之前發生重估並不是好主意。
 
Rob – 是的,但發生會有可能嗎?
 
Cobra – 發生的幾率會極其微小。
 
Rob – 我和一些人談過,當然我不能談論他們的身份。他們非常接近一些在裡諾關於貨幣重估的高層人士,他們正企圖這麼去做,實際上他們認為事情是有可能的。但就我個人來說,我不得不同意你的觀點。我真地看不到貨幣重估正在發生。今天,我問他們,是否一種貨幣會在另一種貨幣之前重估,就好像一個人要看看如何發生,其結果會是怎樣,但他們覺得貨幣重估需要一次性全部完成,這也鞏固了我的想法,它需要有”事件”才能使得其發生。
 
Cobra – 是的,這是唯一讓其安全發生的途徑,也是讓其發生的唯一平衡的方法。 
 
Rob – 是的,我覺得我們與那些人所想的相去甚遠。那僅僅是我從不抱有希望的方式。這裡有一系列需要討論的問題:正如有些人聲稱的那樣,RH血型是聖杯血型嗎?它是不是能追溯至耶穌?如果不是,那麼這個血系起源於哪裡呢?或者只是一種神話傳說?
 
Cobra – 實際上,我會說有十三個正面血系,這其中包括這個行星上被稱為耶穌的那個人,並也包括許多其他人。但那個耶穌血系的目的是將光帶到這個行星上,確實,有時它被稱為聖杯血系。
 
Rob – 明白,那麼關於RH陰性血型是怎樣的呢,是最稀有的嗎?我是AB陰性。
 
Cobra – 這又是一個不同的故事,和聖杯血型及家系無關。
 
Rob – 這裡有一個有趣的問題。我相信意識和靈魂來自源頭,並下降至物質世界。但什麼星系以及什麼樣的外星種族才是類人種族的起源,我猜有些人會稱之為亞當。
 
Cobra –好的。類人種族在許多不同的地方已經進化了,不只在這個銀河系,也在其它類似的銀河系裡。我不會說有特定的地方是類人種族的誕生地。類人種族是一個普遍的原型,是物理法則下的自然結果。類人型是物理身體在物質層面運作的最方便的方式。
 
Rob – 是的,很可能沿著創造的神聖矩陣沿襲下來的。
 
Cobra – 是的.
 
Rob – 很好。這裡有一個我們已經回答過的問題:三維矩陣很明顯有缺陷,一個靠能量採集來維持的寄生結構,它究竟是如何被校正過來呢?我們說回到寄生蟲那種東西,這將如何發生?
 
Cobra –好的,你們處於一個矩陣之中,而這個矩陣實際上是位於同一層級的計算機編程之上,每個計算機程序都可以被破解。因此,所有的技術和設備,無論陰謀集團擁有什麼樣的科技,它們都有弱點,那些弱點都會被加以利用,而所有那些科技都將被移除。失去科技的陰謀集團只會是沒有任何權力的人類。
 
Rob – 明白,借此我想再問另一個問題。關於那些主要執政官們的情況如何?最近,我們是否已將那些具有主要影響力的黑色貴族及高層的陰謀集團成員給移除了呢?
 
Cobra – 在最近幾個月,不是太多,但那些殘存的陰謀集團正徹底地失去他們的權力。所有耶穌會士及黑色貴族的權力正非常快速地失去。
 
Rob – 他們的手下甚至在失去後勤基地,是嗎。
 
Cobra – 是的。但我會說,在最高層,他們也沒以前那麼有權利了,即使半年前,他們也擁有著多得多的權力。
 
Rob – 很好。這裡有一個問題。在進行行星解放冥想的時候,我們為什麼要做順時針旋轉?有些人想知道原因。為什麼要順時針而不是逆時針轉動?
 
Cobra – 這是顯化的旋轉方向,我們正在行星上顯化解放這個現實。
 
Rob – 很好。那為什麼我們要發出“衣衣衣衣”(eeee)和“衣衣衣衣啊”(eeeahhh)的聲音?
 
 
 
Cobra – 後一個發音是“衣衣衣衣啊啊啊啊”。這實際上是要製造一個能量漩渦,溶解這個二元性結構以及這個行星上的量子異常結構。
 
Rob – 好的,有人問到:我聽說其它星球上的人類也有物質身體。他們不會變老,不會生病,壽命更長。他們在每個層面上都有肉體嗎?根據所在層面的不同,在不同的行星上,他們都有著比我們更光明的振動,不管他們顯化在星光層上,或者心智層面上或更高層面上。他們是否也和我們一樣有著物理身體?
 
Cobra – 這要視情況而定。是的,在很多行星上人們都有著物質生命,並且也有著許多類人形態。
 
Rob – 但當他們去到星光層,他們也會擁有同一個但是更輕的身體嗎?
 
Cobra – 不是同一個身體。星光體的形狀會有點不同。它有一種類人型的外形,但有一種橢圓形的光環繞著它,會有一點點不同。
 
Rob – 很好,確實,我也是這麼想。另一個問題是:在揚升之後,我們也會擁有一個更高層面的光體。為什麼我們需要擺脫自己的物質身體?
 
Cobra – 你不必擺脫物理身體,而是跨越它。到了某一個特定點,你的意識將整合一切你所需要的,並要融入到這個維度,到時你不再需要物質身體了。當然揚升後你仍然能製造一個物質身體,但你不會投胎轉世到這個身體,它只是一個全息投影。
 
Rob – 是的,金星人Omnec Onec描述了在金星上的生活,在那裡,實際上所有一切都可經由思想來顯化,但有一個嚴格的教導是關於如何顯化和創造。如果他們想做一張看起來像瓷磚,質地像草坪的地毯,他們是能做出來的。他們也有社交聚會,以不同世界的歷史名人的外貌出現,對其他客人來說,要琢磨這個顯化偽裝的背後是誰,也是挺有挑戰的趣事。有人問:在你最近那篇“奇美拉倒下”的文章中,你解釋到,奇美拉是奴役這個隔離地球的主要組織,他們也奴役蜥蜴人和天龍星人。能不能談談這些蜥蜴人和天龍人在來地球之前是怎樣的。
 
Cobra – 這個銀河系有很多地方,甚至這顆星球上有著真正的蜥蜴人和天龍人種群,並居住在地表以下。他們也曾在獵戶星座,天龍星座,以及其它星座中的許多星系裡出現。他們在銀河系的這個扇區裡,有非常廣泛傳播的生命形態。
 
Rob – 因此在這裡,他們實際上是作為意識存有而居住在行星地表以下的,是起源於地球的,是這樣嗎?
 
Cobra – 是的,他們中有一些人真的是起源於地球的。
 
Rob – 他們是真的對地表人類懷有敵意,還是因為他們的DNA被標量波技術所修改了,使得他們成為了奇美拉的工具?
 
Cobra – 他們懷有敵意,但不是作為敵人而存在。因為使用標量技術,他們會變得更有敵意,因為他們本性的一面會得到加強,而其正面性不會獲得支持。
 
Rob – 為什麼他們與我們分離,而進入到地下。為什麼他們不繼續在地表演化,為什麼他們不和我們一起待在地表上,我們可以像其他行星那樣,把他們看作為另一種生命。
 
Cobra – 當他們變得太危險而會毀滅地表人類的時候,他們被移出了地表。
 
Rob – 噢,那是誰做的呢?
 
Cobra – 其他種族做的。我會說,在亞特蘭蒂斯文明進行過許多基因實驗,有一些實驗走得很遠,太過於超前。其中一些實驗,實際上牽涉到蜥蜴人種族,這會變得非常危險。因此,在我們歷史上,實際上其中一些大災難都是將蜥蜴人從地表上移除。
 
Rob – 這裡有一個金星人Omnec所回答的問題:如果揚升是要去到另一個維度的話,那麼在隨後一切事物都要消失的情況下,所有已經存在的完美技術和建築該怎麼辦?根據Omnec的說法,當金星變成一個星光體的時候,它們已經經歷過了我們在物質世界所經歷過的同樣循環周期。她說,我們的行星地球會在一段時期內,逐漸變成為一個星光體。你是否同意她的說法?
 
Cobra – 是的,那是一個文明進化到非常先進的階段。人類距離這個現實還很遠。
 
Rob – 明白,那麼也就是說,我們的整體文明將不會馬上提升到星光維度,是這樣嗎?
 
Cobra – 是的。
 
Rob – 那麼轉變是什麼?所有人都在談論四維和五維,認為那樣的行星揚升是非常遙遠的。那麼在物質層面是不是會有一個極大的提升呢?
 
Cobra – 不僅在物質層面上有極大的提升,而且會有不同進化道路的開啟。因為目前,在這個行星上,有著不同發展階段的人群。其中有些人將會大幅地加速前進。並且,大部分人將會在他們的意識之中有一次量子躍遷,但他們的終點會有些不同。
 
Rob – 這裡有一個問題:月球到底是個什麼,為什麼不自轉呢?
 
Cobra – 月球是繞地球公轉,它是地球的天然衛星。
 
Rob – 為什麼它不自轉呢?為什麼我們總是看到月球同一面呢?
 
Cobra – 因為它的自轉和公轉周期是一樣。
 
Rob – 了解,根據一些消息的來源,銀河聯盟認為地球是不適宜居住的,因為它只有一個月亮。他們指出,單個月亮會引起強烈的情緒不穩。你是否會同意呢?
 
Cobra – 不。實際上人們對月球有很多想法,但月球其實只是在起著放大已有情緒的作用,實際上,它是作為一個光的門戶。
 
Rob – 是的,我贊成。我想它也可以作為負面性的放大器。是這樣嗎?
 
Cobra – 我會說,它只是觸發了受壓抑的事物。如果人們抗拒這個清理過程,那麼這個過程就會變得更負面。當人們順著這個清理進程,而不是作為情緒的敵人,那麼這個過程將不會增加其負面性,它會淨化其自身。
 
Rob – 好的。我將會給出一個預先聲明,月球的轉動將會影響到血液中血清素水平,使情緒情感變得更為激烈。對於那些不能控制自己每一個想法的人來說,以及處於情緒狀態的人們來說,他們會發現自己的緊張程度達到了一個更高點。
 
這裡有一個問題,一個小的政治性問題,為什麼普京不透過媒體正式揭露陰謀集團的真實身份?如果他是好人,為什麼他不拿出證據去證實,並且揭露外星人的角色,從而打破隔離狀態?如果他已轉變了立場,為什麼他在光明勢力這邊沒有做出更大的動作?
 
Cobra – 因為他是一位政治家,所有主要的政治家仍然在一定程度上受陰謀集團的控制。陰謀集團仍然可以移除,甚至謀殺他,陰謀集團可以做很多的事情。我會說,如果任何知名的公眾人物將要揭露外星人存在的證據的話,或採取激烈動作對抗陰謀集團的話,那麼這將引發來自陰謀集團針對人類的猛烈報復。我會說,在俄羅斯軍隊裡,有些部份仍然被奇美拉組織所控制的。你應該一直了解到,軍方總是會控制著總統。我會說,即使在俄羅斯,軍方內部的負面勢力仍然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著總統。
 
Rob – 是否他正有意地接觸任何抵抗運動成員,或是行星靈性組織,或是揚升大師,或只是想維持他的權力而已?
 
Cobra – 就在最近,光明勢力已經接觸過他。他已經從光明勢力那裡獲得了一些情報訊息,並收到了一些指引,但他正試圖平衡來自不同方面的勢力。他正嘗試使得此次轉變對俄羅斯人來說盡可能簡單。他的主要動機是,保護俄羅斯的民族利益,同時在一定程度上支持東盟。
 
Rob – 你是否覺得他的視角有所提高,能接受整個正在到來的轉變或者是全盤事情呢?或者是你認為他只是在維護他的地位,並成為轉變時期的關鍵人物,從而維持他那種陰謀集團式的權力呢?或者是,你是否覺得,他意識到了即將到來的整個翻天覆地的轉變呢?他已完全上船(支持光明勢力)了嗎?他已經獲得很大的提高了嗎?
 
Cobra – 我會說他已經80%在船上了。
 
Rob – 好的,感謝你。有說過,如果一些陰謀集團的成員從這顆行星上被移除,從邏輯上來看,他們的家人或朋友會發現他們失蹤了,並會透過媒體尋找。但為什麼我們沒有聽說到關於陰謀集團成員失蹤呢?你說過他們會被提供避難所,難道他們不想待在那裡嗎?
 
Cobra – 只有很少的人已經被移除了,非常少。
 
Rob – 好的,謝謝你。你能否評論一下愛德華.斯諾登。他是真正的告密者,是白色騎士,還是虛假訊息的釋放者?他知不知道行星解放及抵抗運動。
 
Cobra – 他有一個非常正面的角色,因為他讓大眾認識到了NSA(美國國家安全局)間諜項目的真實存在的事實,這是非常好的。
 
Rob – 非常棒。這裡有一個很好的問題,我很喜歡。為什麼那麼多人認為他們前世是克利奧帕特拉(注:埃及托勒密王朝最後一位女王,才貌出眾,聰穎機智,擅長手腕,心懷叵測,一生富有戲劇性。特別是卷入羅馬共和末期的政治漩渦,
 
同愷撒、安東尼關係密切,並伴以種種傳聞逸事,使她成為文學和藝術作品中的著名人物。)或者奧西裡斯(埃及神話,冥王)。我們是不是連接到存儲於我們集體意識裡的記憶中呢?還是說這些都只是妄想?我們是不是都是某個大型靈魂家族的一部分呢?那到底會是什麼?
 
Cobra – 我會說,這只是人類想成為偉人的簡單願望。這僅僅是星光層面的一種一廂情願的想法。
 
Rob – 非常好。我們怎樣才能將合一理論和執政官理論統一起來呢?在合一意識裡,是如何同時認識到所發生的負面和正面事物呢?
 
Cobra – 好的,實際上合一是一種源場,它是一切正面事物的意識場,但不包括隨機函數,也不包括負面本身。自身負面性是合一的邏輯對立面,兩者是同時存在的。
 
Rob – 是的,那也很吻合我的理解,最高造物主自身是全然的完美,然後在某種意義上開始分離,與此同時,我們是那神性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這實際上看起來像是一個悖論。這裡有一個問題:對於那些決定在亞特蘭蒂斯沒落之前來到此地的人來說,我們來到這裡是想要創造美好的事物,還是說想要幫助人類獲得進化?
 
Cobra – 我們來到這裡是解放星球。在這裡,我們看到了正在發生的事情,我們想要阻止它,就是這樣。
 
Rob – 星際種子們的一些靈魂家族成員還是在飛船上嗎?
 
Cobra – 這是一個很龐大的靈魂家族,是一個龐大的光之家族。是的,我們很多靈魂家族的成員此刻就在飛船上。
 
Rob – 好的,這裡有另外一個問題:如果銀河聯盟的高層已經下令不准核彈在地球上爆炸,以至於給地球帶來災難性破壞,那麼為什麼奇異夸克炸彈甚至還會是一個值得關心的對像呢?難道不能像核武器一樣使它變得無效嗎?或者說讓奇異夸克炸彈變得無效是極其困難的嗎?之前,我們已經討論過,但有人說這似乎有點矛盾。
 
Cobra – 不是這樣,因為核武器是非常簡單的技術,奇異夸克炸彈要更復雜一些,不是那麼容易解除,但也是可能被解除的,只是需要花點時間並考慮一些其它值得關注的因素。
 
Rob – 好的,另一個問題是,幾千年來有很多故事流傳著,由於來自陰謀集團的隔離以及虛假訊息,試圖解釋地球的歷史以及地球居民感到困惑的緣由,都已經迷失。你能不能談談那個神話故事,關於一位大天使想要經歷物質的體驗,那就是黑暗異常的起因嗎?似乎這個故事被簡化了。
 
Cobra – 在這個說法裡有一些真相。有一位大天使確實想要體驗那個異常,他用非常復雜的技術下降到那個異常之中,然後黑暗勢力就這樣誕生了。
 
Rob – 但那個異常已經存在於這裡了,正創造於物質層面,是非常具有挑戰性和困難的體驗,是嗎?
 
Cobra – 是的。在那時,那個異常已經存在了,但當時還沒有蓄意的邪惡。隨著在意識裡及隨機函數裡的潛在交互,蓄意的邪惡就產生了。
 
Rob – 明白,他是一種特別的星際種族嗎?
 
Cobra – 實際上他體驗過許多的星系,也積累了很多的星際經驗。
 
Rob – 這裡有一個關於死亡的另一個問題。我知道有些人能在星光層旅行,能去到那些死者才去的地方,這可以被某些個人所證實。但有人問到,他們看過一些資料說,當人們死亡或有瀕死經歷的時候,會看到光之隧道,這只是執政官轉世輪回工廠的靈魂捕捉器。有沒有可能不跟隨那個看起來散發著愛之光的隧道而逃脫轉世。
 
Cobra – 好的,我不同意這個理論。我會說,光就是光,如果不是光,那它就不是光。如果你跟隨著(真正的)光,你會得到更多的光,這不是一個圈套。但確實,當你死亡之後,在星光層確實有一些植入點,執政官也一直在製造圈套。但如果你跟隨內在的指引走向該去的地方,你就很有可能逃脫這些圈套。但你們看到只是行星的地表層,而乙太層處於標量場中。要逃離標量場是非常困難的事情。那些死去的人實際上是陷入到環繞地球周圍的標量場中,通常他們會在那個標量場內進行下一生轉世。
 
Rob – 那是在低級星光層面嗎?人們無法逃跑,是嗎?
 
Cobra – 現在在低級星光層面,會比以往更容易逃脫。要逃跑是有可能的,但你不得不超越你內在對行星地球表面的所有執著。
 
Rob – 好的,在整個星球上,到處都能聽到那種嗡嗡的聲音,那究竟是什麼?不久前,這種聲音更加普遍,我過去也聽到過。這些是合理的聲音嗎?還是一些惡作劇?或者是背後還有什麼原因?
 
Cobra – 是的,這個聲音仍然發生著,實際上它是一種組合聲音。它是非常強大的乙太聲音,但現在,也有了一些強大的等離子標量技術,可以產生次聲波,能被人類所聽見甚至被人體所感覺到。它們的頻率很低,我會說,在10-50赫茲之間,可以被人的耳朵所聽到。在身體裡,這些聲音是作為一種嗡嗡低頻聲音而被感知的,通常是不愉快的。
 
Rob – 是得,另一個與其相關的問題。許多人有過高度過敏的經歷,這是歸咎於電子矩陣嗎?或者是一種綜合影響的結果?
 
Cobra – 這是一種自然的綜合。某些特定的靈魂,必須變得敏感才可能打開某些管道。但這種靈敏可能會被執政官的技術所誤用。實際上,所有這些電子的等離子標量裝置可以透過一種不太舒服的方式來扭曲這種過敏。 
 
Rob – 好的,我想問你關於達貢人的一個問題。在洞穴的牆壁上,刻有太空船的圖畫,描述著飛船降落的故事,也描述著在地上挖洞注水進去的畫面,以及海豚和人說話的畫面。這是真的嗎?
 
Cobra – 是的。這是很久以前一些來自天狼星系的訪客。實際上在歷史上,天狼星人曾大量地出現在非洲中部和北部。
 
Rob – 是的,因此他們不是真正的類人型,看起來更像是動物。我能明白,海豚是一種更高級的靈魂,並來到此,這來自Sheldon Nidle的說法,它們在海洋中編織並連接乙太矩陣,以此來療癒地球。但海豚和鯨都不是類人動物。但你說,它們像類人動物一樣,是作為意識感情存有而存在,是這樣的嗎?
 
Cobra – 是的,你會明白在天狼星系裡會有很多水域的星球,很多生命形式已在那裡進化了。有一些人是類人型的,有一些看起來像海豚,而有一些看起來是兩者的結合。
 
Rob – 明白,那它們只能在水裡生存嗎? 
 
Cobra – 有一些是這樣,是的,他們中一些是將水作為他們生存的自然環境。還有一些是兩棲生物,另外有一些是在陸地上生活,這要依據情況來看。在那個星系裡,有一些行星具有不同的結構,不同的水陸比例。
 
Rob – 好的,謝謝你,阿格安人是我比較喜歡的一種,他們過去一直在水裡進化著,他們談論到了那些情況。我想問一下,是抵抗運動選擇了你,還是你選擇承擔現在的任務呢?
 
Cobra – 實際上,是抵抗運動讓我開設一個博客,這不是我的主意。我接收到一些建議,但那時我對此並不太高興,因為我覺得太早了。但他們說,現在就是時候了,於是我就著手去做,並開了個博客。
 
Rob – 好的,事情可能需要花很長時間來栽培。對於來自地表成員給你的支持,你個人覺得滿意嗎?
 
Cobra – 我會說,我對某些人非常高興。一些人給了我非常正面的驚喜。但我也需要說的是,也有很多人給了我不太好的吃驚,因為地表成員的合作遠比我所期望的要少的多。這是為什麼我們要花那麼長時間的一個主要原因?當我看到所有那些戲劇性事件的時候,我真不敢相信。
 
Cobra – 好的,我希望人們開始一起並肩作戰。如果你們想解放這顆行星,那麼我們必須合作。我是認真這麼說的。我們需要有一個共同的願景,一個共同的目標,並為之共同努力。
 
Rob – 好的,在我看來,從我所理解的角度來看,我們所在的這個現實,也就是這個物質層面,是一種人類集體意識水平的顯化。人類一直都在變得愚笨退化,眼光被蒙蔽了,然後還一直都表現出輕視。你是否同意,當人類提升了其自身的靈性意識和振動頻率的時候,能量才能達到足夠的成熟,並迎來”事件”呢?或者在某程度上,人們必須堅持精神覺醒,盡可能地了解這個星球將要發生的事情。你是否同意,這個靈性覺醒過程也是非常重要?
 
Cobra – 我會說,人類的靈性覺醒過程只可能在”事件”之後發生。當奇美拉組織的科技被移除之後,“事件”將會發生。光明勢力將不再等待人類的覺醒,也不會等待人類的合作,人類的覺醒及合作將會使得整個過程變得更容易,也讓轉變變得更加平和。但現在,只有當科技被移除之後,當所有因素被考慮妥當之後,人類才會覺醒並合作。
 
Rob – 因此,你不認為人們的靈性振動頻率的提升,對在行星上產生轉變是具有重大意義的嗎?你是覺得,以我們現在的靈性水平,整個過程會太慢?這是你要說的嗎?
 
Cobra 恩,如果以這樣的水平,我們需要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的時間,來等待(全部)人類的(覺醒)。因此,從更高角度來看,需要有一次光明勢力的介入來讓此次轉變發生。當然,每一位個體都是非常重要的。每一個所組建的靈性團體,都能使此次轉變得更快,變得更容易。然而僅僅針對人類來說,我不認為人類處在這樣的狀態,有能力制定好的計劃,並讓此次轉變平穩發生,因為我會說,哪怕是在解放運動的領導人之間的合作水平,也都是很低的,並無法做出聯合行動。因此,如果可能,那樣的聯合行動將來自於行星地表之外,僅僅到那時,我們才能看到,人類會跟隨著這股衝擊,跟隨著這個願景,並且當民眾看到了具體的結果,看到了確鑿的證據,那麼就會覺醒。人類無法只基於內在的單獨體驗來覺醒。他們需要確鑿的證據,他們需要證據,那麼證據將會被提供。
 
Rob – 我有點不同意那個觀點。我認為,每一位個體都可以透過他們自身的靈性體驗而覺醒。你是說如果沒有”事件”,個體的靈性覺醒是無法解放任何人嗎?
 
Cobra – 這是可能的,但我不期望這種情況能足夠大規模地發生,從而產生”事件”。我會說,在”事件”之後,人類會在靈性層面上大規模地覺醒,到那時,人們會看到證據,會看到光明的到來,並且陰謀集團會被移除,靈性成長將會毫無阻攔地發生。我說的是在全球範圍內所發生的事情。當然,在個人層面上,你個人的覺醒是由你自身來決定的。但我說的是,從整體來看的人類一般心理特徵。 
 
Rob – 好的,謝謝你的說明,我只是想更澄清一下。我對你所闡述的有了一種感覺。這裡有一個有趣的問題我很喜歡,這是由於我對水晶,激光,以及標量波技術很著迷,這些會在我所舉辦的沙士達山會議上展出,我不得不說的是,我們在會議上會有一個非常酷的系統。那麼,在我們未來的生活中,水晶將會起到什麼作用。
 
Cobra – 好的,我會說水晶實際上是在物質層面進化最高的物質,它們能反射更高層面的意識,在轉變期間,水晶將會在人類覺醒中扮演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
 
Rob – 是的,先進的治療技術將會是利用由水晶引導出來的聲,光和顏色頻率,那麼水晶將會扮成為一個共振傳感器,你贊同這樣的說法嗎?
 
Cobra – 是的,當然。類似的技術曾經在亞特蘭蒂斯文明中使用過,並且也在銀河系中許多不同的星際國度中使用。這都將會慢慢被介紹給人類,但會在比現有技術的更高層面上。
 
Rob – 這裡有一個非常基礎的問題,是來自南非的朋友提出的。這個問題的答案在網站上有,正如你們所讀到的,但我們有許多新的聽眾,還從未到過www.prepareforchange.net,各位需要上prepareforchange.net看看,也可以在柯博拉及我的網站上,或者prepareforchange.net網站上購買“事件”書籍。它會告知你們事情當前發展的大背景。這裡有一個好的問題,你可以為新人回答一下,關於“事件”和新世界秩序所要帶來的東西之間有什麼不同?
 
Cobra – 這是兩件完全相反的事情。 “事件”是人類解放,是移除陰謀集團。它是人類的自由,將權力返還給人民。而世界新秩序,每個人都明白它意味著什麼,我不需要再重復。
 
Rob – 明白,確實好像所有的人都在期望著NWO(世界新秩序)會做些什麼,以實現他們更大的控制,我們已深陷進去了。我們大家被控制得太久了,是時候走另一條道路了。因此,不要再期望任何更多更大的負面事物。雖然本傑明.富爾福德及許多其他人都談到9月份有一個陰謀集團精心策劃的陰謀。對此你有沒有什麼相關訊息呢?它會被挫敗嗎,抵抗運動有沒有著手處理。
 
Cobra – 你明白,陰謀集團制定了許多偽旗計劃,針對許多不同層面的滅絕事件,但沒有一樣計劃會按照他們的意願發生了。我會說,現在我們正生活在最大的控制等級中,這就是這個行星上的NWO(世界新秩序)的最高階段,事情只會變得更好,不會再變得更差了。
 
Rob – 宇宙是無限的嗎?
 
Cobra – 我會說意識是無限的,但物質宇宙是受到物質本身的物理法則的限制。
 
Rob – 我同意,這是我所期望的答案,非常感謝你。這裡有一個好問題:這是一個個體過程,但我們是如何開始發展“我們究竟是誰”的洞察力,並作為一位主權個體而與黑暗控制系統區分開來的呢?
 
Cobra – 好的,圍繞主權這個事情有很多演繹劇本。它不是關於你要與這個黑暗系統進行鬥爭,而是關於你們生活於裂縫之中,生活於矩陣之中。因此,你不需要向這個系統發起挑戰,僅僅只要退出這個系統,生活在裂縫之中,到時你們會變得不可見,到時你們會活在一個與當前系統不同的振動頻率裡。
 
Rob –好的,我猜我們要轉到另一個問題:在新體系中,信用體系或者是金融體系是如何運作的呢?你已經說過,股票市場會永遠關閉,對此難道不會有很多民眾出來反對嗎?這種事情會不會將人們推入到基於金錢的巨大恐懼狀態之中,或者是否有什麼計劃來減緩這種恐懼狀態,並解釋發生了什麼?
 
Cobra – 好的,在“事件”發生之時,銀行關閉的時候,會引發群眾的巨大恐慌。當然,在那段銀行關閉的時間裡,普通民眾會透過大眾媒體獲得當時情況的相關訊息。當抵押賬戶將會被交付給人類的時候,當他們會獲得更多富足的時候,人們將會非常高興,因此他們不會抱怨。當然,一少部分人會抱怨。總會有一定比例的人群會對任何事情存在抱怨。
 
Rob – 因此,這會向人們表明,他們的股票以及所有他們已經投資的,都不會再給他們帶來分紅,當他們會拿回他們等價的錢財。基於這樣的情況,人麼才會歡迎這個新的系統。
 
Cobra – 確實,是的。
 
Rob – 好的,非常好。諾亞及大洪水的故事,會與現實,或者說與亞特蘭蒂斯的沉沒有關嗎,還是說只是一個徹底的神話。
 
Cobra – 是的,這與現實有很大的關係,因為在5000年前的近東地區,有一些巨大的洪水發生了,當然也在大約11500年前,有一場全球大災難毀滅了亞特蘭蒂斯。
 
Rob – 諾亞是不是與高維存有進行了接觸,並建造一個真實的方舟呢?
 
Cobra – 有類似的事情發生過,確實存在,但不僅僅只在一個地方發生過。它同時在行星的很多地方發生過。
 
Rob – 好的,因此那是唯一的記錄。關於諾亞在行星上收集不同動物的故事,是否也有許多類似的故事呢?
 
Cobra – 是的。
 
Rob – 好的,在高我和靈魂之間有什麼不同呢?他們兩者是一樣的嗎?你能不能解釋它們的不同職責?
 
Cobra – 基本上,關於同一件事物有兩種表達。這是你們自身的內在臨在。你可以把它描述為靈魂或者高我,它就是真正的你。
 
Rob – 好的,有沒有可能與靈魂斷開連接呢?
 
Cobra – 這是有可能的,實際上這種情況已經發生在一些陰謀集團成員的身上。
 
Rob – 你意思是說,這發生於當他們被送到中央太陽的時候?
 
Cobra – 不是,當他們透過不同的黑暗儀式,透過不同的生活方式以及自我選擇,來接受不同的植入過程的時候,那麼與靈魂斷開連接就會發生。他們中的一些人會逐漸地失去連接,在過去,有些人則會透過不同的實驗來斷開與靈魂的連接。
 
Rob – 明白,這很有趣,因為靈魂是我們自己,在一生中保持著個體的意識。因此他們接管了,靈魂被斷開了。那他們的靈魂是不是就像是呆在某種棱鏡之中,並實際上透過某種技術被當作空殼來使用?
 
Cobra – 我會說,在陰謀集團的個案中,靈魂中的一部分被投射,那一部分靈魂或慢或快地被斷開連接,並有了獨立的生命,並被各種元素,被靈性附體,被一些技術或其它東西所控制。
 
Rob – 好的,另一個問題是:埃及似乎有一場不錯的革命。似乎光明勢力已經接管了那裡,平緩了局面,並移除了穆斯林兄弟會的陰謀集團代理人。但他們並沒有向加沙居民開放邊境,以便讓他們逃避最近來自以色列的轟炸。為什麼由抵抗運動所支持的正面的埃及政變政府,不為想逃走的巴勒斯坦人提供庇護呢?
 
Cobra – 好的,在以色列的不同集團之間有一些緊張關係。我會說,面對埃及,在以色列的某些集團存在著一定的壓力。
 
Rob – 好的,非常感謝。這裡有來自一些人的一個問題,他們聽從你的話,跟隨著你。你說過,購買房子(有形資產)將會是存放金錢的好辦法。於是,他們買了房子。他們又買了黃金這些實物資產。他們有些擔心,因為有預言家說,極移會在兩年之內發生,金價將會下跌等諸如此類的。那麼,對於那些聽從你的建議的人們,你是否仍然覺得,他們購買房子仍然是一個好的選擇呢?
 
Cobra – 當然是,這是首選的,你需要聽從你自己而不是我的建議,我建議只是一種建議。從我的角度來看,我仍然相信這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Rob – 好的,關於巴西總統候選人遇到空難,你有什麼訊息。他似乎是一個正面的人物,一些巴西人覺得他是被謀殺的,是這樣的嗎?
 
Cobra – 是的,很不幸陰謀集團移除了這個人。
 
Rob – 與其他移動手機相比,iPhone有沒有什麼特別的風險呢?
 
Cobra – 我會說,它們基本上都一樣的。移動手機會有很多風險,從輻射到被監控。我建議如無必要就不要使用。只是在你需要的時候使用它,此外就不要使用它。
 
Rob – 另一個我想涉及的問題是關於強子對撞機,有幾個問題要問。它是一個星門嗎?它是不是正被陰謀集團所使用?會不會再次被啟動?除了聲稱被作為科學研究之外,你能不能告訴我們關於強子對撞機的其他相關訊息?我知道陰謀集團想拿到一些研究數據,然後試圖用來開發一些負面的東西。但就這部機器本身來說,它是不是用作地脈干擾器?或是一種武器,一個星門?或者說所在地有非常重要的意義?能跟我們談一下強子對撞機。
 
Cobra – 我會這麼評論,在某方面這個項目確實存在一些積極因素,但基本上奇美拉組織在濫用整個項目。我不能說得太多,因為現在這個事情還處於機密狀態。在那裡正在發生的事情需要被阻止,並且將會被阻止。在那裡有一些因素,會有不太好的計劃,並需要被阻止。
 
Rob – 好的,利瑞安人在解放進程中的角色是什麼?你了解他們嗎?你能否告訴我們關於這個種族的事情?
 
Cobra – 我會說,那個種族不直接參與到最前線,但他們正在人類當中激發創造力。
 
Rob – 好的,此時你對星際種子們有什麼建議呢?
 
Cobra – 是的,我有一些。我想提醒所有的星際種子們,他們來自更高的維度,來自更偉大的顯示,並請他們盡可能地與那個更偉大的現實連接,與他們的家鄉連接,與他們的星球連接,盡可能多地把那個現實帶到這裡來。因為這裡的現實需要更高的振動頻率。除此之外,也請他們與其他星際種子以及其他星球的人們用正面的方式進行連接。
 
Rob – 好的,實際上我們收到來自幾位讀者的要求,想聽聽你對於夢境的觀點,評論,或看法。
 
Cobra – 好的,但你需要問得更具體一點。
 
Rob – 給我們說說夢境是什麼。
 
Cobra – 夢境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因為我們在物質層面上有我們自身存在的一部分,夢境是將我們與星光層相連。這是我們處理部分情緒的一種方式,是不可能在意識清醒的時候處理的。夢境有一種像征性的語言跟我們說話。實際上,靈魂試圖透過這種像征性的語言跟我們談話,但不幸的是,執政官會透過他們的技術,有能力破壞我們的夢境並影響我們所做夢的內容。我們要對夢境顯化的來源要非常警覺,是否來自於我們的高我?是否來自於我們正在處理的潛意識,或是來自於執政官的科技。 
 
Rob – 好的,有另外一個問題,是與地球轉變相關的問題。我被告知,當我們很接近極移,接近地球轉變的時候,電力系統不一定會爆炸,但會發生短路。有些我們所期望的事情會成為一種徵兆,標志著巨大轉變會發生,這是真的嗎?
 
Cobra – 好的,你不必擔心極移會在第一次接觸前發生。第一次接觸之前不會有類似的事情發生。
 
Rob – 好的。你能否評論一下舒曼共振。 (注:1952年舒曼(Schumann)指出,地球和電離層可以構成一個諧振腔體,腔體中存在一個特殊的諧振頻率,這一頻率主要由地球的尺寸決定,並由全球的閃電放電激發)
 
Cobra – 關於舒曼共振有很多種說法。舒曼共振不僅僅是一個頻率,它是一系列頻率,描述電離層的共振頻率。它不會改變,只是有某些關鍵頻率會激勵電離層。在上世紀50年代,這已經由舒曼博士進行了理論性的提出,很久之後才實際地被測量出來。它不像人們所理解的那樣,會直接與意識相關,但確實,其中有某一個特定的主要頻率是與人類心髒的頻率共振的,那是真實的。但這也有某些宇宙意義,因為有其它銀河共振頻率存在,而舒曼共振頻率在一定層面上是與銀河頻率同步的。
 
Rob – 好的,這裡有一個問題比較讓我出乎意外,但有幾個人問到了它,是不是有關於十五個主要多維控制存有的聲稱,在過去的5400萬年,他們一直負責操縱地球的網格。你能否對其給予評論?有什麼你所了解的,或是你從來就沒聽說過?
 
Cobra – 我已聽過這個故事。我會說,地球網格一直被操縱著,但沒有這麼久。是的,有一些負責控制的存有。我有些印像,有些人對它們有不同的命名。所有這些控制都將很快被收回。
 
Rob – 明白,你會不會說十五是一個準確的數字?
 
Cobra – 我會說,這要取決於你怎麼歸類這些存有。它不是線性分布的,你可以說它是一個200人的主要團體。你也可以說,它是一個15人的頂級小組,也可以說是12人的小組。它一直在變化,不是固定的。
 
Rob – 這裡有一個好的問題,作為我們最後一個問題。在拆除奇異夸克炸彈,相關的乙太層標量武器,以及移除奇美拉組織方面,取得了多少進展?
 
Cobra – 我會說已經有了一些進展。我可能會在一到兩個星期內撰寫一份報告。但你看到了,很多情報不得不保密,因為這是非常敏感的行動。整個事情比核武要危險的多。當然,對於實際的行動沒有太多能說的。這就是為什麼在過去的幾個月沒有太多訊息公開的原因,因為這些行動還在進行中。
 
Rob – 好的,柯博拉,非常感謝。這是一次非常精彩的采訪,我們回答了很多問題。謝謝你今天抽出時間。我們下個月再見,謝謝各位,光的勝利。
 
Cobra – 謝謝大家收聽,光的勝利。
 
翻譯: erttq0101
 
原文連結: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